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0)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0)】

 
刚开始蛇王还竭尽全力想要摆脱,可惜巨石比看起来的还要重,最后它也只能认命了。巨石让蛇王动弹不得,却让血焰龙魂果有了不小的改变,本来只有两三颗果实的藤蔓上,又长出了十几颗果实来,其中还有一颗果实泛着金色。
 
蛇王猜测,这颗该死的巨石中,有着某种奇异的能量,影响了血焰龙魂果,才让其有了如此显著的改变,那颗金色的果实,更是精华中的精华,效用肯定比其他的果实还要碉堡无数倍。
 
令狐少杰听到这里,很是庆幸血焰龙魂果没有被巨石砸成果酱,也更加期待那颗金色的果实,能够给他带来怎么样的惊喜,不过要放心地享用那颗果实,估计还得搞定眼前这条蛇王才行。
 
想到这里,令狐少杰来到巨石的旁边,摸了摸巨石,发现巨石的表面光滑如镜,敲击的时候发出的声音,竟然是金属特有的声音,令狐少杰不禁后退了两步,忍不住说道:“卧槽!难道是天外陨铁?不会还有辐射吧?”
 
“我不知道什么是天外陨铁,也不知道什么是辐射,不过这块巨石比起当初,气息明显已经弱了不少。”蛇王开口说到。
 
令狐少杰点点头,心想这么多年过去了,就算是有辐射,估计也被血焰龙魂果跟蛇王吸收干净了吧!说不定正是由于这些辐射,才造就了这块洞天福地,以及招惹来如此多的冰鳞炎蝮蛇。
 
“凡人,只要你搬开这块大石,让我可以重获自由,我发誓,那株血焰龙魂果就是你的了,我只要其中一颗普通的果实就行。”被困住了这么久,难得找到一个能够听懂自己说话,还胆识过人的家伙,蛇王绝对不愿意放过此等机会。
 
令狐少杰苦笑了下说:“不是我不想帮你,不过不管怎么看,你的力量都要比我的大,连你都搬不开巨石,我能够有什么办法?”
 
“这块巨石压住了我的七寸,才让我使不出全部的力气,待会你只要从旁帮忙推一下,相信就没有什么问题了。”蛇王解释到。
 
令狐少杰围着巨石走了两圈,然后在洞穴里敲下一根粗壮的石笋,打算运用杠杆原理,来帮助蛇王脱困,反正蛇王该发的誓言都发过了,将蛇王救出来,对令狐少杰来说,也不是没有好处的事情。
 
布置好救蛇的一切后,令狐少杰在石笋的另一端,运足了内力,然后大喝一声,蛇王也接受到信号,开始奋力地抬起身体,一人一蛇努力了半柱香的时间,终于在他们即将筋疲力尽的时候,巨石终于被撬开,滚到旁边去了。
 
“哇哈哈!我终于自由啦!凡人,感谢你的帮助,以后你有什么事情需要帮助尽管说!只要你记住我们的约定就好!”蛇王表现得很是兴奋,被压了十几年后重获的自由,是言语无法表达的。
 
令狐少杰长出口气道:“我有名字,我叫令狐少杰。”
 
“哈哈!你的名字还真长,我没有名字,你帮我起一个吧!”蛇王边扭动着身体,边哈哈大笑着说。
 
“就叫你大蛇丸吧!”令狐少杰又忍不住恶搞了下。
 
“大蛇王……哈哈!名字不错,我喜欢。”蛇王依旧处于兴奋的状态中。

 
令狐少杰虽然知道大蛇丸有个字搞错了,不过他并不想去揭穿,他随意问道:“你接下来怎么办?外面的裂缝你出不去,你依旧离不开这个洞穴。”
 
大蛇丸摇摇头说:“外面的裂缝只要我想,分分钟可以挖出条通道来,不过现在已经不用这么麻烦了,你看看巨石砸开的洞壁。”
 
令狐少杰抬头仰望,发现接近洞穴顶部的岩壁上,有个直径四、五米的窟窿,难怪洞穴里的光线如此的好,原来有个这么大的天窗,令狐少杰在大蛇丸的帮助下,来到窟窿边往外面一看,发现这个窟窿是开在玄天山的悬崖峭壁上的。
 
“这种地形你能够无视?”令狐少杰略微震撼地说,在他看来,根本没有人能够在这种地形上行走,分分钟摔个粉身碎骨。
 
“当然,我可是蛇,在悬崖峭壁上爬行如履平地。你说你的门派在接近山巅的地方,以我的速度,不用几刻钟就能赶到。”大蛇丸十分骄傲到。
 
“听你的意思,你暂时不想离开这个洞穴?”令狐少杰问到。
 
“是的。我想继续守着血焰龙魂果,不能让它被其他人或者动物夺去,何况离开这个洞穴的话,你觉得我每餐得吃多少东西,才能够吃得饱?”大蛇丸最后反问了句。
 
令狐少杰干笑了几声,觉得大蛇丸说的十分有道理,反正大蛇丸已经发了誓言,让它来守着血焰龙魂果他也放心,何况大蛇丸这体型,估计一顿要吃下好几头牛,玄天宫还真的养不起它。
 
 
第42章 无需兵戎舆论如剑,大摆鸿门可敢来见
当令狐少杰回到玄天宫的时候,所有人都松了口气,看着自家的宫主更加生龙活虎,弟子们更是欢呼雀跃,大赞宫主果然流弊,跟成名已久的齐飞鹤打得那么惨烈,最后对方被打死了,宫主的境界反倒提升了,人和人之间的差距实在是太大。
 
令狐少杰勉励了众多弟子后,就火速赶去跟殷落羽温馨了,时间转眼过去了两个月,这天,在房间里逞了一番手足欲后,殷落羽脸色潮红,略带羞射地跟令狐少杰说了玄天宫最近是怎么运作的。
 
令狐少杰当初虽然仅仅是在地府待了几个时辰,不过人间却已经过去了三天三夜,这些天殷落羽不仅寸步不离地照顾令狐少杰,还出谋划策,誓要让罪大恶极的混元帮付出代价,颇有种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的气势。
 
首先,齐飞鹤身死玄天宫的消息已经被放出,让外界的人不再敢小觑玄天宫的同时,也让混元帮更加摸不准玄天宫的实力,如果他们还想派人来找差的话,就不得不下点血本了,连无限逼近先天中期的齐飞鹤都死了,要是还派后天境界的人来,简直就是在送人头。
 
即使混元帮不在乎这些人,也经不起这样的消耗,当然,殷落羽也找好充足的准备,以应对最坏的情况,那就是混元帮倾巢出动的可能,欧阳鸩已经停止了手头的研究,全力制作大范围的毒气弹,用来打混元帮个措手不及。
 
为了避免误伤到自己人,上官卯也是昼夜开工,研制出了不少的解药,只要在施放毒气之前,玄天宫这边每人吞上这么一颗,就不用担心自己会着了欧阳鸩毒气的道。
 
山脚几家门派的山门,已经被殷落羽派人修缮了一番,变成了玄天宫的别院,也可以说是玄天宫的前哨站,并且在别院里开始招收新的外门弟子,由尉迟烈负责这件事情。前身是义贼的尉迟烈,看人的眼光还是很老道的,要不然也不会聚齐起一般志同道合的弟兄。
 
陶歆他们则是加快了武器的锻造,争取每个玄天宫弟子的手上,都能拿上把品相不错的武器,至于几位高层,都已经换上了精品武器,像尉迟烈的火焰龙鳞刀,欧阳鸩的阴阳日月轮,都是不亚于寒冰龙纹剑的武器。
 
与此同时,在还没有兵戎相见的时候,殷落羽已经发起了舆论的攻势,将他之前通过殷家镖队收集起来的,有关混元帮的负面信息,全部都给曝光了出去,还让衙门的人帮忙,有意无意地表示这些消息都是通过官方验证,绝对真实的。
 
殷落羽本来早就想要这么做的了,不过他只是在等适当的时机罢了,如今令狐少杰受伤,他知道不能再继续被动下去了,于是有关混元帮的负面舆论,如雨后春笋般冒出来,等到混元帮有所察觉的时候,已经是抑制不住了。
 
作为玄天宫的盟友,虎刀派也在虎元龙的牵头下,率先跳了出来,怒斥混元帮的诸多无耻行径,还将他们收集到的信息公之于众,让宋州无数江湖中人,更加相信这些舆论的真实性。
 
看着手中的一封封报告,令狐少杰不得不佩服殷落羽的谋略,总能在某个舆论发酵到恰到好处的时候,导演一出戏码来,让混元帮一次次地陷入被动,不要看才短短的两个月,混元帮的名声已经被搞得跌至历史新低。
 
宋州境内,几乎每天都在上演打戏,其中一方肯定是混元帮的人,至于另外一方,则是来自各个本地门派的江湖中人,甚至有些是游历到宋州的外地江湖中人,都时不时会跟混元帮的人打上一架。
 
可以说混元帮现在已经是过街老鼠,人人喊打,可他们偏偏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应对,在殷落羽的推波助澜下,混元帮已经越来越向邪门歪道那边靠拢。
 
要知道整个苍龙帝国中,几乎所有的门派以及独行侠,都自诩侠义和正道,即使是宋州这种比较偏远的地方也不例外,所以混元帮这种异类,自然会被人群起攻之。
 
更加令混元帮郁闷的,是这种情况刚开始只是发生在宋州,可是随着事态越来越超出他们的控制,已经逐渐波及到其他州的分舵,等到混元帮总舵看到情况不对,并且派人前往宋州分舵支援的时候,杜空明已经是焦头烂额了。
 
这天,杜空明总算等来了总舵的人,看到对方的样子,他顿时放松了不少,同时也向对方吐苦水道:“大护法啊!没想到是您来了,玄天宫那些家伙,实力没有我们强悍,竟然玩这种阴谋诡计啊!”
 
没错,此次被派来处理宋州分舵事情的,正是混元帮总舵的大护法,人送外号一剑无情的青泰,他看着杜空明,有些愤怒地说:“你不是总说你擅长玩阴谋诡计的么?怎么这次反倒被对方玩得团团转了?”
 
也不怪青泰如此生气,想他已经是处于半退休的状态,手头的事情基本都已经交接出去,除非舵主亲自让他去办事,否则他剩下的就是吃喝玩乐,本来他还打算去中原武林游玩,没想到人已经快到了,却被叫回来处理这档事。
 
“是我小看了他们,本以为让七蛇老怪前往,就算灭不了玄天宫,也能让玄天宫的高端战力受创,只要到时候我们跟七蛇老怪了解下情况,就能拍出相应的力量让他们彻底覆灭,但是没有想到,七蛇老怪竟然死在那里了……”
 
杜空明很是无奈,事情的结果完全超出他所有的预想。
 
青泰沉默了片刻,然后开口说道:“这就足以证明,玄天宫有着抹杀先天初期的力量,不管这种力量他们是不是能够随意使用,但既然有这种可能,我们就不得不小心点,要知道不久之后,就是武林盟主竞选资格战了,我们不能在这种门派身上,消耗太多的力量。”
 
“难道要放任玄天宫不管?这样跟放弃宋州有什么区别?”杜空明微微皱眉问。
 
“当然不可能,否则帮主也不会让我前来此处,只是接下来的事情,我们应当小心应对,先让在外面走动的帮众回来,减少跟其他江湖中人的冲突,至于玄天宫……你派人敲锣打鼓地前去发请帖,就说我青泰邀玄天宫主一叙!”青泰嘴角微挑,露出了志在必得的笑容。
 
“啊?他们现在跟我们简直势如水火,怎么可能应邀前来?”杜空明十分不解。
 
“我说过,要敲锣打鼓地去邀请,最好弄得整个宋州武林人尽皆知,一是让他们知道,现在宋州分舵是我在做主,让那些蹦跶得太欢的人收敛点,二嘛……越多人知道,玄天宫越不好拒绝,这可是关系到他们名声的问题。”青泰淡笑着说到。
 
青泰说的没有错,从他们的分舵到玄天宫,如果稍微绕下路,再加上敲锣打鼓的话,整个宋州武林都会知道他邀请令狐少杰赴宴,到时候所有人都会聚焦在这件事情上,进而减少跟混元帮的刻意作对。
 
而且青泰的名声,也足以震慑不少想借机出名的人,虽说江湖中人都是亡命之徒,但是贪生怕死的人还是不少的。所以在消息放出去后,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观望,看看这件事情的最后结果是什么。
 
如果令狐少杰不应约,那么玄天宫就会被人看做是胆小如鼠的门派,名声虽然不会臭到哪里去,但也烂得差不多了,到时候青泰只要趁胜追击,局势就会颠倒过来,玄天宫反倒会陷入被动。
 
如果令狐少杰应约,则要看令狐少杰的结局如何了,如果令狐少杰屈服了,或者直接挂掉了,那么接下来玄天宫肯定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而借杀玄天宫这只鸡,也能儆其他跟混元帮作对的猴。
 
但要是令狐少杰能够安然无恙,还能打混元帮几个嘴巴的话,那么玄天宫的局势将更加光明,分分钟能够将混元帮踢出宋州的节奏,只是青泰安排了这么大的一个瓮,又怎么会让令狐少杰轻松应对呢!
 
杜空明觉得此计大妙,于是赶紧下去安排人前往玄天宫,整支队伍有二十几号人,穿扮得大红大紫,生怕不会引起别人的注意,虽然有马匹代步,可是却控制着速度,比正常人人走路快不了多少。
 
所以这支队伍在走了不到一半路程的时候,令狐少杰就已经收到了消息,本来令狐少杰以为,齐飞鹤死在玄天宫的消息,足以让混元帮感到忌惮,没想到他们越来越狠,本来就已经有杜空明镇场的分舵,如今又来了个大护法青泰。
 
这也足以看出,混元帮是铁了心要铲除玄天宫,此次邀约可以说是至关重要,可以最大程度地做个了结,要是玄天宫能够顶过去,虽然依旧摆脱不了两家敌对的关系,但是足以让混元帮不敢再随意地挑起事端。
 
只是令狐少杰并不觉得轻松,心中反倒有些凝重,不管是泰青,还是杜空明,实力都不比齐飞鹤差,甚至还有可能更高,单打独斗的话,令狐少杰有信心立于不败之地,但是要是对方两个一起上的话,结果如何就不是令狐少杰能够预料的了。
 
 
第43章 全力运功目若苍穹,为求发展意请文雄
混元帮的大张旗鼓,对于玄天宫来说,其实是有点好处的,起码在令狐少杰收到消息,以及赴宴的这段期间,他不用担心混元帮会偷袭玄天宫,要不然混元帮可真就坐实了邪门歪道这个名号了,他们如果还想继续愉快的发展,就不会做这种事情。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令狐少杰还是腆着脸给玄天宫的盟友,也就是虎刀派写了封信,希望他们能够派一、两个高手过来,让玄天宫的山门更加的安全,虽然令狐少杰知道,这封信几乎是没有什么着落的。
 
当初虎元龙选择跟玄天宫结盟,看重的是玄天宫背后的殷家,以及令狐少杰的发展潜力,不过现在看来,玄天宫的发展,已经有点超乎虎刀派的预想,如果说他们之前将玄天宫看成是附庸门派,那么现在的玄天宫对于他们来说,就是竞争对手了。
 
毕竟令狐少杰先是将混元帮分舵的舵主给宰了,随后又传出齐飞鹤也死在了玄天宫里,要知道虎刀派的第二高手虎元龙,可是被齐飞鹤轻轻松松地给打成了重伤,可是现在却有这种消息传出来,这不是在打虎刀派的脸么?
 
所以就算令狐少杰对虎元龙有救命之恩,虎元龙也是重情重义,有恩必报之人,但是他的掌门师兄依旧有很大的可能,不同意虎元龙前来帮忙,在令狐少杰看来,虎刀派很大程度上会采取观望的态度。

 
不管玄天宫和混元帮的战果如何,只要玄天宫不会死得太难看,那么他虎刀派就是最大的赢家。从如今的局势上来看,玄天宫从最开始的抱大腿,已经渐渐将自身发展成大腿,让玄天宫、虎刀派,混元帮形成种微妙的平衡。
 
任何两方发生冲突,第三方自然能够获得最大的好处,可以说要不是有混元帮这个外来的帮派,让玄天宫跟虎刀派有了共同的敌人,说不定两家人早就打起来了。
 
武林可是很庞大的,其中的门派更是多如繁星,数不胜数,门派间虽然平时摩擦不断,却少有激烈的竞争发生,究其原因,是大门大派之间的距离都比较远,在交通能力低下的这个世界里,他们的利益不会发生太大的冲突。
 
比如招收弟子、置办产业、开垦田地等,许多大门大派只要确保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能够占据主导地位就足够了,就好像一锅香喷喷的肉汤,大门大派将肥而不腻,入口即化的肉都吃掉,心情好就给其他本地门派点汤喝,那些小门派都要感恩戴德。
 
可是同样的事情,放到玄天宫跟虎刀派身上,他们都只能说一句:“臣妾做不到啊!”
 
要知道宋州不管是人口、习武的人数,还是其他资源,都远远比不上其他的地方,两家人如果将这些资源平分,只会导致两边都发展不起来,场面就显得很是尴尬,所以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就是将对方打压下去,让自己成为宋州的第一大派。
 
到时候自己能够优先挑选天赋好的弟子,占据更加多的产业、田地,只有以这些作为基础,自己的门派才能够不断壮大,最后进军中原武林,并且在中原武林中谋得一席之地,至于落败的门派,只能生活在影子之中,勉勉强强地过着日子了。
 
将该交待的事情,跟送信的弟子仔细说过之后,令狐少杰来到洞天福地中,继续着仙风灵气心法的修炼,当他全力调动起体内的仙灵真气的时候,令狐少杰的双眼发生了奇特的变化,本来漆黑如墨的瞳孔,此时却如同宝石般湛蓝。
 
看着水中的倒影,令狐少杰很是郁闷,自从那天他从寒潭里出来之后,每当他全力运转起仙风灵气心法的时候,眼睛的颜色就会变成宝石蓝,而且不管他怎么尝试,都无法改变这种情况。
 
后来经过上官卯的解释,他才知道这是治疗的后遗症,有些寒气的精华跑到眼睛里,平时潜伏着看不出来,可是如果运功的话,就会激活这些精华,让眼睛发生变色的情况,还好只是眼睛变色,没有其他不好的症状发生。
 
而且变色后的眼睛还有个好处,就是即使在黑暗之中,令狐少杰都能看得清清楚楚,不过他只能用这个奇效来防止别人的偷袭,自己却偷袭不了别人,因为在黑暗之中,令狐少杰的眼睛是会发光的,用来吓吓人估计还不错。
 
当令狐少杰走出洞天福地的时候,正好遇到也是要来练功的殷落羽。
 
“夫君,等到混元帮的人来了,你会接受邀约对吧……”殷落羽很是担忧地说。
 
“是的。如果我不去的话,我们反倒会很被动,如此一来,你的努力不就都白费了么?”令狐少杰笑着,他希望自己的轻松,能够让殷落羽稍微安心点。
 
“此计不成,我可以再施他法,可是你要是有什么闪失,你让我怎么办?”殷落羽直接问到。
 
“放心吧!换做以前,我估计还真的有点悬,但是现在……我自信只要我想走,他们是绝对留不住我的!”令狐少杰的仙风灵气心法,已经有了不小的进步,先天境界也巩固了下来,实力的增强,让他言语之间,自然地流露出一股让人信服的气势。
 
殷落羽被其感染,也知道令狐少杰确实是飞去不可,只是要他不担心,是无论如何都做不到的,他轻轻叹了口气说:“我跟你说说最近的情况吧!”
 
令狐少杰点点头,两人就在旁边的大石头上坐下来,殷落羽靠在令狐少杰的怀里,有条不紊地说着最近传上来的各种情报。
 
玄天宫的产业发展得很是顺利,首先是寻天楼,令狐少杰用水元素中记载的酿酒法,自己试着酿制了一批白酒,没想到味道出奇的好,在酒楼里还没打响知名度,就被好酒的殷昊苍全部买走了,还让令狐少杰每个月都要孝敬他两坛。
 
对此令狐少杰只能“呵呵呵呵”,不过毕竟是自家的老丈人,还帮了自己那么多,每个月孝敬两坛酒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何况殷昊苍也不是白喝这些酒,他老人家可是有给钱的,市场价连个折扣都不用。
 
而且殷昊苍还在招待土豪地主的时候,将这些酒拿出来分享,让这些人也爱上了这酒的味道,于是令狐少杰将这种酒命名为逍遥醉,只在上流社会中贩卖,除此之外,令狐少杰还送了瓶冰灵酒给殷昊苍。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20)】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