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自古同僚出西皮 动生电动势

时间: 2017-09-23 06:42:03 分类: 古代架空

【自古同僚出西皮 动生电动势】
 
 
文案
坑爹预警,千万别信的一句话简介
 
这是一个逗比受傍上腹黑攻,牵线各路cp,帮助前朝王爷走上人生巅峰的故事。
 
拒绝粗长的文案君
 
不作不死的康宁蒙后悔的事情有四件。
其一是经不起损友撺掇上了444路公交车,惨遭车祸,不慎穿越。
其二是穿越之后,整日不求上进,沦为半文盲。
其三是身为半文盲还一门心思勾搭知识分子,企图推倒。
其四是勾搭上知识分子后,和知识分子一起陪基友谋反。
 
食用需知
 
1.主CP(伪)温油腹黑攻【古柏】X健气傲娇(?)受【康宁蒙】,副cp有
2.作者有病,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悄悄更新
3.无大纲,逻辑已喂狗,请勿纠结剧情是否合理
4.感谢做封的越大攻~蹭(≧︶≦))( ̄▽ ̄ )ゞ
5.感谢文案支援的呱瓜呱~蹭(≧︶≦))( ̄▽ ̄ )ゞ
 
内容标签: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康宁蒙,叶灵运 ┃ 配角:古柏,谢无涯等旭阳城众,谭诀等江湖众人 ┃ 其它:虚名冠群青,古代耽美,温柔攻,腹黑攻,健气受
 
 
 
  ☆、一.此乃旭阳城(捉虫X1)
 
  一.
  【旭阳城】
  “旭阳城这里民风淳朴,山清水秀,风景宜人,面朝大海,春暖花开…阿嚏,阿嚏!阿嚏!”
  扯谎说瞎话连眼睛都带不眨一下的旭阳城城主叶灵运却在皇城来使面前连连打了三个喷嚏,风度尽毁,俊俏的脸涨得通红,尤其是鼻尖,红的晃眼。
  但,即使如此,他还是要把话说完,“我在这过得十分快活。”毕竟这话是他见客前被反反复复嘱咐牢记的,不说完岂不浪费了他记下这话所耗的努力。
  皇帝派到旭阳城的使者是赵育德,皇帝宠信的宦官之一,年纪已过半百,阅人无数,眼光相当毒辣。
  叶灵运把自己裹在裘衣里,不大敢与他对视。
  “奴才斗胆问一句,刚刚这话是不是王爷您的真心话?”赵公公的声音和普通太监一样,尖声尖气,很阴柔。
  叶灵运闻言,把嘴一瘪,委委屈屈道,“当然不是。”
  叶灵运身后有一年龄与叶灵运相仿的随从,英气逼人,听叶灵运这么一答,立马变了脸色,重重的咳嗽了几声,试图让叶灵运明白话不可乱说。
  这该不会是叶灵运前几日收下的门客……叫…叫,什么来着……赵公公也没太在意,他心想,反正此人并非有名之辈,也折腾不起多大的波澜。
  叶灵运并不理会,自顾自继续说道,“旭阳城这地方穷苦难忍,哪比得上洛都,再加上城里有不少危险的悍民,我恨不得这一刻就回到洛都,反正在这边,我是一刻都不想多待的。”
  “咳咳!咳咳咳咳!!”叶灵运越诚恳,身后的随从咳得越急促越用力,恨不得咳出血来。
  “只是太傅说皇帝陛下既然命我守旭阳城,必定对我是寄予厚望,我这样回答实在让皇帝陛下失望,所以教我说了之前的违心话……”说着说着,叶灵运从袖子里拿出一个灰不溜秋的袋子,往赵公公手里塞,“只盼赵公公在皇上面前替我美言几句。”
  赵公公自然知道,这不起眼的袋子里放着他喜欢的好东西,眉开眼笑,“好说好说!王爷放心!”正欲接过,却发现叶灵运没放开那口钱袋,还死死扣在他自己的手掌心里,没有交付给赵公公的打算。
  这吝啬的!
  赵公公扯了几次都没能拿下,正欲发火,却听叶灵运身后一人小声地提醒了一句“主上,赵公公是皇帝陛下跟前的红人,你这样做,实在失礼,让赵公公如何替你美言?”
  叶灵运听罢,立马泄了气,不敢再心疼那些白花花的银子。
  他转用双手将银袋奉给赵公公。
  叶灵运与一干随从,站得笔挺,目送赵公公离开。
  等赵公公走远后,叶灵运一改之前面对赵公公的蠢样,对刚刚咳得尽心竭力的康宁蒙挤眉弄眼,“你咳的真棒!”
  康宁蒙正摸着自己的喉咙,回了一句,不忘往叶灵运脸上贴金,“不及主上演技精湛,让我等叹为观止。”
  等叶灵运乐足三秒,康宁蒙又道,“尤其是贿赂那段,主上真情流露,把自己不想给钱但又不得不给的纠结,表现的淋漓尽致,佩服佩服。”
  叶灵运闻言,笑容一垮,“就知道你嘴里吐不出什么好话。”
  康宁蒙还记恨着叶灵运昨晚坏了他的好事,“那也是向主上你学习,上梁不正,下梁才能歪得名正言顺。”
  叶灵运共收了四个门客,除了康宁蒙是一个不干人事,天天混吃等死的混账东西,其他对叶灵运都唯命是从,讨好都来不及。
  红日西斜,康宁蒙盯着那轮慢吞吞下山的太阳好一会儿,眼睛闪闪发亮。
  “主上……”康宁蒙的声音有些绵软,拖长尾音时,听起来像在撒娇。
  “咋了?”有些忧郁的叶灵运坚信康宁蒙说不出啥好话。
  果然……
  “今晚我们去吃醉仙楼的“日落西山”!”康宁蒙一提吃的就来劲,恨不得掰着手指头把醉仙楼的名菜一个个数遍,“荷叶鸡,清炒虾仁,桂花鱼,鲜菇羮还有冰糖藕!”
  叶灵运没理疑似背菜名的康宁蒙,继续着心塞喂赵公公的钱袋,默默往回走,背影落寞凄苦,融在夕阳的萧瑟之中,简直让人心疼。
  叶灵运也心疼自己。
  一袋钱全给了赵公公,康宁蒙还想坑他在旭阳城最大的酒楼里摆一桌。
  可康宁蒙是混账东西,所以他并不心疼叶灵运。
  康宁蒙见叶灵运走了,也不跟上,在他后边,故意嘟囔了一句,声音不轻不重,恰好能清清楚楚一字不漏传入叶灵运的耳朵,“不想去算了,那我一个人去找太傅。”
  去找太傅?去找太傅!
  叶灵运回头,莞尔,“太傅请客?”
  康宁蒙点头。
  然后,叶灵运就把暂时把烦心事抛之脑后,高高兴兴同康宁蒙地往太傅古柏的府宅处走。
  拖家带口蹭饭吃,是该被谴责的行为。
  于是,叶灵运进古府前,打发掉了随从。
  古柏乃当朝大儒,桃李满天下,是叶灵运的老师,也曾是太子的老师,挂有太傅的虚衔。
  四年前,皇帝把叶灵运分封到旭阳城时,钦点古柏出任旭阳城副城主辅佐叶灵运。
  古柏的名声威望无论是在旭阳城内还是在旭阳城外,都远超叶灵运,所以叶灵运也不指望古柏能对他倒履相迎。
  古柏没出来迎客,倒是古府管家笑脸相逢。
  叶灵运进古府的次数屈指可数,觉得古府的管家有些面生。
  “城主。”古府的管家面白有须,长相憨厚,笑容卑谦,目光炯炯,身材高大,很是精神。
  叶灵运总记错古府管家的名字,于是开口前,认真想了想。
  康宁蒙并不指望叶灵运被狗吃了的记性能想起什么,更不愿叶灵运当众出丑,开口提醒叶灵运,“管家说过因为他长得高大,像一棵树,所以他叫……”
  叶灵运迟疑道,“古高?”
  气氛霎时间有些尴尬
  康宁蒙闻言一愣,有一股想抓一把地上的泥往叶灵运头上扔的冲动,幸好还忍得住。
  万幸的是管家训练有素,波澜不惊,“城主风趣依旧,小人古树,是古府的管家。”
  古柏不在府内。
  按照古府管家古树的说法,在一柱香前,古柏接到紧急公文不得不离开旭阳城一段时间。
  不过,古柏离开前,早就准备妥了一切,康宁蒙还是有白食可以吃,叶灵运还是有白饭可以蹭,皆大欢喜。
  荷叶鸡,清炒虾仁,桂花鱼,鲜菇羮,冰糖藕,康宁蒙想要的都有。
  而且光凭色香就能断定这菜必然由醉仙楼大厨掌勺。
  管家古树等康宁蒙叶灵运入座后,唯独帮叶灵运添满了酒,躬身退了出去,毕恭毕敬。
  叶灵运见四下无人,便举着酒爵往康宁蒙身旁挪。
  康宁蒙正举着筷子,琢磨先吃哪盘菜。
  “这都过多少日子了?太傅还禁你喝酒?”叶灵运朝康宁蒙案前空空如也的酒杯努嘴,好奇心大作,“你那天喝醉以后到底与太傅发生了什么?”
  康宁蒙挑眉望了一眼打着关心之名,多半只为了满足自己八卦心理的叶灵运,把头别向看不见叶灵运的那一边,不让叶灵运看到自己眼里的波光潋滟。
  叶灵运把酒爵放在桌案上,厚着脸皮坐到康宁蒙的另一边。
  “哎,你说……”叶灵运刚开口。
  康宁蒙眼疾手快,夹了一筷子菜往叶灵运嘴里喂,“主上,先吃一口这个。”
  吃货的本能让叶灵运闭上了嘴,开始细细品尝嘴里的美食。
  康宁蒙笃定,下一秒叶灵运就会憎恨这种本能。
  叶灵运此刻的感觉就像是含了两根朝天椒在嘴里,还作死地嚼碎了它们,艰难的咽下了它们,从舌头到喉咙都像被火灼烧一般,脸都变了颜色。
  “水……水……”叶灵运吐着舌头,两手去捧救命的酒爵,谁料途中被康宁蒙所截。
  他眼睁睁看着康宁蒙豪迈地将那酒一饮而尽,一点一滴都没给他留。
  使坏完后,康宁蒙还不忘朝叶灵运得意,甚是孩子气。
  康宁蒙实在不愿意把自己酒后失德耍流氓未遂这种糗事摊开来与叶灵运分享。
  古树为两人,不,应该是为叶灵运一人备了一壶酒。叶灵运不管不顾提起酒壶就灌了自己小半壶。
  这酒并不烈,反而入口温和醇厚,回味绵长,还带着点果子的甜味,及时安抚了叶灵运遭受摧残的舌头和喉咙。
  但是这酒后劲有些大,叶灵运刚和康宁蒙并肩作战消灭完一只荷叶鸡,他便有些头晕,即使一动不动也感到天旋地转,前方一片白光。
  “主上,你还记我们出车祸那天是几月几号吗?”康宁蒙酒量远不及叶灵运,才喝了两杯,就趴在桌案上,软绵无力,声音飘忽。
  叶灵运似乎没料到康宁蒙会问这个,满眼迷茫。
  叶灵运想了很久。
  久到康宁蒙打完一个小盹,猛然惊醒,才听到叶灵运的回答。
  “忘了。”
  明明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叶灵运却说地很缓很慢,甚至有些沉重。
  只有康宁蒙能发觉的沉重。
作者有话要说:  没有存稿也要作死开文了,要高考的灰机加油↖(^ω^)↗
  我萌七月份再约约约,争取在你萌高考完后完结
  下面是无聊的小剧场
  叶灵运( ̄ˇ ̄):我是个节省的美男纸。
  康宁蒙( ̄▽ ̄):素哒素哒,主上只是比较抠。
  叶灵运(﹁ ﹁) :蒙蒙,敢不敢不拆你家主上的台?
  康宁蒙( ̄︶ ̄):嘿嘿,不敢!
 
  ☆、二.叶灵运的回忆(一)
 
  二.叶灵运的回忆(一)
  叶灵运无法估量自己是踩了多少坨狗屎才能换来这样的运气。
  在高二升高三的那个暑假,在他还没有完全想清楚未来一年究竟是要好好读书,天天向上,还是放任自己,浑浑噩噩的情况下,一场车祸,突如其来。

  他坐的那辆公交车,在交叉路口,被一辆失控重型卡车剧烈撞击。
  被震碎的窗玻璃扎了叶灵运一脸,他还来不及喊疼,一大块长条玻璃直接刺穿了他左侧的肋骨。
  血汩汩流到了鹅黄色的公交椅上。
  叶灵运以为自己要死了,刚过了成人礼这辈子就玩完了。
  谁料老天与他开了一个大大的玩笑,而且这个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叶灵运闭着眼睛,浑身上下的力气像是都被抽去一般。
  他虚弱地连睁开眼睛都做不到,只能微微弯曲自己的手指。
  他以为这并没有什么卵用。
  可他这一动,却让原本寂静的四周骚动起来。
  "动了!王爷的手动了!"
  "快,快叫人把张大夫请过来!"
  在这两声欢雀高昂的叫喊后,叶灵运听到杂乱不齐的脚步声和交头接耳的私语声,衣料悉悉索索的摩擦声。
  等他恢复了些许气力,刚睁开眼,就见一个发须皆白,慈眉善目的老者两指捻着一根银针往他前臂扎。
  根据叶灵运目测,这银针至少长七寸,吓得他赶紧挣扎起身,往后挪了一些,躲开了老者的那一针。
  "小王爷身手灵活,看样子已无大碍。"老者将针收进随身携带的木箱里,捋了捋自己花白的胡子,十分得意,就差把"还不快谢谢老夫我妙手回春"这句话印在自己脑门上。
  小王爷......这老头叫他小王爷?
  叶灵运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他想起之前自己还遇上了一场严重车祸,立马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
  该凹的地方凹,该凸的地方凸,别说是碎玻璃扎在脸上留下的坑坑洼洼,连细小的伤口都摸不到,简直和剥了壳的水煮蛋一般光滑。
  不仅仅是脸,就连肋下被玻璃刺穿的那个大洞也不复存在。
  他居然安然无恙,毫发未伤。
  叶灵运惊讶之余,不忘环顾四周。
  此刻他正躺在一床软被上,软被的做工精巧,颜色夺目,上面绣着的奇珍异兽栩栩如生。
  大门外敞着,门上雕刻的花纹也很漂亮。雕镂中空的窗扉古色古香,还隐隐约约现着房外垂下的芭蕉叶的绿意。
  他床旁跪着一堆人,少说也有十来个,有男有女,均是古典的打扮,还是只有在古装电视剧里达官显贵家才能见到的那种奴仆打扮。
  这,这......叶灵运单手扶额,突然觉得头有点疼。
  虽然,他也曾在无聊的时候向班里的妹子借过一本穿越小说看看,例如《九岁穿越小王妃》啥啥的。
  但穿越这种事若真发生在他身上,一时间他未必能接受的了。
  他重重地拍了自己的脑子俩巴掌,怀疑是不是自己身体的伤转移到了脑子里。
  "哟!王爷您这是干嘛?"一人见状,立刻谄媚,边说边伸长脖子,将头移到叶灵运伸手可触的地方,笑容面满,"要是您真有火,打在奴才身上就好了,千万别糟践自己的千金之躯呀!"
  叶灵运从小到大就没被人这么讨好过,有些蛋疼,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他故意清咳来掩饰自己的尴尬与心虚,朝那快要趴在他床上的奴才摆了摆手。
  叶灵运不知道这小王爷是什么人设,只好先扮出镇定的模样,面上尽量模仿着一般纨绔子弟的张扬跋扈,朝一人勾了勾手,"你,过来。"
  叶灵运不过是随意的一指,被指的那人明显有些惊讶,愣了几秒钟才上前几步,朝叶灵运一揖。
  叶灵运有点近视,度数不高,微微眯着眼睛方能看清那人的衣着打扮和长相。
  那人五官平凡无奇,个子不算太高,衣着朴实,虽带着书卷气却没有文人的拘泥迂腐,眉目之间神采奕奕。
  这个人……不会是王府的管家吧?叶灵运暗想,顾作漫不经心的姿态,问他道,"本王刚刚怎么了?把大家吓成这个样子?"
  "王爷不记得了?"那人道,声音低沉。
  一个太监打扮的在后边尖声尖气的替那人接着回答,"昨日圣上赏赐糕点给王爷,王爷一下子往嘴里塞的太多,竟昏死过去。"
  喵了个咪……居然有因为吃东西太急而噎死的王爷,叶灵运很想骂一句:我书读的少,你们可别逗我!
  "去,给我拿面镜子来!"叶灵运很想知道吃东西都这么不走心的草包是何等的蠢样。
  那人又看了叶灵运一眼,嘴唇动了动但没发出声音,举了面镜子照向叶灵运。
  镜子是铜制的,自然比不上现代的玻璃镜。
  叶灵运依稀能分辨出镜中人的模样。
  熟悉的眼,熟悉的眉,熟悉的脸。
  叶灵运太过专注的盯着镜中的自己,完全没注意到那人给自己举着镜子时周围奴婢惶恐的眼神。
  那个倒霉蛋王爷,居然长着一张和自己一模一样的脸……
  叶灵运摸着自己的脸,哭笑不得。
  见叶灵运许久都不说话,那人将镜子倒扣在榻上,不咸不淡来了句,"既然王爷身体无恙,那臣等先回去向陛下复命。"
  臣……原来不是他的管家,莫非是皇帝的近侍……?
  周围的奴婢心里各有小九九,,见那人要走,堆满笑容的目送他出门,恭恭敬敬,嘴上齐声讨好,"吴丞相走好!"
  伸懒腰伸到一半的叶灵运听到"丞相"二字,动作一下子停滞了,表情有些呆傻,语气吞吐地重复了一遍"丞相"二字。
作者有话要说:  #依旧无聊的小剧场#
  叶灵运(??ω??)?:辣个王爷长着和我一样聪明的脸蛋。
  康宁蒙_(:_」∠)_:对,然后吃块糕点都能噎死,简直棒棒哒!
  叶灵运(→_→):蒙蒙
 
  ☆、三.叶灵运的回忆(二)
 
  三.叶灵运的回忆(二)
  叶灵运还记得二十一世纪的摩登高楼,还记得二十一世纪的灯红酒绿。
  还记得他家楼下的车水马龙,每次到深夜十二点都会聚集烤鸡翅膀水平一流的小吃摊子。
  腌制入味的新鲜鸡翅翅中挤压着铁板上的食用油发出滋滋的声音。煎成金黄色略带点焦黑的鸡翅皮上洒满颗粒状的孜然和火红的辣椒粉,散发着对于吃货而言特别诱人的香味。
  他还记得他欠着英语老师两个单元的单词默写,还记得他欠着语文老师第五课的古诗默写。
  那个爱把一朵朵盛开的菊花穿在身上却硬说那是向日葵,每个星期五都在教室门口堵着他和他的损友,威胁他们如果再不默写就不让他们回家的语文老师。
  这些事情明明那么清晰印在叶灵运的脑子里,却又好像不曾发生过一般。
  现在,他的周围根本寻不到摩登高楼,寻不到与过去重合的痕迹。
  一丝一毫都没有。
  叶灵运“大病初愈”,走哪都有一大票人跟着候着,保卫他安全。
  叶灵运挺烦这甩不掉的尾巴们,只好在王府里瞎溜达。 
  说来也奇怪,叶灵运每到府中一处,原本空白的脑子就能回忆起一些事,这些事情大多是王孙公子的风花雪月。
  风花雪月里,其他人的面目都是模糊的,只有一个人的脸清晰可见。
  那便是风花雪月的主角,也就是他。
  这估计就是那个和他长得一模一样的倒霉蛋小王爷的记忆。
  叶灵运眼皮一跳,屏退不了左右,只好斥退他们几尺,两手扶着庭院中的石桌,整理起脑里凭空多出的一大堆的记忆。
  整整花了半个时辰,叶灵运才勉强整理完毕,他此刻的心情不易用言语描述,但可以用行为表达。
  他果断对着自己,不,更准确说是对着叶小王爷竖了两个中指。
  这货还真的孬种中的阿斗,阿斗中的战斗机呀!
  叶灵运有点鄙夷自己长得和他一样,出生至今第一次嫌弃自己的长相。
  原来和叶灵运同名同姓,长得一模一样的叶小王爷不是当朝的皇亲国戚而是前朝的遗孤。
  当朝皇帝余汇帝对前朝余孽丝毫不手软,可偏偏对这个叶小王爷网开一面,不仅保留着他王爷的头衔还把他好吃好喝供在洛都,养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甚至连监斩前朝犯人的任务都交给这个叶小王爷。
  这位刘阿斗中的战斗机居然接旨谢恩,还屁颠屁颠地去了,并且监斩的很卖力,对忠于前朝不肯向余汇帝投诚的官员一通说教,就差没指着人家鼻子骂人家老东西愚忠不识相了。
  叶灵运虽然自知没有义薄云天的盖世豪情,但也不至于畏首畏尾没心没肺去换乐不思蜀的笑话。
  “叶王爷!叶王爷!”旁边的侍从喊了他两声。
【自古同僚出西皮 动生电动势】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