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31)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31)】

这也是张昂被赵文鹭逼得仓皇后退,同时双剑被毁,还能获得众人喝彩,而自己反倒更加疑惑的原因。
 
只有少数人看明白状况的人一声喝彩,随后给身旁的人解释一番,这才让众人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虽然胜负已分,但是事情还没有结束,从张昂的为人处事,赵文鹭就知道此人心胸狭隘,睚眦必报,要是今天放过他,不仅不会让他感恩戴德,还会让他心生怨恨,无疑跟放虎归山差不多。
 
因此为了不给玄天宫埋下隐患,也算是自己加入玄天宫后,送上的一份礼物,赵文鹭决定杀了张昂。
 
看到赵文鹭的眼神中流露出杀意,张昂大喝一声,求生的欲望让他激发出最后的潜力,将两把破碎的双剑直接甩向赵文鹭,同时转身准备逃走,不曾想赵文璐的手掌一推,长枪直接飞了出去,直接洞穿了张昂的心脏。
 
随即赵文鹭双手一挥,轻而易举地就将那两把双剑给击落在地,张昂的死,让双剑门的人都面无人色。
 
那些坐在比较靠外位置的人,竟然不知道什么时候将自家门派的衣衫脱掉,然后趁着众人不注意的时候,跑了个没影,刚才众人的注意力都在擂台上,此时看向双剑门,才发现双剑门竟然少了不少人。
 
“艹!双剑门的畜生们竟然跑了!”有人怒骂了句。
 
“没事,跑的都是些小喽啰,重要的几个人都还坐着呢!”旁边眼尖的人立刻说到。
 
此言一出,张昂的师妹,还有那几个亲传弟子都是如坐针毡,坐也不是,站也不是,手中兵器虽然捏得紧紧,但是却没有一个人敢亮出兵器,他们担心这种行为,会给自己惹来杀身之祸,要知道周围的人都恶狠狠地瞪着他们呢!
 
随后,令狐少杰纵身跳上擂台,对着公孙志道:“在下又要站着这擂台片刻了,还望公孙兄弟不要介怀。”
 
公孙志则是笑着说道:“这擂台就是让人上来的,令狐宫主随意便是。”
 
说完这句,公孙志已经离开擂台,将地方让了出来,至于擂台上的尸体、血迹还有残破的兵刃,自然有水镜剑庄的人上来收拾,令狐少杰微微一瞥,发现那几名弟子在收拾尸体的时候,脸色显得有些难看。
 
只是稍微一想,令狐少杰就从奇怪中明白过来,这是水镜剑庄让那些没有见过血的弟子习惯血腥的场面,省得日后外出闯荡的时候,一见到血就手忙脚乱,给水镜剑庄丢脸。
 
令狐少杰不去理会那几个弟子,对着双剑门那边道了句:“双剑门的人听着,今天我玄天宫跟你双剑门之间的恩怨还没有了断,但是我也不是嗜杀之人,所以也不赶尽杀绝,但双剑门的招牌,却是不能够继续留着了。”
 
此话说完,周围的人有时一阵议论,有猜测玄天宫跟双剑门还有什么恩怨的,有猜测令狐少杰想要赶尽杀绝的,对后面的猜测很多人表示赞同,毕竟没人会给死对头休养生息,然后上门报复的机会。
 
有的人还为令狐少杰打抱不平,言令狐少杰不是狠辣的人,不过很快就有人反驳道:“不狠辣的人能够坐得了玄天宫的宫主么?你刚才也看到那尉迟烈的刀法,还有赵文鹭的枪法,这令狐宫主要是没有什么手段,你觉得能够让那两位心服口服么?”
 
旁边的人闻言立刻道:“要我看啊!这位令狐宫主虽然狠辣,但也不失光明磊落,凡是都将话先给挑明了说,就算是要灭那双剑门,也是光明正大,倒也算是个人物。”
 
周围的人闻言纷纷表示赞同。众人议论纷纷,那边双剑门的人已经跟沈灵飞对峙起来。
 
张昂那师妹站起来怒喝道:“令狐少杰!你不要欺人太甚,杀了我们门主的事情就先不谈了,毕竟那是两家的恩怨,也算是师出有名,如今人也让你们杀了,你还来挑衅我双剑门是什么意思?真的以为我双剑门好欺负么?”
 
令狐少杰冷笑着说:“你双剑门的人先是伤了我玄天宫的弟子,然后又毁了我玄天宫的山门石碑,这笔账又该如何来算?”
 
令狐少杰倒没有信口开河,当初张咏来玄天宫闹事的时候,在路过玄天山石碑的时候,将那块石碑毁得不成样子,这件事情是令狐少杰后来才知道的,要不然张咏绝对不会死得那么轻松。
 

后来殷落羽只能请来工匠,又立起了一块比之前更大,更坚固,外表更加霸气的山门石碑,这件事情才算暂时告一段落。
 
令狐少杰看似在寻常说话,却仗着内功的强悍,不知道将声音传播出了多远,会场上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这才知道原来玄天宫和双剑门还有这番恩怨,这倒不能怪人家令狐宫主又出来找双剑门的麻烦了。
 
随后沈灵飞又继续说:“你们双剑门毁了我玄天宫的山门石碑,我便也除了双剑门这招牌,以眼还眼,以牙还牙,这本就符合江湖上的规矩,难道你双剑门还想不认账么?”
 
“什么都是你在说!你说石碑被毁难道是真的么?”这话说明显有些不讲道理,张昂的师妹也是一时气急所言,却是让诸多江湖同道万分鄙视。
 
沈灵飞这个时候又说道:“今天脱下双剑门衣衫,丢掉兵器的,我就当他已经脱离了双剑门,绝对不追究,至于不愿意的,就上来领教下本宫主的手段吧!要是能够接我几招,今天的事情也就算了,双剑门的招牌本宫主自认摘不下!要是接不下……”
 
说到这里,令狐少杰又是冷笑了声后道:“那这招牌也就不要用了,省得给你们的祖师爷丢脸!” 
 
 
第66章 略显手段留点面子,群蝶乱舞何须旗帜
话已经说到这种程度,摆明了就是要和对方交手,只是令狐少杰的功夫,众人刚才都见过了,就连张昂都是忌惮万分,不敢应战,他的这师妹又怎么敢随意动手呢!
 
可要是不接,那就要脱去双剑门的衣衫,丢掉手中的兵器,如此一来,那么他们这些人以后也不用再江湖上混了,不管走到哪里,都只会让人鄙视。
 
她在犹豫不决,身后的诸多弟子动作却是利索得很,一个个将手中的兵器一扔,将身上的衣衫一丢,转身就跑了个没影。
 
双剑门这些年虽然招收了不少弟子,但大多都是泼皮无赖,仗着双剑门的势力横行无忌,本身就不是什么一心向武的人,如今看到双剑门即将覆灭,生怕连累到自己的性命,此时听到还有活路,根本不用任何思考,转身撒腿就跑。
 
这群弟子动作之迅捷,让围观的众人也是啧啧称奇,有些年纪稍长的人甚至叹了口气道:“那张昂为人不正,就连收下的弟子也是如此不堪,真的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那些老一辈的江湖中人,依稀还记得当年双剑门叱咤风云的时候,不想今天却成了这般模样,江湖风云多变幻,事实果然皆无常!
 
仅仅片刻的功夫,双剑门的诸多弟子已经跑了个没影,就是眼下那两位双剑门辈分最高的人的亲传弟子,也不知道跑了多少。此时张昂师妹的身后,只剩下小猫小狗两三只,还都是丢了兵器,正在犹豫要不要讲衣衫脱掉。
 
其中一个人突然痛声大哭道:“我里面什么都没穿啊!这可让我怎么办啊!”
 
这人的哭声可谓是凄惨至极,让听的人有种撕心裂肺的感觉,只是在这种场合呼喊出来,却是让人有种忍俊不禁,只有那些定力好的人才能忍住不笑,不至于太过失态,大多数则是直接哄然大笑。
 
偌大的会场中许多人齐声哈哈大笑,这让那个犹豫着要不要脱掉衣衫的人更加着急,最后还是令狐少杰挥挥手道:“你自去便是了……就不用脱那衣衫了……”
 
那人听到令狐少杰的话,简直如蒙大赦,竟然跑出来跟令狐少杰叩了几个头后,才转身跑了个没影,众人看到此等情景,虽然有些喜感,但总有另外一种感觉涌上心头,只是不知道应该如何描述。
 
跑到最后,整个双剑门只剩下张昂那昏迷的师弟,还有师妹两个人,那师妹孤零零地站在原处,加上周围一片狼藉,着实有些可怜,她最后都无奈地叹了口气,对着令狐少杰抱拳道:“双剑门陶瑶,向令狐宫主领教高招!”
 
令狐少杰看这陶瑶在众多弟子逃了个干净后,竟然没有离去,心中对陶瑶的印象也稍微有了点改观,不管怎么说,此人还知道维护自家门派的招牌,令狐少杰已经想好,稍后的打斗,他倒是可以给陶瑶留上几分面子。
 
正寻思间,沈灵飞突然感到身后一阵风声响起,转头一看,发现原来是殷落羽上了擂台,并且对他说道:“宫主,你还是去休息吧!这一战就让我来吧!”
 
沈灵飞想了想,转头看看那还在挪步的陶瑶,觉得陶瑶身为女子,想来功夫也厉害不到哪里去,何况殷落羽如今剑法有成,在他的帮助下,也是步入先天境界之人,让殷落羽出手倒是没有什么问题。
 
想了片刻,觉得没有什么危险后,令狐少杰对殷落羽点点头道:“叫她认输便可,此人能够上来,也算是个有担当的人,没有必要伤他。”
 
殷落羽点点头道:“我知道了。”
 
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根本就没有其他人听见,众人只见令狐少杰跟一个绝美的人说了几句话后,就转身走下擂台了。
 
“玄天宫副宫主,殷落羽,向双剑门讨教。” 等到令狐少杰来到擂台边站定,殷落羽转身对陶瑶抱拳并报上自己的名号,众人这才知道,原来玄天宫此战并非由令狐少杰亲自出手,而是由这位副宫主接下了。
 
“玄天宫会不会太过托大了?那陶瑶虽然是女子,但好歹也是秦州有名的人物啊!岂是随便上去一个人就能对付得了的?”一个人有些疑惑地说。
 
擂台外的人依旧议论纷纷,那边的陶瑶却以为自己绝处逢生,自己上台后竟然不用跟令狐少杰过招,而是跟这个貌美的男子,想来对方如此年轻,就算再厉害,也不可能比得上其他人,他可不相信玄天宫的高手有那么多,自己上去说不定还能赢下这一阵。
 
就算赢不了,只要打的时间久点,也不算太过丢人。想到这里,陶瑶不由得挺起了胸膛,就连步子也迈得大了点,本来以她刚才的速度,那段距离估计还要走好半天,现在却仅仅用了半刻钟,就已经来到了擂台上。
 
此时擂台上的两人已经遥遥站定,陶药抽出随身的长剑,直接道了句:“殷副宫主,请出招吧!”
 
殷落羽也不跟她墨迹什么,冷声道了句:“那接招吧!”
 
话音刚落,殷落羽眨眼间已经来到陶瑶的面前,陶瑶吓了一跳,她完全没有想到,殷落羽的身法竟然如此恐怖,几米远的距离,他好像才迈了两步,就已经跨越了过去,心惊之下,她赶紧挥剑防守。
 
可是她发现当自己的双剑跟殷落羽的长剑碰撞后,不仅没有发出任何声音,还好像被黏住般,紧紧地贴在一起,而且越来越不受自己的控制,只见殷落羽挥剑的速度很慢,带着陶瑶的双剑逛了几圈后,淡淡地说了句:“下去吧!”
 
陶瑶顿时感觉自己的双剑犹如有千百斤重,不仅自己无法控制,还将她直接带离了擂台,让她在擂台下踉跄了好几步后,才勉强稳住了身形,很明显,陶瑶已经输了此战,不过从她毫发无损就可以看出,殷落羽是手下留情了。
 
“多谢殷副宫主收下留情!”说完这句,陶瑶背起自家师兄,黯然地离开了会场,她已经为双剑门经理了,要怪的话,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以及双剑门的飞扬跋扈了。两人缓缓从众人的视线中消失,也不知道日后江湖上是否还会看到这两个人。
 
双剑门已经是树倒猢狲散,招牌也是被玄天宫砸了个稀里哗啦,众人看了看双剑门那满地狼藉的位置,眼馋者有之,唏嘘者有之,觉得搞笑的人也有之。
 
满地的兵器,以及那双剑门的衣衫,还有那本来很拉风的旗子,也因为刚才双剑门弟子在逃命的时候,被不小心撞到,此时也已经都倒在了地上。
 
公孙志走上擂台,对着众人朗声道:“双剑门已经无人应战,他们的席位现在已经归玄天宫所有,可还有人想要挑战玄天宫,争夺那个席位么?”
 
这也算是例行公事,并不是公孙志要故意刁难玄天宫,令狐少杰也是听到旁边的诸多江湖同道给他解释也才得知。
 
如今玄天宫挑翻了双剑门,而且还当着天下英雄的面砸了双剑门的招牌,这名望可谓是水涨船高,加上刚才的几阵,玄天宫的高手轮番露了把脸,天下英雄也不敢再小觑玄天宫,也不敢再说玄天宫只有令狐少杰一个高手这样的话了。
 
因此令狐少杰周围的江湖中人,略带讨好地跟令狐少杰说话,也就不算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就连那些大佬门派此时也在谈论着玄天宫,对于这个以前从来没有听说过,却强势杀出的门派都感到很是好奇。
 
当然,实力够强的门派觉得好奇,实力不够的门派就大为忌惮了,生怕以后遭殃的,会是自家的门派,不少跟双剑门实力差不多,或者说稍高点的门派,对玄天宫众人都没有什么好脸色,忌惮之心一目了然。
 
公孙志叫来几个弟子将位置收拾妥当,然后将双剑门的旗子摘掉,转身就想要跟玄天宫拿旗子挂上去,却看到令狐少杰一行人两手空空,根本就没有什么旗子。
 
“令狐宫主难道没有给自家门派准备旗号么?”那弟子很是惊愕地问。
 
令狐少杰这才知道,原来只要有心在此次盛会上出风头、抢位置的门派,都会事先准备好自家的旗帜,只要夺下某个位置,就能够直接挂上去,像他这样没有丝毫准备的,还真的是头一个。
 
何况旗帜就算现在开始做,没有个几天的时间,根本不可能弄好,可要没有挂上旗帜,难免让人小瞧了去,周围几家门派听到玄天宫竟然没有准备旗帜,恐怕只能这么干坐着了,眼神不免得有些鄙夷,甚至还有人低声笑骂了句:“乡下土包子!”
 
令狐少杰微微皱眉,然后看到双剑门中,遗留下来一匹白布,也不知道要用来做什么,于是他命弟子用竹竿将白布支撑了起来,就跟投影仪的幕布般,随后他带着众人就坐到了各自的位置上。
 
诸多人见状,有的嗤笑,有的不解,但令狐少杰不去理会他们,嘴唇微动,好像在说着什么,只是声音太小,没有人听得清楚,片刻之后,从天边突然飞来了一大群五彩斑斓的蝴蝶,不少人为之感到惊讶。
 
水镜剑庄里的绿化做得很好,特别是对花朵的培育,因此蝴蝶的数量没有一千也有八百,令狐少杰只是用通灵术,跟那些蝴蝶说了几句,它们就纷纷飞了过来,落在了那白布之上,并且整齐地排列成为“玄天宫”三个大字。
 
 
第67章 小打小闹已经完毕,发起挑战开始正戏
看到如此奇景,不少人都缩了缩脖子,心道玄天宫真是太逆天了吧!竟然连此等事情都做得出来,要知道这些蝴蝶可是水镜剑庄养的,水镜剑庄的人都不能让它们那么听话,令狐少杰居然可以让它们组成玄天宫三字,简直是神来之笔。
 
“此子莫非真乃狐仙?”天泰真人忍不住说到。
 
令狐少杰露了这一手后,已经没有人敢说玄天宫的坏话,更多是对玄天宫心存忌惮、敬畏,搞定了旗帜的问题之后,一心禅师跟天泰真人,竟然一起来到玄天宫的位置,因为许久都没有人敢来挑战玄天宫,所以双剑门的位置自然归玄天宫所有。
 
“令狐宫主,你打算怎么处理双剑门的招牌呢?”一心禅师和天泰真人对视一眼后,还是决定自己亲自出口,手中则是拿着双剑门的那面旗子。
 

令狐少杰对此表示有些不解,奇怪地看向了天泰真人,一心禅师见状,也就明白令狐少杰还不知道这其中的规矩,所以他解释道:“按照武林盟主竞选资格战的规矩,如果两派之间是赌上招牌的比斗,那么输者门派的旗帜就归胜者所有,胜者可以随意处置。”
 
一心禅师指了指那双剑门的旗子继续道:“这旗子就代表双剑门的招牌,如今已经归令狐宫主所有,要是没有令狐宫主的同意,其他人即使要想重立双剑门,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令狐少杰点点头,他并没有想到这其中还有此等规矩,沉思了片刻后,令狐少杰开口说:“不知道两位前辈觉得,这旗子应当怎么处理?”
 
既然两人特意跑来跟自己说这件事情,那么估计是有什么谋划,令狐少杰干脆将皮球直接踢了回去,先看看两个老头子如何说,毕竟他们怎么说也是江湖上辈分高,威望重的人物,适当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天泰真人摸了摸自己的胡须说:“以贫道之意,双剑门虽然近年来做了不少坏事,但好歹也是传承多年的大派,要是就这样覆灭了,着实是我们江湖正道的损失,不如选一位德才兼备的传人,让他复兴门派,也算是保住了这一脉的传承,令狐宫主你看如何?”
 
令狐少杰闻言心中卧槽了句,遥想当年,双剑门就是靠灭他人门派发家致富的,怎么那个时候没有看到这两个老头子跑去保住人家的传承……
 
还好一心禅师立刻接了句:“这个事情,贫僧觉得还是交给令狐宫主做最好,其一,令狐宫主的品性,我们跟诸位江湖同道都有目共睹,交给令狐宫主我们都放心!其二,双剑门是败在令狐宫主手上,日后想要复兴,还得先过令狐宫主这关,这也是天经地义,符合江湖规矩。”
 
令狐少杰一听,才知道这两个人究竟打的是什么主意,不过仔细想想,这事情对于自己好像没有什么影响,反正要是真的有人想要复兴双剑门,也必须来找他玄天宫,要不然就算是立起了山门,只要玄天宫不承认,那这门派就是名不正言不顺,只会被江湖同道鄙视。
 
而且如果应了下来,要是对方是个正人君子,也不妨做个顺水人情,搏个好名声也是不错,要是对方是个大奸大恶之徒,也可以借此引诱对方上门,再给对方来个斩草除根!
 
将双剑门的旗子收好,一心禅师跟天泰真人又闲扯了几句后,就回到两人之前待着的地方了,他们两人在江湖上也算是身份尊贵,总是站在这里也不太好,跟令狐少杰聊了这一阵,已经让很多人在意了,要是一直不走,恐怕就更加惹眼了。
 
令狐少杰坐在自己的位置上,心中思考着接下来的事情,就连擂台上的比斗,他都没有心情去看,不过在玄天宫下了擂台之后,比斗的质量就一直在下滑,虽然那些人也算是小有名气,不过都是局限在某个地方。
 
来到擂台上不过是想要显些手段,为自己搏些名声,也有些人是跟他人有些纠纷,借机上来解决一下。
 
期间少不了两方各执一词的争吵闹剧,这个时候就要考验公孙龙这位老者的判断力了,这就是为何每次盛会的东道主,必须由这一届的武林盟主来做,因为免不了要做个公证,甚至是法官的角色,要是没有什么威望,是难以服众的。
 
此次轮到水镜剑庄做武林盟主,要是擂台上出现了此类纠纷,就需要他们派人问清楚前因后果,再下个裁定,这个裁定还得能够服众,否则不但没有出上风头,还会大大丢脸,随后几年怕也洗脱不掉一个处事不公的名头了。
 
此时公孙志倒是十分干脆漂亮地解决了几次争端,估计连县太爷都没有他这股架势,同时说话的时候也是有理有据,让人心悦诚服,擂台下的人更是纷纷叫好,为公孙志喝彩。
 
公孙志身为公孙龙的大儿子,又是门派的大弟子,一身修为也是不弱,江湖上也算是有些名望,但直到今天,他才真正地算是被诸多江湖中人称颂的人物,叫天下英雄记住了他这个人,而不是水镜剑庄少庄主这个身份。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31)】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