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16)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16)】

 
因此令狐少杰冷声道:“要不是你的副舵主昨夜来我玄天宫,行那梁上君子之事,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我还没向你们混元帮问罪呢!你们反倒恶人先告状了。”
 
“令狐小子!你不要以为你仗着背后有殷家,就可以如此肆无忌惮,要知道江湖上还是靠拳头说话,不是有钱就能解决问题的!”没等祝正雄开口,他身后的一个中年男子就跳了出来,看他的样子比祝正雄还要激动。
 
“宫主,他是天马帮的帮主鲁有平。”在醒来后第二天,就回到玄天宫的殷成开口介绍到,本来令狐少杰是让他继续休息的,可是连虎元龙这个外人都带伤上阵,他身为玄天宫的弟子,虽然只是外门弟子,但他也不会做出临阵脱逃、贪生怕死的事情。
 
“怎么?你们天马帮又来要胶带啦?”令狐少杰调笑了下,却是戳中了鲁有平的怒点,想他三番两次找玄天宫的麻烦,不仅没有讨到任何好处,反而损兵折将,颜面尽失,要不然他也不会选择投靠混元帮,从帮主变成小弟。
 
鲁有平正想发作,不过令狐少杰身边的虎元龙只是怒目一瞪,他马上就蔫了回去,毕竟在他看来,虎元龙威名在外,绝对不是他能够对付得了的,反正身边还有混元帮的高手在,犯不着自己率先冲上去送死。
 
祝正雄微微皱眉,虽然他一开始就没有指望,玄天山上的这些门派能够有什么作用,但没有想到就连号称玄天山第一高手的鲁有平,都是个不折不扣的怂货,那其他人就更加没有什么可取之处了。
 
所以看到鲁有平蔫了回去,祝正雄马上开口道:“令狐宫主,这些有跟没的我们就不要墨迹了,还是按照江湖规矩办事,手底下见真章吧!”
 
“如此说来,祝舵主是打算亲自出手了?”令狐少杰笑着问。

 
“正是,令狐宫主可敢接下这一仗?”祝正雄朗声到,在他看来,自己不知道要比令狐少杰多修炼了几年,不要说自己的看家功夫裂魂爪,乃是宋州地界罕见的丁级武学,仅靠自己多年来的实战经验,都能够完爆令狐少杰。
 
只要将令狐少杰解决掉,玄天宫自然不攻自破,到时候不仅能够杀掉虎元龙,还能收缴玄天宫庞大的财产,以及收编整个玄天山这些不争气的门派,到时候分舵的实力将会得到质的飞升,不用两个月,就能顺势灭掉虎刀派,到时候混元帮就能够接掌整个宋州了。
 
令狐少杰知道此仗的凶险,不过他并没有任何畏惧的心理,他可是修炼仙法的人,只要小心应对,怎么可能输给同是后天巅峰的祝正雄,何况此仗许赢不许输,要不然他失去的,就不仅仅是自己的性命而已。
 
眼角瞥了下身后脸色故作冷然的殷落羽,令狐少杰笑着回道:“有何不敢?这仗我令狐少杰接下了!”
 
 
第33章 大意轻敌命丧黄泉,暗箭伤人杀机毕现
场面上的局势,有点出乎所有人的预料,或者说出乎除了玄天宫的人以外,所有人的预料,祝正雄使用的兵器是一对金刚爪,套在双手上就跟金刚狼差不多,招式也是凶狠到极致,要是换做其他人,估计早就被撕成碎片了。
 
但是令狐少杰手中的长剑,却犹如他的第三条臂膀,挥舞起来不仅随心所欲,还十分游刃有余,在跟祝正雄过了十几招后,令狐少杰的表情已经从最初的严谨,渐渐变得平淡下来,但他绝对不是开始轻敌大意,反倒是越发的冷静了。
 
本来令狐少杰使用的,是碧水清柔剑,就足以跟祝正雄打得难分难解,随后他眼神一凛,用长剑使出了星火燎原刀法,突然间招式的变动,让祝正雄有些愕然,面对明显凌厉不少的招式,祝正雄也只能以防守来习惯令狐少杰的变招。
 
看到祝正雄防守,令狐少杰加快了自己的攻势,二十招刚过,起先还势均力敌的局面,顿时发生了倾斜,祝正雄明显已经稍微落了下风,但是还远不到他败北的地步,习惯了星火燎原刀法的犀利后,祝正雄刚想奋起反击,令狐少杰的招式却又变了。
 
这次令狐少杰用的是白月雾影轮法,诡异的招式,刁钻的角度,让祝正雄是叫苦不迭,只能再次施展出以防守为主的招式。
 
修炼多门武学,虽然可以丰富自己的招式,以及打法的风格,让自己在与人对敌的时候,让对手始终跟不上自己的节奏,但通常的做法都是先练好一门功夫,起码在小有所成后,再修炼另一门功夫,以此类推,耗费大量的时间以及精力后,才能达到预期的效果。
 
毕竟修炼一途,最忌讳的就是贪多不烂,要是一次性修炼的武功太多,容易导致招式变得不伦不类,进而造成战斗力直线下降,还不如在开始的时候,就专心修炼某一门武学,还能节省不少时间和精力。
 
因此江湖上虽然并不乏能够随意变换招式、打法的高手存在,但是这些高手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年纪至少已经过了不惑之年,像令狐少杰如此年轻,就能做到这种地步的,祝正雄还真是第一次遇到。
 
在祝正雄看来,自己就好像跟几个人在打车轮战,只要某个人的招式被自己适应了,立马有另外的人跳出来出招,而且这个跳出来的人,所施展的武学,跟之前的人肯定大相径庭,甚至走了两个相反的极端。
 
祝正雄知道,如果自己再被令狐少杰牵着鼻子走的话,败下阵来只是迟早的事情,到时候不仅自己颜面尽失,能不能活命还真是说不准的事情,要是自己死在令狐少杰的手上,那宋州分舵就危险了。
 
思及至此,祝正雄大喝一声,运起全身的功力,在挡开令狐少杰长剑的同时,右手铁爪一抓,不仅逼退了令狐少杰,铁爪上还突然射出两根银针,直奔令狐少杰眼睛而来。
 
令狐少杰瞳孔一缩,随即冷笑了声,自己本来是不打算用暗器的,没想到对方果然够狠,一来就打算戳瞎自己,可惜暗器功夫自己也是有练过的,所以他只是抬手一挥,两根银针就被他夹在指间。
 
祝正雄也是微微皱眉,他没有想到,自己势在必得的一击,竟然被令狐少杰如此轻描淡写就结下了,看令狐少杰的手法,明显他还练过暗器的法门,于是在继续出招的同时,也暗中防范起令狐少杰的暗器来。
 
两人的兵器再次碰撞到一起,在长剑的阴影之中,一枚黑色的棋子突然飞出,吓得祝正雄赶紧偏开脑袋,勉强躲过了黑色的棋子,但是还没有等他松口气,刚才他打出去的两根银针,就被令狐少杰“送”了回来。
 
要论暗器的施放手段,令狐少杰不知道要甩祝正雄几条街,祝正雄还需要依靠兵器,才能算是流畅地发出暗器,但是他挑的时机不好,正好是在令狐少杰施展白月雾影的时候,用暗器激怒了他。
 
要知道白月雾影可不仅仅是套简单的轮法,在出招的同时,神不知鬼不觉地发出暗器,才是这门武学的精髓所在。
 
连续打出暗器,是白月雾影的基础,所以在黑色棋子被祝正雄躲过之后,令狐少杰就地取材,将还夹在指间的银针给还了回去,还结结实实地打进了祝正雄的肩膀。
 
祝正雄在肩膀吃疼的情况下,终究是露出了破绽,令狐少杰没有浪费这大好的时机,长剑一翻一挑,直接划开了祝争雄的脖子,可怜祝正雄枭雄一世,今天竟是殒命于此,不过他不仅是输给了令狐少杰,更多是输给了他对令狐少杰的轻视。
 
看着祝正雄的尸体轰然倒地,混元帮的人还有天马帮等人都惊呆了,他们根本就没有想到,堂堂混元帮宋州分舵的舵主祝正雄会输,自然不会想到祝正雄会被令狐少杰所杀,这对于他们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般的打击。
 
令狐少杰收剑负手傲然而立,眼神冷冷地扫过眼前的百十号人,竟然没有半个人敢跟他的眼神有所对碰,就连刚开始叫嚣着的鲁有平,此时此刻也是躲到了唐凌的身后,生怕令狐少杰下一个就拿他开刀。
 
令狐少杰还没有开口,就听到身后的殷落羽突然惊叫道:“宫主小心!”
 
不等令狐少杰反应,殷落羽闷哼了声,随即倒在令狐少杰怀中,令狐少杰定睛一看,发现殷落羽的肩窝上竟然插着一根袖箭,箭头已经看不见,更为严重的,是殷落羽流出来的血液,竟然是黑色的。
 
令狐少杰赶紧封住殷落羽的穴位,不让毒液继续扩散开来,随后他大吼道:“欧阳殿主!快来救人!”
 
欧阳鸩火速来到殷落羽的身边,查看了下殷落羽的伤势后,给他喂下了颗黑色的药丸,同时,令狐少杰的仙灵真气也缓缓输入到殷落羽的体内,借着药效更快地化解殷落羽体内的毒素。
 
那百来号人以为机会来了,想趁着令狐少杰专心疗伤的时候,将令狐少杰杀死,不过没等他们行动,一声夺人心魄的虎啸声,差点让他们连心跳都停住了,更不要说做出什么动作。
 
霸天虎从不远处的树林中缓缓走出来,嘴里还叼着个黑衣人,黑衣人全身鲜血淋漓,手臂上戴着的袖箭,证明他就是施放暗箭的人。
 
本来霸天虎是被令狐少杰安排在树林里当奇兵的,没想到竟然目睹了殷落羽受伤的一幕,胆敢伤害殷落羽,这已经完全触怒了这位森林之王,霸天虎很快就找到躲藏起来的黑衣人,不给对方任何反抗的机会,就将其给开膛破肚了。
 
看着一路的内脏,不少人都直接吐了出来,有的人已经脚底抹油准备跑路了,可是他们却突然欲哭无泪地发现,自己竟然迈不开步伐了,不要说逃走了,就连站着都没有什么力气,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令狐少杰此时已经收了功,欧阳鸩在仔细诊断了之后说:“宫主,副宫主已经没有什么大碍,所幸中的毒并不是很厉害,加上我的解毒药以及宫主的真气,只要调养段时间就可以痊愈了,只是调养的事情,还是请大夫来比较好,这方面我不擅长。”
 
“好的。辛苦你了,请大夫的事情叫交给我吧!”令狐少杰点点头说。
 
欧阳鸩又指了指地上的人说:“这些人都中了我的疲经散,半个时辰内都没办法行动,宫主你要怎么处置他们?”
 
看着地上那些被吓得脸色惨白的人,令狐少杰面露狰狞,要不是这些人来捣乱,殷落羽也不会受这种苦,于是他冷声道了句:“都杀了吧!”
 
欧阳鸩露出一副早就知道你会这样做的表情,旁边的霸天虎闻言更是直接准备扑上去,只是这个时候殷落羽却是拉住令狐少杰,还有些虚弱地说:“宫主,切不可如此!要是杀了这么多人的话,会有损你跟玄天宫的名声的。”
 
面对殷落羽,令狐少杰神情恢复往常,语气也温柔下来道:“可是他们伤了你,这口恶气要我怎么忍得下?”
 
“既然如此,就将他们交给我处置吧!”殷落羽提议说。
 
令狐少杰沉默了下,然后点了点头,倒不是殷落羽心地善良,不想多造杀戮,要知道那支袖箭,本来就是冲着令狐少杰去的,要是令狐少杰受伤,估计下令杀人的,就是他这个副宫主了。
 
只是殷落羽也不想轻易地放过这些人,于是他接着提议道:“宫主,你让他们将自己门派的全部财产,以及产业都交出来,还必须滚出怀宗城的地界,如果有人不从,再杀一儆百也不迟。”
 
令狐少杰点点头,殷落羽的提议很好,既能够将借机将玄天山上,这些乱七八糟的门派全部清理掉,又能获得一笔不菲的收入,还让玄天宫有了自己的产业,不用继续靠殷家的镖队赚外快,洗涮了令狐少杰“吃软饭”的名声。
 
这本来是件值得高兴的事情,不过由于殷落羽的受伤,令狐少杰是丝毫都笑不出来,他将事情交待给欧阳鸩和尉迟烈去办后,就抱着殷落羽回去自己的住处,让殷落羽可以躺下好好休息。
 
 
第34章 财产上缴收获不小,龙潭虎穴一声轻笑
殷落羽的一句话,让不少人活下了性命,但是混元帮的人就没有那么好运气了,欧阳鸩直接用毒针将那十几个混元帮的人送去了地府,就连昏迷不醒的王瀚也没有例外,可怜的王瀚死得可真是毫无体面。
 
失去了几乎所有的财产,还被赶出了玄天山,虽然很多人心里都特别愤怒,但是没有人敢当面跟玄天宫起冲突,连混元帮分舵的舵主玄天宫都敢杀,他们这些小鱼小虾,要是蹦跶得太过,分分钟被拿去喂老虎。
 
要知道当时虽然是欧阳鸩抄了他们后路,洒出毒粉让他们动弹不得,可就算没有欧阳鸩的毒粉,仅仅凭借霸天虎七米的体型,还有那股野性的凶气,就足以让他们走不动道了。
 
何况旁边还有个恐怖程度不亚于霸天虎的令狐少杰,他们完全搞不明白,那位年轻的宫主,究竟是怎么样练就那身突破天际的武功和杀气的。
 
几天之后,殷落羽在房间里看着手中的账本,玄天山上的门派基本已经被清理掉,他们的财产也都尽数上缴,为了防止这些人偷奸耍滑,欧阳鸩十分上道地给他们都喂了毒药,让他们拿钱财来换解药,以此来救自己的小命。
 
账本中记载的,不仅仅是收缴起来的钱财,还有各个门派的产业,其中荒废的田地占据了绝大部分,剩下的就是几间铺面,不过也是长期没人营生,虽然不能马上创造价值,不过发展的空间比较大,殷落羽对此还是比较满意的。
 
放下手中的账本,殷落羽抬头望向窗外,喃喃自语道:“不知道夫君现在怎么样了?”

 
在解决掉祝正雄等人后的第二天,令狐少杰就出发去寻找大夫了,他并没有没有目的的寻找,为了让目标更加明确,他直接询问欧阳鸩道:“你有没有什么死对头?毕竟你擅长杀人,总得有个擅长救人的家伙喜欢跟你对着干。”
 
“你是不是知道点什么?然后故意问我的?”欧阳鸩白了令狐少杰一眼,那副表情明显是想到什么不爽的事物。
 
“知道就快说吧!我速去速回。”之前是由于有混元帮虎视眈眈,令狐少杰才不敢随便乱跑,防止玄天宫被人乘虚而入。
 
对此他已经觉得很对不起陶歆了,还好陶歆是个豁达的人,在这件事情上并没有任何怨言,加上这段时间他都沉浸在流金锻舞法的理论中,几乎是整天都没有见到人。
 
如今连祝正雄这个分舵舵主就被杀掉了,混元帮要发动下次攻势,需要准备的时间肯定不短,毕竟他们根本不了解玄天宫的实力,要是贸然再派人过了来,很有可能依旧是有来无回。
 
除非混元帮从总舵派顶尖的高手过来,才能让他们自己觉得安心,于是,为了给混元帮制造烟雾弹,殷落羽让人开始散布出各种各样的消息。
 
有的说祝正雄是被令狐少杰杀的,有的说祝正雄是被虎元龙杀的,有的说祝正雄是在路上,遭遇其他高手的围攻致死,消息真真假假,什么版本都有。
 
加上被赶出玄天山的那些门派中人,有说玄天宫不是的,有说玄天宫厉害的,夸张的成分占据的成分也不少,让混元帮负责收集情报的人十分头大。因此,接下来的这段日子里,玄天宫可以说是比较安全的,正是令狐少杰去找大夫的最佳时期。
 
“其实,还真的有这么一个人,他的名字叫做上官卯,家族世代为医,还出过好几个御医,他的父亲江湖上人尊称医仙,可见其医术之高超,上官卯自小跟随父亲学医,医术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此人不喜钱财,不逐名气,所以江湖上鲜有人知。”欧阳鸩开口道。
 
“不爱钱,不爱名,那他有什么特殊爱好?”令狐少杰皱眉问,钓鱼宗需要点诱饵,要不然说不定鱼不仅不理你,还会用尾巴扇你两巴掌。
 
“就喜欢跟我对着干……只要我研究出什么毒药,他总会第一时间制作出解药,然后在我面前臭显摆,不过上次我用冰鳞炎蝮蛇做出的毒药,他就没有办法解开,然后就跑去光宗城找药材了。”欧阳鸩说到最后,总算露出舒爽的表情。
 
令狐少杰微微摇摇头,心想这两个人加起来都好几十岁了,怎么还跟小孩子似的喜欢互相攀比呢?不过既然知道对方的下落,令狐少杰自然要去找对方,他已经想好怎么将这上官卯给诳过来了。
 
看到令狐少杰蠢蠢欲动的样子,欧阳鸩有些担忧地说:“宫主,光宗城位于宋州跟元州交界的地方,是两州来往的必经之地,同时……也是混元帮宋州分舵的所在地,对于你来说,光宗城可是龙潭虎穴啊!”
 
“哼!又不是真的有龙有虎,要论起来,我玄天宫才是龙潭虎穴吧!”令狐少杰轻笑了一声,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的话并没有错,玄天宫里有霸天虎,还有山巅寒潭的那条大得离谱的冰鳞炎蝮蛇王,说不定哪天就真的化龙了呢!
 
“宫主,要不让其他人去找上官卯吧!现在玄天宫不能没有你。”欧阳鸩说。
 
“无妨。我不会有事的,此人行事估计跟你差不多,其他人肯定没有办法将其请来,去光宗城我也正好探探混元帮的底细。”令狐少杰倒不担心,以他的实力,只要小心行事,宋州境内还真的没有什么人能够留得住他。
 
看到令狐少杰是铁了心要亲自前往,欧阳鸩只能交给他一个小瓷瓶道:“这是我新研究出来的毒药——毒龙涎,比之前的毒药都要厉害,你带着防身,也可以拿去激一激上官卯,看看他会不会头脑一热,就跟着你回来了。”
 
“如此甚好,玄天宫的安全就多劳你费心了。”令狐少杰收好毒龙涎,又将许多事情交待给相关的人后,才跟殷落羽告别出发。
 
经过大半个月的赶路,令狐少杰才风尘仆仆地来到光宗城,在路上,他已经在客栈等人流量密集的地方,听到不少有关玄天宫的江湖传言,虽然版本不同,不过基本都是在说玄天宫跟混元帮干上了,祝正雄已经身死,玄天宫这个新兴的门派,竟然占据了上风。
 
但是依旧有不少人对此嗤之以鼻,觉得这只是众多江湖传言中的一条,对于这些人来说,玄天宫是从哪里冒出来的都不清楚,怎么可能是混元帮这个庞然大物的对手,还说杀了祝正雄,简直是狂妄得不知死活。
 
不过也有人对此持保留态度,毕竟这些传言可以说是最近的热门话题,混元帮不可能不知道,只是他们确实保持了沉默,没有人出来辟谣,也没有人出来放狠话,这就让人不得不仔细思考其中的原因了。
 
当然,有些人也十分支持玄天宫,他们多是被混元帮压迫,或者看不惯混元帮所作所为的人,听到本土有个门派将混元帮搞得焦头烂额,都十分愿意去相信这是真的,以此来发泄自己心中对混元帮的不满。
 
令狐少杰先是随意找了家客栈,洗去身上的尘土,打算吃个饭休息下后,再到城里好好逛逛,打听上官卯究竟在什么地方,顺便看看混元帮的势力,在光宗城内究竟发展到什么样的地步。
 
由于是宋州与元州来往的毕竟之地,南来北往的商人为这座城市带来了繁荣,城市的规模跟怀宗城这种比较偏远的城市比起来,不知道要大了多少倍,起码城墙就比怀宗城的要高出两、三米。
 
街上走动的人衣着都明显光鲜不少,还好令狐少杰身上穿着的衣服,属于上流社会的精品,配合上他俊俏的容貌,即使在光宗城里行走,依旧能够引来不少人羡慕的目光,当然其中也有些不怀好意的目光。
 
就在令狐少杰走到一条胡同的时候,就有几个地痞无赖挡住了他的去路,这些人想要干嘛,根本不用猜就知道,令狐少杰心中冷笑了下,既然这些想要来送死,他也不介意送他们一程。
 
“小子!老老实实将身上值钱的东西,还有那身衣服交出来,哥几个可以让你少受点皮肉之苦。”为首的地痞开始叫嚣着说。
 
令狐少杰嗤笑了声说:“就凭你们这几只老鼠?”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16)】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