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2)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2)】

 
青泰这边已经摩拳擦掌,令狐少杰则是闲庭信步地来到光宗城门前,他遥遥望去,发现竟然有群人站在城门口,不知道在干些什么,等到令狐少杰走过去,才发现那些人都是混元帮上次派来送请帖的。
 
而这群人为首的家伙,令狐少杰还认识,正是那天在云门酒楼里见过的杜空明,于是令狐少杰率先说道:“没想到竟然是杜护法在此等候,在下还真是受宠若惊。”
 
杜空明微微一愣,他是在旁边人的提示下,才知道来人是令狐少杰的,他自认跟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没有任何交集,但是对方却是一眼就认出了自己,看来对方此次也是有备而来。
 
心中腹诽,杜空明脸上却是笑嘻嘻地说:“令狐宫主乃是一派至尊,杜某人在此恭候也是应该的,大护法已经在分舵中备好酒席,就等着令狐宫主大驾光临呢!”
 
虽然知道这酒席肯定跟鸿门宴差不多,但是人家笑脸相迎,就算待会双方说不定会兵戎相见,现在也不是翻脸的时候,令狐少杰点点头,跟杜空明寒暄了几句后,就并肩往城里走去。
 
 
第46章 试探身手酒席之上,丑时刚至有敌来犯
虽然令狐少杰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到光宗城,但他上次来的时候,几乎没有怎么逛过,就匆匆回去了,所以混元帮的分舵,他还是第一次来,跟玄天宫比起来,混元帮的分舵不知道小了多少倍,不过在光宗城中,也算是座恢弘的建筑了。
 
令狐少杰虽然脸上挂着笑容,但是体内的仙风灵气心法早就加快了运转,时刻警戒着,防止对方突然的偷袭,以令狐少杰现在的状态,只要有些许异动,他就能马上做出反应,到时候是战是走,都是在他的掌控之中。
 
不过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混元帮还不打算耍什么偷袭的小把戏,在他周围的帮众,实力都是稀松平常,虽然前面引路的是杜空明,但是令狐少杰自信,以他现在的实力,仅凭杜空明的话,是休想能够留住自己的。
 
所以在令狐少杰看来,酒席才是真正的凶险之地,几个人七拐八拐,才总算来到摆着一个宽敞的屋子里,屋子面积不小,正中摆着一张圆桌,桌子上摆满了山珍海味,各种水果,还有香飘四溢的美酒。
 
在长桌的前面站着一个人,笑容可掬,面相和气,让人第一眼看过去,就会误认为此人是和蔼可亲之辈,看到令狐少杰走进来,那人迎上来笑着说:“在下混元帮青泰,久闻令狐宫主英雄出少年,今日得见,果然了得!”
 
说话之间,青泰还朝令狐少杰抱了抱拳,令狐少杰见对方如此热情,不禁感到有些意外,外表如此和气的人,竟然有着一剑无情的外号,看来人真的不可貌相。
 
心中腹诽,令狐少杰表面上的礼节还是做得很足,他也是抱拳回礼道:“在下也是久闻大护法的威名,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
 
“哈哈哈!令狐宫主过誉了!那些不过是其他同道抬爱罢了,我这个大长老也只是个虚职,没什么大不了的。今天在下已经备好酒菜,令狐宫主原道而来甚是辛苦,这顿酒就当是为令狐宫主接风洗尘吧!”青泰说着,朝令狐少杰做了个请的姿势。
 
圆桌上虽然有主次之分,但是不管坐在哪里,都不会让人感觉自己低人一等,可以说是颇有讲究,不过即使如此,令狐少杰也没有坐在最中间的位置上,那里是主人坐的地方,令狐少杰还没有狂妄到随意地挑衅对方。
 
将诸多帮众打发出去后,三个人就坐了下来,杜空明在青泰的右手边坐下后,率先动了筷子,将几道菜挨个吃了一口后说道:“令狐宫主不必客气,只管放开了吃,这些都是宋州有名的菜色,应该合令狐宫主的胃口。”
 
令狐少杰心中冷笑了下,敢情自己被对方小瞧了,杜空明将他看做胆小之辈,为了让令狐少杰放心菜里没下毒,所以率先动筷子,令狐少杰也不辩解,拿起筷子随意吃了几口,其中有两道还是杜空明没试过毒的。
 
反正对于现在的令狐少杰来说,毒药已经起不到什么作用了,所以他完全可以吃得十分轻松,青泰见状满上了杯酒后说:“令狐宫主远道而来,在下先干为敬!”
 
说完将酒喝了个干净,还朝令狐少杰亮了亮杯底,随后才给令狐少杰满上另外一杯酒,并递到他的面前,只是这酒倒的似乎有些多,要是换做平时,早就溢了出来,可如今那多出来的酒依旧停在酒杯上,不见洒出半点,很明显是被青泰用内力吸附住才会如此。
 
令狐少杰知道,青泰是要开始出手试探自己了,对于这种试探,令狐少杰自然不会畏惧,只见他轻轻一笑,同时手腕一翻,青泰手中的酒杯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令狐少杰“接”了过去。
 
整个过程没有一点酒水滴出来,可见令狐少杰不仅手速极快,对于内力的掌控也是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待做完这些,令狐少杰满饮了杯中的酒水,点点头道:“果然是好酒,不过在下还是比较喜欢英雄血。”
 
青泰还在疑惑,自己手中的酒杯怎么突然就不见了,他不知道,令狐少杰的暗器手法树影葬花,已经练得小有所成,发出暗器的速度更快,准度更高,就连角度也更加刁钻,不仅如此,令狐少杰还将其逆向思维了下,在发射中逐渐琢磨出收回。
 
本来这只是令狐少杰玩心所致,没有什么实际的对敌效果,但是变变魔术,哄哄殷落羽和沈离殇开心还是不错的,没有想到今天在这种酒席上,竟然派上了不小的用场,起码这手法的出其不意,足以让青泰心生忌惮了。
 
不过青泰也很快恢复过来,他又给两人倒上酒后笑嘻嘻地说:“令狐宫主好酒量,来!我们再喝一杯。”
 
令狐少杰的酒杯刚刚拿起来,青泰的酒杯就碰了过来,令狐少杰只觉得捏着酒杯的手指隐隐发麻,酒杯差点脱手飞出,可见青泰的手劲有多重,不过即使如此,两个酒杯却依旧完好无缺,令狐少杰见状心中暗道:“这个青泰的劲气着实霸道!”
 
令狐少杰心中想着,但是手上的动作却是丝毫不慢,仙灵劲气缓缓覆盖在酒杯上,挡住青泰酒杯的同时,还运用上太极四两拨千斤的技巧,将青泰酒杯上的劲气直接卸到了旁边。
 
不仅如此,由于劲气是旋转着运行的缘故,让令狐少杰酒杯中的酒水,竟然出现了个微型的漩涡,让青泰看得有些咋舌。
 
趁着这个机会,令狐少杰屈指一弹,指甲点在了青泰的酒杯上,青泰只觉得酒杯上一股巨力传来,让他不得不将手收了回来,见青泰竟然落了下风,杜空明将手一抬,手中的酒杯顿时朝令狐少杰飞了过去,直击他手中的酒杯。
 
杜空明是把酒杯当暗器扔出去的,所以要是两个酒杯发生碰撞,就不会跟之前那样毫发无损了,分分钟碎成渣渣,不过令狐少杰没有丝毫慌乱,他手掌连翻,不仅卸掉了飞过来酒杯上的劲气,还将酒杯给甩了回去。
 
“在下不胜酒力,杜护法的热情还恕在下无法消受。”令狐少杰笑着说。
 
飞回去的酒杯速度,比来的时候要快上不少,所以杜空明不敢有丝毫托大,小心翼翼地将那个酒杯抓了过来,不过手掌间传来的阵阵酸麻,还是让杜空明心中骇然,他完全没有想到,令狐少杰年纪轻轻,竟然有如此深厚的功力。
 
看到杜空明的脸色,青泰自然得知他也没有讨得了好,心中暗叹了句:“这个令狐少杰,没想到武功竟然如此神鬼莫测,要是硬留下他的话,就算胜了,也只能是惨胜,这对于混元帮来说可是没有任何好处。”
 
刚才一连串的试探,不管是青泰,还是杜空明,都已经使出了浑身解数,可是却依然奈何不了令狐少杰,要是再加把劲的话,双方估计就真的要打起来了,青泰看了看令狐少杰,发现他的脸上依旧从容,显然在试探中没有使出全力。
 
其实令狐少杰也只是险胜,要是他没有歪打正着,抢过青泰最开始的酒杯,进而抢占了先机,他绝对不会应对得如此轻松。有惊无险地化解掉对方全部的招式后,令狐少杰心中就有底气多了。
 
这个时候,想必对方两人心中已经有些忌惮,如果想要翻脸的话还要好好思量一番。
 
接下来酒席就进行得平淡得多,也很快就结束了,青泰给令狐少杰安排好房间后,令狐少杰就告辞前往休息了,毕竟对方的实力并不差自己太多,或者说势均力敌,即使只是互相试探,也耗费了不少精力。
 
“今天试探之后,你赶紧令狐少杰此人实力如何?”青泰开口问。
 
“此人年纪轻轻,但是内功却十分浑厚,也不知道他是怎么修炼的,而且他的招式技巧,也是极为奇特,往往让人悴不及防……我实在是看不透他……”杜空明摇摇头,令狐少杰的实力,已经远远超出他的预想,让他的态度也变得谨慎许多。
 
青泰也赞同地点了点头,杜空明看不透令狐少杰,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呢?要是令狐少杰的武功真的无比强悍的话,那么继续跟令狐少杰来硬的,无疑是十分不智的选择,青泰看向窗外,低声说道:“看来……要下点血本了啊……”
 
令狐少杰所在的房间里,不仅日常用品一应俱全,还摆放了个大架子,上面放着书籍,以及各种让人把玩的玩意,只是令狐少杰对这些并没有兴趣,他让下人打来热水后,就在里间泡起澡来。
 
舒舒服服地洗完澡,换了身干净的白色衣服后,令狐少杰在房间里打坐练功,在别人的地盘里,他还没有自大到可以倒头大睡,而且就算是练功,他也是小心翼翼,时刻保持着高度的警惕。
 
白色的雾气再次缓缓地弥漫开来,将令狐少杰整个人笼罩在其中,由于令狐少杰不敢消耗太多的内力,所以他每修炼了一会,就会停下来恢复内力,如此循环,致使那层白雾始终不曾散去,让令狐少杰看起来无比的神秘。
 
丑时,房间外突然变得嘈杂起来,还有不少人在大喊着:“抓刺客啊!抓刺客啊!”
 
令狐少杰刚刚睁开双眼,一把飞刀就已经破窗而入……

 
 
第47章 刺客伏诛是人是狐,回程路上遭遇狼阻
也许是由于天色太黑,加上令狐少杰被白雾所笼罩,那把飞刀虽然来势汹汹,但是完全没有准头,直愣愣地插在床边的墙上,令狐少杰根本连闪避都不用,可以说是毫无威胁,不过飞刀刚刚插入墙壁,紧接着就有个黑衣蒙面的人破窗而入。
 
那人手持两把短剑,身材高挑纤细,显然精通的是暗杀之道,此时令狐少杰身边的白雾已经散去,黑衣人脚尖点地,全力朝令狐少杰扑了过来,双手连翻,两把短剑被他舞成了两条毒蛇,似乎没有任何躲闪的可能。
 
令狐少杰没有丝毫含糊,拔出身边的寒冰龙纹剑,只见寒光一闪,紧接着一阵兵器碰撞的声音,接着剑锋上的劲气,令狐少杰仅用一招,就将黑衣人逼退,同时还在对方的两把短剑上,留下一个不小的缺口。
 
看出事不可为,黑衣人没有选择继续站下去,而是接连甩出数把飞刀,逼迫令狐少杰挡下之后,自己破窗而出,令狐少杰很是纳闷,这些人的思维真是奇葩,反正都暴露了,干嘛不从大门出去,非要舍简从难呢?
 
令狐少杰紧随其后追到屋外,发现黑衣人砍翻了几个混元帮的帮众之后,跃出了围墙,往城门的方向跑去,此人敢来取令狐少杰性命,令狐少杰又如何能放此人离开,不抓住此人问个清楚,令狐少杰难消心头之患。
 
黑衣人轻功了得,对附近的地形也十分了解,接着夜色腾闪挪揄间,有几次差点甩掉令狐少杰,还好令狐少杰不仅轻功更胜一筹,加上全力运转仙风灵气心法,让他的双眼再次变得湛蓝,对方的一举一动,他都能看的清清楚楚。
 
追了大概半柱香的时间,令狐少杰总算在城外的一处密林中,将黑衣人拦了下来,他单手持剑,傲然而立,冷声问道:“你是什么人?为何要来行刺于我?”
 
黑衣人知道自己今晚是跑不掉了,但却没有丝毫开口的打算,他再次挥舞起两把短剑,向令狐少杰扑了过来,黑衣人的打法极其的不要命,他完全就没有奢求自己能够全身而退,反倒想着要跟令狐少杰两败俱伤,甚至是同归于尽。
 
可惜两人的功力相差甚远,令狐少杰在摸清了对方的招式之后,手中的寒冰龙纹剑突然变招,黑衣人只觉得眼前突然寒光大盛,没等自己反应过来,双手双脚已经接连中剑,整个人也直接摔在了地上。
 
令狐少杰小心翼翼地走过去,当他将黑衣人脸上的黑布扯下来的时候,发现黑衣人竟然已经服毒自尽了,这让令狐少杰很是不爽,他仔细查看了黑衣人,发现他身上不仅什么都没有,就连舌头也在很久之前就被割掉了。
 
收起长剑,令狐少杰脸色阴沉地走出了密林,这个黑衣人极有可能是青泰派来的,虽然对方砍翻了几个帮众,不过令狐少杰猜测,这不过是掩人耳目的苦肉计罢了。
 
不管令狐少杰会不会死在黑衣人的手上,几个帮众的死,都能让混元帮有话可说,辩解他们也是受害一方,不让外面的人对他们的所作所为指指点点,可以最大程度地保住他们的名声。 
 
所以当令狐少杰看到青泰跟杜空明,领着十几个帮众等在密林外的时候,也就不感到有任何的意外了,不过对方看起来不是要来跟令狐少杰开打的,因为青泰的肩膀上,正缠着绷带,绷带上还有些血液渗出来。
 
“这伤可真够假的,以那黑衣人的功夫要是能够伤到你,我还用忌惮你们混元帮么?”令狐少杰心中冷笑着,脸上却是一副十分平静的样子。
 
看到令狐少杰出来,青泰还没有迎上前,就被令狐少杰那双黑暗中发着蓝色幽光的眼睛给吓了一跳,不仅是他,混元帮的人都被吓到了,等到青泰回过神来,令狐少杰已经来到他的面前。
 
“令狐宫主,还请恕罪,没想到本帮的仇家竟然会打扰到令狐宫主,青某在此给你道歉。”青泰说着,施了个大礼,不过这个大礼好像牵动了他的伤口,让他的表情有些痛苦。
 
令狐少杰摆摆手道:“无妨,反正对方已经伏诛,只是大长老你的伤势如何?”
 
“皮外伤,休养些日子就好,令狐宫主为本帮除了一害,青某人感激不尽,还请令狐宫主多留几日,让青某人可以好好款待令狐宫主,还有,令狐宫主,你没有受伤吧?你的眼睛……”最后,青泰还是问出了自己最关心的问题。
 
“我没事,至于眼睛乃是天生所致,大护法无需介怀,我突然想起宫中还有些事情,必须赶回去处理,就不留下打扰大护法了。”令狐少杰抱了抱拳,半真半假地说着。
 
“既然如此,在下也不好强留,令狐宫主如若有空,可以多来走动走动,青某人自当扫榻相迎!”青泰十分客气地说。
 
“大长老也是。后会有期!”令狐少杰抱了抱拳,施展轻功直接就离开了,再留下去的话,还不知道青泰会想出什么办法来对付自己,干脆就趁着今晚的事情,在青泰完全抓不准自己实力的时候离开,给对方留下足够多的悬念。
 
在令狐少杰离开后不久,黑衣人的尸体就被人抬了出来,青泰仔细查看了尸体的伤势之后,叹了口气说:“他的手脚都被令狐少杰挑断,在这么黑的环境中,连我都不能做的如此精准,令狐少杰的剑法厉害得紧啊!”
 
“也不知道他练的是什么功夫,才能把眼睛练成那个样子,令狐少杰……哼!说不定他还真是狐狸变成的呢!”杜空明忍不住吐槽了几句。
 
“对方实力不弱,远胜于虎刀派,这段日子我们先不要去招惹他,等武林盟主竞选资格战结束后,我们再好好跟对方说道说道。”青泰权衡了两件事情的重要性,最后做出了这个决定,杜空明也表示赞同。
 
为了防止在回去的路上遭遇埋伏,令狐少杰即使是连夜赶路,也选择了绕路回去,他可不知道混元帮现在压根就不想招惹他,要不然他才不用费这番力气绕原路呢!不过有些事情,似乎冥冥中自有注定,就是想躲也躲不掉。
 
在令狐少杰来到宁宗城的时候,他却被几个衙役拦住了去路,倒不是令狐少杰做了什么犯法的事情,也不是这几个衙役要找令狐少杰的麻烦,而是他们不希望再有无辜的人,死在前面的那片森林之中。
 
“什么?前面有狼群为患?”令狐少杰皱了皱眉,他完全没有预料到,在这个地方会被狼群挡住去路,可他要回玄天宫的话,如果不走这条路,只能按照原路返回,然后再绕一大圈,到时候到玄天宫估计都要过年了。
 
“是的。不知道从哪里跑来了几十只狼,不仅叼走了不少的牲畜,还害了不少过路人的性命,其中也不乏你们这些江湖中人,因此县太爷下令,在狼群除掉之前,不准任何人再走这条路,避免增加伤亡。”衙役解释到。
 
“那么……大概还需要多久?才能够将狼群解决?”令狐少杰问。
 
衙役沉思了下后说:“这个我也不清楚,不过附近的驻军已经开始围剿,只是这片山林的面积也不小,那些畜生又十分熟悉山里的地形,按照我的推测,估计需要两、三个月的时间吧!”
 
“可是我有急事……”
 
“要是小命没有了,就算再急也没有用了。”不等令狐少杰说完,衙役马上回绝了他,不少江湖中人就是自以为功夫了得,所以才无视警告,结果变成了狼群的口粮,县太爷已经给他下了死命令,所以他说什么也不会再放一个人过去。
 
令狐少杰无奈地叹了口气,然后往城里走去,倒不是他选择绕路,而是他看到那些衙役如此坚决,知道要是再耗下去的话,说不定就要打起来了,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决定找个地方好好休息下,今晚再悄悄地绕过去。
 
月光不错,时辰正好,这个世界本来就没有什么夜生活,何况宁宗城既不是什么商业大城,也不是什么交通要道,更不是什么兵家必争之地,所以晚上的街道上,除了一、两个不省人事的酒鬼外,基本看不到有人的踪迹。
 
就连守着城门的衙役,也都回去休息,在他们看来,没有什么人会在大半夜赶路,何况城门已经关上,就算是想出去也没有办法,可惜他们没有考虑到令狐少杰这个异类,不仅连夜赶路,就连城门都没有办法拦住他。
 
不过是几下轻踏,令狐少杰就踩着城墙,无声无息地翻出了宁宗城,小心翼翼地往那片密林走去,当他刚来到密林边缘的时候,就发现黑暗之中,有一双蓝得妖媚的眼睛在看着他,不等令狐少杰拔剑,那双眼睛的主人就跳到了令狐少杰面前。
 
令狐少杰定睛一看,竟然是只体长半米左右,毛发雪白的狐狸。
 
 
第48章 人狼大战陷入危机,关键时刻出手救急
看到这毛茸茸的狐狸,令狐少杰有些疑惑,这种狐狸名叫雪山玉狐,按道理说只有在寒冷之地才能看到,宋州虽然地处偏远,但四季明显,并不适合雪山玉狐的居住,怎么突然间会蹦出这样一只家伙,挡住了他的去路。
 
“人类,森林里有一群疯狼,不想变肥料的话就快回去吧!”雪山玉狐嘤嘤嘤叫了几声,还好令狐少杰听得懂它在说什么。
 
“不过我有急事,必须通过这里,你能出来告诉我这些,说明你是只好狐狸,能够麻烦你带我穿过这密林么?”通灵术不仅让令狐少杰能够跟动物聊天,还更容易跟动物亲近,而且能够察觉到动物是否对自己有恶意。
 
很明显,眼前的这只雪山玉狐是打算救自己的,所以令狐少杰才会如此要求,雪山玉狐沉默了片刻后说:“你会爬树么?”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2)】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