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霸主的男奴 诗念

时间: 2017-08-22 19:08:01 分类: 古代架空

【霸主的男奴 诗念】
 
书名:霸主的男奴
作者:诗念
文案
“那么,我要你,剑潇!”那时萧戎歌的剑抵在剑潇的咽喉。他们都是江湖绝顶的男子,为打下万里江山而携手,因恨生爱,因爱生恨,终究爱而不得。
他或抢或杀了剑潇身边的所有女人。“那么我的男人呢?你也要么?”于是带回男宠,夜夜笙歌。
他以自己的孩子和妻子威胁,“陪我一夜,我便留他们一命,如何?”却传来二人死讯,缠绵中剑潇一剑刺穿他的胸膛!……血债血偿,他引颈放血,“别在我的坟前哭,脏了我的轮回路。”决然跳下悬崖!
 
内容标签:虐恋情深 江湖恩怨 报仇雪恨
 
搜索关键字:主角:萧戎歌、剑潇 ┃ 配角:陶浮白、剑凌 ┃ 其它:江湖枭雄
==================
 
  ☆、第1章 彼时眉嫩剑亦青
 
  萧戎歌是一个喜欢竹子的人,所以当近卫陈沔来报东西护法已攻破名剑山庄第七重门时,他斜倚在软榻上,修长的手指慵慵的抚过伏在自己膝上眉舒的头发,略不经心的道:“可惜了君上的湘妃竹。”
  名剑山庄是武林的旗帜,在十年之前。名剑山庄乾庄主剑云天是武林泰斗,当然是在萧戎歌未出江湖之前。而如今江湖人唯马首是瞻的,是他的问鼎阁,是他问鼎阁阁主——萧戎歌。
  江湖人绝少知道萧戎歌的名字,因为他是一个神话,可望而不可及到连叫出他的名字都是一种亵渎。
  “事情却有所偏差。”陈沔谨慎的偷看了萧戎歌的神色,“在攻打第八重门的时候名剑山庄忽然出一个少年,自称是剑云天长子剑潇,连挑施屺、陈构。炸毁已攻下的七重门,我方死伤惨重。”七重门被炸,攻山之人无所依持,名剑山庄百年基业被毁大半,也断了所有暗道,庄内人若逃生只有拼死冲出突围,实乃破釜沉舟之举。
  “哦?”萧戎歌正掬起舞姬眉舒的一根发丝,指尖发力将其分成两半,慵声一应。
  施屺与陈构皆是新收服的侠客,在江湖上也算是一等一的高手,被人连挑可见那少年不容小觑。陈沔单膝跪地,寂静不言等候阁主发话。
  萧戎歌的眉梢挑了挑,唇角勾成一种似笑非笑的弧度,陈沔在他身边多年知道那是个饶有兴致的笑,显然这个剑潇引起了阁主的兴趣。至十五岁出江湖,连挑五大门派十三位高手后,阁主便再也没有遇到过对手,而这个剑潇或许是堪与他一战的对手,曲高和寡的萧戎歌自然不会错过一战的机会。
  他手指划过眉舒舒缓的远山眉,声音也舒缓的如眉舒的眉,“君山的湘妃竹虽细,却是做笛子的好器材,给眉儿做根笛子,可好?”
  “多谢阁主赏赐。”眉舒恭敬的道,声音绵绵悠悠如春晓江面上的水雾。
  萧戎歌到达君山名剑山庄的时候,已是七日之后,这七日问鼎阁虽每日攻山,却毫无进展,反倒被庄内人连翻偷袭,疲惫不堪。剑潇像是一面旗帜,他一来溃不成军的名剑山庄一下便起死回生。
  软榻抬到名剑山庄七重门前时,萧戎歌见到了剑潇。
  其实那一刻,他感觉自己见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冰天雪地里的一棵枫树。那个十四五岁的少年立在八重门之上,既使萧戎歌看不到他长得什么样子,却可以感觉到他的目光,比冰还冷。
  十年来,从来没有人让他感觉到冷意。这么冷的人却穿着一件将深秋枫叶剪成丝后,织成的衣衫。
  那时萧戎歌想到的不是如何攻下名剑山庄、为一统江湖做铺垫,反倒是一句风月旖旎的叹息:北方有佳人,绝世而独立,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只是他并没有想到后面两句: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
  “属下参见阁主。”问鼎阁东护法东音、西护法西律参见,此次攻打名剑山庄由他们二人带领。“属下没能攻下名剑山庄,望阁主惩处!”
  萧戎歌慵慵摇了摇手中湘妃竹,唇齿含笑。二人得命起身,脊背却越发寒凉,阁主越是云淡风清的时候越是恐怖。
  见他修长的五指划过一节一节的湘妃竹枝,手十分纤细秀气,绝不像是拿剑的,东音时常想他应该是汴南湖畔折柳踏歌、握卷顾盼的书生,在无数个烟雨初凝的晨晓,漫然长吟着秦章汉赋,期待偶一邂逅佳人,而不是这样手握半壁武林的问鼎阁阁主。
  温温徐徐道:“你们给我留了这么好的玩物,何罪之有?”
  东音、西律彻底放下心来,他们知道阁主的兴趣远比胜负重要的多。
  未及叫喝忽见剑潇衣衫一振,竟从八重门上一跃而下,举手投足间英气勃发,顾盼间如惊电交错,如深秋火红的枫叶划过天空,只振睫一瞬已落到软榻之前。
  东音、西律为剑潇绝世风姿惊怔,一愣才左右护在萧戎歌身前,他却浑然无事的玩弄着湘妃竹,眉眼也不抬的悠然道:“等你们两人掩护我早成了剑下亡魂。”
  两人惭然退后,萧戎歌才悠悠然抬起眸来看向剑潇。
  他抬眼的速度很慢,像一只刚破茧而出的蝶张开尚且濡湿的翼,那样缓,缓出人间的希翼,因为你不知道这蝶张开的翅是何等色彩,就像剑潇不知道萧戎歌的眼里是何等神情一样。
  此刻两方对阵烽烟正炽,身边是残垣废墟,脚下是血肉白骨,而他斜倚在软榻上摆弄着手中湘妃竹,似在琢磨着从何处削断才能做成一支好笛,悠然闲适,物我两忘。
  萧阁主的大名剑潇早有耳闻,当对上他的眼时神情有些意外。这个统领无数江湖豪杰、十五岁一剑惊天下的男子却有一双与其身份完全不符的眼睛。
  那是双小孩的眼睛,黑如玛瑙,清澈见底。就连眼睛上的眉也是秀雅的,如他手中湘妃竹的叶。清雅斯文的男子,惟一与其身份相符的,是他似笑非笑的唇,带着一丝睥睨天下的傲气。
  “萧戎歌。”
  萧戎歌兴味的打量着剑潇,真真绝世一佳人,有那么冷的气质却长着完全不符的容貌。
  他长发如瀑,用一根白色的丝带及腰束起,火红的衣服更衬得他肌骨如青瓷般细致无瑕,剑眉如墨,凤眼清冽,朱唇凉薄,莲颔倨傲,是连眉舒都不及的美貌。这张脸无论怎么看都该是女子的脸,可长在剑潇的身上,却令人不疑有它的叹羡这个少年的惊才绝艳。
  剑潇的声音淡定冷寂,“出剑!”
  萧戎歌桃花眼眯了眯,慵慵含笑,“挑衅我是需要代价的。”
  剑潇不以为意,“赢得人才有资格索要代价。”
  萧戎歌自出江湖以来还没有人敢如此轻视他,当下眉宇一凝,似笑非笑的道:“君山竟还有比湘妃竹更有趣的玩物呢。”他将“玩物”二字咬得犹为清晰。
  剑潇淡眼凝睇丝毫不在意,见萧戎歌手一抬身后绝色的女子恭顺的接过湘妃竹,悠然弹着雪衣素襟,似抖落一襟落花。
  “听说君山后有个湘灵祠,此刻紫薇花开得正好,明晨花下会剑。”                        
作者有话要说:  童鞋们,果断的跳进来吧,我接着你们!
 
  ☆、第1章 彼时眉嫩剑亦青(2)
 
  一夜微雨,紫薇花被打落了一地,掺在泥土中,君山上每一片土地都是殷红,人的血,花的血,染成一片血海。剑潇负手立于山巅之上,眉目青好、空灵清冷,如入谷的凉风。
  青石道上,一白衣公子撑着油纸伞,携琴负剑,拾阶而上,紫薇花瓣落在油纸伞上,凄美如画卷。
  剑潇收起远眺的目光,撩起一缕发丝噙在嘴角,从山巅之上一跃而下,青剑一脉清绝直逼萧戎歌咽喉刺去。款款而行的男子眉角一挑,足下未动身形却倏忽远去,指尖一勾琴弦,一把浅碧色的剑从琴格弹出,这就是传说中的留白剑!
  妾有容华无功过,空将泣笑两留白。
  留白尚未出鞘,青剑已劈刃而来,萧戎歌横剑一挡,左手执纸伞竟是悠闲与散漫,然而剑潇却感觉到悠闲中却带着何等令人震惊的力量!这个萧戎歌果然不是易与之辈,剑潇不敢怠慢!
  两人一击即分,萧戎歌眼神清亮的看着他手中剑,那是一柄竹剑,剑身枯黄,泪迹斑驳,显然是用湘妃竹削成的,“原来竟是昔日清云帝的青剑,只是这把剑并不适合你。”
  青剑原名惘然剑,传说洪荒末年,冰梦月宫的陵鱼巫师兼葭曾爱上了年少时的武尊帝颜冰,遂穿过七十二道天堑来到冰湖,默默地守候在冰湖边,每天为他去梦落闲潭采水馨花。
  梦落闲潭是个极其险恶的地方,陵鱼每次去都满身伤痕,一滴一滴血泪洒在湘妃竹上。
  武尊帝下汇阴山后受到了伤害,精神失常,陵鱼便以自己毕生灵力让她忘记那此不堪的回忆。也因此受到了武尊帝体内邪灵的反噬,化成泡沫!
  然而只到她死武尊帝也没有发现她的存在。
  她死之后,那些洒落在竹枝上的血迹感受到主人的悲痛,于是化成了斑斑点点长在湘妃竹上,告诉武尊帝,曾经有一个陵鱼,如此的爱着他……
  而这把剑便是武尊帝当年亲手折枝削成的,名为惘然。
  后来这把剑到了清云帝手中,清云帝登基之前流浪江湖人称“青剑舒词”,又因其深爱的女子苏可约怀有青匕,因此后人又将惘然称青剑,祭奠那位仁爱宽厚的帝王。只是清云帝英年早逝后,这把青剑便不知所踪,竟不想到了剑潇的手里。
  剑潇无意与他周旋,速战速决,当下便以惘然四式应敌,听他萧然长吟,空谷回响,“沧海月明珠有泪!”
  剑光如洪水般四散开来,摧枯拉朽,带着遗世沧桑的绝决砸地而来,未落又道:“蓝田日暖玉生烟”,剑意紧随而至,配合着前式,宛若劲风中强弩,急!快!狠!
  萧戎歌不避其锋反倒逆流而上,凌空而起,一剑挥下,剑光闪动,似将这无形的剑光劈为两段!前截刚去,后截再次袭来,势力当然已了许多,然他的剑光竟也直杀而来,两道剑光相交,仿佛凌空相击的冰块,竟寸寸击碎。
  剑潇却丝毫不给他反击的机会,因为他知道萧戎歌是一条蜷伏的蛇,一旦有了机会就会一击中命!
  “此情可待成追忆。”这一招抛开前势急、快、狠的特点,以舒缓柔和姿态刺来。萧戎歌看出来了一招虽缓,却是必杀的招式,因为这缓可以转变成无数种剑式,凌空之时破绽最多,他那一剑就像无数支箭包围着他,揪准时机万箭齐发!
  他却在笑,唇角勾成自许的弧度:剑潇果然是个厉害的角色,可惜遇到的是他萧戎歌!
  但见他在剑意袭来之前忽一转动手中油纸伞,伞面的墨梅一瞬间盘旋如圆,整个油纸伞竟成了一阵刀枪不入的盾!
  好机灵的萧戎歌!剑潇心里赞叹,但如果以为他仅此而已便错了!
  剑潇等得便是他应付剑式的机会,“只是当时已惘然!”上一招只是喘息,而这一招却是蓄力而发,诗意惆怅,剑意绝决,竟负手一剑从背后袭来!剑光化作三个剑花,如同三颗流星,划着优美的孤线向他齐齐斩去!
  萧戎歌,你欲灭我,我先杀你! 
  青剑潇然入鞘,剑潇在那一刻寒凉一笑,不是笑萧戎歌,而是笑人心之痴,世道的无常。
  然,嘴角的笑容还未展开萧戎歌手中的伞却旋转如利刃绞来!
  负隅顽抗的一个反击剑潇并没在意,剑鞘一挥,油纸伞被劈为两半,左右飞去,与此同时,萧戎歌的留白剑也出鞘,剑意轻怜,剑影如梦,像拨暗器将三个剑花挑开。剑潇反应却是极快的,倾刻间已挥剑再次攻击,然剑风袭面而来,他侧首一躲,梢一分神留白剑已抵住咽喉!
  剑断红尘!是那一招竟是震慑武林的剑断红尘!
  独酌江畔寒彻骨,剑断红尘雪纷飞!
  相传这一招是一代少侠诗垠失意时所创,倒是与青剑极有渊源。
  那一剑毕竟还是划破了脸,血流暴面而下,而令剑潇万万想不到的是,划破自己脸的竟只是一片落花!汀落在油纸伞上的紫薇花携着内力而来,竟比留白剑还要锋利,而一开始萧戎歌便是声东击西,以剑为掩护,借落花之力分神,在最后一刻剑挑英雄!

  真真假假,虚虚实实,这才是江湖!
  一剑划破绝世的容颜萧戎歌都为他惋惜,而剑潇却丝毫不在意,容色淡定,眸光清冷,“听凭处置。”
  “是吗?”萧戎歌收剑,意态慵慵的抚着琴上的暗格,似乎刚才一战耗费他太多力,却忽然抬首,那一刻剑潇看到流霞般的光辉集在他桃花眼中,“那么,我要你,剑潇!”
  剑潇雪白的脸上泛起薄愠。
  一贯慵懒如书生的男子渊停岳峙般的负手立在山之巅,脚下是万里山河,他放目远眺,身姿遗世而独立,眼里是眸睨天下的神彩,“我要你追随着我,打下这万里山河!”
  许多年之后剑潇还是想不明白,他答应追随萧戎歌是因为万里山河,还是因为他说这话的时候眼里的光彩、和眸睨天下的霸气?                        
作者有话要说:  
 
  ☆、第1章 彼时眉嫩剑亦青(3)
 
  萧戎歌与剑潇一同返回名剑山庄的时候,整个君山愣住了。在大家眼里这是个你死我活的决斗,竟不想是同去同归的结果。
  “阁主……”陈沔疑惑,在他眼中阁主是不败的神话,而这情形他实在看不出其中端倪。
  萧戎歌眼绽桃花斜斜坐回软榻,“剑潇,本座在问鼎阁等你。”便一挥手问鼎阁人马退出君山。剑潇看着越行越远的软榻,眼神越发黑曜,神色难辩。
  直到问鼎阁人马退下君山名剑山庄才欢腾起来,“问鼎阁退兵了!大公子打败了萧戎歌!大公子打败了萧戎歌!”
  剑潇闻言眉头一皱,十大长老惊喜交加的迎来,“大公子你终于没有负名剑山庄上下的期望!乾庄主在天之灵知道你打败了萧戎歌一定会欢喜的……”
  剑潇抬手挡住他们的滔滔不绝,径直向后院走去,留下众人莫名其妙。
  “潇儿,你打败了萧戎歌吗?你替你爹报仇了?”未及进门坤庄主剑夫人已迎了出来,泣泪交加。身后跟着豆蔻之龄的妹妹剑梨洁和垂髫之龄的弟弟剑凌。
  剑潇双膝一屈跪在剑夫人面前,“孩儿无能。”
  剑夫人脸色一瞬苍白,“你输了!”
  剑潇垂头不语。
  剑夫人眼色一凌,勃然大怒!“输了为什么还站在这里?剑家的人从来不是怕死之辈,阵可以输,骨气却绝不能输!”竟愤然抽出青剑向他刺去!习武者的本能令他要闪却终究动也没动任由青剑向自己胸口刺来。
  这一剑刺得又急又厉,饶是青剑无锋也穿皮透肉而过,剑潇淡如烟水的眼里终于露出一股痛意,旋及闭上眼。刺透心脏之前剑却突然停了下来!
  “娘!”梨洁抱住剑夫人的手跪在剑潇身边,泣泪哀求,“娘,你放过哥吧!”
  剑夫人泪眼纵横却冷声厉斥,“洁儿你让开!剑家的人宁死也不受辱!”
  梨洁是个极明白、极有主见的人,“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娘,我们都还年轻,现在报不了仇,十年之后 ,二十年之后,总有一天我们会杀了萧戎歌,可如果现要我们都死了,爹的仇谁来报?剑家的香火谁来延续?”她虽小却深知,自己不会功夫,剑凌年岁尚小,剑潇一死剑家最后的依靠都没了,剑夫人刚烈必然会杀了她和剑凌然后自杀陪父亲。
  剑夫人神色微动,梨洁再接再厉,“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娘,你难道希望祖宗创下的这一番基业断送在今日么?”
  “可如今潇儿已败,难道要我们对萧戎歌俯首称臣,做他们的奴仆?”
  “昔日清云帝布衣寒衫,种田挑粪,隐忍十年一朝复仇,我们为何不能效仿古贤?”手紧握住青剑,“如今青剑在此,便是要我们也学清云帝一般忍辱负重!”
  再刚烈的人又怎么忍心亲手杀害自己的儿女?剑夫人手终于落下,颓然长叹,指着满地湘妃竹残枝,“剑潇、剑梨洁、剑凌,你们听着,身当如竹,宁死节不变!”
  “孩儿铭记母亲教诲!”
  剑夫人拿出两枚令牌,“名剑山庄历代由两位庄主共掌,执乾坤令牌,乾牌主外,掌兵权。坤牌主内,弟子提拨。”乾牌交于剑潇,坤牌交于剑梨洁,“名剑山庄如何便交于你们二人!”
  “娘?”这时放权娘是……?
  剑夫人步履坚决的向剑云天的灵堂走去,“我会在你爹灵前等着你们提萧戎歌的人头来!”
  梨洁到书房的时候剑潇负手立在书画前,背影冷冽清孤。虽只有三岁之差,她与这个所谓的“大哥”并不熟络,因为是个习武的奇才很小的时候剑潇便被送到缙云山学艺,一年回一次,又兼他性子冷漠,为人疏离,总是对她这个吵闹的妹妹爱理不理,久而久之便是活泼好动的她也不喜欢搭理他。此次名剑山庄遭到如此大劫,她甚至都没有想到自己还有这个功夫卓绝的兄长。
  “找我何事?”娘那一剑几乎刺入心脏,伤得如此重他略一包扎不仅不肯卧床休息,甚至站立时连脊背都不弯一下,梨洁不禁对这个兄长多了几分敬意。
  剑潇将乾牌扔在书案上,“解散名剑山庄。”
  梨洁眉梢一挑,名剑山庄是他们的根,“为何?”
  剑潇又将探子报来的东西扔在桌子上,梨洁脑中顿时一炸!
  二十年前剑云天联合五大门派围攻萧震南,灭其一门上下三百余口。萧震南平生风流多情,红粉知已无数。再联想到十年前萧戎歌连挑五大门派高手,以及如今灭名剑山庄,他极有可能是萧震南与别的女子生的孩子!
  “飓风过岗,伏草惟存。”剑潇道,便算他不是萧震南的儿子,以他的野心,只怕江湖要有一场浩劫!
  这时门外弟子来报,“二位庄主,问鼎阁陈沔到。”
  剑潇微一点头,不一刻陈沔便上厅来,神情不卑不亢,恭敬有礼,“剑公子,阁主有物相赠。”
  剑潇打开锦盒的时候平静的脸略有波动,旋及淡定如昔,“多谢萧阁主。”
  陈沔长身而起,抱拳而礼,“陈某告辞。”
  剑潇冷淡回礼,“不送。”
  锦盒中并无它物,只是一个药瓶,显然是伤药。剑潇脸上的伤足有半寸长,萧戎歌送药来是对他绝世容貌的怜惜呢?还是警告剑潇不要耍花样,他斗不过他?
  梨洁柔弱的声音此时异常的坚定,“娘那里我去说,十大长老就由你来摆平。——名剑山庄从此解散!”
  剑潇看着药瓶,眼睛越发幽深,沉沉的点了点头。
  梨洁起身欲去,忽然回首,“你真的要追随他做他的奴仆?”
  依旧只是点点头。
  “为何?”
  剑潇没答,于是梨洁自问自答,“你追随他左右不是为了杀他。”剑潇目光一凌,烨烨的看着她。梨洁被他那眼神一眩,却镇定自若道:“你是想看一个英雄!”
  这个想法或许深埋在心底,只是他自己都没有触及到,被她猛然一说剑潇才明白。
  ——这其实是强者的心理,强大孤独如他想要看一个英雄,而萧戎歌无疑有做这个英雄的潜力!
  “你呢?”剑潇反问。
  梨洁一笑,那一刻剑潇看到自己纯洁如梨花的妹妹,眼里竟也有着与萧戎歌一般灼灼其华的光彩,那种光华燃烧起来,便是一场人间烟火!
  “我要征服一个英雄!”                        
作者有话要说:  JQ就要开始袅~~~
 
  ☆、第1章 彼时眉嫩剑亦青(4)
 
  剑潇自是不知道梨洁如何说服母亲的,当自己在大殿上宣布解散名剑山庄时,整个山庄顿时炸开了,斥责声、叫骂声此起彼伏,剑潇剔眉而坐,面无表情。
  “乾庄主你要解散名剑山庄至少给老朽等一个理由!否则老朽便是死也要阻止你做这等欺师灭祖之事!”大长老最有涵养此时语气也火爆起来!
【霸主的男奴 诗念】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