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4)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4)】

 
殷昊苍闻言竟然直接站起来,全身有些止不住地颤抖,最后竟然紧抓着令狐少杰的肩膀问道:“你说你的师傅是恩公!此话当真!”
 
令狐少杰也有些懵,不过看着略激动殷昊苍,他也只能回答道:“我的师尊确实是寻天子,只是他老人家没有提起他是你的恩公呀!”
 
殷昊苍也稍微冷静下来,他重新坐下后轻咳了两声道:“既然你说你的师尊是恩公,我就不得不考究你下了,我问你,何为五行?”
 
令狐少杰想都没想,就直接回答说:“仁义礼智圣,圣人我是做不来的,只能力争做个好人吧!”
 
“跟恩公说的分毫不差,真的是恩公的弟子啊……恩公啊……”殷昊苍竟然老泪众横,这倒让令狐少杰有些为难了。
 
不过还好,片刻之后,殷昊苍就问道:“不知道恩公现在何处啊?”
 
“师尊已经渡劫飞升了。”令狐少杰想了想,觉得还是这个答案比较接近实际情况。
 
殷昊苍对此竟然没有丝毫怀疑,反倒感叹说:“恩公果然厉害,十几年前遇到恩公的时候,我就知道恩公定能飞升成功,成为武林又一传奇。”
 
原来,十几年前,殷昊苍在运镖的途中,遭遇强盗的伏击,不仅东西被抢,人也被打成重伤,幸好被路过的寻天子所救,不仅治好了殷昊苍的伤势,还传授了五行玄天决中,金元素的内功锐金决给他。
 
之后寻天子还帮助殷昊苍夺回了被抢的货物,避免殷昊苍的镖局遭受名誉上,还有经济上的双重损失,殷昊苍虽然想拜寻天子为师,但寻天子拒绝了,他表示两人没有师徒之缘,出手相助不过是举手之劳罢了。
 
如果没有当初的寻天子,可以说就没有今天的殷昊苍,所以在跟寻天子分别后,殷昊苍始终称寻天子为恩公,还在家里给寻天子立了长生牌位,值得一提的,是如果按照正常人的平均年龄来看,寻天子真是够长生的。
 
因为寻天子在渡劫的时候,已经是一百多岁了,要不是被雷劈死,以他的身体状况,估计活个两百岁也不是问题。
 
“原来殷老爷子您修炼的是锐金决啊!难怪刚才那招如此凌厉,相信配合上浩然枪法,威力会更上一层楼吧!”令狐少杰感慨到,没想到世界这么小,参加比武招亲,竟然能够遇到自家师傅曾经帮助过的人。
 
“要叫我岳父!”殷昊苍突然特别严肃地说。
 
“呃……是的。岳父大人。”令狐少杰微微一愣,随即马上改口说到。
 
殷昊苍露出了满意的笑容,随即开口道:“其实当年恩公只是传授了我锐金决,并没有传授我其他的武学,不过即使如此,也足以让我受益无穷了。何况仅仅是锐金决,我修炼了十几年,还没有达到大成的境界,难怪恩公不肯收我为徒。”
 
令狐少杰只是笑了笑,并没有说什么,殷昊苍随后继续说道:“少杰啊!你是恩公的徒弟,我将羽儿交给你,也算是了了我一件大事,以后你可不准欺负羽儿,否则我可不会放过你的喔!”
 
“当然……当然……”令狐少杰干笑着,这个时候他才反应过来,自己好像已经讨了个老婆,只是这个老婆他还没有见过,就必须要好好伺候着了……
 
“来人!去把少爷叫过来!”殷昊苍大声喊道。
 
不久之后,在两个丫鬟的搀扶下,一个身穿淡蓝色长衫的男孩,就来到这会客厅之中,男孩比令狐少杰矮了差不多半个头,年纪看起来应该也是十几岁,如果说令狐少杰是帅气,那这个男孩就是美得不可方物。
 
没有什么血色的脸蛋,略微苍白的双唇,还有时不时的咳嗽,都为男孩增添了几分魅力,让人心里不断萌生出要呵护他,保护他的念头,这个男孩正是殷昊苍的独子,身体天生羸弱的殷落羽。
 
跟殷昊苍微微行礼后,殷落羽就有气无力地坐在旁边的椅子上,他扶着自己的额头,悠悠然地开口问:“父亲,叫孩儿来是有什么事情么?”
 
“羽儿啊!今天的比武招亲已经结束,这就是你的未来夫婿,令狐少杰,他也是为父恩人的入门弟子,你们以后可要好好相处。”殷昊苍的语气中带着些许担忧,还有浓浓的溺爱。
 
“多谢父亲挂心。”殷落羽说完,抬眼看向令狐少杰,随后微微露出笑容,他缓缓地站起来,对着令狐少杰施礼道:“夫君,以后请多关照……”
 
殷落羽的话还没有说话,他就感到自己眼前一黑,随即就晕了过去,殷昊苍还有周围的下人都赶紧要过去扶住,不过他们的速度都没有令狐少杰的快,眨眼的功夫,令狐少杰已经将殷落羽搂在怀中,体内仙风灵气心法运作起来,化作仙灵真气,缓缓输入殷落羽的体内。
 
随着真气缓缓在殷落羽的体内游走,令狐少杰也知道了殷落羽身体如此羸弱的原因,殷落羽的经脉还有血管都比普通人的要细,导致气血运行缓慢,有些地方甚至还有些堵塞,这属于先天的缺陷,难怪无法修炼寻常的武学。
 
“少杰,羽儿他……”殷昊苍焦急地问。
 
“岳父大人,放心吧!他没事。休息下就好。他的血管和经脉都比普通人的要细,导致气血不畅,才会出现这种情况。”令狐少杰回答到。
 
“呼……如此甚好。羽儿是早产儿,哎……你们先带少爷下去休息吧!少杰,你跟我来。”挥手让丫鬟带着殷落羽下去休息后,殷昊苍带着令狐少杰来到了内院,这里是殷昊苍三口人住着的地方,可以说是整个殷府的核心区域。
 
来到一个名叫拜恩堂的屋子里,令狐少杰赫然发现,在这个装修成有点类似佛堂的房间中,本应该供奉着佛像的位置,放着的是一块木牌,上面写着恩公寻天子之长生牌位,供桌上放着不少价格不菲的贡品,就差没有请人来专门念经了。
 
“来,给你师傅上柱香,跟他报告下喜事吧!”殷昊苍递给令狐少杰三根香道。
 
令狐少杰点点头,接过香点燃后跪下,十分虔诚又尊敬地说:“师傅在上,徒弟一切安好,如今比武招亲获胜,讨了个长得很漂亮的老婆,不过徒弟定不会忘记师傅的嘱咐,不污了师傅的名声!”
 
将香放进香炉后,令狐少杰又重重地磕了三个响头,刚刚站起身,一阵劲风吹过,狠狠地将屋子的门给关上了,就在令狐少杰和殷昊苍有些惊讶的时候,那阵劲风竟然形成了一个小型的龙卷风,将屋子里的袅袅白烟全都给吸了过去。
 
烟雾朦胧之中,一个人影缓缓浮现,等到那个人完全出现在两人面前的时候,令狐少杰“哇”地一声直接扑到那个人的脚边,哭着说道:“师傅哇!您老人家要回来陪我了么?”
 
本应在地府当官,来生之年不知道还能不能见到的寻天子,如今再次站在令狐少杰的面前,这让令狐少杰怎么能不激动,寻天子见状也是摇摇头说:“你个傻小子,我寻天子的徒弟可不会如此哭哭啼啼……”
 
不等寻天子继续训话,有一个哭声响起,殷昊苍几乎重复了令狐少杰的整套动作,扑到寻天子的另一只脚边道:“恩公啊!昊苍竟然还能再见到您!真是上天垂青啊!”
 
寻天子满脸黑线,看着脚边泪流满面的一老一少,心想:“我不就离开了一会么?怎么现在的男子不分老少都这么爱哭,难道世道变了么……”
 
作者有话要说:
_(:з」∠)__(:з」∠)__(:з」∠)_
 
 
第8章 润雨心法可解忧愁,山门参照五角大楼
一人敲了一下后,寻天子才让这一老一少平静下来,令狐少杰笑嘻嘻地站在寻天子身旁,殷昊苍则是满脸恭敬,站姿也是规矩得不能再规矩,好像随时在等待主人命令的仆人般,哪里还有半点怀宗城首富的样子。
 
“咳咳……你是当年那个镖师?”寻天子开口问。
 
“是的,恩公!当年要不是恩公出手相助,就没有昊苍今天的成就,恩公你就留下来,让昊苍好好感谢恩公的恩情吧!”殷昊苍现在正应了那句老话——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
 
“好了,好了,当年我不过只是路见不平罢了。你能有今天的成就,主要还是靠你自己的努力。话说……你怎么会在他家里?”寻天子转头问令狐少杰到。
 
“呃……我路过怀宗城,然后参加了比武招亲,现在他是我岳父。”令狐少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袋,有些不好意思地说。
 
“臭小子,我才离开你多久,你就讨了个老婆……想你师傅我活了一百多岁还……算了,不说这些,你老婆呢?带来我看看。”寻天子好像想起了什么残酷的事实,巧妙地将话题转移开来。
 
“师傅,我老婆是早产儿,经脉血管天生比普通的人细,因此造成他的身体极其羸弱,刚刚跟我见面的时候,他就晕了过去,估计这会还在昏迷。”令狐少杰马上将事情解释了下,省得殷落羽刚刚躺下,就被叫过来,以殷昊苍对寻天子的尊敬,这种事情绝对有可能发生。
 
“噢!那把润雨心法传授给他,这套内功心法最适合他这种体质的人,润雨细无声,通过时间的积累,他的身体也会渐渐强壮起来,快则三、五年,慢则八、九年,他至少能够迈入后天巅峰的境界,至于先天嘛……就看他的运气和造化了。”寻天子随口说到。

 
殷昊苍闻言“噗通”一声跪了下去,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多谢恩公对犬子的再造之恩,昊苍愿意将所以产业传给少杰,以便追随恩公左右,为恩公斟茶递水,铺床叠被……”
 
寻天子满脸黑线,将殷昊苍扶起来后说:“你也应该知道,我如今已经不是凡人,属于半仙之体,所以你还是好好活着,就当帮我照顾少杰吧!毕竟我这次来看少杰,还是托那阎王突然去开会的福,待会我又要离开了。”
 
“对啊!师傅,您不是去地府当官了么?您是怎么找到我的?”令狐少杰这才反应过来,那逗逼的样子差点没让寻天子又给他一拳。
 
“你是我的唯一的徒弟,也是我生前唯一的亲人,你刚才上香的时候,那虔诚的呼唤我自然能够听到,反正手头没事,我就过来看看你。”寻天子最后还是忍了下来,虽然殷昊苍是令狐少杰的岳父,不过他这个做师傅的,多少还是给徒弟留了点面子。
 
“师傅呀!那你等参加完我的婚事后,再去赴任好不好呀?”令狐少杰笑嘻嘻地问。
 
“恐怕不行,剩下的时间,最多让我去看看你那老婆。”寻天子直接拒绝到。
 
“这样啊……”令狐少杰没有多话,只是神情满是落寞跟失望。
 
“傻小子,我能回来看你一次,就能够回来看你第二次,等我下次来看你的时候,如果你还是这个样子,开宗立派的事情还没有什么进展的话,我分分钟把你扔到油锅里面炸!”寻天子冷声道。
 
“徒弟定会完成师傅您的嘱托的!”令狐少杰站得笔直,十分坚定以及迅速地回答到。
 
“好了,走吧!我得看看我这儿媳妇长的怎么样?”寻天子突然温和下来,让令狐少杰再次感受到那浓浓的父爱。
 
“恩公!您放心吧!既然开宗立派是您的心愿,我会全力支持少杰的!就算把我全副身家都压下去,我都会毫不犹豫。”殷昊苍拍着胸脯道。
 
寻天子闻言却是摇摇头说:“昊苍,你就负责监督这小子,不要让他有任何懒散以及陋习,至于开宗立派的时候,就让这小子自己去闹腾吧!你要是什么都替他弄好了,他还怎么成长?”
 
“是是是!恩公教训得是!”殷昊苍点头哈腰道,只是他的眼中,闪过了略有所思的光芒。
 
寻天子似乎也是察觉到什么,只是他并没有当场点破,只是随口道:“好了,带我去看看你的宝贝儿子吧!”
 
“好的。恩公!您这边请。”殷昊苍恭敬地开始在前面引路。
 
由于寻天子只是让令狐少杰和殷昊苍两人可以看到自己,所以在殷府其他人看来,就好像殷昊苍在给令狐少杰带路般,态度还特别的恭敬,这让看到的人下巴几乎都要掉下来了,不过殷昊苍在殷府的威严可是至高无上的,所以没有任何人敢多嘴。
 
来到殷落羽的房间里,殷落羽果然还在昏迷着,只是脸色比刚才稍微好了点,看来令狐少杰的仙灵真气还是有些用处的,寻天子看了看殷落羽,然后伸出手指轻轻搭在殷落羽的手腕上。
 
还好至始至终寻天子的表情都很平静,要是他皱个眉头什么的,殷昊苍的小……老心脏估计会直接跳出来,毕竟在他的心里,要是连寻天子都没有办法的话,那么这个世界上,就真的没有人可以帮到自己的这个独子了!
 
片刻之后,寻天子收回手道:“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按照我刚才说的去做就行,少杰你要多费心,毕竟人家可是你的老婆,你可不能亏待了他。”
 
“是!师傅,您就算不说,我也会尽力医治好他的。”令狐少杰肯定地回答道。
 
“如此甚好,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事情了,我先回去了,以后回来看你的,你好好修炼,好好做人,否则……”寻天子话还没有说完,令狐少杰就笑嘻嘻地接话说:“否则弟子就自己跳到油锅里,不用师傅费力。”
 
寻天子点点头,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看殷昊苍后,身体再次渐渐透明下去,直至最后消失不见,令狐少杰跟殷昊苍几乎同时跪下,并且恭敬地说道:“恭送师傅(恩公)!”
 
半柱香后,令狐少杰已经在殷昊苍的房间里,跟殷昊苍喝着茶,放下茶杯后,殷昊苍开口问道:“少杰,玄天宫就是你应恩公的嘱托,所创建的门派么?”
 
令狐少杰点点头说:“是的,只是现在什么都没有,山门是接近玄天山巅的一座庙,虽然不算破败,但面积也是有限。”
 
殷昊苍沉默了下然后道:“既然如此,接下来就由我来负责修建玄天宫的山门吧!你把想要的建筑样式大概画出来,然后我就派人根据图纸开始建设。”
 
“呃……这样不好吧!师傅让我靠自己,不要依靠岳父大人的。”令狐少杰婉拒到。
 
“你要通过什么赚钱?”殷昊苍问。
 
“我本来打算游历下宋州,顺道接几张通缉令,几趟下来估计钱应该是够的,不是有些家伙的赏银达到了千两白银么?”令狐少杰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你真以为朝廷的千两白银那么好赚么?那些赏金高的家伙,哪个不是手下众多,盘踞多年的老狐狸,就连军队都拿他们没有什么办法,你小子不过才后天中期,对付尉迟烈都有些吃力,对付他们……简直是去送死。”殷昊苍说。
 
“这……我也没有说一开始就找那些家伙,我可以循序渐进的来嘛!”令狐少杰辩解到。
 
“那么你觉得多久之后,你可以开始建设你的门派,按照你这种速度,没个三五年是不可能的,到时候要是恩公回来看到,分分钟扔你下油锅啊!”殷昊苍苦口婆心道。
 
不等令狐少杰说话,殷昊苍又继续道:“再者,我只是帮你把山门建设起来,至于门派的运行,还是要靠你自己去完成,包括弟子的招揽,门派产业的发展,名声的开拓等等……”
 
令狐少杰说不过自己的这个岳父,最后只能妥协,看到令狐少杰答应,殷昊苍也显得很是高兴,他挥挥手道:“这段期间你就多陪陪羽儿,等到山门建设好了,就是你要开始忙碌的时候了。”
 
从殷昊苍的房间里出来后,令狐少杰就被丫鬟带到了自己的房间,他的房间就在殷落羽的隔壁,互相走动起来也是方便,在床上盘腿坐下,修炼了会仙风灵气心法之后,令狐少杰找来纸墨笔砚,开始构思着山门的建筑样式。
 
思索了许久之后,令狐少杰最后决定,以美国五角大楼的形状,来设计自己的山门正好合适,以五个角对应五行,中间则是核心区域,门派的重要建筑都以放在这个地方,加以保护起来。
 
想清楚之后,令狐少杰开始在白纸上仔细地画起来,虽然他不是什么建筑专业的高材生,不过画画平面图什么的,他还是做过不少次的,毕竟之前的职业需要,要是没有清晰的平面图,以及根据其设计的进出路线,他不知道被抓多少次了。
 
作者有话要说:
不小心又迟到了呢!(?﹃?)口水
 
 
第9章 一见钟情钟的是脸,活着足矣无需冒险
殷落羽,如果不是身体天生羸弱的话,说他是天之骄子也不为过,除了面容姣好之后,殷落羽还格外的聪明,拥有过目不忘的能力,三岁识字,五岁能读,七岁已经开始作诗作词,怀宗城的老学者都自愧不如。
 
如今十四岁的他,更是琴棋书画样样精通,不过由于身体的原因,他总是被同龄人耻笑,要不是殷家在怀宗城地位超然,他不知道要被欺负多少次,他也不是没有想过要改变,殷昊苍教他武功的时候,他比任何人都要认真。
 
可惜事与愿违,不管他怎么努力,就是无法越过那条线,坚持变成了勉强,有几次还差点要了他的性命,要不是顾及到他是殷家的独子,殷落羽估计已经自行了断了,正所谓哀大莫过于心死,殷落羽到后来已经犹如行尸走肉般活着。
 
就好像此次比武招亲,如果换做以前的他,他肯定会抗拒,他不想以自己父亲辛苦打下来的家业为代价,换取一个或许对他并不真心的,所谓的守护者,只是现在的他为了让殷昊苍宽心,也只有随着殷昊苍去了。
 
不过还好,上天似乎还挺眷顾他,比武招亲的胜利者,是个年纪只比自己大一岁,长相也很帅气的少年,据说少年跟自家父亲的关系还不一般,好像少年的师傅,正是当年挽救了自家父亲性命的恩公。
 
一见钟情,其实钟的只是脸,要是令狐少杰长的歪瓜裂枣,殷落羽心中依旧会存在排斥的心理,不过还好,令狐少杰的容貌,赢得了殷落羽不少的印象分,何况,令狐少杰的出现,还给殷落羽点燃了希望,实质性的希望。
 
当殷落羽的希望寄托在令狐少杰身上时,并且渐渐依赖上令狐少杰的时候,就注定了殷落羽对于令狐少杰,会有这一种超乎寻常的情感,何况两人还有夫妻之名,更加让这种情感得到质的升华。
 
殷落羽缓缓睁开双眼,长长吐出口浊气,令狐少杰传授给他的润雨心法,他已经循序渐进地修炼了三个多月,虽然时间不算长,但是效果已经十分明显,现在的殷落羽不会再突然晕倒,也不用别人搀扶,自己就可以随意走动,虽然还不能走的太远,但他已经十分满足。
 
房门突然被打开,一身白色长衫的令狐少杰头发上顶着露水,边伸着懒腰边走了进来,他笑着来到殷落羽身边坐下,捏着殷落羽的小手问道:“老婆,今天的感觉怎么样?”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4)】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