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7)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7)】

 
令狐少杰见状也是微微摇头,随后道了几句基础内功的修炼口诀,尉迟烈闻言眼前一亮,感激地看了看令狐少杰几眼后,开始按照令狐少杰所说的去做,但尉迟烈毕竟是第一次接触内功,等到他找到气感的时候,时间已经过了丑时。
 
当尉迟烈睁开双眼的时候,发现令狐少杰已经不在,在他原来坐着的地上,用石头压着张白纸,上面写着:“我先去前面探探路。”
 
尉迟烈赶紧拿起大砍刀,悄然来到山寨外,修炼了许久的内功,让他不至于那么冲动,他找了个比较适合隐蔽的地方藏了起来,静静地看着山寨里的动静。
 
山寨之中,令狐少杰刚刚又解决了个落单的山贼,让后将尸体扔到灌木丛里,防止被其他巡逻的人看到,不过他这一路暗杀过来,折在他手上的人少说也有四五个,估计已经没有什么人在巡逻了。
 
来到山寨最大的房子外,令狐少杰停下脚步,因为里面正传来谈话的声音。他悄然捅破那层窗户纸,看到房间里并没有什么埋伏,只有两个中年男子。 
 
“老大,肥蛇他们去了那么久,怎么还没有回来,会不会遇到什么不测了啊?”说话的人语气中很是紧张。
 
“按道理说应该不会,想这次我们五个山寨倾巢而出,怎么可能杀不了尉迟烈他们,不过要是明天还没有什么消息,为了保险起见,我们就先撤到林子里,然后你带人去打探下消息。”毒蛇寨的老大也是有些担忧地说。
 
听到这里,令狐少杰知道那头发凌乱的中年男子就是毒蛇寨的老大,于是二话不说破门而入,房间里的两个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令狐少杰直接抹了脖子。
 
倒不是说他们的功夫烂到突破天际,而是令狐少杰完全不按套路出牌,换成其他门派的人,他们自恃自己学过功夫,要找这些山寨麻烦的时候,都会大摇大摆地走正门,然后叫嚣着某某某要找谁谁谁讨个说法,双方扯皮了几句之后才会开打。
 
至于是单挑还是群殴,那就看双方的意思了,不过通常都是山贼们群起攻之,门派的人奋力杀敌,到最后要么山贼被杀光,要么门派的人被围杀致死,这种事情每天都会上演,这种模式也似乎成为了不成文的规定。
 
对自己功夫越有信心的人,在做类似事情的时候,就会越加高调,毕竟这些人来找山寨的麻烦,为的都是替自己做广告,让自己的名号可以让更多的人知道,根本就没有人会像令狐少杰这般,在实力稳赢对手的情况下,还搞这种无声无息的暗杀。
 
解决掉房间里的两个人后,令狐少杰就在房间里翻箱倒柜起来,最后收获倒也不少,找到了几百两的银票,还有些碎银跟黄金,将值钱的东西都打包起来后,令狐少杰放了把火就离开了,像这种害人的山寨,根本没有留下来的必要。
 
看到山寨里突然火光冲天,在外门候着的尉迟烈马上提刀冲了进去,刚好遇到其他被火势惊动的山贼,尉迟烈自然二话不说,就将这些人给砍了,等到令狐少杰顺着打斗声找到尉迟烈的时候,尉迟烈已经砍杀了第五个人,也是毒蛇寨最后一个活口。
 
“令狐兄弟,你那边怎么样?”尉迟烈抹了抹汗水问。
 
“都搞定了,毒蛇寨的寨主已经被我杀了,还顺了不少值钱的东西呢!”令狐少杰地拍着鼓鼓囊囊的包袱,笑得那叫一个灿烂。他已经开始期待下一个山寨能给他带来多少横财了,像这种既能为民除害,又能赚钱的事情,还能收买人心的事情,他还是觉得多多益善的。
 
作者有话要说:
出个门跨越了大半个城市,累趴_(:з」∠)_
 
 
第14章 面对强敌依然不惧,不是徒儿而是师弟
接下来的大半个月里,令狐少杰跟尉迟烈如法炮制,不仅将剩下的四个山寨的余孽全部解决掉,还发了笔数目不小的横财,这天他们坐着在山寨中找到的马车,正如同郊游般慢慢往怀宗城走去。
 
看着嘴里叼着根草,哼着小曲的令狐少杰,尉迟烈的内心很不平静,令狐少杰在他看来已经越来越神奇,两个人就敢连挑五个山寨,杀了不下几十个人,可是这期间令狐少杰并没有表现出任何不适,反倒有着跟他年龄完全不符的淡然。
 
面对实力明显不如自己的山贼还有强盗,令狐少杰做的不是没头没脑的冲杀进去,而是冷静地潜入山寨,探明情况之后,再根据情况做出下一步,也正因为如此,他们两人才在剿灭最后那个山寨的时候,成功地躲开了对方的埋伏,还将对方尽数杀死。
 
对待敌人下手狠辣、果决,但又不轻狂,对人待事也很老练,武功也几乎每天都在进步着,如果这些是出现在个中年男子身上,尉迟烈还觉得正常,可令狐少杰如今才不过十五岁,他完全无法想象令狐少杰会成长到什么程度。
 
最为让尉迟烈在意的,还是令狐少杰的刀法,在树林里被令狐少杰所救的时候,尉迟烈只顾着对付敌人,并没有留意,之前几次潜入山寨,两人也是分头行事,等到汇合的时候,人基本已经杀的差不多了。
 
但是上次在那个山寨里,两人可是实打实地并肩作战了一回,尉迟烈本来还以为令狐少杰剑法了得,但他没有想到,令狐少杰的刀法也如此精妙,干净利索却又侵略性十足,他可不知道这完全是归功于仙风灵气心法这门仙术。
 
仙风灵气心法,对于现在的令狐少杰来说,只能算是门玄奥的内功神功,但随着令狐少杰境界的提升,仙术的超然效果也会逐渐显现出来,现在令狐少杰修炼到第三层境界,正是每三层都会遇到的瓶颈期,如果跨过这个瓶颈,令狐少杰的实力将得到质的提升。
 
等到令狐少杰修炼到第四层的境界,只要是五行玄天决中记载的武功招式,令狐少杰只要从头到尾练上两、三遍,就能发挥出该武功七、八分的精髓,只要稍加用功,以及多多运用,领悟其中全部精髓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令狐少杰使的刀法,是五行玄天决中,火元素的星火燎原刀法,此套刀法完全施展起来,犹如大火在原野上燃烧,让人没有丝毫靠近的勇气,或者是机会,每一刀的威力也会不断提升,一直达到挥刀者的极限,或者将对手砍翻在地。
 
令狐少杰每天的晨练,就是将五形玄天决中,某套武功的招式演练一遍,有仙风灵气心法护体,他完全不用担心贪多不烂的结果,只是现在除了碧水轻柔剑外,其他的武功他都只是领悟了些许皮毛。
 
不过即使如此,星火燎原刀法已经让尉迟烈躁动不已,在扭捏了大半天后,尉迟烈才红着脸开口问:“令狐兄弟,不知道……你……能不能将你的刀法……教给我?我可以拜你为师!真的!”
 
令狐少杰也是无聊,于是调笑道:“你要想清楚啊!我可比你小了好几岁,还有,我之前在端宗城的时候,已经收了个弟子,他今年也才六岁,你能接受得了一个比你小的师父,还有个小屁孩师兄?”
 
想到沈离殇,令狐少杰心里很是爽快,他在给沈离殇疗伤的时候,就已经发现这孩子的身体素质特别好,所谓的骨骼精奇,乃难得一见的练武奇才,说的就是那个孩子了吧!所以说令狐少杰这次是捡到宝了。
 
听到令狐少杰的话,尉迟烈的心里也很纠结,拜令狐少杰为师他觉得倒没有什么,毕竟令狐少杰的实力摆在那里,但是要叫一个小屁孩师兄,这让五大三粗的尉迟烈有些迟疑了起来,不过片刻之后,尉迟烈还是认真地点头道:“我能接受!”
 
看着尉迟烈坚定的眼神,令狐少杰叹了口气道:“不瞒你说,你现在拜入玄天宫,并不是明智之举,跟你说实在的,我已经和混元帮对上了,不过你放心,你的那些兄弟,我让岳父以殷家的名义收留了起来,所以他们不会有事,因此你也就不要趟这浑水了。”
 
尉迟烈闻言有些惊讶,却没有露出惶恐,随后他竟然大笑道:“哈哈哈!我知道以你的性子,迟早会跟混元帮杠上,毕竟他们虽然自称名门正派,不过没少干缺德事,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的速度会这么快!”
 
令狐少杰满脸黑线,最后那句的歧义怎么就那么大呢?

 
“本少侠也很持久的好吧!”心中腹诽了句后,令狐少杰就将救出沈离殇,还有顺藤摸瓜,杀了东条那伙人,还得知东条混元帮撑腰等事情说了下。
 
尉迟烈安静地听了整件事情后,没有丝毫犹豫,马上回道:“我要拜入玄天宫,好男儿在世,当锄强扶弱,快意恩仇,以前我虽然也看不惯混元帮的所作所为,但为了兄弟们的性命,我始终尽量避免跟他们有所接触,等回去之后,我就遣散弟兄们,陪着你对付混元帮。”
 
看出尉迟烈是铁了心要拜入玄天宫,令狐少杰也不再开玩笑,他想了想后说:“既然如此,你也不用拜我为师,我可以代师收徒,到时候你就是我的师弟,这个身份你可还满意?”
 
虽然尉迟烈说回去之后要遣散他的手下,但令狐少杰知道,那些人多半是不会就此离开的 ,所以与其让尉迟烈当徒弟,弄得大家都不自在,还不如让尉迟烈当师弟,不仅省去一大堆麻烦,还是个皆大欢喜的局面。
 
尉迟烈自然也不是不识好歹的人,令狐少杰做自己的师兄,他可是一万个满意,虽说令狐少杰年龄比较小,但实力可比自己强得多了,而且谁都不喜欢低人一等,何况还是比一个小屁孩地位还要低。
 
“等到玄天宫完全建成之后,我会挑个好日子,举办盛大的拜师大典,既是为了扩大玄天宫的名声,也是让你们有面子,而且,到时候玄天山那些不服我们的门派,肯定会来捣乱,还能顺势敲打敲打。”令狐少杰说完,抬头望着天,似乎在思索着接下来需要办的事情。
 
尉迟烈也变得安静起来,他再次被令狐少杰短短的两句话给震住了,拜师大典可谓是一个门派的大事,毕竟这可是关系到一个门派的传承、颜面还有威严等等,容不得半点马虎跟意外。
 
但令狐少杰竟然打算借着拜师大典,趁机对付玄天山的其他门派,可以说是艺高人胆大,因为要是没有强大的实力作为支持,不仅不能够达到效果,说不定那天就足以让玄天宫还没有发芽,就已经被扼杀在土壤里了。
 
回到怀宗城后,尉迟烈就暂时跟令狐少杰告别了,他已经从殷家的仆人得知,自己的那些兄弟们被安排在城里的哪个地方,正急着去跟他们见面,到时候估计要说的话不少,不过还要殷家的产业众多,房子也不少,让这十几个人住上一段时间还是可以的。
 
令狐少杰也急匆匆地来到殷落羽的房间里,看到殷落羽正在打坐修炼,令狐少杰没有打扰他,找了张椅子坐下后,边喝着水,边看着自己的这个老婆。
 
当时要不是自己急着想验证自己的实力,从而来参加比武招亲的话,估计今天自己说不定还在某个地方,跟通缉令上的家伙拼个你死我活吧!
 
令狐少杰给自己倒了杯茶,边喝着茶边想着接下来的事情,正如令狐少杰对尉迟烈所说,等到玄天宫竣工之后,他会召开盛大的拜师大典,最好闹得整个宋州都知道,让宋州的江湖中人起码对玄天宫这个名号有些印象,在殷家的支持下,这点应该不难做到。
 
如果一切顺利,自然是皆大欢喜,但令狐少杰知道,拜师大典召开的当天,肯定会有人前来捣乱,远的不说就说玄天山上剩下的那些门派,他们现在可是形成了同盟,时刻想着将令狐少杰踢出去呢!
 
因此如果当天能够打败那些门派中有头有脸的人物,虽然还不能马上将他们都赶出去,但是让那些人老实点,甚至让所谓的同盟产生分歧,令狐少杰自信还是没有问题的,只是最让令狐少杰在意的,还是混元帮……
 
说不定当天混元帮的人就回来找自己算账,对付玄天山的门派,令狐少杰还有十分的信心,但是对付混元帮,说真的令狐少杰还有些没底,毕竟他完全不知道对方的真正实力究竟如何。
 
最后,令狐少杰打算让自己的岳父大人帮忙,收集下混元帮的情报,比如帮中的高手,以及他们的行事作风等,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只要时机或者条件成熟,适当反攻下也是可以的,被动防守可不是令狐少杰喜欢的风格。
 
不过令狐少杰知道,只有将自己的实力提上去,然后带动整个玄天宫,才是今后发展的王道,在绝对的力量面前,任何谋略都是苍白无力的,就近的说,只要自己能够突破到仙风灵气心法的第四层,到时候即使正面对抗混元帮,令狐少杰都觉得有底气得多。
 
“夫君……你没事吧?”就在令狐少杰想得入神的时候,殷落羽柔和的声音突然响起。
 
 
第15章 登山而已请勿高调,拜恩殿内虚心受教
令狐少杰的思绪被殷落羽拉了回来,看着身边娇嫩欲滴的可人儿,令狐少杰伸手将殷落羽搂入怀里,感受着令狐少杰怀里的温度,殷落羽的脸蛋有些微微发红,让令狐少杰差点脱口唱出:“你是我的小啊小苹果……”
 
“夫君,你什么时候回来的?为什么不差人告诉我一声,我好去接你。”殷落羽乖巧地问着。
 
令狐少杰轻轻刮了下殷落羽的鼻子,十分宠溺地说:“你在家里好好休养身体就行,我又不是不认识路,而且你看我一到家,不就马上跑来找你了么?”
 
殷落羽闻言幸福地笑了笑,随即发现令狐少杰的手已经不老实地在自己的身上游走起来,虽然两人已经是夫妻,但如此亲密的接触还是第一次,殷落羽顿时有些不知所措,但令狐少杰的手法极好,让殷落羽忍不住娇喘连连。
 
就在殷落羽迷失其中的时候,令狐少杰却是突然停下了动作,然后笑嘻嘻地说:“嗯!不错,老婆你的身体恢复得很好,照这样保持下去,很快就能蹦能跳了。”
 
“夫君你坏!欺负人家。”殷落羽轻轻捶了下令狐少杰的胸口,想起刚才的快感,他的脸蛋又红了起来。
 
令狐少杰确实使了点小坏,在殷落羽身上游走的同时,开始探查他身体的情况,结果让令狐少杰很是满意,同时也大概知道了殷落羽哪个部位比较敏感,只是现在还不到吃掉殷落羽的时候,毕竟殷落羽的身体还是太虚弱了,经不起折腾。
 
两人的亲事之所以迟迟没有办,为的就是等殷落羽的身体完全调理好了,再热热闹闹地举办,虽然是喜事,但过程也是蛮累人的,令狐少杰可不想殷落羽晕倒在宴席上,那样他会心疼死的。
 
“夫君,我看你刚才愁眉紧锁的,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么?”平静下来后的殷落羽问到。
 
令狐少杰轻笑了下,然后将沈离殇的事情说了下,自然也包括混元帮的威胁,殷落羽由始至终表情都没有什么变化,等到令狐少杰讲完,他才开口道:“夫君,你做的没错,殇儿是个好孩子,我们不能让他受苦。”
 
“怎么?你跟他接触过了么?”令狐少杰笑着问。
 
“是的。尉迟烈的人爹爹将他们安排到城北的房子里,殇儿则被我留了下来,这些天他经常过来请安,算算时间,他应该快来了。”殷落羽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传来敲门声,随后沈离殇稚嫩的声音也随之响起道:“师娘,弟子来给您请安了。”
 
“进来吧!”殷落羽笑着说。
 
门被缓缓地推开,如今的沈离殇已经恢复得七七八八,起码身上没有看到任何伤痕,白皙的皮肤上透着健康的粉红,肥嘟嘟的小脸蛋更加惹人怜爱,沈离殇双手端着个碗,里面放着削好皮,去了核,切成小块的苹果,看来是拿来孝敬殷落羽的。
 
在沈离殇进来之前,令狐少杰已经放开殷落羽,两人各自找了张椅子坐好,在自家弟子的面前,还是必须保持威严的,当沈离殇看到令狐少杰的时候,他的身子也是重重一震,然后“噗通”一声跪下去磕头道:“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令狐少杰欣慰地笑了笑,然后让沈离殇赶紧起来,他示意沈离殇倒自己身边坐下,沈离殇也乖巧地遵从,将碗放到桌子上后,沈离殇开口说:“师父,师娘,这是早上刚进的苹果,听说很甜,你们快尝尝。”
 
殷落羽跟令狐少杰都拿了块苹果吃起来,爽口、清甜,味道确实很让人满意,令狐少杰也递给沈离殇一块苹果道:“你也吃吧!吃完自己拿,这么大孩子了,不用我喂你吧!”
 
沈离殇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双手接过苹果又道完谢后,才放到嘴里吃起来,看着沈离殇露出的笑容,令狐少杰也更加肯定自己做的没错。
 
“管你混圆帮还是混扁帮,你做了伤天害理的事情让本少侠遇到,本少侠自然没有熟视无睹的道理!”令狐少杰又吃了块苹果后开口道:“待会我们去玄天宫看看吧!估计现在已经修建得差不多了。”
 
“嗯。我早就想爬爬玄天山了,只是之前身体不行,现在不一样了,我分分钟可以登上山巅呢!”殷落羽很是兴奋,以前由于太过虚弱,基本都是在房间里活动,连家都不能走完就会晕过去。
 
不过现在的殷落羽腰不酸了,腿不疼了,一口气逛五次家气也不喘了,不过为了安全起见,他还是没有出过家门,如今有令狐少杰陪着,还是去自己特别憧憬的玄天山,要不是沈离殇在场,殷落羽都想扑到令狐少杰怀里,然后狠狠亲他几下了。
 
听到自家少爷跟姑爷要去玄天宫,整个殷家几乎都忙碌了起来,丫鬟仆人护卫大夫什么的,足够组成一个方阵了,还有各种驱寒、驱虫的药物,棉被外套皮衣,看得令狐少杰满脸黑线。
 
“我们只是去玄天宫!不是搬家!你们能不能消停点!”令狐少杰忍不住吼道。
 
“姑爷息怒!您也知道少爷的身体不好,又没有出过这么远的门,这些东西带上可以以防万一。”殷府的管家,五十多岁的殷财赶紧跑过来解释到。
 
“有我在!他不会有任何事情!”令狐少杰很是不爽,这么大的排场,是在跟那些心怀不轨的人说“来抢我来抢我”么?
 
“姑爷,您看您也就一个人,正所谓双拳难敌四手,还是带点人在身边的好。”管家依旧不放心令狐少杰独自带着殷落羽出门。
 
令狐少杰叹了口气说:“这样吧!让殷成带上一队护卫,带上一点药品后出发,这样你放心了吧?”
 
“好的。好的。”殷财笑着答应后转身朝下人大喊道:“让殷成带上五十个人,还有将药品什么的放到马车里……”
 
“只带五个人就够了!还有,拿个包袱装药就行!土豪了不起啊!不懂得低调啊!你有没有考虑过周围人的感受!”令狐少杰将殷财拎开后大声地喊着。
 
看着身后的殷成,还有他背着的包袱以及其他五个护卫,令狐少杰揉了揉额头,只是去趟玄天宫,怎么感觉就这么累呢!
 
“呵呵……夫君,你不要怪殷财爷爷,他也是为了我好。”殷落羽牵着令狐少杰的说,边安慰着令狐少杰,边好奇地看着周围。
 
“我知道……我都无力吐槽了。”令狐少杰无奈地说到。
 
一行人倒是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只有途中为了照顾殷落羽的身体,速度并不是很快,还停下来休息了两次,本来不到两个时辰的路程,这次足足走了有大半天,才赶在天黑之前,来到了玄天宫的门前。
 
“啊!给爹爹跪了!”看着玄天宫的大门,殷落羽做出了跟令狐少杰当初一模一样的举动。

 
如今的玄天宫已经基本建设完毕,只需要将东西搬进去,以及招收更多的门徒,就可以让玄天宫开始运作起来,当他们来到拜恩殿,见到里面的金碧辉煌,以及烟雾缭绕,还有殷昊苍虔诚的模样时,一行人几乎异口同声道:“给您老跪了!”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7)】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