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1)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1)】

 
冰灵酒,不仅酿制用的材料珍贵,还加入了寒潭的冰水,酿制的过程也极为繁琐,所以这么久以来,也仅仅酿制了这么一瓶,此酒不仅入口冰凉,沁人心腑,还有着延年益寿,滋阴壮阳的作用,殷昊苍可是将此酒当成宝贝,除非有什么好事发生,才会拿出来小酌一杯。
 
至于寻天楼里的酒,令狐少杰贩卖的,是一种酿制相对简单,材料相对便宜,但是度数一点都不低的烈酒,其酒猩红如血,入口炙热如火,名曰“英雄血”,许多江湖中人通常只喝了两碗,就直接倒地不起了。
 
于是令狐少杰干脆在酒楼的门口,立起一杆大旗,上书“三碗不出门”五个大字,引来无数江湖中人,或者其他爱酒人士的挑战,但目前除了尉迟烈能够走出酒楼的门外,还没有第二个人挑战成功。
 
医馆方面生意也是不错,有上官卯的把关,目前坐堂的大夫医术还算不错,治疗寻常百姓的头疼脑热,跌打肿痛完全不是问题,有的时候还能帮一些江湖中人治疗下皮外伤,毕竟在宋州这个地方,受内伤可是很少见的。
 
除了医馆大夫的医术外,吸引资金的还有上官卯提炼的药丸,药水等等,这些东西效果奇佳,还是限量供应,并不是什么时候来买都有,所以经常有人在医馆开门的时候就进来问,或者就直接在医馆外候着,看看能不能等到送药的玄天宫弟子。
 
总的来说,玄天宫的财政每天都在稳步的增长,相信过不了多久,就能够回收成本,并且开始赚大钱了。
 
至于收弟子方面,由于有尉迟烈的把关,所以那些打算来混吃等死,或者名气不好,想来给自己找个靠山的,基本都被他淘汰掉了,加上最近玄天宫跟混元帮有冲突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许多人又比较看好混元帮,所以来报名的人数显然不容乐观。
 
不过令狐少杰对此却觉得这样刚好,目前玄天宫虽然人手不足,但也不是无人可用,那些贪生怕死之徒,欺善怕恶之人,好逸恶劳之辈,玄天宫都是让他们有多远滚多远的,令狐少杰秉承着一个原则——宁缺毋滥。
 
“老婆,这么多担子压在你的身上,实在是太辛苦你了,要不我们找个人来做你的副手吧!”令狐少杰捏着殷落羽的肩膀,发现殷落羽有些消瘦,心中很是难过、心疼,还有自责。
 
殷落羽目前负责的东西很多,玄天宫的财务、情报、出谋划策、人事调动什么的,都是由殷落羽经手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殷落羽要独揽大权,只有令狐少杰知道,殷落羽是在尽力地为自己承担着更多的事情,让自己好有更多的时间进行修炼。
 
“夫君,这件事情我正好要跟你商量,随着玄天宫的发展,我独自一人也负责不了如此多的事情,勉强处理的话,只会有损玄天宫的利益,所以我打算请一个人来帮我。”殷落羽十分享受令狐少杰的按摩说。
 
“谁?”令狐少杰很是好奇,能够让殷落羽看重,此人肯定有其不凡之处。
 
“我的师兄,当世大儒孔丘仲的二弟子——秦苍。”殷落羽的语气中略带佩服,让令狐少杰直接拍大腿说好。
 
 
第44章 蝉鸣相伴烟雨阑珊,执手相望地久天长
孔丘仲,苍龙帝国最有名的学者,没有之一,学富五车,才高八斗,不管是运筹帷幄,还是治国安邦,都有着让人绝对信服的能力,曾经官拜宰相,后来告老还乡,在家安度晚年,即便如此,当今圣上还是时不时前往探望以及请教。
 
在家待久了无聊,孔丘仲于是开门收徒,当时那个场景,就跟现在黄金周内的景点似的,人仌从众……成百上千的人挤破了脑袋,只为能够拜这位学者为师,不仅是仰慕孔丘仲的才学,还为了学有所长后,那无限光明的前程。
 
不过经过层层筛选以及考验,孔丘仲最后只收了三个弟子,大弟子是当今圣上,二弟子是秦苍,三弟子是殷落羽,当今圣上暂且不提,先来说说秦苍还有殷落羽两人,他们在学习期间,刻苦用功,几乎将能够学的都学了。
 
只是殷落羽由于身体原因,在十二岁的时候,就已经回到家里休养了,对此孔丘仲表示十分惋惜,他甚至扬言,如果殷落羽不是由于身体原因,只需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绝对能够成为第二个孔丘仲。
 
如此高的评价,让人纷纷为殷落羽感到惋惜,皇帝还曾经为殷落羽派了御医,可惜依旧没有任何办法,因此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了秦苍这位弟子身上,认为他才是能够真正继续孔丘仲衣钵的人。
 
秦苍也没有让人失望,活学活用,经常得到孔丘仲的赞赏,不过秦苍最为擅长的,还是在计谋方面,所以在历练的时候,他是去某驻军那当参谋,不过后来不知道什么原因,他选择辞官回家种田去了。
 
“他为什么辞官回家?”令狐少杰听到这里,表示很是疑惑,按照孔丘仲的名声,秦苍只要不犯什么大错,飞黄腾达是绝对没有问题的。
 
“别人不知道,但我却很清楚,我跟秦师兄关系甚好,平时也有书信来往,不要看秦师外表文弱,其实他有着一颗当大侠的心,可惜……他无处学艺,也没有人敢收他做弟子。”殷落羽苦笑了下,为秦苍的身不由己感到些许怜悯。
 
“此话怎讲?”令狐少杰的好奇心完全被调动起来了,玄天宫作为江湖势力,虽然以武力为尊,但是绝对离不开智慧的支持,像此次对付混元帮的舆论攻势,如果没有殷落羽,只凭借武力的话,怎么可能达到如此奇效。
 
在令狐少杰看来,拳头大小是门派发展的硬道理,但是门派里的人也不能都是文盲,所以秦苍的加入,就显得尤其珍贵了,何况秦苍加入之后,还能够帮助殷落羽分担,不让殷落羽太过辛苦,这才是令狐少杰最为看重的。
 
毕竟两人同窗数载,对彼此比较了解,加上能力都差不多,交接什么的可以很快就完成,也不会让玄天宫的发展方针出现什么重大的变化,确保玄天宫稳定的同时,能够让发展变得更加的迅速。
 
“秦师兄曾经跟某位独行侠学过功夫,但是他读书聪明,习武的悟性却是很差,学了好几个月,连简单的招式都施展不出来,后来他武学白痴的名声就越传越广,为了不辱没了自己的名声,已经没人愿意教他了。”殷落羽摇摇头说。
 
“既然如此……你能够将他请过来么?”令狐少杰问,秦苍看样子还是“受过伤”的人,不知道心里会不会留下阴影,导致他排斥门派。
 
“这倒不会,我有信心能够将他请来,要知道我的身体,本来是整个苍龙帝国公认治不好的,但是我现在不还是活蹦乱跳么?相信有我这个先例,他还不屁颠屁颠地跑来玄天宫?”殷落羽坏笑着说,令狐少杰似乎闻到了阴谋的味道。

 
放心地将事情交给殷落羽处理后,令狐少杰在大蛇丸的帮助下,在洞穴里带走了一块巴掌大的天外陨铁,他已经垂涎这陨铁很久了,他相信只要用上如此珍贵的材料,锻造出神兵肯定是事半功倍。
 
当陶歆接过陨铁的时候,他那种激动的神情,也证实了令狐少杰的猜测,看着陶歆就跟抚摸自家媳妇般,陶醉地抚摸着陨铁,令狐少杰觉得自己不应该继续留着当电灯泡了,于是就离开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一个多月后,混元帮的队伍总算是浩浩荡荡地来到了玄天宫,当令狐少杰跟殷落羽走到大门的时候,令狐少杰发现,除了混元帮的人之外,看热闹的人也是不少,不过这些人都被令狐少杰无视了。
 
他随手接过信使的请帖,然后十分轻松地说:“既然是青护法诚挚相约,本宫主自然没有拒绝的道理,等本宫主安排好玄天宫的事务,就出发前往光宗城拜访。”
 
那人听到令狐少杰的话,竟然直接愣住了,本来他还想借此机会,看看令狐少杰有没有受伤的迹象,他完全没有想到,令狐少杰会如此干脆,连请帖都不用看,就直接将此事应承了下来。
 
这封形式上的请帖,确实没有看的必要,混元帮敲锣打鼓这么久,令狐少杰等得都有些不耐烦了,哪里还有心情去看请帖,所以他将请帖交给殷落羽之后,就已经开口下逐客令了,这些人他看着有些心烦。
 
混元帮的人无奈,也不敢太过放肆,毕竟令狐少杰还是有点凶名的,他们可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于是他们只能说了几句场面话后,连口水都没得喝,就灰溜溜地离开了,令狐少杰吩咐弟子跟在后面盯着,防止这些人偷袭。
 
等到确认混元帮的人离开了玄天山后,令狐少杰将几个高层都聚集了起来,嘱咐他们接下来的日子要小心行事,上山的必经之路上,要多安排几个暗哨,防止有人趁火打劫,还好新招了十几个外门弟子,这件事情做起来才不至于捉襟见肘。
 
当事情安排好了之后,之前去虎刀派送信的弟子也回来了,令狐少杰将其唤过来询问,结果跟自己所预想并没有什么不同,虎刀派的人以各种理由,阻止该弟子跟虎元龙接触,待了几天之后,该弟子只能无奈回来。
 
看着那弟子愧疚的表情,令狐少杰好言安慰了他几句后,让他下去好好休息,这件事情确实不能怪他,反倒还有些为难他,毕竟令狐少杰也只是抱着试一试的心理,完全不奢求事情能够一帆风顺。
 
简单地吃过晚饭,令狐少杰稍微收拾了下包袱,提着殷落羽硬塞给自己的寒冰龙纹剑,就直接出发了,当他来到门口的时候,他发现殷落羽正席地而坐,双腿上放着把瑶琴,静静地等着令狐少杰。
 
“我知道,你不会让我跟你去,我知道,我还不足以为你分担,只是……你要记住,家在这里,我等你回家。”殷落羽双目含泪,声音轻柔地说。
 
令狐少杰内心微微一紧,走过去搂住殷落羽,温柔地亲吻了他的双唇后说:“等我回来,我们就举办婚礼。”
 
殷落羽笑着点点头,令狐少杰起身离开,身后传来了阵阵悠扬的琴音,还有殷落羽满怀思念与关怀的轻唱:“蝉鸣相伴烟雨阑珊,执手相望地久天长……”
 
令狐少杰眼眶微红,如此良辰美景,却要暂时分离,让他再次深深地感受到,殷落羽在他心目中的地位,究竟有多么的重,只是还没等他走出几步,就听到身后有人yin笑道:“如此佳人,竟要独守空房,不如让哥哥来好好疼爱你如何?”
 
竟然有人敢在玄天宫出言调戏殷落羽,简直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何况令狐少杰还没有离开,可见对方是多么的有恃无恐,令狐少杰转身抬头,发现不远处的树冠上,正窝着个全身黑衣的男子。
 
令狐少杰根本就不打算跟对方废话,仙风灵气心法已经极速运转起来,不等黑衣男子继续调戏,令狐少杰振臂一挥,数颗黑色的围棋棋子,就朝黑衣男子飞了过去,并且封住了黑衣男子所有的退路。
 
没想到黑衣男子从树冠上一跃而下,身体在半空中做出了夸张的扭曲,躲过了令狐少杰的第一波棋子,黑衣男子还没有来得及洋洋得意,又有十几颗黑色棋子朝他飞了过来,吓得黑衣男子赶紧翻了好几个跟头,才勉强躲过这些棋子。
 
这个时候黑衣男子心中暗暗叫苦,想他在宋州肆虐了这么久,还没有人能够将他逼迫到如此程度,本来他只是闻言怀宗城的美男都在玄天宫中,于是打算前来偷偷腥,没想到美男是见到了,可是另外一个男子,不仅长相不错,武功也是极高。
 
黑衣男子知道,今晚是没有办法逍遥快活了,不过他知道令狐少杰似乎有事必须离开,所以打算等令狐少杰离开后,再回来对殷落羽下手,在他看来,玄天宫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门派,除了眼前的令狐少杰,没有人会是他的对手。
 
在他打探的情报中,殷落羽只是个羸弱的书生,哪里能够对抗得了他,可惜令狐少杰根本就不打算让黑衣男子离开,因此在黑衣男子转身的时候,他惊愕地发现,黑暗之中,已经有双湛蓝色的眼睛对他虎视眈眈。
 
 
第45章 一具尸体卖个人情,为民除害仗剑独行
漆黑的树林之中,只有淡淡的月光,让人不至于完全看不到周围的景色,但是那双发着亮光的湛蓝色双眼,让黑衣男子感到无比的恐惧,不仅是因为此情此景的诡异,更是切身体会到的杀气。
 
还没有来得及失声尖叫,令狐少杰已经拔剑,直接抹了黑衣男子的脖子,整个过程干净利落,没有任何血液四溅的画面,只有倒在地上的尸体,以及脖子上那道浅浅的,却又十分致命的伤口。
 
寒冰龙纹剑,杀人不见血,令狐少杰收起长剑,缓缓走出树林,眼睛也已经恢复了正常,他关心了殷落羽几句,就听到嘈杂的脚步声传来,从不远处的火光来看,来的人数量还不少,起码有二十几个人。
 
不过当对方来到令狐少杰面前的时候,他却是稍微松了口气,因为来的不是别人,正是怀宗城的捕头刘三,看到令狐少杰,刘三显然很是高兴,他赶紧上来搭话道:“令狐兄弟,没想到能够在这里遇到你。”
 
令狐少杰耸了耸肩说:“这里是玄天宫,你能够看到很是正常,只是刘大哥如此匆忙,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么?”
 
刘三苦笑了几声说:“不怕令狐兄弟笑话,我们是在追捕一个采花大盗,来到玄天山附近却失去了对方的踪影,所以我向山上搜寻,同时也是来向令狐兄弟求助的。”
 
“对方很厉害么?刘大哥的人应该都在这了吧!害怕抓不住一个采花贼?”令狐少杰很是奇怪,按道理说在怀宗城境内,还真的没有什么贼人,能够在如此多捕快的围捕下,还能够安然逃离的。
 
刘三无奈地摇了摇头,将情况大概地说了下,原来那采花贼名叫羊鸿,人送外号双翼黄狼,并不是宋州本地人,而是从外地流窜过来的,此人作恶多端,玷污了不知道多少俊男美女,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被他摧残致死。
 
在两个个月之前,羊鸿来到宋州,仗着自己轻功了得,开始了疯狂的作案,宋州各地的捕快几乎跑断了腿,却依旧抓不到来去如风的羊鸿,最后不仅是百姓受苦,连不少地方官都被其关顾了下。
 
可以说,羊鸿是现在宋州境内,悬赏最高的家伙,不少江湖中人也加入了追捕的行列,可惜收效甚微,还开始出现了伤亡,屡战屡胜,让羊鸿更加猖狂,就连进怀宗城都是大摇大摆的,完全没有隐藏自己身份的意思,所以他才会被刘三他们追到玄天山。
 
“话说……那个羊鸿长什么样?”令狐少杰问。
 
“身穿黑衣,长得白白净净的,最明显的是他的头发,全都是黄色的,估计这也是他被人称作黄狼的原因吧!”刘三几乎不用回忆,就将羊鸿的特征都说了出来,可见他也是留意了对方很久了。
 
令狐少杰微微挑眉,刚才被他抹了脖子的黑衣男子,头发还真的是黄色的,于是他指了指旁边的树林道:“你往那边找找,刚才有个家伙被我赶跑,也不知道是不是他,我跟这边的人说两句后就追上你们。”
 
刘三抱了抱拳说:“多谢令狐兄弟。”
 
片刻之后,刘三等人就抬着黑衣男子的尸体,急匆匆地回到令狐少杰面前,刘三更是十分感动地说:“令狐兄弟,此恩不言谢,以后有什么用得上刘某人的地方,令狐兄弟尽管开口!”
 
令狐少杰笑了笑说:“刘大哥无需如此,兄弟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
 
刘三重重地点了点头,再次向令狐施礼后,才领着收下的捕快回去县衙请功,令狐少杰的做法很明显,就是卖个大大的人情给刘三,反正人已经被他顺手杀掉了,让人去处理掉尸体还挺麻烦,但是给刘三就不同了。
 
能够为宋州诸多官员除掉此害,可算是为他们大大出了口恶气,刘三的前程无疑会更加顺畅,而且收了令狐少杰如此大的人情,刘三肯定要多多关照下玄天宫,起码在这段非常时期内,如果玄天宫遇上什么事情,刘三就不能装作啥都没有看见了。
 
确认了殷落羽没什么事情后,令狐少杰无奈地说了声:“可惜了你的琴音。”
 
“夫君,早点回来。”殷落羽说着,再次抚响了瑶琴。
 
令狐少杰在怀宗城跟殷昊苍辞别后,第二天清晨,就正式前往光宗城了,混元帮的人喜欢绕路,令狐少杰也试着绕了下,他也要让混元帮好好等等他,不过他这一绕路,却是苦了沿路上的山贼强盗。
 
作为玄天宫的宫主,令狐少杰本身就代表玄天宫,为了彰显玄天宫的爱和正义,只要遇到有老百姓诉苦,说他们被某一伙山贼强盗欺压,令狐少杰就会提剑前往,至于结果……自然是那一伙山贼强盗的覆灭。
 
对于这些欺压百姓,残害无辜的家伙,令狐少杰从来就没有留情过,因此混元帮每隔一小段时间,就能收到令狐少杰杀了某个寨主,或者宰了某个大王的消息,这种情况随着令狐少杰越走越远,也变得越来越激烈。
 
不久之后,就连玄天宫跟怀宗城都收到了消息,刘三果然是个上道的人,之前羊鸿的尸体,确实让他获得了不少好处,因此在收到这些消息之后,他马上做出响应,以官方的名义,大赞令狐少杰以及他的玄天宫是当之无愧的名门正派。
 
不要看只是简单的几句称赞,对于玄天宫却是有不小的好处,首先,整个宋州境内,还没有哪家门派,得到官方贴上的名门正派的标签,所以这就让玄天宫的含金量增加了不少,有利于玄天宫以后的发展。
 
在苍龙帝国,能够真正掌握舆论动向的,依旧只有朝廷,只要朝廷说某个门派是邪魔歪道,那么要不了多长的时间,整个苍龙帝国都会这样子认为,就算这个门派并不是邪魔歪道,但百姓更愿意选择相信官府。
 
要是朝廷再适时地操控下,高端黑几把这个门派,比如放出几个负面的新闻什么的,那么到时候就连其他的门派,都会开始相信朝廷所说的话,届时,那个门派想要翻身,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反之,如果朝廷说某个门派作风十分不错,经常做出善事,庇护一方百姓,那么就算那个门派不给自己做广告,却依旧会被贴上名门正派的标签,声望的增长,不过是时间的问题罢了。
 
当然,现在玄天宫这个名门正派的标签,估计只能在宋州境内流传,不过已经是走出了不错的一步,要让中原武林的那些真正的大门派承认玄天宫,令狐少杰需要走的路还很长,起码要多做几件大大的好事才行。

 
来说令狐少杰,当他来到光宗城的时候,被他一把火烧了的寨子,少说也有十几个,几十个恶名昭彰的山贼、强盗栽在他的手上,那些被他扔到县衙门口的,也难逃一死,被县衙直接拉去枭首示众,以安民心。
 
当青泰得知令狐少杰挑了如此多的山贼、强盗,连他都感到有些惊讶,他知道如果令狐少杰真的拥有杀死齐飞鹤的实力,那么做这些事情完全没有难度,只是有这种实力的人,又有几个人愿意放下身段,将事情做的如此决绝。
 
要知道寻常的江湖中人,就算遇到劫道的,也只是直接杀掉首领了事,或者挑翻拦路的山寨,但是像令狐少杰这样,不仅将人给杀光了,还将人家寨子烧掉,简直是闻所未闻,估计就算有人能够有幸逃得性命,也会留下一辈子的阴影。
 
不过青泰很快就知道,令狐少杰为什么要这样做,他完全就是在立威,他将事情闹得如此的大,其他山贼、强盗收到消息,肯定不敢去招惹他,何况令狐少杰出手的地方,可是混元帮的势力范围内,也算是在打混元帮的脸。
 
青泰冷哼了声说:“这个令狐少杰,简直不把我放在眼里,等他来到光宗城,我倒要好好试他一试,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实力如此猖狂。”
 
其实令狐少杰本来没有打算将事情闹得这么大,只是由于他身上的服装比较高贵,加上他那副人畜无害、俊美异常的脸蛋,让不少山贼、强盗都以为遇到了大生意,所以不断有人出来拦路抢劫。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1)】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