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如果这都不算爱—成川(8)

时间: 2014-11-02 12:07:13 分类: 今日好文

【如果这都不算爱—成川(8)】

我把小三放地上,我想起来我刚才光洗了碗忘了把压力锅洗洗。我往厨房走。腰被搂住,身后一个温热的物体贴近来。“你妈的宝贝我不能乱来你我能乱来吗?”
妈的,以为我不赶你走你就可以放肆起来了么。我用了十分力道要踢他下裆,可是他下一句话阻止了我。“祈愿,我们就这么在一起吧。”他贴在我耳边说,气息近在咫尺,我一瞬间恍惚起来。
“就这样在一起?怎么样?”他问我。我忽然明白他的意思,他是说以后,我和他,祈愿和向雷,就维持着这样不干不净,不清不白的肉体关系。
正文 第十九章
我推开他:“你以为我是什么人?出来卖的?”凝视着他幽深的眼睛,我竟然感觉不到一丝愤怒。我咬着牙:“别以为你上了我一次两次的我就该一辈子给你上。”
他跌坐在沙发上,嘴角是我不熟悉的笑意,我本能的感觉到危险,比预知他要动手打人还要危险的笑容。我一把拉起他:“快滚,别杵在我家里,我这不缺要饭的。”
他看着我:“祈愿,我知道你是拒绝不了我的,你喜欢我,不是吗?”
“滚。”我煽他一耳光,“我疯了我才喜欢你这个王八蛋。”难得的他居然没还手,揉了下脸悻悻然地笑了笑:“我知道你拒绝不了我的。欲拒还迎是女人才玩的把戏。”
什么我拒绝不了他?好象我做了**又要立贞节牌坊一样。
我推的他一个趔趄,脚下一滑就要往地上摔,他大叫“哎哟”,我抱着胳膊冷笑,你装吧。眼角瞟到一个白色东西,一惊:“小三。”
向雷身子一歪,向另外一个方向倒下去,没有压到小三。“怦”的一声巨响。
我吓傻了,忙蹲下去抱住他的头放我大腿上:“没事吧你?”我拍拍他的脸,他没反应。我用力一巴掌,还是没反应。难道晕了?不然我这一巴掌下去以他睚眦必报的性格怎么着也要回我两巴掌外加一脚。我小心的伸手去探他鼻吸,他猛地一睁眼,看见我吓的一哆嗦没好气地骂:“干什么?我又没死,看你那什么表情。”
“还好你没事。”
“拿个镜子去照照你的样子吧。”他恶声恶气的。
“还好你没事。”我念叨着这一句。
“不会说别的话了?”他五个手指在我眼前晃晃,“几个?”
“起来,我陪你去医院看看。”我拉扯他,他不动。
“犯的着吗?不就头在茶几上撞了下。”
“需要……绝对需要……”我家的茶几可是钢化玻璃的,这样都被他撞出道裂缝来可见他刚才情况有多惨烈。
“有病啊,我说……”
“真的要去医院看看。前几年一小孩被自行车撞了也说没事接过第二天就没了。”那是我们学校的真人真事,向雷他肯定也是知道的。他脸色变了变,最后还是骂一句“你白痴啊,去什么医院,你扶我起来坐会就好”。
我拗不过他,只好陪他坐在沙发上,他得寸进尺要求枕在我大腿上,两秒钟后又要求我帮他揉揉脑袋,他说很痛。本来想说通死你个祸害拉倒,后来还是没忍心。看在是我推的他,看在他是为避开我家小三才撞到脑袋我自认倒霉,帮他揉着头。
“不知道有没有脑震荡。”我自言自语,后脑勺一个大包估计要好几天才能消的掉。
他闭着眼睛,听到这句话立刻睁开怒气冲冲瞪着我:“我要是有什么事你得负责。”
妈的我还得负责了,我受了这场惊吓该找谁负责去?刚看见他脸色青白躺在地上我还以为我家要成命案现场了呢,那一瞬间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
“你家里人呢?”
“上班。”
“听说你老妈是老师?”
“恩。”我无精打采,还停留在刚才命案现场的恐怖想象里不能自拔。
“老师不放暑假?”
“暑期补课。别说你不是中国的中学出来的。”
“哦。”他拉长声音,我立刻从想象状态转为现实备战状态,警惕的看着他。
“你觉得我刚才的提议怎么样?就关于我们两个以后继续在一起这事?”
“我拒绝。”
他手按在我腿上稍微抬高上半身,刚好我低头,一个不提防,我的下巴和他的额头撞在一起。
“二次受损。”他捂住额头**。
我瞪他,正要说话,他手一勾,以古怪的姿势绕到我脑后,硬是按着我的颈子迫使我低下高贵的头颅和他四眼对视。
就在我快变斗鸡眼的时候他的唇贴上我的。直觉闭上眼。
然后明白过来,我又不是女人,干吗要闭上眼?
不,不是闭眼不闭眼的问题,而是……
“谁准你亲我的?”我抵住他的脸拉开距离。以古怪的姿势在沙发上缠成一团。他半躺在我怀里,双手反搂着我脖子,这个姿势怎么看也该他是弱者才是。
“不能亲?”
不能。在我看来,接吻是很神圣的事,必须和相爱的人一起进行才有意义,不然就是单纯的唾沫的交流和细菌的传递过程,没有必要又恶心的行为。
眼睛眨了两下,向雷迅速换了位置,分开腿跪在我面前,居高临下看了我半晌。
“可以吗?”
连舌头一起伸进来。不同于前次的戏耍,这次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接吻。我一阵晕眩,极想踢开身上灌我不干净口水和不知名细菌的家伙,可是四肢都受制于他,动弹不得。
他的脸近在我眼前,细致到连一根眼睫毛也能看清楚的地步。
他遮住我的眼:“真不可爱。”
这是我们第一次接吻。上了三次床,接过一次吻。
“就这样在一起了。”一吻完毕,他宣告。
我喘着气,庆幸我的肺活量还算不错,没有生生憋死。
向雷趴在我身上,气息同样不稳。这个个中老手也会……我不信。
“继续?”
过半天我才反应过来“继续”的真实含义。
“你这头猪!”我和他紧贴在一起。他的生理变化当然瞒不过我。
“这个世上只有猪和人类是没有固定发情期的。向雷,你是前者。”
“看小白。”
我扭头,小一和小二在沙发背后窝成一团,互相舔着毛皮,用小爪子给对方挠痒痒,不时打闹一下,向我和向雷示示威。最后倚在一起睡去。
“吃了就睡真幸福。”
我静静看着他的侧脸,暗暗叹息。
正文 第二十章
向雷,你觉不觉得我们很像这小一和小三?成天咬来咬去最后还得挨在一起厮磨。
“你房间在哪?”
“你这个脑震荡的猪。只会发情吗?”
我的房间不用问也是右手边相对小一点的那间。我和向雷搂抱着进去,一路挨在一起拼命厮磨。
一进房门衣服就掉落的满地都是。
天雷勾地火,干柴遇烈火。
第一次接吻,第一次在床上做爱。
趴在床上,向雷在我身后,我看不见他的表情,他也看不见我。
为什么不拒绝他?我问自己。
为什么要拒绝他。
我喜欢他,他也说以后就这样在一起。
各得其所,有什么不好。
老爸老妈白日都要上班,一整天都只有我一个在家。向雷差不多每天下午都来,我们两没有共同语言,不打架就只有上床。从某个意义上来说,向雷是实现了他当年见我一次上我一次的狠话的。祈欢偶尔会来,他怕热,出门都挑上午,他的习惯是除非和我一起出门不然一待都是一整天的。那祈欢来的时候我就打电话给向雷叫他不要过来免得撞车。我懒得向祈欢编造什么化干戈为玉帛的鬼话,何况向雷来了除了上床也基本不和我做别的事,不然倒还三个人凑一起玩玩扑克什么的。
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一天我和向雷正在床上厮混的开心,外面门铃大响。
我们在床上滚了一遭后门铃还在响,向雷抱着我说:“别理他。”
我眯眯眼,累的无力。瘫在床上打算再睡一觉。向雷起来穿衣。等一会推推我:“在踢你家门。好象还在叫你名字。”
我侧耳倾听,**一声:“是祈欢。”
“现在开门还是等他走?”
我手忙脚乱的穿衣服:“他要认定我在家的话绝对要叫到我开门为止。”
“还好上次门锁坏了重换以后忘记给他备用钥匙。”
“小愿,你在不在家?”
“来了。”我大叫,开门。
祈欢用手扇着风:“好热好热。有没有冰水给我弄杯来?”
这个少爷到这来就是要人服侍的。我到厨房给他弄冰水。
“向雷!!!!”
哗,我端着杯子匆忙出去。
“你怎么在这?”
“他一直在这,是你刚进来的时候没看见罢了。”我把冰水放祈欢面前茶几上。他端起一饮而尽:“小愿,告诉我这个人在我们家做什么?入室抢劫?”
“我还奸淫掳掠。”向雷没好气。他和祈欢算起来还有点小仇,祈欢找人打的事我想他不会那么快忘记,以他计仇的程度不当场和祈欢打起来就不错了。
我坐到他们中间,清清嗓子:“小欢你今天怎么下午来?外面不热吗?预报说今天最高气温38度。”
祈欢看看我再看看向雷,满是狐疑:“小愿你还没跟我说这个人为什么在这?”
“咳。”我暗示向雷先回去,他装做没看见,翘着二郎腿对我说:“祈愿,我也渴了,帮我弄杯冰水来。”
我从茶几底下踢他一脚:“自己去厨房。”他也要冰水,平时都喝汽水的人,摆明和祈欢过不去。
祈欢忽然站起来。
“小愿我想起来上次忘记本书在你房间里我今天特意过来拿的,谁知道按了半天门铃你也不理我,我还以为你出去了。”
“小欢。”我惊叫,僵硬着脸看祈欢的手放在我房间的门锁上。
“怎么?”
“你的书在我妈房间里,你自己去拿吧。”我哆嗦着声音说,希望他没看出来我和平常有什么不同。
祈欢奇怪的看我一眼。
“在叔叔房间的话我就不方便进去了。反正我要在这边吃晚饭的,等叔叔回来我再拜托叔叔进去拿吧。”
“喂,我走了。”向雷拎着瓶可乐站在厨房门口朝着我的方向说。
“好。”我定定神,送他到门口,压低声音,“等晚上我打电话给你。”
“那小子什么时候走?”
“晚饭后。”傍晚比较凉快。
我关上门一回头,祈欢不见了。天,他刚站的地方是我的房间门口,唯一的可能……
“小愿……”祈欢沉着脸,指着狼藉一片又皱巴巴的床单。房间里的味道还没有散掉,我慌忙去开窗户。
祈欢阻止我:“还是先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吧?别和我说你们两个一起在房间看A片。”
我房间没有电视,我苦笑。眼珠转了几转。
祈欢刷的一下掀起我的上衣。我条件反射的护住身体。
长叹一声。祈欢死死盯着我胸口的痕迹。吻痕,抓痕,明显到就是不解情事的少年也可能明白在这个房间刚刚上演过的剧目,更何况是绝顶聪明的祈欢。
“小欢……我和向雷就是……你想的那样……”既被抓到现场,索性招了。祈欢……也许能够理解我一点。
祈欢过半日才开口,这半日我僵硬的站在床边不敢看他。
“我上次来没有带书过来,所以没有忘记书在你房间这回事。”
唉,一回头看见祈欢不见我就想到了,祈欢从来不带书到我家来的。所以他才会在我说书在妈房间的时候用那么古怪的眼神看我了。
“到你房间只是随机。隐约觉得你和向雷不妥,但是没想到事实比我想象的还要劲爆。”祈欢苦笑,“我们出去说。”
我打开窗户透气后又磨蹭一会才出去。
“小欢,我会把一切都告诉你。所以你不要问,不要评论,先听我说。”
“就是这样了,小欢,我喜欢他,我和他在一起了。”
尴尬的气氛在四周曼延。
“你是GAY?”
“是。”吐出这个字并不如我想象的难。
“不,小愿,你要想清楚,你只是青春期的同性倾慕倾向,不是天生的同性恋,你喜欢向雷是因为他本质上是个和你完全不听的人,你被他的自我吸引,你误以为你喜欢他,误以为你是同性恋。给你自己一点时间,暑假不要再见他,和我去看看心理医生。”
“不。小欢,我喜欢他,我和他上床,我喜欢向雷。向雷是个男人,所以我是GAY。心理医生对我不管用。”
颓然叹口气,祈欢倒在沙发上。
“真没想到……若是以前谁说祈愿会喜欢向雷……”
“我会先给他两巴掌,简直比最荒谬的谣言还要荒谬十倍。”那个时候,连我自己都不敢想象我会有一天喜欢上向雷,喜欢上我最讨厌的人,喜欢到甘愿被他压在身下当女人胡搞乱搞。
“小愿,我需要时间消化这个信息。我先走了。”
我也需要时间来消化事实,因为是祈欢,所以我毫不隐瞒的告诉他全部实话,我相信他就算不能理解不能支持我的决定也不会告诉爸妈的。而且我相信,给祈欢一点时间,他会在精神上支持我,哪怕他理智上再不赞成我和向雷在一起。
“我和小欢说了。”我打电话给向雷,急需倾诉。
“全部?”
“不。”没有说前几次是他强暴我,“我说我很喜欢你。”隔了条电话线,看不到表情,我说的很镇定,怪不得那么多人都喜欢在黑夜里说实话了,不必害怕看见别人的脸色就不必提心吊胆。
抱着电话絮絮叨叨,直到妈开门进来才警觉,匆忙挂断。
祈欢过了几天就来找我,虽然神色不见开朗,但偶尔撞见向雷也没表现明显的敌意。我放心很多。
一个是我最爱的**,一个是我最亲的堂弟,如果冲突起来我的立场很为难,不想向雷受气又不能见祈欢生气。
现在看他没相安无花事我也就放心了。
最爱的**和最爱的堂弟。只差最在意的朋友了。
正文 第二十一章
和秦沁的冷战持续到开学后,连柯桉都怀疑我到底做过什么事才会让秦沁气足一个暑假都不肯原谅。我无话可说。开头一个月又在这种压抑的环境中过去。
想不到的是大二学年我居然拿到奖学金。
“我请大家吃饭。”在宿舍我小心看秦沁脸色,小心的提议,“大一的时候我就说了拿奖学金请客的,这次总算如愿。去蜀王怎么样?”
秦沁“啪”的一下扔掉课本出去。
迟杭耸耸肩:“我是无所谓。但这是集体聚餐吧?我们417?”
“当然。”我抽动脸皮勉强笑一下。
“那你搞定某人就行了。定了日子通知我下。”
柯桉摇头:“请客也就算了。”看看秦沁丢下的课本,叹口气出去。
我咬咬唇。妈的,送上门和解都不要。
我和秦沁继续僵持,宿舍气压越来越低,其他宿舍的哥们从我和秦沁开始冷战就不敢再来窜门,说是本来祈愿一个火药包已经够可怕的了,现在又加秦沁一个火药桶,威力增三倍不止。
我心里窝着火,跟向雷在一起的时候有时就忍不住拿他撒气。向雷又岂是个好欺负的,最后小打小闹总要发展成全武行。
这天闹歇了,向雷喘着气说:“以前你们宿舍那个……瘦瘦的,叫什么来着,挺能打架的。”
“什么以前,现在也是我们宿舍的。”我知道他说的是秦沁,又是一阵憋气。差点就又开打。但那个混蛋后面那句话让我傻在当场。
“对,叫秦沁的,上学期末的时候还跑来跟我打了一架。”
“秦沁找你打架?你欺负他?”我跳起来揪住他衣领。
他不满:“别人欺负了你老公也没看你这么激动啊!”
“谁欺负你?活的不耐烦了?”招惹这头霸王恐龙。
他扯过我亲下:“说老实话,那个是不是你姘头?”
“放什么P!”
“呵,那小子在我们期末考最后一天跑来我们宿舍找我单挑,说是要问清楚我到底把你祈愿当什么了。”
“什么????”我一激动就掐住他脖子用力摇,他咳几声:“快放手。”
“说,什么时候的事,他和你说了什么,你又和他说了什么。”
他悻悻然:“还说不是姘头,谁信。就问了下我和你以前的事还有我怎么看你的。”
我心里一动,有什么东西闪过。
“他还说我要是就跟你玩玩就趁早收手,不然他绝对不放过我。我就问他如果我是认真的他怎么办?”
“他怎么说?”
“你怎么不关心下我怎么说的。”
“不用关心。我知道了。”我跌坐在地上。所以他后来暑假才会去找我才会和我说以后就这么在一起。原来是秦沁,原来……是这样。
我吁一口气:“他一定是跟你说如果你是认真的就要好好对我。所以你后来去找我。”所以他和我和解的那么快速那么突然那么让我措手不及。
“秦沁,向雷都告诉我了。”
秦沁被我堵在洗手间,柯桉迟杭都不在,他避无可避,除非他动手,不然休想从417出去。
秦沁没有选择装聋作哑。
“就算你喜欢他,我还是要说我讨厌他。”
“为什么不跟我说?背后表现友情很伟大?”
“哼。”
“不过,我真的很感动。”我微笑,忽然拉过秦沁紧紧抱住,“谢谢你这么关心我,谢谢你,秦沁。”
秦沁在我怀里动了动,我抱着他的力道加大了点。想到向雷说的话:“那么瘦看起来一跟手指就能吊死的人那么能打我还真没想到,差点就在他手上吃个大亏。”
“你的问题为什么不当面问我。”
“问你?怎么问你?妈的,你有当过我是朋友吗?”秦沁爆发,一脚踢开我,“你和他的事你一直瞒着我们,我一直以为你恨死他接过你却是喜欢他,你叫我怎么问?我一直当你是好朋友,你这件事却提都没跟我提过,我最讨厌人对我藏着掖着不明不白的。你当我是朋友就该主动告诉我,而不是……你知道那天我看见向雷跟在你后面才跟过去车棚想帮你把手,但是你们都在说什么?”秦沁涨红了脸,纯洁的孩子。我板起脸装正经,一知道秦沁没有嫌弃我觉得我恶心觉得我**我整个人就喜气洋洋起来,盖都盖不住。
“别笑的那么恶心?”
“秦沁,这么说你后来那段时间不理我是因为觉得我不信任你?”
秦沁扭开脸,我越发笑起来。
“可是你要想想,我总不能突然告诉你我喜欢一个男的吧。”秦沁这样闹别扭的样子还真好玩,可惜不能叫迟杭他们来欣赏下。真是可惜,我手痒痒的只想拿手机出来拍照留念。
秦沁瞪我。
我柔声道:“秦沁,我是真的当你是朋友的。你别再闹别扭任性了好不好?”
刷的一下,秦沁的脸绯红一片:“谁、谁在闹别扭任性了?”
我捂着肚子蹲下去,心情莫名的开朗。
等迟杭知道我们和好如初的时候第一反应是拉着我们417全体成员出去大吃了一顿,美其名曰“庆祝祈愿和秦沁重新回到同一战线”。饭钱想当然是从我微薄的奖学金里算计出。
有了我和秦沁莫名其妙不和又莫名其妙和解的前例,迟杭和柯桉对我和向雷走到一起的事也就不感到特别的难解了。
在15103混久了就知道向雷其实是长期一个人独占一个宿舍的。他的三个室友一个是本地人住在家里(A大规定是住家可以住宿费照算),另一个大二下学期搬出去了,还有一个大部分时间都在学校,一般也不回来住,嫌来来去去的麻烦。所以向雷享受的是一人一室的待遇,这混蛋现在整天往我们宿舍跑说是他那边太冷清了没人气,我们417柯桉最不会斤斤计较,迟杭狐朋狗党中三教九流都有自然不会介意多个向雷,秦沁看我面子勉强也能给他点好脸色。而向雷最不会的就是看人脸色,白脸黑脸红脸对他来说没什么区别,全看他大爷高兴怎么解释。
时间久了,就连旁边宿舍的人都习惯了向雷在我们宿舍出出入入的事了,就差给他一备用钥匙。
【如果这都不算爱—成川(8)】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