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5)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5)】

 
“就交给你了。”令狐少杰拍了拍欧阳鸩的肩膀,笑嘻嘻地说。
 
“啊……我好想也中毒了……这事……你还是交给其他人吧!”欧阳鸩突然捂住自己的胸口,演技十分逼真地说。
 
“这样啊!那我让大蛇丸来,不过以后你就别想再碰到它的那些小弟了。”令狐少杰笑了笑,直接戳中了欧阳鸩的命脉。
 
“别啊!我这就来处理!我的研究已经快要突破了,你不能这样对我。”欧阳鸩义正言辞地反驳着,要知道如果没有令狐少杰,大蛇丸是绝对不会让欧阳鸩拿它的小弟做研究的,所以为了自己即将完成的成果,欧阳鸩果断将事情接了过来。
 
“好好努力,我看好你。”令狐少杰挥挥手,转身走进了玄天宫,留下满脸黑线的欧阳鸩。
 
由于大敌已除,老友危险已过,鹿正青再次晕了过去,将其安顿好后,羊公明来到令狐少杰面前表达谢意。令狐少杰好言安抚了几番后,就让羊公明下去休息了。
 
不久之后,秦苍找到了令狐少杰道:“今天敌我双方的群斗,宫主可看清了?”
 
“怎么说?”令狐少杰直接问。
 
“今天我们的人数比对方少,但却始终占尽优势,得益的不仅仅是我们的弟子武功比对方高,最重要的,还是我们的弟子懂得如何互相掩护,如何进退等。”秦苍点出了今天大胜的关键所在,令狐少杰闻言低头沉思起来。
 
今天跟张咏一伙人的团战,最终以张咏团灭,玄天宫十几个弟子的轻伤结束,可以说是一场大大的胜利。
 
虽然张咏等人有点实力,而且来势汹汹,二话不说就率先发起攻势,看似占尽了先机,要是换成以前玄天山的门派,估计还真的在张咏的第一波攻势下,就被对方打了个全灭。
 
无奈张咏作威作福惯了,来到武风出了名弱的宋州之后,以为只要不去惹混元帮,以他的实力和手下的数量,足以在宋州横着走,所以即使看到玄天宫的规模庞大,他也完全不将其放在眼里,最终导致自己客死异乡。
 
“你是说……我们有必要让弟子开始修炼阵法,以防备日后越来越厉害的对手。”令狐少杰开口到。
 
秦苍点点头说:“宫主果然聪明绝顶,玄天宫总有一天,是要在中原武林立足扎根的,到时候面对的角色,就不是之前那些阿猫阿狗的门派,而是像混元帮,甚至比混元帮还要强大的门派,所以属下认为,让弟子们修炼阵法,提高玄天宫的整体战力很是必要。”
 
“阵法么……”
 
令狐少杰在脑海中搜寻着,看看能不能找到什么有用的阵法,秦苍的话说得十分正确,只要玄天宫继续发展下去,总有一天会面对更加强大的敌人,那个时候就不仅仅是靠几个高手,就能够左右整个战局的了,靠的还是门派的整体实力。
 
玄天宫现在高手不多,门下弟子的实力也只能算是一般,在宋州还有点优越感,但是放到外面,就显得有点不够看了,而一个攻守兼备,灵活多变的阵法,无疑是提高弟子们整体战力的有效途径。
 
而且大多数实力雄厚的门派,都有着自己的独门阵法,像无涯寺的金刚伏魔阵,只需要十八个后天巅峰的弟子,就能够困住先天中期的高手,还有北斗观的星斗诛仙大阵,由一百零八个弟子组成,据说除非是先天圆满的高手,否则都是有来无回。
 
如今玄天宫不仅跟混元帮有了矛盾,还跟双剑门结下了不死不休的仇怨,所以提升玄天宫的整体实力,就变成迫在眉睫的事情了。
 
突然,令狐少杰脑海中灵光一闪,一套套阵法的信息不断涌现出来,让他不得不全力运转仙风灵气心法,才能保障脑袋不会被这蜂拥而出的信息给烧坏掉。
 
“宫主!你没事吧?”看到令狐少杰的双眼变成了湛蓝色,脸色也有些发白,秦苍很是担心,暗自猜测难道是刚才对付张咏的时候,不小心受了什么伤,就在秦苍打算去将上官卯找来的时候,令狐少杰却喊住了他。
 
“秦副殿主,阵法已经有了,只是接下来训练的事情,能够交给你来处理么?”令狐少杰问。
 
“宫主放心吧!不管是对双剑门的舆论打击,还是对弟子阵法的训练,我完全可以同时进行。”秦苍拍了拍自己的胸脯,信心满满地说。
 
“如此便有劳秦副殿主了,有什么是我能够做的么?”令狐少杰可不想做什么甩手掌柜,毕竟玄天宫他才是玄天宫的宫主,有些事情还是需要担当下来的。
 
“这也是我想对宫主说的,目前我们的弟子已经有近两百人,只是这些人的实力如何,我们都不是很清楚,所以我提议举行一次宫内的大比,让弟子们轮番上去切磋。”秦苍直接说到。
 
“准了,这件事情就交给我来办,你去忙你的事情吧!”令狐少杰根本不用考虑,就批准了秦苍的提议,毕竟这也是他想了许久,却一直忘记实施的大事。只要了解了各个弟子的实力,不管是吸纳为内门的弟子,还是在修炼阵法时安排位置,都能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第53章 外门大比收个弟子,好好修炼备战盛事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又过去了一个月,玄天宫内部大比如期举行,至于需要举行多少天,令狐少杰目前还不知道,不过等这第一次大比结束,他心里自然会有大致的了解,以后再举办大比,可供参考的数据就会更多。
 
由于听闻令狐少杰等高层会全程观看,只要表现得好的外门弟子,很有可能会被吸纳进内门,就算进不了内门,也能得到更高级的武学,还能由令狐少杰亲自指导几天,因此所有外门弟子都摩拳擦掌,争取在此次大比上大发异彩。
 
为了节省时间,同时让所有的弟子都能上场比试,令狐少杰采取的是单场淘汰制,每个人去抽个签,然后号码相同的两个人上场比试,赢的晋级,输的淘汰,简单粗暴,省去了不少解释规则的精力。
 
当抽签结束的时候,那些外门弟子少不了互相询问,随后有的人就会感叹抽中了厉害的对手,懊恼自己手气太差,有的人则会哈哈大笑,因为他的对手是出了名的弱,只有极少数的人不骄不躁,安静地等待着比试的开始。
 
令狐少杰将所有人的表现都尽收眼底,虽然脸色依旧平静,只是心中却是暗叹:“什么狗屁玩意?还没有开打,不少人就已经沉不住气,此等心性,就算做一辈子的外门弟子也是活该!”
 
虽然令狐少杰没有任何表情,不过确实尽显宫主的威严,加上坐在他左右的殷落羽跟尉迟烈,给人的压迫感还是蛮大的。
 
欧阳鸩依旧沉浸在炼毒中,加上他对现在的弟子夏白十分满意,因此没有任何招收弟子的意思,何况要修炼他的毒功,可不是依靠这种比试就能看出有没有资质的,所以欧阳鸩并没有出席。
 
陶歆也专注于锻造神兵,自从令狐少杰上次给了他块天外陨铁后,他就不怎么走出锻造坊了,令狐少杰几次去探望,都只能在锻造坊外听着那叮叮当当的打铁声,所以此番大比他干脆不去打扰陶歆,让他专心锻造。
 
其他在座的人除了秦苍外,还有上官卯等人,本来上官卯也不怎么想来,不过令狐少杰考虑到刀剑无眼,虽说只是同门切磋,但难免会出现受伤的情况,小伤自然不用上官卯出手,但要是危及性命,就要靠这位白袍医仙救命了。
 
羊公明已经被令狐少杰聘为客卿,毕竟那么有名的人物,在玄天宫当杂役,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不知内情的人只会认为玄天宫傲慢无礼,所以为了避免给玄天宫带来麻烦,羊公明也就欣然接下了这个客卿的职位。
 
鹿正青跟羊公明一样,都是独行侠,既然老友留在玄天宫当客卿,所以他也厚着脸皮,跟令狐少杰讨了个客卿的位置,令狐少杰自然没有不应允的道理,有两人的加入,对于玄天宫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两位老人家平时除了聊天喝茶,切磋武艺之外,由于他们最擅长的是拳脚,所以还时不时教导外门弟子些拳脚功夫,所以不少外门弟子的实力,都有着明显的提高,令狐少杰也投其所好,将有着养生功效的五行拳教授给了两人。

 
五行拳有劈、钻、崩、炮、横五式,分别应于金、木、水、火、土五行。练此五式,可分别有利于肺、肾、肝、心、脾五藏。
 
漫步周天则是利用其机制,在更符合人体生命活动规律的基础上,强化引导和五脏六腑相联属的经络和部位,尤其是贯通任督二脉,实现真气周天运行为主导,进一步带动全身真气的旺盛通畅运行。
 
在练过一次五行拳后,两人就知道此门拳法的精妙所在,对令狐少杰更是感恩戴德,同时对玄天宫的归属感也更加强烈,可以这样说,如果现在谁敢对玄天宫不利,他们两人绝对会豁出老命跟对方死磕。
 
此番大比,两人没有在场外观看,而是在场上担任起裁判的角色,他们除了监督每场比试外,在必要的时候还会上前将比试的弟子分开,避免收不住拳脚刀剑,进而造成弟子重伤的情况发生,有两人在场上,令狐少杰也放心不少。
 
令狐少杰轻道了声“开始”,玄天宫第一届外门弟子大比正式开始,擂台上虽然暴喝声连连,但在令狐少杰看来,却始终没有什么亮点,几波比试过后,那些弟子的招式都是中规中矩,没有什么可圈可点之处。
 
“啊!那个傻瓜!刀是用来劈的!不是用来刺的,活该输给对手。”尉迟烈看到以前寨子的兄弟输了比试,恨铁不成钢地喊着。
 
“尉迟殿主,淡定点好么?”坐在尉迟烈旁边的秦苍揉了揉耳朵,显然对尉迟烈的大嗓门很是不爽。
 
要说玄天宫里,哪两个人最不对付,不是欧阳鸩跟上官卯,而是秦苍跟尉迟烈,见面几乎就没好好说话过,秦苍看不惯尉迟烈大大咧咧的样子,尉迟烈则看不惯秦苍没啥实力,却整天将玄天宫碧水殿副殿主的身份挂在嘴边,有失玄天宫的颜面。
 
不过两人吵归吵,却从来没有发生过什么肢体冲突,所以令狐少杰也就随他们去了,什么叫做水火不容,这两人就是真正的水火不容,就连在茅房偶遇,都能一人蹲一间茅房,边拉屎边吵,令狐少杰算是服了他们了。
 
还好两人都不是什么不知轻重的人,在众多外门弟子面前,还是必须要保持着高层的威严的,所以秦苍跟尉迟烈都是怒瞪了对方一眼后,就继续看向擂台,不再理会对方,令狐少杰见状也只能无奈地摇摇头。
 
此时,擂台上又上来两个弟子,其中一个弟子身长八尺,豹头环眼,燕颔虎须,皮肤黝黑,晚上绝对看不到人的那种,两个弟子互相施礼完毕,那黑弟子暴喝一声,声若巨雷,势如奔马,还未开打,气势已经被他占尽了。
 
令狐少杰见状感叹:“我勒个去!我玄天宫还有这号人物,此人莫非是张飞?”
 
“宫主,此人确实姓张,不过他叫做张翼德,在外门修炼已经半年有余,原来是山下的屠夫,后来仰慕宫主之名,因而来投我玄天宫。”尉迟烈解释到,所有外门弟子都是经由他手,加上张翼德特点实在是太过明显,尉迟烈要忘记他也难。
 
“张翼德……有趣!有趣!只是不知道,他的武艺能否当得起他的这个名字?”听到个熟悉的名字,令狐少杰饶有兴致地看起了场上的比斗。
 
张翼德赤手空拳,不过他的对手却是拿着长剑,仗着长剑在手,那弟子壮了壮胆子,先手朝张翼德刺了过去,这一招的速度倒也不错,可以说是目前所有使剑的弟子中,最具精髓的一个。
 
只见张翼德虽然身穿高大,但是身法一点都不慢,他躲过对方志在必得的一剑,蒲扇般的大手瞬间扣住了对方的手腕,同时大喝一声:“飞吧!”
 
话音刚落,那个弟子就如风筝般飞了出去,不过显然张翼德并没有使出全力,擂台下的其他弟子很轻松就将那个弟子给接住了。
 
“承让!”张翼德抱了抱拳,随后便走下了擂台。
 
接下来旦缝跟张翼德对上的,基本都是被他直接扔出了擂台,那些弟子虽然输了比斗,却都是毫发无损,令狐少杰见状微笑着说:“这张翼德倒也有趣。”
 
“看来宫主已经打算收他当亲传弟子了。”殷落羽接话到。
 
令狐少杰不置可否地点点头,张翼德虽然体格健硕,却丝毫不影响他的身法,能够准确地躲过众多对手的进攻,并且都是将对手扔出擂台,不伤对手分毫,可见其心地善良,对武功的悟性不错,当然,也离不开努力的修炼,否则不可能赢得如此轻松。
 
此番大比持续了三天,最后张翼德毫无悬念地赢得了冠军,成为外门弟子中的第一高手,在此之后,令狐少杰暗中观察了张翼德几天,发现张翼德并没有因此感到自满,依旧每天刻苦地修炼,对待其他师兄弟礼数依旧做得很足。
 
直到此时,令狐少杰才满意地点点头,将张翼德收为自己的第二个亲传弟子,事后令狐少杰问张翼德道:“你赢了此番大比,可曾觉得自己高人一等?”
 
张翼德摇摇头说:“回禀师父,弟子不敢有此等想法,弟子能够赢得此次大比,只因众位师兄弟学艺时间还不长,不少招式都使不出其中的精髓,若是大比在两年后举办,弟子绝对无法轻易赢得大比。”
 
“嗯!胜而不骄,记得你此时的心理,要知道,骄心必败!”令狐少杰身为师父,不仅要教导弟子功夫,自然还需要教导弟子如何做人。
 
“是!弟子谨遵师父教诲!”张翼德恭敬地行礼到。
 
“为师教给你的霸山地吼功,你要好生修炼,切记不可偷懒,等到为师婚事举办完成,我们就是时候出发前往清州了。”令狐少杰道。
 
“师父,我们去清州干什么?”张翼德不解地问。
 
“去参加整个武林第二大的盛事——武林盟主竞选资格战!”令狐少杰淡笑了声,但是眼中却是充满着炙热跟期待。
 
 
第54章 名为盟主实为制约,吉时已到春宵一夜
武林盟主,整个武林最高荣誉与权力的象征,当上武林盟主,如果遇到什么大事,即可号令群雄,为己所用,可谓是威风凛凛,霸气侧漏。
 
不仅如此,朝廷还划给了武林盟主一个小城,虽然只是小城,但是里面都是些赚钱的经营,比如国字号的酒楼、典当行、珍宝阁等等,每年的收益可以说是数十万计的,只有武林盟主才有资格取得其中一半的收益。
 
当然,武林盟主不可能只固定是某个门派,每位武林盟主的任期只有十年,还不能连任,也就是说本届的武林盟主,即使在武林盟主竞选中获胜,也不能够上任,只能拱手让给第二名。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武林盟主是朝廷的产物,其目的也很明显,就是让江湖各大势力明争暗斗,每届武林盟主的任期是十年,而且不能连任,因此当选武林盟主的门派在这十年间,最多收获几十万两银子,这对于朝廷来说,简直就是零花钱。
 
但是对于任何一个门派来说,这都是一笔不小的收入,说不定能够左右门派以后的发展,甚至是兴衰,加上在面对共同敌人的时候,武林盟主有着巨大的权利,这也是让人十分看重的。
 
就算抛开金钱和权利,顶着武林盟主的名号,就如同向整个武林宣布自己,或者自家的门派是最强悍的,江湖人都喜好名声,“天下第一”这个名头足以让不少人为之疯狂。
 
因此,并不是什么门派,都有资格参与到武林盟主的竞选中的,而且独行侠是没有办法参与的,想要当武林盟主,最基本的条件,就是背后有门派的支持。
 
新任武林盟主继位后的第五年,就会举办武林盟主竞选资格战,此战会从成百上千的门派中,决出三十二个门派,作为下任武林盟主的候选门派,然后在现任武林盟主任期到的时候,举办当今武林最大的盛事——武林大会!
 
届时,三十二个门派会以淘汰赛的方式,两两对决,直到比出最强的门派,最后由该门派的第一把手担任武林盟主。
 
也就是说,在决出三十二个门派,到武林大会正式举办,有着五年的空隙,在巨大利益的驱使下,难保会有人伸出黑手,打伤甚至杀死某个门派的高手,来让自家门派更容易得到武林盟主的位置。
 
不过能够通过首轮筛选的,无不是江湖中实力强悍的门派,其中的高手又岂是寻常黑手能够伤到的,何况这些胜出的门派,都能够获得一枚令牌和特制的响箭,如果门派或高手遭受到攻击甚至是围攻,可以用令牌或者响箭,让最近的朝廷军队赶来支援。
 
朝廷虽然做出了相应的保护措施,但是在令狐少杰看来,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情,军队虽然会赶过来援助,但是会多久才赶过来,就值得深思了。
 
比如等到两败俱伤的时候,军队才姗姗来迟,将伸出黑手的一方灭掉,就算那个被攻打的门派存活下来,实力也会大打折扣,师出有名地彻底灭掉一个甚至多个门派,同时让另外一个门派元气大伤,这才是朝廷最喜欢看到的。
 
可以说当朝廷炮制出武林盟主这个位置之后,整个武林就已经在朝廷的制衡之中,让武林门派有着相对稳定的发展,却又不断地重复着斗争,所以这么多年过去了,当今武林的实力依旧威胁不到朝廷。
 
明年秋天,新一届的武林盟主竞选资格战就会召开,令狐少杰忙完跟殷落羽的婚事,正好可以出发前往。
 
由于几百年来,武林盟主的位置,都是由“刀枪剑戟斧,鞭锤棍锏刺”这十个门派在轮流坐,所以召开的地点,基本都是在这十个门派的山门,今年则轮到清州的水镜剑庄。
 
值得一提的,是武林盟主竞选资格战,并不是一开始就上演如此重戏,而是有些小节目,比如调和、解决门派纠纷,了断个人恩怨等等,可以说有实力的门派,是去拼个武林盟主竞选资格的,没实力的门派以及个人,就是去露个脸拼下声望的。
 
当然,令狐少杰并不是属于这一种,他觉得既然决定前往参加,最起码也要拼上一拼,说不定能够占到二十二个席位之一呢!(十大门派基本已经预定了十个席位,所以实际上只有二十二个席位可以争夺。)
 
不过也不是说令狐少杰不参加小节目,在秦苍的谋划下,双剑门不少或真或假,或明或暗的缺德事,几乎已经闹得人尽皆知,因此迫于外界的压力下,双剑门的门主张昂要想给自己儿子报仇,就只有在武林盟主竞选资格战上跟令狐少杰死磕了。
 
由于秦苍下手实在太狠,就连根玄天宫有矛盾的混元帮,也选择了远离双剑门,拒绝了双剑门合围玄天宫的提议,气得张昂是直跳脚,背地里大骂混元帮缺德事也干得不少,竟然还反过来说自己,真是虚伪得没有下限。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年关已过,玄天宫那些回家跟家人团圆的弟子,纷纷马不停蹄地往回赶,因为不久之后,玄天宫就将举办丝毫不亚于过年的盛事,宫主令狐少杰和副宫主殷落羽的婚事。
 
现在的玄天宫已经被红色淹没,不管走到哪里,都能够看到喜庆的红色,看着桌子上堆积起来的回帖跟礼单,令狐少杰有些愕然,他看了看殷落羽道:“不是吧?这么多人来给我们祝贺?看这架势少说也有近千人吧!”
 
殷落羽苦笑了下说:“谁让夫君的名声与日俱增,九尾狐仙的名号,可不是谁都能够有的啊!”
 
“我真是服了那些人的想象力了!九尾狐仙!谁给我起的这个外号啊?我虽然复姓令狐,但我是人不是狐啊!不要让我找到他,分分钟让他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5)】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