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9)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9)】

 
也有些人是来看戏的,不过他们基本都不看好玄天宫,毕竟在他们眼中,玄天宫就好像个暴发户,运气好傍到了殷家这棵大树,要真的跟其他门派打起来,肯定会被打得满地找牙,狼狈不堪。
 
不知不觉中,选好的吉时已经到了,众人移步到普天殿中,由令狐少杰主持这次的拜师大典,由于入门辈分的关系,首先站在殿中准备拜师的,是令狐少杰说好代师收徒的尉迟烈,当尉迟烈往殿中一站,围观的人顿时发出一片惊呼。
 
“啊!他是义贼尉迟烈!他竟然要拜入玄天宫!这太疯狂了吧!”
 
“你知道个屁!据说是前段日子尉迟烈被仇家围杀,刚好被令狐宫主所救,为报救命之恩,因此拜入玄天宫效劳。”
 
“原来如此,哎呀!当时怎么就不是让我蚂蚁帮的人遇到呢!”
 
“得了吧!就凭你那三脚猫功夫,估计上去也是送人头的……”
 
众人的议论纷纷,并没有打断拜师大典的进行,就在仪式快要开始的时候,外面突然传来一声大喝道:“慢着!在下有几句话,需要跟令狐宫主好好说说!”
 
作者有话要说:
_(:з」∠)_有种柔弱,叫做独自述说。
 
 
第18章 浩浩荡荡前来捣乱,以一敌二扔个人玩
在大喝声停下不久之后,十几个人就浩浩荡荡地走了进来,由于令狐少杰有意让某些来捣乱的人出现,加上这些人也是持有请帖的,所以在门口护卫的外门弟子并没有拦住这些人,否则这些来者不善的家伙,在门口就会打起来。
 
领头的人长得到还算不错,体格什么的也很健硕,一看就知道是经常修炼的人,殿中有人看清楚来的是谁,不由得对身边的同伴低声说道:“瞧!是天马帮的执事唐凌,他可是天马帮的二号高手,看来有好戏看了啊!”
 
这句话说的声音很低,不过还是逃不过令狐少杰的耳朵,他暗自冷笑了下,他发现这群人很会挑时机,在即将开始仪式的时候,杀气腾腾地闯进来,把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到了他们的身上,可谓是大大的出来风头。
 
不过对于令狐少杰来说,要的就是这种效果,落差越大,越能体现出玄天宫的实力,不仅能震慑住许多还处在观望阶段的门派,还能大大增加玄天宫的威望。
 
“不知道这位兄台怎么称呼呢?”令狐少杰扬了扬手,算是打了个招呼,虽然明知道对方是来捣乱的,不过还是不能什么场面话不说就开打,这就是这个世界,这个江湖所谓的礼数。
 

对方对此显然也不是很在意,他随口回道:“在下天马帮唐凌,令狐宫主是不是该为之前的事情,给我们天马帮个交代呢?”
 
令狐少杰很想说:“我这里还真没有胶带,早知道当初穿越的时候就带点过来,让你长长眼界。”
 
不过这种对于他人来说莫名其妙的话,令狐少杰还是放在肚子里YY了下后,才若有其事地问道:“我好像没跟你天马帮接触过吧?又何来什么交代呢?”
 
唐凌冷笑了声说:“令狐宫主还真是贵人多忘事,难道你忘记了我天马帮的六当家杨鲁了么?他可是被你所伤,如今还在帮里养着呢!”
 
令狐少杰闻言焕然大悟,似乎还真的有这么个人,不过他也随即答道:“当初比武招亲,杨鲁技不如人,被我打下擂台,如今贵帮却要为此事出面,难道不觉得脸上无光么?”
 
“令狐小子!你好大的口气!不过是给你点面子,你就拽起来了,还真的以为我天马帮没有人么?”说话的并不是唐凌,而是他旁边的光头中年男子。
 
“你又是谁啊?我跟你们执事正说话呢!岂是你这种下人随便可以插话的?”令狐少杰轻蔑地说。
 
“哼!老子是天马帮的执事关强!”光头中年男子被令狐少杰当成下人,顿时暴跳如雷起来。
 
令狐少杰闻言眉毛微微一挑,天马帮总共就两个执事,今天可是悉数到场,看来天马帮对玄天宫还是很“照顾”的。看着暴怒的关强,令狐少杰心想:“脾气这么暴躁,好戏就由你来拉开序幕吧!”
 
思及至此,令狐少杰调笑着说:“原来是关执事,还请稍安勿躁,否则发型就不好看了。”
 
“小子好胆!竟然敢调侃老子!看招!”没有人想到令狐少杰如此语出惊人,因此都还有点反应不过来,只有对自己光头最在意的关强,在听到令狐少杰的话后,立刻愤怒地扑了上去,速度之快就连身边的唐凌都来不及阻止。
 
关强的突然发难,让唐凌心中暗骂了声,心想关强也不看看,令狐少杰身边站着的是谁,义贼尉迟烈还有殷家家主殷昊苍,这两个人可都是厉害的主。
 
特别是殷昊苍,虽然不是江湖中人,但他可是整个怀宗城最厉害的人物,要是惹怒了这位,他们这十几个人估计也讨不了什么好。
 
还好,殷昊苍看起来并没有动手的意思,不是他不关心令狐少杰,而是他根本就不用动手,令狐少杰在突破到仙风灵气心法第四层后,实力已经相当于后天巅峰。
 
殷昊苍之前跟令狐少杰切磋过,刚开始还能凭借经验稳赢令狐少杰,只是随着切磋次数的增加,令狐少杰也越来越不好对付,如今殷昊苍已经不是令狐少杰的对手了。
 
唐凌见状,也是稍微松了口气,关强虽然脾气暴躁了点,但是实力还是有的,最起码关强也是修炼过内功的。
 
虽说听说令狐少杰的实力也是不俗,但对方怎么看,也只是个十几岁的小子,实力肯定不会强到哪里去,就连实战经验估计都无限接近于零,所以对于关强能否获胜,唐凌还是很有信心的。
 
梦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关强一拳往令狐少杰的脸上打去,想给令狐少杰整整容,不过令狐少杰瞬间就抓住了他的手腕,然后往旁边一带,同时脚步也跟着动了起来,只见关强像沙包般被令狐少杰凌空抡了一圈后,重重地给扔回给了唐凌。
 
两个天马帮的帮众赶紧上前去接住关强,没想到那两个人在接住关强的时候,都被一股巨力直接撞倒,三个人就这样摔得七荤八素,半天都没有爬起来,最后还是其他人将他们扶起来。
 
唐凌稍微帮关强查看了下,发现他已经受了点内伤,仅仅一个照面自家的执事就被扔了回来,还受了内伤,这无疑是重重地打了天马帮的脸,还是“啪啪啪”连抽三下,这让唐凌的脸色很是难看。
 
他知道这个时候,只能由自己亲自出马了,这次他不敢有丝毫懈怠和轻敌,看着令狐少杰的眼神也完全变了,在天马帮里,关强虽然不是自己的对手,但也不会差到哪里去,换做自己跟关强交手,绝对不可能如此简单就打发了对方。
 
“令狐宫主好手段,接下来就由唐某人来领教你的高招!”唐凌说着,运起全身的内力,朝令狐少杰扑了过去,一开始就使出了自己最厉害的招式飞马拳。
 
唐凌确实有两下子,将这套以迅猛为主的拳法发挥得淋漓尽致,看得围观的人惊叹连连,这些人自认为如果换成自己,上去之后肯定会被乱拳打死,但是当他们看向令狐少杰的时候,眼神从最初的怜悯,很快就变成惊讶,甚至是恐惧。
 
只见令狐少杰面对微笑,脚步连点,总是刚好能够避开唐凌的拳头,没有丝毫多余的动作,一口气全力挥舞了十几下拳头的唐凌,现在已经有些气喘吁吁,不过令狐少杰却跟没事人似的,好像在跟唐凌对打的人不是自己,而是别人一样。
 
令狐少杰看火候已经差不多了,也就不再继续戏耍唐凌,他伸出双手,精确地抓住了唐凌势大力沉的一拳,然后往旁边一拽,唐凌的身体瞬间就失去了平衡。
 
唐凌顿时空门大开,令狐少杰自然不会放过自己创造出来的机会。双手松开唐凌的拳头,随即往唐凌的胸膛一推,唐凌就跟炮弹般,“嗖”的一下被打得倒飞了出去。
 
虽然有前车之鉴,知道令狐少杰扔过来的人都是不好接的,但是大庭广众,众目睽睽之下,天马帮的人也不好任由唐凌“啪叽”一声摔在地上,要不然他们以后就没脸出来见人了,因此三、四个天马帮的帮众硬着头皮,抱着倒地不起的觉悟,垫在了唐凌的身下。
 
然后结果没有什么悬念,几个人全部被砸倒在地,半天没有站起来,最后还是剩下的同伴将他们扶了起来,唐凌还算好的,起码他能够自己站起来,只是他的体内现在也是如同炸开了锅般,被劲气冲撞得很是难受。
 
强压住体内的不适,唐凌还算硬气地抱了抱拳说:“令狐宫主好功夫,唐某人今天输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我们后会有期!”
 
天马帮的人夹着尾巴逃走了,谁胜谁负已经非常的明显,很多人还没有从震惊中恢复过来,要知道关强跟唐凌这两个人在怀宗城及其周围,可是大名鼎鼎的人物,如今竟然接连被令狐少杰跟扔小鸡似的,都给扔了出去,看样子还受了点伤……
 
不少本来是冲着巴结殷家,以及看戏的人心中都开始活络起来,寻思着要不要趁机跟天马帮撇清关系,转而跟玄天宫交好,毕竟今天事情闹成这个样子,玄天宫跟天马帮的关系可以说是水火不容了。
 
说不定哪天两派就会大打出手,直到其中一个门派被彻底灭掉为止,这些人可不想躺着也中枪,殷昊苍已经对外明确地表示,他只负责建造玄天宫,至于以后玄天宫的发展,以及玄天宫的私事,他都不会理会。
 
殷昊苍的信誉在宋州还是很高的,所以要是在这件事之前,两家开战的话,这些人还会果断地加入天马帮的阵营,帮着对付玄天宫,然后再趁机占点便宜什么的,玄天宫建造得如此宏伟,要说里面没有放点值钱的东西,根本没有人会相信。
 
可是现在看来,令狐少杰独自一人,就足以对付天马帮的三大高手,虽然他还没有跟天马帮的帮主鲁有平交过手,但是能够连挫天马帮两大执事,相信当真的打起来时,鲁有平也不会讨得了什么好。
 
天马帮三大高手一倒下,剩下的人根本微不足道,要知道玄天宫除了令狐少杰外,还有义贼尉迟烈,以及尉迟烈的那帮兄弟,还有殷家的十几个镖师,这些人的武功虽然不高,但是用来对付天马帮的帮众,已经是绰绰有余的了。
 
看着众人脸上变幻不定的神色,令狐少杰虽然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但是他可以确定,自己想要的效果已经完全达到了,这让他心中稍安的同时,也感到有些高兴。
 
作者有话要说:
小爆发了下,再奉上一章。
 
 
第19章 明送贺礼暗施诡计,招募铁匠增强实力
将天马帮的人打发走了之后,不少人纷纷上前来跟令狐少杰道贺,也有说恭维话的,反正态度跟之前的不冷不淡完全不同,令狐少杰也没有跟这些人一般见识,笑着回应了之后,这些人还算识相地回到自己原先站着的位置,静静地看着拜师大典的继续。
 
随后大家也终于得知,尉迟烈是作为令狐少杰的师弟拜入玄天宫的,这也让不少人想通了许多事情,期间,令狐少杰还当众宣布了沈离殇是自己的首席大弟子,这个身份可是比寻常的弟子都要高上不少。
 
要知道,就算拜入玄天宫的内门,地位也是有高低之分的,比如令狐少杰以后要是有更多的师弟,那么这些师弟的徒弟,地位自然没有令狐少杰的亲传弟子高,而亲传弟子之中,又以大弟子居首,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大弟子都是作为下任宫主来培养的。
 
除此之外,令狐少杰还郑重的宣布,殷落羽作为玄天宫的副宫主,位列玄天宫第二把交椅,帮着令狐少杰管理玄天宫,这个决定并没有人觉得意外,毕竟殷落羽作为令狐少杰的正妻,就算身体再怎么羸弱,也能够在玄天宫中位居高位。
 
其实现在殷落羽的实力已经不弱,像刚才的关强,如果单打独斗的话,绝对不是殷落羽的对手,只不过殷落羽羸弱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令狐少杰也懒得去澄清,何况将殷落羽当成是玄天宫的底牌之一,也是不错的选择。
 
拜师大典圆满地结束了,令狐少杰躺在屋顶上,喝着小酒,晒着月光,倒不是他不想跟殷落羽好好腻歪,只是晚饭过后,殷落羽就被殷昊苍叫走了,令狐少杰空虚寂寞冷,只能来到屋顶仰望悲伤。
 
酒壶已经见底,令狐少杰无奈只能准备回房打坐,只是这个时候他却看到霸天虎优哉游哉地在散步,看它嘴角的血迹,估计是在后山吃了夜宵回来。
 
白天的时候,除非殷落羽叫它,以及给它投食,霸天虎基本都是在睡觉的,不过到了晚上,霸天虎就十分活跃了,还经常跑到玄天宫的后山去捕猎,所以霸天虎虽然是令狐少杰他们的宠物,不过野性可是丝毫都没有消退。
 
令狐少杰只是站起身,霸天虎马上听到了声响,顿时看向屋顶,眼睛光芒外放,杀气侧漏,就连令狐少杰都感到危险,不过当霸天虎看到屋顶的是令狐少杰,它的眼神立刻柔和下来,并且躺在地上,向令狐少杰露出了自己的肚皮。
 
这是霸天虎对令狐少杰信任的表现,只有完全信赖对方,霸天虎才会将自己最柔弱的部位显露出来,还有,霸天虎这也是在撒娇,让令狐少杰下来给它按摩什么的,令狐少杰无奈地笑了笑,轻轻跃到霸天虎的身边,开始抚摸起霸天虎柔顺的毛发。
 
霸天虎很享受令狐少杰的按摩,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样子,简直就是只放大版的喵星人,令狐少杰突然好奇心大起。
 
他想到霸天虎在接受仙灵真气治疗的时候,没有受到任何阻碍,霸天虎也很有灵性,特别是霸天虎的眼神,有时候简直跟人类没有什么区别,因此令狐少杰忍不住猜测,霸天虎是不是也能修炼内功。
 
这个想法刚刚萌生出来,就跟吃了XX迈般,根本停不下来,因此令狐少杰说试就试,反正对霸天虎又没有什么副作用,何乐而不为?
 
于是令狐少杰开始煞有其事,通俗易懂地给霸天虎讲解修炼内功的法门,就算对方是头猛虎,体质要比任何人都要强壮得多,不过令狐少杰还是从基础教起,霸天虎也表现得很认真,就这样,一人一虎成为了今晚玄天宫中,一道诡异的风景线。

 
第二天清晨,当令狐少杰缓缓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他竟然睡在院子里,身下枕着的,是同样在呼呼大睡的霸天虎,令狐少杰苦笑了下,昨晚他教霸天虎修炼内功教得起劲,还将真气输入霸天虎体内,帮着霸天虎寻找所谓的气感。
 
不过霸天虎毕竟是只老虎,经脉跟人的大为不同,为此令狐少杰耗费的精力和真气,要比平时多得多,所以当他觉得有些效果的时候,人已经是累得不行,他也懒得回房睡觉,就直接拿霸天虎当了枕头。
 
令狐少杰刚想伸个懒腰,却发觉手臂一沉,转头一看,原来他拿霸天虎当枕头,殷落羽则拿他的手臂当枕头,令狐少杰先是心里吓了跳,然后看到两人的身上,都盖着厚实的毯子后,才稍微松了口气。
 
现在虽然是春天,不过晚上的温度还是比较低的,令狐少杰仙风灵气心法修炼小成,在这种环境中睡觉,还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但是殷落羽就不同了,虽然他的身体已经比以前好得多,但如果不多加小心的话,还是很容易生病的。
 
令狐少杰想把殷落羽抱回房间里,他的动作很轻,只是躺在他怀中的殷落羽却是醒了过来。
 
“呃……你醒了啊!本来想抱你回房间的,以后可不能在外面睡着了,要是生病了怎么办?”令狐少杰轻轻刮了下殷落羽的鼻子道。
 
“还是等夫君不在院子里睡觉之后,再跟我说这些吧!”殷落羽笑嘻嘻地说。
 
令狐少杰闻言略微有些尴尬,然后果断转移话题道:“昨晚岳父大人叫你去干什么呢?”
 
殷落羽沉默了会,然后才郑重地说:“爹爹说我从小身体羸弱,所以导致性子也柔弱起来,以前倒还没有什么问题,只是我以后作为玄天宫的副宫主,要帮着你打理诸多事宜,所以必须将内心的那份坚韧以及不屈,尽快转化成为能够看得见的东西。”
 
“岳父大人的话还真是高深。不过决定权在你的手里,反正我只有一个要求,不要累着自己,不要勉强自己。”令狐少杰耸了耸肩道。
 
殷落羽幸福地笑道:“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办,只是夫君到时候不要太过惊讶就行。”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走吧!我们吃饭去。”令狐少杰起身,拉着殷落羽的小手时,似乎真的感觉到了殷落羽的不同。
 
令狐少杰可不知道,昨晚殷落羽跟他老爸聊了大半个晚上后,心境已经有了很大的改变,连性格也随之受到影响,只有跟令狐少杰独处的时候,他才会做回原来的自己。
 
“不管是什么,只要对夫君有益的事情,我就会去做,哪怕成魔……”昨晚月光之下,殷落羽给令狐少杰盖上毯子的时候,如此坚毅地说。
 
半个月后,殷家的大管家殷财给令狐少杰送了封信,刚开始令狐少杰还很奇怪,心想自家岳父怎么这么会折腾人,看那五十多岁的老人家气喘吁吁的样子,令狐少杰都觉得很是不忍,只是当他看到信封上的署名时,才知道殷昊苍为何如此谨慎。
 
这封信正是混元帮给令狐少杰送过来的,看着信里面的内容,令狐少杰眉头有些紧锁,为了不让气喘吁吁的殷财在承受心理上的冲击,令狐少杰让人带着殷财下去休息,然后拿着信去找殷落羽。
 
“夫君,发生什么事情了么?”看着令狐少杰略显凝重的表情,殷落羽马上猜到有事情发生,还是不好的事情。
 
“混元帮给我送了封信,里面还附带着殇儿的卖身契。”令狐少杰将手中的信递给殷落羽说。
 
殷落羽接过信仔细看了起来,信中混元帮虽然没有大放厥词,不过高傲的情绪还是很明显的,毕竟在混元帮的眼中,玄天宫只是暴发户,根本没有任何威胁可言,只要混元帮有那个意思,翻手间就能让玄天宫完全覆灭。
 
将信仔细看了两遍后,殷落羽开口分析道:“混元帮估计是想借此警告下我们,毕竟在他们看来,要从我们的手里抢走殇儿,根本没有什么问题,所以有没有卖身契对于他们来说都一样,估计混元帮最近有什么大动作,但又不想节外生枝,所以才会送来这封信。”
 
令狐少杰赞同地点点头道:“也就是说,我们已经被混元帮盯上了。而且他们为了让我们更加老实点,送信的人一路上只要遇到江湖同道,就会上前搭话,有意无意透露出混元帮跟玄天宫有矛盾……”
 
“他们这是借他们的名号,来孤立我们,防止有其他门派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跟我们结盟,这样就对他们比较不利了,还有,跟我们不对付的门派,在听到这个消息后,估计也会开始对我们玄天宫下手。”殷落羽马上将混元帮的险恶用心给说了出来。
 
令狐少杰很清楚,以自己现在的武功,还不足以对抗混元帮的攻势,不由得叹了口气道:“在江湖之中,实力不够强横,果然是没有办法混下去的,得想办法尽快提高自身的实力才行啊!”
 
“夫君,武功的修炼自然不能落下,不过目前还有个办法,可以有效地增强玄天宫的整体实力。”殷落羽说。
 
令狐少杰闻言马上双眼放光问:“老婆,有什么办法?”
 
“兵器。现在玄天宫的外门弟子总共有三十八人,但是拥有趁手兵器的只有二十人,其他人用的都是些略有磨损的刀剑,甚至还有人拿的是扫帚的把手。”殷落羽想起有的时候,门口站岗的弟子手里拿着的木棍,顿时有些哭笑不得。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9)】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