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羁绊—荧夜/lunarrabbits

时间: 2015-01-23 13:11:55 分类: 今日好文

【羁绊—荧夜/lunarrabbits】


  一、  
  
  「请问──纪珣呢?」
  人来人往的办公室内,一个年轻男子无视众人忙碌,径自抓了个人问道。
  「纪先生人在休息室里,如果你要找他拍戏或者拍广告,请先联络他的经纪人。」一个看似工作人员的女性随口答道。
  年轻男子闻言,转身走出办公室,往走廊另一头的休息室走去。
  休息室的门没有关紧,从门缝内可以看见里头的一切,但男子仍旧顾及礼貌地敲了敲门,将门内那人的视线吸引了过来。
  「小陈?你怎么来了?」
  休息室内,有一个男人正坐在沙发上,手里拿着零食正吃着。
  那是一个很奇异的场景,不管看了多少次,陈景予永远无法联想到,这个大口吃着零食毫不顾忌形象的男人居然是演艺圈中炙手可热的红人。
  尽管知道对方长相极佳,身材也合于一般大众喜好,可是他还是无法理解纪珣为什么能红到这种程度──现在的明星都非得要是这种长相相当于小白脸类型的男人吗?
  当然以上只是他个人的偏见,不管陈景予愿不愿意相信,对方正处于走红期间、而且也走红一段时间了,这是不争的事实。
  「纪先生,老板想要见你。」
  「想要见我打通电话不就好了?」纪珣不解,嘴里仍旧咬着洋芋片。
  「老板说你的手机打不通,所以派我来传话。」陈景予摇了摇头。
  根据过去几年的经验法则而言,纪珣的手机若是打不通,有七成机率是没电了本人也没发现,两成机率是忘了开机,剩下一成则是手机不见。
  「是吗?」纪珣毫无歉意地笑了笑,「…麻烦你帮我跟他说,晚上来我家。」
  「我知道了。」陈景予点了点头,「那么、我先告辞了。」
  纪珣目送着对方离去,半晌,放下了手中的零食袋,整个人躺倒在沙发上。
  今年才二十七岁的他,相对于一般男性,很有个人特色地留了一头几乎算是中长的黑发,尽管是长发却不显得厚重,更能衬托出那张广受女性欢迎的俊颜。
  说到纪珣那张脸,真的可以形容为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他的走红,是从几年前的一支欧洲名酒广告开始。
  当时身为新人模特儿的他接下这支广告,也没有多做什么,就是单纯地依照导演的要求,喝酒。他喝了一杯又一杯,直到酒量不错的他也半醉时,一瓶渣酿白兰地已经几乎见底。
  导演适时地利用了他的醉态,让摄影师捕捉住纪珣醉到几乎无意识而脸上却还带着笑容的那一霎那。
  等到开始宣传平面广告后,几乎每条街道上都可以看见纪珣身上披着一件白衬衫,连衣扣都只松松扣了几个,袒露出线条优美的锁骨及胸膛,一手随兴地抓着酒杯一端,半瞇着眼微笑、似醉非醉的慵懒神情。
  当时可谓盛况空前,不少张贴于街道上的平面广告离奇消失,而这支广告的询问度也高的让厂商方面的负责人笑得合不拢嘴。
  除了外貌吸引人,纪珣的演技也不可小看。
  在那支让他知名度大开的广告之后,他接演了一部校园电影,凭着暗恋女主角的懦弱高中生一角,拿下当年欧洲影展的新人奖。
  自此之后,他星途顺遂,绯闻虽多,却不曾传出任何负面消息。
  
  「小纪,今晚你没别的事吧?立新集团张常董想请你吃个饭,顺便讨论一下商品代言的合作事项。」
  躺在沙发上的纪珣抬眼,瞥了自己的经纪人一眼。
  「今晚我没空。」
  几近中年的女经纪人推了推眼镜,脸色已有几分不耐。
  「你要知道,张常董是你的赞助者,如果没有他,你现在还不知道能在哪个三流杂志上露面──」
  纪珣抿起唇,低声道:「我知道张常董对我的支持,但我今晚已经跟别人约好要见面了。」
  「是你那个只闻其声不见其人的大哥?」经纪人脸色一沉,口气也明显地发生了变化。
  「是又如何?」纪珣移开视线,瞪着矮桌上那包自己吃到一半的洋芋片。
  「你自己小心,个人隐私这方面我不会多管你,但要是出了事情,一切依照我们签下的合约处理。」
  经纪人冷冷地说道,接着转身走出休息室,顺手带上了门。
  被独自留在休息室内的纪珣露出淡淡苦笑,随即站起身,开始收拾自己的随身物品。
  
  
  他一直觉得很疑惑……经纪人是看他不顺眼吗?
  也许业界内,跟经纪人这么不合的,也只有他了。
  纪珣对于自己的隐私向来很注重,有些事情绝对守口如瓶,特别是在交友方面,大概也是因为如此,经纪人深觉自己不被信任,所以两人才无法坦然地相处。
  对于自己保留部份隐私的作法,纪珣并不觉得不妥。
  ──换个说法,他不敢让自己的朋友暴露在媒体之前。
  现今演艺圈狗仔队猖獗,大多数媒体视八卦为卖点,哪个娱乐记者不是拼命挖大明星的内幕八卦?无论是披露秘辛或者是彻夜跟拍,为了收视率及阅读率,狗仔队彷佛什么都做得出来。
  纵使纪珣是明星,但同时也是个普通人,当然也会害怕自己的祖宗八代生活交友都被摊在阳光下任大众检视批评。
  更何况,他并不愿意因为记者的跟拍而失去自己所珍视的东西,所以适度的保密其实是必要的。
  
  熟练地甩开了跟车的媒体,纪珣将车子停入地下停车场,搭乘电梯回到自己居住的楼层。
  开了门后,屋内如他预料的一片黑暗,毫无动静。
  「……还没来啊。」
  一边这么喃喃叹着,他开了灯,走进厨房,试图从冰箱里翻找出能吃的东西。
  离开台湾两个月,直到昨日才回国,冰箱里所存的粮食早已所剩无几。纪珣从冰库中找到一盒冰淇淋,回到客厅打算边看电视边吃时,耳边却传来了大门被打开复而关上的声响。
  「……珣?」
  成熟的男性嗓音轻唤着,纪珣踱到玄关,嘴里含着香草冰淇淋,脸上露出了笑容。
  「好久不见,哥。」
  「出国两个月,你又瘦了?」
  男人的语气是肯定的,尽管表情一如以往淡冷,但纪珣知道这是对方不着痕迹的关心。
  「瘦了一点而已,外国食物不合我胃口。」
  男人无奈地望他一眼:「吃过饭没?」
  纪珣摇了摇头。
  「我煮给你吃吧?」男人朝他晃了晃手上印着生鲜超市标志的塑料袋,显然已事先预料到可能要下厨的景况。
  纪珣则对男人体贴的提议报以一个浅笑。
  
  
  如果必须以文字形容陆毅擎这个人,纪珣会说:「就像冰块一样,外表很冷漠,但随着时间过去,冰块溶成清水,才能尝到那水一般淡淡的温柔。」
  自从认识陆毅擎这二十几年以来,纪珣一直都深受这个哥哥的照顾。尽管对方年长他五岁,却出乎意料地跟怕生的他相处得很好……也许是因为陆毅擎自觉地将他当成一个需要照料的弟弟,纪珣并不讨厌这种被宠着的感觉。
  他们两人的父母一直都是好友,纪珣国小时,双亲因为一次意外而双双逝世,失去依傍的他被父母的好友、也就是陆毅擎的父母收养,成为陆家的第二个儿子。
  陆毅擎的双亲对纪珣照顾得无微不至,而纪珣跟陆毅擎尤其亲近,纵使差了五岁,在日常相处上却不曾出现摩擦。
  而陆毅擎的性格一向是冷漠的,只有在面对挚爱的家人时,才会显露出自己隐藏得很好的温情。
  直到现在,陆毅擎还记得纪珣刚被他们家收养时的模样。
  正值尚未发育的年纪,矮矮的个头、白皙的皮肤、细致的五官……以男性来说算是很可爱的类型。也许是因为失去了父母,那时的纪珣总是眼眶红红的,连神情也是怯怯的,似乎对他抱持着某种不知所以然的畏怯。
  陆毅擎一开始对这个被父母收养的孩子其实是不以为然的,总觉得那个孩子太过软弱,似乎连跌倒之后自己站起的能力也没有。他不否认自己觉得纪珣很可爱,但也就只是可爱。
  有一日他撞见纪珣躲在房间里偷哭,把唇都咬红了却都还不愿意哭出声音的倔强模样,才知道这个孩子不如他想象中软弱。
  小时候,怕生的纪珣在他面前从来是不说话的。
  直到那一次,他瞧见他哭得凄惨的模样,才第一次想要好好听这孩子说话。
  
  
  「哥、你最近很忙吗?」
  纪珣一边咬着涂抹了蒜泥奶油的法国面包一边问道。
  「还好……怎么了?」
  陆毅擎一边削着马铃薯的皮,一边抽空将切好的蔬菜扔入逐渐沸腾的浓汤里。
  自从纪珣几年前自立搬出来一个人住之后,陆毅擎见到对方因工作而憔悴的模样,担心对方营养不均而开始学着做菜。
  尽管没有任何基础,但令人意外地,他在这方面很有天份。只要看着食谱料理,就几乎不会出现失误,这也许跟本人认真的性格也息息相关。
  「哥……我想出国玩一趟,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纪珣舔了舔手指上的面包屑,微微弯起唇角。
  「出国?你不带女朋友去吗?」
  「我现在是单身啊。」纪珣无辜地望了他一眼。
  陆毅擎几不可见地一怔,手上将火腿切成碎块的动作却没停下。
  凭着那张令人难以挑剔的相貌,纪珣在女性间向来是无往不利。时至今日,陆毅擎面对逐渐知道要怎么与人交往的纪珣,还是有些怀念当年那个连话都不知道怎么说的孩子。
  「……你跟Maggie分了?」
  「Maggie是前前任了,我前一任女友叫Rebecca……」纪珣失笑。
  陆毅擎沉默着,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尽管知道对方换女人如换衣服的速度,但是知道归知道,他毕竟还是无法让自己内心有这种认知。在他心里,纪珣不是那个私底下花心浪荡的大明星,而只是他的弟弟。
  「…最近有点忙,大概没时间陪你去。」他将盛装好的蔬菜浓汤连同汤匙放到纪珣面前,转身又走回开放式厨房内。
  「真可惜。」纪珣的语气难掩失望。「…本来想去欧洲观光的、这个季节应该开始下雪了……」
  陆毅擎将调理好的马铃薯炖肉、海鲜煎饼及西泽色拉端上桌,在纪珣对面坐下。
  「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像是深感不平,纪珣用叉子用力地插起一片生菜,弄得盘子发出一声闷响。
  「可是我想跟哥一起去。好不容易电影杀青了,还以为可以好好放松出去玩……」
  「我不去,找别人也一样可以去。」陆毅擎咬着坚硬的法国面包,无所谓地一哂。
  「不一样啦。」纪珣摇头,一脸莫可奈何之色。
  「哪里不一样?」
  「跟别人出去哪有办法放松?尤其是女人,还要花力气哄……」纪珣扁着嘴,连视线也有些别扭地移开。
  只有在这种时候,陆毅擎才能真正体认到对方出众的外貌拥有多大的力量。尽管颦着眉,那张俊秀精致的面容还是很好看;纵使身为男人而留了一头长发,却从来都不显得女气,反而与中古世纪蓄着长发的欧洲贵族有几分相似。
  陆毅擎犹豫了一会,伸出手拍了拍对方的头颅。
  「……哥。」纪珣的声音里有些许不满。
  「等过一阵子,有空了就陪你去,嗯?」
  陆毅擎边做出保证,边轻抚着那头柔细的发丝。
  记忆里,纪珣的头发向来如小时候一般细软滑顺,前一阵子甚至还曾被美发产品相关厂商看中而拍了一支广告。在那支广告中,纪珣柔顺的长发让路过的美女也极端心动。陆毅擎并不怀疑广告成真的可能性,毕竟这样柔软滑顺的头发,连女性之中也是少有。
  「哥、你又把我当成小孩子哄了吧?」纪珣闷闷地道。
  「没有。」陆毅擎沉沉的声音里多了一丝笑意。
  尽管心里还有几分不满,然而纪珣蹙着的眉却已逐渐放松。
  
  
  纪珣的五官比起一般男性要柔和了一些,眉形很清秀,狭长的眼有些柔媚,挺直的鼻梁与薄薄的唇则增添了几分斯文气息。这种俊秀细致的外貌比起一般阳刚的男性,还要更受到时下女性的爱好。
  也正因为他的相貌,找他的代言的商品多半是比较中性的产品,纪珣对此不是不介意,但也别无他法。
  比起他自己,陆毅擎的长相才是他所一心向往的。
  男性气概很足够的浓眉,挺拔的鼻梁与厚薄适中的唇瓣,还有那双乌黑的眼瞳,微微垂着眼时,那种隐隐含着几分淡漠的视线的确很让女性心动。
  然而想了也只是空想,他毕竟不是陆毅擎。
  「小纪,你怎么了?」
  经纪人的声音从背后传来。
  纪珣没有转过头,只是从镜子内望着经纪人,而任由化妆师继续为他补妆。
  「什么怎么了?我没事啊。」
  「少装傻,你今天一直无法进入状况,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经纪人气急败坏地说道。
  ……的确,比起往常的顺遂,今天的他就像吃错药似地,一直无法投入导演所要求的情境之中。
  纪珣不是不知道自己的问题出在哪里。
  也许只是倦怠期到了,对于每天面对着媒体镁光灯还有狗仔队的生活,多少有几分厌倦了。
  「……等手上的工作做完,我想放个长假。」他语出惊人地说道。
  「现在已经洽谈好的工作足够你做到明年。」经纪人冷冷地道。
  「那就推掉、我不在乎赚不了钱。」纪珣坚持地道。
  「那好,你要放几天假?十天、还是半个月?」
  「一年。」
  「──不可能。」经纪人摘下眼镜,揉了揉眼。「…要我说几次,你的行程表已经满了,工作不可能推掉,最多只能推迟。」
  「那就半个月。今天这个广告拍完,让我休息半个月。」
  纪珣知道对方说的是认真的,只得妥协。
  经纪人点了点头,声音中彷佛不带着任何感情。
  「工作我可以帮你延期,但是这件事请你自己去跟总经理说。」
  纪珣闭起眼,没有回应。
  
  
  「老板。」
  「你找我有事?」男人转过身,朝他笑了笑。
  以将近四十岁的年龄而言,对方无疑是保养得非常好。外表看起来大约在三十出头,衣着与发型都与自身气质搭配,一点也不显老态。
  纪珣隐约听说过传言,这个男人年轻时曾在百老汇发展,当时是颇有些声名的年轻舞台剧演员,只可惜时运不济,并未声名大噪,最终还是回到故乡,凭着一些赞助者的帮助,自己开了家经纪公司维系生活。
  「是……我想赵小姐应该跟你提过,我想休息一段时间。」纪珣有些忐忑不安。
  「半个月是吗?」
  他望着男人思索的模样,有些紧张起来。
  「老板、我这次是认真的。」纪珣补了一句。
  男人若有所思地望了他一眼,说道:「纪珣,你应该知道将工作推迟让赵小姐跟合作厂商都很为难吧?」
  「我知道。」
  纪珣吞了口口水。
  不知为何,面对老板时,总是叫他特别紧张。并不是说这个人可怕,而是这个人说话举止之间,带着一种让其它人难以捉摸的氛围。
  他忽然想起前一阵子听过的流言。
  ……听说年近四十还未曾婚配的老板,是个不折不扣的同性恋……
  现在想起来,也的确不曾听说过老板跟哪个女性过从甚密,或者是有交往的对象……
  「──既然知道,等你放假结束,要记得认真工作。不要让赵小姐的苦心白费,知道吗?」男人笑着说道。
  纪珣点了点头,总算放下心来。
  并非对同性恋感到畏惧,而是在业界内,同类型的事情可说是层出不穷,年轻新人为了争取更多机会而与制作人、导演甚至握有影响力的经纪公司高层上床的内幕纪珣是时有耳闻。
  无论性别,美丽的东西总是吸引众人的目光与**。
  跨入演艺圈的第一要件,便是美丽。而要在这个圈子中走红,所需要的,不仅仅是美丽,更多的是机缘。
  纪珣还记得自己刚成为新人男模时,曾得到为国内某知名男性服装设计师走秀的机会。
  当时的他还不懂这个圈子的丑恶,一直以为对方若有似无的碰触只是善意的体现,直到走秀结束那夜,庆功宴上所有人都喝了个烂醉,那名设计师趁着醉意抚摸他的下体时,纪珣才弄懂了一切。
  他委婉地拒绝对方的碰触,换来的却是对方毫不留情的谩骂,骂他自以为是、要不是看上了他的身体这场秀哪轮得到他走云云……当时还年轻的纪珣望着对方上了年纪醉红的脸面,除了脑海里震惊得一片空白,连耳里也嗡嗡作响。
  从那之后,他更谨慎地面对其他人。宁可要不熟的人认定他冷漠怕生,也不愿意让别有所图的人对他上下其手。
  「对了。」
  「什么事?」纪珣回头问道。
  「记住,以你的身份名气而言,随时都有人注意着你,休息这段日子,我可不想见到你出了什么负面消息而上报。」男人慎重地说道。
  纪珣一怔,点了点头,随即推门离去。
  走到距离经纪公司大门口不远处时,他一如以往地从包包内拿出墨镜与鸭舌帽戴上,遮去自己引人注目的面貌。
  距离十数公尺的门外一如他所料,不知何时已聚集了一部份得到消息的媒体记者,等着采访自这道大门走出的他。
  纪珣压低帽沿,叹了口气,转身往公司后门的方向走去。幸而门外媒体并未发现这个衣着简单的男性便是纪珣,仍旧守在门口处试图守株待兔。
  在离公司数分钟路程处找到自己的车后,纪珣上了车,往与自己寓所相反的方向开去。


  二、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这种行为的,陆毅擎已经没有印象了。
  因为不讨厌男性的躯体,而且也有人主动投怀送抱,所以他偶尔也会跟同性上床,解决自身的生理**。
  而此时,正是这种情况的体现。
  染了一头金棕色短发的年轻男性伏在他胯间,灵巧的舌尖与唇瓣取悦着他逐渐被挑逗起来的**。陆毅擎低喘了声,伸手按住对方的后脑。
  「够了。」
  对方抬起脸,舔了舔湿润的唇,低哑的嗓音问道:「陆先生,就在这里吗?」
  「有何不可。」
  陆毅擎并不介意在客厅里作这种事,尽管这栋宅子是他们一家人所共居,然而父母几年前已移民至加拿大,唯一的弟弟纪珣也已离家自立,这里只剩下他一人,事实上的确无须顾忌。
  金发青年笑了笑,随即起身跨坐在他的大腿上,伸手开始解着自己身上整齐的衬衫与领带。
  陆毅擎在某次会议中认识这名青年,据闻对方是近年来业界最引人注目的广告天才,因此才有了合作的机会。一开始陆毅擎对于对方的年轻感到讶异,但是对方卓越的能力的确无可挑剔。
  在那次双方都极为满意的合作之后,陆毅擎没料到,对方私底下找上了他。
  彼此都心知肚明,这种关系仅限于肉体,并不牵涉感情,所以在陆毅擎的默许之下,偶一为之的性关系也逐渐成为常态。
  
  「嗯……陆……嗯啊……」
  陆毅擎吻了吻对方发硬的乳尖,随意地一吮,换来了对方一声颤抖的喘吟。
  「陆先生……那里、不要……」青年瞇起眼,眼角湿透而发红。
  陆毅擎没有响应,只是挪开唇,沿着肋骨处吻着,手则圈握住对方的性器,一边搓揉一边持续着缓慢的挺入。
  青年吞含着他的地方不断挛缩着、颤抖着,像是承受不了太多的冲击。
  他没打算在这之上耗费太多时间,因此也没折腾对方太久,便在几个特别用力的顶入后,隔着一层保险套在对方体内释放。
  青年则低哼了一声,绷紧身体,也在他手里释放出来。
  待送走了理好门面的对方,陆毅擎在沙发上坐下。尽管情事已过了一段时间,连衣物也穿回身上,但客厅内仍旧隐约弥漫着性事过后特有的味道。
  陆毅擎微微皱眉,拿起遥控器开了空调,却听见未上锁的大门被打开的声音。
  他没有回头,仅是随意问道:「东西忘了拿吗?」
  不料背后却一片静悄悄的,没有人回答他的问句。
  陆毅擎察觉有异,一回头,却望见神色呆然的纪珣怔怔地站在玄关处。
  「……哥?」
  过了许久,才听见对方试探似地叫了一声。
  「……怎么突然来了……珣。」
  陆毅擎叹息似的声音响起,在那一瞬间,纪珣突兀地转过身,僵直了身体,陷入了不知该前进抑或后退的窘境。
  
  不是不懂,飘散在空气的气息名为情欲。
  而且,这还是纪珣第一次见到陆毅擎这副模样。
  平常总是穿得齐整的衬衫只松松扣了几个扣子,连衬衫下襬都不似往常扎入西裤内而垂落于外。未扣拢的衣料间,隐约可以见到线条明显的锁骨及腹部。
【羁绊—荧夜/lunarrabbits】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