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沸腾—荧夜(8)

时间: 2015-02-05 11:42:59 分类: 今日好文

【沸腾—荧夜(8)】

「那去床上吧。」他扶起似乎全身脱力的男人,没有注意到男人脸上瞬间闪过尴尬的神情。
欧阳敬只觉得自己很丢脸,简直白活了前面三十年。
只是被亲一亲、摸一摸,根本什么都还没做,他就被弄得全身都酥软一片,连要独自站起身来都有几分困难。似乎只是因为对方那么靠近自己,就能轻易地让自己失去了气力。
被对方体贴地扶起来时,欧阳敬困窘地几乎想挖个洞钻进去。

柔软的床铺加上两个男人的体重后略微下沉,欧阳敬看着对方扯下他的浴袍,随手扔到地上,忍不住别开了脸。
耳边顿时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欧阳敬偷偷瞄了一眼,才发觉是韩季北在脱衣服。
衣物一件一件的落地,等到韩季北也全身**之后,欧阳敬心底不禁紧张了起来,虽然有股冲动想往后退,却又极力地克制自己。
「你……很紧张吗?」熟悉的男人的声音这么问道。
欧阳敬垂下了头,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几近于默认。
然后,听到了对方低嗄的轻笑。
才刚恼怒地想要一拳朝对方挥过去,但在抬起头的瞬间,他终于看清对方说出那句话之后露出的神情。
有点苦涩,又有些温柔……是柔软的、平常不会表露出来的情绪。
「……是第一次?」
欧阳敬望着对方,不明白对方怎么可以问的这么直接。只是他这时也完全忘了,自己以往在床上明明就曾经说过比这个更直接许多的话语,对方却在他拒绝回答的表情里明白了问题的答案。
韩季北伸出手,轻轻地摸了摸那光洁的脸颊,感受着男人难以隐藏的羞耻,手指轻轻划过喉结,而手掌则慢慢移动,缓缓托住对方尖巧的下颔,接着曲起大拇指,若有似无地碰触着对方的下巴。
欧阳敬不由得皱起了眉,看这仗势,好像韩季北下一个举动便是吻他,可是动作又放的如此之慢,摆明了是要看自己不知所措的模样。他不喜欢这样,仿佛韩季北是猎人,而自己就是对方的猎物,只能在追逐中等待对方捕获自己一样。
「想接吻吗?」韩季北似乎真的玩上瘾了。
事实上,他只是觉得,对方那种窘迫又不知如何是好的模样很可爱。
「……」欧阳敬有些火大,却又不得不维持着沉默。拒绝不是他的本意,但同意也不是他的作风。
感觉上,自己好像一直被对方耍着玩,但从站在对方家门前开始,他就丧失了主导权。
──先喜欢上的人,注定要吃亏。
「让我吻你……」已经不再是征询,韩季北话方说完,便凑过去吻住对方的唇。
而男人并没有拒绝他,也没有拒绝他的舌头进入他的牙关。
下意识温柔地亲吻着对方,感觉到对方有了响应时,韩季北心中一喜,更情不自禁地表现出自己的热情。
吻了一阵子,欧阳敬才发觉自己不知何时已然被压倒在床上,虽说这就是原本的目的,但要毫无芥蒂地接受还是有些困难。
对方的手在他身上抚摸着,最后移到下方,握住他半硬的灼热套弄着。欧阳敬忍着声音,感觉韩季北沿着他的颈子往下吻,最后含住早已挺起的乳尖,有些用力的吸吮着。
欧阳敬瞬间绷紧了身体,紧紧咬住下唇。
硬挺着的地方被毫不怜惜地搓揉套弄,带来另一种与被温柔对待截然相异的快意。欧阳敬只能感觉自己被抚摸着的地方越来越热,仿佛全身的血液都在剎那往下身汇聚。
韩季北察觉被自己碰触着的前端逐渐淌出湿意,于是毫不犹豫地以手指按揉着敏感的前端,换来了对方忍耐不住的哼声,以及全身一颤的激烈反应。
嘴里仍旧吸吮舔吻着对方的乳首,那小小的地方被他吮得挺起肿胀,连颜色也从原本的浅褐色转为朱红。从前一直没有好好的碰触过对方的身体,所以到了现在才知道,对方的乳尖其实很敏感。
只是被重重吸了一下,便抖着身子一副要叫又不肯叫出声的模样,韩季北只觉得这样的欧阳敬莫名的诱人。
同时,感觉到自己脑子里那个控制性欲的开关被啪地一声打开了。

「轻一点……」欧阳敬带着一点颤抖的声音在室内响起。
韩季北没有回答,只是亲了亲对方明显很敏感的大腿内侧,在上面留下了吻痕,手指却沾了润滑剂,开始轻轻地在那合紧的穴口外揉弄。
「放松些,你太紧绷了。」韩季北咬了咬对方靠近腿根处的地带,留下一圈浅浅的齿印,力道控制得极好,虽然会痛却不会真的咬破对方的肌肤。
欧阳敬闭着眼,不敢看接下来将发生的事。
自己放弃了自尊、放弃了骄傲,为的不就是这一刻?只是要展现自己的真心而已。即使是这种方式……
修长的手指缓缓从紧窒的入口插了进去,并不时转动扩张着,试图拓宽等会将要进入的甬道。
欧阳敬呜咽了声,咬紧了牙关。那边被异物入侵的感觉真的不好受,不仅疼痛,而且还有一种被侵犯身体所产生的羞耻感……对方的手指不住地抽动着,欧阳敬忍耐着的同时,却发觉有什么湿软的东西裹住了刚刚射过一次的前端。
是韩季北在替他……口交。
前面的性器被讨好地亲吻吸吮着,后面的窄穴一点一点地被男人的手指强硬撬开,一边是快感,一边是痛感,两种截然相反的感觉却刺激着欧阳敬再一次勃起。
即使闭着眼看不到眼前发生的一切,他仍然脸上一热。
自己的双腿架在对方的肩臂上,最隐蔽最羞耻最不为人知的地方毫无凭借地暴露出来,那种既难堪又困窘的情感他还是头一次经历。
前端被舔得很舒服,欧阳敬察觉自己那里渐渐又开始渗出液体,而后面则只能感觉到涨痛,不知道对方塞了几根手指进去,陌生的尖刻的痛楚沿着尾椎而上直达脑神经。
满头的汗,不管是自己、抑或是对方……他是疼到冒冷汗,而对方大概是忍耐到一头热汗。
韩季北真的很温柔,从漫长的前戏开始,到自己射了第一次,不知过了多长时间,而对方却有那份心思仔细地爱抚他,甚至因为察觉了他无可避免的紧张,把扩张那里的时间跟着拉长。
回想起过去,自己跟对方上床时,绝对不可能在前戏就磨了这么久。彼此都是男人,当然都知道**当头难以忍耐,而自己主动的时候,从来不会这么细心地爱抚对方;在对方也迎合着自己的情况下,他通常不可能等太久,能插进去就不会犹豫迟疑。
不过韩季北之所以做的那么温柔,可能只是因为他是初次,然而无论如何,欧阳敬感谢对方此时此刻的温柔,那是现在的他最需要的东西。

手指缓缓抽出,换上更为粗大坚硬的物事抵在他的胯间,欧阳敬紧闭着眼,却使得全身的感官更加敏感,对方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都感觉得十分清楚。
男人软热的口腔放开了他的**,欧阳敬难受地抖了一下。自己的**还硬挺着,分毫没有得到发泄,先前那些讨好的舔吮,只是让此刻的情欲更加难耐。
还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腰就被男人抬起,在下方塞了一个软枕,垫高他的腰部。
不是纯情稚子,也不是没发生过性关系,他当然知道韩季北接下来要干嘛。然而知道归知道,紧张却还是在所难免。
对方硬热的东西试探地在那小小的入口轻蹭着,欧阳敬全身一阵颤栗,然后感觉到那个东西撑开了入口,就着润滑剂的帮助滑了进来。
那是手指也无可比拟的粗壮,当下面被进入的他疼的煞白了脸。
感觉额上又开始涔涔渗出冷汗,而前端原本蓄势待发的性器也有些软了下来。
他从来不知道,被另一个男人进入,竟是如此的痛苦,痛苦的仿佛下一刻就要死去。

「很痛吗?」韩季北伸手抚了抚对方异常苍白的脸颊,替他拭去了冷汗,以及眼角处开始逐渐聚集的泪液。
大概是真的很痛吧,对方连唇都咬得有些渗血,一副很虚弱的模样。
「不要忍着……叫出来也无所谓。」他亲了亲男人的唇,只希望对方不要再咬着那可怜的唇。
欧阳敬看了他一眼,脸上满是忍耐的痛楚,却又硬挤出一个勉强的笑容:「没关系,你继续。」说罢,竟然将腿环上了韩季北的腰部,做出催促似的举动。
欧阳敬在韩季北的眼睛里看到了心疼,但是他同时也知道对方忍耐的很辛苦,因为喜欢,所以不想要对方忍耐,也不要对方因为自己而苦苦压抑**。
「忍耐一下。」韩季北开始更加深入对方的身体,却说不出此刻自己心底的情绪是什么。从来不知道原来有人能为他忍耐到这种地步,而那个人还是一向冷淡自傲的上司。
底下的人因为他的侵犯而绷紧了身体,韩季北被他那样紧紧地夹着,差点就要一泄千里。
欧阳敬的身体因为情欲而泛起了淡淡的红晕,但是脸色却还是一片死白,韩季北空出一只手,往下抚摸着对方半软的**,并不时搓揉着底下的囊袋。另一方面,却不急着要抽动自己,反而在下面那根完全进入后就不再动作,只是凑过去吻着欧阳敬。
如果自己没有推测错误,欧阳敬应该是喜欢跟他亲吻的。
果不其然,在数次唇舌相交之后,对方的身体明显放松了,下面那个地方也不再咬的死紧,而被抚摸的性器又重新坚硬。
韩季北也放松了些,虽然想要做爱的**很强烈,但他不想要伤害到对方,也不希望对方只留下痛苦的回忆。
想着应该可以了,韩季北稍微动了动腰身,惹来欧阳敬一声闷哼。
「还很痛吗?」他看着欧阳敬问道。
「还好……」欧阳敬的眉仍旧蹙着,脸色却没有那么苍白了。
韩季北慢慢地抽出自己的**,只留下前端还埋在对方身体里,随后又迅速地插了进去,感受到那软热的内壁紧紧包裹着自己时,不禁脑中一热,开始缓慢地前后抽动。
欧阳敬察觉眼前的画面变得一片模糊,心知自己是流泪了,只是不知是因为痛还是因为激动。
被侵入的地方热辣辣地疼着,前方的**胀得发痛,明明一切都该令他觉得不舒服至极,但是看着韩季北眼中的欲火以及渴望,他却觉得这么做很值得。
韩季北这个人的个性……说好听点就是随和,说难听点就是随便,他在自己面前从来没有表现出任何多余的**,不管是物欲还是其他,就算多给他薪水他也不会改变脸色,照旧是那样平和。
然而欧阳敬真的很想知道,隐藏在无形面具下面的,韩季北的真面目,但凡人活在世界上都有**,无论是好是坏,**是人类永远无法摆脱的枷锁,他想知道,韩季北真正想要的到底是什么。

一下一下的,摩擦过的地方不间断地发出淫靡湿润的声响,还有肉体碰撞到一起时的闷响。
欧阳敬被激烈地侵犯着,却没有做出任何的抵抗,重复被进入的地方早已疼到麻木,失去了痛感,只能感觉到强烈的摩擦所带来的灼热。
前端开始再度渗出稠液,昭示着距离不远的高峰。男人的手搓揉着那处,力道越来越重,他舒服的几乎要叫出声来。
眼前男人带汗的俊颜有些蒙眬,随着冲刺的动作将汗液洒在他身上,他却毫不在意,只能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往双腿之间的那个部位奔流而去,只要再被重重地揉几下,他就会到达那绝顶……只要再一会……
顶弄着他的男人却倏地停下了所有的动作,欧阳敬睁开眼,却望见男人轻轻一笑,接着察觉了眼前视野的改变。
男人扶起了他的身体,让他跨坐在他腿上,而两人连在一起的部位也更加的密合,欧阳敬脸上一热,不知道该看向何处。
眼前就是对方清俊的容颜,那张脸微微泛着红潮,带着一点点满足,还有一点点渴望。
「自己动……好不好?」
说出这样的话,韩季北不否认自己是在苛求对方。但从另一方面来说,他只是想看,对方能够为他做到什么地步,只是想知道,高傲的上司究竟是多么的喜欢他……欧阳敬咬紧了牙,再一次感受到羞耻的情绪蔓延整个心底。
理所当然不会迟钝到不知道韩季北在试探他,但是对方的要求实在是太……太丢脸了。
然而转念一想,自己以往也对对方做过这种要求,对方做得到,自己又为什么做不到?
欧阳敬凭着一股不知从何而生的倔强,两手扣住韩季北的肩膀,咬着下唇,开始上下缓缓地扭动自己的腰身,试图取悦对方。
韩季北瞅着欧阳敬的动作,心底一热,闪过一道复杂难明的情绪。
对方这样的百依百顺,仅仅是出于自己的一句要求……

结合的地方越来越热,欧阳敬努力动着腰,让自己能把韩季北的**吃得更深一些,更让对方舒服一些,却看到一只手覆上自己夹在两人腹间的硬挺,时轻时重的套弄着。
被抚摸的很舒服,但在看到自己分泌出的液体沾湿对方手掌时仍感受到清楚的羞愧。欧阳敬下意识地闭上眼,不想看那令人脸红心跳的场景,只专注地以自己的身体取悦着韩季北。
对方塞在他体内的性器越胀越大,摩擦过敏感的穴口时,竟带来了一种异常的快感。欧阳敬浑身一抖,从来没想过,自己可以经由被进入的动作感觉到快感……
韩季北爱抚着男人的器官,察觉到对方快到达顶点时,随即重重揉了几下,让男人低低**了声,将灼热的液体喷洒住彼此的腹部。
迎来了**之后,欧阳敬停下了腰部的动作,全身脱力地坐在男人胯间,不顾那还留在自己体内的硬热,只能无力地大口喘息,享受着**的余韵。
在还没意识到的某个瞬间,欧阳敬很快地被还没满足的男人推倒在床铺上,已经全然放松的身体只能任由男人用力地侵犯而不加抵抗。
被激烈地弄了好一会儿,欧阳敬才感觉到一股暖热在自己体内被男人一次又一次摩擦的地方缓缓扩散,前端顿时被刺激的喷出了些许热液。接着便感觉到发泄过**的男人放软了身子趴在他身上,连渐渐软下的**都没有抽出他体内。
因为觉得像这样跟对方靠在一起享受情欲的余韵很舒服,所以欧阳敬并没有推开身上的男人。两个人静静靠着,只能听到彼此剧烈的心跳以及渐渐平息的呼吸。

「抱歉,射在里面了。」虽然是道歉,但不知怎地,韩季北觉得对方不会生气。
「无所谓。」男人的耳根虽红着,却仍旧是一副若无其事的神情。
原本洁白的床单被他们弄得一榻胡涂,上头有着可疑的湿痕,似乎是彼此体液留下的痕迹。
欧阳敬看着自己的床,难得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去洗个澡吧。」韩季北说道,话里有着明显的邀请意味。
欧阳敬迟疑了半晌,终于点头。

第八章

韩季北想自己大概永远不会忘记那个早晨,醒来的时候,男人睡在他身边,神情很宁静。
他下了床,捡起自己的衣服穿上,然后到浴室里稍微洗漱一番,便离开了上司的房间。
那一天是假日,不需要上班,他于是回到家里,换掉了身上的衣服,洗了个澡。
韩季北知道自己还需要再想一想,无论如何,关于上司,他要想的事情还多的很。

「你在干嘛?」
「啊?」韩季北抬起头,只见到韩仲南在他眼前挥动的手掌。
「发什么呆啊。」韩仲南没好气地摇了摇头,一脸不悦。「认真点嘛,到底要买什么?」
韩季北回过神来,才想起自己跟大哥站在百货公司里的目的是为了要帮几天后过生日的小侄子买生日礼物。
「买什么好?」韩仲南眼睛四处瞟了瞟,满脸焦躁。
「这么紧张干嘛,往年也没看过你这么关心时瑛的生日。」韩季北无所谓地说道。
「你懂什么?我今年这么慎重是因为他要满十四岁了嘛!」虽然表面上冷淡的看不出来,但实际上有过度溺爱儿子倾向的某人这么说道。
「十三岁跟十四岁有差吗?」
「反正很重要啦!」韩仲南恼羞成怒地吼着,不过当然识相地压低了音量。
「好啦好啦。」韩季北敷衍地响应:「买笔记型计算机怎么样?」
「去年就送过他了。」韩仲南沮丧地看了自家兄弟一眼。
「那我们先逛逛再说吧。」韩季北做出提议。
「也好。」韩仲南同意,于是两个男人顺势逛起百货公司里所有的专柜。
然而全部逛了一圈之后,他们还是没能买到要送给自家儿(侄)子的生曰礼物。
「怎么办?」
「不知道。」韩仲南抓了抓头发,往门口走去。
韩季北却忽然伸手拉住了他:「大哥等一下。」
「干嘛?」
「我去那边看看。」他随手一比旁边的名牌专柜。
「你要送他名牌包?」韩仲南一脸狐疑的神情。
「反正很多名牌都有出男性款,可以送他皮夹还是其他什么吧。」
两个人走了过去,分别在自己感兴趣的展示柜前观望着。

「韩、韩大哥?」
乍听到那熟悉的声音,韩季北的脑中一片空白。
眼前的青年仍旧是脸庞清秀,气质斯文。
「你怎么在这里?」不能说是不吃惊,韩季北仍是努力地让自己的心情镇定下来。
「我陪朋友来买东西。」石昀槿往后面一指,几个年轻男女正站在一旁状似开心地讲话。
「这样啊……」韩季北只说了这三个字,便不知道接下来该说些什么。
看到以前的**,他并不觉得尴尬,连分手时那种若有似无的心痛也消失了。过了这么久以后,他才发觉自己其实很少再想起眼前过去的**。
「那个时候,真的很抱歉。」青年一脸愧疚,微微低下了头。
「不用道歉,那些事情都过去了。」韩季北笑了笑,伸手轻轻揉了揉对方的头发。
对方却偏开头,垂下眼,一脸仍有些哀伤的神情。
「不,我一直没有跟你说清楚,真的很对不起……那时候……」
「已经没关系了。」韩季北应道。
石昀槿脸上是仿佛下一刻就会哭出来的神情:「那个人……真的已经过世好几年了。我在酒吧里看到你的时候真的被吓到了……你们,真的好像……」
韩季北沉默着,不发一语。
「其实那个人只是我室友而已,我们根本就没有交往过。我暗恋他暗恋了好久好久,可是他……他一直有女朋友……」石昀槿闭起眼清,皱起了眉,一脸难以忍耐的神情。
「这种事不用告诉我。」韩季北平淡地说着,脸上是惯有的冷静。
「我真的好后悔……没有趁他还活着的时候告诉他我喜欢他……」石昀槿张开眼看着韩季北,眼眶开始发红。
韩季北迟疑了半晌,终于伸手把对方拉过来,轻轻地拥抱住对方,手掌则安抚地拍着对方的背脊。
「不要哭。」
「对、对不起……」
「也不要道歉。」
「呜……」
韩季北无奈地安慰着对方,直到对方停止了哽咽。然而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路过的行人都开始朝他们这边看过来,窃窃私语还带着可疑的神情。
等到目送着对方离开的身影时,韩季北头一次觉得自己真是个好人,居然能够对分手的前任**摆出这种和善的态度。

「唷!」
「大哥,你什么时候站在那边的?」韩季北不否认自己有点被吓到了。原本还没分手时真的有打算过要带石昀槿回家见大哥,但是没想到大哥第一次看到对方是在这种场合。
「你叫他不要哭的时候。」韩仲南笑了笑,朝韩季北扬了扬手中的袋子。
「你买好了?」
「嗯,走吧。」
「你跟那个人分手多久了?」韩仲南系上安全带,发动了车子。
「三个月吧……怎么这样问?」
「现在没有男朋友?」韩仲南毫不放松地追问着。
「干嘛,你要帮我介绍啊?」韩季北开玩笑地说道。
「对啊。」韩仲南毫不犹豫地回答。
车里霎时安静了下来。
半晌,还是韩季北先开了口:「怎么突然想帮我介绍男朋友?」
「我最近认识一个同性恋,人长得还不错,虽然个性有点问题,不过是个好人。」韩仲南若无其事地说道,依旧平稳地开着车。
「大哥你第一次说要帮我介绍男人耶……」韩季北目瞪口呆。
「你也不想想自己都几岁了,该好好稳定下来了,否则你叫我以后怎么去见过世的爸妈?」韩仲南无奈地看了他一眼。
「干嘛现在就说见爸妈的事,大哥你才三十几……」韩季北说着,忽然停了嘴。
不知道是不是他多想,可是韩仲南说这句话的时候,好像是……认真的。
「我最放心不下的就是你跟时瑛,他还好,至少喜欢的不是男人,可是你……真的让我很担心。」韩仲南面无表情地说道,握着方向盘的手握得更紧了些,连指关节都泛白了。
「大哥,你……」韩季北心中生出了不好的预感。
大哥这几句话听起来怎么这么像交代遗言……
「怎么样,要不要跟那个人吃一次饭?我帮你约。」
「不用了。」韩季北淡淡地拒绝:「现在有人在追我。」
「谁?」
「我老板。」
「是他啊……」韩仲南似乎叹了口气。
「哥你到底怎么了,从刚才就一直说那种话……」韩季北焦急地追问着。
「人有旦夕祸福,这句话你没听过吗?」
「听过。」韩季北感觉自己的眼皮跳了一下,忍不住握紧了拳。
【沸腾—荧夜(8)】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