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9)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9)】

 
水镜剑庄财大气粗,不仅修筑了一个巨大的擂台,还在擂台周围划分了无数个区域,当然最靠近擂台的,还是那三十二强的门派,其实这些东西早就修筑好,只是在每次盛会召开之前,再好好修缮一番罢了。
 
令狐少杰左右瞧了瞧,发现混元帮的人就坐在一个不大不小的区域里,周围都是其他的门派,要不是特意地寻找,加上这些区域都插上了各家门派的旗帜,还真的很难分辨出来。这景象甚至让令狐少杰想起原来世界的运动会。
 
令狐少杰领着众人找到个还算可以的位置站好,本来刚开始的时候,就算是这种站着的位置,也是有不少人争夺,并因此引起争端的,但好玄天宫在这些天虽然麻烦不断,但也积累了不少的名声,因此那些寻常的门派,都没有来找他们的麻烦。
 
殷落羽和尉迟烈就站在令狐少杰的两侧,一众弟子则站在他的身后,通过前面几个人的空隙来观看,沈离殇由于年纪的原因,被张翼德、赵文鹭护在中间,其实有张翼德这大个子在,寻常人也挤不过来。
 
令狐少杰越看越觉得像运动会,因此期待感也越来越降低,不过其他人可没有他这种想法,不少人都对这种人山人海的景象感叹不已,同时对于那些靠近擂台,并且有位置坐的门派都是艳羡不已。
 
大会虽然盛大,但是也给江湖中各个势力门派划分了清楚的阶级,有位置可以坐的,自然就是当今江湖中实力强横的门派,东道主水镜剑庄,以及无涯寺跟北斗观就在擂台正面的高台上。
 
然后就是梨园楼、神焰坊、天罡堡等门派一次往外排开,这些门派无不是有着需要仰望的高台,以及鲜明的旗帜,而且占据的地方也不小。
 
至于令狐少杰所在的这片区域,门派众多,杂乱无章,只能站着远观的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旗帜之类的东西,更不要说瓜果茶水了,这些人就差在旁边立起块牌匾,上面写着“群众演员”四个大字了。
 
等了好一阵,会场上才渐渐没有了吵闹的声音,诸多来观礼的武林人士也都陆续找到了自己的位置,实力好的自然是能够抢到靠前的位置,实力差的也只能往后去了,这些基本只能凭借前面的人的谈论,来得知或者猜测擂台上发生的事情了。
 
沈灵飞看完四周,就去看那个擂台,发现这擂台都是用结实的石头砌成,隐隐还散发出金属的光泽,一看就知道并非寻常石块,他突然想起,好像十大门派用来召开盛会的擂台,都是由神焰坊承包建造的,那么这些石头中,估计掺入了强度较高的矿石成分。
 
而且从擂台的规模,以及样式来看,显然不是临时搭建的,因为上面还有水镜剑庄不少独特的标记,他正仔细地观察着擂台,突然看到水镜剑庄的人都齐刷刷地站起来,随后一个身材魁梧的老者就从人群中走了出来,并且纵身一跃,霸气十足地落在擂台上。
 
“啊!那就是水镜剑庄的庄主——公孙龙!”有人忍不住惊呼到。
 
站在人群中的好处,就是当自己有疑问的时候,说不定从某个地方就能飘来自己想要的答案,连问都不需要问,令狐少杰听到那人的话后,再仔细地去打量那公孙龙,此人大约五十岁左右,孔武有力,面容刚毅,气息沉稳,一看就知道是个厉害的人物。
 
何况水镜剑庄乃是当今江湖十大门派之一,能够成为水镜剑庄的庄主,除了自己实力过人之外,肯定有着不少独特的手段。
 
公孙龙说了几句开场白,大概就是让各个门派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等你们折腾完了,就开始进行三十二强的争夺。
 
说完这些,公孙龙就下去了,待会上演的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根本就不用劳烦他亲自出马,随便派个有点名气的弟子主持就已经足够了。
 
那些高高在上的门派,也没有什么心思去理会擂台,按照以往的惯例,刚开始总会有些小鱼小虾出来闹腾,等到这些人闹腾完之后,才会真正开始重头戏。
 
在一处一等席位上,坐着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此人面容清秀,倒有几分书生气质,他闭着双眼,似乎是在闭目养神,手中捏着的美酒正突兀地冒着袅袅寒气。
 
虽然现在已经是深秋,但是距离真正的寒冬腊月还有不少的日子,气温就算有所降低,也是清爽宜人,但是男子手中的美酒,却完全无视了周围的温度,寒气就是冒个不停。
 
这一手,正是天鹫派的镇派绝学,雪气极寒神功的奇效,此神功大成之后,就可以散发至阴至寒的冷气,不要说稍微冰冻下一杯美酒了,就算是将一个大活人冻成冰雕都没有问题。
 
不过此时被百里雪捏着的酒杯,并没有半点结冰的迹象,只是不断冒着寒气,这足以证明这位渺雪派的掌门,已经将一身寒气修炼到随心所欲,操控自如的境界了。
 
其他的门派也显得很是安静,不少大门派的一把手都是在闭目眼神,就算是偶尔睁开,也是朝自己在意的门派那边瞄一眼,随即就会立刻收回目光,跟个没事人似的继续闭目养神。这些人的动作虽然隐蔽,但是瞒不过大会上诸多有心的人。
 
无涯寺跟北斗观的两位大佬,竟然凑到了一起,相互寒暄了几句后,就开始谈论起此番盛会有可能发生的事情。
 
无涯寺的住持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让人感觉很是和蔼可亲,他手中握着的,是象征身份的禅杖。
 
北斗观的掌门则是一个看起来还是壮年的道士,看到老朋友随即笑着说:“一心禅师,别来无恙啊!”
 
一心禅师也是笑着回道:“阿弥陀佛!劳烦真人挂念了,倒是数年不见,真人面相一如往昔,想必真人的功夫又有精进啊!”
 
北斗观的掌门道号天泰真人,本名却是无人知晓,虽然看起来不过是四十几岁的模样,但是江湖中人都知道,这是因为天泰真人的道家养生玄功修炼到了极致,所以才会有这般不老的面容。
 
一心禅师起码能从外表就能看出是个老头子,但是天泰真人却是很难从面相看出他的真实年纪。
 
还好这位真人虽然不怎么在江湖中走动,却也不避讳见人,所以认识他的人倒也不少,加上北斗观家大势大,倒也不会发生走出山门就被人认错,甚至是挑衅的无厘头事件发生。
 
两个七老八十的老怪物互相问候了几句,随即就谈到了此次盛会,一心禅师笑呵呵地说到:“想来此次盛会,也是没有什么波澜,平静而过,估计就连三十二强的门派都不会发生变化,真是武林的一大幸事啊!”
 
天泰真人却是摇摇头说:“不然,我看混元帮众人摩拳擦掌,似乎是要在此次盛会上大干一场。”
 
一心禅师闻言似乎想起了什么,也是点点头道:“真人所言极是,混元帮估计是想借此盛会,来大大挽回自己的威望,只是希望苏帮主下手不要太过狠辣,伤及过多无辜。”
 
天泰真人好奇地问:“禅师莫非料定那苏帮主此次必能获胜?要知道三十二个门派中,可没有一个门派是好打发的啊!”
 
一心禅师笑着说:“真人早已心知肚明,何必老衲再多次一言呢?”
 
“哈哈哈!你这个老和尚,弯弯绕绕还真多,你究竟是怎么修习那些上乘佛法的?怎么跟我这个俗人差不多?”天泰真人哈哈笑了一阵,跟这位老朋友开起了玩笑,他跟一心禅师相识已经数十年,知道这位老朋友绝对不会因此生气。
 
果然,一心禅师先是宣了句佛号,随后道了句:“真人又不是不知道,老衲的师傅早就看出我心思庞杂,佛法上难以精进,这才将教主的位置传给了我,让我去处理诸多俗事,又给老衲起了一心这个法号,希望我一心向佛,不要误入歧途。”
 
天泰真人摸了摸自己那几缕依旧黑长直的胡子,笑着说:“老和尚又来了,这般话我都不知道听了多少次了,现在又是提起,也不知道要说给谁听?”
 
“阿弥陀佛!老衲这是说给想听的人听的。”一心禅师笑着说。
 
聊了片刻,两个人依旧不认为此次盛会上,应该不会有什么大的变故,因为到目前为止,擂台上冒出来的,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小鱼小虾,江湖上真正喊得上名号的,暂时还没有看到半个。
 
不过两个人都暗自猜测,想必不久之后,那些叫得上名号的人,就应该要跳出来了,毕竟谁也不能总是这样干等着。
 
许多人来参加武林大会,就是为了解决恩怨纠纷的,如今有了如此多的知名人士观看,不仅解决了恩怨,还能扬名立万,有点野心的人都不会放过此等机会。
 
果然,仅仅过了一刻钟的时间,就有人突然高声喊道:“听说玄天宫宫主号称九尾狐仙,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当得起这个仙字?”
 
 
第62章 为搏出名态度嚣张,一招落败黯然神伤
听到有人叫嚣,众人纷纷循声望去,就看到一个年轻人走上擂台,手中提着把长剑,神色傲然地说:“在下渔州黄天才,想请玄天宫宫主赐教一番!”
 
令狐少杰表示很是无奈,这种情况让他感觉自己跟那猴子差不多。身为江湖中人,很多时候就跟猴子般供认观赏,只有一次次卖力的“演出”,才能为自己赢来足够多的名声。
 
不过既然有人指名道姓地找自己茬,说什么也不能灭了玄天宫的脸面,只见令狐少杰纵身一跃,离着那擂台还有几丈远的地方便腾空而起,随后身形不动,却是突然径直朝擂台飘然而去,诸多见多识广的人更是忍不住喝了声:“好轻功!”

 
话音刚落,令狐少杰已经轻飘飘地落到了擂台上,不但落地极其稳健,就连声音也没有发出半点。
 
令狐少杰这一落一停,寻常人倒还不觉得有什么,只是依旧为他那手能够在半空中改变方向的轻功叫好,修为稍微高点的人则是眼神一凝,不少大佬门派中的人也是眉头一挑,甚至有几个人还轻“咦”了一声。
 
一心禅师由于跟天泰真人凑在一起,所以两人还能对此谈论一番,看到令狐少杰秀了下轻功后,一心禅师更是不吝赞道:“江湖上竟然出了如此少年俊杰,仅凭这轻功,就足以让他在中原武林上立足了!”
 
玄天宫久居边远之地,根本未曾出来过,虽然这些日子出了不少的风头,但最多只是略有薄名,加上打败的都是些不入流的人,所以许多大派的人依旧看不起玄天宫。
 
哪怕是龙飞雪跟令狐少杰切磋的消息传到他们的耳中,他们最多也是觉得龙飞雪手下留情,绝对不会想到玄天宫实力不俗。如今令狐少杰露了这手轻功,才让这些人稍微有些正眼相看。
 
“没想到这次盛会刚开始,就能够有好戏可以看了。”天泰真人摸了摸自己的胡子,略带微笑地说。
 
盛会越热闹天泰真人是越开心,否则千里迢迢跑过来,仅仅只是为了彰显身份的话,那就是在太过无聊了,他北斗观的席位已经无比稳固,就算不来参加,其他人也不敢说他们北斗观没落,或者取消他们竞争武林盟主的资格。
 
一心禅师就跟他想的有些不同了,本来笑呵呵的表情已经完全不见,反而是一副忧愁的神色,只是这一看,绝对是一个为世人劳心的得道高僧形象。
 
“刚开始就这边腥风血雨,不见得会是好事啊!在场的人虽然来自五湖四海,但都算的上时江湖中的正道精英,要是损失惨重,只会叫那邪魔歪教占了便宜啊!”
 
天泰真人却是说道:“禅师不用担心,江湖上的正派精英都在三十二强的门派中,只要协调好他们的关系,那些邪魔歪教就绝对翻不出什么大风来。”
 
“希望正如真人所言吧!”一心禅师叹了口气说。
 
朝黄天才还了个礼,令狐少杰开口问道:“不知道这位少侠有何见教?”
 
“令狐宫主外号中既然有个仙字,想必手段不凡,在下自觉地在剑法一道上也颇有心得,所以想请令狐宫主指点一番!”说到这里,黄天才的话还算中规中矩,没有让人觉得有什么不妥的地方,但是接下来几句却是锋芒毕露。
 
黄天才毫不客气地说:“要是令狐宫主实力超群,自然不必多言,但你要是徒有虚名之辈……哼哼……”
 
令狐少杰闻言看了看黄天才,见对方满面倨傲,已经知道此人是故意上来找茬的,想要拿自己做那成名的垫脚石,想到这里,令狐少杰毫不在意地问了句:“如何?”
 
“那还请令狐宫主将那外号中的仙字去掉!”此言一出,众皆哗然,要知道江湖之中,外号就跟自己的招牌差不多,让别人改掉外号,和砸人招牌没有什么区别,此人一出口就要令狐少杰去掉九尾狐仙之名,摆明了是要跟玄天宫过不去。
 
令狐少杰却是笑着说:“你要是能够胜得了我,再提也不迟。”
 
“哈!我倒要看看你的手段究竟有多么玄妙?”黄天才冷笑一声,随手就将长剑拔了出来,然后摆了个架势后道:“令狐宫主,请出招吧!”
 
令狐少杰只是淡笑着,只是身上已经有股淡淡的白色雾气飘散起来,突然,令狐少杰眼神一凛,以指为剑直接刺了出去。
 
其实这招根本不能算得上什么招式,不过是直来直往的一击,不过由于出招的时候,令狐少杰身上的白色雾气被带动起来,竟然真的有几分像一只飞扑向猎物的巨型白狐,张开大口直接朝黄天才的脑袋咬去。
 
围观的人一见,才知道令狐少杰的修为已经达到能够引起异象的境界,无不骇然,那些跟玄天宫交过手的人,不由自主地缩了缩脖子,背后冒出阵阵冷汗,暗自庆幸当初找玄天宫麻烦的时候,没有把话说的太过难听,要不然被玄天宫记恨上,自己估计就离死不远了。
 
玄天宫众人眼睛不敢眨一下地看着,生怕漏过任何一个细节,要知道他们的宫主可是很少出手的。
 
不过也没有什么细节可漏,黄天才见令狐少杰一剑指刺来,并且气势惊人,本来打算出招相迎,却被这一招的声势所震慑,心中发颤,还没有交手,那胆气早就泄了个精光。
 
随即他想到的就是躲开,可是令狐少杰快如疾风,势如闪电,转瞬间已经到了黄天才面前,此时想躲已经太晚,无奈之下,黄天才只能提起长剑想要去挡,可是刚刚把长剑抬起来,就感觉到寒气逼人,令狐少杰的人还未至,那强横的寒气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下黄天才彻底慌了,手中长剑一阵乱舞,哪还有什么剑招可言,他只希望自己这一通乱剑,可以将令狐少杰逼退,或者迫使令狐少杰变招,如此一来,自己还有些许机会。
 
但也不知道是不是令狐少杰故意为之,黄天才的长剑舞得再乱,却丝毫没有碰到令狐少杰,反倒是在回手将长剑收到胸前时,被令狐少杰用指尖点到了剑脊之上,只听到一阵喀拉拉的响声,黄天才手中的长剑竟然碎成无数片洒落了一地。
 
而黄天才自己随即浑身一震,脸上一红,随即吐出一大口鲜血,整个更是不受控制地往后飞出去,吧唧一声狠狠地摔在了擂台之下。
 
再看令狐少杰,他一招点碎了黄天才的长剑后,直接收了架势,全身的白色雾气也已经消散,他站在原地,冷笑着对黄天才说:“今天只是略微惩罚于你,你那伤势只需要调养三两天便可痊愈了。”
 
令狐少杰这话摆明了告诉众人,自己并没有下狠手,免得让人以为自己是一个心狠手辣之徒,黄天才闻言,才知道令狐少杰刚才的那一剑还是留了情面的。
 
他原本还不相信,但是仔细一想,想起自己当时可以被点到的地方有很多,但令狐少杰却偏偏点在他的剑脊上,这足以证明令狐少杰根本就没想杀他。
 
否则当时令狐少杰只需有丝毫的偏差,自己很有可能只有命丧当场的结果,而且自己刚才随手乱舞,就连自己都不知道长剑下一秒会抡到何处,但令狐少杰却能点中剑脊,足见令狐少杰手段之高超,已经完全超乎他的想象。
 
实际上也是如此,令狐少杰确实手下留情了,要知道他是赤手空拳跟黄天才比试,要是他用的是冰霜飞雷剑,使出刚才那招,以神兵之威,就算是点在剑脊上,黄天才就算不死,也得落个残废的下场。
 
想那黄天才自幼习武,也拜过许多师傅,每一位师傅都在将毕生所学传授给他后,道了句:“你天资过人,我再也没有东西可以教你。”
 
久而久之,黄天才的性格就变得越来越盛气凌人,他自我感觉非常良好,觉得自己天资过人,乃习武的天才,所以就连名字也改成黄天才,后来在江湖上闯荡,也算是见过诸多高手。
 
虽然败北也不是没有,但是对方通常都会客套句:“像你这般岁数的时候,我还没有达到此等修为,年轻人你前途无量啊!”
 
如此下来,黄天才的性子自然越来越高傲,此次来参加此次盛会,就是为了开阔眼界,也是为了收获点声望,憧憬着来个名动江湖。却不想自己还没有出手,玄天宫已经是接连出了多次风头,玄天宫的宫主还得了个九尾狐仙的美名。
 
黄天才自认自己从小就开始修炼剑法,在当地也算是有些名气,但就算如此,他自己依旧没有什么外号,更不要说得到什么名声,因此他妒忌令狐少杰何德何能,只是个名不见经传的门派掌门,竟然能够拥有自己的外号!
 
尤其是那个仙字,让他特别不爽,加上一心想要闯出名堂,因此看准了机会就冲上来,可是当他切身体会到令狐少杰的功夫后,他才知道自己小瞧了天下英雄,令狐少杰的年纪可能比他还小,可是能够让江湖同道馈赠名号,确实是有几分硬功夫的。
 
 
第63章 善恶有报天道轮回,敢问苍天你绕过谁
黄天才站起身,神色黯然地朝沈灵飞抱了抱拳,他没有说什么话,就直接离开了,他本来就是性子高傲的人,如今连对方一招都接不住,难免有种从云端跌落的感觉,想起刚才自己上台前的意气风发,他更是无地自容,低着头钻进人群中。
 
此时又有不少人嘲笑黄天才不自量力,表现得得那么狂妄,却被令狐少杰一招打下擂台,这让黄天才更加羞愧难当,在人群中七拐八拐之后,就已经不见了人影,想来是直接离开了。
 
至于他以后如何,是走出低谷再攀高峰,还是一蹶不振从此退出江湖,这些就不是令狐少杰需要去考虑的了,对方跑出来要砸他的招牌,他没宰了对方就已经是手下留情了,诸多江湖同道也只是称赞令狐少杰高义,而没有人去再去理会那黄天才。
 
又赢了这一场后,令狐少杰的目光已经看向双剑门那边,从位置上来看,就能够知道谁是双剑门的门主,张昂也是看向令狐少杰,两人刚刚对视,张昂竟然将目光瞧向别处,这让令狐少杰不免得小瞧了这家伙几分。
 
张昂很明显就是个欺软怕硬的孬种,可惜双剑门如此大好的招牌,竟然落到此等人的手中。
 
令狐少杰转过身,就看到刚才那水镜剑庄的弟子笑眯眯地看着自己,在上台之前,令狐少杰就已经知道,此人名叫公孙志,乃是公孙龙的大儿子,也是公孙龙的大弟子,公孙志笑着说道:“恭喜令狐宫主胜出,不知道令狐宫主可还有要挑战之人?”
 
在如此盛会上,说话难免会冠冕堂皇些,就算是报仇报怨,也不会直接说出来,一般都是询问对方要挑战什么人,也算是给双方留个脸面。
 
当然,要是上场的人不避讳这些,直接挑明就是来报仇的,其他人也不会太过在意,只会觉得接下来的这一战,估计是要来个死斗了!
 
通过令狐少杰刚才的架势,普通人早就灭掉了挑战玄天宫的念头,想要成名还有许多人可以选择,犯不上跟令狐少杰过不去,大多数江湖中人,都不打算向玄天宫挑战,以此来树立自己的威名,而一些有名有号的门派,却是在担心玄天宫会不会借他们来立威。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9)】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