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坐困愁城—苔香帘净

时间: 2015-01-03 22:10:20 分类: 今日好文

【坐困愁城—苔香帘净】

好想分手……

想得都快疯了。

早上起来,盯着他站在镜子前的背影发呆。和他在一起已经有七年,再深的感情也抵不过时间。更何况他本来就不爱我。

所以快一点提出分手吧!快一点甩了我吧!七年的时间已经够长了,你还没有腻了我吗?

不知道是不是我不小心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他忽然转过头看向我。

漆黑的眼睛盯得我心里发怵,手心冒汗。

“你昨天晚上说梦话了。”他开口。

“哦……”我松了一口气,漫不经心地问他:“我说什么了?”

“你说,好想快一点分手。你一直在喊着分手分手。”他盯着我。

我心虚地转开视线,干笑了一下:“你听错了吧……”

“是吗?”他冷笑一下,转回头,眼睛仍旧从镜子里牢牢地盯着我。

我拿起公文包,转身落荒而逃。

☆、七年之痒

  好想分手……
  
  想得都快疯了。
  
  早上起来,盯着他站在镜子前的背影发呆。和他在一起已经有七年,再深的感情也抵不过时间。更何况他本来就不爱我。
  
  所以快一点提出分手吧!快一点甩了我吧!七年的时间已经够长了,你还没有腻了我吗?
  
  不知道是不是我不小心把心中所想说了出来,他忽然转过头看向我。
  
  漆黑的眼睛盯得我心里发怵,手心冒汗。
  
  “你昨天晚上说梦话了。”他开口。
  
  “哦……”我松了一口气,漫不经心地问他:“我说什么了?”
  
  “你说,好想快一点分手。你一直在喊着分手分手。”他盯着我。
  
  我心虚地转开视线,干笑了一下:“你听错了吧……”
  
  “是吗?”他冷笑一下,转回头,眼睛仍旧从镜子里牢牢地盯着我。
  
  我拿起公文包,转身落荒而逃。
  
  “我每天都在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我淡淡地开口。
  
  Zark一脸费解地看着我:“你不就是想和他分手吗?那你就和他说清楚好啦。反正他也不喜欢你,一定会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的。老实说,他居然和你在一起过了七年,真是个奇迹。”
  
  “你不懂。”我有些恼火地看着Zark。什么叫他居然和我在一起过了七年真是个奇迹?说得好像我很不上档次一样。虽然他是数一数二的美人,但是我也不赖啊!
  
  好吧好吧我承认,我比他还是要差了那么一点点。
  
  “我不懂?你才让人搞不懂!当年为了追他要死要活的,现在又这个鬼样子。”
  
  当年为了追他要死要活的?我皱起眉头想了想,隐约想起一点以前的事情,好像,那时候的确很疯狂,像中了毒一样……
  
  我咂咂嘴,告诉Zark:“我是不能主动提出分手的,对于他那么骄傲的人来说,就算是被自己不喜欢的人甩也是一种耻辱。所以我只能盼望着他先开口了。”
  
  Zark撇撇嘴:“你为什么一定要和他分手呢?就算过了七年,他也没有老啊?为什么你却腻了呢?”
  
  我忽然有了想要恶作剧的念头。我微微一笑,盯着Zark的眼睛,用低沉的音调缓缓开口:“因为我有了别的喜欢的人啊。Zark,别给我装傻,难道你一直没有发现吗?”
  
  Zark瞪大眼睛看着我,脸色发白,喉结滚动了一下。对于他的反应,我非常不满。难道被我喜欢是一件很丢人的事吗?
  
  我呸了一声,瞪着他:“你真信啦?”
  
  Zark这才恢复过来,大口地喘了喘气,一脸劫后余生的模样。
  
  我更加恼火了。
  
  很晚才回家。
  
  用钥匙打开门,接着轻手轻脚地走进去。这个时候他应该在睡觉,如果被我吵醒的话一定会大发雷霆的。小心地穿好鞋子走到客厅,却发现电视开着,电视的光影下,沙发上有什么团成一团坐在那里。
  
  “呃……还没睡啊?”我停下动作看着他。
  
  他嗯了一声,问我:“为什么这么晚回来?”
  
  “……加班。”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他撒了谎。
  
  他没有再追问,而是开口道:“快去洗澡吧,干净的衣服就放在浴室外面。”
  
  我哦了一声,转身进了浴室。
  
  很快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服出来。客厅里的电视已经关了,他也不在,应该是进了卧室。
  
  我走进卧室,掀开被子躺了下去。黑暗中,他的手摸了过来。胸口上传来冰凉凉的感觉。我还没来得及躲开,他就靠了上来,温热的嘴唇落在我脸上。
  
  我不安地动了一下,推开他。
  
  他措不及防被我推开,跌倒在枕头里。就算一片黑暗,我也能感觉到他的眼睛正凝视着我。
  我有些尴尬地转了个身,不去看他,闷闷地说道:“我有些累了。”
  
  他不和我说话了。
  
作者有话要说:新文~一路追杀写得好累,写个短篇调剂一下心情。


☆、快分手吧!

  从晚上开始,一直到第二天早上起床,他都拿我当空气,直接无视掉我,我做的早餐也没有吃,很早就拿了公文包去上班。
  
  那样拒绝他,他会生气是当然的。他那么骄傲的人,恐怕被人拒绝还是第一次。
  
  如果觉得被我侮辱了,那就快点和我分手吧!
  
  如果觉得自尊被我践踏了,那就快点提出分手吧!我一定会毫不犹豫,绝对不拖泥带水地答应的!
  
  绝对不会像上一次一样,哭着喊着求你的。
  
  他上一次和我提出分手,应该是四年前。或者是五年前吧,我记不清了。那个时候,我贱兮兮地求着他留下来,甚至他把红酒瓶子砸在我头上,砸得我满脸是血,我都没有在意。
  
  真是的,早知到现在会这么想和他分了,那个时候就不应该求他。
  
  结果现在又拖泥带水的麻烦。
  
  讨厌讨厌讨厌。
  
  我带着满腹怨气去上班,更让我气愤的是,项目经理那个老女人又来找我的茬。
  
  “小顾,报表你怎么还没有交上来?”
  
  “……忘了,放在家里了。”
  
  “忘了?”老女人一挑眉毛,面色凶狠地瞪着我。
  
  啊呸!忘了不就是忘了,瞪我有什么用?
  
  家里的气压越来越低。
  
  他不和我说话,却总是从我面前走来走去,好像在期盼着我开口服软,向他道歉一样。
  
  我常常是拿起报纸遮住脸,无视他。
  
  干嘛要向你服软道歉啊,又不是我的错。在床上拒绝了你又怎么样,你又不是没有这样对待过我。切,你以为我还像以前那样喜欢你,爱着你吗,傻瓜大笨蛋,我现在就期盼着你受不了和我分手呢!
  
  我继续看我的报纸。
  
  他从沙发边走过,故意蹭着我的腿。
  
  这是一种暗示的信号。表示他已经没有那么生气了,只要我主动开口,他就一定会原谅我的。
  和他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我对他已经无比了解。
  
  刚和他认识的时候,就知道他是一个性格骄傲,喜怒无常的人。性格就像六月的天气一样多变。他发火的时候,我总是小心翼翼不敢出声,怕火上浇油。
  
  他消气之后,就会装作不经意地碰我一下,等我主动开口和他说话,然后顺理成章,水到渠成地和我和解。
  
  有时候明明是他自己不对,冲我发脾气,却又拉不下脸来和我道歉说话,就会这样碰一碰我,等我主动开口。
  
  以前每次在吵架过后,捕捉到这种信号的我总是会迫不及待地主动开口,但是现在的我已经不再是以前的我了。
  
  真是搞笑,难道以为我还会像以前那样,你招招手就哈巴狗一般地跑过去吗?
  
  我收回我的腿,没有理他。
  
  他看起来更加焦躁了,从我面前走过,进了洗手间,然后没有多久就又出来,蹭着我的膝盖走到阳台上去。
  
  我忽然有了一种恶劣的,想要试探他底限的心情。我想看看就这么一直不理他,他到底会不会放下自尊骄傲,向我低头。
  
  我真是一个恶劣的人。
  
  不过这种想法还是没能成功。他在阳台上接了一个电话,然后就走进来和我说:“程燃下个星期六结婚,叫我们一起去喝喜酒。”
  
  这样我不得不开口了。
  
  和他商量送红包,该送多少的事。
  
  程燃是他的朋友。照理说我没有必要去,但是请帖上又写着我的名字。
  
  结婚那天居然也看到了zark,我笑着跟他打招呼:“咦,你怎么也来了?”
  
  据我所知,程燃应该不认识zark才对啊。
  
  Zark一脸莫名其妙的表情:“我怎么不能来啊,我们毕竟是高中同学。”
  
  我哦了一声,原来他们是高中同学,我一直都不知道。
  
  “我和程燃一直都有联系啊,倒是你,程燃说这么多年你都没联系过他,上次见到他,就跟不认识一样,你是不是……还在生程燃的气啊?”
  
  他的脸上居然露出了一丝期待和紧张的神色。
  
  “生他的气?”我有些莫名其妙:“我和他……很熟吗?”
  
  Zark看着我,似乎觉得我是在开玩笑,但是过了片刻,他脸色严肃起来,问道:“青君,你怎么了……”
  
  我忽然想到什么,喉头发紧,有些不知所措。
  
  这时候他站在厅堂另一边叫我,我连忙对Zark道:“他叫我,我先过去了。”
  
  不等zark应我,我就转身,迫不及待地离开。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


☆、我忘了谁

  
  他站在另一头,有些不高兴地看了zark一眼,对我开口道:“干嘛和他聊得那么热乎,不是和你说了离他远一点吗?”
  
  我支吾一声,实在想不起来他什么时候交代过我要离zark远一点。看看他的脸色,我开口道:“你脸好红,又喝多了吗?”
  
  他抚了抚额头,道:“没有,只是有些头晕。”
  
  我不由自主地扶住他,开口道:“婚礼都办得差不多了,我们先回家吧。”
  
  他点点头,很乖顺地挨近我。
  
  我找到新郎官,对他开口道:“他喝多了,有些不舒服,我们先回家了。”
  
  程燃看看他,的确面色不好看,于是点了点头,一路将我们送到门口。
  
  我要扶着人离开时,程燃又开口道:“青君,谢谢你愿意来参加我的婚礼。”
  
  我不明所以,不知道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当初都是我不对,拆散了你们,没有想到你还愿意原谅我。看到你现在过得不错,我也心安了。”程燃冲我笑道。
  
  我在心里大靠一声,实在有些云里雾里,不知道程燃到底在说什么。不过想起在zark那里险些露馅,我还是觉得保持沉默比较保险。
  
  程燃帮我扶着人上了计程车。
  
  我坐在车上,看着窗外想心事,不知道程燃说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拆散了我们。他拆散了我和谁啊?
  
  我一点都想不起来了。
  
  身边一直醉醺醺的人动了动,迷迷糊糊地靠过来,抱住我的肩膀,很安心地把脸贴在我的颈窝。
  我看了一眼他迷糊惺忪的脸,还是没能忍心把他推开。
  
  他在屋里睡觉。
  
  我轻手轻脚走到屋外,找到放杂物的箱子,从一大堆旧东西里找出高中毕业的合影。
  
  居然真的在上面看到了程燃。
  
  我和他们两个居然是高中同学……我抚了抚额头。
  
  原来我已经健忘到这个程度了吗。
  
  我一直以为我是近几年认识的zark。
  
  我仔细看着合影。
  
  照片上的我年轻又稚嫩,圆溜溜的眼睛看着镜头,一脸傻兮兮的二货样子。旁边一个秀气白皙的男生亲昵地揽着我的肩膀。侧着脸在我耳边说着什么,没有看镜头。
  
  不知道这家伙是谁。照片背面也没有名字。
  
  而且我对他一点印象都没有。
  
  我琢磨了一下,又看了看其他人,在后排找到了程燃。
  
  居然真的是我高中同学啊。
  
  有没有搞错。
  
  他从房间里面走出来,晕晕乎乎的样子,脸蛋都还是红的,带着酒后的色彩。
  
  他看了我半天,摸了摸头,开口问道:“你在找什么?脸怎么这么白?”
  
  我干干地开口道:“……没什么。”
  
  他蹲□,湿润明亮的眼睛看着我,露出像孩子一样天真不解的神色,很明显他还有些醉,神智不太清醒。
  
  他伸出手,摸摸我的脸,开口道:“青君,你怎么哭了……”
  
  我喉咙哽咽说不出话来,拉下他的手,却没有勇气放开。
  
  我看了一眼手表,匆忙赶到餐厅里。
  
  程燃已经坐在那里等我了。
  
  我擦了一把汗,坐在他对面,开口道:“抱歉,来晚了。”
  
  程燃笑了一下,将纸巾递给我:“我还以为你忘记了呢。”
  
  ……我是差点忘记了。
  
  我接过程燃的纸巾,没有说话。
  
  程燃有些局促地看着我,开口道:“青君,这么多年,这是你头一次主动约我出来。”
  
  我嗯了一声,不知道该说什么。我想知道当初他拆散了我和谁,但是头脑中一片空白,一点记忆都没有。
  
  他见我不说话,只好尴尬地笑一下,开口道:“你不生我的气了吧?”
  
  我挑起眉毛,开口道:“你觉得我应该继续生你的气吗?”
  
  他低下头,苦笑了一下:“当初的确是我对不起你,害得你们最后那个样子。我明明知道你们是一对,还去招惹他。”
  
  我哦了一声,想了想,开口:“也不能全都怪你,你能招惹上他,说明他也意志不坚定啊。”
  
  听他这话,好像是我的恋人被他勾搭走了。这种被人随随便便就勾搭走的家伙,我忘掉也好。
  
  程燃看着我:“他这些年,也很痛苦啊。一直都是孤家寡人一个……”
  
  活该!谁让他渣我!
  
  不过这家伙到底是谁呢?
  
  我下意识地想起了毕业合照上那个和我很亲密的男孩。
  
  可惜只能看到半张脸啊……
  
  真是惆怅。我对着照片叹了一口气。从这半张脸上,我只能推断出这个男生长得不错,但是到底什么样子,真的不清楚。
  
  我拿着照片,来到单位附近的照相馆。
  
  “老板,照片上的这个人,能不能用技术把他的头扭过来?”
  
  老板一脸看二货的神情:“把他的头扭下来会更容易一点。”
  ……
  我拿着照片悲愤地走出照相馆的门,没多久就听见有人叫我:“顾青君?”
  
  回过头去,看到的是一张陌生的脸。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


☆、争吵

  “啊,青君,真的是你!”他快步走上来,身后还跟着一位年轻的女孩子。
  
  “……好久不见……”我干巴巴地打招呼,脑海中生锈的齿轮咔咔转动,搜索着关于这个人的记忆。
  
  “早就听说你在B市,但是一直不知道你在哪儿工作,毕了业居然就不和我们联系了,你真是!”他笑骂着捶了捶我肩膀。
  
  我茫然地看着他,我靠,这一位不会也是什么高中同学吧?
  
  不过高中毕业照上好像没有他。那是大学的?
  
  他兀自兴高采烈地向我介绍:“这个是我未婚妻,今天来和她拍婚纱照的。”
  
  我看向他身后的女孩,点点头道:“你好。”
  
  不过这个家伙到底是谁啊?真是莫名其妙。
  
  他又开口道:“对了,青君,你还没成家?”
  
  我摇摇头。
  
  “唔,那时候你被周学长追得那么惨,我们大家都以为你从那以后对女人无感了呢……哈哈哈!”他大笑起来,很欢脱地跟我开玩笑:“你不会真的对女人无感了吧?”
  
  什么时候又来了一个周学长?
  
  原来我是万人迷么?
  
  他要走了我的电话号码之后总算肯放行。我晕晕乎乎地往回走,一边想着就这样把电话号码给陌生人真的没问题?
  
  很晚才回到家,我推开门小声地走进去,发现他居然又坐在沙发上等我。
  
  “怎么又这么晚,今天又加班吗?”他转过头,脸色很不好看。
  
  我支吾了一声,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
  
  “你身上什么味道?”他迈开长腿大步走过来,抓过我的衣领用力闻了闻。
  
  “没什么味道啊……”我有些心虚地看着他。
  
  “你去哪儿了?一股这种味道!”他挑起眉,严厉地看着我。容颜虽然仍旧风平浪静,但还是让我察觉到了危机感。
  
  “我,我去哪儿关你什么事啊?要你管。”我小声嘀咕。
  
  “怎么不关我的事?!”
  
  我哆嗦了一下,推开他,很没底气地提高声音:“我很累了,我要洗澡。”
  
  “混蛋!”他从身后用力地抓住我的手臂:“今天不给我解释清楚你别想睡觉!”
  
  我被他抓得一个踉跄,险些摔倒在地上。
  
  “你发什么神经!”我恼火地看着他。
  
  “顾青君,这话应该我来问你!”他一脸愤怒地看着我,似乎终于忍受不了,要全部发泄出来的样子:“你这个混蛋!外面有人了是吗?!”
  
  “谁,谁外面有人了!”
  
  “梦话里说要和我分手,早出晚归,对我爱理不理,身上这种奇怪的味道!你以为我是傻瓜是瞎子吗?”你气得脸都扭曲了。
  
  “你和zark那个不要脸的好上了是吗?行啊,你要和他在一起,那我们分手好啦!”
  
  我眼前一亮,开口道:“你说分手,那就分手吧。”
  
  他神色一呆,显然完全没有想到我会说出这种话。
  
  我继续得寸进尺:“既然你主动提出来要分手,那我就如你的意好了,分手就分手吧,房子是你的,我明天就搬走。”
  
  他脸色发白,又是生气又是震惊的神色。他一把抓住我的衣领:“你发什么神经啊!不要胡说八道!”
  
  我甩开他的手:“我可没有发神经,是你主动提出来的啊。今天已经很晚了,我出去也没有地方住,看在我和你在一起七年的份上,让我住最后一晚吧。”
【坐困愁城—苔香帘净】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