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30)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30)】

 
公孙龙完全不担心令狐少杰会找上自家门派,首先玄天宫跟水镜剑庄的地位相差太大,就算是令狐少杰再怎么有野心,也不会一上来就挑战十大门派,何况水镜剑庄还是这届的武林盟主,如果令狐少杰真的这样做,只会给自己招来许多麻烦。
 
因为没有利益的冲突,加上令狐少杰也是一表人才,实力又强横,所以公孙志说话也是客气了些,他现在已经可以肯定,玄天宫有如此的实力,那就绝对不想一直站在杂鱼队列中,这位令狐少杰身为宫主,为自家门派谋个席位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诸多江湖同道也有类似的猜测,只是不知道令狐少杰会挑战哪个门派,这挑门派挑战也是有技巧的,挑的太弱,不免得让人小看了几分,但要是挑的太强,弄不好自己会吃上一番苦头,而且到最后还什么都没有捞到。
 
围绕着令狐少杰会挑战哪家门派的问题,擂台下的人都开始热烈地讨论起来,一等席位之中,几家位置明显比较偏远的门派掌门,此时脸色都不是很好看,心想要是令狐少杰挑战自己,那该如何是好?
 

仅凭令狐少杰刚才点飞黄天才的那一招,他们这些人就没有几个能够接下来,要是将这好不容易抢来的席位给丢了,这脸可就丢大发了,就算是没伤没痛地回到山门,也是没有颜面面对诸多守在家里的弟子们啊!
 
直到现在,令狐少杰才突然想起来,在武林盟主竞选资格战上,是可以直接向某些门派发起挑战,夺取对方席位的,自己刚才却是把这点给忘了。想到此处,令狐少杰自然不会浪费了此等良机。
 
他对着公孙志抱了抱拳道:“在下的确是有要挑战之人!”
 
言罢令狐少杰转向双剑门那边,大喝一声:“张昂!你双剑门既然已经跟我玄天宫开战,此时怎么却没有了声响?”
 
众人闻言,才知道玄天宫原来早已经跟双剑门交恶,看这架势问题似乎还很严重,保不齐到最后又是一个死局!
 
一心禅师跟天泰真人也是眉头一皱,一心禅师更是直接道:“不想玄天宫竟然和双剑门有冲突,看这阵势,恐怕是难以善了啊!”
 
天泰真人也是点头附和道:“仅听令狐少杰的话,就知道玄天宫和双剑门此战难以善了,先前我还高兴正道多出一位少年俊杰,如今看来……却是福祸难料啊!”
 
原来在令狐少杰大放异彩的时候,一心禅师和天泰真人也有些欢喜,毕竟他们觉得正道中又多了位高手,是一件不错的事情,但是此番盛会才开始没多久,这正道诸人已经打了好几战,并且还出了人命!
 
这玄天宫要是和双剑门打起来,不管是谁胜谁负,对于正道武林都算不上好事啊!
 
“说不定,待会我们两人还得出面做下和事老。”一心禅师道,他们还不知道玄天宫跟双剑门有什么恩怨,心想要是事情不严重的话,凭借他们两人出面,应该可以将事情给压下,毕竟两人的身份地位摆在那,江湖众人还是得卖他们面子的。
 
在盛会之中,两人出面调和的事情也不少,只是一般的小打小闹还犯不着让他们出面,只有一些大派之间的恩怨,他们才会出面调和,就算不能调和,也尽量将冲突的范围缩小到一定的程度内,避免正道遭受太大的损失。
 
沈灵飞那声大喝之后,众人的目光齐齐看向张昂,只见这位双剑门的门主满脸为难,竟是有种进退不得的感觉,只是这么一犹豫,众人就不免得小瞧了张昂几分。
 
“别人都指名道姓邀你一战了,张昂竟然依旧不做回应,真不是个爷们!”有人嘘声到。
 
“就是啊!双剑门好歹也是江湖上有名的大派,别人都叫阵了,竟然不敢回应!而且还有脸坐在哪里,不如赶紧让位吧!”其他人也是附和到。
 
张昂的犹豫,当场引来无数人的嘘声,那些人也不怕双剑门来找他们麻烦,毕竟人这么多,除非双剑门能够将他们都杀光,不过要是双剑门敢这么做,恐怕不用这些人还手,那三十二强的门派就将双剑门给灭了。
 
令狐少杰见张昂迟迟未动,也是眉头一皱,再次呵斥道:“张昂,你纵容儿子张咏率众进攻我玄天宫,打伤我玄天宫无数弟子,要不是我玄天宫还有些自保的手段,估计已经跟张咏那小妾般,一百多口人尽皆被屠杀了吧!”
 
此言一出,众皆哗然,众人刚开始只以为玄天宫跟双剑门是起了什么冲突,或者是些寻常的利益纠葛,没有想到竟有如此仇怨,率众攻打别人的山门,还要诛杀对方满门,这简直是个不死不休的局面。
 
众人也是开始议论纷纷,不少人都焕然大悟地说:“我说那张昂怎么脸色古怪呢!原来是做了此等恶事,心里难安啊!”
 
有人则是不解地说:“怎么还有张咏小妾的事情?一百多口人尽皆被屠杀又是怎么回事?玄天宫怎么别人的家事都要管?”
 
“艹!你知道个屁!张咏强抢良家女做小妾,可惜那女的命不好,被采花贼污了身体,张咏不去教训采花贼,却是杀光了那女的全家,一百多口人啊!不管男女老少,就连襁褓中的婴孩都不放过啊!” 刚好有个来自秦州的人闻言不爽道。
 
“双剑门竟然如此猖狂!仅仅为了此等事情,就杀了人全家,此等恶人也配成为名门正派?”不少人闻言更是直接骂出声来。
 
这些话本来只有几个人在谈论,然后人数慢慢扩大,片刻之后,已经传到三五百人口中,不过是几刻钟的功夫,整个会场都已经议论起来,众人还时不时冲着双剑门指指点点,满脸的不屑之色。
 
原来会场中也有许多来自秦州的江湖中人,不少人都被双剑门打压欺辱过,所以逢此良机,自然要将双剑门那些天怒人怨的事情都抖出来,一边说还一边讲述自己的悲惨遭遇,引来周围无数的同情之声。
 
众人安慰得最多的一句就是:“兄弟莫要伤心,双剑门多行不义,必遭报应!你看,玄天宫的令狐宫主不是来砸双剑门的场子了么?”
 
只是这一阵,双剑门已经成为人人喊打的过街老鼠,本来还怒瞪着周围那些指指点点的人的双剑门门徒,在如此多人的齐声喝骂下,也是做了缩头乌龟,生怕犯了众怒被围殴,有人更是直接跟张昂说:“师父,要是再叫他们说下去,我们双剑门就完了啊!”
 
事实正是如此,如果张昂再放任失态发展下去,就算令狐少杰不出手,双剑门自身也不会被江湖同道所容,张昂抬眼一瞧,发现一心禅师跟天泰真人两人正皱着眉头,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只是从他们看向自己这边的眼神,就知道情况对双剑门越发不利了!
 
令狐少杰遥指着双剑门众人喝道:“若没有胆子上台,就赶紧滚吧!今天先放你们一马,等日后我亲自上门讨教!”
 
此言一出,围观的江湖中人齐声喝了一声好!同时越发地鄙视双剑门的人,一心禅师则是神色严峻,长叹一声说:“又是一个死局,江湖正道真是多难啊!”
 
公孙龙此时也来到两人身边,刚好听到一心禅师的话,却是道了句:“张昂这也是咎由自取,本来双剑门在江湖上,也算是一大门派,可惜后人越来越不争气,不仅让绝学失传,还闹出同门相残的闹剧来。现在……哼!此等门派,已经不配以正道自居了!”
 
 
第64章 师弟对决技胜一筹,你且休息换个对手
公孙龙虽然年纪大了,但为人却是嫉恶如仇,双剑门这种仗势欺人之辈,是他最为厌恶的,自从张昂接手了双剑门之后,他就不怎么跟双剑门来往了,哪怕是在外面遇上,也是不冷不热地保持距离,后来更是勒令弟子少跟双剑门接触。
 
寻常弟子只是认为是自家庄主跟双剑门不对付,却不知道是公孙龙得知了不少关于双剑门仗势欺人的事情,心中对其更为厌恶,自然会有此等举动。
 
天泰真人沉默不语,他平时在门派中也是修炼,翻阅道教的典籍,处理门派诸多杂事,加上北斗观跟朝廷有着不少联系,门派内有不少弟子都在为朝廷效力,他要处理的事情太多,所以很少在江湖上走动,自然也不会跑到秦州去。
 
因此天泰真人对双剑门的事情,可以说是一无所知,直到今天他才知道,双剑门竟然已经做了这么多天怒人怨的事情。
 
一心禅师也是差不多如此,此时他低声宣了句佛号后说了句:“善恶有报,因果轮回,双剑门种下的因,如今便是要收这个果了,可谓是自食恶果……”
 
此时的张昂满头大汗,他知道今天不管结局如何,双剑门的招牌已经是砸在自己手里了,当年他煞费苦心逼走了自家师兄,从而得到自己梦寐以求的门主之位,本以为能够将双剑门带到一个全新的高度,受江湖中人敬仰。
 
没想到只是过了十几年,不但没有让双剑门跻身三十二强门派之列,反倒是日渐衰落下去了。
 
“师兄,让我去会会那令狐少杰,不然让他再叫嚣下去,我们双剑门就彻底完蛋了啊!”张昂旁边的男子开口说到。
 
张昂闻言醒悟过来,现在最要紧的,还是将眼前的事情对付过去再说,他转头一看,发现说话的乃是自己的二师弟丘吉,在双剑门中,他二师弟的功夫可以说仅次于自己,就算赢不了令狐少杰,应该也不会输得太过难看。
 
只要能够将此战对付过去,起码能够暂缓下局面,至于玄天宫接下来会有什么动作,他就没有办法去想了,思及至此,张昂立刻点头道:“那就有劳师弟了!”
 
“是!师兄!” 丘吉应了一声,提起宝剑从座位上一跃而起,然后又几次跳跃后,这才来到擂台上面,他这手轻功虽然还行,可是和令狐少杰直接一跃,就到达擂台上的惊人身法相比,就完全是云泥之别了。
 
“双剑门丘吉!”为了挽回双剑门的形象,丘吉这番见礼却是做的分毫不差,说话也是客客气气,加上他自身形象也是还行,倒也让少许人对双剑门的印象稍微好转了那么一丁点。
 
令狐少杰还没有答话,只见擂台下又飞上来一个人,他定睛一看,发现原来是尉迟烈跑了上来,他朝令狐少杰道:“师兄,杀鸡焉用牛刀,对付此等货色,让师弟出手足以。”
 
看到尉迟烈摩拳擦掌的样子,令狐少杰点点头道:“如此你便多加小心吧!”
 
此话说完,令狐少杰飘然回到玄天宫众人之前,看到对手不是令狐少杰,丘吉的底气顿时提升了不少,他就不相信,区区一个小小的玄天宫,除了令狐少杰之外,还能有什么高手能够赢得了自己!
 
“玄天宫,烈火殿殿主,尉迟烈!”算是做足了礼节,尉迟烈拔出了火焰龙鳞刀,已经是摆好了进攻的架势。
 
神焰坊高台上,不少人更是直接道了句:“好刀!”
 
靠得近的门派听到这句赞赏,纷纷感到惊讶,要是其他人说出这两个字,他们还觉得没有什么,但是这话要是由神焰坊的人说出来,意义就大不一样了,要知道整个苍龙帝国,所有的精品武器都是出自神焰坊的。
 
要论对兵器的熟悉程度,神焰坊无疑是权威中的权威,其他门派是拍马都赶不上,而且从神焰坊众人接下来的讨论中,这把兵器显然不是他们锻造出来的,那么只能说明一个事实,玄天宫底蕴深厚,有着锻造精品武器的能力,或者有这些武器流传下来。
 
丘吉也看出此此刀的不凡,但是他却是不由得嘲笑道:“想凭借兵器,来破我双剑门的剑法么?你未免也太过天真了吧?要知道,我双剑门的剑法是专门克制寻常刀法的!”
 
尉迟烈脸色冰冷,随口道了句:“是不是天真,你试试就知道了。”
 
说完也不再跟对方废话,直接朝丘吉攻了过去,看着尉迟烈的这一招没有任何花俏,丘吉也是冷笑了声说:“就这点能耐么?”
 
手中双剑一挥,竟然化作数道剑光,直接朝尉迟烈刺去,丘吉使的正是双剑门的万千剑法,自从其他两套剑法相继失传之后,双剑门能够拿得出手的剑法,也就只剩下这套万千剑法了。
 
但也是因此缘由,丘吉才能一心一意地领悟这套剑法,所以丘吉此时使出万千剑法,倒颇有几分灵动的意境,威力比起张咏不知道强了多少。
 
尉迟烈只觉得眼前寒光一闪,好几道剑光直接朝自己扑来,每道剑光灵动异常,叫人难以捉摸,但剑法虽快,却都只是瞄着自己身上来刺,如此一来,这范围就被缩小了许多,加上丘吉的身法不行,因此尉迟烈只需要护住自己的面前就足够了。

 
只见尉迟烈手中大刀挥舞,不仅挡住了丘吉的双剑,还震得丘吉的虎口发麻,就在丘吉惊讶尉迟烈内力浑厚的时候,尉迟烈又是一刀劈了下来,还是直接朝着他面门劈的,丘吉大惊失色,赶紧将双剑一交叉,勉强挡住了这一招。
 
不过尉迟烈的这一刀,可是夹带了炎龙劲气的,丘吉顿时觉得一股热浪突然袭来,在他体内肆无忌惮地横冲直撞,他一个没有忍住,顿时一口鲜血吐了出来,尉迟烈双手一发劲,直接震飞丘吉的双剑,然后道了句:“下去吧!”
 
只见尉迟烈的刀背砍在丘吉的腹部,丘吉顿时如断了线的纸鹞般飞了出去,重重地落在张昂等人的面前,双剑门的门徒赶紧上去将丘吉扶起来,不过此时丘吉已经晕了过去,生死不知了。
 
“好霸道的刀法,好霸道的劲气。”苍雷谷的人忍不住说到。
 
张昂见状又惊又怒,他完全没有想到,玄天宫除了令狐少杰之外,还有尉迟烈此等高手,根本来不及他反应,或者说出手相助,丘吉已经被踢下擂台,如今丘吉昏迷不醒,生死不知,可以说是让双剑门雪上加霜。
 
张昂突然往剑鞘上一拍,两把长剑被他内力一震,直接从剑鞘中飞了出来,刚好被他握在手中,紧接着他两次点地,已经来到了擂台之上,可见其轻功比丘吉要厉害上不少,而且张昂在使劲的时候,表现得颇为轻巧,显然是没有使出全力。
 
尉迟烈还想再打一场,不过此时玄天宫中又飞出一个人,落到了尉迟烈的身边,拍着尉迟烈的肩膀说:“尉迟殿主,宫主让你下去休息下,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我吧!”
 
尉迟烈转头一看,来的正是新加入的赵文鹭,令狐少杰是为了让赵文鹭对玄天宫更有归属感,加上事先已经说好,于是让赵文鹭出战,至于张昂要不要杀,令狐少杰让赵文鹭自己决断,不过看赵文鹭听闻张昂恶性后的样子,估计张昂是凶多吉少。
 
“看啊!是北漠孤枪赵文鹭!他怎么突然跑上来了!”有眼尖的人顿时喊到。
 
“这你就不懂了,赵文鹭可是个嫉恶如仇的大侠客,如今张昂这个大恶人在擂台上,他上来教训对方也是正常。”旁边的人马上解释到。
 
“可是……这不是玄天宫在跟双剑门开战么?他跑上来不合适吧!”那人不由得说到。
 
“这……”
 
台下人的聊天,倒是让张昂灵机一动,本来他听到对方是赵文鹭,他已经有些没底了,毕竟赵文鹭在中原武林还是有些名声的,死在他手上的山大王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可见其实力之强横。
 
可以说张昂宁愿跟尉迟烈打,也不想跟赵文鹭过招,于是他大声质问道:“赵文鹭,此番是我双剑门跟玄天宫的恩怨,你跑上来干什么?”
 
尉迟烈像看傻瓜般看了张昂一眼后,摇摇头什么也不说就下了擂台,赵文鹭则是冷笑着行了个礼道:“玄天宫,锐金殿殿主赵文鹭,特来取张门主性命,以了结两家恩怨。”
 
此言一出,尽皆哗然,谁也没有想到,赵文鹭竟然是玄天宫的人,梨园楼众人的脸色则有些难看,以他们的名号,请了赵文鹭几次,都没有将此人请来,如今赵文鹭竟然加入了玄天宫,一个完全没有任何名声的门派!
 
“哼!此人真是不知好歹。”梨园楼的人有些吃不到葡萄说葡萄酸,纷纷表示赵文鹭就是个乡野村夫,竟然连良禽择木而栖都不懂,这样的人不来,对梨园楼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不过脸色最难看的还是张昂,他完全搞不明白,为什么玄天宫能够接二连三地跳出高手来,眼前的赵文鹭更是扬言要取自己性命,如此一来的话,他也唯有豁出去了,正所谓恶向胆边生,张昂本来就不是什么好人,这杀心一起,就连神情都变得恶毒许多。
 
 
第65章 不留隐患直接击杀,事还没完还想干嘛
张昂双剑一摆,众人马上发现,张昂的双剑比寻常的双剑要阔上两分,剑身大概有手掌般宽,所以挥舞起来不管是覆盖的面积,还是劈刺的威力,都要比普通的长剑要厉害不少。只见张昂挥舞双剑,直接朝赵文鹭就劈了过去。
 
对面的赵文鹭也是突然动了,只见他的长枪一出,竟然化作万千点星光,直接朝张昂疾驰而去,张昂只觉得剑脊上一震,随即几乎是没有任何停顿,就又传来好几次震动。
 
虽然后面的震动力道不强,但由于间隔的时间极短,这几股劲道几乎是汇合到一起,传到了自己的手上,强横的劲力震得他虎口发麻,几乎拿不住双剑。
 
仓皇之下张昂连连退步,想要拉开距离,只是他怎么可能甩得掉赵文鹭的长枪,赵文鹭一击得手,又岂能让他轻易逃脱,又是几声清脆的响声响起,张昂手中的双剑已经是拿不住了。
 
刚才一连串的震动,已经让他的拿剑的手臂发麻,甚至已经没有了知觉,就连虎口也已经裂开,正在咕噜咕噜冒着鲜血。
 
这张昂也算是久经江湖考验,知道要是兵器脱手,自己必死无疑,慌忙中使出了一招横扫千军,这是极其简单的一招,为的仅是凭借阔剑的厚重,来迫使赵文鹭往后退开。
 
哪曾想赵文鹭不闪不避,直接手腕一翻,长枪又向张昂的双剑刺去,其实赵文鹭的这种叠劲的招式,在当今江湖上,实际上也有很多类似的招式,名字则是大同小异,通俗的称谓便是三叠浪,算是一种发力的技巧,只是不同的人使出来,威力迥异罢了。
 
这一次在阵阵脆响之后,竟然又响起了一阵碎裂的声音,张昂只是被赵文鹭震得不断后退,还没来得及查看自己的情况,他的双手已经酸麻难当,抖动不止,手中的双剑也仅仅是勉强地提着,想用来跟人对敌显然是不可能的了。
 
张昂可谓是被打得胆战心惊,突然擂台下的人齐声惊呼了声,其中还有不少人高声喊道:“好精妙的枪法!”
 
张昂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用眼角的余光一瞥,发现众人都是惊讶地看着自己,此时他才注意到,自己手中的双剑似乎有些异常。
 
低头一瞧,自己的那两柄阔剑,此时已经出现了数道裂痕,还有许多碎片正往下掉落,要不是这阔剑够大,估计早就碎成一片了,但就算是如此,他的这兵器已经是毁了,就连寻常对敌也是不能的了。
 
张昂完全不明,自己的阔剑为什么会被毁,他只是呆呆地看了几眼手中的兵器,然后又是满脸惊骇地看向了赵文鹭。
 
原来刚才赵文鹭出招的时候,总共刺出了三十二枪,每一枪都附带着劲气,而且几乎都点在张昂双剑上的同一个位置。
 
那两柄阔剑虽然造型奇特,但却算不上什么神兵利器,甚至连赵文鹭手中的长枪都远远比不上,此时被赵文璐一连三十二枪尽数刺中,破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只是赵文鹭出枪太快,而且枪上所含的劲力凝而不散,寻常人难以瞧出其中的关键,只有修为或者见识达到一定层次的人,才能瞧出其中的详情。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30)】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