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11)

时间: 2017-08-22 18:37:23 分类: 古代架空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11)】

 
福祸相依,令狐少杰不仅化解了一次毒素,还发现在这个过程中,经脉还得到某种淬炼,始终冲击不开的任督二脉,也有了些许的松动,虽然距离完全冲开还有很长的距离,不过起码有了进展。
 
这意外的收获让令狐少杰很是欣喜,所以他在继续喝着茶水的时候,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微笑,就好像真的在享受某种琼浆玉露般。
 
“有趣!真是有趣!”茶馆里走出来一个三十岁左右的男子,长相俊朗,身材高挑,脸色有些苍白,但双眼中却是神采奕奕,他满脸好奇,甚至是兴奋地看着令狐少杰,似乎恨不得把令狐少杰一口吞下。
 
 
第22章 为得蛇踪大打出手,百毒不侵甘拜下风
根本不需要看令狐少杰同不同意,男子就坐到了令狐少杰的对面,饶有兴致地看着令狐少杰,被看得有些别扭,令狐少杰终究是忍不住问:“这位兄台,你这样看着我,是有什么事情么?”
 
“我很好奇,为什么你中了我的脉毒散,不仅没有任何事情,好像还有些获益。”男子倒也实在,直接就说出自己在茶里面下毒。
 
要是换成其他人,知道有人在自己喝的茶里下毒,肯定拍案而起,然后跟对方打个你死我活,但令狐少杰由于意外收获的原因,心情不错,加上对方可能就是自己要找的人,所以神色如常地聊起来道:“不知道兄台怎么称呼呢?”
 
“呵呵。是我突兀了,我就是你要找的欧阳鸩。”男子轻笑着说到。
 
令狐少杰也抱拳回道:“欧阳前辈,晚辈玄天宫宫主,令狐少杰。”
 
“喔!原来是你啊!最近你的名气貌似不小,都跟混元帮对上了。”欧阳鸩调笑着说,不过这也折射出一个问题,混元帮确实将跟玄天宫有矛盾的事情,弄得几乎是人尽皆知。
 
令狐少杰耸耸肩道:“为了侠义,在下即使跟混元帮对上,也是毫不畏惧的。”
 
欧阳鸩摆摆手说:“我不管你跟谁对上,何况混元帮什么的,我还没有放在眼里,我再问你一次,你为什么不惧我下的毒?”
 
“可能是体质原因吧!”令狐少杰无奈,只能如此忽悠到。
 
欧阳鸩闻言却是陷入了沉思,许久之后,他才重新开口道:“你说的也有道理,有些人天生免疫某些毒素,但他们通常只能免疫单一的毒素,像蛇毒、蝎毒之类的,可是我在茶里下的毒脉散,可是由多种毒药混合而成,根本不可能有人会对其免疫。”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总有些人异于常人的。”令狐少杰果断地夸奖了自己下。
 
“哼!小子,少跟我耍宝,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吧?只要你将你免疫毒素的秘密告诉我,我就帮你完成你的委托。”欧阳鸩直接抛出了交换条件。
 
“这我可不能答应,我的事情如果找其他人,或许也能够解决,但是我的秘密,如果我不告诉你,相信没有第二个人知道。”令狐少杰不用任何思索就拒绝了欧阳鸩所谓的条件。
 
欧阳鸩嗤笑了声说:“那倒要看看你提出的是什么事情?”
 
“你听说过安利……呃……你听过说冰鳞炎蝮蛇么?”令狐少杰说。
 
“什么!冰鳞炎蝮蛇!难道是你……不,你这么生龙活虎,不像是中毒的人,那么是你哪个重要的人中了它的毒么?”欧阳鸩的情绪显得有些激动。
 
令狐少杰见状,眼神中闪过一丝狡黠,心中暗道:“激动了么?激动了事情就好办多了。”
 
“可惜了,可惜了,要是你将他带来,或许还有点机会,只是现在就算我跟你回去,估计那人尸体都凉透了吧!”欧阳鸩摇摇头,很是可惜地说,不过令狐少杰倒不觉得欧阳鸩可惜的是一条人命的逝去,而是没有“小白鼠”给他研究。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欧阳鸩又叹了口气说:“要是能够治疗好中了冰鳞炎蝮蛇的人,相信我的制毒术会更进一步,最好能够弄两条冰鳞炎蝮蛇来养养,让我可以时刻提炼到那种霸道绝伦的毒液。”
 
“这么说来,你还没有研究出对付这种蛇的办法咯?”令狐少杰挑了挑眉问。
 
“哼!你以为这种蛇毒很好对付的么?当初我走遍了整个苍龙帝国,才找到几条冰鳞炎蝮蛇,可惜才研究出驱逐它们的办法,如果能够多几条蛇的话,我就能够研究更为霸道的毒药,甚至是圈养的法门。”欧阳鸩解释到。
 
“这种蛇不是群居的么?你怎么才找到几条?”令狐少杰有些疑惑,殷昊苍可是告诉过他,玄天山巅的冰鳞炎蝮蛇数量估计得有成千上万条,令狐少杰本来还觉得这个数量不怎么夸张,可要真的如同欧阳鸩所说,难不成整个苍龙帝国的冰鳞炎蝮蛇都跑到玄天山了?
 
“话虽如此,但这种蛇对环境的要求极高,稍微不合意,这种蛇就会进行大规模迁徙或者死亡,因此我能够找到那几条蛇,运气已经是不错了。”说到这里,欧阳鸩扬了扬脑袋,似乎在炫耀着自己爆棚的人品。
 
令狐少杰嘴角微挑,如果说他本来是要来找欧阳鸩,寻求驱逐冰鳞炎蝮蛇的办法的话,现在他已经完全改变了主意,他要将欧阳鸩诓进玄天宫,帮着玄天宫炼制毒药,驯养毒物等,让玄天宫有更多的资本,在当今江湖立足下去。
 
想到这里,令狐少杰耸耸肩道:“我得付出什么价钱,才能得到你那驱逐冰鳞炎蝮蛇的方法?”
 
“难道你那里有冰鳞炎蝮蛇的踪迹?”欧阳鸩不管是语气还是眼神,都变得无比炙热。
 
“没有。本来有一条,被我的宠物弄死了,为了以防万一,我才打听到你有办法对付这种蛇的。”令狐少杰随口说到。
 
“有一条肯定有第二条,快!带我去发现冰鳞炎蝮蛇的地方!”欧阳鸩有些焦急地说。
 
“这可不行,那里是我玄天宫禁地,外人不得进入。”令狐少杰义正言辞地说。
 
“那你究竟要咋样?”欧阳鸩很是不爽地问。
 
“你只要说出价格,然后我付钱买下驱逐冰鳞炎蝮蛇的办法,不就可以了么?”令狐少杰故作不解地说。
 
“不行!好不容易找到冰鳞炎蝮蛇的行踪,哪怕将你绑了,我也要去那个地方。”欧阳鸩本来就不是大善人,能够坐下来跟令狐少杰聊这么久,已经足以让认识他的人感到惊讶,如今令狐少杰始终拒绝他的要求,让他怎么能不生气。
 
“想用强的么?那得看看你有没有本事。”令狐少杰毫不畏惧地说。
 
欧阳鸩闻言二话不说,双手一抬,一阵淡绿色的雾气就将令狐少杰笼罩起来,令狐少杰早已经运起了仙风灵气心法,所以只是再次感到任督二脉稍微松动的舒爽后,就跳出了绿色雾气的范围。
 
没等令狐少杰站稳脚步,欧阳鸩又甩出两根毒针,直接朝令狐少杰的穴位打过来,令狐少杰反应也是迅速,立刻用围棋棋子迎击,棋子不仅撞飞了毒针,还余力不减地朝欧阳鸩飞过去,让欧阳鸩不得不中断自己的动作,改而避开棋子。
 
趁着这个空档,令狐少杰已经迈开离雨步,眨眼间来到欧阳鸩的面前,探手就要擒住欧阳鸩,不过没想到欧阳鸩就跟没有骨头般,身体犹如水蛇般扭动起来,以一种极其奇怪,甚至不可思议的姿势,躲掉了令狐少杰此次攻击。
 
欧阳鸩在半空中一扭,一脚重重地扫向令狐少杰的右脸,令狐少杰抬手一挡,只听见“砰”的一声,藏在欧阳鸩鞋子中的毒粉飞舞了起来,令狐少杰虽然被毒粉扬得满脸都是,但依旧有力气踢出一脚将欧阳鸩逼退。
 
电光火石之间,两人已经打了十几个回合,再次被令狐少杰逼退之后,欧阳鸩懊恼地大喊着:“不打了!不打了!有没有搞错,老子用了软经散、逍遥醉、绝气粉,甚至还用了月寒如墨,以及骄阳似火,你竟然全部都免疫!”
 
“这些都是什么?很厉害的毒药么?”令狐少杰摊开手,调笑着说到。
 
“当然!这些毒药要是没有解药,就算是先天高手,也会死得不能再死,可是你呢?最多也就后天巅峰的境界吧!竟然不仅没有受到影响,还越打越勇,老实说,你究竟是不是人啊?”欧阳鸩很愤慨,想他纵横江湖这么多年,没遇到过这么诡异的事情。
 
“纯天然,绝无添加防腐剂。”令狐少杰十分轻松地说。
 

“算老子认栽,我问你,如果我加入玄天宫,是不是就能去你那什么狗屁禁地了?”欧阳鸩直接问。
 
“哎呀!可是我玄天宫只是小门小派,可能供奉不起你这尊大神呀!要知道整个武林对你可是很畏惧的。”令狐少杰奸笑着说。
 
“哼!你不就怕我过河拆桥么?我还怕你无中生有呢!”欧阳鸩很是不爽道。
 
“咦?怎么感觉好像在玩三国杀……我还无懈可击呢……”令狐少杰心中腹诽了下后,从怀里逃出事先准备好的小麻袋,直接扔给了欧阳鸩。
 
欧阳鸩毫不避违地伸手去接,他沉溺用毒之道多年,丝毫不惧扔过来的东西有毒,不过当他打开小麻袋一看,却是被里面的东西震惊到了。
 
令狐少杰扔给欧阳鸩的不是其他,正是冰鳞炎蝮蛇的蛇胆,不过令狐少杰并没有说这是什么,为的就是考验下欧阳鸩,看看他是不是真的懂货的人。
 
由于体内寒毒的关系,冰鳞炎蝮蛇有着一个特点,就是在死去之后,尸体腐烂的速度特别慢,即使是在炎炎夏日,也能够完好保存相当长的时间,这是冰鳞炎蝮蛇在历经无数年的优胜劣汰,最后精华出来的,一种有利于种族繁衍生息的办法。
 
冰鳞炎蝮蛇死后,尸体的毒素会让其他的猎食动物,或者是食腐动物敬而远之,但是同类由于本身就存在抗体的原因,能够安全地吞下死去的冰鳞炎蝮蛇,以此来增强自己的毒性以及体质。
 
现在是春天,温度并不是很高,所以冰鳞炎蝮蛇的蛇胆就算经历了这么些天,依旧保持着相当程度的新鲜度。
 
“这种色泽,这种气味,没错!是冰鳞炎蝮蛇的蛇胆!这条蛇的死亡时间绝对不会超过七天,最起码有十年的蛇龄,哇哈哈!那地方少说也有近百条蛇!小子!不!令狐宫主,你一定要收下我,让我可以进入玄天宫的禁地,好好研究那些冰鳞炎蝮蛇!”
 
欧阳鸩的眼中满是渴望,就好像好几天没有吃到东西的人,突然看到有只肥美的烧鸡放在自己面前,还附带了香飘四溢的酒水。
 
作者有话要说:
作者没话说_(:з」∠)_
 
 
第23章 誓言生效毒圣入宫,一声喝退天马帮众
看着欧阳鸩已经掉入自己设好的“陷阱”,令狐少杰却没有急着收网,反而露出为难的样子,希望欧阳鸩能够做出更让他满意,或者说更让他放心的保证。
 
“我欧阳鸩对天发誓,自今日起加入令狐少杰所立的玄天宫,生为玄天宫的人,死为玄天宫的鬼,如果做出任何对玄天宫有害的事情,天雷加身,死无葬身之地!”
 
欧阳鸩话音刚落,晴朗的天空突然响起一声惊雷,像是在表示着欧阳鸩的誓言已经生效,如果欧阳鸩胆敢有任何违背,是绝对逃不过天谴的。
 
令狐少杰内心简直乐开了话,心里的小人都忍不住跳起了广场舞,不过他的表情依旧很平静,如此巨大的反差,险些让他憋到内伤。
 
“既然你都发了誓言了,我要是再拒绝,就有点不近人情了,我代表玄天宫,以及个人,诚挚地欢迎你的加入,从今天起,你就是玄天宫藤木殿的殿主。”令狐少杰特别正经八百地说到。
 
“殿不殿主什么的我不在乎,只要能够研究冰鳞炎蝮蛇,对于我来说就已经足够了,我已经发了誓言,希望你也不要让我失望。”
 
欧阳鸩虽然嘴上说无所谓,但他毕竟成名已久,要不是令狐少杰抛出的诱饵对他来说,实在是太过诱惑,否则不要说玄天宫了,就算是十大门派,他都铁定看不上眼。
 
刚才他也是一时激动,就许下了不可忤逆的誓言,本以为由于下毒还有动手的原因,会被令狐少杰趁机报复下,没想到令狐少杰不仅没有如此做,还直接许诺了个什么殿主给他,虽然玄天宫现在只是个不成熟的门派,不过地位稍微高点,让欧阳鸩的心理也是平衡不少。
 
“你去城里买辆马车,然后我把东西整理好后,就可以出发了。”欧阳鸩毫不客气地指挥着说。
 
最大的目的已经达成,令狐少杰心情很是不错,也不会太跟欧阳鸩计较这些问题,而且都能看到恭帝城了,不进去逛逛实在是点浪费了。
 
等到令狐少杰赶着辆规格最大的马车回来时,他才知道自己的选择有多么的正确,这间所谓的茶馆,其实就是欧阳鸩的“店面”,所有要找欧阳鸩办事的人,最后都会来到这家茶馆里。
 
当得知对方是来找自己的时候,欧阳鸩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地下毒,如果对方没事,就可以用他躲过一劫的办法,来换取欧阳鸩的一次帮助,如果挂了……那走好不送,只能到阴曹地府的时候,在阎罗王面前多说几句欧阳鸩的坏话了。
 
茶馆的地下室,可以说是欧阳鸩的研究所,摆放了不知道多少种毒药以及毒物,欧阳鸩也不担心这里会被小偷关顾,即使是他自己,也需要十分小心的处理,否则也有极大的可能会一命呜呼。
 
可以装下十几个人的马车,才勉强将这些东西装下,看着令狐少杰随意地拿着毒药的样子,欧阳鸩再次无奈地摇摇头,自己怎么就碰上了这样的一位克星呢!
 
由于东西比较多,有需要小心运送,令狐少杰来的时候只用了五天,可是回去的路上,却是用了十天还没有走完,期间那个店小二,也就是欧阳鸩的小跟班,或者说小徒弟,由于不小心沾染到剧毒,没等欧阳鸩大号回来,就直接命丧黄泉了。
 
“哎!这已经是第三个了吧!看来我的毕生精血,只能断送在我的手里了。”欧阳鸩的语气特别的悲伤,就好像绝后的垂死老头般,还时不时可怜兮兮地看向令狐少杰。
 
令狐少杰自然之道欧阳鸩是在打自己的主意,只是他不可能传授仙风灵气心法给欧阳鸩,自己又不喜欢搞这些毒药,稍微疏忽,还会害到自己身边的人,何况在玄天宫中,令狐少杰身为宫主,地位可是比欧阳鸩这个殿主要高,没有反拜欧阳鸩为师的道理。
 
最为重要的,是令狐少杰已经是寻天子的弟子,如果再拜欧阳鸩为师,就有点欺师灭祖了,这种事情令狐少杰是绝对不会做的。
 
不过为了让欧阳鸩跟玄天宫更加紧密地联系在一起,令狐少杰还是开口说道:“你也不用摆出这副表情,身为藤木殿的殿主,我自然会传你套专门辅助练毒的功法,虽然不能做到百毒不侵,但是大幅度削弱毒性还是没有问题的。”
 
“真的!”欧阳鸩有些不可思议地说。
 
“你已经是玄天宫的人了,我没有必要骗你,我要传授你的这套功法,名叫古藤碧落决,修炼的过程中辅以适当的毒药,可以提高身体对毒药的抗性,等到修炼到大成的时候,再毒的毒药,估计只会让你拉拉肚子而已。”
 
令狐少杰说的,正是五行玄天决中,木元素的内功心法,欧阳鸩既然是藤木殿的殿主,将这套内功传授给他,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令狐少杰稍微传授了点古藤碧落决的入门给欧阳鸩,就已经让他躲进马车里开始修炼起来,还修炼得不亦乐乎,每次欧阳鸩钻出马车看着令狐少杰的表情,都是十分的精彩,让令狐少杰赶紧很是无奈。
 
他不知道,欧阳鸩沉吟毒道许多年,正所谓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欧阳鸩的体内或多或少沉积着毒素,这些毒素欧阳鸩目前还没有办法完全排除,所以他也只能一次次地忍受不定期的痛苦。
 
对冰鳞炎蝮蛇的研究,之所以让欧阳鸩如此执着、痴迷,不仅仅是欧阳鸩对更加霸道的毒液的追求,也是为了从中找到医治自己的办法,这也是他开了那间茶馆,并且收集各种解毒办法的原因。
 
如今令狐少杰的出现,不仅满足了他对冰鳞炎蝮蛇的研究,还传授给了他梦寐以求的功法,虽然仅仅是入门,但欧阳鸩也能够明显地感觉到,自己体内淤积的毒素,正在慢慢转化成为他的内力,只要坚持修炼下去,步入先天境界也只是时间的问题。
 
如果说刚开始,欧阳鸩还觉得自己有点被令狐少杰坑了,那么现在的他,已经将自己完全当成玄天宫的人了,欧阳鸩虽然性格怪异,喜怒无常,但却不是什么大奸大恶之徒,令狐少杰可以说有恩与他,他自然会知恩图报。
 
经过了十几天的赶路,两人终于带着满车的毒药,来到了玄天山的山脚,十几个人似乎早有准备,已经摆好架势等着令狐少杰,这些人正是当天出现在拜师大典中,然后被令狐少杰轻松打发掉的天马帮的人。
 
只是这次领头的中年男人,令狐少杰并没有见过,不过从天马帮帮众那副谄媚的面孔就可以看出,这个人估计是什么“大人物”。
 
不等令狐少杰开口,对面的中年男人就恶狠狠地说道:“令狐小子!你总算敢回来了,今天无论如何,你都要给我天马帮一个交代。”
 
令狐少杰很是郁闷,天马帮的山门难道真的就那么破么?怎么每次见到他,都要跟他拿胶带,见令狐少杰不说话,中年男人再次吼道:“令狐小子!今天你不把咬死关执事的恶虎交出来,我天马帮将倾巢而出,直接灭掉你玄天宫。”
 
令狐少杰闻言微微挑眉,听对方的意思,好像是霸天虎将那关强给咬死了,不过咬死就咬死吧!要令狐少杰将霸天虎交出去,那是万万不可能的事情,而且凭借天马帮那些乌合之众,谁灭掉谁还说不准呢!
 
看着令狐少杰眼中不加掩饰的蔑视,中年男人怒火中烧,他大声叫嚷道:“令狐小子!你不要以为打赢唐执事就很厉害,如今我天马帮有混元帮的支持,就算十个玄天宫都不是我们的对手!”
 
听到混元帮三个字,令狐少杰瞳孔微微一缩,杀气顿时侧漏出来,那个本来还很嚣张的中年男人顿时就蔫了,他连忙退后好几步,把几个帮众当成挡箭牌后,才稍微安心地继续大声嚷嚷道:“就让你多活些许日子,不久之后,就是你的死期!我们走!”
 
对方耀武扬威后就准备离开,但令狐少杰也岂是如此好欺负的主,之间他右手一抬,一颗围棋棋子势大力沉地被甩了出去,“啪”的一声重重地打在中年男人的后脑勺,直接将其打翻在地,生死不知。
 
天马帮的帮众见状根本不敢有任何过激的反应,抬着这个中年男人急匆匆地往天马帮的山门跑去,令狐少杰运起仙风灵气心法大吼道:“想灭我玄天宫者!杀无赦!”
 
这声怒吼,惊得天马帮的帮众是屁滚尿流,他们生怕令狐少杰杀心一起,将他们十几个人都给宰了,因此都是撒开了腿跑,心中还不断怨着自己的爹妈,没给自己多生两条腿,让自己可以跑快点。
 
惊退了这些人后,令狐少杰也不敢有丝毫耽搁,自己火速赶往玄天宫,让欧阳鸩随后跟上来,事关玄天宫的利弊,欧阳鸩也变得认真起来,不仅是因为他已经许了誓言,还因为他已经将自己当成了玄天宫的一份子。
 
【五行玄天决 冥夜传说(11)】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