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13)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13)】

 
欧阳鸩就没有令狐少杰这么轻松了,他搓了搓自己的双手,小心翼翼地往原始丛林里走去,令狐少杰紧跟在他的身边,手中捏着两枚围棋棋子,如果有什么突发的情况发生,他也好第一时间做出反应。
 
参天的大树,可以说遮天蔽日,还好两人都是修炼过内功的人,眼力比普通人的要好上许多,否则仅凭那点渗透进来的阳光,不知道要摔跤多少次。
 
半路上,欧阳鸩还捡到一张完整的蛇皮,从其新鲜程度来看,那条蜕皮的冰鳞炎蝮蛇离开不会超过两个时辰,继续往里走,捡到的蛇皮就越多,冰鳞炎蝮蛇生活的痕迹就越多,甚至还能找到不少蛇蛋的壳。
 
欧阳鸩的手心有点出汗,毕竟他比谁都清楚,冰鳞炎蝮蛇的毒液对人的危害有多大,就算是他,也不敢在毫无准备的情况下,面对一条冰鳞炎蝮蛇,哪怕是一条小蛇,而令狐少杰抛开有恃无恐,完全就是不知者无畏,神情比欧阳鸩轻松多了。
 
还好,走了这么久,半条蛇都没有遇到,令狐少杰不得不佩服欧阳鸩的专业知识,凭借脚环就省去了许多麻烦,要不然按照这一路上看到的,捡到的东西来判断,这片原始丛林中的冰鳞炎蝮蛇确实出奇的多。
 
欧阳鸩从最开始的紧张,已经渐渐变得兴奋起来,冰鳞炎蝮蛇的数量越多,体型越大,对他的研究就更加有益处,要不是想到殷落羽的“冰冷”,他真的好想亲令狐少杰几下,要不是令狐少杰的出现,他怎么可能知道这个地方的存在。
 
又往前挺进了几百米,令狐少杰跟欧阳鸩被面高耸入云端的崖壁挡住了去路,令狐少杰抬头看到眼酸脖子酸,都没能看到崖壁究竟有多高。
 
“看来这里就是尽头了。”令狐少杰活动了两下脖子说。
 
“也许不是。”欧阳鸩指了指不远处,一条半米多长的冰鳞炎蝮蛇,以极快的速度,“嗖”的一声躲到了块大石头后面。
 
令狐少杰小心翼翼地来到大石头前,发现竟然有条裂缝刚好被大石头挡住,从裂缝里还不断有寒气渗透出来,令狐少杰是练过的人,就算在寒冬腊月,只穿件长衫都不会感觉到冷,可这寒气却是让令狐少杰如堕冰窖。
 
两人商量了一会后,决定合力推开石头,看看后面究竟是什么,说干就干,令狐少杰跟欧阳鸩运起内功,还把吃奶的力都用上了,半柱香后,两人才将近三米高的大石头推开,露出了隐藏在大石头后,那道只能勉强让一个人通过的裂缝。
 
“怎么说?进去么?”欧阳鸩咽了咽口水,语气中略微有些兴奋,有种感觉告诉他,这道裂缝的另一边,有着让他瞠目结舌的惊喜。
 
令狐少杰又何尝不是如此,他根本就不用说什么,直接迈开步伐,第一个走了进去,欧阳鸩见状也赶紧跟了上去。
 
裂缝并不笔直,如同肠子般绕来绕去,几乎是走不了几步,就会遇到一个拐弯,因此两人走得很是辛苦。
 
而且越往里面走,寒气就越浓郁,也越是精纯,令狐少杰跟欧阳鸩的头发上,都已经渐渐蒙上了层白霜,蜿蜒辗转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令狐少杰总算走出了裂缝。
 
随后,呈现在他眼前的景象,让他直接愣在了原地,要不是随后挤出来的欧阳鸩撞到了令狐少杰,还不知道他要傻愣多久。
 
不过当欧阳鸩看清眼前的景色时,他傻愣得比令狐少杰还要夸张,嘴巴张得老大,就跟那下巴脱臼了似的,最后还是令狐少杰将扶了下欧阳鸩的下巴,才让欧阳鸩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洞天福地啊!这绝对是洞天福地啊!”欧阳鸩几乎手舞足蹈起来。
 
在两人面前的,是一个直径超过十米的水潭,潭水发着幽兰色的光芒,水面上弥漫着白色的寒气,令狐少杰只是稍微将手指伸进水潭里,顿时一阵凉意席卷了他的全身,让他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在水潭的对面,有着一个巨大的洞穴,目测得有五米高,里面漆黑如墨,任由令狐少杰怎么仔细眺望,都看不到洞穴里有些什么东西。
 
欧阳鸩之所以说这里是洞天福地,是由于两人只要稍微深呼吸,就能感觉到一股清凉流遍全身,整个人也会随之神清气爽起来,按照欧阳鸩的解释,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是这个地方的灵气,要比外界的浓郁得多。
 
也就是说,人在这里修炼,将会得到相当程度的助益,不管是修炼的速度,还是修炼的质量,都至少是在外界修炼时的两、三倍。
 
“只是要怎么样……才能去到对面的洞穴呢?”令狐少杰微皱着眉头,有些犯难地说。
 
欧阳鸩很是不解地反问道:“游过去不就好啦么?”
 
“游过去……”令狐少杰捡起附近一块条形的石头,然后往寒潭里面泡了一会,当令狐少杰把石头拿出水面的时候,石头浸在水里的部分,已经完全被寒冰包裹住。
 
欧阳鸩彻底无语,他完全没有想到,寒潭的温度竟然如此低,从潭水的颜色来看,似乎越靠近洞穴,潭水的温度将会越低。
 
“宫主,你轻功如何?飞的过去么?”既然游不过去,那欧阳鸩只能将希望寄托在令狐少杰上了,他相信那个洞穴肯定是冰鳞炎蝮蛇的老巢,只要能够进到洞穴里,还不是要多少蛇有多少蛇。
 
“你还真是看得起我,我还没有厉害到能水上漂,而且周围的岩壁由于寒气多年的侵蚀,已经变得光滑如镜,要通过岩壁攀登过去,也是不现实的事情。”令狐少杰走到岩壁前,轻轻摸了摸岩壁后,无奈地摇了摇头。
 
“要不我们运点木板进来,然后搭条桥过去?”欧阳鸩提议到。
 
令狐少杰叹了口气说:“我想应该没有什么木板,可以通过那道裂缝吧!就算能够通过,估计也都变成木块了吧!”
 
“啊!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究竟要怎么样才能到达对面的洞穴啊!”欧阳鸩仰天长啸,神情特别悲壮。
 
也许是他的声音太过惊天地泣鬼神,当话音刚落,不管是令狐少杰,还是欧阳鸩,都清楚地听到洞穴里传来“沙沙沙”的声音,这种声音欧阳鸩最熟悉不过,那是蛇在爬行的时候,发出的特有声音。
 
片刻之后,一条脑袋有两个西瓜般大小的巨大冰鳞炎蝮蛇,就这样出现在两人的眼前,这条巨蛇仅仅露出半截身体,就已经有接近十米的长度,蛇身比水桶还要粗上一圈,浑身的鳞片散发着乳白色的光晕,金色的虹膜上竖着黑色的椭圆形瞳孔,散发着一股洪荒的野性。
 
“我勒个去!这蛇能长这么大的啊!是不是开挂了啊?”令狐少杰倒吸口凉气和寒气,他完全不怀疑这条蛇的杀伤力有多么恐怖。
 
“冰鳞炎蝮蛇王啊!我只是在上古的书籍中,看到对它的些许记载啊!没有想到今天竟然能够亲眼看见!”欧阳鸩的兴奋已经完全盖过了该有的恐惧。
 
“书上是怎么记载的?”令狐少杰赶紧问到,知己知彼,百战百胜,起码要先知道这条冰鳞炎蝮蛇王的信息,他才好做出下一步的计划。
 
欧阳鸩没有丝毫含糊,立刻开口道:“书中说,当冰鳞炎蝮蛇王出现的时候,说明周围肯定有洞天福地,孕育了某种天材地宝,才会让其异变成王,蛇王鳞片如钢,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毒液霸道,仅需一滴,可毒杀千人。”
 
令狐少杰怒骂了声后道:“那我们还站在这里干嘛啊?赶紧溜啊!等着被他吃掉啊?”
 
欧阳鸩此时反倒是完全冷静下来,示意令狐少杰小声点后说:“你看那条蛇,完全没有攻击我们的意思,只是守着洞穴,很有可能那天材地宝还没有成熟,所以它不敢擅自离开,因此我们只需不要表现得太过激烈,应该是不会有什么事情的。”
 
令狐少杰也仔细看了看对面的蛇王,然后低声问欧阳鸩道:“你知不知道,它守着的天材地宝,究竟是什么东西?”
 
欧阳鸩没有立刻回答,只是用手摸着自己的下巴,似乎在脑海中搜寻着最为准确的答案,片刻之后,他才缓缓地开口道:“如果我没有记错,应该是传说中的……血焰龙魂果。”
 
 
第27章 天材地宝血焰龙魂,身受内伤威胁渐存
血焰龙魂果,欧阳鸩仅在古书中,看到过只言片语的记载,据说此果汇聚了天地灵气,日月精华,生长周期极为缓慢,却又必须等到完全成熟后,方能服用,否则本来是延年益寿,增长功力的血焰龙魂果,就会变成见血封喉的毒果。
 
至于能够增长多少功力,欧阳鸩也说不准,但是从血焰龙魂果挑剔的生长条件,以及漫长的生长时间上来看,服下此果后,增加个十几、二十年的功力,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否则也不会催生出如此恐怖的冰鳞炎蝮蛇王。
 
“这件事情需要保密,除了你我跟副宫主外,不得有其他人得知。”自家后山有洞天福地,以及天材地宝存在,令狐少杰还是很高兴的,但这个消息绝对不能泄露出去,要不然其他门派还不玩命地来攻打玄天宫。
 
其他的门派先不说,仅仅是混元帮,就足以让现在的令狐少杰焦头烂额了。欧阳鸩自然也知道其中的利害,因此也郑重地点点头说:“放心吧!今天看到的事情,我一个字都不会往外说的,毕竟这关系到玄天宫的存亡,也关系到我的存亡。”
 
令狐少杰知道欧阳鸩这样说,是要让自己放心,誓言的约束力可是终其一生的,所以令狐少杰不在这个问题上继续纠结,他转移话题问道:“你有办法对付这条蛇王么?”
 
欧阳鸩皱眉想了许久后说:“现在我还没有办法,最多只能洒点药粉,让蛇王不会随意靠近,不过我只要抓足够的冰鳞炎蝮蛇回去研究,找出对付蛇王的办法,也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好。我们先退出去,等到了丛林边缘的时候,我就卸下脚环,去抓冰鳞炎蝮蛇,你需要多少条?”令狐少杰想了想,最后说出这个比较保险的办法。
 
“暂时先抓十条吧!等这十条蛇研究完,估计我也能独自抓蛇了,不用继续麻烦你,你身为宫主,背负的重任,可不是仅仅局限在这些蛇上。”欧阳鸩很是认真地说。
 
两人商议好之后,跟冰鳞炎蝮蛇王对视了几眼后,才缓缓退了出去,在艰难地往外钻时,令狐少杰郁闷地说:“这里这么窄,又这么蜿蜒曲折,都不知道那条大家伙是怎么通过这里的?”
 
“它可不是一生出来就是这么大的,肯定是在小蛇的阶段,就钻进了那个地方,然后慢慢长成那个样子的。刚才我们不也看到有蛇钻进来么?”欧阳鸩答到。
 
“看来洞穴里可能不仅有冰鳞炎蝮蛇啊!你看那蛇王体型那么大,每餐要吃多少东西,才能填饱它的胃。”令狐少杰细想了下,越发感觉洞穴里的危险性巨大。
 
走出了丛林,令狐少杰将脚环还给欧阳鸩后,让他先回玄天宫,自己则返回到丛林里开始抓蛇,刚开始令狐少杰的身上还有些许药效残留,所以最多只是看到蛇的尾巴,但是随着药效的渐渐挥发以及消失,冰鳞炎蝮蛇开始主动找上门来了。
 
对付这些半米多长的冰鳞炎蝮蛇,令狐少杰只用围棋棋子,就放倒了十几条,除了最开始两条比较倒霉,被令狐少杰直接弄死外,其他的令狐少杰把力道拿捏得很好,都是打晕后扔进麻布袋里。
 
忙活了大半天后,令狐少杰总算完成这项任务,如今山巅的秘密已经被他找到,他自然要将其好好利用起来,如果能够确保冰鳞炎蝮蛇王不会靠近,他绝对要在寒潭附近,甚至泡到寒潭里面去修炼,效果绝对要比在外界好上几倍。
 
回到玄天宫后,不管是令狐少杰,还是其他人,整个玄天宫都高速运转起来,需要忙碌的东西突然变得很多,让所有人每天都过得无比的充实,其他人更多的是忙于修炼,令狐少杰除了修炼外,还要帮着其他人提升实力。
 
殷落羽如今负责的,是整个玄天宫,以及外界的情报,为此他将外门弟子分为两拨,轮流下山走动,在保障山门安全的前提下,既可以借此锻炼这些外门弟子,也能通过他们打探更多的情报,还能将玄天宫的名号散步出去,可谓是一箭三雕的事情。
 
花费了几天的时间,仔细回忆了其中的内容,确认没有任何遗漏,以及错误之后,令狐少杰将五行玄天决中,木元素中的内功心法古藤碧落决,以及金元素中的铸造术——流金锻舞法整理出来,分别交给了欧阳鸩还有陶歆。
 
欧阳鸩在收到令狐少杰的十几条冰鳞炎蝮蛇后,已经投入到几乎没日没夜的研究中,整天躲在藤木殿的万毒室里,几乎没有见到他的人影。
 
不过当他接过古藤碧落决的时候,还是十分小心谨慎地将其贴身收好,随后就将令狐少杰赶出了万毒室,省得令狐少杰打扰他的研究,对此令狐少杰也只是一笑而过,毕竟他也希望快点看到研究成果。
 
不过陶歆在接过流金锻舞法的时候,就明显表现得很是兴奋,让令狐少杰心理总算安慰了些,自己的努力终究是没有白费。
 
“宫主啊!这锻造法……你是……从哪里找来的啊?”陶歆颤抖地问。
 
“这是我玄天宫不传的锻造法,之前由于没有人擅长锻造之道,所以也不知道是好是坏,如今看陶老如此激动,看来这还是我玄天宫的一宝了。”令狐少杰笑着说。
 
“是珍宝啊!虽然我没有进入到神焰坊的内坊,但是以我多年的经验来看,这套锻造术绝对不比神焰坊的差,甚至能够如同皇坊般,锻造出惊世的神兵!”
 
陶歆已经有些老泪纵横,想他沉吟锻造术大半辈子,最大的愿望,就是能够自己锻造出神兵,如今实现这个愿望的钥匙,就握在自己的手中,让他如何不兴奋?如何不激动?
 
“宫主放心!我陶歆对天发誓,这套锻造法我绝对不会传给其他人!”陶歆为表自己的感激,竟是直接立下了誓言。
 
这让令狐少杰有些意外,不过他也随即回道:“陶老无需如此,如果陶老觉得对方品行以及技艺都可以,也可以将这套锻造法传给他,我希望玄天宫的神兵,可以比神焰坊的多一把。”
 
“哈哈哈!谨遵宫主吩咐!此套锻造法的传人,除非得到宫主点头,否则不管他技艺如何高超,也不得学习!”陶歆哈哈大笑到,令狐少杰的希望,很对他的胃口。
 
可惜现在陶歆的右手还没有完全恢复,无法立刻习练流金锻舞法,这让他心里有些饥渴难耐,不过令狐少杰向他保证,会尽快找来医术高明的大夫,来为陶歆做全方位的治疗,这才稍微安抚了下陶歆躁动的心。
 
眨眼过去三个月,如今已经进入夏季,气温也上升了不少,玄天宫中,上升的不仅仅只有气温,还有整体的实力,以及高端的战力,在欧阳鸩的努力下,终于钻研出可以确保冰鳞炎蝮蛇王不会靠近的药粉,让令狐少杰可以安心地在寒潭边修炼。

 
不过由于令狐少杰的仙风灵气心法还不算大成,所以光是将两只脚泡在寒潭里,已经是在挑战他的极限,不过在这种极限的环境中,令狐少杰的内功也是精进了不少,起码在运用方面,就不是以前的自己可以比拟的。
 
这天,令狐少杰坐在殷家名下的一座客栈的前堂中,喝着杯中十分普通的酒水,听着周围人对玄天宫的谈论。
 
“你知道吗?老歪刀那伙人被人一锅端了,就连寨子都给烧成了灰。”说话的人是个大胡须的中年男人。
 
“什么?他们得罪谁了啊?怎么说老歪刀也有十几号人,老歪刀本身还是有两下子的,要不然也不会逃过官府这么多次围剿。”同桌的另一个汉子惊讶地问。
 
“据说出手的是玄天宫的高手,老歪刀看到对方人少,就招呼那些小弟冲了上去,所以才会连跑的机会都没有。重点男子解释到。
 
汉子闻言焕然大悟道:“玄天宫!难怪啊!据说玄天宫的宫主是殷家的乘龙快婿,功夫了得,就连天马帮的两大执事都不是对手,还有义贼尉迟烈的加入,实力确实不容小觑。”
 
令狐少杰静静地听着,神情很是平淡,不过嘴角还是忍不住微微扬起,露出了些许笑容,当然,令狐少杰在这个地方,并不是为了听这些人谈论玄天宫的,这些消息每天都会送到殷落羽的手中,然后由殷落羽筛选出有价值的信息后,才会交给令狐少杰看。
 
而令狐少杰在昨天,就得到了一个不算很好的消息,殷成在护镖的时候,被人打成内伤,不要说上山了,就连起床都很是困难,令狐少杰在接到这个消息后,跟殷落羽交待了几句后,就下山来看个究竟了。
 
对于殷成,令狐少杰还是很有印象的,作为殷家的镖师,还跟自己组过队,品行也是不错,在成为玄天宫的外门弟子后,修炼起来格外的卖力,实力在诸多外门弟子中,可以说是顶尖的。
 
所以殷成的受伤,让令狐少杰感到了些许不安,不是令狐少杰自夸,在宋州境内,要将殷成打伤的人不是不存在,但是人数绝对不多,因此对方的身份,就显得至关重要了,加上整个玄天宫中,令狐少杰最擅长治疗内伤,所以他才会亲自下山查看。
 
 
第28章 治疗完毕因祸得福,技不如人只能受苦
令狐少杰在跟殷成同行的人接触过后,大概了解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虽然身为玄天宫的外门弟子,但作为殷家的前护卫,帮着殷家护镖,也是合情合理的事情,何况护镖也是一种历练,还能帮着玄天宫赚点小钱。
 
殷成等人路上做了不少行侠仗义的好事,还不忘时刻报上玄天宫的名号,为玄天宫做了许多收效不错的广告,至于之前两个男人谈论到的老歪刀,也是被殷成他们顺路兼顺手干掉的,为当地百姓除掉了一大害。
 
因此殷成他们受到了百姓的称颂以及欢迎,同时也为自己闯下了些许名号,有些江湖中人甚至送了殷成一个丧恶刀的称号,殷成他们对此也是欣喜非常,庆幸自己能够加入玄天宫,才有了如今的成就。
 
可是就在镖队回去的路上,殷成他们遭遇到一个人的拦截,那个人二话不说,就跟殷成打了起来,见殷成渐落下风,其他外门弟子立刻出手帮忙,双方在纠缠了二、三十招后,对方抓住殷成的破绽,一拳打在他的胸口。
 
在打伤了殷成后,对方还十分不屑地说:“玄天宫的人也不过如此嘛!根本没有什么值得顾虑的。”
 
撂下这句话后,对方还秀了下自己的轻功,让其他外门弟子即使有心跟他拼命,也没有办法追得上他。
 
唯一值得庆幸的,就是整个过程中,除了殷成受了内伤,并没有出现其他的伤亡,不过殷成体内的劲气,却是让殷成很是痛苦,刚开始殷成还能忍受,可当镖队来到怀宗城后,殷成的内伤再次恶化,随即倒地不起。
 
没有办法,镖队只能将殷成安顿在客栈里,然后让人上山通报,令狐少杰在查看完殷成伤势之后,脸色也显得有些凝重,要不是自己的仙灵真气对治疗内伤有着奇效,他还真的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殷成痛苦地死去。
 
治疗殷成的过程并不困难,毕竟令狐少杰不是第一次给人治疗了,而且这股劲气对于殷成来说很强横,但在令狐少杰眼中,还是有些不够看,不过令狐少杰还是以稳重为主,耗费了两柱香的时间,才将殷成体内的劲气化解掉。
 
等到令狐少杰走出房间,殷成依旧昏迷不醒,不过对于殷成来说,也算是因祸得福,令狐少杰不仅将那道劲气化解掉,还给殷成输送了些仙灵真气,只要殷成在以后的修炼中,能过将这些真气慢慢化为己用,他的实力还能提升不少。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13)】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