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6)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6)】

 
“难道……”东条的心里萌生起一种十分不好的预感,可是他依旧不愿意去相信,直到遮挡了他视线的尘土终于落尽,他才脸色煞白地接受了这个恐怖的事实。
 
只见房间里,还有房间外,横七竖八地躺着十几个人,或者说十几具尸体,地上看不到什么血迹,但每个人的脖子上,都有着一道致命的伤口,一个身穿白色长衫的美少年,手中拿着把刀,正一脸冷漠地看着东条。
 
东条咽了咽口水,然后竟然猛地跳了起来,朝着美少年大吼道:“你小子是哪条道上的?知道我是谁吗?我可是混元帮的人,知道混元帮么?那可是宋州势力最大的门派,即使是虎刀派都要畏惧三分的存在!”
 
这个美少年自然是令狐少杰,他在屋顶待了会,听到几个人的对话后,知道这些家伙根本就不会善罢甘休,吃了这么多教训之后,居然还在寻思着怎么报复,所以令狐少杰决定,直接将这些败类全部抹杀,反正这里离端宗城还有段距离,也不怕被人发现。
 
令狐少杰的佩剑在比武招亲中,由于跟尉迟烈拼得太过,已经变成了碎片,这会估计已经回炉,不知道变成什么了,令狐少杰也没有急着找兵器,所以这次出来,拿的也是镖队里的佩刀,还好令狐少杰也练过刀法,用起刀来也没有什么不习惯的。
 
所以他踹塌了屋顶,然后在尘土的掩护下,开始了自己无声的暗杀,虽然视线都是受到阻挡,但是令狐少杰毕竟是有练过的人,练的还是仙术,自然可以轻易地找到目标的所在,然后捂嘴,横刀,划脖子,干净利索地杀掉了东条的十几个小弟。
 
令狐少杰两世为人,前后年纪加起来,大约有三十岁左右,加上他在穿越之前,就已经是杀过人的主,因此在解决掉十几个人后,令狐少杰的心里没有任何负担,所以看着有些发狂的东条,他却始终保持着冷静于镇定。
 
就在令狐少杰抬手准备砍了东条的时候,一个浑厚的男声却是突兀地响起道:“这位小兄弟且慢!”
 
紧接着,一个身穿灰色布衣,围着条棕色披风的中年男人就从天而降,出现在令狐少杰和东条的中间。
 
“你谁啊?大叔!”令狐少杰有些不爽,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估计待会没什么好事。
 
中年男子似乎对令狐少杰的话有些惊讶,但他也很快反应过来,带着长辈的语气道:“什么大叔?要叫我前辈。”
 
东条以为有人出来保护他,不由得大喜道:“这位大哥,您是混元帮的高手么?是来救我的么?”
 
令狐少杰闻言微微皱眉,在他准备出手的时候,中年男子却是重重地扇了东条一个耳光,直接将东条打翻在地,随后才略微舒爽地说:“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老子是虎刀派人称赛猛虎的虎元龙!”
 
躺在地上的东条已经不想爬起来了,他有点欲哭无泪,先是惹到了令狐少杰,这会连虎刀派的人都来了,虎刀派跟混元帮可是死对头,这下子自己更没有希望活命了。
 
“原来是虎前辈,失敬失敬。”令狐少杰抱了抱拳道,怎么说虎元龙也传了点基础的内功心法给殷落羽,虽说真的很基础,根本没有什么用处,但不能因此就否定了他人的帮助,因此令狐少杰的语气倒也客气了些。
 
“小兄弟,不是我要阻碍你,只是我还有些话要问这个人,等我把话问完了,你再处置他如何?”虎元龙倒也实在,直接就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虎前辈请便。”令狐少杰往后退了两步,静静地看着两人,不过他的手里已经捏着一枚围棋棋子,如果有什么变数的话,他还能依靠出其不意的暗器,为自己抢回先手。
 
虎元龙笑着点点头,然后走过去一脚踩在东条的胸口,恶狠狠地说道:“你这厮功夫不行,却做了如此多伤天害理的事情,是不是真如你所说,背后有混元帮的人给你撑腰?”
 
东条也自知今晚在劫难逃,所以倒变得硬气起来,完全没有打算再说一个字的打算,虎元龙微微皱眉,正在想着怎么恐吓东条,让他乖乖张嘴的时候,令狐少杰走上前,也是一脚踩下去,动用了劲气的一踩,直接将东条的一个膝盖给踩碎了。
 
东条一声惨叫,捂着自己的膝盖在地上挣扎着,随后令狐少杰冷冷地说:“你要是乖乖回答问题,我可以给你个痛快的,要不然的话……我不介意慢慢打断你的关节,让你生不如死!”
 
“我说!我说!”东条大声呼喊着,生怕令狐少杰再给他一脚。
 
东条平时横行霸道,为了有个方便做事的地方,他不仅打伤了原来住在这里的几户农民,还霸占了他们的房子,如今不管他怎么哀嚎,也不会有其他人听见,正所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不信抬头看,苍天绕过谁!
 
作者有话要说:
o(︶︿︶)o
 
 

第12章 共抗强敌结盟初成,回家路上救了熟人
屈服在令狐少杰的yin威下,东条很快就将自己的恶性全部说了出来,原来即使东条纠结了十几个地痞无赖,他也不敢肆意妄为,像这种将人打死,然后抢了人家孩子去卖掉的事情,换成以前他是绝对不敢做的,不过一次偶然的机会,却给了东条肆虐的条件。
 
那天东条带着小弟在街上偷钱的时候,被对方抓了个正着,只是对方并没有直接将他们抓去送给官府,也没有将他们暴打一顿,反倒是问他们有没有兴趣做生意,东条贪婪成性,自然不会放过任何赚钱的时机。
 
抓住东条的人,自称是混元帮的某个大人物,看重东条的处事作风,所以要跟东条进行所谓的合作,毕竟能够独自拉扯起一个混混团伙,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做到的,听到对方是来自混元帮这个庞然大物,东条自然不敢有任何忤逆,立马就答应了。
 
在宋州,由于文风昌盛,武风薄弱,所以宋州的诸多门派,都是近几十年来才相继成立的,其中时间最久,底蕴最深的就是虎刀派,据说从成立到如今,已历经了五十年的风雨,算是宋州门派中的龙头老大。
 
但是在其他州,五十年历史的门派简直多如牛毛,就好像这混元帮,他们是元州土生土长的的帮派,少说也有百来年的历史,他们发展了许多分舵,整个苍龙帝国几乎到哪都能看到混元帮的分舵,宋州自然也不会例外。
 
但不管在哪个州,本地门派都是十分排外的,他们可以容忍外来门派在他们的地界开办分舵,但是不能容忍外来门派的发展,如果外来门派行事作风太过高调,影响甚至抢夺本地门派的产业或者生意,那么只会被群起而攻之。
 
何况其他州的门派实力,可都是杠杠的,当今江湖公认实力最强的门派有十个,用一句话概括就是“刀枪剑戟斧,鞭锤棍锏刺”。
 
除了宋州外,每个州都至少有一个巅峰门派坐镇,皇都所在的汉州,更是有两个巅峰门派,所以混元帮在其他州不敢太过张扬,有些地方甚至很是低调,哪像在宋州般,拽得跟什么似的。
 
至于东条是怎么跟混元帮合作的,说起来倒也简单,混元帮的产业中,就有青楼这一项,虽然被大多数门派所不耻,但混元帮依旧我行我素,只要能够赚到钱,你管我发展怎么样的产业。
 
东条要做的,就是在民间物色长相漂亮的男人或者女人,然后想方设法将这些人给弄到混元帮的青楼寻花楼里去,寻花楼在拿到人后,就会支付给东条一笔费用,足够东条吃喝玩乐好一段时间了。
 
尝过了几次甜头,又在混元帮的庇护下,赶走几批正义感十足,却又没有什么背景的江湖中人后,东条简直是膨胀到极点,整天就想着怎么将别人的妻子儿女抢来卖钱,不仅如此,东条还跟山上的强盗有着密切的联系。
 
如果城里有什么人要往外运值钱的东西,东条会将这些情报卖给强盗们,如果强盗得手了,东条也能分一杯羹,可以说东条是整个端宗城的蛀虫,除了祸害其他人外,根本找不到什么可取之处。
 
大概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令狐少杰也是守信,直接一刀就将东条给宰了,虽说如此痛快地死去,对于这种人来说,算是便宜了他的。
 
“哎……这混元帮果真龌蹉,对了……还未请教小兄弟尊姓大名?”虎元龙叹息了声后,开始跟令狐少杰攀谈起来。
 
“晚辈令狐少杰,玄天宫宫主。”令狐少杰倒也没有隐瞒,也不需要隐瞒,连这些混混都能打听到自己的大概情报,像混元帮这种大帮派,只要想找出杀死东条的凶手的话,估计也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哪怕令狐少杰没有留下一个活口。
 
“哦!你就是殷老爷子的女婿呀!果然英雄出少年,只是年轻轻轻杀气就如此重,对以后的修炼可能会造成阻碍。”看着满地的尸体,虎元龙也稍微劝导了下。
 
“多谢前辈提点,只是这些人如果不死的话,还会有更多无辜的人受到伤害,除恶就像除草,必须斩草除根。”令狐少杰客气了下,但心里却倒觉得没什么,像那种只要杀了头领,其他人就会作鸟兽散,然后重新做回良民的理论性思想他可没有。
 
见令狐少杰并没有丝毫受教的意思,虎元龙也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他只是看在殷昊苍的面子上,才提醒令狐少杰这些的,所以他话题一转道:“令狐兄弟,这些人虽然无赖,但他们怎么说也是混元帮的人,你一口气将他们都杀了,混元帮估计不会放过你。”
 
“无妨,既然做了这事,我也没打算能够善了,何况这是我送给徒弟的见面礼。”令狐少杰抬起头,嘴角微挑,对于所谓的混元帮他并不感到害怕。
 
也许是佩服令狐少杰的胆识,也许是看重令狐少杰的背后有殷家的支持,虎元龙点点头道:“其实,我们虎刀派跟混元帮不对付很久了,他们终究是外来的帮派,却在我们宋州作威作福,我们作为本土门派,有义务阻止他们继续为非作歹下去!”
 
“前辈的意思,是我们两家结盟么?”既然对方挑明了意图,令狐少杰自然不会拐弯抹角,省得让别人觉得自己做作。
 
见令狐少杰这么直接,虎元龙哈哈大笑道:“令狐兄弟果然快人快语,很合我的胃口,没错,我的意思就是玄天宫跟虎刀派结盟,共同对抗混元帮,仅仅是对付他们的分舵,我虎刀派已经不敢有丝毫大意,要是有玄天宫的帮助,相信对我们都有益处。”
 
能够平添虎刀派这个强力的盟友,令狐少杰自然不会拒绝,何况他已经跟混元帮干上来,仅凭现在玄天宫的实力,不要说混元帮的总部了,估计连宋州的分舵都赢不了,虽然说发展自身实力才是当务之急,不过有人帮忙也是可以有的。
 
两人可以说是各取所需,一拍即合,聊了几刻钟后,虎元龙就告辞离去了,令狐少杰也没有逗留,毕竟这里还躺着十几具尸体呢!要是被官府的人看到,可是免不了会惹上不少麻烦的。
 
江湖中人基本不怎么买官府的账,他们遇到什么问题,也绝对不会去找官府帮忙,这样有损他们的身份以及颜面,不过他们也不会公开跟官府叫板,比如当街杀人,公然造访什么的,这是分分钟被镇压的节奏。
 
回到客栈之后,令狐少杰叫来了沈离殇,将东条已经被他杀死的事情大概说了下,感动得沈离殇又是大哭又是磕头的,安抚完自己的这个徒弟后,令狐少杰才总算能够躺下来好好休息下。
 
第二天吃过早饭,镖队的人就出发返回怀宗城了,本来令狐少杰还以为十几条人命足以让端宗城全城戒严了,不过没有想到城里一如既往的平静。
 
“看来地点太过偏僻,加上只有东条等人住在那,等到他们的尸体被发现,估计要好几天后吧!”令狐少杰低声自语着。
 
走了大概有半天的路程,令狐少杰听到前面的林子中,好像传来打斗的声音,于是领着众人前去一探究竟。果然,在不到百米远的地方,有两伙人正打得热火朝天,或者说有一群人,正在围攻着某个人。
 
令狐少杰定睛一看,发现被围攻的人竟然是尉迟烈,围攻他的人好像是附近的山贼强盗,功夫都厉害不到哪里去,不过胜在人数众多,尉迟烈虽然攻势勇猛,但身上还是多处挂彩,估计已经撑不了多久。
 
令狐少杰二话不说,抽出旁边一个镖师的佩刀,就直接加入了战局,本来那些人依靠人数的优势,围攻了许久,付出了几个人的生命后,才让尉迟烈受了点伤,令狐少杰的加入,直接让局势的天平瞬间发生了彻底的倾斜。
 
被尉迟烈砍到,少说都要断手断脚,要么就是血肉横飞,场面可谓是血腥至极,跟尉迟烈的刀法不同,令狐少杰的刀法更为干净利索,只见他手中刀芒一闪,就会有一个人的脑袋朝天飞起,一人一刀,毫不拖沓。
 
不过片刻钟的功夫,十几个山贼强盗就被令狐少杰跟尉迟烈联手杀了个干净,不是没有人不想逃跑,而是逃跑的人都被令狐少杰用棋子打中,随后上前补刀,才会造成十几个人没人逃脱的结局。
 
“尉迟大哥,你没事吧?”令狐少杰将随身带着的金疮药递给尉迟烈。
 
尉迟烈看起来有些低落,也有些愤怒,他边忍着痛给伤口擦药边说:“令狐兄弟,这次多亏你的相助,要不然估计我也会死在那群人的手里。”
 
“究竟是怎么回事?”令狐少杰微微皱眉,尉迟烈好像遭遇了什么重大的变故。
 
“哎!由于我经常跟周围的强盗山贼作对,上次在殷家又帮忙抓了他们不少人,不久前他们既然联合起来,突然对我的寨子发动了偷袭,可怜跟我出生入死的那些兄弟,为了掩护我逃走,几乎都死光了啊!”尉迟烈说着,一拳重重地打在地上。
 
就在两人聊天的时候,又有十几个人从林子里钻了出来,就在令狐少杰提刀准备再次开杀的时候,那边领头的人看到尉迟烈,却是兴奋地大声喊道:“大哥!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啊!”
 
作者有话要说:
╭(╯^╰)╮屈服在了河蟹的yin威之下。
 
 
第13章 被人围攻损失惨重,月黑风高杀人报仇
看着尉迟烈跟来的这十几个人相拥而泣,令狐少杰已经猜到那些人的身份,等到尉迟烈他们哭完,令狐少杰才上前跟他们搭话,也大概从他们的话语中,得知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
 
尉迟烈的寨子本来有三十多个人,都是热血方刚,极富正义感的好男儿,跟尉迟烈这个大哥的关系也很好,就真的犹如亲兄弟般,只是这次被那些山贼跟强盗联合偷袭,如今只剩下十几个人。
 
当那些强盗山贼攻入寨子的时候,他们护着尉迟烈逃出寨子,自己则拼死断后,要不是刚好有驻军由于训练的原因经过,这些驻军又跟尉迟烈他们关系不错,果断帮助尉迟烈他们杀敌,估计连这十几个人都回不来。
 
令狐少杰突然开口说:“那你们接下来有什么打算?他们这次偷袭失败了,肯定还会有下次的。”
 
“怕他们不成?他们敢来我就敢杀,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老子还赚了。”尉迟烈握紧大砍刀,就差没有直接找那些人算账了。
 
“话不能这么说!大家都是敢作敢当,为民除害的英雄好汉,用你们的命去换那些强盗山贼的命,这生意是我们亏本了。”令狐少杰直接反驳到。
 
尉迟烈似乎也冷静了下来,叹了口气说:“哎!你说得不错,我已经折损了那么多兄弟,我不想剩下的这些兄弟有丝毫闪失,令狐兄弟,据说你开创了门派玄天宫,要不以后我们就跟着你混吧!”
 
“我倒没有什么意见,只是你的兄弟们愿意么?”令狐少杰脸上很平静,但是心里却是乐开了花,这些人的武功或许不怎么样,但是品行都是不错的,只要稍加训练便可,所以让他们加入玄天宫,可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
 
“大哥去哪儿我们就去哪儿。”十几个人纷纷附和着。
 
“那这样吧!尉迟大哥,你让你的人跟着我的镖队先回去玄天宫,你陪我去办点事情后,我们再回去如何?”令狐少杰道。
 
尉迟烈表示没有异议,于是两队人马就这样合并在一起,声势比出发的时候更加的浩大,令狐少杰也写了信,让殷成将其交给自己的老丈人,让殷昊苍先帮忙着安顿这些义贼,有殷昊苍在,令狐少杰也不担心会出什么乱子。

 
等到队伍走远了之后,令狐少杰突然开口问:“你们知道是哪些人偷袭的你们么?” 
 
“当然,我们又不是不认识那些家伙!”尉迟烈愤怒地答道。
 
“如此甚好,他们派出如此多的人偷袭你们,但是很多人都死在了你我,以及驻军的手上,相信他们的老巢现在比平时要空虚不少,不知道尉迟大哥有没有兴趣,陪我去他们的老巢走走,看看能不能将其给一锅端了。”令狐少杰微微一笑道。
 
“当然好啊!老子迟早是要砍了他们的,有令狐兄弟的帮助,事情就更加容易啦!”尉迟烈挥舞着大砍刀,显得很是兴奋。
 
他之所以选择加入玄天宫,是他肯定令狐少杰的实力,更加肯定殷家的财力,玄天宫在这两股力量的支持下,定然会成为宋州第二个虎刀派,甚至比虎刀派还要辉煌,到时候借助玄天宫的力量,还怕不能为自己的兄弟们报仇么?
 
令狐少杰自然看出尉迟烈的心思,所以才会做出这种决定,让尉迟烈对自己更加感激,锦上添花固然美妙,但是雪中送炭更能让人记住,何况令狐少杰也没有打算跟那些强盗山贼死磕,只要对方的实力超出自己的能力范畴,他也只能悄然退去,积蓄力量后再卷土重来了。
 
至于为什么不带上镖队跟那些义贼,令狐少杰只是不想造成无谓的伤亡罢了,镖队的人毕竟是殷家的,令狐少杰即使作为殷家的姑爷,他也不想让这些人去当炮灰。
 
至于义贼,以他们现在的情况,估计也发挥不了全部战力,还不如只有他跟尉迟烈前往,起码目标不会太明显,就算知道打不过,他们如果一心想要逃的话,那些山贼强盗也拦不住他们。
 
在附近购买了些干粮跟清水后,在尉迟烈的领路下,两人很快就来到最近的一个山寨——毒蛇寨,正是比武招亲时,被令狐少杰扔给捕快的那个家伙所在的山寨,毒蛇寨位于半山腰上,所谓的防御工事也不过是几面木墙罢了。
 
尉迟烈躲在树荫之中,令狐少杰则窜上了树冠,眯着眼睛,居高临下地观察着山寨中的情况,山寨中还是有人在巡逻,只是来来去去只有那么两三个人,每个人的脸上还多少带着不安,这让令狐少杰更加肯定心中所想。
 
只是他也没有急着冲杀进去,天色已经快要暗下来,月黑风高才是杀人夜,令狐少杰来到尉迟烈旁边道:“巡逻的人很少,脸色也很不安,估计山寨前所未有的空虚,以及同伙的迟迟未归,让他们如坐针毡。”
 
“那还等什么?我们杀进去啊!”尉迟烈拿着大砍刀,就打算冲进山寨里,却被令狐少杰一把拉住。
 
“不要着急,现在里面的确切情况还不明朗,我们可不能贸然冲进去,说不定会阴沟里翻船,等到天黑之后,我就潜入山寨查探,你在外面接应我。”令狐少杰道。
 
尉迟烈挣扎了两下,却发现令狐少杰抓住自己的手,就犹如铁钳般,让自己毫无办法挣脱,回想两人分别不过两、三个月的时间,功夫上修为似乎又被拉远了不少,这让尉迟烈对令狐少杰更加好奇,也更加尊重。
 
见尉迟烈坐了下来,令狐少杰也放开了手,两人就盘腿坐在树荫中,静静地等待着黑夜的降临,不过尉迟烈还是有些躁动,毕竟仇人就在眼前,让他像令狐少杰如此冷静,他是万万都做不到的。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6)】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