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19)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19)】

 
这股白色的雾气,可不是普通的异象,或者说根本就不是异象,由于令狐少杰基本都是在寒潭修炼的缘故,所以运用仙灵劲气的时候,劲气会夹带着一股刺骨的冰凉,让常人难以忍受。

 
适才令狐少杰全力冲击任督二脉,不少仙灵劲气外放出去,形成了类似平时的白雾异象,齐飞鹤只是不小心吸了口白色雾气,就感觉自己体内的血液都要被凝固了,他赶紧运气内功,才阻止了白雾对自己身体的侵蚀。
 
知道了白雾的厉害,齐飞鹤也不敢托大,赶紧跳出白雾,继续朝令狐少杰攻去,此时齐飞鹤已经有些恼怒,觉得令狐少杰让他丢了面子,所以下手是越来越狠,可是他突然惊讶地发现,令狐少杰不仅全都接下来了,还比刚才表现得更加游刃有余。
 
打通了任督二脉,令狐少杰体内已经自成循环,现在的他就算不刻意地运行仙风灵气心法,仙灵真气也会源源不断地产生,并且在他体内游走,滋润着他的肌肉、经脉、五脏六腑甚至是血液。
 
可以说只要令狐少杰不放什么大招,将体内的仙灵真气抽调一空,那么这些真气就是源源不息的,所以当齐飞鹤的七蛇劲气再次进入令狐少杰体内的时候,根本不需要令狐少杰做什么,仙灵真气就会自动护主,将入侵的七蛇劲气化解个干净。
 
正因为如此,此时的令狐少杰跟齐飞鹤对起招来,才会显得轻松许多,反过来齐飞鹤就开始难受了,要知道令狐少杰身怀数十种武学,在他步入先天境界之后,威力更是呈现几何式的增长。
 
齐飞鹤使的是七蛇拳法,说是拳法,但主要以指尖伤人,施展犹如毒蛇出击,速度奇快,往往是对手还没有反应过来,已经身中数招,加上齐飞鹤修炼的内功,是配合着蛇毒修炼的,因此被他的劲气打中,不仅会身受内伤,还会产生中毒的迹象。
 
可惜这些对于令狐少杰来说,就显得有些不够看了,令狐少杰先是用流水融冰掌,让齐飞鹤的速度降了下来,虽然并不是很明显,却足以打乱齐飞鹤的节奏。
 
在齐飞鹤明显表现出急躁的时候,令狐少杰又使出了火元素中的红莲重拳,虎虎生风的拳头,打得齐飞鹤不敢再轻易伸出手指,生怕一个不小心,连手指都会被打断。
 
本来占尽上风的齐飞鹤,由于轻敌,让令狐少杰将局势顺利扭转,眼见自己已经渐渐落了下风,如果不尽快解决掉令狐少杰的话,就算自己勉强打赢,在对方的地盘上,自己依旧还是十分危险。
 
想到这里,齐飞鹤眼神变得凶狠起来,他大吼一声,双臂连摆,竟然甩出十数条毒蛇,令狐少杰本来是无需惧怕的,可是这些毒蛇竟然可以口吐银针,还直奔令狐少杰的穴位而来,这就让令狐少杰不得不小心应对了。
 
抓住了令狐少杰躲避银针时的空档,齐飞鹤将全身劲气以及蛇毒汇聚在指间,直接打向令狐少杰的胸膛,令狐少杰眼神一寒,避无可避的他决定跟齐飞鹤来个两败俱伤,甚至是同归于尽。
 
令狐少杰也将全身的劲气汇聚在拳头上,直接轰向齐飞鹤的面门,只听见“砰砰”两声闷响,齐飞鹤整个人倒飞了出去,令狐少杰也是退了好几步才停下,只是他刚刚站稳脚步,那些还活着的毒蛇就朝他扑了过来。
 
突然,几道寒光一闪,毒蛇全部身首异处,原来是殷落羽手持寒冰龙纹剑,挡在了令狐少杰的面前,其实殷落羽他们早就在附近,只是由于玄天宫中,实力最高的就是令狐少杰,他们贸然出手的话,很有可能会拖了令狐少杰后腿,那个时候反倒是帮了倒忙。
 
后来令狐少杰打通任督二脉,逐渐占了上风,他们也就放心下来,只是还没有等他们高兴得太久,就电光火石地发生了眼前的一切,所以当殷落羽赶到令狐少杰身边的时候,局势已经都明朗了。
 
齐飞鹤体内已经伤痕累累,令狐少杰极寒的仙灵劲气,杀伤力可是不容小觑的,他缓缓站起来,满脸鲜血,连话都已经说不清楚,却不断地狞笑着,看向令狐少杰的眼神,也跟看死人差不多。
 
“老子劈了你!”旁边的尉迟烈话还没有说完,就看到齐飞鹤身体重重一震,满脸地不可思议,等到齐飞鹤背朝天倒下之后,众人才看清楚,原来是齐飞鹤的那个男孩,在齐飞鹤的后心,狠狠地捅进了一把匕首,让齐飞鹤死的不能再死了。
 
男孩见状有些疯癫地大笑道:“哈哈哈!爹!娘!孩儿给你们报仇啦!”
 
说完这句,男孩也直挺挺地倒了下去,生死不知,不过现在所有人都没有心情去理会男孩,毕竟令狐少杰现在的情况也很是不好,在殷落羽搀扶住令狐少杰的时候,令狐少杰就已经是昏迷不醒了。
 
上官卯赶紧给令狐少杰诊断,只是他的脸色很不好看,让所有人的心里都提到了嗓子眼,殷落羽更是焦急地问道:“上官殿主,宫主究竟怎么样?”
 
“宫主刚才竟然强冲任督二脉,在身体还没有完全适应的情况下,就跟齐飞鹤大战起来,如今宫主体内真气几乎用尽,只能勉强挡住齐飞鹤夹带着火毒的内劲,我只能施针保住宫主的心脉,确保宫主不死。”上官卯直接说到。
 
原来,在打通任督二脉后,通常需要一段时间的静养,以此来巩固修为,以及让身体适应,可是令狐少杰明显没有这个时间,所以他在跟齐飞鹤的对战中,虽然占据了上风,不过对身体的消耗也是巨大的。
 
而齐飞鹤的七蛇劲气中,最为厉害的就是火毒,令狐少杰跟齐飞鹤对拼,体内的仙灵几乎抽调一空,没有足够的真气来对抗齐飞鹤的劲气,只能勉强护住重要的地方,让自己不会马上毙命。
 
只是这种情况也不能维持得太久,上官卯在给令狐少杰扎下几针后,就发现情况越来越恶劣,如果不再想办法的话,令狐少杰就算是保住了性命,估计这辈子也只能当植物人了。
 
“快想办法!”殷落羽看着嘴角已经开始溢血,身体也越来越热的令狐少杰,知道令狐少杰的情况很是不妙,双眼已经变得通红,面目也变得有些狰狞。
 
“除非……能够有极寒之物,稳住宫主体内的火毒,然后再辅以药物,宫主就可以痊愈,只是这一时之间……去哪里找极寒之物啊!”上官卯也很是着急。
 
“TMD!你早说啊!山巅有个寒潭,能够把石头冻成冰块,算不算极寒之物啊?”欧阳鸩马上吼到。
 
“当然!快把宫主运到那里去!”上官卯赶紧催促到。
 
“殷成,背上宫主!尉迟殿主跟陶老,你们留下来稳定人心,还有处理下收尾,欧阳殿主,上官殿主带上所有有用的东西,马上追上我们!”殷落羽得知解救令狐少杰的办法,马上下令到,众人应了声是后,就都行动了起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当令狐少杰缓缓睁开双眼的时候,他发现自己正身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同时他还看到了个自己最熟悉的人——寻天子。
 
 
第40章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通灵仙术主在辅助
看着满脸严肃的寻天子,还有看到周围阴森森的环境,以及时不时飘过去的鬼差,令狐少杰无奈地叹息了声,然后竟然开始脱衣服。
 
“臭小子你脱衣服干嘛?世道又变了么?看到师父不行礼,变成宽衣解带了?”寻天子很是不爽地说。
 
“呃……师父,我不是死了么?可我还没有完成您的遗愿,肯定是要被你下油锅的,总不能穿着衣服下油锅吧!话说师父啊!你我师徒一场,能不能让我投个好胎啊?”令狐少杰笑嘻嘻地商量到。
 
寻天子闻言满脸黑线,摆摆手说:“你没死,所以不用下油锅,只是你身受重伤,魂魄都脱离出来了,为了防止发生什么意外,我把你带来地府参观参观,等你身体恢复得差不多了,我就放你回去。”
 
“原来是这样啊!吓死我了,我还以为我跟那七蛇老怪同归于尽了呢!”令狐少杰拍了拍胸脯,十分庆幸地说。
 
“你还是太弱了,你师父我纵横江湖的时候,不要说什么七蛇老怪了,就算是百蛇老怪,都不是我的对手。”寻天子十分自信地说。
 
“徒儿哪能跟您老人家比啊!徒儿知道自己还差得远,所以每天都有勤加修炼的。”令狐少杰赶紧溜须拍马,他可不相信自家师父特意将自己带来地府,就真的只是为了参观这么简单。
 
果然,寻天子略微满意地点点头后说:“你虽然深受重伤,不过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要好好利用恢复后的能力,既然今天你来到地府,师父就再教你一招辅助的仙术吧!”
 
“师父大恩大德,徒儿感激不尽!”令狐少杰说着纳头便拜。
 
寻天子随手一抬,就让令狐少杰站直了身体,他随意地说道:“此仙法名曰通灵术,虽然不能直接用来跟人比斗,但是运用得好的话,可让玄天宫平添一股助力。”
 
“通灵术!这么说的话我也可以召唤蛤~蟆啦!”令狐少杰闻言眼前一亮,习惯性地将此套仙术跟某影联系到一起。
 
寻天子敲了下令狐少杰的后脑勺,没好气地说:“瞧你这点出息,召唤什么癞蛤~蟆?通灵术可以让你跟其他生灵沟通,让你可以更好地控制它们。”
 
令狐少杰捂着吃疼的地方,嘟囔着说:“师父啊!您老下手能不能不要这么重,要是不小心把徒儿我打得魂飞魄散了,谁来替您完成遗命。”
 
“少废话,我下手自有分寸。你还是好好消化下这通灵术吧!”寻天子说着,再次使用灵犀一指,轻轻地点在令狐少杰的眉间,顿时,有关通灵术那庞杂的信息,顿时出现在令狐少杰的脑海之中。
 
通灵术,正如寻天子所说,是一门辅助型的仙术,它没有办法用来跟人对敌,但是也有着它非比寻常的作用。
 
正所谓万物皆有灵,除了人类之外,飞禽走兽,花草虫鱼,都是具有灵性的,在学会通灵术后,只要拥有灵性的东西,令狐少杰就可以跟对方建立沟通,当然,令狐少杰可以单方面关闭这种沟通,省得走个路都要被小鸟说“早早早”。
 
几个时辰后,令狐少杰总算完全掌握了这门仙术,由于只是辅助型的仙术,加上旁边有寻天子照顾,所以令狐少杰并没有遇到什么困难。
 
看到令狐少杰笑嘻嘻的样子,寻天子点点头道:“好了,你的身体也恢复得差不多了,是时候回去了,不要忘记我教给你的,以及交给你的事情。”
 
“师父,这才几个时辰,机会难得,让徒儿再多陪您会吧!”令狐少杰依依不舍地说。
 
“走吧!地府的时间可比人间的慢多了,不要以为你才待了几个时辰,其实人间已经过去好几天了,你再不回去的话,估计有人都要殉情了。”寻天子调笑着说。
 
令狐少杰闻言微微一愣,脑海中随即浮现出殷落羽憔悴的样子,心中顿时一痛,他跪下去朝寻天子磕了几个头后说:“徒儿谨遵师父教诲,竭尽全力完成师父的遗愿。”
 
寻天子单手一挥,令狐少杰顿时消失在他的面前,直到这个时候,寻天子的眼眶才有些发红,他喃喃自语道:“痴儿,你每天的三跪九叩,为师都是感受得到的。”
 
令狐少杰睁开双眼,这次呈现在他眼前的景物,就显得熟悉得多了,特别是那条硕大的冰鳞炎蝮蛇王,令狐少杰稍微动了动身体,全身的骨头随之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同时他还发现,自己竟然整个人泡在寒潭里,而且没有被冻成冰块!
 

“夫君!你终于醒来!太好了!”令狐少杰刚刚上岸,就感觉到有人扑到自己的怀里,那熟悉的温度,那熟悉的关怀,让令狐少杰心中温暖,只是当他看到怀中人的憔悴面容时,心中还是忍不住阵阵发痛。
 
“对不起,让你担心了。”令狐少杰紧紧抱着殷落羽,两滴眼泪划过脸颊。
 
“只要你没事就好。走,外面已经备好热水跟干净的衣服,夫君去洗漱一番吧!”殷落羽刚刚站起来,却差点晕倒,还好令狐少杰始终抱着他,才没有失足掉到寒潭里,现在除了步入先天的令狐少杰,估计谁掉寒潭里都是个死字。
 
令狐少杰赶紧将殷落羽带了出去,发现欧阳鸩跟上官卯就在外面等着,看到自家宫主平安无事地走出来,两人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就看到令狐少杰怀中脸色苍白的殷落羽,立马知道自己又有得忙了。
 
还好殷落羽只是由于连日来不离不弃地照顾着令狐少杰,加上寒潭寒气逼人,让殷落羽有些犯了伤寒,上官卯只是给殷落羽扎了几针,然后掏出两颗药丸给殷落羽服下去后,殷落羽的气色明显恢复了许多。
 
看到殷落羽没有什么大碍,令狐少杰才安心地去换掉身上那湿漉漉的衣服,架上篝火上的大水桶早就准备好,温度适中的水桶里还放了不少药材,由于不知道令狐少杰什么时候会醒过来,所以每天殷落羽跟上官卯都会将水桶里的东西换上一遍。
 
令狐少杰泡在药浴里,听着自己晕过去之后的事情,才知道在齐飞鹤死后,依旧发生了不少事情。
 
首先,给了齐飞鹤致命一刀的那个男孩,他的名字叫做夏白,全家已经被齐飞鹤杀掉,自己也每天经受着齐飞鹤的折磨,可是他依旧忍辱负重着,就是为了有朝一日,能够为自己的家人报仇,如今大仇得报,他恳求玄天宫收他做杂工,让他能够报答玄天宫的恩情。
 
夏白为表诚意,还发了誓言,欧阳鸩查看过夏白的身体,发现夏白的经脉已经有些受损,习武的话成就不会很高,但是齐飞鹤为了能够长期折磨夏白,所以用了某种方法,改造过夏白的身体,让夏白对毒素有着一定的免疫力,所以欧阳鸩就将其收为了入室弟子。
 
令狐少杰对此没有任何反对的理由,有个人能够帮得了欧阳鸩打下手,令狐少杰也很高兴,他们还从夏白的述说中,得知齐飞鹤之所以会杀上玄天宫,主要是混元帮的人在作祟,否则说句难听的,齐飞鹤怎么会在意这个名不见经传的门派。
 
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就是天马帮的人几乎都死绝了,原来当初玄天山的门派被赶出怀宗城,天马帮自然也赫然在列,只是他们去而复返,潜伏在玄天山上等待着机会,这次看到令狐少杰几乎跟齐飞鹤同归于尽,想坐收渔利的他们在当天晚上就杀了进来。
 
当时殷落羽正好在玄天宫中安排接下来的事情,看到有人竟然挑这个时候杀进来,本来心情就嫉妒恶劣的他,顿时怒发冲冠,手持寒冰龙纹剑就迎了上去。
 
鲁有平看到来者是殷落羽,更加肯定玄天宫已经无人可用,否则怎么会派殷落羽这个出了名的病秧子出来,就在他幻想着今晚就能够接管玄天宫,而沾沾自喜的时候,殷落羽手起剑落,直接将他劈成了两半。
 
看着自家帮主在对方手里走不过一招,天马帮已经自乱阵脚,被随后敢来的其他人,还有霸天虎斩杀殆尽。
 
上官卯回想起当晚的场景,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说:“宫主在玄天宫里,果然深入人心,天马帮挑这个时候来犯,简直是触了众人的逆鳞,当时所有弟子都奋勇杀敌,就连殇儿那小娃都放倒两个大汉,副宫主更是犹如杀神下凡,所过之处,血溅五步,无人敢犯。”
 
令狐少杰闻言看了看不远处,正在闭目养神的殷落羽,十分心疼地说了句:“真是辛苦他了,也辛苦你们了。”
 
等到令狐少杰洗漱完,换上干净的衣服后,殷落羽已经恢复如常,令狐少杰让他们先回玄天宫休息,他还有事情要做。
 
“宫主,你要干什么?你刚刚恢复,不要太勉强的好。”殷落羽关心地询问到。
 
“没事,我只是找那条大蛇聊聊天。”令狐少杰表现得信心满满,而且跃跃欲试。
 
 
第41章 对话蛇王出手相助,重获自由留守洞窟
令狐少杰确实是要去找冰鳞炎蝮蛇王聊天,看看能不能和平地解决问题,但是这话在其他人听来,就完全不是这么回事了,他们以为是令狐少杰晋级到先天境界,一时手痒,打算跟那条大家伙好好打上一架。
 
在他们看来,令狐少杰重伤初愈,没把他抬回玄天宫,就已经是十分看得起令狐少杰了,可是现在他居然还要去找冰鳞炎蝮蛇往的麻烦,所以说什么也不同意,几个人甚至合力要将他给架回去。
 
最后令狐少杰好说歹说,并且搬出了欧阳鸩的驱蛇药,才让他们稍微安心点,而且令狐少杰各种保证,他们也知道令狐少杰不会做出什么不明智的事情,只是为了安全起见罢了,不过见令狐少杰如此执着,也就随他去了。
 
笑嘻嘻地目送走几个人后,令狐少杰转身来到寒潭边,发现冰鳞炎蝮蛇王的大脑袋依旧停在洞口,似乎在等着自己的到来,那对灵性的双眼中,似乎充满着好奇,疑惑,甚至还有点期待。
 
“凡人,你很奇怪,不久前你被带到这里的时候,我以为你都要死了,没想到你不仅活了下来,还变得更加生龙活虎了。”蛇王歪了歪脑袋,发出嘶嘶嘶的声音,但由于有通灵术的原因,他的嘶嘶声都被翻译成为令狐少杰听得懂的话了。
 
“在我看来,你也很奇怪,你究竟是吃的是什么?竟然能够长得这么大!”令狐少杰耸耸肩,随意地聊着。
 
“能进来洞穴里帮我个忙么?”蛇王直接问到。
 
“不好意思,我还没有那个信心。”令狐少杰摇摇头,开什么玩笑,洞穴里的情况他根本一无所知,要是不小心被蛇王吞了,自己都不知道找谁哭去了。
 
“我可以发誓,如果我做出任何伤害你的事情,天打雷劈!”蛇王说着,天空顿时划过一道闪电,并且传来轰隆隆的声音,令狐少杰有些愕然,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的誓言,竟然对动物都有效。
 
“虽然你发誓了,可是我过不了这寒潭。”令狐少杰从上官卯那得知,自己之所以能够泡在寒潭里,是由于自己当时体内有火毒作祟,寒潭的寒气正好能够克制火毒。
 
加上令狐少杰已经步入先天境界,体内的真气自成循环,当火毒被寒气压制住,并且被仙灵真气消化掉,令狐少杰也就渐渐能够在寒潭中抵御寒气了。只是令狐少杰目前的修为,只能停留在寒潭的边缘,要是往洞穴游去,依旧逃不过变成冰棍的下场。
 
蛇王歪了歪脑袋说:“这有何难?”
 
话音刚落,蛇王硕大的脑袋已经伸到令狐少杰面前,离令狐少杰只有不到两米的距离,令狐少杰只需要轻轻一跃,就能够跳到蛇王的脑袋上,再由蛇王将其带到洞穴中,强烈的好奇心,以及蛇王的誓言,让令狐少杰最后还是迈出了这一步。
 
来到洞穴里后,令狐少杰发现,洞穴比自己想象的要宽敞,也要明亮得多,最让他感到震撼的,是冰鳞炎蝮蛇王的体长,竟然有将近二十米长,只是它的下半身,被一块巨大的石头压着,让它无法离开。
 
“这就是你要我帮的忙?”令狐少杰微张着嘴巴,指了指那块将近四米高的大石头。
 
蛇王点点头,跟令狐少杰说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跟欧阳鸩猜测的一样,蛇王在很小的时候,就已经溜进这个洞穴,外门寒潭的水对人类来说,是无法逾越的障碍,但是对于冰鳞炎蝮蛇这种集冰火于一身的奇蛇,游过寒潭就跟玩似的。
 
洞穴中确实有天材地宝血焰龙魂果,就长在洞穴最深处的巨大石笋上,可惜还远不到成熟的时候,蛇王就是依靠血焰龙魂果散发出来的灵气,即使不进食也能不断长大,最后变成现在如此庞大的体型。
 
不过十几年前,蛇王遭遇了一起飞来横祸,一颗不知道从哪里飞来的巨石,不仅砸开了洞穴的石壁,还压在了蛇王的身上,还好蛇王皮糙肉厚,没有被当场砸成肉饼,不过也被压得动弹不得。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19)】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