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天下第一滚刀侯+番外 初吻江湖(五)

时间: 2017-05-21 07:08:30 分类: 古代架空

【 天下第一滚刀侯+番外 初吻江湖(五)】
奶有办法。“石磊听到此处处就知道家里平安无事了,只要这些个女人不闹腾就好,他不在家,家里没有能掌事的成年男丁,五位叔叔是进不来了,齐恒和朱瑞可以放五位婶子进来拿她们当人质,五位叔叔就算了,还是在家静候佳音的好。 
    事实上也和石磊想的差不多,五人虽然回来之后得知此事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是谁让他们的老婆走自己送上门去的呢?站i岗的龙禁卫他们一个都不认识,可是想打听一下都办不到,摆明身份后得到的结果,就是石大总管出来告诉他们五个,姑太太请五位太太陪着石太太礼佛几日,请他们回去吧,不必惦念了。 
      ‘’对了,这些是什么?”石磊没有了后顾之忧,立刻就来了精神头儿,好 
奇的看着摆在正和帝御案上的两样东西。 
       ‘’这走朱端给的,可以祛除小候爷脸上东西的特殊药水和擦布,缺一不可。”龙嘉解释了一番。 
      ”哦。”石磊好奇的看着那个擦布,咸觉跟普通的布匹差不多,就是稍稍 
的厚了些,颜色么,有些蜡黄,不过看起来还挺干净的。 
   在他看的入神的时候,正和帝早已挥手打发了龙嘉跟一干人等,御书房里就剩下他们俩了。 
    拿起擦布就打开了瓶子,往上面倒了些水,那药水也无色无味的很,乍一看跟白开水差不多。 
    正和帝将小声头礴了过来,对着那张小猪头就开始擦。 
    ‘……哎?……别擦啊……哎呀!”张才舞爪的挣扎,石磊还不想这么快就擦掉脸上的玩意儿呢。 
    “不擦还留着过夜啊!”老早就看不顺眼了好么,有了东西立刻就擦掉。 
    正和帝一边擦一边想。 
    “别呀!”石磊还继续手舞足蹈:“明天还得让别人看呢!”他这伤痕可不能一天就消了啊! 
    怎么着也得好几天吧? 
    “这两天都用不上,还不赶紧-的擦下去!”正和帝一边使劲儿的蹭一边掣 
肘小石头:‘’明天月末休沐,你就在宫里给我老实的休息。” 
  “明天休沐?那我的事情咋办?’‘石磊可记仇着呢。 
   ‘好办,我自才安排。”擦完了再一看,小石头恢复了原来的样子,水水嫩嫩白白净净的娃娃脸,正和帝这才丢掉手里已经变的花花绿绿的擦布。 
    ‘我跟你说,我可吃亏了!”石磊没怎么睡饱,可也有了精神,难得摆出一副l可怜兮兮的样子,全身上下都充满了“我被撤负了你要帮我报仇雪恨”的 
意思。 
    “乖,今晚先算账,明天再跟你说具体的打算。”看着这样得小石头,正 
和帝更有心情了好么! 
    也不用掩饰了,反正这里现在就他们俩,门口守着的人除了天塌下来,绝对不会进来。 
   一把就将石磊抱了起来,吓得石磊滋哇乱叫:‘啊……!干于什么?…… 
快放下来!” 
    尽管天黑了,可这是什么地方? 
    石磊一直很抵触皇宫里做那事。 
    可是正和帝可是铁了心要给他一个难忘的教训,让他假装受伤!让他有事情不知道找白已!让他对自已放不下心防! 
   可走正和帝可走铁了心要给他一个难忘的表训,社他假装受仿!让他才李 
情不知道找旬已!社他对自已放不下心防! 
    很多个不如意,在这一刻爆发了! 
    正和帝这人要是真的较起真起来,可不是石磊能比拟的,这一晚,正和帝让石磊充分体会了一把何为”春宵”。 
    反正第二天不用上早朝,正和帝心情好,第一步安排进展顺利,该铺垫的也都铺垫好了,就等着小石头上路了。 
    而且他们也的确很久都没亲热了,趁着这个机会,正和帝决定先一次吃个够本。 
    一夜的时间,被人翻过来翻过去各种姿势尝试了个遍,石磊从一开始的活力四射到后来发现不妙后的破口大骂,半夜的时候就剩下哀哀求饶了,等天际泛白的时候,他就剩下哭唧唧的哼哼了好么。 
    要不是石磊肯定正和帝不是要做死白已,他都以为他会死掉,死在龙床上什么的,这死J的地方太惊悚了! 
    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睡死了过去的,也不知道正和帝什么放过他的,石磊临睡前心里发誓,以后骗谁也不骗皇帝的了,真是一次教训就够了啊! 
    怪不得大家都把欺君之罪跟造反放在头等大罪里呢,皇帝被骗后生起气来真恐饰……。 
    
  正和帝看着昏睡过去的小石头,全身上下都是他留下的痕迹,眼睫毛上还有露珠一样的泪痕,嘴巴有些肿,嗯,自己有些失控了,难得放肆一回,也就没能保持住力道。 
    俯身亲了一下那露殊儿,将它从睫毛上亲到了自已的唇上,露殊儿消失不见了。 
    舌尖儿舔了舔,有些微咸的味道,没有想象中的苦涩。 
      “看你还敢不敢骗我。你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吗?”正和帝抱起软绵绵的小石头,一边走去龙庭水池的方向,一边跟已经睡的人事不知的人说话: 下次若再犯此等错误,惩罚加倍!” 
    可走心底为什么那么期待小石头犯呢? 
    正和帝表示不去细想了,还是先善后吧。 
    等洗干净了小石头用蚕丝软布裹好了袍回来,原先寝殿里的狼藉和特别暧昧的味道都没有了,干净的一如没有人用过一般。 
    淡淡的龙涎香,萦绕在整间寝殿里,龙床之上,正和帝将怀里的人抱得很紧,这人里里外外都检查过了,没才有掉一跟头发,他倒是睡的很安慰了。 
   可怜小石头在梦里梦到自己被一条五爪神龙死死的缠着都要喘不过来气儿了,可自己的四肢被神龙的四只爪子按着动弹不得,还有一只爪子摸哪儿呢? 
  小石头梦里跟神龙打起来了! 
   还被占了便宜……。 
 
348 臣很受伤
 
   丝丝缕缕的金色阳光透过雕花镂空的窗棂照射进来,将本就华贵的屋子衬得更加金碧辉煌,犹如天上仙宫一般耀眼不已。 
   正和帝起来之后等了一上午,也没见这人有起来的意思,昨天已经用食物诱醒过一次了,今天就不能再用了。 
   而且……。 
   舔了舔嘴角,正和帝满面春风的出去了。 
   估计这人天黑前醒来都是早的了,他尽心了这人就有些凄惨了,也不知道醒来是不是要发脾气,为了自己今后能有肉吃,腹黑皇帝出去安排事情了。 
   今日休沐,小小的皇太子却依然来了御书房,母后说过的,父皇小时候就很努力,所以父皇才会年纪轻轻就成为了明君,那么自己这个父皇的接任者也不要赖床,早早就爬起来读书识字练武功,然后去给母后请安看弟弟们,最后来见父皇,不论是请安还是学习,皇太子都是十分认真用心的。 
   昨夜不止小石头被正和帝小攻给收拾了,高大总管也被人给做的今天彻底休假。 
   而顺子则是伺候正和帝去了,这里留守的人一夜没睡,大家精神高度紧张,结果正和帝出来了他们才松口气,换班的时候大家都眼前发黑闭着眼睛莫回自己窝儿的好么。 
   疲惫的交接的时候,没有人注意到小小的皇太子,早已趁人不注意的时候进了御书房,其实皇太子的意思,也是看这帮人一脸疲惫,体贴一下他们,就想不用他们行礼了,自己直接进去就行,真没想到别的。 
   随后追来的皇太子的随扈们,跟御书房外面站岗的人面面相觑半晌之后,一方颤颤巍巍的问:”你们怎么来了?皇太子殿下呢?“ 
   一方迷迷糊糊的看着他们回答:”皇太子殿下比奴才们早了一步到御书房,说是要跟皇上学习……。“ 
   ”你们再这里干什么?“正和帝一回来就看到皇太子身边的人跟御书房站岗的人大眼瞪小眼,两方人都脸色不太好看。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一大帮子人看到正和帝到来,跪了一地先见礼。 
   ”起来吧,给朕解释!“正和帝直觉认为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 
   ”皇上,皇太子殿下在里面。“有着急知道内情的赶紧的说了出来,不能将功补过,好歹别让事情发展成不可收拾的地步啊! 
   他们的脑袋啊! 
   也不知道能不能保得住了。 
      正和帝的脸色一沉,抬手迈脚推开大门就进去了,步履勿勿间,很多人都一脸的冷汗,以及有几个最外围的人,低着头看不到脸,但是他们的脸上闪过若有所思。 
      睡得死沉死沉的石磊,其实不想睁开眼睛,因为他还设睡够啊! 
      可是有个感觉让他不得不醒过来,突然间到J来的陌生气息让石磊朦朦胧胧的转醒,怎么说呢,转醒的小石头竟然破天荒的没有起床气的感觉,虽然设有睁开眼睛,但是的确是醒了的。 
      只是在醒过来的同时,觉得他的小身板子异常的沉重和酸痛,虽然能感觉到身上盖的蚕丝被子是又薄又轻,身体底下的铺垫也又软又滑,但是那种过度的疲累感觉,仍然社他觉得身上似有千斤重,又好似每一根骨头都在嚣着要造反一样。 
      小石头忍不住动了动,挣扎着想翻个身,可以让自已舒服些,只是一动弹,就从身体的某处传来一阵刺痛,让怕疼的小石头蓦然睁开双眼,眼中的泪水差一点就掉了下来啊! 
   好疼! 
   真的疼! 
   真的好疼! 
     “你是谁?”一个清清脆脆的童音响起,而且有些威严的样子,不过因为 
是童音,就是威严也是有限。 
       充其量就是让人知道,这孩子不简单而已。 
       不过却是吓了石磊一大跳! 
       一扭头又是一阵酸痛袭来,全身就跟要散架了一样啊! 
      不过小石头忍了! 
      首先看了看四周,发现是他熟悉的地方,有些迷惑的看着发出声音的小孩儿。 
      一身杏黄色的小团龙服,头顶是小巧精致的蟠龙冠,上面一颗龙殊晃晃悠悠颤颤巍巍,孩子看起来不大但是很有气势,一张小脸儿板着,脚下的朝靴上饰着的龙纹和腰间的明黄色玉带,让石磊知道这小孩儿是谁了。 
       “回答本太子的问话,你是谁?报上名来!”皇太子殿下一双大大的眼睛 
里充满了警惕和审视。 
      小石头很想就此消'失掉! 
 
   这种妥妥的捉jiān在床的节奏! 
     简直就是让人不忍直视好么! 
      石磊张了张嘴巴,愣是没发出声音! 

      他不是不想说话,但是要说什么呢? 
      他不是不想出声,可他嗓子没出声! 
      因为他发现现在的他失音了! 
      原因么,用嗓子过度什么的……。 
      床上人的脸色很不好看,床上人裸露出来的肌肤上伤痕累累,床上人的表情可怜巴巴……。 
      这一刻,石磊脑子里闪过无数种可能,无数种桔局,无数种……。 
      不过在下一刻,看到皇太子无辜而又天真的大眼睛的时候,就仿佛看到了自家熊孩子石双全儿。     换了个人可能都无法及时应对这样的}局面,哪怕是那些号称是机智无双的大才子们也没那个信心,可是石磊不同,他是谁啊?大名鼎鼎的定军候啊! 
   有名的滚刀肉。 
   脸上的神情不变,可怜巴巴的伸出了胳膊 ,皇太子的眼睛里顿时就充满了 
    别说皇太子这个小家伙儿了,就是石磊都忍不住在心里暴跳骂娘了啊! 
       因为白皙的小细胳膊上,到处都是吻痕好么! 
      不知道的还以为正和帝把他胳膊当鸡翅啃呢。 
      伸出这只青青紫紫的小细胳膊,端起了床边儿上的小盖碗儿,这是每次那什么之后,正和帝必定会给他准备的东西,一碗蜂蜜水,既可以缓解嗓子的不适,又可以润滑肠胃。 
     喝了水就好过多了,起码嗓子不再跟冒烟儿似的干巴巴的刺儿丝丝的疼了 
        ‘’臣是定军候石磊,请皇太子殿下见谅,臣全身仿痛,不能圈礼相见,望殿下海涵。虽然能说话了,可是依然沙哑的厉害,配上刚看到皇太子殿下的时候,小石头一动弹就被身上的酸痛给弄的苍白脸色,以及刚才动弹的时候,被子往下滑了滑,露出来的肌肤上,乍一看真的没一块儿好肉,全都走一片青紫色,真真是怎么看怎么可怜。 
      皇太子殿下毫不杯疑,这位自称定军候的人,被子底下的身体全都是这个样子。 
   “定军候?”皇太子殿下小眉头一皱:“即是定军候,为何如此凄惨?” 
    定军候石磊的大名,皇太子殿下还是有所耳闻的,据说定军侯府石家尽出军中翘楚,可以说是军中旗帜一般的存在,只是从未见过面而已,因为定军候府很低调,连他的外租父都说,若要坐稳江山就不能忽视定军候府。 
      武将他也见过不少,那种高高壮壮孔武才力说话大声高嗓门儿,脾气火爆脑子不灵光但是很有身手,尤其.喜欢冲锋险阵的莽汉,这样的武将形象,皇太子殿下见多了。 
      也一直以为武将都是一个样子的,可是现在眼前的这人,却是让皇太子殿下对自已的认知动摇了。 
      定军候看起来还没有自己身边的武力太监们健壮呢! 
      而且也没有大刀眉和连毛胡子,更别提如此别开生面的次见了,定军候的形象什么的,太推翻皇太子心里的定义了。 
        “殿下,臣冤枉啊!”小石头一提起这个伤心事儿就难受死了,怨气几乎化为实质啊! 
      当然,这冤枉说的是正和帝对他的‘“错误惩罚”,他从来都没被做的这么 
惨过。 
   可是这个不能说。 
   于是添油加醋的将自已那晚遇袭的破事儿秃噜了出来,听的皇太子殿下一张小脸儿紧绷绷的,严肃的不碍了。2r }s} 
      ‘这身上的伤就是那个时候留下的吗?”皇太子殿下问得很认真,眼神很真诚。 
     石磊咽了口唾沫,点了点头:‘’臣全身都是……就不给殿下看了……,不过臣真的是冤枉死了,您说这能怪到臣的身上吗?定远候府简直欺人太甚!” 
   ‘不错,即便是有恩怨,也不可私下寻仇,且定军候乃本朝世袭候爵,这要天下人如何看待朝廷威仪?”皇太子殿下别看人不大,但是说话一套的还都有理有据。 
     “就是的!你看看把臣给揍的……。”小石头立刻伸出一条小细腿儿,上 
面同样青青紫紫的一大片。 
    争取忽悠住小太子,只要小孩儿不追究,就万事大吉! 
    起码撑到那个人回来啊! 
     “咳咳!”这个时候正和帝故意发出声音,然后才走了进来。 
    ”儿臣参见父皇。”皇太子殿下恭敬她行了全礼,一板一眼很有气度和规矩。 
      一看就家教很好的样子。 
   石磊流着口水看着人家的孩子羡慕不已,想到自家的那个老大,熊孩子一个,简直不能更心塞了。 
   “免礼平身吧,怎么自己就进来了?”正和帝顺势坐到了龙床边上,给小石头盖好被子,露出来的地方全都掖了回去,除了自己之外,别人谁也不许多看这人身上一眼,就算是儿子也不行。 
   这一刻,正和帝无比的小气了一回。 
   “儿臣以为父皇在这里,便进来了。”皇太子殿下很有些不安,自己这样鲁莽了。 
 
349 受伤颇重
 
   “别怪孩子,他还小呢。”石磊也挺怕正和帝惩罚皇太子殿下,他们的事情尽管避讳的不得了,可也没道理人孩子无意间的闯入就要受罪啊! 
   更何况这可是皇太子! 
   日后登基为帝的人啊!   
   跟自家日后袭爵的熊孩子一比,石磊心里的小人儿几乎是泪流满面了好么,这么好的孩子你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啊?你怎么不看看别人家的孩子呢! 
   自己先忽悠了人家小娃儿,还没等忽悠走呢,娃儿他亲爹就回来了,小石头风中凌乱之余,还记碍给这可人爱的娃儿求求情。 
   “儿臣不知定军候在此养伤,请父皇怒罪。’‘皇太子殿下认错的速度很快,承认错误的态度很好,半低着头等着他父皇发话。 
   正和帝看向床上躺着的那位“伤者”,脸上要笑不笑的样子和似笑非笑的眼神让石磊将被子举得高高的,盖在自己头上装缩头乌龟。 
   刚才他进来后东西暖阁都看了一下,没有人的同时,就知道人肯定在寝殿,想到里面还有一个在睡觉,正和帝就有些着急,等走到门口隐隐约约听到了这两个人的对话,他就没进去,站在门口听了半天,自然是知道小石头信口开河都说了些什么。 
   “咳咳!知道错了就好,这几日不要来打扰定军候养伤。”别说石磊不好意思的藏了起来装乌龟,就是正和帝也有些脸皮发烧。 
   “儿臣遵旨。”可怜纯真的皇太子殿下,十分乖巧的被忽悠了过去,以至于许多年之后,一想起当日的事情,已经是皇帝的男人就头疼不已,自己怎么就那么好被忽悠的呢? 
   “你先好好养伤,皇儿,跟父皇出去。”正和帝觉得自己以前想的设计的那些什么培养感情的想法儿,都是浮云啊浮云,看看小石头跟自己的大儿子,真是让他无语了。 
   天家父子俩出去了,石磊偷偷的露出了半个脑袋,发现的确屋里没人了,这才把头伸出来,狠狠的吐了一口气儿。 
       可是尼玛的一想到被人家儿子看到自己这个样子,想死的心都有了啊! 
      幸好孩子不大还能糊弄过去,要是个半大小子,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好么! 
      不行! 
      石亲握拳,日后一定不能再在这里那什么了,这她方太危险,还是回自己家的好,起码自家熊孩子绝对不敢一大早来白己的卧房,因为来过两次之后,被自己狠狠的收拾了两顿,以至于家里甭说孩子了,就是大人都不会轻易涉足自己卧房,绝对不会发生今天这种被人捉jiān在床的惨剧……。 
【 天下第一滚刀侯+番外 初吻江湖(五)】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