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影帝VS影帝—小谧

时间: 2015-01-29 17:43:59 分类: 今日好文

【影帝VS影帝—小谧】

当只知道对方大名,

私下却从未有过来往的两位超级影帝终于在同一部电影中相遇……

某影帝装弯戏弄另一影帝,结果被真弯影帝掰弯的故事……= =

影帝郑亦为

  “又是皇帝?”郑亦为随手翻了翻白至凌扔给他的新剧本,满脸嫌恶,“你都让我演了十年皇帝了,烦不烦啊!”
  他十八岁还在电影学院念大一时就在一部鸿篇巨制的电视剧中出演了少年时期的康熙,虽然只有三集的戏份,对话寥寥可数,但他与天俱来的表演才华和潇洒帅气的气质为他赢得了第一批死忠粉丝,还被许多经纪公司注意到,抛出高价争相要签他。
  
  当时白至凌还只是隐姓埋名在自家娱乐传媒公司打杂的小助理一个,郑亦为进红紫后,白至凌先是当他的助理,后来渐渐成为经纪人。十年来,在他的挑选下,郑亦为已经出演了不下十个皇帝,康熙,乾隆,汉武帝,秦始皇以及各种架空历史的皇帝……
  很多影视评论家都笑说郑亦为出生时,他父亲为他取这个名字就注定他天生是要演皇帝的,郑亦为,朕以为啊……
  他的粉丝更是自诩“臣民们”,亲切地把郑亦为称为“陛下”。
  
  二十二岁时,凭借在名导风启南的电影《乱世枭雄》中的精彩演出,郑亦为成功塑造霸气逼人的秦始皇为他赢取了当年的金麒麟奖影帝,成为该奖项有史以来最年轻的获奖者。
  那一夜过后,郑亦为的风头越来越劲,紫红娱乐传媒公司趁势为他量身打造了第一张音乐专辑《爱卿们》,他唱功一般,但是声线极具磁性,脱下古装穿着阳光帅气的T恤衫牛仔裤唱着现代歌曲,在MV中给人以耳目一新的感觉,几首主打歌很快爬上各大音乐榜榜首。
  这张专辑的畅销大卖为郑亦为拓宽演艺事业奠定了基础,他开始朝音乐、主持等方面多栖发展,在各个领域都受到广泛关注,片约和广告约越来越多。
  
  十年走过来,他已然成为当今娱乐圈最具号召力的四大天王之一。人气如此之高,一方面归功于他的精湛演技,到今年为止他已经获得了国内外大大小小不下十个影帝奖项,另一方面是因为他对待工作极其认真敬业又没什么天王架子,不管对谁都亲切随和。
  更可贵的是在全民娱乐的今天,许多人为了出名争相搏出位时,在娱乐版几乎找关于郑亦为的负面新闻。他孝敬父母,对朋友和后辈相当仗义,对粉丝更是爱护有加,除了烟瘾酒瘾重了点他几乎没什么不良嗜好,不爱泡吧、不爱过夜生活,更不会仗着自己魅力无限在圈内滥交女友。他还十分热衷于公益事业,据相关知**士透露,他每年的片酬有一半都捐赠到他自己创办的郑亦为基金会用于救助病弱孤儿。
  郑亦为,是国民眼中的优质实力加偶像派演员。
  
  娱乐圈从来不乏帅哥,郑亦为的长相其实并不算特别帅,曾经有一位不喜欢他的面相学家在电视节目中公然刻薄地预言说他虽然会一生富贵,但是他命中无子,注定孤独终老。
  此言论一出,舆论哗然,郑亦为的粉丝们都很愤怒,有些失去理智的甚至扬言,那位面相学家竟敢诅咒他们的陛下,罪不可赦,陛下宽宏大量不计较,他们不会放过他,他们会代替陛下用极刑惩治他!
  白至凌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马上让公关部在郑亦为的官网和各大粉丝后援网站发表声明,劝说大家理智点,不要做出辱没郑亦为形象的事。
  
  谁知,那位面相学家还是受到了不明人士的攻击,他脑袋上绑着绷带躺在医院里对着采访他的摄像头叫嚣,“郑亦为,你TM演戏演多了还真把自己当皇帝了?!国有国法,就算你是天王巨星,也没有教唆伤人的特权!我要告你,告得你身败名裂——”
  一时间,“影帝郑亦为教唆粉丝殴打面相学家,可能面临牢狱之灾”的新闻占据了各大娱乐媒体的头版头条。
  彼时郑亦为正在国外一座海岛拍摄一部外语片,白至凌为免影响他的心情,下令不许任何人跟他说这件事。直到电影杀青回国,他才知道国内这一场轩然□。
  
  在酒店里,翻看着助理小谧帮他收集齐的一大摞登有相关新闻的报刊杂志,郑亦为心情颇为复杂。
  半个月内,狗仔和记者们找不到他,便转而去围攻他身边的人,他的父母和好兄弟们每天受到骚扰,却没有人跟他抱怨过半句,让他在国外安心拍戏。
  然而,落井下石趁机黑他,或想要借这股东风炒作的人也不少,其中有声势不如他的二线明星,与他在同一部电影中合作过的影视新人,以及自称是他朋友的神秘人……
  
  “郑亦为他一直都很霸道,会做这种事也很正常啦,人家天王嘛,有什么不敢的……”
  “我不太清楚事实的真相是怎样,但是亦为哥是个很好的演员,就算他真的做了不好的事,他仍然是我尊敬的前辈……”
  “虽然我是亦为的朋友,但是我实在无法容忍他这样任性下去,以前在学校欺负弱小就算了,没想到他都二十八岁了竟然变本加厉起来!做人要有点起码的道德,他怎么可以因为自己是天皇巨星就仗势欺人!如果他不站出来承认错误,跟冯大师和公众道歉,我想我不会再跟这样无耻的人做朋友……”
  
  舆论两边倒,一边声嘶力竭要他道歉的,另一边全心全意支持他、相信他。
  其实郑亦为自己心里也没底,他的粉丝太多太杂了,他不确定会不会真的是其中一个一时冲动为他做了疯狂的事。
  红紫很快召开新闻发布会,向公众出示当初发布在官网和后援网站上的劝说声明证明公司和郑亦为的清白,郑亦为也出席发布会,郑重保证自己从未教唆、诱导粉丝做犯法的事。
  “会不会是你无意中暗示过,自己不记得了呢?”一位记者尖锐地问。
  郑亦为笑了笑,“说实话,我真的没有理由这么做,因为我并不觉得那位冯大师说的那些话冒犯了我……”
  在场媒体都有些愣,被诅咒断子绝孙诶,他怎么可能不介意?!
  
  “各位不必太惊讶,事实上,我二十岁时就决定了这辈子都不会要小孩,这一点我和我的父母沟通过,他们都很理解我,所以,我相信公众以及我的粉丝们也都能理解我个人的选择……”郑亦为坦然面对所有镜头,匆匆带过后,他话题一转,“另外,我想借这个机会跟我的粉丝们说,希望大家理性追星,不要因为一时意气做出一些不该做的事,如果你们因为伤害他人而受到法律制裁,你们的亲友会伤心失望,而我,也会非常难过,所以为了你们自己、你们的亲友,还有我,请做个理性的人……我相信大家一定能做到的,对吗?”
  
  那一场新闻发布会在很多个电视台现场直播,郑亦为直面问题的态度以及对粉丝们的诚挚规劝打动了很多质疑他的人,事后公司也做了不少工作,舆论渐渐转回郑亦为这边,大部分人都相信了他的人品。
  又过了几天,警方终于找出了攻击冯大师的真凶,那人根本不是郑亦为的粉丝,罪犯和他有夺妻之恨的私仇而已。
  真相大白后,冯大师名声大臭,再也没人请他看相、做访谈,洗刷了冤屈的郑亦为则受到粉丝们更坚定的拥护,原本对他没什么好感的人也对他转变了看法,各家媒体更是一改之前的猜测态度纷纷称颂他为人诚实坦率,形象健康正面。
  
  一场风波总算有惊无险地过去,经过这件事,郑亦为在为人处世方面变得更加成熟,看清了身边很多人,也再次看清了娱乐圈这个花花绿绿的世界。
  被人叫“郑天王”和“陛下”太久了,他差点忘记这个圈子的残酷性,他蓦然清醒,就算外表拥有再多璀璨光环,他也不过是个普通人。他不是真正的帝王,可以支配整个世界,相反的,他是踩在高跷上的人,稍有不慎被有心人一推就有可能万劫不复。
  他更加踏实地工作,谨慎做人,用一部部好电影堵住那些心怀恶意的人的嘴,回报那些默默支持着他的人。
  
  然而,教唆粉丝风波过去后,郑亦为在新闻发布会上说的那句“这辈子都不会要小孩”令他再次成为热议人物。
  两年过去了,到今天还有人拿这个问题做文章,各种揣测五花八门,有人怀疑他X无能或患有不育症的,有人怀疑他童年受到过什么创伤留下心理阴影所以极端厌恶小孩,更有人怀疑他是GAY……
  对于各种传言,郑亦为一律笑而不回应。
  在娱乐圈混了这么多年,他也是个人精了,再也不会像刚出道时那样较真,什么都跟媒体解释、争辩。只要不是太过分的负面新闻,随他们怎么写吧,权当为自己增加曝光率了。
  
  这两年,他一改爆红时养成的张扬狂傲作风,变得低调、内敛起来,他选择剧本比以往谨慎了很多,他再也不愿意为了钱拍烂片。他真心喜欢演戏这个工作,不想局限在“专业皇帝”这个套路上,想要拓宽戏路,寻求更大的角色突破。
  上半年他陪父母去欧洲度假庆祝他们结婚三十周年,除了接拍了两支广告,五个月来他都没有接其他工作,白至凌说公司已经为他甄选好一个非常好的剧本,等他回国马上开机。
  
  两年前帮郑亦为平定那场风波后,白至凌就正式接掌了红紫。作为公司总裁他日理万机,照理说郑亦为该交给其他经纪人带了,然而白至凌却坚持继续当他的专属经纪人,亲自为他打理演艺事业。除了看重郑亦为是红紫的一哥,另外也是因为两人长达十年的坚固友情。白至凌只比郑亦为大一岁,他们一起从默默无闻相互扶持成为今天娱乐圈的重量级人物,人们只看到他们外表的光鲜,其中的辛苦与汗水却只有他们两人自己知道。
  在事业上,郑亦为百分之百信任白至凌。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竟然无视自己的抗议,再一次为他接下皇帝的角色,而且是瞒着他先斩后奏。
  
  郑亦为父母都是在国外出生的,结婚后为了事业才移居国内,受到洋派父母的影响,他生性豁达爽朗,几乎很少发脾气,可是一旦动怒,那简直就是六亲不认。
  当着助理小谧和总裁特助姬云的面,郑亦为一点面子也不给白至凌留,把剧本摔到他脸上嚷道:“我不演,你爱演自己演去!”
  白至凌早料到他的反应,他脸色不变,看姬云一眼。
  姬云会意,拉着眨巴着眼想看好戏的小谧走出总裁办公室。
  
  “你知道你拒演的话,公司要赔付多少违约金吗?”白至凌转动着手里的写字笔,凉凉地问。
  郑亦为大爷样地歪坐在沙发上,双腿交叉在茶几上,脸色臭臭地点了一根烟,“是你瞒着我签约不仁在先,就别怪我不义了。”
  白至凌狞笑起来,“你就不怕我雪藏你?”
  “大不了老子跳槽呗。”郑亦为一脸不在乎地吐着烟圈。
  白至凌冷冷地提醒他,“你和公司的合约还有三年才到期。”
  郑亦为笑起来,“我相信以我的天王地位,一定会有不少公司争破头愿意为我出这笔违约金。”
  “……”白至凌气得牙痒痒,妈的,你能当上天王还不是老子花钱捧的,现在在老子面前得瑟个什么劲!
  
  看他脸色变了,郑亦为不想真伤了兄弟情谊,缓和表情认真地说:“大白,我是真的不演皇帝了,你就放过我吧,大不了下部电影的片酬我跟公司五五开,成不?”
  白至凌也认真起来,试图劝服他,“这个剧本真的写得很好,你看过后一定会改变主意的……”
  “剧本再好,我也不想演皇帝了!”郑亦为烦躁地掐灭烟头。
  白至凌默了几秒,叹口气道:“算了,你不想演就不演好了,勉强没幸福。”
  
  一向以阴险狡诈著称,不达目的地誓不罢休的大白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
  郑亦为可不信。
  “拒演的话,我要付出什么代价?”他有点忐忑不安地问,“下部电影不会让我七三开吧?”
  “不用。”白至凌微微一笑,“你自己去找你的老同学协商就好了。”
  “什么老同学?”郑亦为有种不好的预感。
  “陆任。”
  
  郑亦为惊愕地瞪大眼睛,指指被他扔到地上的剧本,“这个片子是他执导?”
  “嗯哼。”
  “那王八蛋不是到好莱坞发展去了吗?”
  “他去年获得了奥斯卡最佳导演提名,趁着人红现在又滚回来捞金了呗。”
  “……”
  郑亦为和陆任是同一届的,郑亦为念表演系,陆任是导演系,两个班有时会一起上公共课,陆任脾气暴躁,大一上学期和室友们大打出手,郑亦为宿舍有一个空床,他也不打招呼就自己搬了过来,不知怎么的郑亦为宿舍三人都和他很合得来,四个人在一个屋檐下还算和睦地度过了四年时光。
  毕业后,两位才貌平凡的室友都放弃了明星梦从商去了,进入娱乐圈的只有郑亦为和陆任。两人一个忙着演戏,一个忙着拍电影,很少见面。陆任不像郑亦为这样一帆风顺,刚开始当导演遇到了不少挫折,他自尊心很强,不想借郑亦为的名声炒作自己,下意识地和郑亦为拉开了距离,一直到他渐渐有了名气两人才恢复邦交。
  
  郑亦为很了解陆任,他是那种一旦决定做什么事,不管遇到什么困难死也要做成的人。而陆任也很了解他,知道他所有的软肋所在。
  所以,一听说导演是他,郑亦为就对拒演不抱什么希望了。
  “他跟你说什么了?”他垂头丧气地问白至凌。
  白至凌眨眨眼,幸灾乐祸地笑起来,“他说,你要是敢拒演的话,就把你大学时在宿舍打手枪的视频发到网上。”
  “啊啊啊啊,那个王八蛋,他什么时候还拍了那种东西啊——”
  
  在总裁办公室暴走狂吼了几分钟,郑亦为幽怨地看着白至凌问,“女主角是谁啊?”
  “啊,我看看,已经确定会出演的女演员有冷伊绫,陆嘉忻,易静,辰晓,还有蓝可林……不过她们都是女配角……”
  郑亦为十分惊讶,冷伊绫和陆嘉忻是现在圈内身价最高的两个当红女演员,她们竟然都不是女主角?
  “难道是哪位退隐的影后复出跟我搭戏?”他猜测道。
  白至凌摇头,“NONONO,跟你有大量对手戏的不是女演员,而是一位男演员……呃,这部电影故事情节比较复杂,里面既有后妃争斗,战争大戏,还有很大一部分的同性感情纠葛,你演的那位渝王渝修和敌对国溟王溟彻之间关系比较**,两人既是死敌、知己,又互相倾慕……”
  
  郑亦为嘴角抽搐,“本子是陆任自己写的吧?那个疯子果然够**!也就是说我不是唯一的男主角,还要在电影里和一个男人卿卿我我?!”
  “放心,只有一场清淡的亲吻戏而已,激烈的没有。”
  “听你这语气,你貌似很遗憾?”郑亦为恼怒地瞪着忍笑忍得辛苦的白至凌。
  白至凌连忙低下头假装认真在看剧本。
  “好了,现在告诉我,那个要跟我MOUTH TO MOUTH亲亲的可怜孩子是谁吧。”郑亦为一脸准备赴死的悲壮表情。
  “潜羽。”
  
  郑亦为拿手指掏了掏耳朵,“谁?你再说一遍。”
  白至凌抿嘴笑,“潜羽。”
  “那个潜羽?”郑亦为一脸不敢置信。
  “嗯哼。”
  “那个该死的二十岁就得了金麒麟影帝盖过老子风头,和老子、戈锐、还有曲放一起并列为四大天王,皮肤白得跟鬼一样,每天除了拍戏就只知道死宅,传说每天要洗二十次手、吃饭自带餐具、未经他同意不许人碰他一根指头,洁癖到令人发指……#!#%@的外星人潜羽?”
  “没错,就是他。”
  “靠啊——老子今年犯太岁是不是——”
  

作者有话要说:走过路过的童鞋们,请多多支持~谢谢O(∩_∩)O~


影帝潜羽

  事实上,另一位影帝潜羽也并不乐意出演陆任执导的《王》这部电影,原因无他,因为现在是他最厌恶的夏季。
  他是圈内出了名的宅男影帝,一年最多只拍两部电影,而且都只能是在他喜欢的春秋季节开拍,酷夏、严冬绝对不会工作,除非是有空调的室内广告。
  早期,他这样我行我素的工作方式被外界批得体无完肤,不少工作人员和媒体都指责他狂妄自大、爱耍大牌,因为这件事他一度人气暴跌,他自己却全无所谓。
  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娱乐圈的人,他演戏不过是因为喜欢这件工作。至于谁喜欢他,谁讨厌他,谁骂他,谁嫉妒他……
  都随便。
  他压根不在乎。
  
  这就是潜羽,散漫、龟毛、自我、不羁、狂傲、任性……
  他不仅是金麒麟奖最年轻的影帝,同时也是金麒麟奖设立三十以年来唯一一个连续三年蝉联影帝的男演员。
  前年他之所以没有夺得金麒麟影帝,并不是因为他演技输给了别人,而是因为他拍得那部电影《夜杀》过于血腥暴力,国内都不允许公映。而按照金麒麟奖的规则,未经公映的电影不能参展。他的影迷们十分失落,大家都相信他凭借在《夜杀》中黑暗杀手一角的惊艳表演一定能再度蝉联影帝。
  然而潜羽本人却不在乎。他只有在第一次获得影帝奖项时有点小激动,第二次开始他已经完全没感觉了。他是个对自己超有自信的人,他心里清楚自己的水平就够了,并不需要那些评委所谓的专业认同。
  
  他出道以来一共拍过十一部电影,表演风格各不相同,每次演出都能给人惊喜,十一部电影可谓部部经典,以至于他虽然除拍电影从不涉及其他诸如唱歌、电视、主持之类其他领域,仍被奉为了四大天王之一。
  他今年才二十五岁,星途一片坦荡。
  
  媒体都爱拿他和郑亦为作比较。
  两人都是一夜成名,迅速上位年纪轻轻成为影帝,两人四次竞争金麒麟影帝,连续三年郑亦为都以一票之差惜败,只有去年他凭借在《失魂者》扮演一个被爱人抛弃痛不欲生的男人,这才击败潜羽获得再度封帝。
  因为这次获奖,更加坚定郑亦为要转型、不再演皇帝的想法。
  可惜他扮演的皇帝太过深入人心了,人们已经习惯把他与霸气的皇帝画上等号。
  
  在众人眼中,潜羽则是优雅神秘的贵族。
  可是他从未在戏中扮演过身份尊贵的角色,他出演的多是一些身份普通的人:表面坚强实际上有自虐倾向的失明少年、由于压力过大总是碎碎念的办公室文员、不爱说话踏实干活的水泥地工人、杀人不眨眼却又十分喜爱小动物的杀手,一会儿哭一会儿笑一会儿表情呆滞的精神分裂者、迷茫无措的未婚父亲……
  他在电影中很少有华丽的扮相和煽情的台词,他只是用自己的理解将那些平凡人的平凡事巧妙地演绎出来而已。
  
  对于挑选剧本,他十分严苛,不是他亲自挑选的本子,绝对不会演出。
  曾经有制片人看重他的票房号召力开出天价片酬请他出演时尚偶像剧的校园王子和古装剧里风度翩翩的侠客,都被他一口回绝了,理由很简单,他不喜欢那些角色。
  制片人以为他在拿乔,只得咬牙又加了一成,潜羽被缠得很烦,耐心耗尽,臭着脸很不客气地甩出一句,“我不缺这点小钱。”
  一千万……
  这点小钱?!
  制片人以及在场其他人,包括潜羽的老板唐烈和经纪人Eric都傻眼了。
  
  后来经过某家报纸不懈地挖掘,终于查出潜羽的身家背景,他父亲浅海是国内著名的地产大亨,母亲叶子欣则是一位画家。
  什么?你都没听说过?
  那么,他外公叶启临的名字大家总该听说过了吧,要知道国内外那二百多家五星级启临连锁酒店都是他家的啊……
  浅海和叶子欣都是独生子女,作为两个家族唯一的继承人,潜羽的身家保守估计不下一百亿。一千万对他而言,确实是一点小钱。
  
  事情爆出来后,狗仔们疯了,每天跟在潜羽身后意图挖出一些更劲爆的身世秘闻,粉丝们疯了,越发崇拜和迷恋散发着王子般迷人风采的潜羽,许多女星也疯了,想尽办法想要钓上这只货真价实的金龟……
【影帝VS影帝—小谧】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