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沸腾—荧夜(7)

时间: 2015-02-05 11:42:59 分类: 今日好文

【沸腾—荧夜(7)】

然而眼帘内映入的却只是一个普通的,房间。一张单人床,一张书桌,还有一些零零碎碎的家具,看得出有人生活过的痕迹。
韩季北一时间有些生气,以为对方虽然跟自己交往,其实也在跟别人同居着。
但再仔细想了想,他反而没办法那么肯定自己的想法。
虽然欺骗了他,但石昀槿不是那种两面讨好的人。韩季北隐隐约约觉得这件事有蹊翘,但又说不出是哪里有蹊翘。
他跟**交往了好一阵子,来这里过夜的次数也不算少,如果对方真的在跟别人同居,他怎么会从来没看过那个人?
没多久他便从抽屉里一张有些陈旧的照片里找到了答案。
那个人一手搂着石昀槿,一脸笑得很开心的模样,背景则是一片碧海蓝天,波光粼粼。
虽然知道应该没有见过彼此,但韩季北就是觉得那个人很眼熟。很熟悉、却又有些陌生……韩季北想了又想,才恍然大悟。
──是自己。
之所以会有那种既陌生又熟悉的感觉,是因为照片里的那个人,很像自己,韩季北呆呆地看着那张照片,心底蓦然涌上了一股复杂难明的情绪。
那个人笑得非常灿烂,大概没有注意到其实石昀槿的眼神没有对着镜头,而是微微地歪着头,偷偷地望着那个人。
那种既苦涩又炽热的眼神……韩季北不用想也知道那代表了什么。
等待着**回到租屋的时间里,韩季北一边想着那张照片里石昀槿的眼神,一边悄悄地为自己叹息。
那种眼神只表现出了一件物事,既倾慕,复而眷恋──绝对纯粹的爱情。

欧阳敬冷眼望着眼前忙碌准备着餐点的佣人,面无表情。
父亲与母亲正坐在他对面,以惯有的优雅姿态品尝着红酒。
他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被找来,也知道双亲想要对他说些什么,然而他只觉得不耐。
「小敬,你今年三十了吧?」年迈的男人用这句话当作开场,换得了欧阳敬淡淡一瞥。
「是又如何?」欧阳敬淡漠地回答,手里的刀叉正切割着瓷盘中的烤羊排。他的动作及语气是那么的漫不经心,以致于整个人都流露出一种优雅不羁的气息。
「是不是,该好好考虑终身大事了?」女人放下了酒杯,定定望着他。
欧阳敬只觉得不耐烦,眼前他称为双亲的两人明明都知道他喜欢男人,却又固执地不肯接受事实,每回见了他总是要他相亲或者介绍女人给他认识,天知道他对女性根本不抱持一丁点的兴趣。
「如果你们忘记了,我可以再说一次。」他吞下嘴里咀嚼着的食物,刻意一字一句清楚地说道:「我喜欢的是男人。我是GAY──是、同、性、恋!」已经不愿再去管自己这话听起来有几分赌气的成分在,欧阳敬直直瞪视着眼前的双亲。
「小敬,话别说的这么笃定。」男人朝他温和地一笑,眼中有着一如以往的宠溺也有着不容忽视的坚定:「你绝对需要一个继承人。」
欧阳敬冷下脸,一言不发,在双亲面前,他总是被当成孩子一般的对待,即使他今年已年届而立,也仍旧如此。
「我不需要继承人。」他倔强说着,不打算要妥协。
「你需要的。」父亲笑着,看着他的眼神像是看着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
欧阳敬放下了手中的刀叉,拿起洁白的餐巾擦了擦嘴角:「我不想结婚也不想要有小孩,这样够清楚吗?」虽然表面上看不出来,但其实他已动了气。
「你不是没有在交往的人吗?不如试着跟我介绍的女性交往怎么样?」男人劝说着,像是没听到他刚刚说出口的那些字句。
「不要。」他果断地拒绝。
「为什么不?」
「──因为我有喜欢的人了。」话说出口的剎那,反倒是欧阳敬自己被自己吓到了。
脑中一瞬间浮现了那个令他反复思念的人沉静微笑时,神色从容不迫的模样。

青年在哭。
他看到他从那间房里出来时,一瞬间什么都明白了。
「你爱他?」韩季北这么问道。
那个崩溃哭泣着的青年点了点头,继而摇头。
「喜欢他的话,为什么要跟我在一起?」韩季北咬牙问道,强忍着那股从心底窜上来的冷意与酸楚,他知道自己不会听到真正想要的答案。
「那个人……几年前…就死了……」哽咽的声音断断续续地说道,青年抿着唇哭泣着的模样很惹人怜爱,韩季北只觉得脑中一片昏眩,连自己该怎么做都一无所知。
他该哭还是该生气?被眼前这个似乎也被伤得很重的青年所欺瞒……那种心情既痛又苦,自己为什么就是不能单纯地为人所爱呢?
「……真的很对不起……本来只是**……可是、你们……真的好像……我也知道那时候不该答应你的要求……我无法忍受……这辈子再也不能见到他……我告诉自己一定要忘记他……然后…你就出现了……对不起……我爱的……一直都只有……他……」

之后无论对方怎么跟他道歉,韩季北都一片茫然,什么都没有听进去,他想听的,从来就不是对不起,果然没有人是单纯的只喜欢他而已。
这就是对方执着于**的真相吗?固执的以为,能以身体上的交合安抚他的疑惑与不安,甚至抚平自身的愧疚。
韩季北回到车上,呆呆坐着,耳边听到了什么东西滴落的声音,滴滴答答的,很吵。
窗外一片夜色里,充满了雾湿的氛围,想来是下雨了,雨下了一会儿就停了,在柏油路上留下一片湿意。韩季北发动车子,却不知道自己该往哪里去。
如果有认识的人看到他此刻的神情,一定不会认出这个一脸迷惘的男人就是一向从容处事的韩季北。
他闭上了眼,想哭,却流不出泪,从来没有像此刻一样真实地感受到独自一人的痛苦。
寂寞得像是随时会死去。
他只是希望有人能够好好的爱他,只爱他一个人而已。
只是如此而已。

韩季北停好车,下车后关上了车门,即将要走到家门前时,却注意到有个人站在家门口,熟悉的脸庞,熟悉的身影,是他的上司。
对方俊美的脸庞在黑夜里不减光华,仍旧炫目而优美,颀长的身躯略靠在灰白的围墙上,手指间夹着一支烟,烟雾袅袅上升,朦胧了对方脸上的神情。
韩季北没来得及去细想为什么上司会站在他家门前抽烟,只是沉默的望着对方,像是要等对方开口一般。
「你……怎么了?」先开口的人是欧阳敬。
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下属面无表情的神色,眉眼间仅仅是一片沉冷。
「没事。」韩季北勉强弯起唇角,笑了一笑。「倒是总经理,您找我有事?」
「我只是……」男人稍微别过头去,竟有几分不好意思。「只是想看看你。」
韩季北茫然地望着对方,头一次觉得自己听不懂上司在讲什么。
──只是想看看你──
到底是什么意思……
「你……觉得困扰?」男人微微低下头,像是不敢直视他一般。白皙的耳根处,逐渐泛起了明显的红潮。
他只是忽然觉得很想、很想看到眼前这个人,所以就过来了。全凭着自己的一股冲动来行事,在他平稳的人生中还是头一遭。
韩季北被对方的话吓了一跳,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上司会说出这样的话,以自己的人生经验来说,好像……只有一种可能……
「总经理您……」他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就被对方简短有力的几个字打断。
「──我想跟你在一起。」
虽然处于暗夜里,可是欧阳敬脸上的神情却是那么的坚定、不容置疑。
韩季北瞅着对方,才渐渐发觉,说出这几个字,可能是欧阳敬一生以来最大的突破。
他眼前的男人不仅红了耳根,连脖子也有些发红。
虽然不合时宜,但韩季北却觉得眼前男人流露出那种几近于青涩的、羞怯的模样,着实妩媚。
「你是,认真的?」他终于忍不住发问。
对方垂着首没有回答,白皙的脸依旧是面无表情,却逐渐演变成面红耳赤的场景。
他看着对方不知所措的模样,终于,忍不住笑了。
一如以往的微笑,方才跟**分手的痛苦仿佛都在一瞬间烟消云散似的,整个人顿时觉得轻松。
欧阳敬尴尬地站在原地,往石墙上用力按熄了手中的烟蒂,他不知道此时此刻该说些什么,完全没有料想过韩季北会有的反应,更没想到对方听了他近似于告白的话语,竟然开始微笑。
尴尬了好一会儿,欧阳敬朝韩季北走过去,搂过对方的腰,给了对方一个灼热的吻。
一吻方毕,两个人的脸都有些红了。
韩季北暗自想着,这种像是了所有热情的吻,跟以往他们上床前**的吻一模一样,欧阳敬稍微拉开了距离,只觉得脸上几乎能感觉到对方炽热的呼吸。
不知怎地,颊边耳朵都是一片烫热,韩季北深色的眼瞳在夜色里显得有些湿润,有些温柔。
「你是认真的?」他又问了一次。
对面的男人似乎不想正面回答他的问题,韩季北于是伸出手,把男人的脸扳向自己。手指触摸到的地方都是烫的,虽然光线昏暗,可他还是察觉了对方百年难得一见的羞窘。
欧阳敬垂着眼,起初不敢看向韩季北,直到半晌后,才慢慢抬起了被对方碰着的脸。
「我,是认真的。」
接着,像是要证实自己的言语一般,也可能只是想掩饰自己的害羞,欧阳敬又吻上了韩季北的唇。
欧阳敬吻着吻着,只觉得心慌意乱。不知道多少年没感觉过这种连手脚都不知道该往哪摆的慌张感觉,以致于现在无法立刻让慌乱的心情镇定下来,回到以往冷静自持的自己。
对方柔软温热的唇轻轻蹭着自己的唇,灵活的舌舔着坚硬的牙齿,仔细拂过敏感的上颚。韩季北任由对方抱着亲着,在微冷的夜里,出乎意料地感觉到一丝温暖。
他不想去追究现在对方说的话是真是假,他只知道,自己需要眼前这份几乎要令人落泪的温暖。他想要被温柔地对待,被小心翼翼地捧住手掌心上,而不是孤单地回到自己的房间里,寂寞到只能自己舔自己的伤口。
欧阳敬的动作越来越激烈,紧紧地抱着他就算了,甚至还用力地吸吮着他的舌根,使他感受到一阵电流般从背脊往上窜的酥麻,于是不由得在对方的怀里软了脚。
那种热烈得仿佛这辈子都不打算要放开对方的行为,成功地让欧阳敬稍微冷静下来,褪去了脸上异常的温度。
终于再一次放开彼此时,韩季北粗重地喘着气,注意到对方嫣红的唇瓣上还残留着几许湿润。
「你……不是喜欢陈先生吗?」
「那是曾经,现在是……你。」男人的嗓音低低哑哑的,有着无法掩藏的情欲。
韩季北望着对方的眼神,似乎想在里头找出一丝开玩笑的成分,然而对方的眼睛里,只有满满的认真。
是真的。
韩季北霎时竟觉得无话可说。
这个人说出的这些话……都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也不知道该作何感想。
相处了五年的上司……居然向他告白了?
「就算你有男朋友也没关系,我不会放弃你的。」
咦?
看着对方认真的神色,韩季北不知该如何是好的同时,却突然起了捉弄的心。
「你想当第三者?」他语调平常地问道。
「──不想。」欧阳敬异常迅速地回答。
「那你还……」韩季北放下了心中吊着的大石,却出乎意料地觉得有些落寞。
对方的认真,果然只是说说而已吗?
「跟他分手之后,你当然可以正当地跟我交往。」欧阳敬脸上一副理所当然的表情。
「你要我为了你,跟现在的男朋友分手?」韩季北一怔,忍不住失笑。「──你觉得你有这个价值?」
「难道没有吗?」用字遣词上听起来像是反问,但其实欧阳敬根本没有询问对方的意思。
对自己拥有绝对的自信,他是真的不相信韩季北现在的对象条件比他好。
韩季北先是呆呆地看着对方,接着才忽然想通了什么。
「但是跟那个人上床的时候,都是我当一号。」言下之意就是,他不想再当零号。
「──你想上我?」欧阳敬的脸色忽然变得古怪。
这还是这辈子第一次,有人对他表现出这种意图,感觉真是奇妙。
不过,不令人讨厌。
「如果我说是呢?」韩季北轻轻笑了,带着一点若有似无的刁难。
他一点也不相信欧旸敬会为了他甘愿处于被动的位置,不说别的,就说个性吧──他的上司一向是个控制欲很强的人,这样的人,又怎么会把在床上时的主控权交给他?
「无所谓。」欧阳敬毫不退缩地望着韩季北:「如果你真的想。」
韩季北闻言张口结舌地说不出话来,剎那间开始怀疑起自己的听力是不是出了问题。
如果他没有听错而他的上司也没有说错,那么那句话代表的意思是……
「如果你想要的话,我可以证明。」欧阳敬干脆利落地说道。
「怎……怎么证明……」韩季北脑中一片空白,下意识地应答了对方的话语。
「现在来我家,我证明给你看。」
因为没被要求过,所以没有做过这种事情,然而此时此刻,眼前是自己一直记挂的人,他知道自己很愿意这么做。

欧阳敬看着对方说不出话的呆滞神情,很轻很轻地笑了。


第七章

房间里略有些阴暗,只开着一盏晕黄的灯,橙色的温暖灯光打在男人身上时,映出几许暗色阴影。
男人站在他身前,脸上很平静,灵巧的手指轻轻解开身上的衣扣,逐渐裸露出平坦白皙的上身。韩季北望着上司毫不犹豫的动作,心下不禁迷惘。
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站在这里的目的为何,只是为了确认上司的真心吗?
其实根本不需要如此,五年来的认识了解,韩季北知道眼前这个男人的确是认真的。
而他只是卑鄙的,想要得到对方的温暖以及感情,用以慰藉自己无处可宣泄的寂寞与孤单。
男人慢慢脱下了素色的衬衣,露出了白皙瘦削却结实的身体。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韩季北觉得在衬衣落到地上的那一剎那,男人的指尖似乎轻微地颤抖了一下。
是在紧张吗?
还来不及深思这个问题的答案,他的目光又被男人下一个动作给吸引过去。
修长的手指优雅地解开了金属质材的皮带扣,男人不知是在紧张还是在尴尬,逐渐放慢了动作,连解开裤头也花上了不少的时间。
安静的房间里,只听得见解开衣物时发出的细碎声响,以及韩季北越发粗重的鼻息。
他只是个凡人,而眼前是一具绝对能够让自己起生理反应的漂亮躯体,这种情况下他如何能压抑自己心底深处最诚实的情欲?
终于男人在他面前全身**着,不着一缕,锻炼过的线条优雅的肌肉虽然不厚实,却匀称地包覆在每一段肢体上;白皙的皮肤不仅触感细致,抚摸时更能感觉到那股难以言说的柔韧。
眼前这个男人,是如此的美丽。
江南山水画般细致精巧的五官一如以往的沉静,俊逸秀美的脸上仍旧是面无表情,只有耳根处那一抹浅浅的红晕,背叛了主人极力表现出来的镇定。
韩季北依旧站在原地,衣冠楚楚地欣赏着男人优美的身体,脑海里充斥着以往他们上床时美好的回忆,然而他的心里却开始产生了一丝不确定。
他不知道自己该直接转身离去,还是该顺从男人的心意拥抱对方的肉体?
眼前这个叫欧阳敬的男人对他来说,并不是一个普通的存在。这点韩季北打从很久以前就知道了,他知道自己放不下对方,所以才会到现在都还待在对方身边工作,而没有辞职求去。
男人哭泣时的脸,浅笑时的嘴角,面无表情的冷淡,他一直无法从记忆里抹去;而这些东西,该死的就是能让他为之心悸,喜欢也好、讨厌也罢,韩季北就是离不开对方。
也许他追逐的只是一个幻影……一个爱着陈尹江的,痴情的影子,但是现在的欧阳敬似乎不再爱着那个人,转而喜欢上了自己。
虽然不知道该不该相信,然而冲着对方那不像告白的别脚告白,他不想质疑对方的心意。
欧阳敬挺直了背脊,纵使全身**,也不打算要抛弃自己的尊严。
即使是出于意外而说出了愿意委身于对方的话,但是到了现在,他却还没感觉到任何可以称之为后悔的情绪。
韩季北仍站在他的前方,迟迟没有动作,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欧阳敬强忍住慢慢从心底浮上来的羞耻情绪,努力让自己看起来毫不在意──不在意刻下与对方裸身相对,也不在意稍后也许会有的情事。
就在他强自忍耐之时,却感受到身上多了几分温暖,是韩季北缓缓地走了过来,用一种不知该如何述说的温柔态度,轻轻拥抱了他。一瞬间,欧阳敬只觉得心口一烫,也拥紧了对方。
「你……要不要先去洗个澡?」韩季北迟疑的声音在安静的室内响起。
欧阳敬没有回答,但手放开了韩季北,掉头往浴室走去,听到门关上的声响,韩季北只觉得莫名其妙地松了一口气。
刚刚被对方碰触到的地方还犹自发热,他从桌上的烟盒里敲了根烟出来,点起火,深吸了口,感觉烟雾在自己的肺部绕了一圈后,又从嘴里缓缓飘荡出来。
熟悉的烟草气息让他稍微放松了身心。

欧阳敬穿好了浴袍,从浴室里出来时,看到的正是韩季北在晕黄的灯光下,一脸茫然在抽烟的模样。
然而他却不由自主地感觉到自己心跳的速度开始加快,对方正好坐在沙发上,微微歪着身子,虽然坐姿并不端正,却多了几分无可比拟的慵懒。
「怎么了?」韩季北注意到他不同以往的视线,边按熄了烟,边忍不住出声问道。
「没事。」欧阳敬在沙发的另一边坐下,伸出有些冰冷的手,轻轻握住对方的。
韩季北也许是被他吓了一跳,一瞬间的反应是急着要挣脱,但在发觉他没有放手的意愿之后,便不再挣扎任对方握着自己的手。
但欧阳敬不是只有单纯的握着韩季北的手,他的指尖轻轻摩挲着韩季北的手指,从指腹到指间,从关节到虎口,没有放过任何一处。
韩季北忍不住打了个颤。
都说十指连心,敏感的手指被那样抚摸摩擦着,被碰过的地方痒痒麻麻的,要想不因此有所反应也难。
但是欧阳敬不可能满足于仅仅如此的抚摸,他拉起了韩季北的手掌,轻轻地,吻了一下手背,然后再伸出舌头,在上头留下一道湿热的痕迹。
韩季北没有看向欧阳敬的方向,也没有拒绝对方挑逗的动作,然而欧阳敬却注意到下属的呼吸渐渐地越来越粗重,不禁在心底偷笑。
于是,越发的变本加厉,他含住韩季北的其中一根手指,若有似无地吸吮着指尖,舌头划过坚硬的指甲,最后再沿着整只手指的边缘舔上来,在指腹处留下一吻。
韩季北终于忍不住用力抽回手,望着欧阳敬的眼神里,多了几分情欲。

对方乌黑的发尾还带着水气的湿润,一身白皙的肌肤被棉质浴袍裹着,只露出了颈项以及锁骨。弯弯的眉微蹙着,漂亮的眼睛半瞇着,连平时没什么血色的薄唇也因为刚刚的吮吻多了几分红艳。
修长的身体倚在沙发上,韩季北只注意到对方不算粗壮的腰身微微弯着,弯出一道诱人的弧度。
情不自禁地伸出手,碰触。
那道漂亮的腰线被他一摸,竟传来一阵颤抖,韩季北想看清上司此刻的神情,却发觉对方不知何时偏过了头,黑发散落着遮住优雅的侧脸。
仿佛再也忍耐不下去,韩季北迅速地靠过去,从对方白皙的颈子开始,由下而上的亲吻着。柔软的耳垂,尖尖的下巴,发红的脸颊,光滑的额角……他没有放过任何一个地方,不间断地落下微热的吻,直至最后,才亲上了对方期待已久的唇瓣。
还没来得及掠夺,就被对方先行反攻。那习惯了亲吻的唇舌毫不费力地找到他的敏感地带,软热的舌尖一下一下舔舐而过,还不时吸吮着他的舌头。
韩季北不能自制地喘了一声,听在欧阳敬的耳里更像是叹息。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欧阳敬被压倒在沙发上,接受着来自上方的侵袭。
交换了一个又一个的亲吻,韩季北热了耳根的同时也感觉到一股熟悉的热流往下身窜去。
没有征询过对方的同意,他的手自动地滑到对方的浴袍前襟里,找到了微微挺起的某处,时轻时重地按揉着。对方轻轻地叫了一声,像是哀鸣又像是求饶,那软软的声音惹得他情不自禁更用力地掐抚着对方的乳尖,直到对方推着他的手臂才放轻了力道。
以往冷淡的上司躺在他身下喘息着,原本寒冰一般的神色都融化了似的,只余下了一脸红晕及浓浓的春意。
韩季北看着在他下方红着脸的男人,心理层面很愉悦,生理上更加兴奋,欧阳敬还是第一次在他面前露出这种神情。
过去就算两人做得再怎么激烈,被折腾的都是自己,而上司扮演的都是耍弄人的角色;如今角色对调,他也尝到了让对方露出那种羞赧神情的滋味。
平心而论,男人那不知该如何是好的神情,以及脸上不可抑制的绯红,都令他感到有趣。
两人之间毫无间隙地交迭在一起,所以韩季北可以轻易地察觉对方起了生理反应,就如同自己一般。他干脆地腾出一只手,隔着一层薄薄的浴袍,温柔地爱抚着对方的勃起,然而对方却喘了一声,用微微颤抖的声音艰难地说道:「不要在这里……」
【沸腾—荧夜(7)】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