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每一个教主都会遇到一个大侠 江畔红莲

时间: 2017-09-23 10:08:57 分类: 古代架空

【每一个教主都会遇到一个大侠 江畔红莲】
 
文案
当一只蛇精病教主,遇上一只正气明朗大侠——
 
大侠:多谢唐公子,救命之恩!
教主:除了以身相许,不谢。
 
文案无能星人,大家有兴趣没兴趣都点进文文看了再判断吧~~
 
阅读注意:
1.教主蛇精病,真变态。
 
2.教主攻,第二章开始微主攻向(大部分上帝视角)。
 
3.作者停药中,脑洞大开,感觉自己萌萌哒~~
 
内容标签: 恩怨情仇 因缘邂逅 传奇
 
搜索关键字:主角:唐弃,唐陵 ┃ 配角:顾清儿,司徒傲然 ┃ 其它:教主,大侠
 
 
 
  ☆、救命之恩
 
  月光皎洁,溪水湍急。
  唐陵捂着左肩跌跌撞撞的沿着溪边逃命,手指间鲜血不停渗出,染红了半边衣衫,脚下再次被乱石绊到,差点摔倒,月光下印得唐陵惨白的脸更加没有血色。
  难道今天真的要交待在这儿了?不!清儿还在等着他回去迎娶,他不能就这么死了!
  努力忽略因失血过多已经透支的体力,唐陵用心中的信念支撑着稳住脚步继续向前。
  一定会没事的,很快,唐家的人和顾家的人就会发现他不见了,他匆忙间留下的求救信号也会被发现,只要等他们追上来他就能得救了,他只要坚持到那个时候!
  两侧群山上,翠竹参天,风吹竹海,发出连绵的沙沙声。如果在平日,唐陵一定会被这声音吸引,静静的聆听一阵,或者舞剑或者吹笛,但此时这些声音在他听来,尽掩藏着无数杀机,黑暗中,伴着这林海竹声,那些追杀他的鬼魅魍魉可能随时会从中蹿出要他的命。
  唐陵不敢停。
  啪。
  异样的水花四溅声在竹声中显得格外明显,唐陵惊了一跳,以为是杀手追了上来。他的听觉很好,同样他的视力也很好,捕捉到这个不同的声音的同时,在黑夜中,借着天上的月光,他很快便顺着声音看到了它的来源。
  不是追命夺魂而来的杀手。
  溪流蜿蜒,自西而东,地势渐低,水流丰沛,溪中大石小石林立,不时构成一个个落差,溪水便如小瀑布般急冲而下,水声淙淙。
  此时溪水中浮着一具“尸体”,刚才的声音便是“尸体”顺水从上游的一个落差上掉了下来,落在小瀑布冲击出来的水潭中发出的。“尸体”起起伏伏,不知道死生。
  这种已经自身难保的时候,哪里还顾得上一具陌生的“尸体”。
  唐陵跑了两步,终于还是抵不住从小到大师门及师父的教诲,又跑了回来——万一那人没死,他不管不顾走开不就等于间接害了死了对方?时间紧迫他做不了其它至少可以将“尸体”捞上岸再走。
  落差下这个不大不小的水潭,如是白天便能看到水色青碧,纯净无比,只是在这大晚上,只有天上一轮明月照拂大地,水潭看起来只是幽深的一片黑色。
  唐陵一踏入水,便被凉得一个激灵,向前淌着,水位慢慢漫到了胸口,肩上的伤口差一点就要泡入水中,唐陵不敢再往深处走,他的左肩已经不能动弹,他只能用右手去够那具“尸体”,扯着伤口痛得厉害,试了许多次才拉住了那“尸体”的衣衫。
  “尸体”仰面朝上,四肢舒缓的张着,这个姿势似乎有些奇怪?唐陵未来得及细思,“尸体”已经到了身前,他一眼便先看到了“尸体”的脸。
  不像是死人的脸,半浸在水中,面容平静,双目紧闭,被束起的黑发随着水流飘荡仿佛与幽深的水色几乎融为了一体,那样子整条小溪似乎都成了他的背景。
  唐陵愣了一下,这人应该还活着吧?
  手指按上“尸体”的颈边,手下的皮肤被溪水冲刷得如溪石般透骨冰冷,唐陵倒不觉得有多少意外,只有隐隐有些悲怜,细数五下,手下没有探到任何动静。
  就在唐陵遗憾地叹息一声收回手时,陡然有一只手绕过唐陵的腰,巨大得不可抗拒的力量缠住了他将他往下拖。刚放下防备的唐陵向前一扑,没有丝毫停顿的被这股力量带入水中。
  噗通。
  溪中响起一声水声,巨大的水花眨眼又被冲击下来的水流波纹掩盖,溪面不留一丝痕迹,一人一“尸”已经消失无踪。
  冰冷的潭水将两人淹没,唐陵水性不是很好,又是仓促之间,顿时喝了几口水,冰凉的溪水往鼻子耳朵里灌,他挣扎着想浮出水面,困在他腰上的手力气却大得吓人,他伸手掰了几次都没有掰开,就那么被拖着沉到了溪底。
  隔着幽深的潭水,唐陵努力“看”向困住自己的“尸体”,他似乎看到了天空中的明月就挂在溪水之上,还有,近在咫尺的“尸体”如水一般黑亮的眼神静静的与他对视。
  这是水鬼吗?
  传说中山涧里总会有这样那样的女鬼男鬼,溺死在水中,然后想着各种办法勾引活人进入水中溺死成为他们的替身。他以前从来不信,此时此刻感觉到死亡临近却在心中浮起这个荒唐的念头。
  胸中的空气越来越稀薄,唐陵觉得自己应该是出现了幻觉,如被重锤击打的憋闷感,让他拼命吸着空气,吸进鼻子里的却只有潭水,一路带起撕裂般的疼痛冲进鼻腔进入身体,没有一丝可以呼吸的空气,再这样下去他就真的要死在这个不知名的溪底了!他不想死在那些莫名出现的杀手手里,更不想在这里变成一个“水鬼”的替身。他手脚并用地踹打,垂死挣扎想要挣开身上的束缚。
  唔——
  嘴上被一个冰冷柔软的东西堵上,一口几乎可以称得上甘甜的空气渡了过来,唐陵在死亡边缘上徘徊,找到了一丝生机便用尽了所有的力气缠了上去,他迷糊着将那个东西压在身下压住。手伸过去仿佛抓到了水草一样的东西,他用力拉扯将源头固定,让自己能够更方便的汲取其中的空气。
  许久。
  哗啦一声,唐陵被带着破水而出。
  “咳咳咳……”
  撕心裂肺的咳嗽过后,唐陵贪婪地呼吸着山间清新的空气,终于觉得自己活过来了,这时他才看清自己怀里还抱着样东西——是那个“尸体”,不,是个活人。
  “你是什么人?”镇定如唐陵一瞬间便恢复了理智,后退放开对方,他目光凌厉,仅能动弹的右手握拳暗自提防。这人出现得太过诡异,没有哪个人会在晚上躺在溪水里,要说没有目也没有人相信。
  对方同样也看着他,和他差不多的身高,毫无防备浑身湿透的站在溪水之中,头发上的水珠不停滴落。
  “你的救命恩人。”他的语气淡得一点不像活人,这种情况脸上神情又太过平静,实在古怪。
  “在下刚才差点淹死在这小水潭里。”意思是,如果不是被你拖下水,他根本不会入水更不会差点溺水死在这个还没有一人高的水潭里。
  “蠢。”一个眼神扫来,连骂人的话听起来也是那么平淡,更像是在陈述一个所有人都知道的事实。
  “……”唐陵五岁拜师,十岁跟着是师父行走江湖,十八岁后独自仗剑天崖,听得最多的就是“年少有为”,“心思慎密”,“名师出高徒”,等等,他还是第一次被人说蠢。
  一路被追杀和差点溺死的紧张顿时全部离去,唐陵没有生气,停了两息突然笑了出来,剑眉星目,霎那明朗。
  他遇到怪人了,然而不奇怪,江湖中怪人很多。
  “在下唐陵,多谢阁下救命之恩,还没有请教阁下尊姓大名,今日有事不能久留,容唐某改日登门道谢。”
  “唐陵……”那人突兀的笑了,“唐弃。”
  唐陵脑中将这两字过了一遍,反应过来这是对方的名字,竟然与他是同姓,太过巧合。
  “不需要改日,不需要登门。”浑身湿透,水珠还在从唐弃的脸颊边滑落,他笑完再次恢复面无表情,“一直听人说,救命之恩,无以为报,当以身相许,你要谢我就以身相许。”
  唐陵微微睁大了眼睛,如果这话出于浪荡不羁的人之口他还能当玩笑听,偏偏唐弃脸上看不出任何玩笑的意味,他一时也不知道该如何接口了。
  唐弃就那么站在水中,唐陵不语,他便也不语,只微微抬了头,开始看着天上的明月同无表情的发呆。
  “……今日在下还有要事,不便久留,多谢唐公子救命之恩。”唐陵还是决定当作没听过。
  唐弃仿若未闻。
  唐陵等了一下,黑暗中随时会出现的危险紧拉着他心底的那根弦,让他走向溪边,再不走他就是连累对方了。脚下带着溪水声,走了几步,唐陵回头,那个湿透的身影半身立在水中,还是保持着原来的动作,让月光衬得苍白又孤单。
  “唐公子,天色不早了,还是早些回家,免得家中亲人挂念。”唐陵心中一动,忍不住说了一句。
  唐弃闻言转过头,视线落在唐陵身上。月色在唐弃的脸上打下阴影,唐陵看不清他的眼神。
  还待再说些什么,山间气氛一变,竹声与溪水声似乎也在转眼变得肃杀起来。
  “不愧是唐大侠,差点就让你躲过去了!真要如此,我魔教阎王殿的威名何在?”
  十数个黑衣长剑,面具蒙脸,仿佛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小溪两岸,将唐陵两人包围在其中,为首一人身材瘦长,同样蒙面看不见脸,他缓缓从人群后走出来,手中拿着同样的长剑,对着唐陵语气中带着猫戏耗子般的戏谑。
  “果然是魔教!”真直面杀手,唐陵反而镇定了下来。
  “自然是,除了我魔教还有谁有那个能力,有那个胆气,敢追杀名满江湖的玉尊唐陵?不过,你也不要怪魔教,我们阎王殿只是拿人钱财帮人消命,要怪你就怪那个花重金要你命的人。”
  唐陵在他说话间不动声色的向后退去,直到压低了声音对着背后的唐弃道:“待会儿我引开他们的注意,你赶紧走,越快越好,我没有兵器挡不住很久。”
  那边,为首之人似已经觉得耍弄够了,手掌一挥:“杀!不留活口!”
作者有话要说:  先出来的是受~
  新坑欢迎收藏,作者努力卖萌求包养~~各位大侠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哟~~
 
  ☆、以身相许
 
  月光皎洁,溪水湍急。
  翠竹参天,风吹竹海,发出连绵的沙沙声。唐弃,魔教的教主大人,江湖人称魔尊的男人,摘了一片竹叶含在口中,时断时续没有调子的吹着,他想,这么美好的夜晚,也许就这么死了也不错。
  教主大人有病,有一种时不时会想自杀的病。江湖正道无数的大侠们如果知道他们的死对头得了这种“绝症”,一定会高兴得奔走相告,击掌相贺,遗憾的是,他们不知道。
  溪水很干净,唐弃看得出神。如果可以死在里面,葬身鱼腹,应该好过在暗无天日的土里慢慢腐烂。溪水还可以带着他的魂魄四处流淌,日子就不会像现在这么无趣。
  这么想着,就像入了魔一样,他转身踏入冰冷的溪水中,水流从脚尖开始将他吞没,他放松了身体,任由水流带着向下游而去。
  如果就这么死了,没有人知道,关于他的下落会不会成为江湖一大秘闻?还有魔教应该会乱吧,唔,魔教应该也乱不了多久,没有他,魔教为了不被正道灭个干净,七大殿主逼不得已最后肯定会暂时放下恩怨,齐心协力对抗正道,正道也依旧伤不了魔教元气,正魔两道再次保持一个平衡,到那时至于他唐弃是谁,整个江湖还会有人记得吗!
  他怎么可以死得这么没有价值!他唐弃要死也得整个江湖给他送葬,至少记他一甲子才行!

  呆呆地想着,他懒懒地不想动弹,就这么乘水而下,他决定到了山下再起来。
  宁静的山中,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打乱了风声和水声,唐弃没有好奇,事实上他对任何人、事都没有什么好奇之心。
  噗通。
  顺着水流从一个落差摔落,他被冲到水底又浮出水面。
  那个急促的脚步声跑了过去,很快又跑了回来,然后下了水,朝着他的方向淌过来,这是把他当成了溺水的人要救他?
  那只拉住他的手证明他的猜测,他闭着眼睛,听到另外一批利落整齐的脚步,十五个人,武功不弱,节奏相似,应该使用的是同样的内功心法与轻功,只有另外一人与这十五个人不同,如果他没有听错,应该是魔教阎王殿的杀手来了。
  这个应该是在被追杀途中还在装好人的蠢货探过他的颈脉,确定他已经“死”了。
  他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心态,可能是想看号称从未失手的阎王殿的人失手后会是什么样的嘴脸,也可能纯粹是没有自杀心里过于不爽利需要发泄,他一把将人拖进了溪水中紧紧困住,直到上面的人离开。
  冒出水面,唐弃看清了他顺便救下的人,这人与他同姓,玉尊唐陵,对魔教喊打喊杀总冲在最前方的人,他怎么会不认识。
  唐陵就如记忆中那么讨厌,唐弃发现自己刚冒出来的好心情一下子又不见了,于是,他一点也不想告诉唐陵,魔教的杀手发现不对开始折回来,更不打算再救人第二次。
  唐陵道:“唐公子,天色不早了,还是早些回家,免得家中亲人挂念。”
  唐弃身上没有杀气,但心底实实的浮起杀意——早些回家,免得亲人挂念——家是什么东西,亲人又是什么东西,这是在嘲笑他无家可归,无亲无故吗?
  不过不等唐弃动手,阎王殿的人到了。
  被围杀,唐陵却靠过来让他找机会溜走,大侠的正义感真是可笑,命都要没了,还顾得上这个。
  “杀,不留活口!”
  为首之人一声令下,杀手们如凶残的恶狼亮出爪牙,不顾生死扑杀上来。阎王殿的杀手从来是以命换命的风格,只为完成刺杀任务。
  唐陵没有兵器,左肩重伤。唐弃想了想,不紧不慢的在心里默数,等他数到二十,姓唐还没死的话,他就出手一次好了,数到五,唐陵剩下的右肩被一刀砍得鲜血四溅……七,右腿……十,左腰侧……十二……
  一个杀手绕到旁观的唐弃身后,十几个人打成一团的晚上,这么一个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唐弃背后,唐弃仿若未觉,杀手握紧了手中长剑,如山中的野狸带着致命的攻击灵巧又快速的扑向猎物。
  唐弃冷冷地笑了,阎王殿的手段哪一种是他不知道的,用这些手段来对付他?
  心情不是很好的唐弃想好了,准备在近身的一瞬间一掌震断偷袭者的心脉作为惩罚……就是此时,唐弃的脸上已经露出了看对方一脸惊愕的愉快笑容……看到唐弃要被斩于剑下,伤得体无完肤的唐陵毫无反手之力,只能向前一扑,将人扑向水中,他暴露在杀手眼中的后背,不出意外的被砍了重重的一剑,鲜血四溅,皮肉翻飞。
  噗通。
  唐弃浑身上下绷得如石一般,从两人紧贴着的皮肤上传过来的唐陵的体温,赤热得连冰冷的溪水都无法降低。
  横竖都要死,扑过来帮他挡这一下,也就是早死和晚死的区别,果然是个蠢货。
  唐弃反手将人搂住,挡在身下。
  溪面上的杀手并没有因为两人沉入水中而停下动作,反而更加的疯狂,无数把长剑开始在水中刺搅,恨不能直接将两人当成两条死鱼一样刺成一串。
  才数到十二,唐弃觉得自己不应该救人。
  但阎王殿的人,竟然敢连他这个教主都杀,绝不能饶。
  唐弃手上长年戴着铁甲套,他按下右手上铁甲套的机括,五根锋利的铁甲顿时化作指套包住了他的手。他反手一把握住冲入水中的一把剑一拉,杀手被拉入水中,他手一松一扣,捏住对方的脖子一折。杀手的尸体沉入水底的同时,唐弃带着唐陵哗啦一声破水而出,一红一黑两道身影贴在一起在空中旋转,水珠四溅,数把长剑同时刺来,唐弃只用右手,手上铁甲指套与长剑交击的叮铛声不断。
  唐弃落在一块巨石上,左手搂着已经半昏迷的唐陵,右手自然垂下,包裹着整个手掌的玄黑色指套在月光下闪着锋锐的乌光,恐怖的气势镇住全场。
  这一刻的唐弃,在旁人眼中仿佛是一座不可攀越的高山,一动便会被无情的碾压成粉。
  “滚!”
  不重的声音叫杀手心中一颤,为首那人隐在人后暗处看着,加上他他们有十六个人,唐弃只有一个人,还搂着个半昏迷的人,杀掉两人没有难度才对,可不知为什么,看着傲在立于巨石上的人,无形存在的气场让他总有种死的会是他们的感觉。
  “撤!”两相对峙,为首之人终于不甘心的屈服给自己莫名的预感。
  确定人全部退走,唐弃收起右手的指套。
  唐陵靠着他,只剩下说话的力气:“多谢唐公子,救命之恩!”这回是真的救命之恩。
  唐弃瞥了他一眼,道:“除了以身相许,不谢。”
  唐陵脸色白得没有一丝血色,笑容倒是不减明朗,他道:“如果在下这次不死,欠唐公子一条命。”
  唐弃本来犹豫着要不要直接“弃尸”,闻言直接改主意了:“记住你说的话,从今天起你……的命就是我的了。”堂堂玉尊如果变成魔尊的人,呵呵,有意思。
  突然之间浑身上下的无趣仿佛被人一剑砍死,唐弃不嫌麻烦了,手脚也有劲了,将人往背上一甩,脚步轻点,在怪巨林立的溪面,悠然轻松自如得仿佛闲庭信步,下山而去。
  再次恢复宁静的山中,在不久之后,再次迎来了去而复还的魔教杀手,为首之人四下查看没有找到任何线索满含怒气的离开了。又过了许久,才又一批人找了过来,看样子是唐陵等着来救命的唐家与顾家的人,可惜,他们同样没有找到什么线索,最后同样不甘心的离开。
  唐弃在下山不远的小村上找了一间破败无人的寺庙将人放下,说是放其实是粗鲁的往地上一扔。
  “唔……”唐陵浑身上下一震,他以为已经痛得麻木的伤口,原来还能更痛一些。抽了两口气,他倒也没有去责怪唐弃,怪人之所以是怪人,自然是不能以常理推断,如此这人对他温柔体贴,那他遇到的就不是怪人,而是好人了。
  唐弃不太满意这个“血人”的表现,一般而言这个时候正常人被这么对待肯定会有意见,没想到唐陵除了开始没有准备哼一声就一声不响,也不向他抗议,叫他在一路上酝酿的反击之词都没有用武之地。不过人家能被尊为玉尊,忍耐力异于常人似乎也不算奇怪?
  “脱衣服。”
  “啊?”
  “怕我非礼你?难道你是女扮男装的……细看,脸长得不错么。”唐弃又想到了新的点,蹲下,伸手抬了唐陵的下巴,盯着他的脸左看右看。玉尊,肯定不能仅是性格长得好,脸自然也得长得俊俏,不然一个五大三粗的糙汉子老爷们,脾气性格再好也不可能被叫玉尊。
  “如果唐公子是要非礼在下,恐怕还要唐公子亲自动手,在下双臂受伤,迎合不了唐公子的要求。”避开杀手后的唐陵放松下来,他再次确定这个唐弃就是个怪人,此时两人不得不相处一室,他便也放松心情应和着说笑几句,他敢肯定,对方不会生气,也不会拿他怎么样。
  唐弃面无表情的看了他片刻,发现自己再次不满意了,能被称为玉尊的男人不应该更加有尊严一些的吗?怎么是个可以随便让人脱衣服的轻浮之人?
  唐弃这辈子还没有脱过别人的衣服,也没让别人脱过自己的衣服,但他堂堂魔尊不可能不敢脱人家衣服。从头到尾表情眼神没有一丝变化过的唐弃,闻言,伸出双手握住了唐陵两边的衣襟。
  唐陵坦然看着他。
  这种时候不撕就不是男人,不撕就显得他怕了他!                        
作者有话要说:  教主:打劫!留下你们的评论再走!
 
  ☆、破庙之夜
 
  嘶——
【每一个教主都会遇到一个大侠 江畔红莲】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