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谎言 墨封宸

时间: 2017-09-23 09:12:15 分类: 古代架空

【谎言 墨封宸】
 
 
文案
 
一觉醒来,清缺发现自己失去了两年的记忆,可周围人对此却缄口不言。
在那两年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为何皇兄会在喜欢林云优的时候依然对我动手动脚?
为何皇兄在发现母后一直对我下毒后会说母后真是宠煞我了?
为何明明皇兄在笑,我却感觉到了莫名的寒意……
我到底,忘记了什么?
为何所有人都让我逃离皇兄……
 
这是个病弱攻一步步走进腹黑狠毒帝王受编织的谎言里的故事。
内容标签:
 
搜索关键字:主角:清缺,清堰 ┃ 配角: ┃ 其它:
 
 
  ☆、失忆
 
  ????? 皇家之人,都留着偏|执疯|狂的血。
  …………
  轻纱摇曳,随风飘摇,上下起落间隐隐约约映出帘后人的身影,朦胧而虚幻。随意拨动琴弦,指尖的流转让琴音似潺潺的流水滑过室内,最终蜿蜒着朝着窗外流淌而去,似不安于室的惑人妖姬,引得屋外的人为之神迷,忘了今夕何夕。
  只可惜在琴声袅袅间,伴随着几许咳嗽,让人沉醉之余不免有些揪心,为琴者的身体担忧。 
  “王爷,弹琴伤神,您已经弹了好一阵子了,歇一会吧。”担忧的女声从帘后传来,小池在一旁担心的看着脸色苍白的主子,似乎对方弹的不是琴而是她的心一般,每一个音符都令她心惊不已。
  可惜琴者并没察觉,依旧拨弄着琴弦,弹奏靡靡之音,“……无碍。只是弹个琴罢了,我身子还没那么弱。”
  “可是太医说过王爷的身子不宜……”
  “好了好了,小池你不用咳咳……咳咳咳咳……”刚想叹息,一阵窒息感毫无征兆的袭上胸口,令清缺反射性的捂着唇低低咳嗽起来,却依旧不忘扯着小池的衣袖示意她不要喊人。
  这突如其来的情况可急坏了小池,心急的站在一旁轻拍着清缺的背,焦躁的眼眶都开始泛红,“王爷你觉得怎么样?还是让我去喊太医吧。”
  闻言清缺摇了摇头,紧锁眉心,忍耐着接连不断的咳嗽感,抚拍胸口,半晌。待呼吸顺畅些了之后,方虚弱的开口,“又不是第……一次了,没事的。”
  是啊,早就习惯了。柔和的眼眸不由变得黯淡下来。
  这的确已经不是第一次了,自从五岁那年之后清缺的身体一直就不好,单单咳嗽也算是好的,有时候无缘无故的昏迷和胸口绞痛几乎在折磨着他,那么多年了,不能久站不能远行不能做太激烈的运动让他几乎都以为自己是个废人,一个时时得依靠着别人的废人。
  这病太医和各方游历的名医不是没有给他诊断过,却依旧没得出个所以然,只道是落下了病根无法根治便不了了之,病情还是无丝毫起色,甚至有医师断言他活不过弱冠之年。
  而如今……他已及弱冠,却不记得自己那两年是如何度过的,也不知道是幸亦或者不幸。
  …………
  一个月前,当清缺醒来的时候看见自己周围围满了御医时,习以为常的以为自己又发病晕过去了,毕竟这场景在十年间发生了无数次,心里已无半点惊异,却没想到这回他不止是晕过去了,还把两年的时光遗忘得干干净净。
  明明他还记得昨日的自己刚刚束发,深夜还和皇兄谈论出宫建府要建在哪里,以及未来的打算……怎么醒来一瞬间便已经过了弱冠了?感觉就像被时间抛弃了一样。
  太医说是他替皇上挡下了刺客的剑,倒下时不慎撞伤了头部才失去了记忆,可清缺知道其中的可信度不过泛泛而已,自己的胸口的确有刀伤,不过头部并无疼痛感。
  而且重要的是,一直都会守在床头的皇兄不在……
  ……
  幽幽叹了口气,清缺垂眸看着手边的古琴。人心难测,变化无常,两年的格格不入中或许只有这些死物才会依旧不变。抬手放上琴弦,感受着琴丝在手下微微的颤动,喧嚣着再一次的舞动。最终,却还是停了下来,心思已无,再一曲不过杂音罢了。
  “你说……我还能活多久。”似在问身边人,却更像是在问自己。
  “王爷定能长命百岁的!!!”小池想到之前的传闻眼眶不由一红,说出来的话却充满了坚定。
  ……长命百岁么。顺着小池的手站起来,清缺不禁莞尔,既然能活过弱冠,说不定还是能奢望的。
  不同于清缺的好心情,一时之间,小池愣着了,怔怔的看着清缺嘴角已经很久没见的弧度,感觉天地间的颜色仿佛都变成了枯燥的黑白,只留下眼前的人,一颦一笑,令人移不开眼,也舍不得移开。
  主子,越来越漂亮了。
  “呵,脸红的毛病怎么那么久了都没变,一点长进都没有。”清缺看着眼前红着脸低下头的人好笑的摇摇头,转身慢慢的朝书房走去。
  如今的他早已出宫建府两年,依照惯例在出宫之时应该已经迎娶了自己的王妃,可是纵观整个安王府,别说王妃,连个侍妾都没有。或许是皇兄体贴他身体不好没赐婚,毕竟随时可能撒手人寰的自己娶了也不过祸害他人,不过不管如何,现在一切都变了,他想也是时候要个孩子了。
  ………………
  “王爷有什么吩咐。”书房里,闻声而来的安王府管家安福低眉顺眼的站在清缺面前,小心翼翼的压低声音生怕惊着了主子,却不知道配上那臃肿的身材怎么看怎么怪异。
  主位上的清缺一言不发的看着自己白皙纤细的双手,想象着将来自己抱着孩子的样子,拥有自己的血脉是他一直以来的念想,如今这愿望快实现了,“……我要一个美人。”
  “是……”
  打算唯唯诺诺的安福听到这个不可置信的抬起头,激动的一改老实的模样老泪纵横的看着清缺。那么多年主子对一切都无yu无求的样子让他还以为主子以后立志要出家呢,现在终于开窍了可真不容易TAT……扭了扭庞大的身躯,安福左右看了看,确定周围没人后凑近清缺,用一种你我都懂的表情说道,“王爷,昨夜云……咳咳,有个美人主动献身……您看是不是……”
  一句话被安管家说的吞吞吐吐,半遮半掩,清缺愣是没明白对方想表达什么,不过……随意的挥挥手,表示了允默,他不过就想要个孩子,生母是谁又有什么区别。
  而收到了指示的安福则乖乖的退下去安排了,他表示,一定竭尽所能让王爷的第一夜过得舒心惬意~
  ————这是安福作死的分割线——————
  天色微暗,清缺便移步来到安福准备好的厢房,想着完事后还有些时辰可以看会书,也不算浪费了一个夜晚。
  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红纱层层叠叠,拂动着给室内染上了一抹暧|昧的色彩,看惯了清淡雅致的颜色,一时间看到如此张狂的颜色让清缺不由皱起了眉,为这不俗的品味暗叹。
  轻嗅着空气中若有若无淡的几乎闻不到的催|情香,清缺脸色慢慢缓了下来。知道找些不伤身的东西增添情|趣,安福倒也不是一无所取。
  “王爷……”鸾帐中媚入骨髓的声音传来,引|诱着人的前去,而清缺也不令人失望的掀开了帘幔……
作者有话要说:  开文撒花撒花~~~我的姊妹篇《骗心》正在做广播剧,异口同声工作室接手的,出了之后请妹子们多多支持哇~~~新年快乐~~~
  ps:有没有发现只有一章?咳咳,因为我才反应过来明天就是元旦所以急忙赶的QAQ,时间过得好快啊,那个,第二章在明天之内肯定发~额,作为补偿,那个,额,会有补偿的
 
  ☆、作死
 
  “……王爷?”林云优含羞带涩的躺在床上,按照指示摆出了撩|人的姿势,却发现帘幔被掀开了半天对方却没半点动静,不由疑惑的抬起头,顺势露出了精致的锁骨。
  然而没想到这一看,完全让林云优呆住了。安王爷一直深居简处,他从未见过,所以潜意识里一直以为对方会是肥头大耳好|色猥|琐之徒,却万万没想到竟然会是个美人。精致的五官,白皙的肌肤,多情的桃花眼顾盼间满是风情,那盈盈不堪一握的腰肢让林云优看着都不由自惭形愧。
  林云优自问自己在京师也算数一数二的美人,如今却在对方面前根本抬不起头来。倘若不是对方举手投足间满是上位者的傲气,林云优恐怕都会以为对方是王爷的男宠。
  要引|诱一个比自己还要美的人……
  “铺完被褥你就可以下去了。”
  清冷的声音唤回了林云优的思绪,在反应过来时便马上惶恐的抓着清缺的衣角哀求道,“……王爷,求求你收下我吧,为了袁将军我、我什么都、都……”说到这里林云优眼眶都红了,楚楚可怜的表情令人怜惜。
  在看到对方越加悲戚的面容,清缺却不由皱着眉头往后退了两步。虽然床上之人长得勉强入眼,可惜那平坦的胸膛和身下的器|物看着着实让人反胃。
  ……袁将军,他说的应该是袁瑞吧。
  对于袁瑞这个人清缺倒是有所耳闻,因为父亲袁国公的原因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将军,虽是将军却没半点功名在手,不过一副花架子而已。在清缺还没失忆之前就已经听说过对方的嚣张跋扈,可惜一直无缘得见,据说上个月袁瑞还因为误闯行宫冲撞了母后,被皇兄关进了天牢。
  这袁国公到底也是三代功臣开国元勋,皇兄不可能真拿他儿子怎么样,想来人明天也应该是时候放了吧。
  想通关节,清缺重新看着床上的人,斟酌着不知道是否要向对方解释这其中的缘由,毕竟这两年朝中的局势他并不了解,贸然承诺怕是不妥。
  而林云优看到清缺为难的看着他,心里不由一动,以为对方是对他动了心思却因为不想趁人之危才摇摆不定,于是他打算加一把火——林云优有些害羞的侧过身,微微张|开双腿,露|出那虽然已经恢复却还是有些红|肿的小|穴,穴|口一张一合,诱|惑着似想迫不及待的吞进巨|物。如果是寻常的男子怕是早就不管不顾扑上去一逞兽|yu了。
  可惜看到这场景的清缺脸反而黑了下来,低头看着那明显不久之前刚与人欢|好过的地方,眼神一冷,说出来的话也像是带进了冰渣一般,“你都通过这种方式救人的。”
  “我、我势单力薄……为了救出袁郎,我也是没办法……”闻言林云优转身着急的想解释,却在看到清缺不含丝毫yu|念的眼神时,僵住了,难堪的咬着下唇,他或许想错了。
  清缺根本没想理会林云优的解释,反手直接给了对方一巴掌,“本王最看不起的就是像你这种轻|贱自己的人,堂堂一个男子却自愿沦为他人的胯|下之宠,亏你还是个中书侍郎,真把朝廷命官的脸给丢尽了,真那么想伺候人你何不去勾栏院,那有的是男人!给我滚出去,别在这污了本王的眼睛!”
  之前因为认出了床上人的身份所以清缺对他倒还有些礼待,毕竟能在皇兄手下当上朝廷命官应该有些本事,却没想到对方竟是靠着这种下|作的方式做事的,真是令人作呕。
  “王爷你怎么能这么侮|辱我!我不像你生来高高在上,想要什么不过一句话就有千百个人给你取得,云优势单力薄,但是不偷不抢,通过牺牲自己的身体以换取心上人的平安,这有哪里错了!不然你说我又能如何!”林云优不再扮柔弱,一副不甘受辱的表情激动的抓紧被褥,浑身颤抖。
  “你可以陪着他一起死。”清缺认真的看着他。如果靠践踏尊严才能换得所要,那之后又有何面目苟活于世?

  在发现林云优哑口无言的选择低头沉默后,清缺呲笑一声,便甩袖离去。道不同,何必浪费唇舌。
  ………………
  清缺待人一向温和,或许是因为不在意,也可能是性格使然,可到底也不会太过为难人。这次在处理林云优的事情上,他承认自己是迁怒了,在看到对方的行为时,没由来的他心里突然感到十分烦闷,这种烦闷像藤蔓一样紧紧的缠住了他的理智,让他忍不住对对方恶言相向,甚至恨不得把人弄死。
  这种陌生的情绪一般很少有,这两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会让他变得如此?为何他在看到林云优所谓的“牺牲”时会感觉熟悉,就像自己也曾亲身经历过一般,呵,这可能么,他可是大鎏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安王爷,有谁能让他纡尊降贵的……皇兄。
  想到一个可能,最终还是被清缺否决了,虽然以前每次在他昏迷醒来时清堰都会陪在他身边,而这回醒来人却不在,可清缺对于他们之间的兄弟情谊还是十分相信的。
  “王爷……王爷?”安福低着头小心翼翼的站在清缺身旁,刚才下人汇报说王爷并未宠幸云公子,反而是独自一人回到了书房,这情景一时让他捉摸不透了,自己的安排难道出了什么纰漏?
  “王爷,不知小的是否有哪里做的让您不满意……”安福在清缺看过来时头压的更低了,不着痕迹的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清缺淡然的拿起桌边的安神茶抿了一口,在看着对方压得更低的身体时,才满意的开始问话,“安福,你好歹伺候了我那么多年,我以为你总归对我的想法了解一二,如今,我想知道是什么让你会把一男子放与我床上。”
  面对这质问安福吓得直接就跪下来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开口求饶,“王爷饶命,王爷饶命啊……这、小人曾在王爷的书房发现一副……一副男子与男子的春|宫……所以才斗胆猜测……小人下次不敢了,求王爷恕罪……”主子从不近女|色,书房又藏了这么个东西,能不想歪么。
  “……你刚才说我把何物放在书房?”清缺迟疑的拿着茶杯,有些不敢置信。
  “没什么没什么,定是下人胡闹放的,小的马上去处理他们。”反应过来自己说漏了什么的安福心里叫苦不迭,主子既然藏起来必是不想让人知道,哎哟喂,如今自己真是冲昏了头,竟然把这事提了出来,真是该死。
  ……
  书房自安福解释之后又继续回归了沉默,面对着清缺又开始沉思的样子,安福心下又开始忐忑起来。习惯了平日主子随遇而安的性子,如今突然对事情追究起来他还真不知要如何应对。
  ……
  要不我就招了吧,认个错,不然主子不懂还要想多久,想多了伤神可就麻烦了。“王爷……”
  “你下去准备吧,明天我要进宫。”
  “是,王爷。”
作者有话要说:  怎么总是抽QAQ还能不能愉快的发文了
  作为补偿,嘿嘿,很多妹子应该发现了,我开了另一篇文的坑哦~虽然是个小短文~~~希望妹子们喜欢么么哒~~~
 
  ☆、好久不见
 
  清缺虽然贵为王爷,可他却没想到自己也会遇到拦轿申冤的状况。
  因为身体的原因,清缺在朝中并未担任一官半职,所以今日等到早朝结束后清缺才命人备轿进宫,原以为就王府与皇宫的这点距离不会有什么事,却没想到轿子才走几步就被人给拦下了,外面的人还吵着闹着指明说要见他。
  用折扇漫不经心的挑开帘幔,清缺一眼就看到了被侍卫压制在地嘴里却还是不停嚷嚷的人,真是不知礼数。一旁的安福见势立马勾好帘子,见着清缺没有表态便转身拖着公鸭嗓子问责,“袁将军你好大的胆子,这金銮轿可是当今皇上赐予安王爷代步之物,拦截金銮轿即视同于拦截天子!你可知罪!”
  “呸,什么金銮轿,我只知道安王爷不要脸,囚|禁了我的云优,我劝你最好快把云优给放了,不然我就上奏皇上,告你安王爷强抢民男!”
  “这……”自知闯祸,安福心虚的看着清缺,弱弱的往旁边挪了挪。
  清缺好笑的看着安福耸拉下来的耳朵,无奈的摇了摇头,便把目光重新集中到地上怒气腾腾的人身上,“你可是袁国公之子,袁瑞?”
  “是我又如何!”袁瑞不屑的看着这坐轿子还要带面纱的王爷,病怏怏一个,如果不是周围的侍卫打起来对方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清缺对于对方眼里的不屑并不在意,反倒还笑了,“安福,区区一个袁国公之子也敢跑来我面前耀武扬威,难道我大鎏国要灭国了么。”
  “我大鎏国一直国泰民安,五谷丰登,正是千秋万载繁荣昌盛之时。”安福被清缺的话吓得脸都白了,周围侍从无不跪下来。
  袁瑞是狂妄,但是还没到蠢的地步,听到清缺这么说就知道对方是想把火引到自家父亲身上,不由发狠的挣扎起来,“这事我一人做事一人当!与我父亲无关,而且是你先强抢民男,告到皇上那里也是你不对在先!别以为……”
  “既然如此,来人,把他压到袁国公府上,当众重打八十杖,既然袁国公没教导你尊卑有别,那今日就由本王来教。”下达命令后清缺不再理会外面的鬼哭狼嚎,直接命人起轿回宫。
  一番试探,如果这袁瑞不知进退,自以为功高震主那正好就找了个由头处理了袁国公府,而如今看这情景,袁国公还是对皇室有所避讳,倒是可以让他们再活几年。
  展开手上的折扇,清缺轻抚着上面大鎏国的地图。这大鎏国是父皇和一帮忠臣打下来的,到了如今,当年打天下的人已经大多仙逝,只留下袁国公还在朝堂上蹦跶,以功臣之名野心勃勃,不可不除。
  “王爷。”安福在轿外低低唤着。
  “嗯。”
  “……王爷您不是不喜朝堂之事么,为何今日……”
  为何么。
  “他是我皇兄。”单单一个血脉相连便足矣,太过重情,也不知是幸亦或者不幸。
  ……
  进宫不多时,金銮轿便到达了御书房前,由着安福的搀扶下轿来,放眼皇宫,依旧是最初记忆的模样,却似乎少了些什么。
  “对了,那林云优你怎么处置了。”清缺下了轿后并不急着进去,不知是近乡情怯的缘故还是其他,如今的他对于过去的执着似乎淡了一些。
  安福给旁边的侍卫使了个眼色示意人走在远一些后才低声回答,“回王爷,云公子还在府里,没有您的吩咐小的一时不知应如何处理。”
  “……嗯,那扔了吧,不过下不为例。”
  “是是是,小的再也不敢了。”
  “怎么来了不进去?”说话间一个低哑磁性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清缺不用回头便知来人是谁,习惯的挨靠在身后人怀里,抬头,对来人不由绽放了一个温柔缱绻的笑靥:“皇兄,好久不见。”                        
作者有话要说:  有木有发现这一章格外的短?因为没时间写了QAQ好困QAQ昨夜复习到两点多,实在受不住了
  就先给妹子们解解馋吧,皇兄……下一章才出来
  
 
  ☆、心上人
 
  清堰已经不知道有多久没见到清缺的笑容了,一时之间便看着痴了。自从两年前自己因醉酒铸成大错之后,他们二人就渐渐形成了陌路,纵然再相见也不过一个躲,一个追,哪还有曾经亲密无间的情景。
  想到此处,清堰从身后紧紧的把清缺搂进了怀里,深吸着对方身上的气息,妄图从此沾染上对方的味道……最好永不消散。
  他渴望着这一刻已经太久了。
  …………
  安福见着这情形,便识相的给身旁的王府侍卫打了个手势,一起躬身退下了,直到退到无人处,安福才直起身来对着身旁人吩咐着,“王爷刚才吩咐了,把那林云优给我扔出去,记得做的干净些。”
【谎言 墨封宸】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