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6)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6)】


 
令狐少杰愤愤地说着,与此同时,远在理宗城的那个百夫长忍不住打了个喷嚏,心中默念道:“九尾狐仙保佑!让在下健健康康的!”
 
原来,当初在被令狐少杰救下之后,那个百夫长见到谁,都会忍不住赞叹玄天宫的宫主,令狐少杰是多么多么的侠义,多么多么的厉害,单枪匹马……单剑匹狐,虐杀狼群犹如砍瓜切菜,好不威风!
 
有人就问了,令狐少杰年纪轻轻,为何有如此实力?百夫长傲然答道:“你们别看令狐宫主年轻轻轻,但人看起来却是仙风道骨,犹如神仙下凡,我观他一袭白衣洁净无尘,肩头灵狐都那么的正气凛然,肯定是狐仙所化,来救我们这些苦命的官兵。”
 
于是令狐少杰“狐仙”的名号就开始流传开来,然后传着传着,就有人说令狐少杰身怀多种绝技,应当是九尾狐仙,此说法也得到大多数人的赞同,毕竟令狐少杰在外走动的时候,都不固定使用某项武学,因此让人更加笃定这个猜测的真实性。
 
无力吐槽这个外号,大婚的日子已经来临,整个玄天宫上上下下都忙碌着,就连最小的沈离殇也不例外,令狐少杰跟殷落羽身穿红色婚服,正跟前来道贺的客人应酬着。
 
婚礼还没有开始,两人就已经有些疲劳,还好上官卯时不时给两人扎几针,才不至于他们坐在椅子上不想动弹。
 
随着张翼德大喝一声:“吉时已到!有请新郎新娘!”
 
还好张翼德的嗓门特别大,不用喇叭都能让所有人都听见,顿时有些吵闹的礼堂就安静了下来,静静地看着令狐少杰跟殷落羽拜天地,拜父母,夫妻对拜,还有喝交杯酒,由于令狐少杰没有亲人在世,所以拜的只有殷昊苍跟其发妻。
 
不过在此之前,令狐少杰跟殷落羽,已经在拜恩殿给寻天子重重地磕过几个响头了,正在地府办公的寻天子也感受到,欣慰地笑着道:“养了这么大的猪,终于把别人家的猪给拱了,哈哈哈……”
 
这个世界的婚礼很是复杂繁琐,等到酒宴散去,令狐少杰跟殷落羽被送入洞房之后,已经是夜晚时分,两个人瘫倒在床上,都不怎么想动了,令狐少杰先坐起来,从怀中摸出来一个小小的瓷瓶。
 
“夫君,这是什么?”殷落羽好奇地问。
 
“上官殿主给我的,说是对我们今晚的事情十分有好处。”令狐少杰坏笑着,从中倒出来两颗淡绿色,散发着清淡香气的药丸。
 
殷落羽脸色微红,拿起一颗药丸后,跟令狐少杰一人一颗服了下去,片刻之后,两人觉得有一股清凉流遍全身,有种说不出的舒畅感让他们都忍不住叫了出来,看到身边的娇受脸色微红,令狐少杰一把将其拥进了怀里。
 
“还请夫君怜惜……”殷落羽娇羞地说到,令狐少杰嘿嘿一笑,两人就滚进了床单里。
 
红烛摇曳影成双,
大被同眠共绵长;
曲径通幽采菊时,
恰逢月夜渡春宵。
 
 
第55章 丹药虽好成本略高,寒霜飞雷神兵天造
清晨,令狐少杰推开房门,神清气爽地伸了个懒腰,昨晚他跟殷落羽可是折腾到了很晚,一夜不知道去了多少次后,两人才沉沉地睡下,本以为醒来之后会腰酸背疼腿抽筋,没想到不仅啥事都没有,似乎连功力都精进了点。
 
“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双修?”令狐少杰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昨晚他跟殷落羽翻云覆雨的时候,殷落羽也说过,他的功力似乎也有点进步,这让令狐少杰很是欣喜,没想到啪啪啪还能有此等好处。
 
不过当令狐少杰抬眼看向不远处的大树时,令狐少杰满脸黑线,因为他看到的,不是什么花鸟鱼虫,而是欧阳鸩、上官卯、尉迟烈,还有秦苍,此时上官卯笑得最为开心,还伸手跟其他人要钱。
 
“哇哈哈!看吧!我都说宫主英明神武,起床时间肯定跟平时差不多,你们偏偏不信,来来来!愿赌服输,一人二十两银子。”上官卯感觉好极了,他不过是给了令狐少杰两颗滋阴补阳的上品丹药,成本不过几两银子,如今就收获了几十两,这种生意真是好赚。
 
“在赌什么呢?”令狐少杰笑嘻嘻地走过去问。
 
“宫主你也太猛了吧!昨晚折腾了一整晚,今天还能够这么早醒,害师弟我都输钱了。”尉迟烈闷闷不乐地将银子交给上官卯,少了这二十两,他得少喝好几顿英雄血啊!想到这里,尉迟烈的心里真的是在滴血啊!
 
“喔。这不全是我的功劳,上官殿主给了我点丹药,那效用……杠杠的!”令狐少杰坏笑着说。
 
“我去!你TMD竟然出老千!”输钱的三个人异口同声地叫了起来,然后扑上去就要抢回上官卯手中的钱,上官卯似乎早有准备,一下子就躲到了令狐少杰的身后。
 
“宫主啊!你这就不厚道了,我辛辛苦苦地炼制丹药,为你的性福生活做出了莫大的贡献,你怎么可以过河拆桥呢!”上官卯苦笑着说。
 
“上官殿主你可不要乱说,我这是在夸你,也是在肯定你的功劳,话说你的丹药实在是猛,拿出去卖的话肯定门庭若市啊!”
 
令狐少杰突然灵光一闪,想到在这个世界,由于娱乐活动比较少,啪啪啪可是件十分受欢迎的事情,不少人苦于速度太快,这药正好解了他们的燃眉之急,想不大卖都难啊!
 
看着自家宫主双眼发光,口水都快要流下来了,上官卯赶紧解释道:“宫主啊!炼制丹药可是要耗费很多精力跟金钱的,昨晚那两颗九转阴阳丹,可是足足花费了七、八两银子,你要拿出去卖,价格肯定要高,可是这样的话,估计就没什么人买了。”
 
“卧槽!你里面加了什么东西啊?一颗弹珠大的丹药就要几两银子!”令狐少杰听到价格也是吓了一跳。
 
上官卯摊了摊手说:“主要是炼制丹药并不容易,我精通医术,却不擅长炼丹,所以成功的几率只有五成,因此增加了成本。”
 
“欧阳殿主你呢?我记得你有不少毒药也是练成丹药的。”令狐少杰问到。
 
“我跟上官差不多,成功率都只有五成,要是有专门炼丹的人就好了,毕竟不管是补药还是毒药,炼制成丹药之后,效用都会大幅度提升。”欧阳鸩无奈地摇摇头说。
 
“好吧!我会留意下这方面的人才的,还好烈火殿中有关于炼丹术的记载,只要找到合适的人选就可以了。”令狐少杰话音刚落,一阵惊天动地的雷声突然响起,让几人都吓了跳,随后玄天宫的上空顿时乌云密布,好像整个天都要塌下来。
 
“怎么回事?”殷落羽从房间中冲出来,看到黑压压的天空,满脸的凝重。
 
令狐少杰抬头观察了许久,发现有乌云之间,有闪电正如腾龙般游走,最后在某个位置上盘旋起来,仔细回忆了下玄天宫的布置,令狐少杰突然惊呼道:“那闪电好像是冲着锐金殿去的,你们留在这,我过去看看!”
 
当令狐少杰刚到锐金殿门口时,发现那些铁匠都已经撤离出来,令狐少杰随手抓了个人问道:“怎么回事?陶老呢?”
 
“师父……师父让我们先走,他说神兵将成,比会引来雷电加持,所以让我们离得远远的,省得被雷劈死。”那人支支吾吾地说。
 
令狐少杰随手将那人打发走,然后朝着陶歆所在的锻造坊,此时原来的锻造坊已经几乎成为废墟,在那铸剑炉上,一柄黑不溜秋的长剑正虚空漂浮着,要不是长剑上还缠绕着不少铁链,令狐少杰很怀疑它会不会飞走了。
 
陶歆在离长剑有几米远的地方,看到令狐少杰到来,他赶紧迎上来说:“宫主!你怎么来了?这里比较危险,还是撤出去吧!”
 
“陶老你呢?”令狐少杰问。
 
“我要亲眼见证此神兵能否降世,我已经尽力而为,剩下只能听天由命了!”陶歆看了看长剑,又抬头看了看天空,语气中满是兴奋、焦躁还有不安。
 
“那我们就一同见证吧!”令狐少杰淡然道,将陶歆独自留在此处,他是万万做不到的,如果待会有什么事情,他还能够照料下,至于会不会死翘翘,令狐少杰觉得自己又没有装逼,应该不会被劈中的。
 
刚刚想到这里,一道粗壮的闪电就劈了下来,直接轰在那把长剑上,闪电造成的冲击波,掀起无数的尘土,还让人有点站不稳,令狐少杰猜想如此巨大的威力,估计那把长剑已经被轰成渣了吧!待会要怎么安慰身边这位年迈的老人呢?
 
闪电好像还轰上了瘾,前前后后总共轰击了九下,天空这才恢复了原来晴朗的样子,等到漫天的尘土都落下来后,令狐少杰跟陶歆就跟刚出土的文物差不多,身上没有一块地方是干净的。
 
不过他们都没去理会自己的仪态,现在他们最在意的,还是那把长剑怎么样了,只见铸剑炉此时已经没有了,那些粗壮的铁链,就连碎片都找不到,但是那把黑不溜秋的长剑,却依旧坚·挺地插在土壤中。
 
“这……是成功?还是失败?”令狐少杰问。
 
“不知道,要将长剑拔·出来仔细端详下才行。”陶歆说着就要走过去,但却是异变突生,之间那把长剑突然自己飞了起来,朝令狐少杰猛刺过来。
 
令狐少杰瞳孔一缩,双眼再次变得湛蓝,他先是推开陶歆,避免他被误伤,随即将身子一侧,躲过了长剑的刺击,然后他迅速出手,牢牢地握住了长剑的剑柄,长剑不管怎么挣扎,就是挣脱不开令狐少杰的控制。
 
一人一剑僵持了几刻钟后,也许是那把长剑感到累了,它已经完全停止了挣扎,不仅如此,长剑也开始出现裂缝,随着裂缝越来越多,越来越大,就在令狐少杰以为这长剑被自己玩坏的时候,长剑那些黑不溜秋开始脱落了。
 
就好像破茧化蝶,凤凰涅槃,隐藏在丑陋外表下的长剑,是那么的精致美丽,让人叹为观止。
 
此剑长约一米有三,剑身薄如蝉翼,轻如鸿毛,却又无比锋利,吹毛即断,除此之外,剑身上的闪电纹饰时隐时现,看似安静祥和,实际暗藏杀机,令狐少杰轻轻一挥,长剑所过之处犹如冬夜寒风,让人不禁心生悲凉。
 
“不愧是神兵……”令狐少杰只是拿着长剑,就感觉到长剑传递来的灵气还有战意,能够在出发前往参加武林盟主竞选资格战之前,获得如此神兵助益,不得不说是件十分幸运的事情。
 
“哈哈哈!成功了!哈哈哈!成功啦!”陶歆接过令狐少杰手中的长剑,兴奋得手舞足蹈,脸上满是喜悦,就好像小孩子终于得到自己心爱的玩具般,丝毫不像是已经年过半百的人了。
 
“恭喜陶老,有此神兵做经验,相信以后陶老还能锻造出更多的神兵。”令狐少杰也很是欣喜地说。
 
“哈哈哈!又不是什么萝卜白菜,此次能够成功,已经是了了老夫平生的夙愿,至于能够锻造出更多的神兵,就听天由命了,接下来老夫要好好培养弟子,总有一天,玄天宫神兵的数量,将会远超神焰坊,哈哈哈!”陶歆此时已经是激动得老泪纵横。

 
“陶老,此神兵可有名字?”令狐少杰问。
 
陶歆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道:“哎呀!我也不知道会不会成功,所以倒没有去想这个,要不就由宫主你来起名吧!反正我肚子里也没有什么墨水,想不出什么好名字。”
 
令狐少杰闻言愣了下,随后陷入沉思,又花费了几刻钟的时间,令狐少杰才缓缓开口道:“此剑寒气逼人,剑刃犹如冰霜白雪,又是在雷电中心生,不如就叫做……寒霜飞雷剑,陶老你看如何?”
 
“哈哈哈!好名字!好名字!”陶歆说话的同时,长剑也发出“嗡嗡嗡”的声音,仿佛在告诉令狐少杰,它也很喜欢这个名字。
 
接下来陶歆还要给寒霜飞雷剑造一个剑鞘,于是令狐少杰跟陶歆告别后,就差人去找些工匠上来,好好将锻造坊修缮一番。
 
 
第56章 抵达清州潜规则现,实力不行只能再见
终于,到了启程前往清州的日子,除了令狐少杰这位宫主外,同行的还有殷落羽,尉迟烈还有秦苍,令狐少杰的两个徒弟,沈离殇跟张翼德,也被令狐少杰带上了,难得的机会,怎么可以不让他们去见见世面呢?
 
不过殷落羽则表示些担心,毕竟玄天宫此次几乎是高手尽出,要是有人来玄天宫捣乱该怎么办?
 
令狐少杰对此却不以为意,他宽慰道:“玄天宫有欧阳殿主,以及两位执事坐镇,何况还有霸天虎跟大蛇丸,寻常武林人士,怎么可能会是它们这对龙兄虎弟的对手。再则,留守弟子的阵法也修炼得有模有样,相信只要不是先天高手结伴前来,玄天宫绝对无碍。”
 
说到阵法,令狐少杰让弟子们修炼的,是五行乱舞阵,此套阵法少则两人,多则五人组成,人数越多,所发挥出来的威力越大,同时此套阵法不拘束弟子用什么兵器,正好合适玄天宫目前的情况。
 
由于玄天宫有五个分殿,所修习的兵器功法也各不相同,因此就算是外门弟子,也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修炼哪个分殿的基础武学,因此玄天宫中,并不是所有的弟子都手持某种兵器,而是刀、枪、剑、轮、锤什么都有。
 
值得一提的是,秦苍的训练方式,不愧是在军中待过的人,知道如何将某个弟子,安排在最合适的位置,将一个阵法的威力发挥到极致,也由于操练这个阵法,本来看不起秦苍的诸多弟子,对他已经是越来越尊重。
 
令狐少杰能够如此自信,是因为几乎所有的江湖人士,都跑去清州参加武林盟主竞选资格战,或者是去那里凑热闹,长见识。
 
跟玄天宫有仇的混元帮以及双剑门也是如此,何况双剑门还放出话,要跟玄天宫在武林盟主竞选资格战上有个了断,令狐少杰也不怕他们会搞什么偷袭的把戏,毕竟连混元帮这样的门派,都还很在意自己的名声,像双剑门这种老牌的名门正派更是如此。
 
而且就算有人要来玄天宫捣乱,他们也得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实力,抵御玄天宫接下来的报复,毕竟玄天宫的诸多高手只是出趟远门,又不是全部死光。
 
此次前往清州,令狐少杰还统一了玄天宫的服饰,不管是内门弟子,还是外门弟子,服饰都是以淡蓝色为主,区别只在于外门弟子的服饰,在左胸口的位置,纹着的是朵祥云,而内门弟子服饰纹着的,则是一颗五芒星。
 
至于令狐少杰的两个亲传弟子,穿着的衣服则以白色为主,左胸口位置纹着的,则是一个银色的月牙。
 
令狐少杰几个人,由于是属于玄天宫地位最高的人,所以就没有那么多讲究,想穿什么就穿什么,不过由于此次是集体行动,为了彰显玄天宫中各人的身份,殷落羽还是给他们几人订制了衣衫。
 
衣服的款式跟亲传弟子的差不多,不过令狐少杰的衣服是纯白色的,没有任何纹饰,简约而不简单,走在众人面前很是显眼,也很有气势,加上死皮赖脸跟上来的阿狸,令狐少杰给他人的视觉冲击绝对是杠杠的。
 
手持寒霜飞雷剑,令狐少杰大手一挥,一群人浩浩荡荡就出发了,来到清州,找到住宿的地方,然后养精蓄锐等着武林盟主竞选资格战正是召开,看似简单的事情,实际上却是复杂得很。
 
要不是殷落羽跟秦苍事先操作,在水镜剑庄所在的世宗城,开了家小小的客栈,令狐少杰他们还真的没有地方落脚,毕竟来的武林人士太多,可是客栈就那么几家,因此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找到客栈可以住下。
 
令狐少杰站在客栈的门口,遥望着远处的几家大宅子,那些都是水镜剑庄的产业,是为了迎接武林盟主竞选资格战,而特意修建起来的,用处是招待前三十二强的门派,那几家富丽堂皇的客栈,则是专门用来招待一等席位上的门派。
 
“总有一天,我也要在玄天宫周围建起这些建筑。”令狐少杰喃喃自语着,如今他还没有高傲到觉得自己能一举夺得武林盟主,能够夺取三十二强中的一个,或者是一等席位,对于他来说,已经算是不错的开始了。
 
正想到这里,几个大汉提着刀就冲进了客栈,对着柜台后的掌握大骂道:“你们这家店是怎么回事?老子前些天来的时候,你们说什么就是不开门营业,怎么今天才一开门,就挂上了客满的牌子,你们是不是玩老子啊?”
 
掌柜笑眯眯地说:“这位好汉,这家客栈本来就是我家主人开来应对此次盛会的,所以没有我家主人没到,我自然不能够开店营业,如今我家主人已经入住,自然不可能有多余的房间给其他人。”
 
“有钱了不起是吧?老子今天还真住下来了,叫你家主人出来跟我说话,否则的话……别怪老子强抢了你们的客栈!”那个大汉挥舞着大刀,像是随时都要朝掌柜的砍下去。
 
见大汉准备出手,旁边的张翼德率先坐不住了,张翼德为人口直心快,极富正义感,最看不惯这种耀武扬威,恃强凌弱的家伙,于是他站起来大喝一声:“呔!哪里来的家伙?竟敢在我们玄天宫的客栈撒野!”
 
张翼德的声音犹如平地一声惊雷,就算站在客栈外门的令狐少杰都听得清清楚楚,不少路过的人都纷纷停下脚步围观,有的人还开口问着旁边的人道:“玄天宫是哪里来的啊?没有听说过啊!不过那黑大个嗓门真大,说不定是个厉害的角色。”
 
那几个大汉先是被张翼德的吼声吓了一跳,不过毕竟都是在刀口上舔血的人,他们很快就恢复过来,为首的那个人马上回吼道:“老子是鲸鱼帮的帮主胖大海!你小子又是什么人?老子不杀无名之鬼!”
 
不等张翼德开口,胖大海已经挥刀砍了上去,他就是想趁张翼德说话分神的时候,率先抢得先机,令狐少杰心中冷哼了声道:“卑鄙小人,今天你遇上翼德,算你倒了八辈子霉,下次出门记得看黄历。”
 
只见张翼德深吸口气,整个人不动如山,他体内的霸山地吼功已经运行到极致,看到他的这个架势,其他知道内情的弟子纷纷捂上耳朵,令狐少杰也赶紧用仙灵真气护住双耳,待胖大海离张翼德只有两步远的时候,张翼德出招了。
 
准确的说,应该是出声了,张翼德虽然跟令狐少杰学艺的时间不长,但是这套霸山地吼功却是十分适合他修炼,虽然没有达到一日千里的地步,不过也可以说每天都在进步,加上张翼德经常跑去看霸天虎的镇山虎啸,竟然从中领悟到了某些精髓。
 
因此随着张翼德一声大吼,胖大海只觉得自己的五脏六腑像是被人乱拳击中,而且每一拳的力道还十分巨大,让他不得不停下脚步运气护住自己的心脉,不过即使如此,他的耳鼻还是有鲜血溢出,显然已经受了不小的内伤。
 
不等胖大海开口求饶,张翼德直接一拳呼出,重重地打在胖大海的胸口,胖大海“噗”的一声吐出一大口鲜血,整个人也倒飞了出去,还将几个伸手接他的小弟给砸翻在地。
 
张翼德可是天生神力,就连令狐少杰都不敢跟他硬拼力气,中了这一拳,那胖大海可见已经凶多吉少。
 
令狐少杰见状点点头,张翼德倒是很听话,在玄天宫弟子大比的时候,张翼德处处留手,没有伤到任何对手,此行为令狐少杰很认同,但是不鼓励。
 
后来他教育张翼德,切磋的时候留守很是正确,但是在面对敌人的时候,绝对不能够有丝毫怜悯之心,只管全力以赴就是了,自己的小命只有一条,要是死在了手下留情上,那才叫做憋屈。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6)】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