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18)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18)】

 
 
第37章 浅酌一杯笑看浮生,满饮三碗醉卧红尘
令狐少杰跟上官卯两人马不停蹄,仅仅花费了十天左右的时间,就赶回了玄天宫,才走过玄天宫的大门,就看到欧阳鸩拎着条二十厘米长的冰鳞炎蝮蛇从两人面前走过,上官卯见状马上气急败坏地吼道:“难怪你能赢我两次!原来你真的找到了冰鳞炎蝮蛇!”
 
欧阳鸩看到老熟人,脸上顿时露出坏笑道:“嘿嘿!你可不要怪我,毕竟我跟宫主有约在先,有关冰鳞炎蝮蛇的事情是绝对不能透露出去的。”
 
“哼!宫主,在下请求马上前往长有寒冰草,还有熔岩花的地方!”上官卯义正言辞地朝令狐少杰抱拳到。
 
令狐少杰笑着摆摆手说:“那个地方欧阳殿主也识路,而且最近几个月,欧阳殿主去的次数比我还多,想必知道更多的珍贵草药所在,就让欧阳殿主带你前往吧!”
 
说完这些不等欧阳鸩或者上官卯开口,令狐少杰运起轻功直接闪人了,开什么玩笑,平时在玄天宫里,基本都看不到欧阳鸩的身影,今天上官卯才走进玄天宫,欧阳鸩就出现了,令狐少杰绝对不相信这是什么狗屁偶然。
 
加上他还急着去找殷落羽呢!哪里有时间给他们当电灯泡,借机让他们去后山叙叙旧,升升温,打打野战什么的,也算是令狐少杰送给两人的礼物。
 
打发走了两人,令狐少杰来到殷落羽的房间,发现房间的桌子上,正放着不少账本、纸张等,殷落羽则趴在桌子上,不知道已经睡了多久,令狐少杰轻手轻脚给殷落羽披上条毯子后,随手拿起张纸看了起来。
 
“原来是店铺的地契,还是三层楼的建筑,倒是可以弄成酒楼、客栈什么的。”令狐少杰喃喃自语着。
 
玄天宫现在几乎没有任何产业,如果仅靠运镖那点收入,估计早就饿死不少人了,所以这段时间以来,用的都是殷落羽的嫁妆,还有令狐少杰之前剿匪的时候,顺手带回来的那些寨子的积蓄。
 
如今玄天宫总算有了自己的产业,说什么都要好好经营起来,一个门派的发展,除了要拥有高端的战力,一定数量的弟子外,还需要大量金钱的支持,江湖中人也是人,还没有达到呼吸天地灵气就能吃饱肚子的程度。
 
“夫君,你也觉得开客栈或者酒楼比较好吧!”殷落羽揉了揉眼睛,显得还有些慵懒。
 
“我吵醒你了么?”令狐少杰十分上道地递了杯水过去,殷落羽笑着摇了摇头,接过水咕噜咕噜喝了好几口。
 
“夫君,我都想好了,这些铺面的位置比较分散,有的还在其他的城镇,我们可以将其发展成为客栈、酒楼,不仅能够增加玄天宫的收入,还能从中摄取情报,毕竟这些地方的人流量很大,也是消息流通最为密集以及快速的地方。”
 
殷落羽一口气说了许多,难怪需要在事前喝下那么多的水,令狐少杰觉得他们夫妻两人真的是绝配,心有灵犀一点通,根本不用事先交流什么,就把事情都想到一块去了。
 
“玄天宫的事情你也可以做主的,既然你已经想好,就按照你说的做吧!我的意见跟你一样,还有,我将上官卯请来了,我们又多了开医馆这个选项,不仅能赚钱,还能收买人心,说不定什么时候还能赚到几个人情。”令狐少杰笑着说。
 
“好的,不过这些事情,还是需要夫君你来宣布,必须让其他人都知道,玄天宫只能以你为主,我为辅,要不然等到以后人数越来越多了,你这个宫主的威严也会随着下滑,这种事情绝对不允许发生!”殷落羽很严肃地说。
 
令狐少杰也很认真地点着头道:“你真是我的贤内助,晚饭让厨房准备得丰盛点,今晚开个小宴会,大家交流下感情,顺便把该说的都说了。”
 
宴会,是交流感情的办法之一,这不才刚刚进行到了一半,几个人已经打成一片,除了主位上的令狐少杰跟殷落羽外,其他人像尉迟烈、欧阳鸩、上官卯还有陶歆,都已经开始勾肩搭背,称兄道弟了。
 
令狐少杰喝着杯中的酒,心想这几个家伙还真是活宝,平时各有各的特色,几杯酒下肚就原形毕露了,不过这种和睦的场面,还是令狐少杰十分愿意看到的,他可不想混元帮这个外忧还没有解决的情况下,还要处理宫内高层关系这个内患。
 
几个人中,最高兴的人估计就是陶歆了,他右手的毒素已经完全被剔除,上官卯加入后,拍着胸脯保证能够治好,陶歆对此也没有丝毫怀疑,之前上官卯只是针灸了几下,就让他的右手有了明显的好转,更不要说接下来更加全面的治疗,会给他带来何种奇效。
 
只要右手完全康复了,陶歆就能完全施展梦寐以求的流金锻舞法了,到时候只要收集适当的材料,说不定还真的可以锻造出神兵。
 
令狐少杰也很高兴,上官卯为殷落羽诊断后表示,殷落羽的身体已经比同龄人还要健康,而且还会越来越好,不过由于之前中过毒箭的关系,为了保险起见,上官卯还是制定了三个疗程,最多只需一年,殷落羽的身体就完全没有任何隐患了。
 
到时候,令狐少杰就能将不知道想了多少个日月的婚事给办了,也能将始终能看不能吃的殷落羽给办了,虽然现在两人那啥也没有什么关系,不过令狐少杰可不会因为自己的一时私欲,而让殷落羽遭受一点伤害。
 
有句话说的好,喜欢就会放肆但爱就是克制。
 
至于铺面的问题,几个人最后讨论的结果,是先将酒楼跟医馆开起来,怀宗城内的客栈的数量已经不少,但是酒楼却是寥寥几家,里面卖的酒还不怎么好喝,不过即使如此,每天还是能够吸引不少江湖中人。
 
毕竟对于许多江湖中人来说,可以少吃两顿饭,但是不能少喝一顿酒,就算去客栈吃饭,酒也是必点之物,而且酒喝多了,虽然说容易发酒疯,不过也有不少人会酒后吐真言,只要派弟子在酒楼里轮流驻守,绝对是利大于弊的。
 
不过众人有意让令狐少杰头疼,说什么也要让令狐少杰亲自给酒楼起个名字,以及写一副对联,还不让殷落羽帮忙,毕竟殷落羽的才华在整个苍龙帝国都是享有盛誉的,让殷落羽出手的话,根本就没有任何悬念以及趣味。
 
令狐少杰虽然暗骂了几个家伙的腹黑,不过还是开始认真地思索起来,还好他是穿越过来的,就算自己想不出什么好名字,也能拿其他耳熟能详的名字来用,比如黄鹤楼、岳阳楼、望江楼,还有只会“铛~铛~铛~”的古城钟楼。
 
想到自己穿越到这个世界后,还好遇到寻天子,否则自己不会有今天地位、成就,甚至在刚开始的时候,就变成山中野兽的口粮,所以,只要令狐少杰在玄天宫,他早晚都会到拜恩殿三跪九叩,以表达自己对寻天子的感恩。
 
想到这里,令狐少杰抬头缓缓道:“酒楼就叫做寻天楼吧!至于对联……上联……浅酌一杯,笑看浮生;下联……满饮三碗,醉卧红尘。横批……醉生梦死。”
 
就算是刚刚加入的上官卯,早在欧阳鸩的解释下,得知在玄天宫中,“寻天”二字的分量有多么的重,所以寻天楼这个名字自然没有人反对,也没有反对的理由,因此寻天楼这个以后遍布整个苍龙帝国的酒楼,就这样无声无息地开始了它的传奇。
 
宴会可以说是圆满结束,只是令狐少杰的忙碌才刚刚开始,接下来的日子里,在征得尉迟烈的同意之后,令狐少杰让殷成拜尉迟烈为师,两人都是以修炼刀法为主,所以让尉迟烈来教授殷成星火燎原刀法,是最合适不过的了。
 
令狐少杰还为上官卯招了两个机灵的小跟班,每天负责给上官卯打打下手,比如分拣药材,拿药材出去晒,还有煎药、熬药之类的,至于他们能不能学到上官卯的看家本领,就看他们自己的本事,以及上官卯的心情了。
 
至于欧阳鸩,不是令狐少杰不想给他配助手,实在是没有人能够胜任,目前还真没有人能够做到跟令狐少杰一样,只需要稍微运下内功,即使再厉害的毒都能化解掉,加上欧阳鸩对徒弟的要求也颇为苛刻,所以目前欧阳鸩依旧只能独自忙碌。
 
陶歆的右手在恢复得七七八八后,忍不住手瘾的他,还试着用流金锻舞法打造了把长剑,此剑由精钢制成,在令狐少杰的帮助下,还引入了洞天福地的寒潭水,剑身长三尺有余,上刻有飞龙图案,吞云吐雾,栩栩如生,寒光逼人,锋利无比。

 
陶歆搬来块大铁石,用五成的力道持剑斩下,剑刃轻而易举入石三分,等到将剑拔`出来,发现剑刃上没有任何缺口,就连飞龙图案都毫无磨损。
 
这是陶歆平生最满意的作品,想到随着对流金锻舞法的熟悉,以及右手的康复,自己还能锻造出更好的武器,陶歆现在连睡觉都会笑醒。
 
陶歆将剑送给了令狐少杰,以表达自己对令狐少杰的谢意,毕竟没有令狐少杰的帮助,他是没有办法锻造出此剑的,令狐少杰则在征得陶歆同意后,将剑转送给了殷落羽。
 
对于令狐少杰来说,不管是赤手空拳,还是十八般兵器,他都能运用自如,拿着此剑纯属浪费,还不如交给擅长用剑的殷落羽,既能增添殷落羽的实力,亦能彰显此剑的价值。
 
殷落羽轻抚过剑身,很是赞赏地说道:“果然是好剑,多谢陶老赠剑!玄天宫有陶老在,真是如虎添翼,不知陶老是否已给此剑取名?”
 
陶歆闻言拍了拍额头说:“哎呀!最近太过兴奋,倒是将这事给忘了,就劳烦副宫主给此剑起个名字吧!”
 
“就叫寒冰龙纹剑吧!”殷落羽说。
 
 
第38章 来者不善善者不来,为保众人强冲二脉
转眼间,夏季已经快要结束,在即将步入收获的季节里,玄天宫却是迎来了个不速之客,刚吃过早饭不久,七蛇老怪齐飞鹤,就带着那个倒霉的孩子,来到了玄天宫的门前,看他气势汹汹的样子,即使是个老人,守门的弟子也要将其拦下。
 
“老先生,来我玄天宫所为何事啊?”其中一个弟子问。
 
“叫那什么令狐少杰出来见我!”齐飞鹤刚开始是想马上找令狐少杰麻烦的,不过他毕竟带着个小的,所以速度自然快不到哪里去,于是他干脆边玩边走,花费了近二十天的时间,才来到了玄天宫门前。
 
守门的弟子看到齐飞鹤对自家宫主如此不敬,知道对方来者不善,善者不来,有可能是混元帮的人又来找茬,当下也不含糊,怒吼一声算是警告了下齐飞鹤后,拔出佩剑就从左右两边夹攻齐飞鹤。
 
不过他们也没有想过下杀手,所以只是将前面的路堵死,给齐飞鹤留了退路,齐飞鹤立刻就看出了其中的缘由,不过让他有些意外的,是玄天宫区区两个守门的弟子,在出剑的时候,竟然都夹杂着内劲,这足以证明玄天宫并不是什么山野门派。
 
即使如此,齐飞鹤依旧不把玄天宫放在眼里,只见他双手一摆,体内的劲气随之爆发出来,两个玄天宫的外门弟子只觉得眼前一花,好像看到了数条蛇在游走,同时一股诡异非常的劲风就扑了过来。
 
两人都觉得胸口一痛,随即喉咙一甜,相继喷出一口鲜血的同时,整个人还被震得往后倒飞出去,令人感到诡异的,是那本来飞向齐飞鹤的鲜血,犹如被什么牵引住一般,往齐飞鹤的两边溅去,愣是没有半点沾到齐飞鹤的身上。
 
齐飞鹤收回双手,那诡异的劲气也被他尽数收回体内,看着两个倒地不起的弟子,他十分不屑地说:“两个不知死活的鼠辈,就凭你们也敢对老夫出手,要不是老夫今天心情不错,你们早就去见阎王了。”
 
两个弟子倒在地上,除了捂着自己的胸口痛苦地呻`吟外,连自己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不过他们的脸色并没有什么恐惧,反倒有着股不屈。
 
齐飞鹤见状冷笑了声说:“倒有点大门大派的骨气,可惜你们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老夫的七蛇劲气会在你们体内提留数月,这期间劲气每天都会发作七次,让你体会下什么叫做万蛇噬心,好好记住这次惩罚吧!哈哈哈……”
 
只是齐飞鹤话音刚落,就看到一个少年慢慢走到两个弟子的身边,少年将弟子的衣服扒开,露出胸膛,发现胸膛上竟然可以清楚地看到一条蛇的印记,蛇印上还发着淡淡的绿色,显然两人都有中毒的迹象。
 
少年正是令狐少杰,他刚才恰好路过,齐飞鹤从进来到打伤两个弟子的整个过程,他都看得一清二楚,可是由于距离太远,加上齐飞鹤出手太快,眨眼的功夫就将两个弟子打伤,令狐少杰根本来不及出手援助。
 
只见令狐少杰的手掌轻轻往两名弟子的胸膛上一按,将仙灵真气缓缓渡到两人的体内,查看着两人的伤势,这一查看,却是让令狐少杰皱起了眉头,齐飞鹤也没有丝毫阻拦的意思,反倒是饶有兴趣地看着,就好像这两个人不是他打伤的一般。
 
当他看到令狐少杰皱起了眉头,脸色更是露出得意的神色,还不忘鄙夷地说:“哈哈哈!我七蛇老怪齐飞鹤的劲气,又岂是你这种小辈可以化解的。”
 
可惜齐飞鹤还没有得意多久,就看到令狐少杰的周围弥漫起一股白色的雾气,将三个人都笼罩在其中,令狐少杰衣衫飘动,身形时隐时现,宛若天仙,只是片刻之后,这些奇异的景象就突然消失了。
 
令狐少杰站起来,对闻讯赶来的其他外门弟子吩咐道:“将他们带下去好好照顾,静养段时间之后,就可以完全康复了。”
 
齐飞鹤可以清楚地看到,两个被他打伤的弟子虽然还需要别人的搀扶,不过胸膛上那明显的蛇印,已经完全消失,他立刻知道自己的七蛇劲气被眼前的少年化解了,更加肯定敢救下虎元龙的人,定是眼前的少年无他。
 
想到这里,齐飞鹤已经猜出少年的身份,只是跟他原先预想的,还是有很大的出入,于是他冷声问道:“你就是这玄天宫的宫主,令狐少杰?”
 
“正是本宫主!七蛇老怪,你的信子吐的还真够长,都够到我玄天宫来了。”从刚才的对话中,令狐少杰也知道了齐飞鹤的身份,心想虎元龙回去的还真是时候,要是晚走两天,说不定两人又要干上一架。
 
“小子,你莫要猖狂,你可知道老夫今日前来,所为何事啊?”齐飞鹤傲然说到。
 
“请恕在下愚钝,您老行事乖张,我用正常人的思维实在是想不出您今天要干嘛?”令狐少杰冷笑了声,他虽然不知道齐飞鹤要干嘛,不过他能够肯定的,就是对方今天来到这里,绝对不是来喝茶的,要不然也不会一出手就打伤看门的弟子。
 
“小子好胆!竟敢调侃老夫,好!老夫今天就让你死个明白,那什么狗屁虎元龙是老夫打伤的,你敢救他性命,就是于老夫为敌,今天老夫就要你的玄天宫从此消失!”齐飞鹤说着,摆开架势已经准备攻过来。
 
令狐少杰猜的果然没错,齐飞鹤果然是来找差的,不过他虽然表现得很淡定,但心里却是紧张得很,想他之前给虎元龙疗伤的时候,对七蛇劲气已经比较熟悉,按照他现在的修为,比起当初刚救下虎元龙的时候,不知道高了多少。
 
但是刚才两个外门弟子体内的劲气,虽然并不强横,令狐少杰却依旧全力运起仙风灵气心法,才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化解掉,要是齐飞鹤在出手的时候稍微重点,却又刚好不把两个弟子打死的话,令狐少杰相信,要治好两人,至少需要大半天的时间。
 
回想起刚才,齐飞鹤在出招的时候,并没有使出全力,就已经可以看到几条凶神恶煞的毒蛇,就连那本来朝他飞溅过去的鲜血,都被那几条毒蛇带到两侧,让令狐少杰不得不正视齐飞鹤惊人的实力。
 
在这个世界已经不是待了一天两天了,令狐少杰早就知道,由于这个世界没有被污染,所以天地间的灵气十分的充足,只要将内功修炼到一定的程度,就能根据内功本身的特性,在运功的时候,诱发身体周围的某种异象。
 
齐飞鹤的周身再次舞起几条毒蛇,恶狠狠地朝令狐少杰扑过来,令狐少杰知道,这将是一场恶战,跟以前所有的战斗都不同,如果自己不小心应对,自己绝对会名丧当场,毕竟齐飞鹤据说已经达到先天境界,实力稳压令狐少杰一头。
 
还有从经验上来说,齐飞鹤纵横苍龙帝国已经数十载,成名的时候令狐少杰还没有穿越过来呢!就算放眼整个中原武林,齐飞鹤也是叫得上号的人物,一生不知道打过多少恶战,练就了今天这身恐怖的修为。
 
要知道齐飞鹤行事乖张,名声更是不怎么好,所以仇人自然也是不少,隔三差五就有人来找他报仇雪恨,或者跟他爆发冲突,可以说是打拼了大半辈子,单论这方面的话,令狐少杰跟他比起来,简直是拍马都追不上。
 
穿越过来之后,令狐少杰遭遇的死战,简直是一只手就可以算得过来,或者说一只手指就能数的过来,真正让令狐少杰认真过的,只有跟祝正雄的那一战,可惜祝正雄的境界跟令狐少杰一样是后天巅峰,所以注定了只能悲剧。
 
从数据上来说,令狐少杰的赢面无限接近于零,但是不管是身为玄天宫的宫主,还是殷落羽的夫君,令狐少杰都必须迎战,就算不能够打赢齐飞鹤,也必须为其他人的撤离争取时间,这就是作为一个攻主的担当!
 
看着令狐少杰摆开了架势,齐飞鹤不停地冷笑着,在他看来,令狐少杰已经是个死人,他已经开始在想象,要怎么折磨令狐少杰,两人的拳头“轰”的一声对撞在一起,齐飞鹤仅仅后退了半步,令狐少杰却退了好几步。
 
不仅如此,令狐少杰的拳头还被劲气侵袭,他费了一番功夫,才将劲气化解掉,齐飞鹤就犹如猫捉老鼠般,等到令狐少杰将恢复了,才发起下次攻势,如此来回碰撞了两招后,令狐少杰也有些恼了。
 
他知道如果这样继续下去的话,自己必败无疑,齐飞鹤根本就不将自己放在眼里,完全就是在戏耍自己,等到齐飞鹤玩腻了,稍微认真点将自己解决掉,等到那个时候,也不知道玄天宫的其他人会落个什么样的下场。
 
为了保护玄天宫,也为了保护殷落羽,令狐少杰做出了个十分冒险,却又无可奈何的举动,运起仙风灵气心法,强冲自己的任督二脉。
 
 
第39章 局势扭转占据上风,拼尽全力死于随从
仙风灵气心法,乃是道家仙法,温润平和,修炼此心法不用担心会有走火入魔的事情发生,但是如果强行冲击任督二脉,依旧充满着未知与危险,身体受创事小,严重的话就算不当场毙命,也会沦为不折不扣的废人。
 
在这个生死攸关的时刻,令狐少杰没有任何犹豫,他用命在赌,赌自己的成功,当齐飞鹤想再次发动攻势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令狐少杰气势突变,那白色的雾气再次弥漫开来,将令狐少杰完全包裹起来。
 
以令狐少杰为中心,缓缓旋转着的白色雾气,让齐飞鹤有点抓不准令狐少杰在干嘛,因此他没有立刻发起攻击,而是谨慎地观察起来,这倒给了令狐少杰充分的时间,来冲开自己的任督二脉。
 
只是令狐少杰此时也并不好受,他感觉自己的经脉,甚至是自己的身体,都好像不断膨胀的气球般,随时都有可能炸开,还好他的任督二脉在此之前,就已经冲击得差不多,如果没有今天的危机,再过不久之后,令狐少杰也能突破到先天的境界。
 
可惜人算不如天算,让令狐少杰不得不做出如此冒险的举动,凭借着一股韧劲,以及那颗誓要守护重要的人的心,在齐飞鹤再次往令狐少杰扑来的时候,他的任督二脉总算被冲击开来。
 
令狐少杰双眼中精光一闪,迈开离雨步往后退开,齐飞鹤扑了个空,直接落在了那团白色的雾气中,本来齐飞鹤以为令狐少杰跟自己的实力相差太大,就算令狐少杰耍什么花样,自己也能够尽数接下,可是当他身处白色雾气的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错了。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18)】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