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差强人意的婚姻—荧夜(lunarrabbits)

时间: 2015-01-31 16:14:00 分类: 今日好文

【差强人意的婚姻—荧夜(lunarrabbits)】


  
  
  楔子、
  
  直到被带到客厅里时,宣和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麽事。
  除了自己的母亲还有几个站在一旁的佣人以外,客厅里多出了两个陌生人。一个是年近花甲的老太太,一个是约莫二十来岁的年轻男子。从他们一坐一站的姿态看来,年轻男子多半是老太太的随从。
  宣和坐下,客套地打招呼道:「您好。」
  在一旁的母亲忙笑著对那老太太道:「这就是我家的二儿子,宣和。今年二十四岁,还在读研究所呢。」
  母亲的话语里头听得出些许微乎其微的谄媚态度,宣和皱眉,听见对面的老太太露出慈祥的神色,温和地问道:「你平常喜欢做些什麽?」
  除了打游戏、看动画、翻漫画,还有就是整天挂在网路上,这就是他的宅男生活。但宣和没有诚实回答,只说:「偶尔看看书,练练字……我读的是中文系,也有学书法。」
  老太太彷佛松了一口气,笑道:「你看起来挺乖巧的,平常喜欢出去玩吗?」
  宣和摇摇头,开始觉得奇怪。
  老太太似乎满意这个答案,又说:「看你这个年纪,也该有个女朋友了吧。」
  「……不,我没有女朋友。」宣和回答。
  接下来这位老太太陆续问了一些杂七杂八的问题,从对石油涨价的看法到对某酒厂陈年红酒的喜好,简直是无所不包,直到最後,老太太终於在喝完一杯茶之後,安然地离去;但从头到尾,宣和都不知道这位莫名其妙的老太太是谁。
  等老太太离开之後,宣和的母亲起身,有些犹豫地说道:「看这情况,对方还算满意……你也知道自己已经是该结婚的年纪了,其他的不必我多说,等会我让管家把对方的资料给你,记得要看。」
  宣和一头雾水地回到房间,没过多久,管家拿了一叠资料过来。宣和瞪著资料最上头一张男性的照片,微微撇了唇,自嘲一笑。怪不得母亲会是那样的神色,结婚的对象是男人,有哪家的父母会由衷开心。
  他早早就知道自己的婚姻必须由家族作主,所以本来也没抱过什麽希望,只是父母没选备受器重的大哥,没选备受宠爱的小妹,偏偏选了他这个排在中间不上不下的次子来联姻,说到底,也不过是因为大哥是正统继承人,是长子嫡孙,小妹才二十岁,父母舍不得,所以才把他推出去。
  在这个年代,同性恋已经不算稀奇,十几年前也已经立法通过了同性婚姻法,但在传统的中国社会里头,对於同性恋还是颇多鄙夷之词,即便同性之间早已可以透过医疗科技得到後代也依然如此。
  宣和翻了翻资料,对方今年三十七岁,比他大了十三岁。他苦笑了下,接著看下去,下面写的都是这个人工作方面的头衔、经历,还有父母的身份地位,从这之中宣和只看得出来这个人有权有势,至少比他家还要富裕这件事是毋庸置疑的。
  而照片上的男人说实在也长得不差,穿著三件式西装的姿态相当挺拔,如果宣和是同性恋,多半会被吸引也说不定;然而这也是最大的问题所在……宣和并不喜欢男人。
  
  
  一、
  
  
  对面座位上的男人叫做蒋宁昭,是他的准未婚夫。
  宣和不动声色喝了口水,识相地维持著沉默。这是他们第一次见面,说不定也是最後一次,原因无他,眼前陌生的蒋先生望著他的视线并不友善,或许他对这件婚事也不甚情愿。
  无论如何,宣和没打算想太多,他自己没有拒绝的权利,也做好了跟男人结婚的准备,但就在他考虑著该怎麽开口时,对面的男人已经先出声了。
  「……你就是宣和。」
  宣和点点头,望了对方一眼。
  即便是在自宅,蒋宁昭也穿的十分整齐得体,衬衫直扣到最上头的钮扣,没打领带,穿著一件合身的灰色西服马甲,下半身则是深色西装裤;这个男人从外表而言,相貌确实比实际上的三十七岁还要年轻,怎麽看都是个绅士。
  虽然这麽想,但在下一瞬间,宣和就发现那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误解。
  蒋宁昭淡淡道:「长相勉强过关,身材太瘦,学历普通……这些姑且不谈,你明知道今天要跟我父母见面,却穿成这副样子就来了,该说你不修边幅还是不懂礼貌。」
  宣和低头,望了望自己身上的白色上衣与牛仔裤,还没来得及为自己辩解,蒋宁昭已经厌烦地瞥他一眼,叫了佣人过来吩咐一番,片刻後,一套衣物便送了过来;宣和甚至没找到机会感谢并拒绝,就被佣人请到了客用的更衣间内。
  他换上佣人拿来的衬衫与长裤,还有深色的羊毛背心,看著镜子里头万分陌生的自己,嘴角不由得一抽……这到底是谁啊!
  穿著不习惯的衣物,头发也重新整理过,宣和总算能回到客厅坐下。蒋宁昭打量著他,撇了下唇,意味不明地道:「这样倒是还可以……」
  宣和鼓起勇气开口:「蒋先生,今天虽然是我们第一次见面,但如果你对我不满意,随时可以拒绝这件婚事,我并不介意……」
  「这件事没有你发言的馀地。」蒋宁昭嘲道,「或者,你觉得嫁给我很委屈?」
  「不是……」宣和哑口无言。
  但对方却还咄咄逼人的说道:「这件婚事并非我心甘情愿,但说到底,一开始还是令堂提议这件事。」
  宣和闭上嘴,不再说话。
  蒋宁昭喝完咖啡,起身,不耐烦道:「还不跟上来。」
  宣和连忙站起来,跟在蒋宁昭後头,经过好几条长长的走廊及精致的花园以後,总算来到目的地,宣和先前见过的老太太正坐在椅子上,与另一名老先生谈话,想当然尔,这便是蒋宁昭的父母。
  挺直了背脊,宣和客套地道:「午安,蒋先生,蒋太太。」
  两位老人看著他,目光彷佛是在探究著什麽,却又只是笑著要他坐下,一边问他对这幢宅邸的看法,一边用慈爱的眼神望向另一旁几乎不说话的蒋宁昭。宣和望著两位老人的神色,几乎觉得有些难受,他们看蒋宁昭的视线彷佛那个三十七岁的男人实际上是今年三岁。
  三个人说了一些客套话後,终於换了个地方,开始用餐。
  他略松了口气,知道吃完午餐後事情终於可以告一段落,却没想到与蒋家夫妇用餐结束後,蒋宁昭起身送他出门,在门廊处居高临下地道:「明天晚上空出来,我去接你。」男人说话的语气近乎直接笃定,彷佛只是告知一个事实。
  宣和抬头,瞧著比自己高了至少一个头的男人,无言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晚上,蒋宁昭果然如约前来。
  宣和尽力让自己忽视母亲满意的神情与小妹怜悯的眼神,穿上了向来少穿的衬衫长裤,在蒋宁昭漠然地与他的家人打过招呼以後,跟在对方後头上了车。
  蒋家的司机是个年纪与他差不多的青年,话不太多,只是在他上车时打了个招呼,随即闭上嘴巴不再说话。宣和战战兢兢地坐直了身体,偷偷朝一旁看了一眼,蒋宁昭正望著车窗外,神色平静。
  男人侧脸的线条其实很好看,身材也足够挺拔,身家更是丰厚,即使脾气差了点,宣和依然无法想像这样的男人竟然到了这个年纪都还没结婚,甚至维持著单身。
  他在後来收集的讯息中,得知蒋宁昭其实不算是真的同性恋,以前也有过女人,只是不知道为什麽,无论男女,那些人与蒋宁昭的关系都在短时间内开始复而结束,最长也不过几个月,甚至没超过半年。
  如果说那些人是因为受不了男人的脾气,那倒是可以理解。宣和想著,唇角不由得弯起来,却听见男人突如其来的问句。
  「你笑什麽。」
  宣和敛起笑容,正经道:「没什麽。对了,我还不知道,这是要去哪里?」
  蒋宁昭一脸不信,也没追问,沉声道:「先吃晚餐,晚一点去听音乐会,我订了票。」
  宣和一怔,强撑著没让自己的神情垮下来。音乐会,从他七岁以後就没再去过这种场合了,况且他对古典乐完全没有兴趣。
  「你有什麽不满,可以直说。」蒋宁昭一哂,虽然在笑眼底却分明有些冷意。
  「没有。」宣和斟酌一下,决定迎合对方,於是笑道:「那麽是由哪位音乐家表演?我对古典乐的认识不太足够,或许会让你扫兴。」
  蒋宁昭说了一串法文名字,又道:「他是法国人,从小在奥地利留学,琴艺十分精湛。」
  宣和只能点头,不知道该接什麽话。
  吃过晚餐,两人来到音乐会会场,坐在正中靠前的位置;即使是在黑暗中,宣和也能察觉蒋宁昭听得十分专注,他自己却昏昏欲睡,忍耐著演奏厅内过强的冷气,完全是勉强打起精神撑著。
  不知不觉,他渐渐失去了意识,再醒来时,舞台上的琴声还在演奏著,宣和揉揉眼,往身旁的温暖物体又蹭了一蹭,思考模糊地发呆片刻,才清醒过来。就在这时,他终於意识到自己靠著的并不是什麽东西,而是某人,登时吓得差点惊叫出声。
  身旁的男人看都不看他,微微讽道:「你倒是睡得很熟。」
  宣和有些羞愧,连忙道:「我不是故意的,真是抱歉。」他边说边缩起了身体,懊悔自己没带外套出门,现在真正觉得冷了。
  蒋宁昭慢条斯理脱下外套,随手扔到他身上,却连眼神都没有移过来。
  「……蒋先生?」
  「脏了,我不要了。」男人轻嗤道。
  宣和一呆,就著舞台上的聚光灯勉强翻看,果然西装外套肩上部份多了一小滩湿渍;他想起自己刚刚靠在对方肩上,明明是公开场合却睡得异常舒服,口水都流了出来,弄脏了男人外套,窘得恨不得立刻从演奏厅旁的逃生门逃跑。
  然而那件外套质料极好,宣和抱在怀里,居然也隐隐觉得温暖,忽然想到,或许对方是发现他觉得冷,才脱了外套给他。但这个念头很快地便一闪而逝,宣和靠在柔软的椅背上,漫无边际地想著一些琐事,终於等到了散场的时间。
  音乐会结束以後,两人上了车。蒋家司机颔首招呼过後又回复一贯的寡言,车上一片沉寂的氛围,蒋宁昭问:「觉得音乐会如何?」
  宣和一愣,答道:「倒数第二首,听起来很耳熟,旋律很动听……」他说著说著,又为自己毫无美感品味的答案羞愧起来。
  蒋宁昭看他一眼,面无表情把手上的东西塞了过来,彷佛有些愠怒。
  宣和定睛一看,才发现是音乐会的简介,就著车外的微弱灯光翻到曲目表,才发现倒数第二首曲子是由某部电影的主题曲改编而成。他又看了一下,才抬头问:「你喜欢今晚的表演吗?」
  男人说道:「尚可。」
  两人又沉默了一会,蒋宁昭开口道:「我工作很忙,下次见面只能在周末。」
  宣和随口应了一声,正想问下次碰面要去哪里时,车子却缓缓停下,他转头一望,已经到自己家了。他开门下车,才要回头与蒋宁昭道别,却瞧见对方从另一边下车,低声道:「我送你进去。」
  言下之意,是要把他送到家门口。
  宣和有些尴尬,想辩解自己不是女孩子,不需如此费心,又怕惹得对方生气,只好默默与之并肩前进,不多时就穿过了前院的草坪,来到门口。宣和停下脚步,笑道:「谢谢你今天的款待,晚安。」
  蒋宁昭却不说话,只是直直看著他;不知过了多久,就在宣和不由自主开始感到疑惑的同时,蒋宁昭突然伸出了手;宣和一僵,任由男人的手抚过他的发梢,随即在对方的手上看到了一片薄脆的枯叶。
  宣和呆呆地望著枯叶,听见蒋宁昭毫无情绪的声音说道:「晚安。」
  直到蒋宁昭离去许久,宣和才终於清醒过来,又想到自己身上还披著男人的外套,更加迷惘无措。他本来以为蒋宁昭讨厌他,或者对他没有好感,但对方表现出的细节却又推翻了他的猜想。
  ……这是一个矛盾的男人。他想,却又觉得有些好笑。或许蒋宁昭只是对相亲对象如此,而不是针对他。
  但终究宣和还是没有考虑太多,他打开家门,走进客厅,脱下蒋宁昭的外套,这时正在喝茶的母亲出声问道:「你跟蒋先生相处得如何?」
  宣和没有回答,但母亲已经絮絮叨叨说了下去,说蒋家的权势,蒋家的产业,还有一些他完全听不懂的商业术语,金融名词。他漫不经心应著,这场单方面的对话最後在母亲殷切叮嘱他一定要懂得如何讨好蒋宁昭的情况下结束。
  他走上二楼,路过父亲的书房,门没有关好,他可以听见里头父亲与兄长正谈论著公司某个重要案子的声音;他们争论、辩驳,对彼此的观点侃侃而谈,最後得出两方都可以接受的结论,然後彼此相视一笑,犹如一出父子情深的温情剧。
  宣和没停留太久,回到自己房间,关上了门。他的房间里满是ACG模型,动漫海报,各种游戏软体及主机,靠墙的书柜上陈列著无数漫画、小说、画册以及同人志,还有一些零散的周边商品。
  他打开电脑,接下来的半个晚上,都在组队练等级中度过,等到练到预定的等级之後,已经是半夜三点了,宣和关了电脑,也不洗澡,倒头就睡著了。
  後来他们又陆续见了几次面,从打高尔夫球到乘游艇出海钓鱼,蒋宁昭展现了与自己身份相称的涵养与博学,但这些都是宣和自己不太热衷的活动。
  最近一次见面,到马术俱乐部骑了一下午的马以後,蒋宁昭指著一匹身姿矫健的白马向宣和说:「这是我寄养在这里的马,名字叫雪莉。」
  ……啊,是匹母马。宣和想道,忽然意识到什麽,连忙道:「很漂亮,尤其是毛色,就像兔子一样。」说完他自己先低下头,觉得自己说了废话。
  蒋宁昭果不其然皱了皱眉,说:「你不喜欢骑马?」
  「也不是……」
  蒋宁昭哼了一声,冷冷地道:「不喜欢,你为什麽不直说。我没有强迫你过来。」
  宣和尴尬起来,抓了抓头:「那个,蒋先生……我有些话想跟你说。」
  「你直说吧。」蒋宁昭居高临下道。
  宣和挺直背脊,小声道:「……其实我对这些……这些活动,都没什麽兴趣,相信你也看得出来。我平常不太出门,也很少跟人交际;老实说,我的兴趣是ACG,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宅男。」
  他说完话,不敢直视男人,就那样望著对方的胸口。良久,蒋宁昭终於反问了一句:「宅男?」
  宣和以为蒋宁昭懂宅男是什麽生物,一开始并不打算解释,但是当他鼓起勇气抬头,从对方的面无表情中注意到一丝茫然,才惊觉彼此的年纪差距太大因而代沟太深,或许蒋宁昭听过这个名词,却不可能真正了解。
  两人离开俱乐部,宣和问:「我带你去我常去的店?」
  蒋宁昭阴晴难测的望著他,终究点了点头。
  於是宣和带著蒋宁昭来到自己经常光顾的女仆咖啡店,一进门就有一个扎著双马尾的可爱女仆迎上来,笑脸盈盈道:「欢迎回家,两位主人。」说著躬身行了个礼,把他们两人领到墙边的位置,递来菜单,神态天真地问:「两位主人今天想吃些什麽呢?厨房进了不错的鸡肉,可以考虑看看;还有甜点,今天的甜点是厨师特制的焦糖冰淇淋……」
  平常在这种时候应该已经在心中嘶吼「好萌」的宣和,此刻却无心听女仆娇软卖萌的介绍,他瞧著蒋宁昭,蒋宁昭则瞪著菜单。从一进店门开始,男人那对匀称的长眉就皱了起来,并且有越皱越紧的趋势。
  等到两人都点好单,女仆笑盈盈晃著缀著**的裙襬离开。
  「……你所谓的兴趣,就是来这种店?」男人的神色很冷。
  「是。」宣和点头,微微一笑:「看那女仆,多萌……多可爱啊。」
  「你家里就有女佣。」蒋宁昭一脸无法理解的神色。
  「可是家里的女仆不会叫我主人也不会陪我合照玩游戏。」最重要的是,家里的女佣虽然不乏长得好看的,但却一点都不萌。
  彷佛看不惯宣和理所当然的神情,再加上完全无法理解乐趣所在,蒋宁昭的脸色一直不是很好看,直到女仆把餐点端上来,他看到蛋包饭上用蕃茄酱画了大大的「LOVE」还有一个夸张的爱心之後,脸色终於黑得可以媲美锅底。
  「……难吃。」蒋宁昭吃了一口唾弃地道,接下来再也没碰那盘蛋包饭。
  等两人结束用餐回到车上时,照旧是先送宣和回家,唯一不同的是,今天是由蒋宁昭亲自开车。等到了宣和家,蒋宁昭停车熄火,解开安全带,彷佛有什麽话要说。宣和早已猜到了,也不感意外,平静地坐在原位。
  良久,蒋宁昭道:「你想拒绝婚事可以直说,不用带我去那种店。就算你喜欢女人,你是异性恋,那也不干我的事。」他冷冷地说著,唇边溢出一丝轻嘲。
  宣和一怔,一头雾水地道:「你说什麽……」
  「带我去那种店,当著我的面称赞女人,难道不是对於这件婚事的表态吗?」蒋宁昭沉沉道,「现在我还是你的未婚夫,你不肯直说,这种作法难道不是羞辱我。我并不是非你不可,也不屑要一个这样的伴侣。」
  宣和终於听懂了,连忙道:「我不是那个意思,去女仆店只是我的兴趣,就像小猫小狗一样,只是因为可爱才去亲近,不是为了要发生别的关系……」
  「这麽说,你喜欢男人?」
  宣和哑口无言。
  「……下车,没想清楚不用再找我。」男人漠然道。
  宣和呆呆起身,依言下车,望著那辆车子疾驰而去的景象,不由得垂下了头,挫败地叹了口气。
  他回到家里,难得没兴致玩游戏,洗过了澡,换了睡衣,躺在柔软的床铺上。
  从这整件婚事开始,没有人问过他的意愿,就连父母都是乐见其成,毕竟这桩婚事代表著利益的交换与结合,况且他又是不那麽重要的次子,嫁出去也无妨。大哥跟小妹与他并不亲近,因此对此事也没有过多意见。
  宣和这些年来都沉浸於二次元的世界里,不要说男人,就连女人也不曾真正喜欢过。而且因为自知自己的婚姻受父母操控,所以从来不曾想过这方面的问题。但严格说起来,他对同性恋其实并不厌恶,就算偶尔错买到BL的同人志也不觉得恶心,一样是看过以後就收到书柜里。
  但蒋宁昭的种种言行却完全出乎他的意料。
  在这个圈子里,貌合神离的夫妻多不胜数,外头养了****的也比比皆是,反正科技发达,利用人工受精加上代理孕母,即使是相看两厌的夫妻也可以在这种情况下轻易得到孩子。
  蒋宁昭分明也是在这种环境下成长的人,阅历还比他要深得多,这样的人,居然还介意他不喜欢男人的事情。宣和想著,要不是对方真的如此纯情,就是有感情方面的洁癖。
  他想起蒋宁昭冷淡的神情,不由得微微笑了出来。
  要是这桩婚事失败,也还有下一次;无论如何,他都不可能有婚事自主权,既然如此,是蒋宁昭似乎也没什麽不好,况且对方那麽骄傲,认定他是异性恋之後便不肯接受他,想来一开始就有意要跟他培养感情。
  蒋宁昭并没有直说,但每周末固定的邀约,层出不穷的活动,还有耗费於此的时间,都表明了对方的诚意与用心;而由始至终,宣和都只是被动地接受而已。
  所以现在也该换他表示一点诚意,至少要让蒋宁昭知道,他并不是一无所感。
  过了几天,宣和打电话,邀蒋宁昭到自家作客。他特意选了家人都不在的时间,避免受到打扰。蒋宁昭依约前来,仍然冷著脸。
  宣和把对方带到自己房间里,发现蒋宁昭的视线停在众多ACG模型上时,问道:「你很介意我有这种兴趣吗?」
  「……你的嗜好,我无权干涉,也没有兴趣了解。」男人淡淡道。
  「就算我们结婚也是这样?」
  对方这次没回答,只投来一个嘲讽的眼神。
  显然答案是肯定的,宣和松了口气,让蒋宁昭坐下,这时女佣端了咖啡上来,宣和嘱咐女佣准备午餐後,回过头就看到男人注视著柜子上头的和服美少女模型。
  「你有什麽要说的现在就直说。」蒋宁昭道,神情间多了丝不耐烦,「我晚点有事。」
  「我……确实不喜欢男人。」宣和道,「也没喜欢过女人,就像你现在看到的,我只喜欢这些二次元的存在,我没有谈过恋爱。」
  蒋宁昭不说话。
  「从你之前说的那些话来看,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是想跟我培养感情的?或者,你多少有点在意我?」
  「我没想到你这麽自大。」蒋宁昭冷冷一哂,「既然要结婚,至少不能相互厌恶,我也不想娶一个讨厌自己的人。」
  宣和没有生气,他已经知道对方就是这样的人,只是说道:「我不讨厌你,也不讨厌跟你培养感情。」
  「但你无法接受男人。」蒋宁昭哼了一声,「我即便跟男人结婚,也不可能把妻子放在家里当摆设。你以为呢?」
  宣和没有说话,也许是词穷,良久,他终於起身,走到蒋宁昭面前。他低著头,第一次从俯视的角度望向蒋宁昭,男人的神色是平静的,却隐隐有些他所不能理解的细微情绪在变换;宣和终於下定决心,弯下腰,很快地亲了下蒋宁昭的唇。
【差强人意的婚姻—荧夜(lunarrabbits)】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