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万载一春秋 一杯酒凉

时间: 2017-09-23 11:10:39 分类: 古代架空

【万载一春秋 一杯酒凉】
 
 
文案
被几大门派联合追杀的幻术师因一次意外,惹上了一位武力值爆表的鲛人。
凭着纯熟的坑蒙拐骗【划掉】循循善诱技能,幻术师成功地把生人勿近的鲛人养成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高级宠。
某人:咦,我没调戏你啊,我只是想坑你而已!你为什么喜欢我这种事我怎么知道?(⊙_⊙)
各路高手才俊:你驯养技能点这么高,你师门知道吗?!
师兄:养了这么久的小师弟,居然被半条鱼给拐了=口=
众妖:尊上,您不要被驯服得这么彻底啊,虽然这人类长得不错但您的原则呢?Σ( ° △ °|||)︴
 
注意:
1.主攻HE,无反攻。
2.作者逗比
3.中后期受隐性痴汉属性
 
内容标签:阴差阳错 情有独钟 仙侠修真
 
搜索关键字:主角:穆华絮 ┃ 配角: ┃ 其它:
 
 
  ☆、万渊海域
 
  万渊海域,在修真界中被称为不可踏足的禁忌之地。原因无他,只因这海中妖兽本就较陆地上更为凶猛,其中更不乏一些从上古时期就一直存在的凶兽,而万渊海域之中又是出了名的凶兽聚集,再加上于深海之中不便于施展,即使是化神期的高手也只能绕道而行。
  然而此时就在万渊海域最深处,十几个施了避水咒的修真者小心翼翼地寻找着什么,为首那人手持一个陈旧古朴的罗盘,金丹中期的修为,面色肃然地辨识着方位,带领着身后的人前进。在这海底除了他们外再无其他人,终年不见阳光的深渊底显得阴森可怖,耳边寂静得只剩下海水涌动的声音。
  而在队伍的末端的两个人正低声交谈着,其中一个男人看上去约有三十岁上下,修为甚至不到金丹,才堪堪是筑基后期,身上的道袍也显得有些破旧了,此时正滔滔不绝地跟身边的人炫耀着待他们这次探宝成功后定能一飞升天,“木虚道友,不是我吹嘘,这次你跟着我们来寻宝啊,可是来对了!那罗盘可是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宝贝,再加上那枚五蕴散魂符,更是万无一失!”
  走在他身边的是一个年轻男子,此人一头青丝被松散地束在脑后,身着一袭普通的青衫,腰间挂着一支玲珑剔透的玉笛。穿着不甚打眼,看上去修为也不过是筑基中期,偏生长得俊俏,一双桃花眼在主人露出笑容时微微上挑,神采奕奕,眉眼间自有一番风情。这名被叫做木虚的男子附和道,“召青大哥说的是,小弟初出茅庐,恰好遇上几位大哥也算是有缘,只可惜小弟修为浅薄,一路上还望多加照顾了。”
  “哈哈,好说好说!”召青笑着拍了拍木虚的肩膀,端的是一副照顾晚辈的好大哥模样,忽然像是看到了什么,兴奋地一指前方,“诶,快看!前面那宫殿可不就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地!”
  闻言,木虚抬眼看去,只见在幽深的海水掩映下,远处隐隐现出一座宫殿的影子,即使仅能看出其大概轮廓,但也能想象出其近看会是多么雄伟恢弘。木虚原名穆华絮,真正的实力是元婴中期,对法诀什么的不甚擅长,但他是一名幻术师,本身也不依靠那些东西。这次会混进这里也是因为被修真界的几个大门派追捕不得已而为之,加上他看这些人不知从哪里得来的罗盘和符咒的确是宝贝,这才为了躲避那些人跟着混了进来。
  微微垂下眼帘,穆华絮心下莫名地不安,面上仍装作懵懂无知的少年人,“看来那罗盘果然是宝物,然小弟仍有一事不解,虽然我们这一路凭着罗盘护佑,未受妖兽攻击,可我观这宫殿周遭竟是不见活物,这是何故?”
  显然,被人求教的感觉非常好,召青心情不错地回答:“那宫殿里应当沉睡着一个极为强大的妖物,而妖兽对于领地的划分是十分明确的,想必是其他妖物慑于其威势不敢接近。”
  “这么厉害?睡着了都让别的妖兽不敢靠近,那万一我们惊醒了那东西……”
  “没事没事,我们有罗盘指路,何况我们手里还有那五蕴散魂符,那可是真正的宝贝,要是惊醒了那妖物,一道符咒使其灰飞烟灭就是了!”召青的神色满不在乎,显然是没有把那个什么妖物放在眼里,“我们这次可是胜券在握,要不是这罗盘上的隐蔽法咒须得十三人才可激发,其他人又贪生怕死不敢前来,这宝贝可轮不到你来分呢!”
  穆华絮在一旁连连点头附和,“大哥说得是,要不怎么说小弟时来运转呢!”
  谈话间,一行人已经来到了宫殿面前。站定后,穆华絮抬头仰视完全展现于面前的洞府,因其年代久远,种种装饰纹路都与现在有所不同,但仍是给人以震撼感。这座宫殿面积广大,再加上水中视物不便,一眼望去竟是看不到尽头,一层看不见的禁制笼罩其上,散发出的令人腿脚发软的威压。
  领头人站在古朴厚重的大门前,手持罗盘低声念着咒诀,足足过了一炷香后,笼罩在洞府之上无一丝缝隙的禁制才在他们面前露出一个刚好能过人的缺口,而那罗盘也碎裂开来失了灵力,已经废了。这不由让穆华絮更加不安起来,数千年前的禁制至今还有这样的威力,这地方真的能任由他们乱闯吗?
  进了这宫殿后,像是被那肃穆的氛围所感染,就连穆华絮和召青也不再说话,一行人默默地前进,穿过长廊步入大殿,这一路所见的一切皆令他们瞠目结舌。修真界万金难求的珍稀灵草,最低亦是化神期妖兽的皮毛头角,传说中极难生成的木料矿石,这些放在外界可以令整个修真界疯狂的灵宝在这里竟成了修筑宫殿的材料。殿中哪怕仅仅一层台阶,其材料的价值也是普通修真者倾其一生也无法得来的。
  几乎所有人都被面前的一切晃花了眼,要不是知道真正有价值的还在里面,说不定早就不顾形象地哄抢一通了。而穆华絮却忍不住皱紧了眉头,这般手笔即使放在上古时期,也不是一般人物能拿得出来的,这洞府的主人必定极其显赫,当时也应是赫赫有名的人物。他顿时心下有点后悔了,早知道这么大排场就不该混过来,哪怕是被追杀也总比这样上刀山要强吧。
  而入了正殿,几乎是瞬间,所有人都瞪大了眼,像是被勾了魂一般直勾勾地盯着大殿主座上方的那个人影。穆华絮亦是被惊得一时缓不过神。
  雕镂华美的座椅上方,越是整个主殿中心的位置,一个沉睡着的人赫然悬浮其上,周身包裹着一个类似气泡的东西,散发着微弱的白光,在这昏暗的大殿里十分显眼。气泡中的是一个男人,只见那人一头水蓝色的长发,随着水流轻轻地上下浮动,他面貌极美,虽是沉睡着,但眉眼间却像是笼着一层薄霜,不怒自威,一看便知是长期身居上位的人。他上身穿着一件白衣,料子竟是由只在传说中的出现过的上古妖兽冥蛛所吐的丝织成,而真正吓傻了他们的却是这人的下/身——那里没有双腿,仅有一条银蓝色的鱼尾。
  这竟是一只鲛人!一只真正的鲛人!
  倒不是说现在已经没有鲛人了,只是如今生活在海里的那些并不能算是真正的鲛人,仅是身兼上古鲛人的一丝血脉而已。而面前这一只无疑是真正的上古鲛人,他们根本不需要怀疑,如果是普通鲛人,哪来的能耐弄出这么奢华的洞府,还设下这般重重禁制?
  顿时,那些人的呼吸都粗重了许多,傻子都知道,这个鲛人恐怕是这个宫殿中最有价值的宝贝了,若是能收做灵宠那简直是一步登天。鲛人泣泪成珠,而上古鲛人所泣的苍蓝玄珠更是价值连城,无论是用来炼制丹药法器,还是贴身携带都有天大的益处,一颗苍蓝玄珠在拍卖行足可卖出几万上品灵石的价格,更别提上古鲛人身上的其他地方也是处处是宝,就光是这只鲛人本身的实力,就够收他为灵宠的人在修真界横着走了!
  这一行的领头人叫廖贞,就是那个一直手持罗盘带路的人,眼见连他的眼睛都变红了,穆华絮顿时暗叫不好,忙出言提醒,“这妖怪一定很是厉害,我们还是赶紧找了宝贝出去吧!”
  “诶,这你就不懂了,这才是最大的宝贝!光是这长相也足够勾人的了,廖贞道友,我们不妨用那五蕴散魂符重伤这鲛人,再将其捕获!”
  不等穆华絮再次阻止,廖贞就已经飞身来到鲛人面前,一道散发出强大威势的符咒出现在他手中,被狠狠地向鲛人身侧的气泡拍去。
  穆华絮见状转身就想跑,他可是知道的,这几人让他入伙不光是没人敢来,更多的是看中他修为浅薄便于拿捏,没准还抱着关键时刻拿他当替罪羊的心思,他可没必要累死累活地去救人。但为时已晚,不等穆华絮离开大殿,那符咒已经触及了气泡,顿时整个宫殿都剧烈地摇晃起来,穆华絮眼睁睁看着已经近在眼前的大门被关上,断了退路。
  面色难看地转过身,穆华絮就看到廖贞整个人飞了出去狠狠地撞在大殿的墙壁上,而正殿中央,那个沉睡的鲛人正缓缓睁开眼睛。
  直起身子,鲛人一双金色的眼瞳冷冷地扫过每一个人,眼底不带丝毫波动,仿佛打扰了他睡眠的仅是一群不值一提的蝼蚁。鲛人的嘴角溢出了一丝血液,那道五蕴散魂符的确是伤到了他,但这么看来却不影响他杀人,而且符咒用完便化作灰烬,再也没有能伤了他的器物。
  “谁人给你们胆子擅闯本尊府邸?”鲛人擅长歌唱,连那声音也是如清泉般动听,虽然听起来更像是结了冰的清泉。
  只见那鲛人微微抬手,刚才被击飞撞在墙上的廖贞顿时像是被吸住般飞了过去,鲛人一只白净修长的手握着廖贞的脖子,没有丝毫犹豫地收紧五指,只听一生脆响,这里修为最高的廖贞便全身一软,紧接着被鲛人如同扔垃圾一般丢了出去。
  剩下的人俱是吓破了胆,不约而同地祭出了自己最强的法器,同时拼了命地向鲛人攻去。
  穆华絮此时简直悔得肠子都青了,他可是看得出来,哪怕这群乌合之众一起上也不够这鲛人活动活动筋骨的,而他自己……真正打起来估计也不过是给对方热热身子。他看不出这鲛人的实力,只知道比起那几个老不死的长老只强不弱。
作者有话要说:  由于作者是逗比属性,撑不住沉重虐心从开始抑郁到最后的剧情,加上作者虐心技能点得实在太低,所以此文大概基本无虐。
  开开心心过日子多好啊你说是吧!
  作者很忧郁,因为在这篇文剧情还没定好的情况下,我忽然发现自己已经把要放在结局后炖肉的番外写好了,本以为撑死3000字没想到最后直奔6000+去了,根本停不下来
  停下了敲键盘的爪子后,作者又想起脖子以下不准描写这个小妖精,我只能呵呵了
 
  ☆、耻度略大
 
  还不过一盏茶的时间,除了偷偷用幻术隐藏起自己身形的穆华絮,这殿里只剩那鲛人一个活物了。穆华絮眼见那鲛人看向自己藏身的地方,就知道自己这点障眼法对他是不好用了。难道真的只能用那一招了?
  咬咬牙,为了活命穆华絮也顾不得别的了,从腰间抽出那只笛子,放于唇边快速吹出了一个短促的声调,随着这声音发出,周围的水都隐隐受到影响,水纹变得更加曲折。
  然后穆华絮主动解除了幻术,跳出来一脸激动地望着那只鲛人,“真的是你,我终于找到你了!”那喜悦的样子看上去像是见到了亲人一样。
  “……”鲛人一愣,原本准备杀人的手也停顿了下来,有点好奇这个人类在干什么。
  穆华絮心里也觉得这耻度有点太大了,但为了小命着想,他还是厚着脸皮跑上前几步,一副激动得不能自已的样子,“是我啊,我是你曾经同生共死的故友,你沉睡后我在与其他妖兽争斗时身死,这一世转世为人,我现在叫穆华絮!”他当然不是吓疯了在胡扯,只是他控制心神的幻术还没强悍到那种地步,必须要辅以言语才能使成功的可能性变大一些。而他也不过是在赌这个鲛人不会对一个弱小的人类抱以太大戒心,说不定能钻空子使幻术成功。
  鲛人又愣了愣,迟疑地盯着穆华絮看,似乎是在思索自己是不是真的有过这么一个挚友。
  眼见有戏,穆华絮连忙几步上前,一把抓住鲛人的双手,内心吐槽这手光洁得不像男人,同时真诚地盯着对方金色的双眼,“这一世我丢失了很多记忆,但惟独记得你是我的挚友,我如今实力大跌,好不容易才找到机会前来寻你,方才一时恍惚才没来得及阻止那些人伤你,你若是不信……”他的话语戛然而止,随即露出一副悲凉的表情,“罢了,我当初形神俱灭,不知是得了什么运势才得以重生,如今连你的名字也记不得,神识也与当初不同,我着实没有什么能证实的,你若不信,便杀了我吧。”

  说完,穆华絮就闭上眼睛不再说话,一副心如死灰的样子,鲛人也不出声,一时间这里静得出奇,穆华絮都能听见自己心脏狂跳的声音。
  良久,那只鲛人终于有了动静,“本尊名为沧沅。”
  这是幻术成功了?
  心中的一块大石终于落了地,死里逃生后穆华絮几乎觉得自己腿有点发软,但还是死撑着露出欣喜的笑容,“谢谢你相信我。”如今保住了小命,他可不敢再想别的,只想赶紧从这鬼地方离开,“见你一切安好,也算是了却了我的心愿,你受了伤应当好生休养,我今次便先行告辞。”
  他倒不担心日后圆谎的问题,毕竟刚才所说话语不过是为加强幻术的效果,既然幻术已奏效,日后这鲛人也只会对他心生亲近之意,而不会对刚才那番话有什么印象。再者说他只要骗住沧沅直到自己离开这鬼地方就足够了。
  但沧沅却没有如穆华絮盼望地跟他挥手说拜拜,而是摇摇头,“本尊沉睡几千年,今次醒来打算去陆上看看。”
  穆华絮心里咯噔一声,这话不就是在暗示要跟他一起出去?这可不行,这幻术保不齐能持续多久,万一哪天自己露了陷或者幻术失效,那岂不是死路一条。他连忙装出一脸不赞同,“如今修真界变化巨大,被修真者发现了你上古鲛人的身份不免危险,你还是该先养好伤。”
  沧沅冷哼一声,似乎是对穆华絮口中的修真者很是不屑一顾,“区区蝼蚁,何来威胁一说。”
  “可鲛人于陆地上,再怎么说也行动不便……”穆华絮说着,瞟了眼对方那条漂亮的鱼尾,总不能一直都飘着走吧?
  “无碍。”说着,沧沅抬手掐了几个法诀,那条鱼尾就在穆华絮的暗暗叫苦中变成了人类的双腿。而沧沅刚刚幻化成人形,下半身自然是没穿任何衣物,于是穆华絮就看见一个美人光着两条白皙的腿站在自己面前,赏心悦目是不假,可这么凶悍的美人他可是无福消受。
  “走吧。”没等穆华絮继续想借口,沧沅就抓住了他的肩膀,看上去是想直接带他离开这里。
  “且慢!”木已成舟,穆华絮也放弃了挣扎的意图,他指了指沧沅的双腿,面露尴尬,“你是不是先去换套衣服……”
  沧沅停顿了一下,稍微想了想后对穆华絮道,“本尊久未去陆地,你随本尊来,看看有什么需要携带。”
  然后穆华絮被带到了沧沅放置宝物的地方,满眼都是奇珍异宝,穆华絮觉得自己已经麻木了,只能在心里狠骂这个该死的土豪鲛人,这真的不是在炫耀吗。还问他有什么需要带的,要是储物袋空间足够的话,穆华絮真想把这一整座宫殿都给搬走。
  看着穆华絮那副苦大仇深的样子,沧沅不禁觉得很是有趣,“喜欢?”
  穆华絮幽怨地瞪了对方一眼,岂止是喜欢,要是换个修养差一点的早就下手抢了好吗?有了这些东西他还用得着逃命吗,一堆法宝砸都砸死那些人了,“这些在外界都已经难以得见,你挑些丹药和趁手的法宝吧。”
  沧沅挑眉,他那样说的本意是让穆华絮看有什么想要的可以说,没想到对方倒是不为所动。
  实际上穆华絮哪是淡定,他是怕再拿了人家的东西以后幻术失效了自己死得更惨。
  最后沧沅只拿了几瓶丹药,又换了身衣服就带着穆华絮回了陆上。
  可怜穆华絮跟着那群人御剑飞了一整天,进了水里又“游”了半天才到达沧沅的洞府,现在沧沅一手揽着他的腰不过一刻钟就站在了陆地上。
  落地后穆华絮先是四处张望了一下,见没有那几个大门派的人才放下心,虽然自己现在又惹上了更大的一个麻烦,不过还是走一步是一步吧,大不了找个机会逃走就是了。
  他们现在正站在万霞镇,勉强算是修真界和普通人居住地方的交界处,街上走着的大都是修真者,街边也看不到摆摊卖糖葫芦泥人的小贩,只有一间间贩卖法宝丹药的店铺。这个镇子看上去并不繁华,但是穆华絮知道那几大门派的人应该是刚刚离开,这里暂时是安全的。
  “有什么想去的地方?”心情稍好了一些,穆华絮笑眯眯地询问身边的沧沅。之前没注意,现在两人并肩而站,穆华絮发现沧沅居然比自己还要稍高一点,身材也不算瘦弱,只能说是挺拔瘦削,又自有一番上位者的气势,往这一站还真挺像回事的。
  “那些是什么?”沧沅看了眼两侧的商铺,问道。
  “是修真者交易丹药、法宝或是一些灵草材料的地方,叫商铺。”
  听后,沧沅忍不住皱起眉,十分嫌弃地看了眼店里摆着的那些商品,“这些废物有什么交易的价值?”在他看来,这些灵气微弱的东西根本没任何用处。
  “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富裕?就你这身衣服脱下来就够他们抢破头了。对了,说到这个,我们去买些别的衣物,你的那些衣服都太惹眼了。”穆华絮也是很无奈,亏得这小地方没什么高手,不然来个眼光毒辣的看出沧沅衣服的料子,还不引来一群人抢夺?
  听后沧沅眉头皱得更紧,他大概这辈子都没穿过普通衣物,也根本不想穿,“有找死的,杀了便是。”
  穆华絮一个踉跄,他怎么就忘了身边这个主可是一点都不怕惹事的,“就当帮帮忙吧,我现在还是被追捕的状态,被人认出来可就麻烦了。”他才不想到哪都顶着一张经过幻术伪装的脸,实际上可以的话他真的不想动用幻术。
  “为何?”
  “呃……”穆华絮觉得还是不要说实话的好,解释起来麻烦不说,也没那个必要把老底都给抖出去,“因为我调戏了云华派掌门的女儿,那老头子就非要喊打喊杀的,还拉了其他几个大门派帮忙。我可没你这么厉害,而且那么多人,就是杀都杀得累死了。”
  沧沅没再说话,也并未出言质疑他调戏人家女儿的说法,或者说是对于原因根本不感兴趣,算是接受了他这个理由,虽然看上去满脸不高兴,但还是换了身寻常的白衣。
  偷瞄了一眼身边绷着脸的鲛人,穆华絮忍不住暗想:没想到这家伙这么好骗,这么看来以后的日子应该也没那么难熬。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两个相貌出色的男子走在一起自然招来了不少女修真的注视,穆华絮倒是乐在其中,沧沅则脸色稍显不虞,“他们在看什么?”
  “当然是看我们长得英俊潇洒。”
  甩给他一个无语的眼神,沧沅拽着穆华絮加快了脚步,在走出万霞镇后立刻一掐法诀,直接带着穆华絮翻过了挡在前面的山峰,来到了所谓凡夫俗子的地界。本来在万霞镇沧沅就要用法术飞行的,但是穆华絮拦着他非说在镇子里是不准飞行的。
  “这里是普通人居住的地方,虽然有的东西不像修真界那么方便,不过也是自有一番趣味。”穆华絮猜测沧沅只是想离开那里,根本不知道这地方是哪里,于是就主动解释道。
  相比修真界,这个镇子就显得热闹多了,人来人往的街道上充斥着叫卖声,路边小摊卖的那些东西全都令沧沅感到陌生。
  比其他,穆华絮则要自在许多,熟门熟路地来到一个卖糖葫芦的小贩处买了一串糖葫芦,那样子显然是经常来普通人的地方游玩。
  咬下最顶端的山楂,穆华絮心情不错地吃着,咽下后把手中的糖葫芦聚到身边始终皱着眉的沧沅嘴边,“尝尝吧?凡夫俗子的食物还是挺不错的。”也是穆华絮天生性子就有点不着调,这才没多一会儿功夫就忘了自己之前是怎么把沧沅视作灾星的,竟还有闲心跟他说笑。
  “本尊不需吃食。”
  “我知道,不过又没人规定辟谷就不准再吃食物了。”
  拗不过穆华絮,沧沅也不想在这大庭广众下和他争执,只好不情不愿地张嘴咬下一颗山楂,咀嚼时的神情也是端庄肃穆,只不过那稍稍鼓起的脸颊有点破坏了这种气质。
【万载一春秋 一杯酒凉】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