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4)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4)】

 
刘三是最早到玄天宫的,不过他只是跟令狐少杰聊了一、两个时辰后,就回去衙门继续忙自己的事情了,之前令狐少杰的顺水人情,让他现在过得是十分的滋润,所以他在离开的时候,还暗自塞给令狐少杰几份地契。
 
这些地契都是怀宗城无人开垦的土地,不知道荒废了多久,平时放着也是放着,所以刘三就将这些地契都给争取了过来,送给令狐少杰当贺礼,同时表示令狐少杰以及玄天宫,不做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刘三这边会尽全力支持他。
 
虽然是荒废的土地,不过令狐少杰拿到地契的时候,心里还是乐开了花,不要看现在地里杂草长的比人还高,但只要好好开垦一番,就是玄天宫粮食的有效保障,不仅能够自给自足,还能拿来酿酒卖钱。
 
而且,只要这些土地开垦完毕,怀宗城的形象也会提升不少,对于县太爷来说,这些可都是功绩啊!升官发财是离不开这些的,所以刘三争取这些土地给令狐少杰,其实也是件双赢的买卖,大家都有好处,自然一拍即合。
 
送走了刘三之后,令狐少杰将地契交给了殷落羽妥善处置,看着手中突然多出了上万亩田地,殷落羽也有些欣喜,以玄天宫现在的人力,是没有办法开垦这些土地的,不过只要依靠玄天宫的名声,好好操作下,绝对可以吸引不少的农户前来定居。
 
要知道宋州虽然文风鼎盛,但山贼、强盗可不比其他地方少,甚至更加难以对付,毕竟没有什么压倒性的力量存在,所以这些山贼、强盗更加的猖狂,以及肆无忌惮,不过自从令狐少杰前段日子杀了无数贼人后,怀宗城周边的强人明显少了许多。
 
这就是当今世界,一个强大门派给周围带来的良性影响,比如现在的玄天宫,周围的地区就要相对的安稳,强盗、土匪什么的,都不敢来玄天宫的地盘撒野,怕把自己的小命给丢了,而这种情况,正是最能吸引普通百姓前来定居的。
 
“等年关过后,要多出去走走,最好到中原武林闯荡一番,大大地增强我们玄天宫的声望。”令狐少杰说到。
 
殷落羽很是赞同令狐少杰的想法,只要玄天宫的声望日渐旺盛,才能够吸引那些希望安定生活,却苦于没有找到合适地方,或者因为其他原因,而需要到处流动的人口。
 
本来以玄天宫现在的名声,是足以吸引足够多的流动人口的,但无奈宋州的本地人,基本都不用为土地的事情担忧,因为宋州是个地广人稀的地方。
 
不过在其他州,就不是这样的一个情况了,但是偏偏在这些地方,玄天宫几乎没有任何名声,所以这些四处颠簸的人,自然不会想到来怀宗城这边定居。
 
虽然有了这个想法,但是令狐少杰并没有马上行动,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将年过好,然后风风火火地办完婚事再说,毕竟他现在还年轻,过完年也才十七岁,就算多修炼两年后再去闯荡,也不算太晚。
 
这期间,玄天宫还多了个身份特殊的杂役,那就是了解完羊鸿事迹后的羊公明,得知自己的孙子做了那么多丧尽天良,十恶不赦的事情,羊公明十分痛心,同时也十分庆幸,羊鸿已经死了,也就不会继续给羊家的名声抹黑了。
 
羊公明同时还了解到,羊鸿当时是要对殷落羽下手,幸好当时令狐少杰还在玄天宫,否则的话,受害的人不知道还要多出几个,因此羊公明对令狐少杰不但没有敌意,反而很是愧疚,竟然要求要在玄天宫里当杂役赔罪,毕竟他的孙子差点祸害了令狐少杰的正室。
 
令狐少杰跟殷落羽则表现得很大度,他们表示羊鸿已经死了,正所谓人死恨消,羊公明能够有这份心,已经让他们很是钦佩,又怎么可以让羊公明做杂役这种事情。
 
但是羊公明虽然为人光明磊落,但是脾气也是十分倔,即使令狐少杰给他安排了上宾的待遇,他依旧每天清晨就拿着扫帚,在玄天宫门口打扫。
 
不管是令狐少杰,还是殷落羽都无法劝得动这位老人家,无奈之下,令狐少杰只好随羊公明去了,不过他依旧吩咐玄天宫所有人,不能将羊公明当做杂役,有如此心胸之人,理应受到最高的礼遇。
 
所以在外人看来,玄天宫有个很有趣的现象,就是上至宫主令狐少杰,下至端水倒茶的丫鬟,在看到门口那位扫地的老者时,都会十分恭敬地施礼,不少人更是猜测,那位老者应该是玄天宫的某位长辈,之所以会在门口扫地,估计是那位长辈的特殊爱好。
 
这天,令狐少杰找到了秦苍,看着对方表面平静,却强压着不安跟期待的样子,令狐少杰微微叹了口气道:“秦副殿主,你想学什么武功?”
 
“剑法!我想当最帅气的剑侠!”秦苍毫不犹豫地回答到。
 
“正好,碧水殿的看家本领正是剑法,碧水轻柔剑你练过么?”令狐少杰问。
 
“呃……每天都练……”秦苍有些低落地说。
 
“那你演示一遍给我看看吧!”令狐少杰退后几步,给秦苍让出了足够多的空间。

 
秦苍拔出随身携带的佩剑,开始一板一眼地演示着碧水轻柔剑的招式,令狐少杰越看眉头越紧锁,秦苍的招式虽然使得都对,但是太过死板,动作也很慢,看不到丝毫精髓所在,这个样子根本没有办法跟人交手。
 
“停一下……你……对这套剑法理解多少?”令狐少杰问。
 
“碧水轻柔剑,柔中带刚,配合上专属步法离雨步,可以从刁钻的角度给出一剑,打对方个措手不及……”秦苍说得头头是道,就连其中关键的地方都点了出来,令狐少杰就不明白了,了解得如此透彻,怎么就是耍不出来呢?
 
“你……在出招的时候,脑袋里想的是什么?”令狐少杰又问到。
 
“每一招怎么施展,才能使出它的精髓,还有下一招的承接,以及对手如果这样出招的话,我该怎么变招……”秦苍噼里啪啦说了一大堆,听得令狐少杰目瞪口呆,感情秦苍是想得太多,导致自己在出招的时候,处于一种神游的状态,难怪动作会这么慢。
 
想得太多,有时候真的不是好事,特别是在跟人交手的时候,稍有分神小命很有可能当场就没了,所以秦苍这种习惯,必须好好纠正,否则他别想修炼任何功夫,只是一个二十几年的习惯,真的是那么容易就能改变的么?
 
令狐少杰沉思了许久,就在秦苍近乎绝望的时候,令狐少杰终于开口道:“我知道什么剑法适合你了,你跟我学。”
 
“真的!”秦苍兴奋地叫了出来,哪里还有半点平日里高贵冷艳的样子。
 
“骗你作甚?你跟着我出招就行。”令狐少杰说着,拿着长剑随意舞了一招,然后就示意秦苍跟着学,秦苍虽然不明就里,不过也认真地跟着做,花费了整个上午的时间,秦苍就学会了两招。
 
 
第51章 挚友来见重伤晕厥,仇家上门双手染血
针对秦苍的情况,令狐少杰采取了不跟他讲解任何内容,只让他模仿自己的招式的方式,避免他又想得太多,等到秦苍熟悉了那些招式后,令狐少杰才有意无意地点出其中的关键,让秦苍即使神游,也能顺畅地使出剑招。
 
用了令狐少杰的方法,秦苍果然进步显著,这让他对令狐少杰无比的钦佩,也无比的感激,这么多年来,虽然他始终不曾放弃当一个侠客的梦想,不过当他被每个人耻笑的时候,他还是会感到无助跟不甘。
 
令狐少杰的出现,在他看来,无疑是个传奇,先是治好了连御医都没有办法的殷落羽,如今连自己的情况,他都能够如此快的对症下药,按照令狐少杰教给他的冥想方式进行修炼,他不仅渐渐戒掉了神游的坏习惯,更将其发展成为自己的优势。
 
随着玄天宫名声渐长,外门弟子已经从最初的三十八人,发展到现在的近两百人,由于有尉迟烈的把关,所以这些人的品性都是不错的,至于资质如何,就有待发掘了,反正到目前为止,令狐少杰除了沈离殇外,还没有捡到什么未发光的金字。
 
经过这段日子,令狐少杰跟殷落羽的轮番教导,沈离殇的实力可以说是突飞猛进,如今沈离殇的剑法也是小有所成,要不是他还是个小屁孩,力量不能够跟成年人相比,那两百名弟子没有一个是他的对手。
 
天气已经越来越凉爽,比起炎热的夏天,还是清爽的秋天更让人喜欢,不过此时此刻的令狐少杰却黑着个脸,不仅是他,就连平时和颜悦色的羊公明,也是双目赤红,显得愤怒异常,倒不是两人新仇旧恨要掐架,而是由于山下的弟子带回来的那个人。
 
经过那次的整顿,现在整座玄天山只有玄天宫一家门派,还是官方认证的,至于之前其他门派的旧址,殷落羽将不必要的都拆掉,然后用这些材料,建立了不少哨站,山脚下的地方,更是花钱将那门派的旧址翻新成为别院,想要拜访玄天宫的人,都需要经过别院才行。
 
那弟子正是别院的人,而他带回来的那个人,则是羊公明多年的挚友鹿正青,不过此时的鹿正青,却是多处负伤,要不是老爷子身子骨比较硬朗,以及上官卯高超的医术,估计这会已经见了阎王了。
 
鹿正青在看到羊公明的时候,只说了句:“老伙计,快跑,有人要来杀你!”
 
之后就晕了过去,完全不省人事,上官卯给鹿正青治疗后说:“鹿老是被多人围攻,才会造成他的身体多处负伤,还好对方实力不是很高,鹿老并没有受到什么内伤,只是由于失血过多,加上颠簸才会虚脱、晕厥。”
 
“究竟是谁?竟敢对他下手!”羊公明怒吼了声,当初得知羊鸿被杀,他都没有如此激动,可见两人感情之深。
 
“估计很快就会知道了。鹿老能够知道前辈的所在,并且前来提醒,就足以证明对方也知道,说不定今天就能见到他们了。”令狐少杰话音刚落,就听到外面传来打斗的声音,他立刻施展开轻功,几乎是飞着出了房间。
 
来到玄天宫的门口,令狐少杰看到的,是尉迟烈率领近二十名外门弟子,跟对面三十多人打了起来,那些人都统一穿着墨绿色的长衫,所使的兵器也都是双剑,为首的人是个年轻人,不过脸色有些苍白,一看就知道是那种夜夜笙歌的货色。
 
虽然玄天宫这边弟子的数量不占优势,不过场面上的局势还是玄天宫比较有利,特别是尉迟烈这边,简直打得对方节节败退,要不是那年轻人的手下时不时过来帮下手,估计早就被尉迟烈砍翻在地了。
 
被尉迟烈再次逼退之后,那年轻人高声大喊道:“住手!误会!这是误会!”
 
听到年轻人的喊声,对方的人开始收缩回去,在令狐少杰的示意下,玄天宫的弟子也没有继续追打下去,全部来到令狐少杰的身后。
 
“你是何人?带着人打上我玄天宫,居然说是误会!”令狐少杰双目一瞪,语气中夹带着的杀气,还有外放的劲气,让年轻人胸口一紧,心想今天是碰上硬茬子了。
 
年轻人摆出副笑嘻嘻的嘴脸道:“在下双剑门少门主张咏,追杀采花贼同伙至此,手下的人莽撞,误以为贵帮私藏采花贼,才会跟贵帮打起来,我观贵帮的人器宇轩昂,气势不凡,肯定不是跟采花贼一伙的。”
 
“师兄,他们什么也没有说,就拿着兵器砍杀了进来,幸好我带着弟子碰巧经过,否则守门的两名弟子估计凶多吉少。”尉迟烈开口述说到。
 
令狐少杰冷笑了声说:“你说我们私藏采花贼,你有什么证据吗?”
 
看到令狐少杰眼神冷峻,张咏马上解释道:“不!不!不!我是说那采花贼躲进了贵帮里面,你看能不能让我们……”
 
“进去搜?”令狐少杰像看傻瓜般看着张咏,这种人夜夜笙歌外,把脑袋都弄得不是很好使了。
 
张咏闻言笑开了花,以为令狐少杰是妥协了,毕竟在他那个地方,他们双剑门可以说是横着走的,根本不用看什么人的脸色,其他的门派也不敢跟他们有丝毫冲突,所以当他来到玄天宫的时候,他才完全不将玄天宫放在眼里,带着人直接就冲杀上去。
 
“令狐宫主,此人是冲着老夫来的,你无需费心,让老夫独自处理此事。”羊公明搀扶着还很虚弱的鹿正青突然出现,直接道出了张咏此行的目标。
 
“哈哈哈!老家伙,你果然在这里,你孙子淫我小妾,如今我已经送那贱人全家下地狱了,你全家就下去陪他吧!”张咏看到羊公明,瞬间变得面目狰狞起来,哪里还有半点点头哈腰的样子。
 
原来,羊鸿之前趁张咏不在家,将他新抢来的小妾给祸害了,张咏一气之下,不仅杀了那小妾全家,还要杀羊鸿全家以泄心头只恨,无奈羊鸿虽然生性风流,却是孤家寡人,不仅没有妻子,就连父母都已经双亡。
 
经过多番打听,张咏最后才得知,羊鸿有个许久未曾联系的亲爷爷,所以他才带着百来号人,浩浩荡荡地杀向羊公明的住处,还好羊公明当时已经出发前往玄天宫,所以才不会被张咏抓个正着。
 
扑了个空的张咏并没有放弃对羊公明的追杀,在得知羊公明的行程之后,他又带着人往玄天宫杀来,不过如此庞大的队伍,自然十分地引人注意,其中就包括羊公明相交多年的挚友鹿正青。
 
得知老友有难,鹿正青自然快马加鞭赶来报信,不曾想竟然在玄天山附近遭遇张咏一伙人,虽然鹿正青武功不弱,但他毕竟年事已高,加上对方人多势众,鹿正青最后还是身负重伤,要不是凭借自己的马快,鹿正青早就被张咏他们分尸了。
 
在听完鹿正青的叙述后,令狐少杰已经打心眼里鄙视张咏,不仅抢了良家妇女做小妾,在小妾遭人祸害后,竟然将她全家杀死,此等心肠歹毒之人,既然被令狐少杰遇见了,还打到玄天宫门前,令狐少杰自然没有让他活着回去的道理。
 
首先,张咏率人手持兵器,直接攻打玄天宫,已经给了令狐少杰杀掉他最好的理由,何况张咏所在的双剑门在秦州,那地方距离宋州何止千里,双剑门的手就算再长,也无法马上伸到玄天宫门口来。
 
退一万步说,就算双剑门在宋州,令狐少杰也丝毫不惧,因此在令狐少杰看来,管你双剑门如何碉堡,你们少门主的人头,我令狐少杰今天拿定了。
 
所以当羊公明要独自面对张咏一伙人的时候,令狐少杰拦住了羊公明道:“前辈是我玄天宫的人,所以不管对方是谁,这仗我玄天宫替前辈接下了。”
 
“令狐宫主……”羊公明还没来得及拒绝令狐少杰的好意,那边的张咏却是按捺不住了,他大声吼道:“姓令狐的,不要以为小爷真的怕了你,小爷不过是在拖延时间,等我的人都到齐了,你们全部得死!”
 
“不好!令狐宫主,他们此行有近百人,张咏肯定是在拖延时间,你速速将此人擒下,等到其他人到来,也就不用惧怕他们了。”鹿正青想起张咏那浩浩荡荡的队伍,赶紧向令狐少杰提议到。
 
“哈哈!知道怕了吧!我们在山脚下,就遇到你们的人的拦截,所以我留下了近七十个人对付他们,算算时间,应该都杀得差不多了吧!哈哈哈!”张咏狞笑着,完全是一副小人得志的样子。
 
听到这里,令狐少杰也是微微皱眉,不过尉迟烈却略微轻松地说:“师兄,由于要忙活师兄婚事的缘故,所以别院有着不下五十个弟子,还有……欧阳殿主好像也在。”
 
听到这些,令狐少杰顿时就放松下来,就在张咏不明所以的时候,他的身后传来了嘈杂、凌乱的脚步声。
 
 
第52章 瞬息之间人头落地,为保以后意欲大比
看到来的人是自己人,张咏更加肆无忌惮地狂笑,他已经在想着要怎么样屠尽玄天宫的人了,羊公明跟鹿正青脸色严峻,他们想着的,则是怎么牺牲自己,保全玄天宫,起码不能让令狐少杰有事情。
 
只有令狐少杰很是轻松,因为他看到对方虽然人数众多,但是那些人要么身负重伤,要么脸色惨白,下盘无力,而且看他们脸上惶恐的样子,根本就不是一支得胜之师应该有的表情,所以真相只有一个,赢的是玄天宫这边。
 
果然,那些人跑到张咏身边之后,全部人都瘫软在地上,似乎已经动弹不得,少数几个身体比较强壮的,则是对着张咏喊道:“少主啊!救命啊!对方太厉害啦!要不是兄弟们跑得快,就要被他们杀光了啊!”

 
张咏闻言脸色煞白,整个人完全愣在原地,其他人也是满脸恐惧,不知道如何是好,突然,又是一阵脚步声传来,不过这次的脚步声就明显整齐得多,片刻之后,欧阳鸩领着十几个弟子,堵住了张咏他们的退路。
 
“宫主啊!这些人来我们玄天宫喊打喊杀,你看要怎么处理啊?”欧阳鸩懒洋洋地说,完全不把张咏这百十号人放在眼里。
 
令狐少杰刚想说话,殷落羽跟秦苍都来到他的身边,他看了看自己的这两位军师道:“事情你们都了解了么?”
 
“已经听弟子说了。”殷落羽点点头说。
 
“那你们看怎么处理好?”令狐少杰问。
 
“全部杀了,一个不留,我已经想好后面的事情怎么处理了。”秦苍语气冰冷,直接给张咏他们判了死刑,对于现在的他来说,玄天宫无疑是他的家,胆敢对玄天宫不利的人,他都没有任何放过的道理,何况他还是仔细思考过,杀掉这些人完全没有任何坏处。
 
首先,张咏他们带人进攻玄天宫,如果还放任他们离开的话,只会失了玄天宫的颜面,让玄天宫威严尽失。
 
那么以后很有可能,就会有什么李咏、蝶泳什么的跑来捣乱,毕竟到那个时候,在这些人的认知中,玄天宫已经是个窝囊门派,就算被人打到门口,都不敢有任何反抗。
 
因此,不管是树立玄天宫的威严,还是为以后省去许多麻烦,张咏他们今天都必须把小命留下,至于双剑门的报复,秦苍完全不放在眼里,能够纵容张咏为非作歹的门派,肯定是劣迹斑斑,只要略施小计,就足以让他们焦头烂额。
 
听到对方要置自己于死地,张咏立刻恢复神智,并且朝殷落羽扑了过去,在他看来,殷落羽肯定是玄天宫什么重要的人物,而且还长得如此美貌,只要抓住对方,就能够确保自己安全离开这里,然后再好好玩弄他一番。
 
张咏完全不知道,自己的举动触到了令狐少杰的逆鳞,令狐少杰顿时就怒了,只见他拔出长剑,怒吼一声“死!”
 
令狐少杰的怒吼是夹杂着劲气的,还是十成的劲气,所以张咏突然看到,一双湛蓝色的双眼,犹如九幽的鬼火盯着自己,让他背脊发凉的同时,胸口也被重重地捶了一下。
 
此时的他本应该吐出一口鲜血,可是一道寒芒闪过,他的头颅已经飞了出去,留下一具无头的尸体,以及死后依旧惶恐的脑袋。
 
看到自家少主仅仅一招,就被令狐少杰杀掉了,还看到令狐少杰那双诡异的双眼,那些还能走得动道的双剑门门徒,第一时间撇下身边的同门撒腿就跑,不过在令狐少杰和欧阳鸩的轮番暗器攻击下,他们跑不到两米远,就纷纷倒地不起了。
 
“啊!饶命啊!”
 
百十号人的哀嚎,让人听着很是心烦,欧阳鸩示意身后的弟子回山下别院,令狐少杰也将其他人打发进玄天宫里,确认不会误伤到其他人后,欧阳鸩大手一挥,漫天的毒粉飘洒了下来,世界顿时恢复了清静。
 
“杀是都杀掉了,只是处理这些尸体,也是蛮费劲的。”欧阳鸩拍拍手,看着满地已经绝了生息的尸体说。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4)】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