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江山一射 瞳浩

时间: 2017-10-18 23:43:32 分类: 古代架空

【江山一射 瞳浩】
 
文案
天庭十二将为仙族誓死而战。十妖七魔慷慨赴死。
然而在文墨的记录之间还隐藏着一个怎样不同的故事呢?
江凡:“在下贱命一条,死不足惜。”
新预:“先离开的不是你吗?”
玉帝:“小不忍则乱大谋。”
【真相】
康乐草的前传,仙妖大战时江凡和新预的故事,穿插了玉帝和魔王的过往。
论一个冷傲忠犬攻如何变成一个嘴贱吃货。
一个谦谦君子受如何长成一个腹黑美人。
 
内容标签:相爱相杀 幻想空间 青梅竹马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江凡,新预 ┃ 配角:初辛,初肃,东门宁云,温颀,唐锦宣 ┃ 其它:忠犬攻,女王受
 
 
 
  ☆、第一章:富商之子
 
  第一章:富商之子
  ——江凡:好美的人啊
  家乡?是叫乌城吧?
  那里天地之气交融繁盛,极其适合生灵居住。这样的环境下神仙妖精也不在少数,在当时有人称它为“妖精之城”。
  江凡就是在那里长大的,那个时候拥有灵力并不是一件很光彩的事,甚至会招来祸患,人们称之为异类,在森严的等级制度下,少数的异类只能生活在最底层。
  “这宅邸之主便是你以后侍奉的主子了,你来这以后凡事都要讲规矩,可别忘了你签的卖身契……”
  走在前面的仆妇还在絮絮叨叨地说着规矩,江凡突然停下了脚步,望向了湖边的凉亭,小亭似乎伫立着一个身影。
  只是这身影还未及栏杆高,看起来是个小小的少年。江凡皱眉,他也听过些传闻,这苏岚不是乌城的富商吗?为什么把孩子养得如此单薄,冬日的寒风吹着,任谁都会为这孩子担忧,怕他冻着。
  事实上,小少年身边的贵妇也在劝他回屋,“您先回屋子,别受凉了,待明日我找人来将湖水抽掉找出那玉就是……”
  “可是,即使您那么说……”
  刚刚丢失亡故的母亲留给他唯一的东西,怎么说也没有办法不难过啊。
  小少年的眉毛向上翘起,漂亮的眼睛周围却有些微红,好像刚刚哭过似的。江凡心中一紧,他是从没见过这么漂亮的人,竟然一时间愣住了。想来刚才听到落水的声音便是他掉下的玉石吧?是对他来说很重要的东西?
  正这么想着,脸上猝不及防地挨了一巴掌,原来是领着他的妇人见他停下才呵斥他的:“小少爷的姿容岂是你可以觑见的!”
  脸上一阵火辣,江凡却仍是不想挪开眼睛,眼见那孩子眼里又要翻出泪水了,江凡胸口一紧,想也没想就跳进了水中。
  寒冬腊月的湖水刺骨的冷,他虽然不擅长水性却还是摸索着在亭下找寻着。江凡是天生的好体质,即使在那之前常常及一顿饱一顿,身体还是用不完的力气。摸索了半天才摸到温热的触感,他趁着自己的余温还没有用完浮出水面,才看清那是一块通体碧绿的温玉,想是富贵人家给子嗣用来暖身养心的宝贝。这么想着抬起头来,把手里的东西递给了趴在栏杆上张望的那个人。苏家的小少爷接过的一瞬间有些怔愣,随即再度把手伸了出来。
  江凡会意,便借力爬上了亭子,带他来的妇人还未及赶来,服侍在身边的妇人见此松了一口气,才想起来对江凡道:“谢谢你了,想要些什么赏赐?”
  近看竟然比刚才还要好看,江凡一时间有些失礼,听到妇人说话才回过神来,再一看小少爷也在盯着他,头一次觉得紧张,“能见小少爷一笑,江凡三生有幸……”
  第一次开口就这样失礼,往后江凡常常懊恼自己的唐突,所幸苏府小少爷年龄还小,不太能理解他的意思。
  正说着,领他来的仆妇也匆匆赶到了,拉着江凡跪下,又见到江凡还在失礼地看,赶紧按下他的头,道:“这孩子是今天刚送来的下人,还不懂礼貌,冲撞了主子,请主子责罚。”
  经她这么一说,江凡才想起自己的身份,被按下的视线只停留在低矮的角度,这么看来,就单是那双云绣龙纹的靴子就够他生活几个月的费用,这是他头一次对自己的身份产生了不满。
  还在思量着以后怎么可以常见到苏府小少爷,自己的手被拉住了,小小的少年对着身边的妇人温声道:“既然这样,让他留下和我做个伴吧,姨娘。”
  这,来得好突然!江凡几乎能听见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了。
  接下来的非常顺利,那妇人只是问了问江凡的家底,知道他只是个有些灵力的下等奴隶便答应了。
  小少爷这才开心地笑了起来,拉他起身对身边的妇人道:“快去煮碗姜茶,给他准备件干衣裳。”
  下一句是对着江凡说的,“我叫新预,刚才谢谢你。”
  乌城第一富商,苏岚的独子,新预。
  这年,他们恰好都是六岁。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章:妖精之子
 
  第二章:妖精之子
  ——新预: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朗朗的读书声在书院响起,念出情爱之句的学生还只是带着稚气的幼童,尚不懂何为欲何为念。
  而隐约能体味出一两分意思的同窗忍不住把视线落在了坐在窗边的少年身上——带着比寻常女子更加明艳的面孔,不盈一握的身段,活脱脱就是书中的窈窕淑女吧,只可惜不是女孩子。
  据说那个人是乌城第一富商的独子,名字也很罕见,新预。
  而新预却没有注意到落在他身上的灼眼视线,托着腮眼睛有意无意地瞄向窗外。这是他第一天来公学念书,江凡说了会在外面接他。
  不过……江凡这是在做什么呢?!
  “这都不像你了,江凡。为了那妖精连性子都变了。”
  “我一直都不明白你是为了他的容貌?还是为了他的钱呢?”
  江凡微微皱眉,这些是之前流落在外时认识的一些同龄人,这些少年一起乞讨流浪时为了少些争执互相划定了地盘。本来想不理睬他们,却越来越难以听下去了……
  “他爹姓苏,他怎么没有承父姓?我听说,他的娘亲是妖精……”
  这个人的话没能说完,江凡突然面无表情地把他按到在地,接下来的话被用力的一拳强行中断,江凡看都不看那人脸上马上肿起来的一边,毫不客气地再次扬手,却被身后的人拉住。
  落在下风的少年趁机反扑,几个人将江凡压倒在地,拳脚紧随着落在两肋,胸前,脸上……不过眨眼的功夫,江凡的身上就布满了大大小小的青紫。
  “江凡!”
  虽然听不到他们说什么,但眼见了这一切的新预忍不住脱口叫出了他的名字,这才意识到自己还在上课,待用手捂住嘴巴的时候已经迟了。
  “新预,你来解释一下这句话的意思。”
  夫子生气了?从小知书达理的新预从未遇过这样的窘迫,微微歉疚地低了低头。
  感觉到了大家的注视,又有些不好意思,余光仍然瞄了眼窗外的地方……
  好像听到了他的声音一样,江凡猛地一脚踢飞了靠他最近的一个,趁着他们吃惊的功夫一跃而起,撂倒了左右的人。
  忍不住咳了一声,终于吐出堵在胸口的污血来,却还是满不在乎地擦了擦嘴角,抬脚踹倒迎上来的最后一个人,这才开口,“你们欺我辱我,我都可以不计较。但以后谁敢说新预不好,我一定不放过。”
  紧接着的情景新预不敢看下去了,忍不住闭上了眼睛……太残忍了,江凡!他们到底做了什么呀?
  再睁开眼,对上夫子等得略有不耐的目光,新预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温声道:“所谓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就是说,那个让你牵肠挂肚的人,就算不是窈窕淑女,也要追他一辈子。”
  当然新预的回答被以请出去罚站作为“奖励”,同时在同窗间也多了个“不爱淑女”的戏称,这些新预都不在乎。
  江凡刚解决完了那四个人转头想看新预在做什么的时候却惊奇地发现对方就在自己身后。
  听完事情的始末后,江凡哭笑不得地叹了口气,“你啊,第一天就被请出来,看你怎么向老爷交待,什么窈窕淑女……”
  接下来的话他突然停住了,没有说下去,新预却来了兴致似的追问,“怎么了?什么窈窕淑女啊?”
  对他毫无抵抗力的江凡只好把他的书包从他身上接过来,皱了皱眉,心里暗想怎么这么重他能受得了吗?
  顺便回答他的问题:“你不就是我心中的窈窕淑女吗……我说实话你又生气!”江凡委屈地揉着被新预猛地捏了一下的脸嘟哝着。
  “我又不是女人。”新预随口道,说着拿起手帕给他擦拭脸上的血污,看着他脸上精彩万分的颜色后还是顽皮地开玩笑道:“窈窕淑女,你还差远了呢,先把你打架的毛病改了再说吧。”
  江凡近距离地看着他的脸,咽了一下口水,直到新预给他擦完药才回过神来,语气一反在别人面前的傲慢,“知道了,以后不会让你担心了。”
  新预已经习惯他这样了,从他们第一次见面,江凡就时不时地对着他的脸发呆,正想说什么,就被一个夸张的声音吸引走了注意,
  “你果然在这里,刚才就听他们说又被你揍了,江凡老兄,你可让我好找!”
  新预循声望去,说话的人竟然在头顶的树枝上,这树枝看起来格外细脆,他竟能毫不费力地站在上面,这人和他们年纪相仿……好像还小一点。
  小小的眼睛小小的鼻子,格外的稚气可爱,笑嘻嘻的样子格外的讨喜,语气虽然夸张却又很亲切。
  新预见他可爱心生怜爱,江凡却爱理不理地看了他一眼,嘟哝着,“我就知道你早晚会找来……”
  那人果然马上被他的态度激怒了,气咻咻地从树梢上跳了下来,指着江凡的鼻子就嚷嚷:“喂,你什么意思!你这也太过分了,自己飞黄腾达了,也不想想兄弟我还是不好过啊,你可别忘了当年是谁赏了你半块馒头救了你一命……”
  “明明是你怕仇人下毒拿我试毒。”
  江凡懒洋洋地眯眼看他,仍旧坐在那,看着他继续暴跳如雷,“我都说了多少次了那是跟你开玩笑的,你还真信啊……哇!好美的人啊!”
  小孩子多变的性子马上就被新预的容貌吸引了过去,一向好动的他马上伸过手去想摸摸这个人到底是真是假,刚伸过去的手却被江凡啪地打掉了,“敢碰他废了你!”
  江凡语气还是懒洋洋的,可和他相交一年多的少年也知道他的威胁都不是在开玩笑,只好讪讪地收回了手,“至于么,你也太见色忘义了吧,对了小美人,我叫宫丘益,是这个衣冠禽兽的救命恩人,嗯,我可是他的大恩人呢!他怎么能恩将仇报呢你说是不是?!”
  新预被他的自来熟搞得哭笑不得,只好温和地点头笑道:“我叫新预,江凡的朋友就是我的朋友。”
  “新预!”宫丘益好奇地念着他的名字,好像对他的一切都很好奇似的,上蹿下跳地打量着他,许久才叉着腰笑嘻嘻地点头道:“你真够意思,我会通知道上的兄弟,以后你家的东西不会随便拿的……”
  “你评书听多了吧?敢拿剁手。”江凡轻飘飘地警告,完全没有把宫丘益当恩人的样子。
  宫丘益再次被这个他单方面认为是好友的人伤害了,目测了一下两人的实力又觉得单挑还是不是对方的对手,只好默默地忍下这口气。

  江凡没理他,拍了拍衣服站了起来,拉过新预叮嘱着,“这小子看着文弱,其实一肚子坏水,你离他远点……”
  “江凡你太混蛋了!竟然在美人面前毁我形象!”宫丘益愤怒的声音在书院上空响起,压过了书声。
作者有话要说:  
 
  ☆、第三章:百步穿杨
 
  第三章:百步穿杨
  ——江凡:谁也不许碰新预
  少年的身体被十二年的光阴拉长,原本的瘦削变的颀长,细长的胳膊微微地紧绷着,并不壮硕的肌肉好像隐隐藏着力量。头发长出了一倍,原本淡紫色的发色变得暗紫,不仔细看甚至和常人无异,被随意地扎在身后。
  很多地方都变了,只是那双慵懒的眼神没有变,还是一副邻家大哥哥的亲切模样。
  江凡执起长弓,转身架箭,沉肩,抬手,紧盯着三百步之外的……
  “江凡!我回来了!”
  “嗖——”江凡一个分神,箭矢直飞了出去,破空而过,绞得周围的空气撕裂一般,新预看不到整个过程,但他能听到风的声音,因为速度太快,他似乎还闻到一股淡淡的焦味。
  箭矢落下,新预听到了什么东西碎掉了的声音,几乎同时不远处传来了一声惨叫,“你也太过分了吧!这么远你也能看得到?!我才从赵家庄窃来的宝玉啊,能卖多少银子啊啊啊啊!”
  江凡没有理会宫丘益的哭诉,见到新预的脸马上换上了一副殷勤的模样,接过新预的书包,动作没有一丝不自然,还是笑眯眯的,“回来了,今天夫子教的是什么呢?”
  新预有些同情地看着眼泪汪汪地抱着碎玉满身怨念的宫丘益,忍不住替他说话,“他又犯什么错了啊?”
  江凡都没有看宫丘益那边,十二年了,新预的模样还是这样明媚惑人,比中性还要偏阴柔的脸却不完全像是女孩子那样妖媚,却又比温文尔雅多了些魅惑,江凡还是难以自拔地迷恋他的模样。
  见到新预帮他说话,才懒懒地看了眼宫丘益,道:“让你别乱偷东西了就是不听,早晚惹出事了。”
  宫丘益委屈地瞪他,虽然江凡新预都长变了模样,宫丘益还是一副小孩子的样子,顶多少了几分稚气罢了,个子也没有长高太多,至少比起一下子蹿高的江凡来,他还是有些矮了,“那你也不能……”
  突然注意到江凡眼里闪过一丝威胁的意思,了解他如此,只好乖乖地闭上嘴了,呜呜呜他这到底是欠了谁的呀。
  宫丘益一跺脚,“我不管,我明天要去一次万俟堡!”
  江凡这才对理了他一下,“去那干吗?万俟堡不好惹。”
  宫丘益直起身子,少有认真地说:“我要拿回盗王令牌,我要号令天下!”
  “你真无聊。”可惜江凡只给了他这么一句评价,便拉着新预往屋里走。
  “……实在是,太伤我的心了……”
  宫丘益对着他的背影做了个鬼脸,一跃跳上了树枝,遥遥望向西北方万俟堡的方向,眼中跳跃着浓浓的渴望。
  他也是做了些准备的,经过一番调查得知万俟堡名义上有三位做主的,其实大小事务都是万俟琬坻在管,盗王金牌想是也在他的屋内,经过来几天的踩点,宫丘益轻轻跳进万俟琬坻的屋子。
  他翻过许多的屋子,这样井井有条的还真是少见。房间不仅干净,整洁,还带着特有的草药香气,宫丘益拍拍脑袋把杂念赶走,抓紧时间找盗王金牌,来回翻了数遍也没有找出来,再看了看万俟琬坻的床上。
  难道万俟琬坻把那东西放到枕头下面了?宫丘益猜测着,凭他多年盗窃的经验,这样的人也不是没有,于是他把枕头掀了起来,枕头底下果然有东西,却不是他要找的东西,银光闪闪的。
  职业习惯,他天生喜欢银色的东西,宫丘益好奇地拿起来仔细打量,是条做工还算精致的手链啊,不过在精致的手链也不至于宝贝到放到枕头底下吧?正想着身后突然传来了柔美的声音。
  “好看吗?”
  万俟琬坻竟然不知何时出现在了他的身后,宫丘益条件反射地转身,刚想躲闪离开,但从下身穿来的僵重让他才意识到一个事实——自己不知何时被下了药了。
  万俟琬坻倒不着急,反而悠然地坐到床边,笑吟吟地看着他,宫丘益看着他这副悠闲的样子心里开始慌张了。
  万俟琬坻果然像传言中的一样好看,干净漂亮的脸蛋,魅惑又不失阳刚的眉眼,果然俊美无双,可宫丘益心里清楚这人可是名副其实的笑面狐狸啊。
  万俟琬坻好笑地看着他的眼神变来变去,措不及防地抓起了他的手腕,宫丘益手指无力地散开,瘫在手里的是一条手链,见了这个万俟琬坻的笑容越发灿烂了,“呵呵,这都敢拿,知道这是什么吗?”
  “什……么?”
  万俟琬坻上下打量了一下他,不知道在想什么,看的宫丘益心里发毛的时候才突然开口,“还算可以,做万俟家的媳妇嘛……”
  “谁要……”宫丘益刚想顶嘴返回去,却被万俟琬坻拉了一把,竟然无力跪了下来,摔得膝盖有些疼,宫丘益的眼里马上浮起了一层水雾。
  他从小怕疼,若不是不想打架和那些人争也不会去学偷盗的技能了,后来结识了江凡,也没人敢欺负他了。所以受伤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记忆中已经很久都没有疼过了。
  在他委屈愣神的功夫,那条银链被戴到了他的手腕上,万俟琬坻好像没看到他可怜兮兮的眼神似的笑道:“没我的允许不许摘下来,否则我会罚你哦。”
  看着他眼里射出来的威严,宫丘益哆嗦了一下,他到底是惹上了怎么样一个人啊?!
  ***********************************************************
  父亲到底是怎样一个人呢?
  这也是新预自小都在想的问题,他与父亲向来礼而不亲,年少时也曾问过娘亲在哪里,也曾问过为何他不随姓苏,却始终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
  “新预,你来这里,跪下。”
  父亲苏岚的容貌和他完全不一样,仅仅说得上是普通,但带着商人少有的书卷气,本来该有的严厉命令却听起来格外的温和。
  新预没有作声,屈膝跪了下来,抬头看着挂在墙上的画像,好美的人啊。画中女子的双眸含情,像是随时都会滴下水似的,嘴唇娇红,带着些温润,在唇角的地方又微微翘起,让整个人的神情都变得俏皮了起来。
  这样浓密的睫毛和眼睛却仿佛在哪里见过似的,新预正在思索着,苏岚却开口了,说出来的话让他微微一怔,“你小时候一直问我的,你的娘亲在哪里。”
  新预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时间久了也习惯了没有娘亲的生活,似乎已经忘记了自己小的时候被别人喊没有娘的孩子时难过的心情了,自从江凡出现以后,他也没有那么孤独了。
  沉默了一会才温声道:“这个人就是我的娘亲吗?她叫什么名字……现在可好?”
  苏岚慢慢走到画面,凝望着画中的人,新预从未见过他这样的神情,好像在透过它看别的东西,又似乎陷入了一段回忆,他默默地抬起手来,轻抚着画中人的眉眼。
  新预甚至能清晰地感觉到他透出来痛彻心扉的感觉,只好静静地等着,许久才听到苏岚叹气,“我也不知道她现在哪里,过得如何……”
  “父亲!”
  苏岚这才从回忆中醒了过来,然而刚才的哀痛还没有散去,叹息了声,“那时我也才十六岁,还是意气风发的时候,若不是那一时冲动,和同窗在湖上起了争执,不小心落水,恐怕也是会从此成亲生子,了了一生吧。”
  新预的眼里的水波剧烈地颤动了起来,“湖上?……”
  苏岚没有停顿,继续说了下去,那段让他想要重复却又无数次希望没有发生过的往事,“不知道溺了多久,不知道湖有多深,她,你娘,就像是湖底的仙子,素衣金边,那不像是凡间女子的容貌,那天迷迷糊糊的,也不知道是在做梦还是真的,我……”
【江山一射 瞳浩】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