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锦重(上)

时间: 2014-10-08 20:44:22 分类: 今日好文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锦重(上)】


这是一篇美受被花心小攻抛弃,自杀,重生,然后带着五岁的小包子,与恶夫斗智斗勇斗体力的故事。

小包子:“老爸,我跟新爸斗得是智,你这白痴也就斗斗勇吧。”
恶夫单耀:“胡说,他一直在跟我斗体力,要不你怎么出来的?”

攻是美人控,洁癖,喜新厌旧,最忌纠缠,重度渣体制转忠犬,小虐怡情。
受是小明星,依赖性强(靠包子),耐性好,百战百败,越败越战,有勇无谋,注定此篇欢乐!!!
内附两只欢乐包子。3>1,此篇欢乐。前面会稍虐,请注意前面有虐,虐点低的孩子慎入,渣变攻不是一天变得,过程会美好的,结局会幸福的,欢乐不会少的。
此文一定HE 略虐大欢乐 调、教恶夫变忠犬 日更


第一章(小修)

  “爸爸,喝水。”软儒的声音里透着恐慌。
  过耳的鸟窝头,尖下巴,朱红唇,高鼻梁,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水波潋滟,分明红通通,脸都哭花了,却抿着嘴瞪大眼睛盯着复崎看。面对这么一张故作镇定的小脸,复崎叹口气,要伸手去接。
  “爸爸,张嘴,我喂你。”小大人的语气。“邢叔叔说,你得喝好多的水才能好起来。”
  杯子已经递到嘴边,眼睛向下一扫,复崎厌恶地推开小孩的手:“里面有只死虫子,你没看见么,恶心死了。”
  沉默。半响,复崎觉得自己有些过分,手撑床欲坐起。小孩急忙伸出手来扶,复崎借着力坐好,后面被体贴的塞了只枕头。“咳,对不起,能换杯水给我么?”
  “能,能。”小孩欢快地跑过去,将水倒了,又要往杯子里倒水。
  复崎喊道:“你洗洗杯子再倒水啊。”
  小孩听他说话,本能的看去,结果壶口歪了,热水浇到手上,他“啊”的叫了个短音,又把剩下的痛楚咽回肚子里,从容地倒满了杯子,小心翼翼地给复崎端过去。
  复崎接过杯子放到破旧的床头柜上,拉过来那只小手细看,烫红了一大片。复崎急道:“快去拿冷水泡泡,留了疤可怎么好?”
  “没事,端盘子哪天不得烫几次。”小孩无所谓地抽出手:“爸爸,你快喝水吧,我去看看有什么好吃的没,你昏迷了两天,一定饿坏了。”
  “等等,你确定今天是2018年11月10号?”他还想问一问,你确定你是我儿子?
  小孩细眉蹙紧,跺脚道:“爸爸,你越自杀越糊涂,就不能好好的么?算了,我不跟你说了。”
  复崎垂眸,他不知道他是否自杀过许多次。在他的记忆中,他只自杀过一次,花尽身上所有的钱,从一家小药店买了瓶安眠药,全吞了下去。他抱着必死的决心,一整瓶药就算及时发现被送到医院去,也难以得救。
  却不想,上天就是喜欢捉弄人。有人不想死,天灾人祸意外连连。他不想活,死了一次居然还能重生。
  重生也就罢了。哪有自己重生到自己身上的,就算重生到自己身上,可不可以往前活,就当成是吃了一枚后悔药,以后遇到单耀那王八、蛋一定绕道。
  现在好了,肚子里的那家伙出来了,还长到了五岁,他都是当爹的人了。环顾四周,不到十平的屋子,灰色斑驳的墙壁,掉漆的家具,动动就嘎吱嘎吱叫唤的床,依稀可以辨出这是他被单耀扫地出门后租住的地方。但一个小时前,唔,他的一个小时前,也可以说是六年前,这里的家具虽旧,可没这么不堪入目。
  复崎的五指深深插入头发中,蜷起腿,头埋入膝中。他被单耀抛弃后,才发现自己竟怀了孩子,以一个男儿身。他又是害怕又是欣喜,怕的是被世人当成怪物,喜的是这是他和单耀的爱情结晶,或许还可以因为这个孩子再次获得单耀的爱。单耀对**喜新厌旧,但不至于对自己的孩子也熟视无睹吧。
  他便是抱着这般复杂的心情去敲了曾经的家门。管家不放他进门,他就在院外等。后来阴沉的乌云终于相杀,落下滚滚大雨。好在别墅是仿古建造,大门的门檐可以避雨,但初冬的风是避不了的。
  他只穿着一件薄外套,哆哆嗦嗦地一直等到单耀带着他的新美人回家。赶忙上前,要告诉单耀这个天大的好消息。却被单耀一句“卖肉的苍蝇”堵得说不出话来。伸手去拦将关的屋门,不管单耀待他如何,至少需要告诉单耀孩子的事,可他只说了个开头,便因为单耀的脚踢门,手几乎要夹断。
  回到租来的屋子,门上贴着催租的纸条。他无力地勾起嘴角,从口袋掏出安眠药,全部吞下。
  小孩拿着一个盘子回来,花着脸却带着笑:“爸爸,刚好到饭点,好多剩菜,邢叔叔让我随便挑。我选了你最爱吃的几样,还有一个热乎乎的馒头。给你。”
  复崎嫌弃地别过脸,可肚子不争气,咕咕乱叫。复崎只得问:“小孩,那个邢叔叔对你还挺好的,怎么给的都是剩饭,没有干净的饭么,差一点的也可以,最好素一些,我吃肉怕胖。”
  “小孩?你怎么这么叫我。不对呀,爸爸你不是最喜欢吃肉么?”小孩挠挠头,撅着嘴说:“刑叔叔什么时候对我好了,不是打就是骂。他不许咱们去碰厨房,你忘了么?”
  “呵呵。”复崎干笑。在他还没摸清楚这个六年后的世界前,暂时打算要跟这个小孩多亲近,套套话。
  盘子里的菜被复崎推开,他很快将馒头吃完。小孩眼不眨的瞅着他,似乎要看着他不许逃跑般。“不是到饭点了么,你不吃。”吃完馒头才想起来小孩没吃饭。“我吃饱了,你再去拿个馒头吃吧。”
  小孩收起盘子,利落地将菜倒入一个塑料盒子里,然后踩着凳子将盒子放到衣柜顶上。
  “你不吃么?”复崎问道。
  小孩摇摇头,说道:“你又闹自杀,等到晚上,邢叔叔一定会大发脾气,说不定他又会不许咱们吃饭。留着点吧,等你饿了再吃。”
  复崎愕然。小孩口中的邢叔叔,他完全没有印象,是在无记忆的六年中认识的人么?听小孩的意思,那邢叔叔分明对他们不好,为何他们甘愿忍受。
  “饿了可以买啊,你还小别饿着。”小孩都五岁了,面有菜色不说,个子能跟同龄人差上一大截。
  “买,咱们哪有钱啊。”说到钱,小孩的脾气就上来了,一点方才哭的柔弱样都没了。“你在店里打工,管吃管住,一个字儿也捞不着。我就说咱们趁着闲去捡捡垃圾换点钱花么,你还不依着我,整天不是瞎想这个就是瞎想那个的,有什么用。”
  不挣钱给人打工?复崎自问没那么傻。“什么店?”
  小孩歪着脑袋打量复崎:“爸爸,你这次是不是吞药吞多了,还能什么店,自然是楼下邢叔叔的小饭店啊。你已经在店里打了六年的工,说忘就忘了,真奇怪。”
  复崎顾不得掩饰惊讶,尖叫:“什么,你说我复崎给人白打了六年的工。”小孩从未见过自己的爸爸如此模样,跑过去给喊得太用力不住咳嗽的复崎顺气:“我一出生就住在这里,爸爸你一直在下面打工啊。”
  他再不济,也是大学毕业,不至于落到给人白端盘子的地步吧。“我为什么没去换个工作?”
  “爸爸,你真的糊涂了。”小孩嘟嘴:“你的身份证还没讨回来呢,也就邢叔叔肯收容咱俩。”
  身份证?
  复崎恍然,他跟LK影视公司签了十年的合约,算起来,还有三年才能到期。单耀是LK的总裁,他当然为了获得更好的发展,才听了经纪人的建议,主动去给单耀暖床。谁知道,单耀那混蛋疼起来人恨不得捧月摘星的博美人一笑,可若是一旦被他抛弃,你就得远远的滚,往火星上滚,不能在他面前再露脸,他会瞧着烦。
  当时没有细细打听清楚,才落得被抛弃后,遭到影视公司封杀的处境。公司给出的解释居然是:老总不想在电视上看见你。
  为了让他彻底不得出现,以防扰到单大总裁的心情,公司出手狠绝,不但封杀复崎的通告,连他以前拍摄的影视作品、歌曲、杂志等也通通下架,不得播放或售卖。最绝的是扣了复崎的身份证,拿十年合约压着复崎,让他想换个公司或换了工作都不行,只能悄无声息的活在社会最底层,永远都不能出现在单耀的上层社会里。
  吞食安眠药的后遗症,脑子还有些晕乎,想着想着,竟沉沉睡了过去。再醒来时,瞧见小孩扒着门缝往外瞧。也不知是不是父子之间真的会有感应,他一望过去,那小孩便回过头来,只是态度不好:“你还是睡着装死吧,也许邢叔叔来了,以为你还没好,就不会动手打你了。”
  复崎再也忍不住,暗骂,白给人打工不说,居然还要被人打。他这六年到底活的是有多窝囊。
  鉴于此刻站都站不稳,复崎没胆量强强决斗,从善如流,马上闭眼睡死过去。
  第二日醒来,发现自己霸者整张床,小孩坐在马扎上,手臂托着脑袋搁在床边睡觉,口水流了一大滩。
  真脏。跟着单耀久了,复崎也染上了洁癖的毛病。不过,只是轻度洁癖,跟他的愧疚心比起来,要透明许多。
  “小孩,醒醒,到床上睡吧。”复崎感觉身上好了很多,便想下床走动走动。小孩说六年后的他也是吞药自杀,也不知吞了几片,才一天就恢复的差不多了。
  “唔,早啊。”小孩揉揉麻木的胳膊,还有些迷怔:“爸爸,你好了?饿不饿,我去给你把饭端过来。现在店里不卖早点了,幸好昨天晚上我去预备了许多吃的。”
  “我来吧,你到床上躺会。”复崎实在不适应,他一个大男人,呃,已经是六年后了,那他就是二十七岁了,怎么能让一个小孩子跑前跑后的照顾他。昨天也还罢了,今天他能下床,多大点的屋子,还能拿不动?
  吃完饭,复崎说道:“我想出去一趟,看看能不能把身份证要回来。”如果LK肯把身份证还给他,就表示LK默认被冷藏多年的他可以去找份新工作了,不必再受合同的束缚。
  作者有话要说:写在前面的话,必读哟
  首先要认清渣攻,特别渣,无下限,看文的妹纸做好心理准备哟。当然,等到他华丽变身为忠犬的时候,成就感也是非常大的。但是忠犬不是一日炼成的,本文讲的就是渣如何变忠犬。
  一开始可能会戳中心软的妹纸的泪点和虐点,坚持下就会看到欢乐的。╭(╯3╰)╮
  然后,小受,他斗恶夫,并不是智勇双全,你瞪我,我就踹飞你那种。鉴于他比较弱,在前期大部分时间会忍着怒气,养精蓄锐,慢慢跟小攻作对的。
  小受去LK、找小攻,并不只是想要身份证,最重要的是合约的问题。本文设定在六年后,国家机器对人口控制的很严格,如果有合约在身,并且那份合约规定不能找兼职的话,小受除了解约,是不能再找新工作的,包括去饭店刷盘子和去超市买东西。小受被逼打白工的小饭店,是邢辛在藏着小受,一般的小店是不会随意用人的,被查出来后果很严重。
  为什么小受不去重新办个身份证呢?
  回答:一开始,LK不会允许小受办理的,公安局会根据合约联系小受工作的公司查资料,LK说自己这有他的身份证,公安局是不会给办的。
  那时就算他补回来身份证,他也不能再找工作,加上他没有钱,连给不要办个户口的钱都没有。所以身份证于他是没有多大用处的,真正牵制他的是合约。
  当然很大一部分愿意还在于小受被打击的意志消沉,并且有些懦弱,但是这个人不是本文的小受哦,本文的小受是没有经过六年打磨的,还是当年为情自杀的小年轻。
  看文轻松愉快╭(╯3╰)╮


第二章(小修)

  小孩在水池旁洗碗,听复崎这般说,赞同道:“我就说你应该多去要几次,反正他们不打人,多闹几次,被缠的烦了,说不定就把身份证给你了呢。”
  “我没有去要过么?”复崎打开衣柜,想找一件干净的衣服换。
  小孩擦擦手,白眼:“我只记得我三岁那年你去要了一次,后来就没再去过。”
  “三岁的事你也记得?”复崎随口问。
  “具体我是记不清了,不过邢叔叔总叨叨啊,说你抱着我在公司门前的雪地上坐了一天一夜,结果我回来大病了一场,差点就没了小命。”小孩过来,从柜底抽出一件黑色西服来:“喏,是找这件吧,你每次出门都爱穿这件。”
  复崎接过来展开抖抖,天,居然是他六年前自杀穿的那件小外套,但是相比来看,旧的厉害,而且也褶的厉害。“所以我后来就再没抱过你去LK要身份证了么?”
  “不是没抱我去,而是你自己也没去。”小孩强调:“我记忆中,你一直窝窝囊囊的,除了干活吃饭睡觉别的事一概不理。现在不论做什么都需要刷身份证,卖废品都得过检验,好在废品站的奶奶偷偷帮我。”
  “你在说你老爸窝囊?”复崎很不是滋味的问道。
  抱怨个不停的小孩刹那间就绽放了个笑容出来:“哪里,哪里,我是说爸爸你很生活的很随意,是你听错了。”
  “你是因为小所以办不了身份证么?”应该会先有个号码什么的吧。
  小孩黑眉一皱,狐疑道:“爸爸,你竟然连我是黑户口的事也忘了。你总不许我出门,不就是怕我被警察抓住,遣送出国么?”
  呃。没想到只过去六年,国家对人口严查的如此厉害。卖个废品都需要身份证,那岂不是无论找什么样的工作,都需要身份证喽。而且还是能刷的身份证,那他身上背负的合约是不是一刷就就会显示出来。
  不行,一定要到LK去。反正他也不能再为LK赚钱,求求他们提前三年解除合约应该可以吧?
  家里没有熨斗,复崎找出一个被子,倒入热水,细致地把衣服上的褶皱全烫平。复崎仍不满意,衣服太旧了,就是名牌也穿的跟几十块一件那种廉价货似的。
  小孩托腮发表感叹:“原来衣服烫一烫可以变平整啊。爸爸,你真厉害。唔,不过你已经很久没这么认真地做一件事情了。”
  “你不知道么?”算是常识了吧。
  小孩眨眨眼,理所当然地答道:“我又不是天才,你不教,我怎么知道。咱们还是赶紧出去吧,一会邢叔叔醒了,你就出不去了。”
  复崎对那个邢叔叔已经彻底没有好感了,决定要回身份证就远远离开,换一个城市重新开始。单耀给予他的伤害,足以杀他一次,但只一次而已。
  “你出去做什么,我自己去要就可以了,你好好待在家里……睡觉吧。”电视上父亲对儿子说的应该是“好好待在家里写作业”,可是小孩明显没上学,复崎只好让他睡觉。
  小孩胸脯一挺,恼道:“你别想甩下我自己走,我是你儿子,你去哪都得带着我。”说完哀怨地盯着复崎瞧,黑曜石般的眼眸渐渐蓄满了水光。
  “好好,别哭,带你去。”复崎没跟小孩一起生活过,根本不知道怎么哄小孩。只能自己退一步,小孩不哭就行。
  九点多的初冬早上,有浅浅的雾气。两人悄悄下楼,踏上一条不算宽阔的马路。复崎看着身前的建筑,唏嘘不已,六年前,它还是一间书店,气质典雅,二楼是店主的家,三楼分成七八个小格子租了出去。
  现在一二楼给改成了小饭店,油烟熏得米白色欧式田园窗泛上黑灰色,整个显得不伦不类。
  这条街变化也挺大,复崎几乎快要认不出来。本来这片属于旧城区,路是由一米长半米宽的石板铺垫的,堆砌粗糙,下雨的时候水会流到石板间的缝隙里,带出泥土,等雨停后,满大街都是泥,各家商户必须出来各扫门前路。
  现在已经换成平坦的马路,方便舒适不少。只是打着油纸伞幻想自己生活在南方小城的感觉再也找不到了。
  复崎吸吸鼻子,给自己加油鼓气。既然老天让他重生到六年后,那他为何不好好珍惜这多出来的一条命。
  按记忆知道公交站牌,还是三路车直达。复崎犹豫了很久,才低下头问小孩:“有钱么,出门忘了带。”
  “我还在想你怎么还不问我要钱,给。还是按老规矩哦,花了钱要陪我捡垃圾挣回来。”小孩穿的也不厚,衣服太大,还漏风,好在天气不是太凉,小孩蹦蹦跳跳也不太冷。他从左边的口袋掏出一元钱递过来,又赶紧把拉链拉上,四处看看,生怕别人注意他似的。
  复崎有些心酸,虽然他还没能接受这小孩是他儿子的事实,但毕竟是他的儿子,毕竟他也曾为自己的孩子开心过,期盼过,幻想过给孩子一个美好的天堂生活。
  “你经常去捡垃圾换钱么?”
  “你终于肯正视我的提议了。”小孩气鼓鼓地说:“如果你肯配合我往外跑,我就不会每天都被关在店里端盘子洗碗了。”
  小孩昨天就说过他每天端盘子都会被烫手,复崎当时还在重生的震惊中,今天听了忍不住说道:“我,对你很坏么?”
  “……怎么这么说?”小孩一时适应不了复崎的问话,脚尖踢地上的石子玩:“车来了,走吧。”
  两人上车,后面还有一个座位,小孩眼疾手快的占住,大声喊着还在前面挤着的的复崎:“爸爸,我给你占了座,快来坐。”
  车上很多人都往前看去。复崎见只有一个座位,便说道:“你坐吧。”小孩很体贴地喊道:“不行,爸爸你自杀刚醒过来,身体一定不舒服,我不能让你站着。”
  车上所有人的目光都锁定在了复崎身上,好奇的,八卦的,探寻的,怜悯的,好笑的,复崎都快要气炸了。他可没经过那六年,现在心理上也不过是个二十一的大男孩,气极,不经脑子脱口而出道:“你爱坐不坐,别胡说八道。”他这么一说,不但洗不掉自杀的嫌疑,反倒更令人起疑。
  小孩听了,不言不语地坐下,一路上侧头看着窗外,再没往前瞧过一眼。他身后坐的一位阿姨,觉得小孩被骂的十分可怜,拿出巧克力逗小孩开心。
  小孩戒备地皱了皱眉,很是严肃的说:“阿姨,我不能吃您的糖,虽然您看起来不像是坏人,但我怕自己吃了您的还会去吃别人的,万一我以后被坏人拐跑了,我爸爸谁来照顾啊。不过,还是谢谢阿姨。”
  “哈哈。”后面听见的人全笑了。那阿姨冲着前面高声说:“小伙子,别跟孩子闹脾气啊。多懂事的孩子,要是我家的可绝对舍不得骂他。”
  复崎无奈,加上刚才说话冲本就后悔,便从前面走到后面,站在小孩旁边。小孩要起身给他让座,复崎当然不肯让小孩子站着,按着小孩让他坐好别乱动。周围人又夸赞了小孩一阵,小孩红着脸低着脑袋不说话。
  到站,两人下车,一前一后地走到LK大厦。一百层的建筑依旧带着逼人的气势,压在复崎心头令他喘不过气来。
  “您好,请止步,非工作人员请勿入内。”保安有礼貌地拦住一大一小。
  复崎说道:“我是LK的签约艺人。”
  “您是新签约的么,我不认识您,方便的话,请您出示工作证件。”
  “我是老艺人了,但一直没接通告,今天过来谈解约的事,麻烦让我进去。”
  保安说道:“那请您与您的经纪人联系,让他出来领您进去。”LK经常有许多粉丝想要混进去,保安不得不严查。
  经纪人?复崎苦笑。他跟单耀半年,就把自己的经纪人赶出了LK,之后再没归属到哪个经纪人旗下,单耀给了他自己选剧本挑广告的权利。“我认识你们的副总云昊阳,你可以联系他问问我的情况。”
  为何单挑出来云昊阳说事,那是因为他虽认识很多高层,但云昊阳是他唯一没有得罪过的LK旧人。复崎当年再恃宠而骄,也不敢去招惹单耀的发小。
  “开玩笑吧,我怎么可能打给云副总,请您换一个成么?”保安的口气带上了不悦。换岗的保安走过来,其中一个老保安指着复崎叫道:“怎么又是你,隔几年不见,孩子都这么大了。”
  小孩屁颠屁颠地从后面跑出来:“王叔叔好。”
  “唉?你认识我,当时你那么一小点,居然还记得我姓王。”老保安不老,五十岁左右,只是在LK待得时间够长,现在已经是小组长了。娱乐公司流动性比较大,在LK工作超过五年,就会被称为老人了。
  “当然记得了,当年要不是叔叔您给我衣服穿,我就给冻死了。”小孩眨巴眨巴眼,又开始泛眼泪,作感动落泪状。他当然不会说那件帮他挡寒的衣服袖子上绣了个“王”字,他也是前几天才看见。邢叔叔以前还把那件衣服收走了,去年破了个口子才还回来的。
【重生之带着包子斗恶夫—锦重(上)】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