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8)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8)】

令狐少杰跟龙飞雪的切磋,成为接下来几天里,整个世宗城流传最快,最让人津津乐道的话题,仅仅是第二天的时候,玄天宫的大名几乎传播了所有人的耳朵里。就算是三十二强中的门派,也有些人听到了玄天宫以及令狐少杰的名号。
 
有的人嗤笑,有的人不屑,有的人警戒,有的人不以为意,反正负面的情绪居多,只是不管怎么样,这些人是不会在这个时候找令狐少杰和玄天宫麻烦的,他们都极其重视自己的身份,就算要跟令狐少杰切磋,也会等到武林盟主竞选资格战正式召开的时候。
 
其中跟玄天宫有着深仇大恨,注定不死不休的双剑门,同样收到这个消息,相比起其他人的轻松,张昂却是怎么样都没有办法放松下来,玄天宫的宫主令狐少杰,竟然有实力跟桃木剑仙龙飞雪切磋。
 
虽然只是切磋了两招,不过能够让龙飞雪赞不绝口,又岂是等闲之辈,要是换成其他人称赞,张昂还不会如此在意,但是龙飞雪是何等人物,站在当今武林金字塔顶端的人,随便两招都能将张昂给打发了。
 
何况龙飞雪至今称赞过的人,可以说是屈指可数,而且无不是实力超凡之辈,比如天鹫派的代理掌门百里雪,虽然张昂觉得令狐少杰比不上百里雪,可只要有百里雪一半的修为,就不是他双剑门招惹得起的。
 
双剑门位于秦州,近百年前也是江湖上顶尖的门派,仅次于十大门派,只是近些年却是开始没落,双剑门的看家功夫名叫万千剑法,是一套极其灵动的双手快剑。
 
除此之外,双剑门当初跟双刀宗争夺秦州第一门派的名头,为了对付双刀宗的双龙刀法,特意花费了近十年的时间,创出了专门克制双龙刀法的剑法,后来凭借这门剑法灭了双刀宗,还闯出了不少的威名,自此稳居秦州第一门派的位置。
 
双剑门早期跻身江湖顶级大派的时候,凭借的是比万千剑法更快更高明的剑法,名叫虚空纵横剑法,只是这门剑法已经失传了十几年,双剑门也因此正在走着下坡路。
 
另外,当时率领双剑门崛起的门主凭借过人的天赋,将破解了双龙刀法的剑法去粗取精,并结合自身所学的剑法,创出了一门天阳剑法,这套剑法虽然还没有完全失传,但是却也没有留下多少,目前仅仅剩下几招,勉强用来作为镇派绝学。
 
因此现在的双剑门,可以说是传承断了大半,完全就是个落魄的门派,所以万般无奈之下,张昂只能派出门下的弟子多方打探,却是越打探越心惊,居然连水月世家的晚辈,都不是玄天宫弟子的对手!
 
张昂完全猜不出,玄天宫究竟是什么来头,门派中厉害的人物似乎还不少,并不是仅仅只有令狐少杰一个人,相比起日渐没落,眼下只有自己一人坐镇的双剑门,玄天宫比他们强的不是一星半点。
 
“难道我双剑门就要从江湖上除名了么?”张昂万分担忧道。
 
玄天宫在昨天出了不小的风头,大大地露了把脸,但是来参加此次盛会的,不知道有多少英雄豪杰,总有些不信邪的人上门来挑战,令狐少杰早就料到这种情况,所以将担子扔给了尉迟烈去处理。
 
不过半天的时间,来挑战的人就不下十批,不过这些人的武功平平,就算是最强的那个人,也比尉迟烈不知道要弱了多少,所学的武学又不如尉迟烈的精妙,被花荣用刀劈得没有半点脾气。
 
少数几个有些许实力的,尉迟烈只要再稍微认真点,也将对手打得丢盔卸甲,由于昨天看到令狐少杰,还有殷落羽都使出了空手夺白刃的功夫,尉迟烈手痒难耐,在跟人比试的时候,自然也没有少用,因此不知道缴了多少人的兵器。
 
那些人技不如人,因此也不敢放什么狠话,甚至不敢讨要兵器,纷纷选择灰溜溜地逃掉了,等到中午吃饭的时候,令狐少杰出来一看,发现尉迟烈面前的桌子上,放着十几件兵器,其中大多数还是完好的。
 
“师弟啊!你这是要开兵器铺么?”令狐少杰调笑着说。
 
“哈哈!师兄,你这提议倒是不错,既能活动筋骨,熟练武功,还能赚些钱财。”尉迟烈大笑着说。
 
令狐少杰闻言点点头,尉迟烈的星火燎原刀法已经修炼有段日子了,平时虽然有人跟他切磋,不过终究不是真打,因此还缺少不少实战的经验,今天有这么多人上门挑战,尉迟烈又代表着玄天宫的尊严,所以在全力施展的情况下,刀法倒是有些突破了。
 
“不过师兄啊!下午我要回房间好好感悟下,总觉得有点什么关键冒了出来,却总是抓不住。”尉迟烈说到。
 
“没问题。下午就让张翼德守着吧!”令狐少杰笑着说。
 
尉迟烈离开后,沈灵飞对着另一桌的张翼德道:“下午就由你来守着,要是有谁敢来挑战,你就好好教训对方!此事关系到我们玄天宫的尊严,你不能有丝毫懈怠或留情。”
 
“是!”张翼德大声应到,中气十足的声音甚至惊退了几个打算来挑战的人。
 
实战对于弟子们的助益无疑是巨大的,令狐少杰自然要让弟子好好历练一番,要不是沈离殇还太小,令狐少杰都要把他安排上去呢!
 
至于张翼德的修为够不够,令狐少杰他倒不担心,反正他也没有什么事情,就在前堂里坐下了,算是为张翼德镇场子,加上来挑战的人多是些不入流的家伙,张翼德对付这些人还是绰绰有余的。
 
张翼德的兵器是一对擂鼓瓮金锤,是仿照李元霸的武器打造的,左手锤重八十近,右手锤中一百二十斤,两百斤的兵器被张翼德挥舞得虎虎生风,仿佛那锤子是中空的似的,不过要是有人真的这么想,那可是要倒大霉的。
 
刚吃过午饭后不久,就有人上门来挑战了,结果围观的人还没来得及评论上几句,那挑战者就被张翼德一锤子扇出几米远,逃也似的跑掉了。
 
那人不过是叫嚣了句,然后就被张翼德一锤子扇飞,然后大气不敢出,直接转身就跑,让张翼德很是疑惑,他转头问令狐少杰道:“师父,这样算是徒儿赢了么?”
 
令狐少杰也被那人逗乐了,闻言只是说了句:“对方都被你打跑了,自然是你赢啦!”
 
张翼德闻言“喔”了一声,然后将锤子往身前的地上一放,围观的人纷纷听到一声异常沉闷的响声,被锤子一砸的地面也是飘起许多尘土,还出现了两个窟窿,众人这次知道,张翼德手上提着的家伙不仅个头大,分量也不轻。

 
“我刚才看那小子抡得那么轻松,还以为那东西是空心的,看这样子应该是实心的吧!这货少说也有几十斤吧!”一个大汉震惊地说到。
 
“难怪那个小子一招就被扇飞了,然后跑得比什么都快,原来是怕对方再来一下,直接将他砸成肉饼啊!”大汉旁边的人也是惊愕地说。
 
其实,在每次武林盟主竞选资格战召开的时候,总有诸多门派因为住宿的原因挑起纷争,后来不知道怎么的,就出现了这道不成文的规定。
 
就是你技不如人的话,就得将住宿让给胜者,所以有些总是受到挑战的门派,就会派弟子在门口守着,也算是摆下阵势等着其他人的挑战。
 
玄天宫初来乍到,自然不会知道这些规矩,令狐少杰也是随意为之,却是刚好符合了这个规定,后来出去打探了不少消息的秦苍,回来跟令狐少杰说了下。
 
不曾想令狐少杰却是十分淡定地回道:“反正都会有人来挑事,摆下阵势也好让外人瞧阁清楚,到时候就算我玄天宫将对方打得屁滚尿流,也挑不出什么问题来。”
 
第二天,在门口守着的人已经换成尉迟烈,不过却没有什么人前来挑战,许多特意跑来看热闹的人见没有好戏上演,也都渐渐散去了不少。
 
第三天,围观的人是越来越少,张翼德更是无聊得扎起了马步,就算围观的人对他指指点点,他也完全不以为意。
 
第四天,已经没有跑来看热闹的人了,但是挑战者倒是来了一人,此人并不是什么门派的弟子,而是江湖上的一名独行剑客,号称天残剑,听闻玄天宫出了个能够跟桃木剑仙切磋的高手,特意跑来挑战。
 
然后……他运气很好地遇到了出来溜达的殷落羽,被殷落羽用碧水轻柔剑打得连连后退,直接从客栈前堂退到对面的店铺前才停下,大大地丢了个人,不仅如此,殷落羽用的可是寒冰龙纹剑,直接将那人的武器砍得不成样子,怕是以后连外号要改成残剑了。
 
“承让了。”殷落羽轻道了声。
 
这句话让那人羞愧得无地自容,当场就毁掉了自己的长剑,并且说了句:“以后在下再也不妄称懂得剑法了!”
 
说罢掩面逃离,这倒是让殷落羽有些不知所措,直到那个人跑到没了影子,殷落羽才感慨地说了句:“何必呢……”
 
 
第60章 返璞归真技胜一筹,一拍即合再添高手
令狐少杰本想着经过天残剑的事情后,定会让那些打算挑战玄天宫的人彻底失去念头,但他终归小瞧了那些江湖中人为了出名,而不惜一切代价的决心。
 
自从令狐少杰跟龙飞雪切磋了之后,这传言就被越传越邪乎,甚至有人说令狐少杰跟龙飞雪大战百十回合,依旧不分胜负,当然,绝大部分人都不会相信这种说法。
 
但还是有许多自以为武功不错的人,纷纷跑来找玄天宫的麻烦,桃木剑仙成名已久,加上水镜剑庄可是十大门派之一,所以这些人不敢随意招惹,但是玄天宫就不同了。
 
这些人只觉得只要打赢了令狐少杰,他们也就可以借机扬名江湖,所以这挑战的人多了,实力也远超之前来抢住宿的那些不入流的门派。
 
这天,客栈里来了个人,那人穿着粗糙的布衣,身上披着破烂的披风,头上戴着斗笠,看不清那人的面容,那人背着根长枪,一进门就开口问:“掌柜的,可有客房?”
 
掌柜的依旧十分客气地说:“这位英雄,实在不好意思,这客栈是我家主人的,如今他的人都住在这里,因此没有空的房间。”
 
那人有些失望地叹了口气,然后继续问道:“不知道可否请你家主人出来一见,在下有事相商。”
 
坐在前堂的令狐少杰按住旁边刚想开口的殷落羽,然后朝着那人说:“我就是此间的主人,不知道阁下有何贵干?”
 
那人先是朝令狐少杰抱了抱拳,然后才说道:“我观阁下也是江湖中人,那我也不拐弯抹角,希望阁下能跟在下比试一番,如果在下赢了,阁下能否腾出间房子给我,就算是柴房马坊也无所谓,只要能让在下洗去身上的风尘即可。”
 
看到对方如此客气,跟之前来挑战的那些人截然不同,令狐少杰对其也有些好感和好奇,于是他站起身,抱了抱拳说:“既然如此,那我来跟阁下切磋几招,不知道阁下怎么称呼?”
 
“在下无门无派无家,人送外号北漠孤枪,赵文鹭。”那人回到。
 
同桌的秦苍闻言脸色一变,殷落羽见状赶忙问道:“秦师兄,你认识此人么?”
 
“赵文鹭枪法不凡,自成一派,就连那枪法无双的梨园楼,都邀请过他好几次,不过他都拒绝了。”秦苍赶紧说到。
 
令狐少杰闻言点点头,跟旁边的弟子拿了把长枪后,做了个请的姿势道:“原来是北漠孤枪,失敬失敬,在下玄天宫宫主,令狐少杰,我们到外面切磋吧!”
 
赵文鹭听到令狐少杰的名号,语气稍微有些提高道:“你就是九尾狐仙!只是我听闻你擅长的是剑法和拳脚,你无需刻意用长枪跟我比试,否则输了的话,对你的声望不利。”
 
“谁说在下擅长的仅仅是剑法跟拳脚。”令狐少杰自信地笑了笑。
 
赵文鹭见状微微一愣,随即也是笑着说道:“不愧是九尾狐仙,手段果然够多,只是枪法如何?我们就手底下见真章吧!”
 
两人说着,已经各持长枪冲出了客栈,看到令狐少杰终于又跟人打起来,众人纷纷奔走相告,顿时客栈周边就围上了不少看热闹的人,此时赵文鹭的斗笠已经摘掉,露出了他略显油垢,却依旧英气逼人的脸庞。
 
有眼尖的人见状忍不住大喊道:“看啊!那是北漠孤枪赵文鹭!此人枪法超绝,实力非凡,看来令狐宫主此番会有场恶战。”
 
“咦?令狐宫主怎么用的兵器也是长枪?我看他平时走动都是带着佩剑,以为他精通的乃是剑法。”有人疑惑地问着。
 
“你知道个屁!令狐宫主号称九尾狐仙,那一条尾巴就代表令狐宫主精通一门兵器,因此令狐宫主会枪法根本不足为奇。”听到那人的疑惑,有些自以为是的人大声鄙视之。
 
不去理会其他人的议论纷纷,令狐少杰跟赵文鹭互相做了个请的姿势后,马上战到了一起,赵文鹭使的枪法名叫七星盘龙枪法,出枪的速度极快,角度十分刁钻,旁人只觉得赵文鹭同时挥舞着好几把枪似的。
 
令狐少杰使的,乃是金元素中的天地浩然枪法,此枪法大开大合,勇往无惧,挥舞起来,仿佛连那天地都要将其刺穿。
 
漫天枪影足足维持了有好几刻钟,不少人都忍不住为两人喝彩助威,突然,两把长枪的枪尖点在了一起,迸发出火化的同时,把赵文鹭也给逼退了好几步,令狐少杰站在原地没有任何移动,嘴角更是微微挑起。
 
赵文鹭大喊一声痛快,然后再次挥枪跟令狐少杰战在一起,令狐少杰用长枪使出了流水融冰掌的路数,让赵文鹭觉得手中的长枪越来越沉重,在旁观看的沈离殇更是直接问殷落羽道:“师娘,师父用的招式,好像是流水融冰掌啊!”
 
殷落羽摸了摸沈离殇的小脑袋说:“你能看出这点,说明你有用功修炼,你师父已经达到返璞归真的境界,因此即使手中拿的是长枪,也能使出掌法的套路,同样,就算你师父是赤手空拳,也能使出枪法的精髓。”
 
“那我能够修炼到跟师父一样么?”沈离殇虽然似懂非懂,但是止不住他对令狐少杰的崇拜,对于他来说,整个苍龙帝国就是他师父最厉害,谁都不是他师父的对手。
 
“好好努力,我相信你也可以的。”殷落羽笑着鼓励到。
 
当沈离殇冒着星星眼再看向场上的时候,场上的胜负已经分了出来,令狐少杰的长枪搭在赵文鹭的肩膀上,轻声地说道:“赵兄,你输了。”
 
赵文鹭摇摇头轻叹了句:“令狐宫主果然厉害,这枪法的套路,竟然是我从未见过的,枉我还以为在大漠修炼十数年,枪法已经达到巅峰造极的境界,就连那梨园楼都不放在眼里,如今一看,才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在下输得心服口服。”
 
令狐少杰收起长枪,笑着说道:“如果赵兄不弃,不如就在客栈里住下,我也好多跟赵兄多讨论讨论枪法。”
 
“哈哈哈!就算你不说,我也打算赖着不走了,待我洗漱一番,换身干净的衣服后,就来跟令狐宫主好好聊聊。”赵文鹭重新背好长枪,跟令狐少杰有说有笑地走进客栈,在殷落羽的示意下,店小二赶忙领着赵文鹭前去洗漱换衣。
 
“夫君,你是打算将此人收入麾下?”殷落羽来到令狐少杰身边,低声耳语着。
 
令狐少杰点点头说:“此人枪法超群,要不是我所会武学庞杂,并且能够切换自如,说不定还真不是他的对手。”
 
“嗯!更重要的是此人品行极佳,多被江湖同道称赞,他在大漠的这些年,不知道端掉了多少马贼,沙匪,让那边的老百姓和商人过上了安稳的日子,据说不少当地人还给他立了长生牌位。”秦苍赶紧凑过来说到。
 
当天晚上,令狐少杰让人准备了桌丰盛的晚餐,算是给赵文鹭接风洗尘,洗去了尘土,换上了新衣服的赵文鹭,可不仅仅是变干净了那么简单,除了英气更加逼人外,还变得更加帅气了,令狐少杰等人看到他都是不由得眼前一亮。
 
饭桌之上,令狐少杰跟赵文鹭聊着今天切磋的过程,还有某些招式的关键,赵文鹭很佩服令狐少杰年纪轻轻,就能有如此实力,更难能可贵的,是如果换成其他年轻人,早就飘飘然傲慢得跟什么似的,但是令狐少杰却始终保持着谦逊,没有丝毫做作。
 
这让赵文鹭不得不高看了令狐少杰几眼,恰好此时秦苍开口问道:“赵兄,听说梨园楼曾经招揽过你几次,只是都被你拒绝了。”
 
赵文鹭喝了杯酒,冷笑了声说:“梨园楼,把自己看得太高,觉得天下英雄都要为他们服务似的。”
 
“哦?此话怎讲?”令狐少杰也来了兴致。
 
“当初他们先是派了两个弟子来找我,可是一言不合就打了起来,那两人实力太差,被我轻易打发走了,后来他们又派了两个弟子过来,说上次来的是外门弟子,不能代表梨园楼,这次派了内门弟子过来,以表示他们的诚意。”
 
“不过诚意我倒没有看到,却看出他们是来找回场子的,于是我们又打了一架,两个内门弟子虽然实力稍高,但依旧不是我的对手,输了之后就灰溜溜地跑了,最后他们好像叫来了个什么北城枪王。”
 
“那家伙倒是有些实力,跟当时的我打了个平手,不过那人品行不行,他说我去到梨园楼也只能给他打下手,因此为了我以后的日子能好过点,对外必须说是他打赢了我,本来我就没有打算加入梨园楼,这接二连三的所谓邀请,更是让我对他们感到厌恶。”
 
赵文鹭说着,一口闷下了一杯酒,好像是在发泄对梨园楼的不满。

 
令狐少杰也摇摇头,他没有想到,久负盛名的梨园楼,在对待人才这方面,竟然做得如此不堪,不过也还好他们不懂得珍惜,否则赵文鹭今天也不会坐在这里,跟他们喝酒聊天外兼吐槽梨园楼。
 
“不知道赵兄,对我玄天宫可有兴趣?”令狐少杰终于是抛出了橄榄枝。
 
“要说没兴趣是假的,你的身上有很多令人感兴趣的秘密,就像那枪法,似枪非枪,却又能赢得了我,不过我最欣赏的,还是你最开始使的枪法,让我有种正气浩然的感觉。”赵文鹭直接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那赵兄要加入么?我以玄天宫锐金殿殿主奉之,地位仅此于我跟副宫主,当然,还有其他四位殿主的地位跟你是平等。”令狐少杰问到。
 
“没问题,反正我也漂泊累了,刚好你很对我的脾气,比那什么梨园楼好多了,加上我此番前来,是要会会天下英雄的,如果单靠我自己,那些大门派的高手不会出面,但是有玄天宫撑腰的话,我就能打多几场啦!哈哈哈……”赵文鹭十分爽快就应承下来。
 
“放心吧!此番我玄天宫的目标是三十二强之一,赵殿主大显身手的机会绝对大把!”玄天宫又多了位高手,让令狐少杰很是高兴。
 
 
第61章 盛会召开排位分明,坐等好戏人之常情
在赵文鹭跟令狐少杰切磋,并且加入玄天宫后的第二天,已经没有人来挑战玄天宫了,倒不是令狐少杰所表现出来的实力,将那些人给震住了,而是武林盟主竞选资格战,在今天就正式打响了。
 
令狐少杰带着众人前往水镜剑庄,不过这次是不会有什么人来招待他们的,由于玄天宫是第一次参加此等盛会,所以水镜剑庄自然不会单独给他们安排位置,因此令狐少杰只能带着众人,跟诸多江湖同道一起挤在外围,远远地看着那巨大的擂台。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8)】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