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12)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12)】

 
第24章 怀恨在心欲下黑手,出师不利命丧虎口
当令狐少杰回到玄天宫的时候,他发现每个人都表现得很是平常,丝毫没有大敌压境的紧迫感,稍微交待了几声,让巡逻还有守门的人注意点之后,令狐少杰径直来到核心区域——九天殿,刚好遇到殷落羽在监督沈离殇练功。
 
看到令狐少杰回来,殷落羽马上迎上来欣喜又略带焦急地问道:“夫君,你回来啦!事情办得怎么样?”

 
摸了摸恭敬请安的沈离殇的脑袋,令狐少杰点点头说:“很顺利,我已经将青衣毒圣欧阳鸩拉入伙了,以后他就是我们玄天宫藤木殿的殿主了。”
 
殷落羽闻言也是眼前一亮道:“如此一来,我们玄天宫的实力又增强了几分。”
 
“对了,我刚才在山脚下遇到天马帮的人,他们说关强被霸天虎咬死了,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令狐少杰问到。
 
殷落羽笑了笑说:“怪关强卑鄙无耻,却又自不量力,他被夫君打上之后,始终怀恨在心,不断地找机会想要报复,那天正好遇到我从家里回来,就打算绑架我来要挟夫君,我还没有出手,小萌萌就出现了,三下五除二就把关强的脑袋咬了下来。”
 
原来,关强在被令狐少杰打伤之后,觉得自己颜面扫地,就不断寻思着要如何报复令狐少杰,只是他也知道两人之间实力的差距,所以只能隐忍着,不过在他听到玄天宫跟混元帮有矛盾的消息之后,他的心思就活络起来了。
 
首先,他经常在通往玄天宫的路上蹲点,想看看能不能刺探到什么情报,至于翻墙进入玄天宫这种高端的事情,关强那两下子是完全做不来的,关强倒是有毅力,在蹲点了几天之后,终于看到了玄天宫的重要人物,殷落羽。
 
在关强的印象中,殷落羽只是个羸弱的人,只要自己亲自出手,还不是手到擒来的事情,到时候将殷落羽作为人质,令狐少杰投鼠忌器,还不是任由自己戏耍,至于会不会惹怒殷家,关强觉得只要投靠了混元帮,就算是惹怒了殷家他也不怕。
 
想到这里,关强果断出手,拦住了殷落羽的去路,只是关强不知道,令狐少杰在离开的时候,已经交代好霸天虎,如果殷落羽在玄天山走动,要在暗地里保护好殷落羽,所以关强还没有说上几句狠话,霸天虎就猛扑了出去。
 
如今的霸天虎已经接近成年,体长超过三米,还没有算上那条一米多长的尾巴,膘肥体健,体重也在三百公斤左右,这已经是关强无法匹敌的强悍存在了,何况霸天虎还是有练过内功的。
 
令狐少杰配合霸天虎的特性,将土元素中的霸山地吼功传给了它,这套以力量见长的内功,十分适合霸天虎的使用,不管是爪子的拍打,还是尾巴的抽击,威力都是呈几何形增长的。
 
所以关强对上霸天虎,根本没有任何的悬念,不用两个回合,就被霸天虎给咬死了,要不是霸天虎看不上关强,估计关强连尸体都会变成霸天虎的热翔,只是自家的执事惨死虎口,天马帮自然不会善罢甘休。
 
何况玄天宫跟混元帮还有矛盾,在他们看来,跟混元帮这种庞然大物作对,玄天宫简直就是在找死,这个时候正是打压,甚至是灭掉玄天宫的最好时机,所以才会出现在半路上堵住令狐少杰的事情发生。
 
大概了解完事情的来龙去脉后,令狐少杰冷笑了声说:“既然敢对你出手,就算霸天虎不咬死他,我也不会让他继续活着的,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天马帮似乎已经跟混元帮取得了联系,我们要做好准备,免得被打个措手不及。”
 
“夫君,你放心吧!我已经安排好了,还有,不久前陶老已经来了,还带着他十几个徒子徒孙,如今已经入驻在锐金殿那,爹爹也差人运了不少材料过来,锻造坊这些天已经热火朝天地运作起来了。”
 
殷落羽也知道天马帮的情况,所以不仅安排好了巡逻、守卫等事项,还安抚了人心,所以玄天宫的人看起来才会都如此平静。
 
令狐少杰也想通了其中的关键,正赞美着殷落羽的时候,欧阳鸩也来到了九天殿,由于令狐少杰事先有交待守门的弟子,所以欧阳鸩并没有遇到什么阻拦,不过当欧阳鸩出现的时候,本来还有说有笑的殷落羽,却是突然换了副表情。
 
虽然脸上还带着笑容,却也只是微微扬起嘴角,脸上的表情也变得坚毅许多,当欧阳鸩站定之后,殷落羽率先施礼道:“想必这位就是青衣毒圣欧阳前辈了吧!在下殷落羽,玄天宫副宫主,欢迎你的加入。”
 
欧阳鸩也稍微回了下礼道:“以后就请多关照了。”
 
说完这句,欧阳鸩就转头对令狐少杰说:“宫主,帮忙搬下东西吧!那些东西有多危险你也知道的,换成其他人你我都不放心。”
 
“好的。我已经交待好其他人,不要碰马车里的东西,我这就带你去藤木殿吧!”令狐少杰说着就领着欧阳鸩往外走去。
 
“宫主,一切小心。”殷落羽关心地说。
 
令狐少杰愣了下,他是第一次听到殷落羽叫自己宫主,所以有些不习惯,不过他还是立刻不动声色地点头道:“放心吧!”
 
等到令狐少杰跟欧阳鸩走到马车边的时候,欧阳鸩突然开口道:“本来,我以为要是连副宫主都跟你差不多随心的话,那玄天宫就有点危险了,不过从他的眼中,我看到了对玄天宫的看重,责任以及担当。”
 
“我也很看重的好么?”令狐少杰辩解到。
 
“你没有他纯粹。”欧阳鸩似乎说了句不着边际的话,但却让令狐少杰很是触动,令狐少杰怎么说也是穿越过来的人,两世为人的他脑袋里装的东西太多,想的自然也就多。
 
不管是练武,还是经营门派,讲究的是一心一意,单论执念这点的话,令狐少杰估计比不上这个世界的大多数人,比不过殷落羽也是正常。
 
就在两人准备搬东西的时候,霸天虎突然跑了过来,在令狐少杰身边蹭了蹭,似乎在向令狐少杰邀功,令狐少杰也揉了揉霸天虎的脑袋,还有拍了拍它的身体,随后霸天虎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呃……你们的护山兽真是霸气。”看着离开的霸天虎,紧张了许久的欧阳鸩终于松了口气说。
 
“护山兽?是什么啊?”令狐少杰挠了挠后脑勺问。
 
欧阳鸩满脸看白痴的样子看了令狐少杰许久,然后才缓缓开口道:“顾名思义,护山兽就是帮着保护山门的猛兽,许多门派都饲养有护山兽,一是为了给山门多加份保障,二是为了彰显门派的威严。”
 
“那我玄天宫的护山兽算厉害的么?”令狐少杰当初只是突发好心救了霸天虎,没有想到却让它成为彰显门派威严的护山兽。
 
“这个真是不好说,像是无涯寺,就有汉玉白牙象,以及青焰天吼狮,它们的体型可是比你的老虎要大上不少,还有北斗观,养着二十八星斗牛,这些牛不仅拥有数量上的优势,就连体型都比寻常的牛要大上两号……”欧阳鸩侃侃而谈,令狐少杰则是安静地听着。
 
按照欧阳鸩的说法,十大门派几乎都有着护山兽,而且几乎各不相同,不过养着老虎的,好像只有他玄天宫一家。这些护山兽的能力也是十分迥异,有的是负责专门看守某个禁地的,有的是负责当哨探的,有的是负责打鸣的……
 
“那霸天虎算什么?负责巡山的?”令狐少杰心里暗道。
 
经过大半天的忙碌,总算将欧阳鸩的研究室布置好,看着渐渐暗淡下来的天色,令狐少杰提议道:“要不要现在去看看冰鳞炎蝮蛇,蛇是冷血动物,晚上它们行动力下降,应该有利于我们捕捉。”
 
没想到欧阳鸩没有狂热地说好,却是十分冷静地摇摇头说:“冰鳞炎蝮蛇可不是普通的蛇,它们自身就能发热,所以晚上也是它们的掠食时间,加上它们就算再黑暗中,也能清楚地看到猎物所在,因此我们现在过去,对我们并没有任何好处。”
 
“噢。那你说什么时候过去的好?”令狐少杰焕然大悟道,还好有专业人士在,要不然贸然前往,说不定就真的阴沟里翻船了。
 
欧阳鸩想了想后道:“明天中午吧!那个时候气温比较高,冰鳞炎蝮蛇基本会躲起来,我调制驱蛇的药物,也需要时间。”
 
“嗯。欧阳殿主早点休息吧!其实这个事情不急。”令狐少杰笑着说,欧阳鸩则挥挥手示意令狐少杰离开,自己则埋头在一堆药物前,似乎已经开始在制作那神奇的驱蛇药了。
 
离开了藤木殿,令狐少杰并没有马上回去,而是前往锐金殿的锻造坊,打算给陶歆治疗下右手,顺道唠唠嗑,看看陶歆这路上,有没有道听途说到什么有用的消息。
 
 
第25章 门派发展还需大夫,准备妥当直面蛇毒
令狐少杰来到锐金殿的时候,已经是接近吃晚餐的时间,所以锻造坊里没有什么人,只有两个年轻的学徒在努力地打铁,陶歆则坐在一张板凳上,优哉游哉地喝着小酒,吃着小菜,表情很是惬意。
 
看到令狐少杰的到来,陶歆让出半个板凳,示意令狐少杰一起坐下,令狐少杰没有拒绝,坐下去后就开口说道:“陶老,这锐金殿的殿主由你来担任如何?”
 
陶歆却是摇摇头说:“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只是我知道,现在玄天宫还在成长,所以殿主的位置看起来没什么,不过当玄天宫逐渐壮大,殿主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但位置越高,责任越重,我还是安心地打我的铁,这种劳心劳力的事情,你还是另请高明吧!”
 
“陶老你还真是直接。”令狐少杰无奈地笑了下,不过这种结果,他早就已经预料到。
 
“哈哈!你也知道,我不是喜欢拐弯抹角的人。不过副殿主的位置,我还是可以接下的,这个地方……我很喜欢。”陶歆小酌了口酒,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你喜欢就好,陶老,我先帮你治疗下右手吧!”令狐少杰握住陶歆的右手,仙灵真气再次缓缓地注入其中,帮着陶歆剔除右手里的毒素。
 
“宫主,多谢了。”陶歆感受着右手的舒爽,由衷地感谢到。
 
“陶老见外了,可惜我不擅长医术,要不然陶老还能好的更快。”令狐少杰略带遗憾地说。
 
“能够取得如此成效,我已经很满足了,不过玄天宫确实需要有自己的大夫,这才有助于一个门派的良性发展。”陶歆提议到。
 
令狐少杰也赞同地点点头,别的不说,如果自己受了伤,需要找大夫治疗,如果去外面请的话,还需要小心翼翼,不能轻易将自己受伤的消息泄露出去,省得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但如此一来的话,说不定就会错过治疗的最佳时机。
 
只是附近并没有什么盛名在外的大夫,令狐少杰又不想随便找几个寻常的大夫加入,毕竟玄天宫作为一个门派,玄天宫的人比起普通百姓来说,更加容易受伤,跌打损伤都算是轻微的,像什么利器伤或者内伤,就不是普通的大夫能够医治的了。
 
现在令狐少杰手头的工作可不少,首先他要抄录古藤碧落决,让欧阳鸩可以早点修炼,尽快找到接班人,省得他总是惦记着令狐少杰。
 
然后令狐少杰还要将金元素中,将有关锻造术的记载全部整理出来,并且交给陶歆,看看这些东西有多大的用处。
 
最为重要的,现在不仅是天马帮虎视眈眈,就连混元帮好像都开始行动了,如果处理的不好,玄天宫肯定逃不过灭顶之灾。
 
所以按照目前的形势来看,让令狐少杰继续外出找人加入,是不怎么现实的,何况接下来还要跟欧阳鸩前往山巅,好好探查下那片诡异的原始丛林,不管是时间上,还是精力上,都让令狐少杰只能将找大夫的事情先放到一边。

 
还好有仙灵真气的温润,让陶歆的手不仅渐渐不再受到毒素的困扰,就连经脉骨骼都有了不小的起色,所以治疗陶歆倒不是什么火急火燎的事情,陶歆也知道令狐少杰很忙,所以在来到玄天宫后,根本就没有主动提起治疗右手的事情。
 
又一次显著的治疗之后,令狐少杰跟陶歆闲聊了几句后,就告辞离开,前去找自己的老婆大人殷落羽去了。
 
来到自己的房间里,发现桌子上放着的饭菜并没有被动过的痕迹,殷落羽坐在饭桌边,双手托着自己的下巴,正呆呆地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令狐少杰轻咳了几声,才将殷落羽从思绪中拉回到现实。
 
“夫君,你回来啦!快吃饭吧!菜都要凉了。”殷落羽说着,勤快地给令狐少杰盛上了碗满满的白米饭。
 
令狐少杰接过碗筷后说:“以后到了吃饭的时候,我要是没能及时回来,你就自己先吃吧!菜凉了是一回事,不要饿坏了身体。”
 
殷落羽闻言心中一暖道:“放心吧!我现在身体很好,上次要不是小萌萌出手,就那关强还想绑架我?看我不打得他满地找牙!”
 
令狐少杰笑着说:“好啦!知道你厉害了,说不定以后连我都不是你的对手呢!”
 
“哼!那夫君你可要好好修炼,要不然到时候连我这个副宫主都打不赢,那可就丢了面子啦!”殷落羽扬了扬脑袋说。
 
“嘿嘿……输给你也没有什么不好的,不过最后我还是会比你厉害,因为我……必须有足够的实力,这样才能够保护你。”令狐少杰深情款款地说到。
 
“嗯。我相信夫君的实力。”殷落羽的语气中没有一丝怀疑。
 
“不过你今天变脸好快呀!我差点都认不出你了。”令狐少杰想到白天,殷落羽跟欧阳鸩谈话的情景,依旧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为了夫君能够更好地管理玄天宫,确立在玄天宫中的地位,我这个做老婆的,可不能让新加入的人看不起,何况管理门派就跟教导孩子差不多,总得有人做白脸,有人做黑脸,夫君你比较白,所以这黑脸自然得由我来做啦!”殷落羽笑着说。
 
令狐少杰身手摸了摸殷落羽的脑袋道:“不管怎么样,我还是那句话,不要勉强自己,不要累着自己。”
 
“我知道,你就放心吧!好了,快吃饭吧!菜凉了就不好吃了。”殷落羽笑了笑后,开始向令狐少杰的碗里不断地夹菜,有着回家的安逸感,有着心爱的人陪伴,令狐少杰的饭量比在外面大了不少。
 
第二天清晨,令狐少杰没有吵醒怀中的玉人,轻手轻脚地起床洗漱,然后例行着每天的晨练,令狐少杰手中拿着从锻造坊中挑出来的日月轮,挥舞着来自木元素中的轮法——白月雾影。
 
看似寻常的劈、切、崩、贯中,却隐藏着诡异非常的杀机,令狐少杰在每次出招的时候,都能甩出一枚围棋棋子,打对方个措手不及,如果将棋子换成暗器,再喂上毒药的话,那杀伤力可是呈几何形增长的。
 
稍微出了点汗,令狐少杰伸了伸懒腰,感受着每次修炼过后的舒爽,这种感觉很是惬意,难怪这个世界上武痴的人数如此众多,敢情都是上瘾了啊!
 
放下日月轮后,欧阳鸩就屁颠屁颠地出现在令狐少杰面前,并且笑嘻嘻地说:“宫主啊!你这套轮法能不能传给我啊?”
 
“没问题。反正这轮法也是藤木殿的绝学之一,你身为殿主学去自然无妨。不过你鼓捣的毒药已经很厉害了,还需要学这些兵器功夫么?”令狐少杰耸耸肩道。
 
“总得学点功夫防身吧!毕竟毒药也有用光的时候。何况这轮法很对我的胃口,特别是施放暗器的手法,要是配合上我的毒镖……啧啧啧……”欧阳鸩已经开始YY起自己挥舞日月轮的时候,周围的人纷纷中毒倒地的场景。
 
“你这么早跑来找我,不会只是想学轮法吧?”令狐少杰问。
 
欧阳鸩拍了拍自己的额头道:“哎呀!差点把正事给忘记了,我已经把驱蛇药调制好了,我们现在就出发去找冰鳞炎蝮蛇吧!”
 
“好,吃过早饭就出发吧!我可不想饿着肚子去那个地方。”令狐少杰不想吵醒殷落羽,却又不能什么都不说就出发,免得殷落羽担心,所以在吃早饭的时候,既能等到睡醒的殷落羽,又能将事情交代清楚。
 
“啧啧啧……没想到你还怕老婆,那你吃饱后就过来找我吧!”欧阳鸩嗤笑了声后,就回去藤木殿了,令狐少杰朝着欧阳鸩的背后竖了下中指后,才收拾东西回房间。
 
简单的洗漱过后,沈离殇已经前来请安,在令狐少杰的示意下,三人其乐融融地吃起早餐来,只是在听到令狐少杰要去山巅,去探寻那片满是毒蛇的原始丛林时,殷落羽还是忍不住地担心。
 
“放心吧!你也知道我百毒不侵,小小毒蛇还奈何不了我。”令狐少杰笑着说。
 
“嗯。夫君,你出发的时候,记得将解毒药什么的带上,有备无患!”殷落羽还是有些不放心地说。
 
令狐少杰调笑道:“好的。欧阳鸩也会同行,他解毒的东西应该不少,我待会就让他带上几斤。”
 
殷落羽跟沈离殇都被逗笑了,本来有些压抑的气氛,也缓和了不少,可以说这顿放吃的还是比较顺心的。
 
等到令狐少杰找到欧阳鸩,他很是无奈地摇了摇头,因为欧阳鸩还真的背着个大竹篓,以这竹篓的容量,不要说背上几斤解毒药了,背上十几斤都没有问题。
 
“用不用这么夸张啊?”令狐少杰忍不住吐槽到。
 
“你懂个毛!你是百毒不侵,我可是肉眼凡胎,要是不小心被咬了,分分钟见阎罗王的好么?何况这里面不仅有解毒药,还有其他的东西,我可不想来回跑,干脆一次性将这些东西都带上,好好实验一番。”欧阳鸩说的很有道理,令狐少杰竟然无言以对。
 
“驱蛇药呢?”最后令狐少杰只能转移话题,不再纠结那个大竹篓。
 
欧阳鸩递给令狐少杰一个类似脚环的东西,颜色很是花俏,只是味道特别不好,令狐少杰没有防备,放到鼻子边一闻,差点没给熏晕过去。
 
作者有话要说:
Σ(っ °Д °;)っ  突然一堆网审,什么个情况?
 
 
第26章 戴上脚环诸蛇退避,蛇王据守洞天福地
走在通往山巅的路上,令狐少杰很是郁闷,原来那个脚环,是欧阳鸩用特殊的技巧,加入十几种毒药淬炼成,脚环本事就是剧毒非常,要是普通人像他那样放在鼻子边闻一闻,估计会直接晕厥十天半个月,如果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还有很大的可能死掉。
 
令狐少杰很是怀疑,欧阳鸩是不是故意不阻止自己的,还有这个剧毒的脚环,对冰鳞炎蝮蛇有没有效目前还不清楚,但是对于其他的动物,效果绝对是杠杠的,就连本来要跟上来的霸天虎,在闻到脚环的味道后,都逃得远远的。
 
也许是感觉到令狐少杰眼神中的犀利,欧阳鸩调笑着说:“不要这样看我,你刚才速度那么快,我怎么可能来得及阻止你呢?”
 
令狐少杰也不想跟欧阳鸩纠结这个问题,因为他们两人此时,已经站在了那片原始丛林的面前,跟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森林里很是安静,就连那条巨大的冰鳞炎蝮蛇,也没有出来拦住去路。
 
“看来还是有点效果的。”令狐少杰活动了下脚踝,暂时赞同了这味道差得几乎要突破天际的脚环。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12)】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