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如果这都不算爱—成川(4)

时间: 2014-11-02 12:07:13 分类: 今日好文

【如果这都不算爱—成川(4)】

15103在背阳面,终年不见阳光的处所。纵然已经是夏天,也依旧阴凉寒冷。大理石地板上的寒气直往上冒,我挨着地的上半身感受到一股股寒气,隔着层衣服都冻得直发抖。裤子褪到膝下,屈起的膝盖维持着刚才的姿势。腰痛的厉害。我喘息半天,抱着腰起来,拉起裤子,小心走向卫生间。
“你做什么?”他往一边推我,“门在那边,自己穿好裤子滚出去。”
我甩开他手,冷笑:“你上了小爷不付钱就算了还不许小爷用一下卫生间。”
我靠着门,脱下内裤。擦干净自己丢掉内裤套上长裤。向雷靠在椅子上抽烟,看都不看我一眼,我木着脸,自己开门出去。
每走动一下,身体就被摩擦到发疼。
回到417还是没人。也好,这样就不会有人看到我凄惨的样子。我低着头进去洗手间对着镜子查看伤势。镜子里的人有双对男生来说太漂亮的内双的眼睛,鼻子很挺,脸上有着明显的巴掌印。
我狠狠朝自己脸上甩一巴掌。“贱人。”第一次是运气不好被撞到,无路可逃,第二次分明就有机会逃走偏偏还要送上门去。
“祈愿?”卫生间的门打开。迟杭惊讶的脸出现在镜子里。
“别理我,我发神经。”我再朝自己脸上甩一巴掌。好,这下就算是最细心的柯桉在也发现不了这张脸在此之前就被人殴打过。
我胡乱往脸上泼冷水,清醒自己的神智。只要我不说,谁看的出来我刚被男人上过,走出去照样是我玉树临风风流倜傥潇洒不羁绰而不群的祈愿祈少爷。
晚上柯桉秦沁回来的时候迟杭没提到我下午时的疯狂行为,后来也一直没提起过。我以为他当作我一时发疯没记在心上,慢慢就忘记了,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迟杭的细心隐藏在不动声色之中。所以在我和向雷的事情大暴光的时候,他能够毫不惊讶的接受既定事实的存在。
自这次之后我讨厌任何形式的联谊活动,我宣称再也不参加联谊这种变相相亲的**行为。从五月到六月,我过的很安静很平稳,尽量减少我在公寓区活动的时间,我认定这里风水不利于我。我大多数时间仍然和柯桉一起泡在学校图书馆。工大的图书馆很破烂,据说在我们大一开学之前一星期才重新粉刷好,之前阴森的像鬼屋。我在校园网上看到图书馆以前的样子,确实很象鬼屋,尤其那黑洞洞的楼梯道。
图书馆的阿姨已经认识我,每次看见我都要露出个很和蔼的笑脸。我死命看书做题,对秦沁说如果我能拿到奖学金一定请417全体成员大吃一顿,所以秦沁翘首以盼,希望我能一举夺魁,完他大吃一顿白食的梦想。秦沁一直很希望去蜀王吃一顿,当然,前提是别人付钱。
迟杭在六月的某天晚上说第二天有个聚会,我们417和旁边420的。柯桉说有事不去了,我本来也不想去,但秦沁一听说聚会地点选在巴蜀人家就立刻鼓动我一起去,秦沁是川菜的热爱者。我无可无不可的也就答应了。
正文 第八章
第二天我一进去预定的包厢三秒钟就出来,满脸不豫之色。迟杭和秦沁跟在我后面出来。
“迟杭,我先回去了。”我不管秦沁期盼的眼神,径自丢下这一句往门外走。
迟杭捉着我腰不放:“祈少爷,别走啊。”
“就是啊,祈愿你要走也要给个理由啊。”秦沁帮腔。
我回头瞪他们。“你要理由?”
秦沁忙点头。那我就说理由好了。
“理由是迟杭你蒙我,我说过我不会再参加联谊这种恶心的事情,你也知道的。还有你昨晚明明说的是……”明明说的是和08420的几个聚餐,来了却看见一堆女生,都打扮的花枝招展,“我告诉你,我现在恨死联谊这种**相亲的东西,你趁早让我走。”
迟杭冷笑:“你走就是,只管丢下兄弟几个自己走就是,明天报纸头条要有无辜男大学生被骗**的消息你就当没看见,也千万别内疚,犯不着。”
“扯什么?迟杭你火气也太大了。”秦沁接替迟杭拖着我腰不许我走,“祈愿,迟杭也不知道这是联谊。420那几个昨天跟他说的时候我也在,他们光说是我们两宿舍联络联络感情一起吃吃饭,绝对没说是这么回事。迟杭也是被骗来的。”
“你说要走,我还更想走呢。你没看见那几个……”迟杭很愤怒的样子。我想怪他,想起刚才的情景,又忍不住笑,刚迟杭一进去,那几女生眼光齐刷刷射过来,比探照灯还亮,迟杭被视奸得出离愤怒,一出来就满脸苦大仇深的冷笑。我又不给面子地说要走,还咬定他骗我,估计迟杭已经气得在心里面把420那几个的祖宗八代都问候过了。“本来这种事他事前说下我也不至于就不同意了,偏偏来这套。”迟杭哼哼。我说:“不如就走了吧,也不晓得那几个女生哪找来的,饥渴成那样子。”
“医大护理系的,我刚打听过了。全班都女的,饥渴也正常,迟杭你就忍忍吧,反正也不是没见过这架势。走是不能走的,这关系到我们417和420的阶级友情问题。这一走不光以后420的看见我们横眉怒目的,也还让医大的那群女的误以为我们工大的帅哥没见过大场面,说出去多没面子。敷衍一下先。迟杭你不愿意也没人能扒光你衣服捆上床是吧?”秦沁双眼发光,拽着我和迟杭不放。
“滚。”迟杭踢他,“口水都快流下来了,让人看见我们才叫没面子。”
秦沁无限委屈:“这家店的招牌菜很不错的。来都来了,不如吃了再走。今天就全让420那几个掏钱好了,谁让他们敢蒙我们迟杭迟大帅哥还有祈愿祈大少爷。”
我笑,就知道他是为这个才不肯走的。
“幸好柯桉没来,不然回去非说死我不可。”迟杭无奈带头回包厢,秦沁怕我不肯回,一路拽着我衣服不放手。
420的**窜出一个迎接:“我说你们宿舍去个洗手间怎么都一起去,还去这么久。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了。”**嬉皮笑脸的,没提防我一脚过去,龇牙咧嘴,莫名其妙地瞪着我。我压低声音:“等着,你骗我们这帐回去再算。”**摸摸鼻子,看情况很后悔自告奋勇出来迎接的举动。
迟杭被一群女生围着,表现得有礼有节,国家元首出访都没他那么有风度。我和秦沁埋头大吃,旁边人小声说:“祈愿,你也别光顾着吃啊,适当的时候表现一下。你看人家迟杭,多象个香饽饽。”
我嗤他:“还真没危机感,就不怕迟杭表现得太好抢光你们风头和女人。”
“哪能呢?你看迟杭那水准的能看上这些个凡花俗草么。说真的。”他胳膊拐我一下,“那边那两女生好象对你有点意思,一直在看你。”
“你看花眼了吧,看我?看迟杭还差不多。”
“啧,祈愿你怎么一点自觉也没有,你和迟杭可是我们自动化的两头号帅哥啊,出来拐几个医大的小女人还会成问题吗。”
我懒得跟他鬼扯,闷头吃菜喝酒。另一边的秦沁不负417死要吃的名声把大半好料的菜色给直接拖自己碗里去了,还不忘记受苦受难的自家兄弟,抽空往迟杭碗里夹点菜。迟杭极优雅地道谢,然后开始发挥我们417的集体主义精神,加入到我和秦沁苦吃狠吃的小团体中来,把表现的机会留给420的兄弟。420的几人立刻很有默契地把握时机,发挥工科生不多的口才和太富裕的厚脸皮来和几个女生闲扯。
我踢踢迟杭。不出声地做个口型。
真烦,什么时候能走?
迟杭回一个杀气腾腾的笑。我低头闷笑。420的几个人惨了,迟杭不敲诈到他们每个人一个星期的中饭是不会放过他们的。我们417未来一个月的午饭有着落了。在420的同胞和医大的女生商量着去唱歌并附带上我们的时候,我更加确信未来一个月不光午饭连晚饭都不必自己付钱了。
一共十五个人离开包厢的时候,都脚下虚浮,他们是酒不醉人人自醉,我是被不流通的空气闷的。走出大门站在街道上深呼吸,另一群人从我背后进去我刚离开的地方。我回头叫秦沁,忽然看见一个熟悉的背影,僵在原地。秦沁推我:“走吧,他们结完帐了。”我吐气:“为什么选在这边吃饭?”我刚竟没想起来这边是A大的地盘,不然无论如何我都是非走不可的,我绝不愿在A大的地盘停留,我讨厌A大。“因为医大在A大隔壁。”我往前走:“我头晕,我先走了。”秦沁扯住我:“不行,都已经到了你还走什么。进去休息下好了。”
“秦沁你开什么玩笑。”在卡啦OK室的包厢休息?
快乐老家飚歌城。在非黄金时段每小时三十元,面向学生的价格,加上420的谁有优惠券又免费得来一小时时间。一下子就包了三小时,刚好到十点半结束,能准准在十一点门禁前赶回公寓区。时间拿捏很精确,不愧是理工科出身的人,我头晕脑涨地想。
“祈愿你也没喝酒啊,怎么这个样子。”秦沁摇晃我,我瘫在角落的沙发上,一个人占了几个人的位置。蛮横地制造出420的兄弟必须与医大的MM挤坐在一起的机会。迟杭摸摸我的额头,对秦沁说:“不烫。”我努力睁开眼,扯出一个笑容:“没事。就是心情忽然不好……可能生理期来了。”我笑。迟杭不赞同我的幽默。幽深的黑眸凝视我半晌:“我拿点酒来陪你喝。”
“好。”我点头,“醉乡路稳宜常至。”它处不堪行。
迟杭微笑:“果然心情不好,开始多愁善感起来了。”开门出去。
一小瓶啤酒递到我面前,我接过。看着迟杭吩咐服务员把其它的全放在我面前的茶几上。坐下来打开一瓶陪我喝。
“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牌子?”我看酒瓶上的标签。百威,我一直喜欢这个牌子的啤酒。
“认识你也快一年了,不会这么点东西也不知道。”他们已经点好歌,正吵着谁先唱。秦沁的声音夹杂在里面。
“看秦沁多好,没心没肺的,比谁都开心。”我羡慕他。对迟杭举一举酒瓶。
那几个女生唱歌的技巧和实力都让人不敢恭维。我喝酒喝到头晕也听得出实在不怎样,难为420的兄弟还能一个劲叫好。不过话说回来,420的几位嚎的更可怕,半醉半醒间还以为是谁家没事半夜打老婆,嚎得那么凄惨,嚎得那么撕心裂肺。光听着就让人心酸得想掉泪。
我跷着脚看屏幕。一个眼睛大大的女生开始唱王菲的《我愿意》,我受到惊吓,把茶几上的酒瓶踢了下去。还好是空的。声音不大,专注唱歌的和专注看美女的都没注意到。迟杭瞅着我笑:“菲菲的歌没有实力还是不要乱唱的好,不然活似一宰鸭子宰鸡的。看把我们祈少爷吓的。”他拍拍我的背。我其实不是吓的,我是感动的,我喜欢王菲的歌,特喜欢这首《我愿意》。你看那歌词写的多好。
正文 第九章
秦沁大概也是受不了那魔音穿脑,窜过来递我一纸袋,我抓一把里面东西塞嘴里,立刻甜的吐出来。
“我不吃爆米花。”
“奇怪,你那么喜欢糖排我还以为你喜欢甜食。”秦沁自己抓把塞嘴里,津津有味地吃下去。我以仰慕的眼神看他,只要是吃的,没有秦沁吃不下去的。
我喝口酒,消除嘴里的甜味。“为什么不高兴?”秦沁问。
“忽然间,毫无原故。”我用王菲的歌词回答。杀鸡声还在持续,我头痛,为什么一直糟蹋我喜欢的菲菲姐啊。
“上去展示下歌喉给他们瞧瞧。”秦沁兴致勃勃怂恿我,坐在沙发扶手上捏我脖子玩。
“不去。”我摇头,“歌为知音者唱。谁有兴趣免费娱乐这群三八和猥亵男。”
“秦沁,你去帮我们再拿些酒来。”迟杭说。
“喝太多了,你们。”秦沁担忧地看着成堆的酒瓶。
“没事,我知道祈愿的酒量,这点酒还真不算什么。再说有人付帐。”迟杭努努嘴,被内定付帐的人正在争夺麦克风。
灌了太多酒我去了几次洗手间,再回来秦沁抢到麦克风。
我跌到沙发上,四肢僵直。
“想不到秦沁除了叫人起床时声音大之外还有付唱歌的好喉咙。”迟杭憋着笑欣赏秦沁的歌艺。
“恩。”我从嗓子眼哼出点声音,四周闹烘烘的,勉强能听见秦沁的歌声。
“……什么酒醒不了,什么痛忘不掉,向前走就不可能回头望………朋友别哭,我依然是你心灵的归宿……”
《朋友别哭》,方芳最喜欢的歌。方芳……一阵头晕。
我摇摇晃晃站起来,去抢麦克风,秦沁正在兴头不肯给我。好,不给我,我自力更生,我丰衣足食。我动手去抢,我一巴掌挥在秦沁胳膊上,秦沁傻傻看着我,我一个没站稳,被线绊倒,跌在秦沁身上。眼对眼瞪了半天,我先抢过麦克风爬起来就唱下一首歌。
“神啊,救救我吧……”
“神啊,救救我吧……”
神啊,救救我吧……让我别再遇见那个男人……
神啊,救救我吧……让我别再爱他……
神啊,救救我吧……让我爱一个值得我爱的人……
神啊……救救我吧……
我又哭又笑,迟杭从背后抱住脚步踉跄的我。“你喝多了,祈愿。”迟杭轻声说:“不要失态。”
我推开他,抹抹脸,粘乎乎的。“对,我喝多了。”我跌跌撞撞往外走。秦沁要来拉我。“我去洗把脸就好,刚才……不是故意打你。”秦沁死死拽住我。“我不会出去生事。我只是去洗把脸。”
“靠!”秦沁吼,“谁怕你出去生事。我是怕你一个人喝多了在外面被人欺负了去。”
就这样他还护着我,我回身抱住他,在他脸上亲一下。
“滚!”秦沁踢我,用衬衫袖子狂擦脸上的口水。我哈哈大笑。“让他一个人静一静。”迟杭拦住他,“对不起了,各位,请继续。祈愿出去吹吹风就好。”没有人跟出来,迟杭拉住了他们,或者除了迟杭秦沁没有人在意我的死活。
我低着头,拼命地往脸上泼冷水,头发衣服都全部湿掉。进出洗手间的人都不怎么注意我,来这里的人多数也是为了发泄,看见喝醉了的疯成我这样的也懒得大惊小怪,只不过在洗手的时候避开我就是了。镜子里的人脸烧的通红,连眼睛都充血,我想我刚才真是疯了,居然动手打秦沁,如果我没抢到麦克风,如果秦沁没放手我会不会继续动拳头。秦沁,那可是我最好的朋友,我居然动手打他。“你是畜生。”我对镜子里和我有一张一样的脸的人说。我拼命搓着手,我往脸上泼水,我要冷静下来,我根本不该为一个有点眼熟的背影烧成这个样子。我闭着眼,冷水从头上淋下来,蜿蜿蜒蜒进到脖子里。我昂起头,我聪聪明明的一个人,我清清白白的一个人,我自自私私的一个人,怎么可能会爱上别人,怎么可能会爱上个男人,怎么可能会……爱上他……
门拉开,有人进来。
我闭着眼,水珠滑到胸口,我揪紧衣服,和脸上一样都是湿的,潮潮一片。
没有听到里间的门打开的声音,没有听见冲水的声音。背后有人打量。迟杭来找我么?还是秦沁?
我睁开眼,在镜子里看见一个熟悉的面孔。古铜色的皮肤,深刻的轮廓,上翘的嘴角,不屑的眼神。
他弹弹烟灰,笑的恶毒:“我当是谁在这发神经。失恋了在装孬种?”
我瞪着他,眼神恶毒过他十倍。他知道什么,他凭什么说我。他对着我的方向喷出个烟圈。“刚在巴蜀人家外看见的也是你吧?不错吗,搞联谊?有没有搭上哪个?”
刚才那背影那么眼熟,原来真的是他。我脸色发青。
“再让小爷看见你非杀了你。”我扑上去掐他脖子,红了眼铁了心要在他身上留下伤痛。
他轻易躲开我脚步不稳的攻击,轻易甩了我一耳光,甩在我脸上,这混蛋特别喜欢在我脸上留下痕迹。
左脸火辣辣地疼,我抓紧他胳膊,拼了命也要煽回这记耳光。我不管他落在我身上的拳头,踢在我身上的脚。一巴掌一巴掌甩过去,我今天非煽到他不可。
“疯了你。”他躲我躲的有些狼狈,脸上几道抓痕都是我的杰作。
“以后记着给小爷滚远点。不然小爷看见你一次煽你一次,煽死你为止。”我发疯,毫无章法,只一心杀了面前这人,“没有你,我的人生一定会是一片光明。方芳……还有科大……”
重重的耳光落在我脸上:“方芳不喜欢你是因为你没用,你不象个男人。”
他也红了眼,单手抓紧我双手。我们面对面站着,他的呼吸喷在我脸上,我有被响尾蛇咬到的恐惧。
我站在一起,我们一般的高度,我们被迫认真观看对方近在咫尺的脸。我敢打赌我们都不知道对方到底长什么样子,我敢打赌他从来没有正眼看过我,我敢打赌他不知道我是怎样的人。祈愿他最是小心眼,祈愿他最是恶毒,祈愿他最是有仇必报,祈愿他最是……
“向雷……你不知道得罪了我你要付出什么代价……”我狞笑,一巴掌一巴掌打在他脸上。他拧住我手,我屈膝顶在他腹部。他弯腰,我挣开他的桎梏曲起手肘死命往下一撞。他跌开几步,捂着肚子站起来。血红的眼睛开始叫嚣,嘴角扭曲起来,压住我的肩,反手就是几耳光。我不示弱,立刻又打回去。我们站在洗手间的门口互打耳光,对面的门打开,一个男生诧异地看着我们。向雷拉住我腰,带着我往后退几步,让出洗手间门口的位置。那人看着我脸上红肿的巴掌印,我吼他:“你他妈的看什么看,要脱裤子就快滚进去脱,不脱就滚出去。”
“向雷,怎么回事?”
“你进去你的,这小子酒喝多了在发疯,看我今天给他点教训。”我的胳膊被他反扣在背后,他盯着我眼睛,在我耳边低声说,“我说过见到你一次上你一次的,你总是不记得偏要在我面前晃。”他伸手摸摸我头发,嘲笑地拉扯下我湿透的T恤。我从他眼里看见我血红的眼,我张口。他惨呼:“你咬我。”又是一耳光,我偏过头躲开,张嘴咬住他咽喉。“我今天不能煽死你我就咬死你。”我满口他的血味,我吐字不清。他拽住我头发拖离他身体,一脚将我踢躺在洗手间冰凉的地上。他翻身骑上我肚子。我听到对面开着一道缝的门里有人唱歌。几个女生合唱。
“……你是电,你是光,你是唯一的神话,我只爱你……”
正文 第十章
他的拳头落在我身上,好疼。我用力翻身,把他从身上掀下去,反过来骑在他身上揍他。我们在狭小的地面上翻滚厮打。我的头几次撞在地上,腹部挨了他几拳疼得钻心。我奋力挥舞着手脚,我再也不要无意地让着他,我再也不要无意地避着他,我再也不要他从我这里讨着好。他是什么人,我又是什么人,笑话,祈愿是会让别人的么?祈愿是会避别人的么?祈愿是会怕别人的么?我身上挂多少彩他身上也就得挂多少。我是疯了,看见他脸上痕迹越来越多我就越来越兴奋。他终于恼了,卯起全力来将我死死压在地上。
“你今天发什么疯?”他咬牙切齿,恨不得踹死我。
对面还在唱。“……你主宰,我崇拜,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爱你……”
我受刺激,妈的唱什么唱。我看着他,静静地笑出来。他神色缓和了些。我吐他口水。他伸手抹去。
“我操你祖宗!”我红了眼,开口就骂,不晓得是骂他还是对面唱歌的女生。
他慢慢放开我。“我本来以为你是欠揍,现在才知道你是欠操。”他剥我裤子,“反正我也打算上你,就在这好了。”他两只手去拉扯我皮带。我猛地挣起上身,抓住他头发往后一推。他没想到我还有力气坐起来,头一下子撞到洗手池上。我踢开他压住我的身体往外跑。“祈愿,信不信下次让我抓着我往死里操你。”他在后面赌咒发誓。我又跑回来踢他几脚:“我先踢死你!”我踢他肩膀踢他头,他握住我脚踝一甩,我仰面摔在地上。他拉着我的手翻身起来就是一脚,狠狠踏在我胸口。
门外有点骚动,有人跑进来。他最后一脚踢在我左肋。我喉咙一甜,“哇”地吐出些东西。红红的,很耀眼,很夺目。
最后一点清明的意识是秦沁的拳头打中向雷的下巴,还有向雷吃惊地看着我的眼神。
去死吧,向雷……我在昏过去前诅咒他。
“喝酒太多太急导致胃出血,休息几天就没事了。不过以后喝酒别那种喝法,年轻人有什么事是不能在和平的环境下解决的?”查房的医生告诉我我的病情,满脸的不以为然,多半以为我是失恋了借酒消愁。说真的,我倒宁愿我是失恋了借酒消愁。为一个或者漂亮的或者有个性的或者有气质的女生伤心。我喜欢她,她不喜欢我,所以我喝醉酒,所以我胃出血。我痛苦,我伤心,我难过,我自暴自弃,然后某一日幡然悔悟,洗心革面,重新做人,再去追求其他更漂亮的更有个性的更有气质的女生,把前一个忘的光光,只在年老回忆的时候想起来一下,对某个已经成为老来伴伴我走过一生的女人说:“我大学的时候还曾经为了一个不喜欢我的女生伤心过呢,那时候……真是……”然后在老伴的嗔笑中满足地握住她的手,享受黄昏的温和。
【如果这都不算爱—成川(4)】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