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苏醒—夜嘀(下)

时间: 2014-11-11 10:13:47 分类: 今日好文

【苏醒—夜嘀(下)】


41、第四十一章 信以为真

那些红色像不要钱的流水般越积越多,迅速的在凌乱的地面上穿梭,如一条小蛇。{

苏醒怔怔不语,半晌后幡然清醒,愤怒的推开沈信,“你够了!”

沈信倒退几步,手里抓着的玻璃碎片哗哗落下,双手心全是玻璃戳出的伤痕,随便捡捡碎片哪至于伤成这样,他却几乎伤痕累累,分明就是抓着碎片故意自残。

苏醒因愤怒和不明的情绪折磨的气喘吁吁,他搞不懂,也说不明白。他想若自己是沈信,大病多年恢复健康,那么更应该好好的经营往后的日子,要活得开朗,活得快乐,去交朋友,去努力做想做的事,积极的迎接每一天,要珍惜生命,爱惜身体。

为什么沈信经历过病痛的折磨,现在还能如此冲动任性甚至心理阴暗。以前那个沈信病得可怜,苏醒承认自己很同情他心疼他,也能理解沈信在哥哥去世后想自杀的冲动,换做是他也不一定能活得比沈信坚强。

但是现在沈信已经好了!什么病都没有了!彻彻底底的康复,永远不会担心再复发的健康!为什么他还这么不着调,依旧独来独往,依旧坏脾气,依旧任性妄为,最可恨是依然心理阴暗,一点事就伤害自己。

“你到底闹什么?”苏醒瞪着沈信怒吼,沈信的反应让他心烦气躁,觉得到处都不对劲,可他找不到源点,弄不清绳结在哪里,胸腔中只剩下了愤怒。

苏龙蹭蹭跑出房间,拿着扫帚和撮箕迅速跑进来,三两下将碎片全部扫走,又拿着拖把进来将血迹拖干净。最后无比肉疼的捧起受伤的水仙花,纠结花瓶碎了,水仙花不知道放哪儿养才合适。可恨的沈信,砸什么不好非砸他的花瓶,那玻璃花瓶花了几十块钱才买到,太浪费了。

收拾好残局,见屋里两人还僵持着,苏龙暗叹,翻出纱布和药等物走向沈信:“先把伤口清理好,别发炎了。”

沈信挪开手,面无表情道:“不需要。”

苏龙抽搐道:“还在流血,最起码先止血?你不疼吗?”肯定疼啊,可是沈信愣是没反应,这是唱的哪一出?苏龙看不明白了,觉得像是苦肉计,但又觉得是沈信冲动和阴郁的本性。

沈信甩开苏龙递来的纱布和毛巾,苏龙也不敢纠缠他了,站在旁边不知如何是好。

这一系列苏醒当然看得清楚,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走过去抢过纱布:“你出去!”

苏龙求之不得,拍拍屁股立马出去了,还体贴的关上房门。想了想又轻轻将房门开个缝隙,躲在门口偷看。

只见苏醒先是捡起毛巾,握在手里狠狠**了几下,指骨都泛白了,苏龙偷偷咋舌,心道他哥发脾气还是挺吓人的。虽然瘦,但是力气大,打人可疼了。

还好苏醒没有对沈信再动手,绷着脸走到沈信面前冷哼道:“手抬起来。”

沈信翻个白眼,不理他。

“我真是……”苏醒咬牙切齿说到一半又隐忍闭嘴,低垂着头,一声不吭的拉过沈信的手帮他擦掉血迹,又一点点上药。

药揉进道道伤口里,疼得沈信脸色发白。

苏醒盯着他煞白的脸无声耻笑,下手更重了。

沈信始终不哼一声,面色平静无比,但心里却在揣测苏醒那句‘我真是’后面会是什么?以苏醒的性格,大概说我真是后悔?我真是多管闲事?我真是烦死你了?

沈信越想越不对味,拉着脸,紧绷绷的微扬着下巴。

苏醒的动作很有点粗鲁,对处理伤口他太外行,更显得浑身的不耐烦。

但沈信知道这个人的心有多软,更知道他对弱者伤者总有足够的耐心,熟悉的也好,不熟悉的也好,如果你病了伤了,他一定不会丢下不管。

沈信不由想,苏醒如果做一名医生,一定是最温柔可亲的医生,他能让一个陌生人,相信他傻傻的笑容。

说他笨,他其实很聪明,很有主见,只做想做的事。说他聪明,他又迟钝,

他不够优秀,没有太吸引力的魅力,快二十岁了连喜欢他的女孩都一个也没有。

这样一个人,仅此而已。

沈信努力平复激荡的心情,尽量让自己温柔下来。

可他不行,看着帮他上药的苏醒,微垂的眉眼,睫毛在眼帘上投下的影子,紧紧抿着的嘴唇,怒气未消的倔强。

沈信懊恼,暴躁。

就这样一个苏醒,他为什么要执迷不悟,简直不可理喻,沈信生自己的气。

他承认大学以来,唯一放在心里的朋友就是苏醒,在他眼里苏醒是特别的,其他人全都比不上苏醒的好。别人都是虚伪作假的,只有苏醒才是真的。他喜欢这种气质,也喜欢这样的朋友。

甚至在苏醒第一次说会救他时,他心中好笑的同时当真感动过,因为当时苏醒的眼睛那样真诚。

他还记不清苏醒那张脸时,就在黑夜里记住了他温暖的手心。那样的手心,暖暖的温度,融化了冬夜的寒冷,深刻了他对苏醒的记忆。

沈林去世后,他真如被黑暗笼罩,不知道活着的意义是什么,多活一天和少活一天根本找不到区别,他深陷在自暴自弃的脆弱。苏醒的突兀出现就像一盏灯,照亮了漆黑的屋子,他看见微弱的光芒,脆弱的等待着救赎。似乎从骨头缝里流动出来的信任,这个人会救赎他,他有一双温暖的手,总能帮他熬过痛楚。

苏醒所做的只不过一句话而已,他说沈信,你会活到老。那一刹那他真的相信了,像魔力。

他从小到大听说过无数种或真或假安慰的话语,却只有那时候才真的豁然开朗。有什么不一样了,就算迟早要死也不怕了,多活一天并不是没有意义,并不是不开心。

最起码,他看到苏醒在身边,燃起了活着的力气。

他甚至想这是他唯一的朋友,唯一关心他的外姓人,这是个单纯傻气的男孩,如果有一天他死了,每年清明节,这人肯定会风雨无阻,呆呆的去他坟前说:沈信,我来看你了。

他那么幻想的时候,就想活下去。

苏醒的确是不一样的,也没有人可以替代。

“瞪着我干什么?”苏醒冷着脸讽刺,又在沈信的伤口上加重力道。

沈信暗暗咬牙,横着苏醒,一言不发。

他烦躁如今的自己,苏醒只不过和一个陌生的没有姿色的女人牵手跳个舞而已,他就管不住内心的叫嚣了。

沈信觉得无力,这样的自己,像个小气的疯子。

他更恐慌自己对苏醒的太过在意和独占欲。

仿佛不知不觉,他就改变了自己。

一个陌生的女人就让他小题大做,以后怎么办?

沈信光是想想,每个毛细孔都在沸腾。

沈信甩手挣开苏醒,头也不回的开门离去。

出了门还能听到身后的苏醒气急败坏的大骂:“你以后再敢来!”

夜风凉凉,沈信反而舒服的吐口气,快步往学校走去。

“哥……”苏龙小心翼翼的靠近苏醒。

苏醒豁然抬头:“我去洗澡睡觉,你把地上的血弄干净,看见就烦,神经病一个!我再也不管他了。”

苏龙干笑点头:“哥,你做什么惹他生气?”

“他无理取闹。”苏醒轻哼:“我哪敢惹他,他不惹我就好了。”

“沈信也真是的,脾气太大,吵架就吵架呗,把手伤成那样何必。”

“……他就是莫名其妙。”

“呵呵,哥,我以前就觉得你对沈信有点排斥,为什么啊?以前也吵过架?”

苏醒一愣,以前小吵是有,但是没这样激烈过,因沈爷爷那事他的确疏远过沈信,可是想是一回事,做起来又是另一回事。沈信靠近他,他根本没法拒绝。在他心里偶尔会安慰自己,沈信和沈家其他人是不一样的,沈信从小生病,接触的人少,脾气虽不好,却其实本性挺好。

第二天照常上学,在学校一天果真没看到沈信。

晚上回家做饭时,弟弟兴高采烈的回来告诉他:“哥,沈信今天把图片都发给我了,处理的真漂亮!我们今天就开店吧。”

苏龙冲进房里打开电脑,一系列忙碌后翻出沈信发来的文件夹,苏醒撇撇嘴跟过去看,望着那些照片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商标是沈信设计的,包装盒是沈信设计的,实物照片又是沈信拍摄处理的,并且连产品说明,广告语等等全部都写好了几个方案给他挑选。他和弟弟只要照着将东西挂上网就行了。这些事情交给他和弟弟来做也可以,但他们没有沈信那样毒辣的眼光,更不比他的品味和审美,费劲弄出来绝对没沈信做的吸引人。

苏龙激动的将所有图片放到合适的位置,一共三十个商品品种,价格不一,套装五种,标签直接挂中医自制护肤品,独一无二,效果显著。

第一天不可能有生意,但两兄弟依然很高兴的刷着店面,然后将店铺地址和宣传语到处发布,QQ群,校友群,论坛,发给朋友,然后朋友发给朋友的朋友,用一切方式进行第一场最简单的宣传。

QQ跳个不停,苏龙眼疾手快的一一应对,苏醒有点眼晕。

结果店铺开张不出半个小时,等苏龙再次刷新时就收到很多购买信息。激动的一一查看,虽然料到是熟人来照顾,可看到那些熟人的陌生账号,苏龙既高兴又紧张。

“啊,这人买了好多!”苏醒指着屏幕说。

苏龙点头,那人何止买的多,还问都不问一下店主,直接拍下付钱等发货,苏龙一看发货地址就绷紧了脸,D2大学C栋……他再熟悉不过了,杨冕的宿舍。

苏龙抿着嘴巴去Q杨冕:“你神经病,买这么多想当饭吃吗?我不要你买!不卖给你!”

杨冕回复:“你管我,我喜欢。我买回来熏马桶去怎么样。“

苏龙啪啪敲着键盘:“你有本事给我全部买光啊!把仓库搬空了才好!”

杨冕哼道:“你以为我买不起?你等着。”

苏龙咬着手指,恨恨得不行。

苏醒简直无语,这算什么,东西就算卖完了也得不到好宣传,总不能以后每次都让杨冕买光光?

又一个陌生账户购买了四十份套装,苏龙心惊胆战的去敲:“你是?”那人昵称叫做信以为真,苏龙用脚趾头想也能猜到是谁。

信以为真压根不理苏龙,默默地拍了东西付钱,下线走人。

苏龙去看他的发货地址,果然是D大……

苏龙偷偷回头去看苏醒,苏醒毫无反应,似乎没看出来。

就在苏龙以为过去时,苏醒却忽然道:“这几个D大熟人的货我自己送去,不用什么快递了。D2大的你负责。”

“哦……”

目前来说消费者全是两所大学的熟人,大家还是很给面子的。

苏醒这天睡得很晚,熬到晚上一点网上人少了,他便登陆网站,一声不响将所有商品的价格三倍四倍抬高,结果整个店铺最便宜的商品也需要二百九十八元,这价格的确不算贵,但是想捧场买去玩玩的人肯定舍不得,更别说一买一大堆的。

价格一改完,仍有没睡觉的同学立即找他,果然抱怨:怎么这么贵?买不起啊。

苏醒笑答:真心想用我可以送你,光想给我捧场就算了,谢谢。

同学笑:哈哈,女生才爱这些玩意,我还真用不来。

苏醒适当宣传:以后你女朋友需要,尽管来买,给你折扣。

他相信只要有人用了,效果慢慢就可以宣传开去,到时候生意肯定是有的。

翌日苏醒用自行车将同学们订的货一一送到,连沈信购买的四十份也亲自送去宿舍楼,不等沈信下来,苏醒已经走了。

沈信当然用不完这些东西,他将其中三十份送给同班同学,不分男女每人一份,毕竟是送的,人家就算嫌弃不是牌子货也不好意思拒绝。这三十人,有人会用,有人压根不会碰。但是沈信不在意,送出来没打算收回来。另外十份则送给了认识的老师,并且会诚恳的说一句效果很不错,了解沈信的老师是信的,沈信不会说谎,而且他家有钱,他说好用的东西绝对不假。

杨冕买了一百份,苏龙将货物全部拖去宿舍楼,杨冕一句送货怎么不送到寝室门口,这服务太差劲了!

苏龙只是顿了顿,一言不发的搬箱子,硬生生将所有货物全部送到杨冕的寝室门口,五楼。

弄完所有苏龙啥也不说,转身就走人。

杨冕这才急了,忙拉住苏龙,瞅着苏龙满头的汗水,心疼懊悔道:“我拿水你喝。”

苏龙挣开:“我不想喝。”

他太疲惫,浑身热汗,力气不足,根本没挣开。

杨冕急死了,硬拉着他不放,逼着他喝矿泉水,亲自送到嘴边喂,苏龙沉着脸扭头躲开。

杨冕恼怒:“你别逞强!”

苏龙冷笑:“顾客是上帝,我不跟你吵。”

“……你!”杨冕赤红双眼,恶狠狠盯着不留情面的苏龙。苏龙仰着头一脸蔑视,咬着唇冷笑。

杨冕凑过脑袋便抱住苏龙强吻。

苏龙没防备,顿时无处可逃。他面对着杨冕的床位和书桌,眼睛很随意的就看见了不属于杨冕的东西。女士的手表。能出现在这里的,不用想也知道是谁的东西。

浑身疲惫的苏龙刹那涌出无尽力气,愤恨的推开杨冕,“杨冕!我迟早把你忘得干干净净,世上不是只有你一个男人。”

商品价格修改以后,店铺的生意立即冷清下来,几乎无人问津。

苏醒也不在意,有空就上去看看,这时候他在天网购买的东西也到了。

苏醒独自回到老家,拿着药,在村子的路口等待沈信。

作者有话要说:更新~~春暖花开 - -好容易犯困啊……

扔了一个地雷

扔了一个地雷

水晶白菜扔了一个地雷

莲桨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亲╭(╯3╰)╮

42、第四十二章 公车

这天太阳很大,温度有点高。

沈信穿着洁白的休闲衬衫,黑色长裤,戴着一顶草帽,两手插在裤兜里,慢慢从蜿蜒的小路尽头走到苏醒面前。

苏醒望着他头上崭新的草帽有点想笑,又暗暗感叹沈信长得好,农民戴的草帽硬是让他衬出帅气来。

苏醒蹲身将箱子打开,指着里面的药剂道:“你过来仔细看,这两瓶黄色的给她泡身体,其他拿着顺序吃,说明书给你瞧瞧。”

沈信随意翻翻说明书,挑眉看着苏醒:“你不去我家?”

苏醒暗恨,这神经病前几天还莫名其妙的跟他吵架,今天又若无其事的跟他说话,这人成天不知道想什么。

苏醒想归想,没说出来,于是摇头:“懒得过去,你们放心,我这两天都在村里住着,有什么事打我电话。”

“……”沈信抱起箱子,头也不回的走了。那步伐怎么看都充满了被拒绝后的怒气。

苏醒无奈摇摇头,回到家里等消息。

星期天的下午,沈信来到苏醒家门前。苏醒看他镇定的模样就料到沈雨桐度过难关了,不由真心笑道:“恭喜。”

沈信微微点头:“这都多亏你。”

苏醒也不拖沓了,回房将收拾好的包背好,晚上赶回学校,明天好好上课。

沈信早有所料,平静无比道:“我和你一起走。”

“你家的司机不送你?”苏醒笑他。

沈信瞥嘴:“我乐意和你一起挤公交,不行?”

苏醒没辙了:“行,当然行。”

虽然就在同城,但从他们这旮旯乡下回到学校要转四次车。

头两趟都是乡下镇上的破巴士,虽然很破,但好在乘客不多,绝对不愁没位置。坐在窗户大敞的巴士里,还能欣赏沿路的田园风光,这季节,花都开好了。

苏醒趴在窗子边,惬意的享受春风和阳光。

沈信挂着相机,时不时举起来拍几张春色。

苏醒见他忙碌,想起来弟弟说过想买单反相机,苏醒琢磨回校后,啥时候买一部给弟弟,有了相机,逮着好时节出去游山玩水的生活还是很向往的。

“喜欢吗?”

苏醒正趴在车窗边想得出神,沈信忽然将相机举到他眼前,苏醒眨眼就看到屏幕上的自己。

春风,暖阳,野花,老旧的车窗,懒洋洋趴在窗边的……他。

苏醒愣了:“我有这么帅?”他忍不住多看几眼,的确就是自己,可又不像是自己,他觉得自己没这么帅气才对,气质更不如这样纯净……为什么会照出这种效果,微微被风吹乱的头发,线条明朗又神色柔和的侧脸。苏醒自己有点儿脸红,更有点偷偷的自得,暗道兴许自己很上相……当然更可能是沈信拍摄水平好。

沈信没漏看苏醒眼中的满意和欣喜,微微扬起嘴角,嗓音低沉又饱含着温柔:“咱们五一出去旅游吧,去风景好的地方。你我和苏龙三人就可以,就当为那天吵架的事给你们道歉。不用去太远,本市周围有不少美丽的地方。”

苏醒有点心动,但想着沈信的破脾气,和他一起旅游几天,指不定又为莫名其妙的事闹腾,那点心动立刻就烟消云散:“不怎么想去。
“……”沈信的好心情被拒绝得粉碎。

苏醒全当没看见,二人一路沉默的来到热闹市中心挤公交,别说座位,有个地儿给站就着不错了,星期天人特多,两人快被挤成烧饼,随着车子晃来晃去。

沈信绷紧脸抿紧嘴极力忍耐车里难以形容的怪味,似乎有人在吃海味披萨,又似乎有人再吃葱油饼,边吃边放屁。

空调车,车窗紧闭不透风,那味特浓。

偏偏这一趟车程最长,不堵车五十分钟,堵车则最少一个小时。

沈信忍耐了大约三十分钟,眼见司机骂骂咧咧,车子龟速行驶,走一步停两步,老冷不丁的刹车耸动。沈信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实在镇定不下去,捂着嘴巴,垂着脑袋,闭眸不动,他怕随便一点牵动都会呕死。这车里人多,去哪里吐都不像话。这时候沈信才深深后悔,然为时晚矣。

苏醒立即看出来他晕车,不由心惊,还以为沈信康复后身体素质应该变好,晕车这点小毛病肯定没有。但他忘了有人晕车是身体原因,有人纯粹心理恶心的原因……

苏醒也没心思多想,见沈信拧紧的眉头忙把他拉到身边来,沈信顺杆爬,直接靠在苏醒的后背上,脑袋隔他肩上有气无力的歪着,一手捂着嘴鼻,一手抱着苏醒的腰。苏醒皱眉道:“你等下别吐我肩膀上!要吐记得避开点。”

沈信连点头的力气都不想付出,闭眸不语。

苏醒尽量稳住他,望着窗外飞速迎来的黑夜,缓慢爬行的车速,无奈的长叹一口气。

苏龙打电话来问他晚饭想吃什么,苏醒要了酸菜鸡蛋汤,清淡,开胃,晕车呕吐后食用很不错。

苏醒打手机的声音沈信听得清楚,他就是没劲说话而已。沈信扯开虚弱的笑容,又搂紧了苏醒的腰。

苏醒不舒服,温度本就高,两人贴在一起,周围的人又围得水泄不通,彻底透不过气来,站着不动光出汗,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后背和沈信紧贴的前胸都汗湿了。沈信靠在肩上喷出的呼吸热气,更是让苏醒耳边和脖子痒痒难受。

苏醒疲惫的望着窗外,一双眼睛毫无精神。

司机又是一声怒骂,车子陡然停住刹车,车内乘客几声惊呼,没抓稳的摔得东倒西歪叫苦不迭。

“哎哟……”苏醒硬生生撞到硬邦邦的座椅上,腹部梗痛,顿时龇牙咧嘴面目扭曲。身后的沈信也因惯性向他压过来,苏醒动弹不得,更是痛苦难耐。好一会车速稳住了,苏醒想稍稍推开沈信让自己缓口气,手抬到一半却生生顿住了,苏醒表情惊愕,僵硬的扶着座椅动也不动,脸色由青到红,由红到青,变化精彩之极。

沈信亦是心中既震惊又懊恼,可不容他多想,这一晃荡,胃里立马翻江倒海怎么都憋不住了。他一把狠狠推开苏醒,蹲□便吐个稀里哗啦。周围的乘客哪还过来挤压,一个个吓得往开退去,不客气的骂道:“恶心!”

沈信真是悔死了,发誓以后再也不乘坐超过半小时路程的公交车。这一吐倒是干干净净,将方才那一点尴尬和悸动都掩得毫无踪迹。

正好沈信吐舒服了,车子又到了一站,苏醒再也不想煎熬了,拽起沈信便冲下车。

沈信狠狠呼口气,又是漱口又是擦嘴好一会折腾。

苏醒恶狠狠瞪着他,咬牙切齿又无话可说。

沈信知道他恼什么,但他偏偏不开口,由得苏醒去胡思乱想好,他恨恨的琢磨苏醒就是脑子太简单了,平时思考的太少,正好给他锻炼锻炼。

苏醒见沈信一副若无其事甚至毫不知情的可恨样子气不打一处来,脸色又是一阵青红变幻,他有很多话想问清楚,可周围人太多,而且就算人不多,他也怀疑自己问不出口。

苏醒兀自愁苦半天,无可奈何的抬步往前走。

沈信跟在后面,买来西瓜独自品尝。

一直回到家中,苏醒的心情依然糟糕透顶。本来上车时想叫沈信过来吃饭的,这会儿完全没那心思。陪着弟弟草草吃了晚饭,苏醒疲惫的上床睡觉。

苏龙捧着西瓜边吃边在网上闲逛,网店的生意刚开始,零星几笔很清闲,他大部分时间还是玩游戏和逛论坛。在熟悉的论坛到处灌水扯淡找乐子,眨眼一个多小时过去,苏龙去洗个澡回来继续刷论坛。
【苏醒—夜嘀(下)】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