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半根指头—空梦

时间: 2015-02-07 01:11:52 分类: 今日好文

【半根指头—空梦】

半根指头第一章

戴海滚出国前几天,卫成还在笑,说,“戴海,就你这样的,出国就一条路,死路。”
  戴海看他也笑,说,“卫成,你仗著那麽多人爱你,不把我当回事?可爷也不是那麽好料理的,我爱你,但是,我也不把你放心上。”
  他笑得太过无所谓,一点真心也没显出。
  卫成也就当听了一个笑话。

  第一章
  戴海离国的那天,他妈哭得还挺惨。
  他有点不耐烦,但也没办法,只好哄著,“你看你哭得,这多年轻的脸,人家都不把你当我妈,直接以为我抛弃你了。”
  戴妈反应不过来,好一会才明白儿子调侃她年轻,“噗嗤”笑了一下,揍了下儿子的胸,“讨厌……”
  戴海哄得自家母亲笑了,又只好说,“你看,我就出去几年,又不是不回来了。”
  戴妈又红了眼,“可你跟你爸了……”
  戴海扬眉,“跟?什麽叫跟?我这是利用他……他抛弃我们孤儿寡母的好几年,我就跟他要了个美国绿卡,那是便宜他了。”
  戴母想了想,点下头,“趁他还活著,赶紧把欠我们的讨回来了,也挺好。”
  可看自己孩子的脸,才几个月,瘦得都没以前那麽好看了,还是有点心酸,恋恋不舍地说,“真得出去啊?”
  戴海点头,“没办法,你也不想你儿子是个孬种吧?我出去沈淀沈淀几年,回来了,肯定比谁都脸皮厚,我这样没心没肺恩将都能仇报的缺德鬼,肯定能在祖国大陆混出息了。”
  戴母看著其实有些良心的儿子说著这些话,心都碎了,“那妈不跟你走了。”
  戴海笑了,“你走什麽走啊,我那继父挺好的,你别像我那缺德爹一样对我继父缺德啊……”
  “我哪是?”小母亲瞪大了美目,“我怎会这样?”
  戴海严重失恋,败走出国,怎麽样也免不了挫败感,坐飞机上都非常难受,十几个小时硬生生一口水一口饭也没吃。
  眼睛一闭一闭的,眼前尽是卫成那嘴角淡淡的嘲笑,好像在说:“戴海,就算我们一直是哥儿们也是怎样?你长得好看又如何?我就是要上那个不怎麽样的小家碧玉型的小男孩,就是要跟他交往,你算是个屁,哪边远一点就闪哪一边去,老子不把你当回事。”
  戴海一激灵醒来,发现自己在飞往美国的飞机上,顾不得旁人是怎麽反应,狠狠地抽了自己一巴掌,骂自己,“我叫你犯贱。”
  戴海一下飞机,高烧不止,他爹来接他,吓了一大跳,以为自己那好不示弱的倔强儿子是来报仇的,死在他手里,怎麽样这当爹的都清白不了。
  好在戴海一天後在医院醒来了,看著他爹还笑得还能凑合,像那麽回事,跟前妻通完电话的戴爹小心翼翼地问:“儿子,你觉得怎麽样……”
  “我觉得……”戴海细细地感应了下身体,感应完毕了非常诚实地说,“我觉得我死不了。”
  戴爹一听这话赶忙松了一大口气,说:“你来了,就别著急,你来之前我就改遗嘱了,名下的产业百分之五十都给你。”
  看著识趣的老爹,戴海赞赏,赏脸的喊了句,“爸……”然後笑了一下,“谢谢你了。”
  早年抛妻弃子永奔美国的戴爹不好意思,觉得自己也挺无耻,干笑说,“应该的,应该的……”
  戴海在自家老爹的小公司名下挂了个号,还联系了所学校,觉得自己有个硕士学位不够,这出国了至少得捞个博士学位回去吓唬下人。
  戴爹看著表面野心不小的儿子,私底下却跟前妻探听,“他是不是特别恨我?”
  “还好吧……”前妻也是个老实女人,知道什麽时候该骗什麽时候不该骗,“儿子刚失恋,脸色不太好点,你忍著点,怎麽样你也没养过他一年,他却叫了他爸。”
  说得戴爹又觉得羞愧,明明听得一知半解的也不敢多问问,连连说,“我知道,我知道……”
  这一知道,又给戴海办了卡,存了钱,买了车,更咬咬牙,连公寓也买了。
  害得戴海被一系列的好事弄得有些迷糊,问他爹,“你这麽对我,怎麽当时就不要我们非得娶个洋女人啊?”
  外遇的戴爹红了眼,叹了口气,说:“当时……当时,唉,就那麽一想了,总之,爹对不起你,你要什麽爹都给你。”
  戴海看他,就跟看冤大头一样。
  突然之间,他莫名地想起卫成,那个人,有时也是这样,可能有钱人都这样,穷得只剩钱了,明明假惺惺得自己都想吐,却还是对著任何一个搂著怀里的漂亮女人和男人哄,“为了你,这点钱算什麽。”
  戴海知道自己是个GAY那天,很坦白跟他妈说了,并且问:“我这是不是缺父爱缺的?”
  他妈挺小心翼翼地问:“你喜欢的都是……呃,叔叔伯伯之类的?”
  戴海瞪大眼,“怎麽会?”
  “卫成,卫成知道不?就是前几个在楼下还跟一女的瞎搞的那个,就咱们单元再过去两栋教育局卫局长那儿子……”
  “他啊……”他妈恍然大悟,“那花蜜蜂……”
  戴海点头,“对,就是他,我喜欢的就是他,人跟我同一年龄的。”
  他妈沈默好几秒,自言自语般说,“可他喜欢女的啊。”
  “他也喜欢男的。”戴海说明。
  “啊?真的?”他妈给吓著了,拿著手绢握著嘴。
  “嗯,”戴海再次点头,补充,“就是不喜欢我。”
  “怎会?”他妈震惊了,“你们学校,谁比你帅气?”
  “妈,比我帅气得多了去了,还有比我嫩的容易摆弄的更多了去了,男人都好那口,我对他来说,顶多就是哥们。”
  他妈吓著眼睛瞪得比平时大了一小倍,“戴海,你这不是你爸从小抛弃你得的,你这是,这是……”
  “天生的?”戴海揪紧著眉,愁容满面。
  他妈赶紧点头,“肯定是这样,天生的,你看那个卫成,长那样,招蜂引蝶的,你喜欢他,肯定很正常。”
  “我也这样觉得,”戴海深表同意,“我要是不正常,肯定得找个好的人去喜欢,这麽滥的人我都跟别人一样看上他了,我肯定正常得连老天都想哭。”
  “我也是。”他妈点头,背过身,有点想不通地往自己房里走,手里还拿了个电话,喃喃地念叨著呆会得跟最近交往的人唠叨点什麽,她真的挺想哭的。
  戴海挑逗了卫成好几次,没哪次成功了。
  戴海最後怒了,问卫成,“你从不从?”
  “不从。”人高马大,一表人材的卫成很是镇定。
  “老子躺你下面你也不从?”
  “不从。”更加坚定。
  “妈的,滚。”戴海恼羞成怒,就差毁尸灭迹。
  卫成走之前,拍了下他的肩,“我们还是当哥们好。”
  “我们上了床还是可以当哥们。”欲求不满的戴海退而求次。
  卫成笑,都懒得说话。
  “不愿意就滚。”戴海看他那样就差炸了,脚一踢,把人逼出了门。
  卫成在门外说,“戴海,我谁都不爱,你这是何必?当我哥们是一辈子的事,**只是衣服,我随手就甩了。”
  戴海听得眼珠子都快翻得只见眼白,脚再一踢,把门彻底关上,彻底把那畜牲关在了门外。
  戴海这个人,有时候自己都想抽自己。
  这世上这麽多人不去爱,偏偏爱上卫成。
  爱男人也好,爱女人其实都无所谓,人总是挑个靠谱的爱著的,哪像他,明明知道卫成爱不得,还一股脑地爱上了。
  其实爱上了也就算了,就那麽一混世魔王吗?长得好看点,再加上手段高腕点,这世上,像他这样的人不多但也不少啊,但是,他用得著这麽死心塌地吗?卫成都说看不上他了,他还非得再嚷嚷著非爱他不可?
  可戴海就是这麽贱,换了无数个人都忘不了卫成,自己送上门,人家还不要,戴海真觉得这面子,丢人都丢到十万八千里去了。
  他逃到美国,还跟了他其实都挺嫌弃的爹,觉得这辈子,自己最孬种的也无非也是这次了。
  可自己又能如何?卫成不爱他,他又是戴海,那个输人输头不输脸的戴海,只好咬咬牙,在全校求爱不得惹了全场笑的境地下,只好远走他乡。
  戴海来美国那阵子,真是惨得没话说。
  本来这路况不好识,偏生的自己还偶尔闪个神,被交警抓了好几回,弄得戴海他老爸又再一次怀疑儿子是来报复他的,看著戴海就跟看见活祖宗,语气哀求不算还得哄著。
  戴海觉得他爸其实挺可怜,这老男人抛妻弃子这麽多年也算把良心给埋了,突然儿子找上门又得把良心拾起,另外还得解决他惹的那一小摊麻烦,还真是浪费了他以往的负心名声了。
  他干脆的跟他爸要了一笔钱,直接跟他爸说,“这算是你给我妈的赡养费,你看,当年你抛弃她可不带含糊的,这钱你给我们,也算了结当年恩怨了?”
  戴海他爸苦笑,“就算不在一起了,这感情也是这麽能了结的吗?”
  “早当年,你干嘛去了?”戴海不因为是他爸就客气了。
  戴爹笑得更苦了,“可是,我再怎麽混蛋,你也是我儿子啊?”
  戴海瞪眼,还是要了股份没要钱,唉,自己为了躲卫成,这不要脸的父亲也认了,真是,自己都无所不用其极了。
  可有什麽办法?丢人丢到自己下胯了,人家还是不要他,除了躲远点把自尊拾起,他又有什麽办法?

PS:在深夏的深夜,小破碗重出江湖,同学们,打赏吧~~~~~~


半根指头第二章

  
  要说戴海这命不好。
  也怨不得人。
  刚来美国那阵,还以为自己捡著了个有钱的亲爹,能继承一点的钱……可是一场金融风暴,他爹破产了。
  他就算想当败家子,也没那底气了。
  还没好好的感伤一下情伤,就又必须得一天打三份兼职为学费操捞──为啥?他爹破产了,他能跟他妈说吗?他妈天天为买漂亮衣服都操碎了心,能再说他爹也能力养他,他只能找几个挣点小钱的小工作吗?
  不算他妈心疼不算,他还嫌丢脸呢。
  於是,天天夜夜为学业和兼职费思著,两年後,忙得都快记不起卫成是谁。
  只是他爹命不该绝,头两年一过,一个濒临破产的其实都快要消档案的附属小公司又传来了惊天动地的喜讯。
  只不过几小时,他爹又成富翁了,喜得中国话不能说,连英语都结巴,“儿……儿……儿子,咱们又有了。”
  在网络上了结了来龙去脉的戴海看著电脑半会,半天憋出句话:“你儿子我,这两年的苦,都白受了。”
  戴爹在那边辛酸地哭,最落魄时,他家小儿子跟小女儿的玩具都是这大儿子送来的,连保姆的工资都是他贴补的,这时忍不住哆嗦著说:“海子,爹是对不起你,你以後想要啥爹拼了这条老命都给你。”
  这一破产了以後什麽都不是的中国式的男人,更是越发的觉得自己不是人,在破产那段时间,别说是个人就应该有的那一点当爹的骄傲,就算是人类动物的那一点廉耻心也快没了。
  戴海打断他有点小聪明却懦弱的父亲的话,“得,别说太多废话,遗产记得多给我一点就成。”
  什麽屁话都没用,说得再漂亮没比不上真正拿到手,戴海深谙此理,从不为他爹的那几句说穿了其实屁都不是的话而煽动。
  在两年多时间大起大落的戴海越来越觉得命运是个屁,该放的时候不放,不放的时候它就在那臭气薰天不堪入闻。
  就这两年,一年好几分工作一心奔在钱眼里的戴海被操劳得不见当初刚出国那还具有点美少年的样子,完完全全变成了一个一看棱角分明刚毅的男人。
  看,原本他以为是出国疗伤来的,结果没时间让他好好悲秋伤月好好疗养一段时间,结果却又为了生存在语言还不怎麽顺溜的异国摸爬滚打,顺带还要养活他那不怎麽熟的父亲的一家子,他容易麽他?
  戴海真觉得,他被生下来,就是命运这鬼玩意用他来嘲弄的,要不像他这种性格好样子好的男的,一千个男的里也难挑出一个,凭什麽会死心眼喜欢那麽个东西?靠,他不应该见一个爱一个,吃著碗里的看著锅里的,恨不得多生几双手多抱几个吗?而自己呢,痴情得自己都想鄙视自己。
  更让自尊受创的是,那人还看不上自己。
  忙得天昏地暗时,偶尔有那麽一两秒想起这事,戴海都想呕血,被自己给恶心的,也是被那个不识货的人给气的。
  你看,不再出现自己眼前的人,自己每天累得像条一天被**了一百次啊一百次的狗一样,可一想起他还是有这麽激烈的情绪,戴海觉得这辈子自己难逃命运的嘲弄,它就是要活生生地气死他,外带还不给他一声瞎嚷嚷抗议的机会。
  因为这一切,都是他自找的。
  自找的,他怨谁去?
  除了命运那个不可捉摸的娘娘腔,躲著不敢见人的玩意,他妈的他怨谁去?
  一想到这个,戴海就觉得气不打一处来。
  处境一好,戴海的课又安排得紧密了一些,他觉得他不能太闲,一闲下来,就有冲动冲回国,像他姥姥拿针绣花一样死命在卫成身上戳,问他:“TMD老子怎麽哪里不好了?哪不好你说你说,我都改都改……你爱老子好不好。”
  戴海光这样想过之後都觉得自己贱得要死,要是真做了,不用等看卫成什麽表情,他都会在说完最後一个字的同时把自己了结了。
  这已经不是丢人现眼的问题了……其实现在光一想到自己会有那幅歇斯底里比命运这个老东西还娘娘腔的表现,他就浑身打冷颤,恶心得连口水都喝不下。
  於是,戴海这样自我折磨著,并且为了发泄这种时不时涌上心头,并且也制止不住的冲动,他愣是在洋鬼子的国家报了个武术班,害得武术班的那师父还以为他是华裔後代,结果知道他是来留学的,操著不太熟练的普通话问他:“你丫不在国内学,非得到国外来,钱多撑的啊?”
  戴海在心底痛苦,你说这师父好好的普通话都说不好,还要操京片子,这TM真是能折磨死人。
  不过,他表面上还是很认真地回答那半洋半中国人的师父的话,“我钱多操的,你教还是不教?”
  那染著银发的装深沈的师父硬生生被他激得目瞪口呆了一会,最後恨恨地吐了口唾沫,又操著不太熟的普通话装北京人们:“教,怎麽不教,有钱不挣那是孙子。”
  戴海听著那口别扭的话,抽搐著嘴角说:“您还是给我说英语吧,我不会怀疑你不是中国货的。”
  国外的学校没有种族歧视那肯定是瞎扯的,说给谁听谁也不信,尤其在戴海这种硬朗得时不时被女人**的男人更是受到白种男人的厌恶,在被某美豔女同学第N次暗示著今晚可以跟他过夜时,某个白种男同学拍桌而起,提著正准备拿书去图书馆的戴海的前襟衣服,“出去,我有话跟你说?”
  戴海冷眼一看他,甩开他的手,率先走了出去。
  结果一到角落,几个白种人就围了他一圈圈。
  戴海为了在图书馆关门前到达那里,干脆话都懒得说,手一开动,自己先动起来手来。
  只见他利落地左钩拳,右钩拳,脚再往上凌厉一踢,就先解决了两个,剩下的那个看同伴被光速处理得太快太惨,傻在了几步外没敢动手。
  “打不打?”戴海很有礼貌地问了他一句。
  那人看著他走进了一步,觉得危险又退了一步,想了一下摇了摇头,不打了。
  戴海哼了一声,转过头,就走了。
  走了两步,就见一个人沐浴在靠近地平线的太阳里,“我说,戴海,你怎麽变得这麽暴力了,你不是出来跟人打架的吧?”
  戴海眯了眯著,看著那个已经被他惦记到了骨子里的人,一句话也说不出口。
  心里却在想,MD,他怎麽来了?找死来了?
 


半根指头第三章

   “身手不错。”卫成走近,脸上还带著微笑。
    戴海看著186CM高个子的卫成,皮笑肉不笑,“我还没死,让你失望了。”
    卫成挑高眉,似是诧异,末了了然地一笑,“还记著呢。”
    他伸出手,拍了戴海一肩膀。
    戴海受著,没闪,面无表情问花心萝卜,“你来干什麽?”如果是来找死,他再怎麽舍不得也会成全他的。
    “进修,顺便来看看你……”卫成微低了一点头,看著比他矮6个厘米的戴海,“怎麽不欢迎?”
    “欢迎,怎麽不欢迎……”戴海继续维持著假笑的最高境界,扯著嘴边两块皮说:“我欢迎了你就让我上了?”
    卫成抚额,咒骂,“妈的,都两年了,你还惦记著?”
    说得戴海差点想红眼,妈的,他爱他这麽多年,两年够他忘的吗?
    这孙子,不从他也就罢了,TMD这是专程来嘲笑他的是吧?
    戴海愤然回身去拿了书急步走在校园里,卫成跟在身後,走了一分多锺,到了一堆停车的地方,卫成在身後喊,“毛猴子,你跑什麽跑,我车停这,回过头来。”
    戴海没理,依旧走得跟背後有人要QJ他一样急。
    “你怎麽就这麽没劲……”卫成气急败坏,听著声音像是怒了。
    戴海猛停住脚步,吸了口气,回过头,又像猛牛一样地冲到卫成身边,拉开车门就坐了上去。
    卫成也坐到驾驶座,气得笑了,“我说,你倒是抬头看看我啊,怎麽的,看我比你长得帅了气得人都不看了吧?”
    戴海抬头呲牙咧嘴,“卫成,你他妈就招我,惹火老子我TM奸了你。”
    “我好怕。”卫成没一点害怕地笑著说,手掌在方向盘上滑了一下,熟悉地转了个弯。
    “你有驾照没?”开了一段,戴海问。
    “有,”卫成下巴朝後方座位示意了一下,“背包里。”
    “你他妈怎麽有的?”戴海让自己把注意集中在不相干的事上。
    “去年来了两个月拿的。”卫成说得很是轻巧。
    戴海听著哼了哼,随即反应过来,“你去年来过美国?”
    “是啊……”卫成又转了个弯,回头对他露出一个英俊逼人的笑,“不过是来学东西的,没今年这麽闲,就没来找你了。”
    “不过,来之前我给你发了邮件,你没回,今年来之前我算是知道,你那邮箱压根就没动过,”卫成摇头,“你说你怎麽就跟娘们一样学会了赌气了呢?就为了我说的那几句至於吗?”
    戴海为了不被那两句疑问句气死,深深地吸了口气才开口,他非常冷静地说:“闭嘴,如果你不想我们一起死的话。”
    卫成看了看他,见他脸色难看得跟掉臭水沟一样,微偏了下头,不在意地闭上了嘴。
    一路都没说话,但卫成的车很准确地停在了戴海的房子前。
    戴海回头看他,卫成手指敲了敲方向盘,“愣什麽神,还不下去把车库门打开。”
    “你到底想干什麽?”戴海终於爆发,不耐烦地喊道。
    “叙旧,”卫成微笑,“我说过,你是我一辈子的哥们。”
    “我不把你当哥们,你也不是我哥们……”戴海气得下了车,站在车门旁朝他喊。
    “喂……”卫成无辜地看著他,“这可是你答应我的。”
    阳光太炽热,照得戴海直发晕,当初自己就这麽傻呢,明明喜欢他,却还是答应了跟他当一辈子哥们的约定?可是,那是自己为了更接近怨的理由啊……卫成怎麽能明知道他的意思却硬是当作什麽也不明白。
【半根指头—空梦】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