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如果这都不算爱—成川(2)

时间: 2014-11-02 12:07:13 分类: 今日好文

【如果这都不算爱—成川(2)】

被向雷揪着头发拖进他们宿舍是一个周末的黄昏。我从农大出来,一个人骑着车晃晃悠悠,我没看到向雷。但他看见我。趁我没注意到他的存在,一脚踹翻我的车,揪住我的头发拖到他的宿舍。15楼103。
正文 第三章
“放手。”我踢他下体,他扭住我的胳膊往后一压,我疼得直吸气。“混蛋,放开我。”我又踢又骂,奇怪的是每个经过的人都当没看见我们。向雷打开门把我丢进去,我狼狈地扑在地上,头撞到地板,肯定又肿起来了。我恨这个姿势。我发誓谁敢这么对我我决不饶他。我屏住气,等他过来,我翻身就踢。他猝不及防,没闪过去,正踢在他小腹。我看他扭曲着脸看我,我骂:“活该。”跌跌撞撞爬起来去开门,眼前金星还在固定轨道运行。他一脚踹在我背上,我向前扑几步趴到门上,刚好手可以够到门锁。我伸手去拧。他抢先一步,重重撞上门,反锁。拽住我后衣领脚下一绊把我按趴在地上,顺着我倒下来的姿势跪下,一只膝盖顶在我腰上。
“混蛋,你要干什么。”我恨死这种弱势群体的感觉,反肘撞他,被他扭住别到背后,还往肩膀上提。就会这一招,我装死,他低头看我。没被制住的右手肘立刻撞向他下巴,他头一歪,没撞着,不过这个行为显然激怒了他。
“找抽你。”一巴掌打得我眼前颜色暴变,金木水火土星齐转。他转过我身体,对着我小腹就是一拳,出手狠毒程度可比黑市拳赛上把对手往死里打的黑市拳击手。我疼得蜷起身子,双手护住头躺在地上努力喘气,失去反抗的力气。
意识清醒点的时候,我发现我的衣服被他脱得差不多了,就剩上衣还勉强挂在胳膊上。身边随便扔着长裤和内裤,都是我的。腿被抬起弯曲到胸口,下身接触到空气,凉凉的。
“干什么?”我挣扎着踢他,一动刚被打中的小腹就一阵抽痛。
“当然是干你。”他挑着眉头,凶狠地看着我,压下来。热热的东西抵着我大腿根部。我变了脸,想都没想就一拳挥过去,砸中他下巴。
“敢打我。”他眼神凶悍起来,黑黑的眼珠发红。慢慢扬起手,我抢先掐住他脖子用力收紧,他吃痛,咳嗽起来。手收回去扳我掐他脖子的手,我掐住不放。他的指甲抓得我手生痛,我只管报复在他脖子上。他连连咳嗽,不再对我客气,耳光接二连三照着我脸来,左边脸被打得麻木,手渐渐松开。
他抓住我手腕一撇,我听见卡的一声。
“没骨折。”他放开手,要站起来。我以为他良心发现,他又踢了我胸口一下。换我咳个不停,眼泪都掉下来。泪眼朦胧中看见他去了洗手间一趟。回来时手上多了样东西,看我象死狗一样躺在地上他笑的很开心。用脚分开我的腿,在我腿间半跪下来,我继续咳。他抬起我一只腿架到他肩上。我手疼,脚疼,胸口疼,小腹疼,脸疼,脑袋跟着一起疼,疼得我无力思考。眼睁睁看着他把手上的象个瓶子的东西的盖子打开,倒出液体在手上。再抹到他自己身上。比起我,他衣着整齐,只裤裆大开,露出一点。
“你个**,露阴癖。”他拉起我的腰往下一拖。“被**上的感觉怎么样。”
我痛的不想说话。他俯下身咬住我咽喉,报我刚掐他脖子的仇。这个人向来是睚眦必报的代言人。“我以为我们已经两清了。”
“我说过我要见你一次上你一次的,是你自己不知道躲远点,要在我眼皮子底下晃。”
他激烈地抽动,我倒抽口气。下身痛的厉害。
勉强动着眼珠四处看,如果身边能有什么够得到的重物我相信我会毫不犹豫地抄起来砸他头上。
“我劝你别打那椅子的主意。”他悠悠地说,“你现在的姿势不方便。”
“混蛋。”我一只腿挂在他肩膀上,另一只曲起来贴着他腰。手臂被反扣在身下,腰部被抬得高高。
他手捏在我臀部,一下一下地掐着,牙齿换了个地方咬,胸口一阵痛,不用看我也知道破了。
“狗才会咬人。”
“狗还会上你。你高兴了吧。”他不在意地笑出口白牙,我盯着他看,就是那白的看不见红色的牙在咬破我的咽喉我的胸口以后又对着我笑。“迟早我打碎你满口牙。”
他一顶:“好啊,我等着。”
他笑得得意,趴在我身上一下一下的动着:“要说咬人,你也不差,还记不记得你曾经咬过我一次,让我留了一个暑假的牙印,大热天的还得穿着高领衫。”
我不记得我跟他有感情这么好的时候,能够近距离地在他身上留下牙印。我和他,向来是五米开外看见就要互放冷箭,当对方比霍乱还霍乱,比鼠疫还鼠疫,比狂犬还狂犬,从来不会靠近彼此一米之内,连公务上的接触都没有。在我高中就读的学校,没有人不知道祈愿和向雷是对死冤家,公开的秘密,连结仇的原因都是公开的秘密。
他捏我的胸口,刚被他咬出血的地方。
“忘记了?我们的初夜啊。”
我脸色发白,下身被撞击的地方合着心口一起疼。
“你叫祈欢找人蒙我口袋揍我当我不知道是你做的,两清?我跟你能清的了吗?”他甩我一耳光。
我一扬头,牙齿陷到他肩膀里,舌头舔到咸咸腥腥的血。两清不了就继续流血好了。以牙还牙以血还血,当我不会么!
他吃痛,撞击得更猛烈。我咬着他的肩膀到完事也不松口,他抽出身子想站起来。我挂在他肩上,他抓住我头发将我从他身上扒拉下来,顺手给我一巴掌打翻在地。我缩在地上喘息,摸到衣服小心地穿上。
“滚出去。让我见着你一次上你一次。”他开门推我出去。
我回去,从15楼走到08楼,路上遇见些情侣。幸好是晚上,幸好路灯不亮,幸好回到宿舍秦沁他们都不在。
我很镇定,打开柜子拿起衣服进去卫生间,没忘记拿上管药膏。
冷水从头上洒下来,我浑身颤抖。在十月底还冲冷水是太冷了。但是公共浴室……
我摇摇头,用毛巾擦干自己。涂上药膏。换下来的内裤粘粘的,附着些红白混合物。不能要了,我把它丢到纸篓里。想一想又捡起来找个方便袋塞进去,开门出去丢到楼道的大垃圾箱去。隐约听见秦沁的笑声从隔壁传出来,大概又在胁迫别人陪他玩游戏。我同情隔壁的兄弟。
我在被子里发抖,冲凉水的后遗症。我发烧了。
柯桉先回来,看见宿舍灯灭的以为我不在,还奇怪地说了句“今天怎么都不在啊。”平时这个时候我是一定在的,在网上闲逛兼泡MM。
“柯桉。”我喉咙沙哑,也是冲凉水的后遗症,“我感冒了,帮我倒杯水好不好?还有迟杭抽屉有感冒药拿点给我。”迟杭的老妈是医生,所以迟杭的抽屉里放满各种药物,我平时用的红花油之类都是从他那顺手A来的。
柯桉倒水给我,并把日光灯关掉改开看书的台灯。柯桉就是这点细心。要是秦沁在,一定会咋咋乎乎地说了一堆还没把水杯递给我。
我从帐子里伸手把杯子还给柯桉:“谢了。”
“不严重吧?”
“没事,就是后面那两个双休日得躺床上休养了。”
“先睡吧。”
“恩。”我庆幸我还挂着帐子没拿下来,柯桉看不清楚我的脸。我更庆幸先回宿舍的是柯桉,如果是秦沁他多半要爬到我床上查看我的病情。我不怕他看见我脸上的痕迹,但是现在我没力气和他鬼扯这些巴掌印是怎么来的。
十一点门禁的时候秦沁和迟杭都回来了,看见宿舍只开了盏看书的小台灯都很好奇。柯桉小声说:“祈愿病了,你们注意点。”
“睡着了吗?”秦沁趴到我床边问。我脸朝着墙壁装睡。
正文 第四章
秦沁蹑手蹑足走开,和迟杭洗脸的时候都注意放水的声音是否太大。我蒙着头在被窝里玩手机。一般人吃了感冒药都会昏昏欲睡,我是异类,吃了药反而特别清醒。迟杭他们都睡着了我还醒着。
身上到处都在痛,刚才应该叫柯桉连止痛药消炎药一起拿给我的。那里疼的厉害,换内裤的时候看见红色的黏液,一定是被那个混蛋弄伤了。明天肯定很难过。第一次的时候我痛得在家躺了三天,一直在发烧,就那样我还撑着去考场完成高考。老妈一直觉得我做过的最让她惊吓的事就是发烧到40度还要去考试,而最让她惊讶的是我居然还考上了,虽然与我最初的目标差出太多。可是我永远也不敢让老妈知道我为什么会发高烧,因为在校的最后一天被同班的男同学强上了才导致数天高烧不退高考失利。
我和向雷从初中就在同一所学校,都算是校内的名人,不是因为优秀而出名的那种。因为不同班,所以一直没有交集,四年间我们一向井水不犯河水。到高二文理分班,我,向雷,还有方芳,都在一个班,高二3班,理科班。方芳是我小就开始喜欢的女孩,我们算得上青梅竹马,从幼稚园就开始同班到高中结束。我喜欢方芳是人尽皆知的事情,方芳对我也不能说一点意思也没有。如果没有向雷,方芳也许在后来会成为我的女朋友,我相信日久生情。可惜在高二文理分班的时候,向雷和我们分到一个班,方芳喜欢上向雷。我一直不明白方芳喜欢他哪里,我也一直不明白方芳为什么不喜欢我。和向雷结仇不是因为方芳喜欢上他,我痛恨向雷是因为他曾经接受过方芳,方芳曾经是他正式的女朋友,但他后来甩开方芳,毫无理由。我看不惯他,寻事挑衅,渐渐势不两立,敌我分明。
到现在我都还喜欢着方芳,就象方芳到现在都还喜欢着向雷。
早上醒来的时候还记得梦中方芳甜美的笑靥,可惜不是对我。连梦中都不是对我,我心里空荡荡的,身上还是到处都疼。
秦沁叫我:“祈愿,醒了没?要吃什么早点我帮你买回来。”
我裹着头含含糊糊地说:“我想再睡会,吃中饭再叫我吧。”
“你猪啊。”秦沁跑过来隔着被子一巴掌打我屁股上。我痛的龇牙咧嘴,破口大骂:“秦沁你个死**占你小爷便宜。看你小爷病好了怎么收拾你。”
秦沁哈哈笑:“我占你便宜?我不小心打着个男人的屁股还要用84消毒才好。”
“你不是要吃饭,还不快滚。别打扰小爷睡回笼觉。”我隔着帐子观察敌情。柯桉和迟杭一早就出去了,现在秦沁也出去吃早饭一时半会回不来。我利用时机爬下床找到昨天用过的药膏钻卫生间去涂药。小腹上一片青的是昨天那几拳留下来的,喉咙上还有牙印,好在穿上件高领的衣服就看不出来了。麻烦的是脸上的,我抹好药膏出来洗手顺便照镜子。脸上的巴掌印还没消,层层叠叠,一看就是被人狠狠地殴打过。我咧咧嘴,赶在秦沁回来前爬上床,认真考虑怎么编造个说得过去的故事。
肚子咕咕叫,我抱着被子翻来翻去,碰着哪哪疼。秦沁回来时我装睡,没想好说词。
到中午躲不过去,只好起来,懒懒地叠被子。
秦沁吃惊得像看见ET外星人:“祈愿你居然叠被子,你没发烧烧坏脑子吧。”要知道我的格言是反正晚上还要用被子干脆不叠了节省时间人力物力和财力,秦沁一直很好奇节省财力这一点是怎么来的,我也一直没告诉他只是为了念着顺口随便加的。柯桉常笑话我叫我连饭碗也不要洗,反正晚上也还要用的。事实上我确实不洗碗,我都用食堂提供的饭盒。
“我今天发烧还没好……”秦沁等着下文,“所以……秦沁你就帮我买份饭回来吧。我要……”我念出一串菜名,然后说:“就买你最不喜欢的那样吧。”
“干吗?”
“笨。”迟杭说,“显然是怕你偷吃。”
秦沁哇哇叫:“祈愿你这小混蛋。”掀开我帐子来抓我。我往后躲他的爪子,他忽然停住。
“你的脸怎么啦?”秦沁惨叫,吓得迟杭柯桉也一起来看我。
我小心地从床上下去,三个人对着我的脸发怔。
“说,怎么回事。”迟杭率先发问,用祈使句。
“我从床上掉下去……”
“从楼梯上掉下去……”
“从阳台上掉下去……”
“从山上掉下去……”
秦沁铁青着脸:“是不是那个向雷,是不是昨晚遇见他了。”
我从来不知道秦沁可以这么敏锐。我笑着否认,扯动脸部肌肉一阵酸痛。
“如果是他,我早打电话叫你们来帮我揍他。真的是意外,别放在心上,男子汉大丈夫的还怕毁容吗。”
“你以为你这张脸比毁容好看到哪里去?”
“没那么严重,秦沁别这么大惊小怪的。”我早上还看过自己的脸现在只会比那时候好不会比那时候差,绝对称不上毁容。我推开挡在前面的秦沁过去找镜子看。“我是受了点伤不过对方也没讨着好。就是在外面撞见说了几句翻了脸打起来了。”我琢磨着怎么说个他们都能理解的借口。
秦沁很冷静地截断我的话:“对方是什么人?哥们帮你报仇去。”
我吓一跳,看见迟杭也一脸赞同的表情知道他们不是说笑。
“这个……可能是农大的,我一不小心……撞上一女的,可能是他女朋友……说了几句……然后就打起来了。”
“地点?”
“就农大那林子里。”他们都知道我喜欢在那发呆,也知道那是情侣们最喜欢的场所之一。
“那就未必是农大的了,公寓区这边有些对也喜欢去那边……祈愿如果你下次看见还能认出来……”
“算了。”柯桉说,“这边人多又杂的,别闹成校际纠纷了。祈愿要是真的没吃亏也就算了。”
两双眼睛齐刷刷地看向我。我笑:“哪能呢?我会吃亏么?”
“也是,可惜这张脸了。”
我轻飘飘一巴掌飞过去:“少寒碜我,能比得上迟大帅哥你那张脸值钱么?”
“那就要看问谁了。”迟杭抱着胳膊笑,动作优美的让人嫉妒。你绝对看不出来这么个阳光美少年也是个狠角色。
秦沁搂住我:“没错,在我心中你是最美。”
“滚,我就知道你小子是羽泉的死忠。”
秦沁飘向屋外:“宝贝,等哥哥买饭回来喂你。”
“秦沁,亲亲,你才是我的宝贝。”我恶心他。
秦沁听见这句又折回来:“小愿子,记得刷牙哦,哥哥马上就回来疼你。”他撅撅嘴,做个kiss的动作。
我吐。迟杭和柯桉也是一脸受不了的表情拿着饭缸出去。
中饭是我最喜欢的糖排。
“你自恋狂啊?吃饭还照镜子。”
正文 第五章
我把玩着小镜子,里面的人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嘴巴是嘴巴,方芳都说过我长得很好看,可惜她不喜欢我。
“前几天还有个女生说祈愿长得像王力宏。就是在上星期三在学校食堂吃饭那次,长得有点像周迅的那个女生说的。”
“到底是人家女生说祈愿长得像王力宏还是你说人家女生长得像周迅啊?”柯桉问。我偷笑,柯桉的认真对付秦沁是最好的。果然秦沁红了脸要争辩。迟杭抢着说:“我记得秦沁说那个女生长得像周迅,倒没听见那个女生说祈愿长得像王力宏。”
“呼呼。”秦沁大喘气。
“猪宝宝,乖,来给你糖排。”迟杭在秦沁对面用勺子勾着块糖排晃悠。因为我病了,所以难得的今天四人都聚集在宿舍吃饭。
秦沁不屑地看他一眼,不为所动。迟杭失望地叹口气,走过来。秦沁盯着糖排,不动声色的那种盯法。
迟杭好象很可惜地说:“给他吃其实也是浪费,不过不给他吃……”眼睛看着秦沁,秦沁继续不动声色地盯勺子上勾着的那块糖排。
“不给他吃我会觉得我虐待病人,良心不安。”手一抖,那块晃悠了半天的糖排终于掉下来,掉到我的饭盒里。
秦沁愤怒,还是不动声色的那种愤怒。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
我啃口糖排,咂咂嘴:“渔翁得利。”
秦沁忽然笑:“猜个谜语。猪跑出猪圈。打个明星的名字。”
秦沁喜欢说笑话,不过更喜欢借用笑话损人,我们上当太多次,都拒绝回答。
“王力宏,往里轰。哇哈哈哈哈哈……”秦沁笑得开心,“祈愿长得像王力宏,王力宏……A=B,B=C,A=C吗?”
“逻辑不通。”柯桉说。秦沁呛到。我和迟杭大笑起来:“秦沁你个猪头啊”
“我出离愤怒啦!!!!”秦沁吼。
我笑的更加开心,有这群朋友多好。
工科学校最少见的就是女生,比女生更少见的是美女。不过好在我们住在大学生公寓,用秦沁的话来说就是各家美女聚集场所,直接撇掉工大还有科大的恐龙,还有其他学校的美女可以看,而且类型众多,最重要的是光看看是不需要付出代价的。这级自动化的男生深深懂得近水楼台先得月的道理,不时和其他学校的女生来个联谊之类。联谊寝室这种光明正大的变相相亲法迅速流传广为人知,连我们417的全体同胞也有幸参加过几次联谊活动。实际是很被动的被拉去,那边的宿舍几个人和迟杭的关系很好,要拉他出去当招牌拐MM参加。迟杭本着独乐乐不如众乐乐的原则把我们417全体成员的名字都给写上去。那一次聚会之后417得到一个很光荣的名声——“死要吃”,一个宿舍四个人只管低头吃菜,本着捞回成本的原则拼命往肚子里填东西,美色当前反而一个个表现得活似柳下惠。人人都说秀色可餐,独我们与秀色抢餐。死要吃——417名头逐渐响亮,在那几次联谊之后。迟杭这块招牌在内部逐渐不管用,好在外部还能流通。于是我们在迟杭的陷害之下又有了几次参加联谊交钱吃饭的经历。后来在417其他成员集体抗议以及我们417名声越来越坏的情况下,迟杭才放弃了他拉我们垫背的恶劣行为。
417四个人在大学时代大概都不会与美女沾边。秦沁,没心没肺,绝对是喜欢美食多于喜欢美女。柯桉,认真勤勉,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坚定信奉者。迟杭,怕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级别的高手,浪子无心。我,祈愿,从初中就喜欢方芳,现在依然喜欢她,以后也会是。
方芳在南师大,和祈欢同在南京,偶尔还有联系。
祈欢告诉方芳我的电话号码。从离校后我和方芳就没再见到过了。方芳在某日打电话给我。
那天下午没课,我挂在网上玩了一下午的游戏。我在网上玩的很疯,我欺骗所有不认识的人,当然他们也欺骗我。当时我正在和一刚搭上的MM聊天,我说“为了你我一定会斩妖除魔,刀山火海,天涯海角,碧落黄泉,天上人间,大漠荒原。”MM说“不用那么麻烦,你只要把你的装备都送我我就当你老婆。”我靠!装备都送她了我还能拐到老婆吗?我说“你人妖啊?”对方半天没回答。秦沁在这个时候把电话扔过来:“找你的,女的。”笑的很鬼祟。我立刻知道不是我老妈,虽然会打电话给我的女性一直只有我老妈一个人。
方芳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变的很幼稚,像是甜甜软软的童音。我没有听出来,我傻乎乎的问:“你谁啊?”只差没说你打错了吧。平时我不想给人开门的时候就吼“你敲错门了吧”。我不喜欢讲电话,我认为那是对时间人力物力和财力各种资源的综合浪费。所以除非有事很少有人会打电话给我。
“祈愿,我是方芳。”
我傻了眼,握着话筒站着,用眼神杀了秦沁N次,怎么不说我不在?
是个女的,你假什么假?秦沁撇撇嘴角,一脸你少假仙了的意思。
“你还好吗?前些天遇见祈欢才知道你在工大,怎么一直不和我们联系?”方芳很温柔地问。但是……我们?我们又是谁?
“我很好,方芳你在哪?”
“南师大。真不关心老同学。”方芳笑。其实我是知道的,方芳的理想一直是做个老师。为人师表和蔼可亲十年树木百年树人一直都是她的理想她的奋斗目标。
“还好吗?”
“我很好。”方芳沉默一下,说,“祈愿你给我的感觉很消沉。”
“对,我现在走路都低着头,据说这种人缺乏朝气。”
“高考失利你一定很难过。”
我笑:“也没什么。”我原想上科大的。“我住在大学生公寓,科大的新生也住这边。你看我要是上科大和现在上工大也没什么不同,都得住这鸡不飞狗不跳的地方。”科大和工大的区别就是楼号不同。其他08417和12417不会有区别,都是四人一间房,还未必有秦沁迟杭柯桉这么好的室友。
【如果这都不算爱—成川(2)】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