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非红非血+番外 亡夜禁流

时间: 2017-09-23 15:12:11 分类: 古代架空

【非红非血+番外 亡夜禁流】
 
书名:非红非血
作者:亡夜禁流
文案:
 
 此文已完结,这是一个关于主角与五个人的故事然后回归到一对一的故事,期间攻除了原配不会对其他人暖昧。。。
  玄幻暗黑风,古代架空
 
 
标签: 主攻  强攻强受  玄幻  古代  架空  
==================
 
  
 
  ☆、第一章 被逐
 
  这里是黑夜,一**大的圆月在空中静静地注视着大地。
  某处树丛之上,猛然一群鸟惊飞起来。一个黑影窜出树丛,飞快地向前跑着。
  爔此时伤痕累累,但此时他却没有时间去考虑去休息,在他的后面,赫然出现几个黑衣人,直奔他而来。
  爔咬咬牙,抬头看向前方时,不由一惊。在他的前方,两座高山耸立,虽然是有些高度,却也不是悬崖峭壁,爔没得考虑,拼起力气,向着一座高山跳上去。一连跃了几十步,稍微向后看时,那群人果然还是穷追不舍,同样追上了山。
  爔脚底施力,一连蹬上几块山石,刚一落脚,身体稍微倾斜一下,爔再是咬了下牙。此时吹起微风,爔的发丝在空中轻轻飘动,他低着头,静静地停在那里,而他脚下的黑衣人却即将要追上他,随即,爔猛然抬头,眼里露着凶狠厉光,他不再看下面,双臂张开,低身畜力,脚一蹬向着上面跳去。
  跳到山顶,爔抬眼一看,不由一愣,只见此时所看到的山顶是一片平地。爔一边走一边大口大口地呼着气,当他再次抬头看向前方时,再是一愣——在他的前方,出现了几个人。
  “爔,几日不见,近日可好?”站在对面的几个人中,最前的人说道,他一身华装,身后之人皆青一色普通族人装扮。
  爔停下了呼气,镇定地看着那个对他说话的人,此时他的身后,那些黑衣人已经跳了上来,但见到爔前方的人,不由得停了下来。
  爔看了下后面的黑衣人,又转回来,眼神里带着些怒火,“隶,这些都是你搞的鬼?”
  “爔,到我们这边来,我帮你报仇如何?”隶说道。
  “哈哈,隶,亏你跟了我十年,你说,”爔冷声道,“我还会相信你吗?”
  “爔,我对你是真的。”隶轻轻说道。
  “哈哈,之前我也只是猜测,如今却不用猜了,说!”爔大声道,“为什么要陷害我?”
  “爔,我也是不得已……”隶带着一丝的痛苦说道,“如果不这样,你就不会从那里出来……”
  夜空的月亮很圆,放的光芒中带着些清冷又有着柔弱但是却能将几人的身影清晰地照出来。
  “哼!”冷哼完,爔继续冷声道,“隶啊隶,你到底是谁?”
  “爔,我还是隶啊!”隶道。
  “好啊……”爔低头冷笑几声,转头朝着那几个黑衣人走去,“来吧,你们也追得烦了吧,就让我们好好打一场,也好回让你们的苦劳啊!”
  几个黑衣人立即就提起剑向着爔扑过去。
  “爔!”隶猛然大叫,大手在空中一招,一个水球自他的手中托出,紧接着他将水球向着那几个黑衣人抛过去。
  水球在空中化成几条水线直接避开爔冲向几个黑衣人。
  黑衣人们来不急反应,立即被那飞来的水击中,“嘭——”的一声,那几个黑衣人被弹飞出去。
  “哼哼哼……”爔低头笑起来。
  隶这里慌张起来,“爔……我不是故意的……我……”
  “水族的人,哈哈……”爔抬头笑了起来,几个笑声之后却突然停下来,双眼变得凶狠起来,“难怪你从来不施法啊,还说自己不会,看,刚才不就施展出来了吗?”
  “爔……我也是迫不得已……”隶支吾道。
  “要不怎么混进炎族,要不怎么混到我身边,是吧?”爔冷声道,“这十年我真是看走了眼啊!”
  “爔……我对你是真的,真的,你相信我……”隶苦声道。
  “要杀要剐随你,反正我现在能力被散,如普通人一样,要逃也逃不了,”爔继续说,“还是说,你们是来救我的?”
  “救你!当然是来救你!”隶不经思考立即说道。
  “哼!”爔冷笑一声,“那你们可以走了。”说完转头走向山顶的边缘。
  “你们先回去。”隶对着身后的下属说道,便随着爔走去。
  “是!少族长!”说完,几个下属向后退去,后方有着一条小道,通向远处。
  隶咬咬牙,追着爔跳下了山顶。
  下山更快,爔都感到身体有了一会的休息,只是督眼看到追来的隶,脚步倒是加快了起来。
  一脚落地,爔看了下之前的那片森林,又看了下两座山脚中间,只见两山之间有一个山洞,在月光的笼罩下,显得更加神秘。爔叹了口气,看回那片森林,抬起脚准备走过去。
  “慢着!那里是回炎族的路,你回去是找死,不要啊!”隶大声道,他人刚好从上面跳下来。
  爔脚抬到空中停了下来,听了隶的话,又收回了脚,他看向旁边的隶,“你这样不是希望我死吗?”
  “那老家伙本就想你死好让他儿子上位,我……我只是不经意间让他计划加快了……”隶说道。“况且你在那里不也是天天和着他们吵来吵去吗?那不如来这个痛快。”
  爔转念一想,盯着隶看了看,没说什么,转头往着那山洞走去,“那就看上天如何吧!这个山洞是死是活,我都认了。”
  “爔……”隶跟了上去。
  一天前,炎族。
  “炎晶被盗!来人啊——”一声叫喊震动了整个村子。
  瞬间人群涌动。
  “给我追——”一个老者的声音站了出来。
  众人在一处空园里看到倒下的隶,众人准备围了上去。
  “发生了什么事?”爔穿过人群走向隶,“隶,你怎么了?”说着,低身准备扶起隶,却无意间看到隶的双手已经烧焦,“你……”
  “族长,我们被发现了……”隶痛苦地看向爔。
  瞬间,周围的人就围了起来。
  “你在说什么?”爔紧张道。
  “说什么?原来是你盗了炎晶!”老者站出来指着爔道,“来人,把族长……不,把犯人抓起来!”
  爔立即警惕起来,“发生了什么事?”
  只见各人不说什么已经将爔抓了起来。
  “去他房间里搜!说不定炎晶还在!”老者又说道。
  “炎晶?我没有偷!”爔大叫,“你们搞错了,我并没有盗的意图!”
  “哼!以前没有,现在倒不知道了!当上了族长,限制也会少了一层,当然更好打了这个主意!”老者说完,对着手下道,“还不将旧族长送入重牢?”
  “是!”那几个抓着爔的人立即行动起来。
  爔双双抓起拳头甩开抓着他的两个人,“愚昧!我岂是任由你们摆布?”说完,双手在空中凝起两个火球,“我要你们说清楚,不然怪我手下不留情。”
  “长老!找到了,炎晶果然在房间里!”一人在人群外喊道。
  众人一听,立即涌向爔的房间,爔也跟着进去。
  只见房内,一颗晶石静静地在空中浮着,它散发起微微的亮光,周围飘着小小的火苗,火苗出现了又消失,消失又重现,如此重复着。
  “这下各位看到了吧?”长老说道,“还不将他押进重牢?”
  几个手下立即就将爔抓了起来。
  爔呆呆地看着自己房间浮着的那块拳头大的晶石,皱着眉头,无语。
  当爔被抓着经过隶刚才倒下的地方时,看到那里已经没了人的影子……
  “嚓嚓——”牢门的锁被打开,在牢的里面,有一个巨型的法阵,在法阵的中间居着一团火焰,爔此时正被两个人往里面带。
  “等下,长老带话,说直接让他去传承。”一个人走过来。
  “现在就传承?”押着爔的一人叫了出来。
  “这也太快了吧!”押着爔的另一个也诧异了下。
  “长老的话哪知道,族里已经通告,爔已经被撤了族长,现在要爔传承力量给新族长。”带话的人说道。
  四人包括爔都沉默了一会。
  “虽然觉得这也有点太突然,不过为了族,旧族长你不答应也得答应了。”来带话的那个人说道。
  “哼!”爔冷哼一声,不再继续说话。
  ……
  步入传承阵,阵法立即启动起来,在爔的对面,是一个与自己相差不多的男子。
  那老头的儿子吗?爔在心里冷笑,刚在心里说完,脚下的法阵力量汹涌地窜进爔的身体,由外至内,爔只感到全身的麻痹感,还有沉重的脱离感!
  时间逐渐流逝……
  夜晚,爔被拖到村外,此时他全身无力倒在地上,那些拖他出来的人已经远去。
  爔摆正身体,在地上猛地呼着气,躺在原地看着天上,此时,月亮很圆很大很明亮。
  许久,爔起身,他目光开始燃起怒火,他基本休息够了,便向着村里走去,却不想前方却窜出几个黑衣人来……
            
 
  ☆、第二章  尘
 
  四周是一片黑,爔只觉得自己走了很长的路,里面一点障碍物都没有,无论是直走还是转弯,都不会碰到任何东西,而随着他进来的隶更是一点声音都没有听到,往回看时除了黑还是黑,当爔觉得身体支撑不了时,不由得脚一软,倒了下去。
  不知道睡了多久,爔的意识终于回来了。
  他睁开眼,只见自己躺在一张床上,原来自己被人救了吗?爔默想着,如果是被隶救的话……一想到此,爔立马起身,想要离去。身体一动,全身上的伤口立即“闹”了起来。爔皱起眉头,开始观察起自己的伤口起来。此时他的全身已经被人上了药,也包扎起伤口来了,爔再是慢慢起身,身体的痛处还受得了,刚才那是动作太大了。
  “这位公子可是急着去哪里?”门被打开,走来一位陌生的年轻男子。
  爔抬头一看并不是隶,心里松了许多,“你是谁?是你救了我的?”
  “是我救的你,你先别动,你的身子伤势并小,就怕伤口变得麻烦走来。”那人说着就走到爔的身边,打算扶着爔。
  爔看到来人也听到是他救的,不由得为之前自己的疑惑感到一丝的惭愧,于是便自己躺坐回了床,让那个伸出手的男子又放回去。“多谢相救,不知怎么称呼?”爔问道。
  “我叫尘,你就直叫我尘吧!”尘说道。
  “这里是什么地方?”爔算是安心下来,这下开始问起来了。

  “这里是我的后园。”尘说道,“当时我在园子里打理花草时就见到倒下的你,便救了下来。”尘顿了下,有些歉意继续说道,“只是我的医术尚浅……”
  “没事,我等下就走,来日必会答谢救命之恩!”说着,爔又想站了起来。
  “哎哎哎——”尘立即阻止道,“不必不必,我其实什么也没有做,这只是举手之劳,不足挂齿。”
  “这哪里的话,你并不用客气,只是我现在什么能力也没有,若是……”爔咬了咬牙,之后却是平息了下来。
  尘定了几秒,然后像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立即说道:“我去煮些东西来,你暂且先在这里休息一会。”说完后就离去了。
  爔还在沉思着,当回过神时,对方已经走了。
  他起身,走到窗口前。
  此时是白天,窗前的花草在阳光中越发着灿烂。
  现在一切都结束了吗?爔在心里这样问起。他抬起双手,在心里默念十多年的修炼的的那个法术,回应的却是什么也没有,那些火的元素他完全感应不到,那些能让他身体感到能量涨满感的热源消失了。爔深深地呼了一口气,他放下双手,将双手搭在窗前,看起窗外的花草,深吸一口窗外的空气,在内心里说起:不如就重新来过吧!
  时间渐渐地过去,“呀——”的一声,门被推开。
  此时爔已经坐在床上闭目,这时睁开眼,就看到尘端着两碗粥进来。
  “我亲自做的粥,还望不嫌弃啊!”尘边说着边将那两碗粥放在桌上,将托盘放在一边,自己擦起汗来。
  爔起身,笑了笑,“哪有嫌弃之说,有劳了。”说着往桌那边走了过去。
  两人坐下后,爔便开始舀了一些粥放在品口边,他看了下呆在一旁并没有动手的尘,不由得问起:“你怎么不吃?”
  “这是我第一次下厨,还想看看你觉得如何……”尘支吾地说。
  爔便带着一丝的疑惑,少少地吃了一口。粥入口,一阵辣味传来,那是在粥上放的生葱的辣味,舌尖立即被一股浓郁的咸味侵占。爔强忍地吞了下去,红着脸低头慢慢地吃了起来。
  “怎么样?”尘问起,“是不是有些咸?刚才我放盐好像放多了,你没事吧?”看了爔的动作,便继续担心地问起。
  “没……事……”爔吞了一口,回道。
  “真的没事?”尘赶紧勺起自己的那碗粥吃起来。一勺进口他立即就将那口粥吐回了碗里,“哎呀!太咸了,你也别吃了,我再去做做看!”说着将爔的那碗连带自己的那碗都放进托盘。
  “味道还行……”爔说道。
  “这怎么行?你还是病人,如果吃出了伤,那就更严重了!”说完,端起托盘就往外走。
  爔也跟上了去。
  来到厨房,爔也跟着帮忙起来。
  “你会下厨?”尘吃惊地问起来。
  爔笑笑,“不会,但是我反正也是闲着,也能帮一下忙。”
  饭后,二人坐在一小亭子时休息。
  “这里你自己住?”爔好奇地问道。
  “啊,不,仆人有事不在,过些天就回来了,暂时……下厨之事……”尘深感惭愧。
  “……”爔看着尘,竟然不知说啥起来。
  就这样过了几天,基本都是两人的日子,而爔的伤也逐渐地恢复起来,如今已如常人般。
  某夜,爔正睡下不久,忽然发现有人跑到他床旁而且那人立即就钻进了他的被窝。
  “谁?”爔立即问道,见来人没有拿什么东西威胁或是对他进行攻击的动作,爔打算先看清楚情况。
  “我是尘啊!”闯进爔的被窝的人说道。
  爔一惊,“你这是干什么?”
  “我一个人睡不着,想来和你一起睡。”尘说道。
  爔无语,想了想,便说道:“你还是回你房间睡吧!”
  “不!难道你要赶走我?”尘说。
  爔又想了想,“不是,这是你的地方,我自然没有那种意思……”
  “那今晚我就在你这里睡了。”尘接着说。
  爔却没有继续说下去,他努力地将身体尽量地与尘拉开距离,往着外边挪了挪,可谁知尘的身体又往爔这边靠了过去。
  “尘……你……我没有那种意思……”爔说道。
  “爔……”尘说,“我发觉我喜欢上你了……”
  爔一惊,“尘……你……”爔正想翻身起床,身体却被尘抱住。
  “别走……”尘说道,“我什么也不做,就在这里睡而已……”
  爔无语,他停下挣扎的动作,等着尘继续说。
  “我什么也不做,真的,就只是在这里睡而已,你不喜欢我们可以慢慢来……”尘说道。
  夜里看的东西并不是很清楚,爔却知道自己肩膀上的被某带有温度靠着的物体是尘的头,此时尘正双手抱着他,脚也往着他身边靠,基本整个人都趴在他身上。
  许久,爔也觉得应该睡了,便将身体躺好,尘也放开了手,两个人便都整齐地躺在床上。
  “睡吧!”爔道。
  “话说,我都不知道你的故事呢!说给我听听?”尘问道。
  爔又是一惊,想了想,缓缓说道:“我原本是五族之一的族长,炎族,听过没?”
  尘“嗯”了声。
  “然后被逐出来,现在变成正常人了。”爔道。
  “就这样?”尘问。
  “嗯。”爔回着。
  “好少……你就不能说多点?”尘问道。
  “那你别说我多嘴,故事挺长的。”爔道。
  “乐意至极!”尘笑道。
  “我们炎族与五族一样,有着一种上天的安排般,我们自从出生之起就有了规定,比如说必会带有当族性质的名,如水族会带有水旁,炎族会带有火旁,这就是我名字的由来。只是……”
  爔在五岁时,双亲便死去,而爔还有个叔叔,那个叔叔就是现在的长老。当时族里一派支持爔这一方,另一派支持他的叔叔。经过争议,最后决定族长位置空缺,那一空缺就空了六年。
  “爹的部下对我都非常好,我的法术基础就是他们教起来的……”爔继续说道,“只不过当我当上族长后,他们基本都不在了,我当时只知道他们去执行任务,之后一去不复返,然后……”
  虽然爔当上了族长,但是却没有任何的实权,族里的所有事务全是长老一人打理。
  “……那时我就决定,将自己的力量提升起来,那之后十多年,我基本除了修炼还是修炼,因为除了修炼能自由外,我基本没啥事可做……”爔停这里想了想,停了下来。
  “怎么了?”尘问道。
  “其实那十多年里,还有一个人……”爔说道,“他叫隶……”
  那是爔刚满十一岁时的事——
  “喂,你多少岁了?”十二岁的爔问眼前站着的小孩。
  “十……十一……岁……”小孩回答。
  “你叫啥啊?”爔围着小孩转了一圈,“会法术不?”
  “我……我叫隶……”小孩答道,“不……不会法术……我……”
  “普通人啊!”爔有些失望道,“你是不是他们强塞不要的给我的?”
  隶看了看爔,然后转过头低着。
  “好了,日后我们就一起居住吧!”爔说道,“你叫我爔,不用听他们的。”
【非红非血+番外 亡夜禁流】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