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圈里圈外—楚云暮

时间: 2014-11-09 11:12:41 分类: 今日好文

【圈里圈外—楚云暮】


用力砸向远方——碰的一声,那东西砸在车厢壁上,又落到铁轨上,瞬间被碾成碎片。
纪莫分明看清楚了——那个破破烂烂的高达玩偶上,那歪歪扭扭的一行字——
给最爱的小莫。
他双眼模糊了,一下子冲到车厢口,佟离已经被两个保安按倒在地,他脑中一热,过去种种的悲欢离合仿佛全都抽离了灵魂。
“阿离。。。”他一下子打开登车门,风割裂一般地袭来,他闭上眼刚踏出半步,身边那两个已经傻了眼的乘务员连忙架住他:“不要命了你

——跳车?!!!”
纪莫左右挣脱不开,再次抬眼望去,竟再看不见佟离的身影了。
他浑身虚软地缓缓瘫下,自嘲地一笑。
老天毕竟不让每一个人都拥有一生一次的惨烈与疯狂。
纪莫到杭州已经有一个月的时间了,他找了一份同样是酒店管理的工作——当然那个小酒店不是他以前那样的五星级,但坐落在西湖边,每天

下班这样慢慢地沿着苏堤走回去,倒有着难得的闲心。他孑然一身地来,这样,也就知足了。
期间他给维盛挂了几个电话,却每每关机。他纳闷地想,维盛很忙么?至于另一个人,他没想过联系他,或许他心里,已经隐隐有了预感。
所以当那个黄昏,他再次看见佟离带着一大包行李坐在他的门口的时候,心里并不是太诧异。
逆光下佟离的表情看的并不太真切,只能听见他笑着说:“纪莫,我回来了。”
该走过去吗?这一次的和好之后,又会是欺骗和背叛吗?
佟离站起身,张开双臂:“小莫,我们重新开始。”
他长叹一声。
他终究无法超脱,永远**,却心甘情愿。
圈里圈外,两种人生,到底,能走到最后么?
将来的事,他也管不得了。

1
纪莫摇摇晃晃地走出PUB,门口的服务生和他老交情了,替他开了门俏声道:“你又灌这么多酒——小心呆会被人吃的连骨头都不剩。”
纪莫笑着打了一个咯:“吃我?我没吃别人就好了——”
从门口走进一个长的很有阳刚味的高壮男人,纪莫眼一亮,他喜欢他坚毅的唇角,和眉眼里的那抹春色,象他。纪莫冲他眨了眨眼,男人怎么

不知道在这个圈子里大名鼎鼎的纪莫,心领神会地一笑,二人搂着肩,一起出了PUB。
宾馆里纪莫要男人带套,男人说不喜欢隔靴搔痒,纪莫冷冷一笑,成啊,那就别做了。男人说道明明是他先挑起来怎能算了?纪莫有恃无恐,

一句话,做不做。他纪莫不缺419的对象。男人气结却又无可奈何。谁不知道纪莫是圈里出了名的没心没肺任性的主。二人胡搞一通,69了事。
出来的时候,小宾馆的老板看他们的眼神,整一个畏敌如虎,纪莫讽刺地笑了笑,特地飞了一个很C的眼神过去,他注意到那老板的神情带上了

更多的鄙视。
这就是圈外人看待他们的态度。无关理解与否,只是鄙夷。
纪莫其实并不寂寞,他在圈子里春风一度的对象可以参加全城马拉松。
他走回自己租来的那个破旧的小公寓,昏黄的走廊灯下,他看见一个蜷缩着的人影。
他呼吸一窒,那个人看见他,站直了身子,那一瞬间,纪莫以为自己会昏死过去。
然而他没有,他依然挺直了脊梁静静地看着那个决然从他生命里全身而退的男人。
人,若永远停留在过去,如何成长。
三年了,他终于回来,还象往常一样地笑着看他:“纪莫,我回来了。”
纪莫不是天生的GAY,也不象有些人是因为家里姐妹太多而变的女气甚至喜欢男人。他不爱女人,纯粹是因为恐惧。纪莫他妈在机关里做个不大

不小的官,现在国营企业效益都不好,他妈闲来无聊就特别热中于管教他唯一的儿子,事无巨细,由表及里,从大到小都要一一过问。小时候

的纪莫常常恐惧地想,是不是所有的女孩子都象妈妈一样,从每天不可以超过七点洗澡骂到为什么桌上的笔记本没有排成一条直线,他不能明

白这些事对女生而言,很重要吗?为什么他妈妈总是因此而失望地吼他——为什么我养了你这样的逆子,你看看隔壁家某某某人家才多大,一

张一张奖状的拿你呢!
真正让纪莫弃明投暗的,走上同性恋的康庄大道的还是他小学时候的同桌李红。小妮子从小嘴甜,见人就一口一个好,所有人捧在手心里疼,

当然包括纪莫。小学五六年纪,正是春情懵懂的时候,纪莫很为能和这个乖巧可人的小红人成为同桌而自豪,成日里瞒着他妈严酷的扫荡监视

,把自己省下来的瑞士糖跳跳糖全给她,小妮子喜欢那时候“台湾小旋风”林志颖,纪莫生平第一次偷偷拿了他妈上衣口袋里的十块钱,战战

兢兢地跑小店里买了那时很时尚的雷射明星卡,看到李红惊喜兴奋的表情,纪莫一下子觉得自己就算被妈打死也无所谓了。
直到那天他和李红做卫生,倒完垃圾回来,正好看见李红拿着林志颖的卡向她死党炫耀:“三块钱一张呢!纪莫也买来送我!”
“他对你真好……小红,他是不是那个你啊?”
“什么那个?他那么瘦小,学习又不好,我才不喜欢他呢!我是看他对我好,耍他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人家喜欢的是踢足球的那个佟离拉

!”
“隔壁班的那个佟离啊?小红,你怎么会喜欢那种坏学生?”
“人家哪里坏了?他体育很好的。成绩也比纪莫好吧。”
纪莫觉得他那时候还是满酷的,走过去就说了一句话:“那卡其实是一张两块五。”
这事最大的后遗症,就是纪莫在若干年之后看着倚天屠龙记里殷素素临死前和张无忌说的那句“越漂亮的女人就越爱骗人”那叫一个心有戚戚

焉,莫名对叶童有了好感,差点又由弯变直。
也因此,有一段时间,纪莫讨厌死他们小学所有踢足球的人~~尤其是为首的那个,12岁就有一米七的大块头佟离。
佟离成绩其实不好,可偏偏所有老师都宠他宠的不得了,那时候还有初考,六年纪的学生都会留下来做个模拟测试什么的,可佟离总是第一个

起身很无所谓地说,今天又要练习拉,某老师还笑的跟朵老菊花似的,没事,你去,这测验不重要,多给咱学校拿些奖回来啊。
他每次大摇大摆地走过六年二班的门口,纪莫都会用自认为最狠的眼神一路追杀过去。切,拽什么拽!纪莫偷偷地在笔盒里重重地划了个叉。
可每次放学后纪莫背着书包回家经过操场的时候,却也总会用一种掺杂着羡慕嫉妒的眼神去瞄那个在蓝天白云下矫健有力的身影,移也移不开


佟离总是昂着头,带着飞扬坚定又放肆的神情,在他眼前走过。
要是能象他该有多好,纪莫经常咬着笔杆,很怨恨地打量自己豆芽菜一样的身子。
那时候的他还太小,浑然不觉得自己吃饭睡觉刷牙挤公车都在想着这个可恶的佟离有什么不妥。当然,他也没时间再想了,纪莫他妈给他下了

死命令,没考上一中他就滚到隔壁公园打地铺,省的她落面子。以她的聪明怎么会养了个纪莫这样傻楞楞的孩子,这是纪莫他妈向来最耿耿于

怀的。隔壁小美每天都会把学校里用剩下的粉笔拿回家,就是没什么用也是合算的啊,哪象她家纪莫,整一个愣头青!
隔壁公园纪莫是每天都路过的,里面常有披头散发跑出来把孩子吓到哭的乞丐,纪莫是大孩子,他不怕,可是一想到要和他们抢一张被子他就

哆嗦——算了啊,妈妈只要求他每天七点洗澡九点睡觉衣服折成方的本子排成直的,怎么也比沦落成乞丐的好吧?于是他终于开始发奋,每天

的补习充电留堂考试,昏昏沉沉的脑子里,渐渐容不下那个青春跋扈的身影了。
直到他初考成绩破天荒地出了个298,跌破所有人的眼镜,纪莫从小心眼就小,那时候看到李红对他的神情那叫一个大仇得抱的畅快。
校长,班主任都过来了,慈爱地抚摩着纪莫的脑袋瓜子:“你看,我就说嘛,这孩子有出息的,我们平常叫他啥来着?对了,小神童吗!”纪

莫他妈呵呵直笑:“我们小莫从小聪明,不是我说他,打小啥都一学就会——平常不大看的出来,那都是表面……”
纪莫疑惑地看着妈妈与他们完美的笑容,有些诧异,他们不是向来管他叫小傻蛋的吗?
后来纪莫知道,伴随他进那个著名的升学名校的,除了一副近视眼镜,还有靠着体育特招,不费吹灰之力也进了一中的佟离。
这一次,他们分进了同一个班级。
由于升学成绩高,纪莫一进去就被任命为班长,其实纪莫从小最大的官就是个代理小组长,他哪是管人的料!纪莫最头痛的就是去管最后两排

的男生,那些不是后来花钱进来插班的太子爷,就是象佟离那样靠着体育特招进来的,连老师的话都听的着三不着四的,何况他?佟离隐隐是

他们中的领头人——纪莫对他的感觉本就奇怪的很,仇恨吧倒也说不上,就觉得他特讨人厌特嚣张特不把人放在眼里。
纪莫不是个爱管人的人,偏偏又做上这么个位子,人又不够鬼灵,经常被人踢出去当枪靶,一有和后面那排人对上的事,全是纪莫出去堵枪眼

。什么催作业排卫生管纪律,虽然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可慢慢地有人就恨上他了,一个啥都不懂的书呆子敢来管大爷我?!不就个老师的走

狗吗?有人这么和佟离一说,你看丫那小子挺欠揍的,摆明不给你面子!佟离是粗神经,没往心里去,又瞎讲义气,那什么的,这小子看起来

是挺欠揍的,跟个老师的耳报神似的!我也看不起这种人,小样儿!见到纪莫也是眼一横脸一扭,莫名其妙地炕上他了。
过了半个学期,原本跟个麻花似一扭就断的纪莫慢慢地结实了一点,个头也开始猛窜,小学时候圆嘟嘟的脸也逐渐有了个形,虽然还架着个妈

妈给挑的黑色大眼镜,但那类学校里还是有不少女生喜欢秀才形的男生,用佟离的话来说就是“臭猪头也有烂鼻子来闻”。不巧的是和佟离一

帮人混的挺好的一个哥们偏又喜欢“烂鼻子”,那女的委婉地和他这么一说,幼小的心灵被大大打击,一个昂昂七尺的大男人比不过个拿着本

书哼哼唧唧,就会跟在老师背后跑的小男生,这口气怎么咽的下去~一群人同仇敌忾,佟离也替他抱不平,对啊~忽略你的长相的话,你哪点不

比那小书呆强是不?
纪莫对此一无所知,就成了那群人的眼中钉。
第一次校运会报名,体育委员头一缩,什么都推纪莫身上,也是摆明看他好欺负,纪莫只能硬着头皮走过去和佟离说:“我们班男子一百两百

和四百接力你都包了啊。”话说的又急又快,一溜烟下来佟离有听没有懂,张嘴“啊”了一声。纪莫飞快地又重复了一次,这下佟离听清楚了

,他也不喜欢眼前这个带着个黑眼镜一脸傻冒的书呆子,故意挑衅地笑了一下:“班长,你把这所有项目都交给我是想累死我啊?”
这似乎是佟离和纪莫第一次真正意义的对话。纪莫有些紧张:“那你体育好啊,班上能拿奖牌名次的就只有你了。”
佟离似笑非笑地抿抿嘴:“那也不难,可是跑这个要练习的,但是今晚的作业多的要死……”
纪莫瞪大眼睛,这个人怎么真的就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他哼了一声,嘟噜了一句:“不跑就不跑谁要求你。”噔噔地跑开,十分钟后又跑回

来,手一摊:“拿来。”
“什么?”
“作业本啊!”纪莫觉得自己委屈死了,刚报上去的名字没佟离,自己就被班主任好一顿狠批,说自己没为班级尽力,他这班长才当了一个月

,他不想没面子。
“一直到运动会开始为止。”
“你——!”纪莫忍了好久才吐出一口气:“本子拿来!”
佟离刷地拉开书包,一整叠丢到纪莫手上,笑的特别邪恶。
“喂,代数的作业交了没啊?”佟离闲闲地丢了一片薯片进嘴,顶了顶纪莫的肩膀,纪莫觉得自己快疯了,这样的升学校本来作业就多,他现

在倒好,还一个顶俩。
他没好气地瞪了佟离一眼:“你自己不会去做啊!都一个礼拜了!”
佟离耸耸肩:“现在退出还来的及吧~”
纪莫差点想跳起来掐死这个皮厚的无赖,他怎么也想不通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他!佟离也暗暗打量着他,觉得这个瘦瘦小小的男生敢怒不敢言

的表情实在有趣的紧,他本来就有些恶质,特喜欢欺负象纪莫这样的人。想想,拿他当苦力,也算是种报复吧。
“喂。你这笔挺好看的啊,哪买的啊。”佟离没话找话地逗他,纪莫没理他,佟离一叹:“哎……这个报名啊……”
“门口小卖部!”纪莫打断他的话,佟离笑的可鬼了:“帮我买一把吧~~一人一只。”
纪莫敢怒不敢言,鼓着腮帮子不看他,佟离觉得更爽了,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么好玩的玩具?一来二往的,他也不觉得纪莫讨人厌了。只觉得他

和身边的人是不大一样的,说他柔弱吧~~有时候看他的眼神狠的跟什么似的,说他坚强吧~~偏又长了副任人宰割的脸,而且从来不发脾气,象

任人搓圆捏扁的面团。
回去的时候,一群人很招摇地走在路上,佟离的同桌刘亮呵呵地问道:“离哥,你最近和咱们班的那个书呆子走很近哪?又找个小跟班啊?”

刘亮——就是那个和纪莫有“感情冲突”的男生,他爸是某个跨国公司的高层,家里是最有料的,他肯低头叫佟离一声哥,只怕是这么一大帮

人都服佟离的原因。
“哪呀,那个小书呆,免费帮你做作业不好啊 ?我拿他当苦力!我妈最近老夸我作业做的好了,零花钱给的也痛快了不都是他的功劳?”佟离

豪气地一扬手,“不利用白不利用是不?”
刘亮眼珠一转:“我最讨厌这种装乖的书呆子了,离哥,咱们耍耍他好不?”
立即有人附和。
佟离怎么不知道他想泄愤,可他或许港片看多了,很向往那种黑社会的义气,就不在意地一挥手:“随便拉~~我也想整整他呢。不知道他一个

男孩子会不会哭啊?”
哄笑四起。
2
其实这事佟离压根就没往心里去,他也老以为刘亮几个人是说说而已。第二天上完最后一节体锻课,刘亮几个鬼鬼祟祟的溜走,望体育器材室

跑,开始时候佟离没往心里去,一抬眼看见负责收器材的纪莫不在,心里一个迟疑,突然想到昨天里说的话,也不知怎么的心跳的慌,也往那

里跑去,在门口看着的林忻一见他就笑了:“我说呢,离哥你怎么不来!进去快点,老师来了就完了。”说完还眨眨眼睛,佟离不好说什么,

一推门进去,就看见大王和小四两个坳着纪莫的手臂,象电影里审讯犯人似的,纪莫一脸的淤青,头发散乱地盖在额上,抬起的双眼充满了恐

慌与不解,佟离心里不好受了,作弄就作弄,要把人打成这样么!其实他以前也干过架,但那都是对和他一样甚至比他高比他大的男生,对他

而言,欺凌弱小是件很没面子的事。
刘亮甩甩手,痞痞地冲着佟离笑:“这么迟才来,又被那个把你当香馍馍似的体育老师给留下了啊?——那,我教训过他了,看他敢不敢在多

管闲事!”佟离沉默着看他一眼,刘亮继续说:“干吗拉?不是你说动手吗?还说看看他会不会哭!这小跟班还很硬气,打他也不哭,估计吓

傻了哈!”
纪莫猛地抬起头来,眼神激烈而愤恨地刺向佟离,佟离心里一个咯噔,不由地轻退了一步,就在这个时候,林忻在门口慌乱地叫了一声:“老

,老师,你怎么来了!”
“我今带的一塑料袋放这呢,来拿啊,你们怎么还不回去啊?”那老师乐呵呵地走进来,见到里面的情景,顿时愣住。
所有人惊慌失措,忙忙把纪莫松开,他软软地跪坐在地上,老师表情变了,走过去说:“你是3班的班长吧?这是怎么回事?”
纪莫很快被带走了,几个人心急如焚,互相怪责:“不是叫你看着门吗!”
“我哪知道有人突然进来!”
“吗的一中对这事管可严了,这要是纪莫告咱一状咱都完!”
佟离无疑是最冷静地一个,“你们有胆做就没想过后果吗!”
刘亮听他的语气也火了:“佟离你这口气什么意思!是兄弟吗?咱们不都看不惯他吗?!他就会跟老师告状,娘娘腔!”
“好了!”佟离一挥手,“他要真捅出去了,我担!行不?!”他觉得这事他真有责任,纪莫刚才看他的眼神叫他心里扎刺似的疼,至于后果

他没想许多。
几个小毛孩不安地在走廊上干等,不一会纪莫出来了,班主任跟在后面,神情很严肃。
几个人都眼皮一跳。
班主任看了他们一眼:“你刚才说的都是真的?”
纪莫冷着脸点点头,班主任扭头:“这样最好不过,老师也不相信同学之间会做这种事。我也相信我的学生不是那种会有暴力倾向的人。”
所有人都傻了,特别是佟离,他几乎不敢相信纪莫没把真相说出来,他在维护他们?怎么可能!
老师走了以后,几个人都有些尴尬,若不是纪莫放他们一马,只怕现在大家要一起死了。
“为什么?”佟离忍不住开口。纪莫却不理他,一个人扭头就走。
“等一下!”丢下这边的人,佟离也追了出去。
纪莫不理他,自己走自己的,单薄的身子在夕阳下更显可怜,佟离知道自己有错在先,也不大敢和他说话,就这么一路跟着。
走了有快半个小时,佟离的耐心差点就用完了的时候,纪莫停下脚步。
眼前是一条河,纪莫从口袋里掏出什么东西用力一扔,佟离直觉去拦,却来不及,只能看着它掉进河里,连个旋都不打,慢慢地沉了下去。
“这是什么?”
纪莫不回答,打开书包,把一堆的作业本拿出来也要望外扔,这下佟离看清了,这不就是他的作业吗?!赶忙一把扯住:“喂!你干什么!”

纪莫用力抢回来:“我干吗要帮你做这么多!你就叫人打我!你想看我哭?我偏不!”见佟离死不松手,脚下用力,一脚踹的他跌坐在地,佟

离整个七昏八素了,他怎么也想不到看着柔弱的纪莫性格居然烈成这样!
一激动,叫着不哭不哭的纪莫,眼眶一烫,什么液体流了下来,他凶狠地擦去,继续望外丢,佟离怔了下,默默地起身,蹲在他身边,帮他把

那些个作业本用力地撕破揉烂。
纪莫又不乐意了,他吸吸鼻子骂了一句:“关你什么事!”
佟离小声地说:“帮你撕啊,这事是我错~但我没想到刘亮他们会做这种事!”
“谁信你!”
佟离看了他好久:“……。疼不疼?”
这下纪莫再撑不住了,哇的一声大哭出来,边哭边骂:“你这混蛋王八蛋!我帮你写作业你叫人打我!你以为我喜欢这什么狗屁班长吗?!你

来当当试试!为什么我喜欢的女生喜欢你你有什么好!四肢发达头脑简单!大混蛋!!”
佟离听的一脸茫然,他压根不懂纪莫在说什么,只能笨拙地拍拍他的肩膀:“我……我不是说了对不起了嘛!”
纪莫一直发泄到太阳下山,还一抽一抽的,佟离不敢打断他,没话找话说:“我现在觉得你挺讲义气的,刚那事都没把人捅出去……”
“我只是不想孬种到和老师打小报告,我自己打不过人我没用还要老师帮我出头,叫什么男人!”
所以他不在人前哭。
所以他不在人后闲话,宁愿自己委屈。
佟离真对纪莫刮目相看了,他到底还有多少面是他不了解的?“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还当你是个P用都没有的耳报神,书呆子,现在才知道你小子

还挺不错的!”
“我们不是第一次见面。”纪莫闷闷地接了一句:“我们以前一个小学的。”
“啊?”佟离真呆了,他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你哪班的?”
“二班!我们班上的学习委员还喜欢你呢!”纪莫瞪他一眼,“叫李红,笑的很甜很甜的那个!”
【圈里圈外—楚云暮】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