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纨绔疯子 鹅是老五

时间: 2017-03-10 14:40:04 分类: 古代架空

【纨绔疯子 鹅是老五】

  【全本精校】《纨绔疯子》作者:鹅是老五

  文案:

  地球穿越到异界的多了,可是林云却从异界重生到地球了!这还不是最让林云郁闷的,最让林云抓狂的是他发现自己正躺在精神病院……

  【陌香文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陌香文库http://www.moxiangwenku.com/】

  第001章 疯子林云

  江南省汾江市。

  青安精神病医院二楼203室,一个长相一般,脸色苍白的青年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他叫林云,不过却不是林家的五儿子林云了。

  林云已经来这里三天了,确切地说是重生到这里三天了,也可以说三天来他终于大致明白了自己的情况。

  林云是天鸿大陆出生,他的家族本身也算是一个比较小的修真家族。天鸿大陆是一个科技发展远远超出地球的地方,而且那里还是科技和修真并存。至于修真只是统称,包罗了天鸿大陆修真者、修魂者、修气者、修物者等等。

  其实说白了就是通过各种修炼,来提高修炼者的寿命和战斗能力。而这些修炼都需要灵气,但是天鸿大陆灵气最为丰厚的地方,都是集中在人类居住的地方,所以常常有一些魔兽或者异族总想侵占人类居住的灵气之地,那么战斗也就不可避免的经常发生。

  因为要抵御异类的入侵,甚至人类建立的国家之间,也会经常因为科技和修真资源发生的战争。所以天鸿大陆的人类一边不停的自身修炼,一边不停的发展科技。

  林云性格开朗,不拘小节,为人也很豪爽。不但是天鸿甘宇国一名特级电子学家,还是一名特级药物学家,修炼的还是修星功法。

  修星严格说来是属于修物之中的一种,但是天鸿大陆却很少有人去修炼,一个是因为修炼者身体魂魄之中必须具备星源,至于具备星源就是好像修真者必须具备灵根,修魂者必须具备魂根一样。第二修炼者不能修炼到第五星,一旦修炼到第五星就立刻会魂飞魄散。

  而修星者的战斗力却是所有修真者当中最强的,最高修炼到九星后可以飞升,当然这只是传说。天鸿大陆的历史上还从未有人因为修真而飞升的,更别说只是修星了。

  具备星源的人很少,至于第二点倒是很少有人去顾及,因为修星者不要说修炼到五星,就是修炼到三星都是不可能的。天鸿大陆史上修星者最高的成就也就是修炼到四星而已,而且天鸿大陆的修星功法最高也只有五星而已,再往后就是你成功了,也没有功法可以修炼了。

  而林云同时具备灵根和星源他却选择了修星。这是因为林云在一次无意中得到了一部九星完全的修星功法,这居然是一个修星飞升的前辈留下来的。而且这上面还说只要是灵魂之力渡过了五星这次的危机,就有修炼到九星的希望。并且这部功法还有详细描述渡过五星危机的方法,其实只是将原来错误的修炼方法修正了而已。

  这个发现使得林云兴奋异常,毫不犹豫的选择了修星,他认为自己应该可以渡过五星这道关,而且肯定能够修炼到五星。但是林云实在是太高估了自己,他是修炼到五星了,甚至是天鸿大陆有史一来第一个修炼到五星的奇才。

  但是修炼到五星的第二天,异族来袭。林云在和异族战斗的时候,还没稳固的五星之力突然爆发。而林云在异族兽类和就庞大的星魂之力双重压迫下魂飞魄散。

  让林云感到幸运的是,他的灵魂好像被自己的五星魂力包裹着穿越了虫洞,重生到地球的一个精神病人身上来了。

  林云苦笑了一下,这倒是很合自己的身份,自己原来在天鸿大陆的外号叫‘疯子’。无论是研究科技还是战斗修炼,甚至在‘泡妞’上面,都被别人称呼为‘疯子’。现在好了,还真的重生到了一个疯子的身体上。

  经过三天的了解,林云总算知道了自己这个身体的身份和自己所处的位置。按照自己的了解,这里应该是一个叫地球的地方,但是科技发展只是相当于二百年前的天鸿大陆,也就是说比较落后。

  而自己的这个身体也叫林云,是一个大家族林氏家族的掌门人林远章的五儿子。林家在华国几乎可以算是最大的十几个家族之一了,不但生意遍布全球,而且连中央的前五位首长当中都有林家的人。

  林云变成精神病也是后来的事情,他原来只是一个无恶不作的纨绔恶少,吃喝嫖赌没有一样不来的。但是却没有半点生意或者当官的头脑,林家其余的公子哥或者同辈的当中也有不少纨绔的家伙。但是至少都可以干点什么,不是只知道一味的吃喝嫖赌。

  林远章有六子三女,对于败坏家业屡屡不改的林云,更是直接就放弃了。林家家大业大,就是不缺继承家业的人,干脆在三年前帮助林云娶了一个媳妇,然后给了他一些家产就直接不管了。

  虽然林云不堪,但是林远章倒也没有随便就给他娶个老婆。或者是因为政治,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娶了一个小的破落家族寒家寒铮平的第三女寒雨惜。

  但是林云依然如故,只用了一年时间就将自己最后的一点产业败坏的一干二净。要不是现在他居住的地方是林远章的产业,也都被林云拿来卖掉了。

  不过两年前林云突然疾病发作,抢救过来后就是精神病院的常客。一旦发病就立刻打砸烧骂什么都来,还见人就像狗一样的咬。所以常常来这里一住就是一两个月,好点了自会有人接他回去,一般都是母亲请来的保姆带林云回到他住的地方。

  但是这次林云都来住了三个月了,虽说现在的林云是天鸿大陆重生过来的,按说也早就应该有人来接他回去了。但是却一直没有人来接他回去,每天只是一个大妈级的护工过来,先将林云这几天借来读的书拿走,再换一本给林云。

  对于林云的变化,这个一直照顾林云的郝妈可是明白的很,虽然知道林云的精神病不会好了,但是最近几天林云不但不打人不骂人了,还叫自己大妈,请自己帮助他借各种各样的书来看。

  林云将最近看完的一本《江南物志》放到床边,就看着天花板呆呆的发愣了。

  这个身体虽然懦弱不堪,甚至风一吹就会被刮走,但是身体根骨里面居然也有星源,虽然没有自己前世多,但是有了星源就是可以再次修炼了。

  虽然自己有过一次失败的经历,但是林云还是相信这次肯定可以渡过五星,没有理由只是一种感觉。但是现在自己还不能修炼,自己的身体实在是太过虚弱,只有养好身体后,才能够开始自己的修星计划。

  从最近看到的书和杂志,林云肯定地球上的修炼者应该很少,都是一些传说故事。但是林云不会就此以为地球上没有修真者,毕竟就是传说也要有依据才能传出来啊。

  “将自己的衣服穿穿,跟我走吧。”一个冰冷的没有丝毫感情的声音在门口响起。

  林云抬起头,一个美貌的让人心悸的女孩站在门口,脸上的表情犹如寒冬里的冰块,说出的来话没有一丝的感情。寒雨惜,林云马上就知道这个人是谁了。虽然原来林云的记忆已经消失大部分,但是一些主要的记忆都还在。

  寒雨惜应该是说为了寒家重新振作,而和林家交易的一个毫不重要的牺牲品,寒家也的确因为这次的婚姻得到了一点好处,林远章随便的一句话就可以让寒家获益不少了。就是没有林远章的话,只是寒家有一个女婿是林远章的儿子这个消息就够了。

  事实是林远章根本不会因为林云来说话,他已经彻底放弃了这个浪费林家粮食的家伙。但是寒家却凭着有一个女婿是林远章的儿子这个消息,渐渐的又站住了脚跟。虽然知道寒家的意思,但是林远章根本就懒得去过问什么,无论寒家怎么样都跟他没有任何的关系。

  林云的母亲此时虽然心急,但是却无可奈何。林远章已经发出命令,要是再敢派人去医院接林云那个不学无术的神经病,立刻就将她们母子三人赶出汾江市。

  虽然林云的母亲何英还是想去接林云,但是却被林远章禁足了。而且林云还有一个妹妹,她也不能不管。自己名义上还不是林远章的老婆,只是一个地下式的小妾罢了,况且类似自己这样的小妾林远章也有好几个。

  为了林云还在上学的妹妹,何英也不敢过分要求林远章。只能将希望寄托给林云的那个媳妇寒雨惜,希望她可以接林云回去住一段时间,不要总留在精神病院,但是心里也知道这个希望不是很大。

  寒雨惜虽然一个人住的很清静,希望林云永远都不要回来。不过林云在医院两个月没有人送回来,自己虽然高兴,但是也不能装着不知道。

  尽管每次林云从医院回来最多只是好了一个星期左右,依然是哭骂砸打,但是寒雨惜还是硬着头皮到医院去接他。虽然林家的人对这个林云不管不问,但是一旦他出了什么事,就让林家有了收拾寒家的借口。虽然她寒雨惜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但是寒家却是禁不住林家哈口气的。

  第002章 卷毛狗变猪

  淡淡的看了一眼寒雨惜,林云没有说任何话,只是慢慢的下了床将自己的外套穿上。

  “雨惜,你来接林云啊。”说话的是看护林云的那个护工大婶。

  “嗯,麻烦你了,郝妈妈”寒雨惜看见了这个护工大婶总算是脸上融化了一点。

  看到郝大婶轻轻的叹了口气,林云急忙将手里的书交给她,“这本书我已经看完了,谢谢你了大婶。”

  寒雨惜有点诧异的看着林云递给郝妈的书,心里很是奇怪,这个疯子怎么还知道看书了。不过转眼就恢复了正常,这个林云每次被从医院接回去,都会正常一两个星期,然后才又慢慢的回复原样。

  林云知道寒雨惜对自己痛恨异常,自己和她结婚后就没有见过她的笑脸。也隐隐知道这个林云刚结婚的时候试图强奸过寒雨惜几次,但是一次都没有成功。而且林云因为这个对寒雨惜非打即骂,只是精神出问题后再次强奸寒雨惜的时候已经打不过她了,甚至最后一次还被寒雨惜狠狠的教训了一顿。

  知道了寒雨惜对自己的痛恨,林云也不去自找麻烦,只是默默的跟在寒雨惜后面。心想也难怪,这个寒雨惜的幸福可以说就是被自己原来的这个身份给糟蹋掉了,要是不痛恨自己才是不正常了。

  寒雨惜叫了一辆出租车,两人一路一句话都没有很快就回到了湘湖山庄。湘湖山庄是富人居住的地方,林云虽然是个纨绔,但是他老妈还是求着林远章给他买了一套湘湖山庄的小别墅,不过产权却是林远章的,也就是说这房子是林云暂时居住的地方,林远章一旦想要收回的话,那么林云就没有地方可住了。

  林云默默无语的跟着寒雨惜走进别墅,院子里面空空荡荡,只有一些破碎死亡的花草和一些破碎的家用品堆在一角。别墅的客厅倒是蛮大的,但是里面只有一个破旧的沙发和一个29寸的老式旧电视。

  林云心想这个破旧的沙发和这个老旧电视,估计还是寒雨惜后来从旧货市场买的,寒雨惜回来后一句话都没有就直接上楼去了,房门‘叭’的关上后就再也没有动静。

  林云苦笑了一下,虽然想打开电视看看新闻节目,但是现在自己的肚子却饿的不行。跑到厨房想找点吃的,厨房只有一个旧的老式冰箱,几乎没有看见一个完整的碗碟,都是破边裂缝的。林云摇摇头估计这都是原来这家伙干的事情,倒也是难为这个寒雨惜了。

  打开冰箱,里面只有半截生的白萝卜。还有一些咸菜什么的,毫不犹豫将那个萝卜拿出来几口吃了以后,感觉还是很饿,但是比开始好了不少。想想还是算了吧,等明天寒雨惜弄了早饭自己多吃点就好了。

  林云吃完了萝卜,跑到卫生间洗了个澡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寒雨惜的房间在里面一间,自己的房间在二楼靠近楼梯。房间里面除了一张床和一张桌子外什么都没有,林云暗想,这也太离谱了吧。这个小区好像还是高档的小区吧,怎么这里面的东西都是这么的寒碜啊。

  也懒得多想,直接倒在床上就睡了。这几天在精神病院虽然是有地方睡,但是那里怎么也睡得不是很舒服,果然倒在这个床上睡得舒服多了。

  一觉睡到第二天快吃午饭的时候,林云满意的伸了个懒腰,心说这来地球也不错。没有什么压力,至少不用时刻担心魔兽和异族入侵,睡觉也踏实多了。我只要专心的修炼就可以了,这里倒是蛮对我胃口的。

  起来洗漱之后来到客厅,客厅空空如也,不要说是吃的,就是一口水都没有。林云急了,心说这寒雨惜不弄吃的给我,我现在一分钱都没有,到哪里去吃东西啊。

  急忙跑到寒雨惜的房间门口一顿猛敲,房门关的严严实实。哪里有人应答,林云想了半天才想起郝大妈说寒雨惜要去上班的事情,看样子是去上班了。

  叹了口气,林云摸着饿的咕咕叫的肚子,愁眉苦脸的思考着对策。这样还不如呆在精神病院,至少每顿还有东西吃呢。

  走出湘湖山庄,林云想着该到什么地方去弄点吃的才好。湘湖山庄位于汾江市中心不远的地方,还在二环以内,算是一个富人居住的地方,这里面居住的富人身价最少的也有几千万,当然林云除外。

  但是从湘湖小区走到繁华的中山路也需要将近三十分钟,临近中午的汾江市朝安区中山路上各大饭店、小吃店,甚至推着车出来临时外卖的地方都是热闹非凡。看着小吃店里面挤满了各式各样的用餐之人,林云只觉得口中有点酸,果然是流出来的口水,小心的将嘴边的口水咽了下去,心里盘算着怎么好去弄点吃的。

  “哎呦,这不是林五少爷嘛,居然出来了哦。看见你我怎么有点怕怕的呢,哈哈,林少爷也出来逛街啊,不过你常去的‘天上人间’却不在这个方向呢。”林云抬头看了看,一个和自己差不多大的青年,头发烫的像一只卷毛狗,还带着两个耳环穿着鼻环。这不是像一只卷毛狗了,而就是一只卷毛狗了。

  “嗯、嗯……”林云实在是忍不住,将自己的笑集中到了鼻子。这个人他有点印象,是李家的二公子李肖。也是一个极其纨绔的富家子弟,因为看中了寒家的寒雨惜,但是李家为了和陈家联合在一起抵抗实力巨大的林家,就让他和陈家的陈凤结婚了。

  所以这个林云就是李肖的眼中钉了,虽然这个林云是个精神病,但是也是林家的种,所以这个李肖虽然对寒雨惜垂涎三尺,也没有动手。

  林云要不是被林远章放弃了,估计也是不可能和当时已经落魄的寒家联姻的。这点现在的林云知道,别人也知道。

  捂着鼻子忍住笑的林云看见一只小狗正从对面跑来,林云突然放下手流着口水一脸白痴状的看着小狗说道:“狗狗,要是将你的毛全部弄卷,你会不会马上就变成猪啊,呵……”,说完还对着小狗傻傻的笑着。

  “难怪会进某某医院了,居然跟一条狗说话。狗还会变成猪,哈哈,就是毛弄卷了最多是个卷毛狗而已,哎,我真为你们老林家悲哀啊。”李肖装作一脸沉重的样子说道。

  “不错,智力很高,不过也不一定哦,说不定这个卷毛狗突然变成猪也是有可能的哦。”林云说完恢复了正常的样子立刻就走了,根本就懒得理这个无聊的家伙。

  李肖认为林云是个脑子不正常的家伙,先入为主倒也没注意。不过周围人的笑声让李肖彻底的明白了过来,居然敢绕着圈子骂自己是卷毛狗,还可能变成猪,立刻狠狠的叫道:“林疯子……”

  第003章 吃路边野果的林云

  虽然狠狠的给了李肖一个下马威,但是关键问题没有解决,自己的肚子依然的饥饿无比。林云心里没有一点点的高兴,只是漫无目的的看着路边的各种小吃,不停的咽着口水。

  “小悠,你看那是不是有点像林云?”一个看着林云戏弄了李肖的女孩对着身边的另一个女孩说道。

  “什么啊,方萍你的眼睛真是的,还用怀疑啊,那个就是雨惜的丈夫林云,昨天我们不是一起在医院附近看见雨惜领他回家啊。”被叫做小悠的女生有点怀疑方萍眼睛似的说道。

  “哎,雨惜真可怜,居然嫁给了一个精神病,不过他好像刚才戏弄李家那个二少的时候,表现的很精明啊,该不会是他已经好了吧?”方萍想想说道。

  “快点买吃的吧,别管了,啊,你看今天怎么买米粉的这么多啊。要不我们买点别的吧。”

  “不行,买别的可以但是美娜的一定要米粉,不然她会说的。”

  “哎,既然这样还是全部买米粉吧。”

  ……

  林云虽然长相一般,皮肤还有点黝黑。但是耳力很好,两个女孩八卦的议论全部听的清楚,心里苦笑一声,心说这也太巧了,才刚出来趟就被寒雨惜的同事给遇见了。

  看见两个女孩去对面的米粉店买米粉吃,林云实在是想跟过去也混一碗吃吃。但是林云上世虽然脸皮厚,却不好意思去,关键是自己现在和寒雨惜几乎就是陌生人,又怎么好意思去她同事那里骗吃的。

  “明烟果?嗯,真的是明烟果。”林云居然在路边的一个公园边上看见了明烟果,心里的兴奋可想而知。明烟果确切的说也叫明还丹,是一种含有很多灵气和丰富的灵魂物质的药果,对修炼者有着巨大的好处。但是吃的时候要用盐水浸泡后吃,不然会拉肚子。林云没有想到这么珍贵的果子却被当做风景树栽植在路边。

  不过心里一想也就了然了,这无人修炼,这个果子在这里不作为风景,倒的确是没有什么作用了。

  既然有了这个明烟果,哪里还会饿到自己。林云压制住心里的兴奋,马上到旁边的一家小吃店里问老板要了一点食盐又借了个盆。接了半盆水后,立刻就跑到这结了二十几个明烟果的树下,将树上的二十几个果子全部摘了下来,小心的浸泡在放了食盐的盆里。

  几分钟后,林云取出一个明烟果甩掉上面的水,直接咬了一口。一股难以言表的清新流入咽喉,还带着点涩涩的味道,林云舒服的叹了口气,虽然还没有完全成熟,但是已经可以吃了。

  “方萍,你看那个林云是不是又犯病了,居然在路边摘泄果吃。看着真是有点可怜,我们赶紧到公司告诉雨惜一下吧。”小悠和方萍买好米粉居然看见了林云就在路边吃野果,实在是被震惊的不轻。

  几个好奇的人远远的看着林云坐在路边吃着野果,心里各种的想法都有,同情的、看热闹的、鄙视的、幸灾乐祸的。

  林云就像没有看到一般,依然享用着自己的美味。心说吃了这么多的明烟果看样子今天晚上就可以开始修炼了,或者下午就可以了。

  寒雨惜午饭都没有来得及吃,听完小悠和方萍的话,立刻就急匆匆的冲出办公室。果然只是走到底楼的大门口,远远的就看见林云从盆里拿了一个路边摘的泄果在吃。看看那棵泄果树上已经没有了,而林云面前的盆里还剩下了几个而已,看样子其余的都被他给吃了。

  再看看路边许多远远看着林云吃泄果的人,却没有一个上去说一下这个果子是不能吃的。寒雨惜的胸口一阵的堵闷,看着林云吃果子享受的模样,突然忍不住自己的眼泪。不管这个人怎么样,毕竟现在还是自己名义上的老公啊。

  看着林云又拿起一个果子看了看,还是一副舍不得吃的表情将它装入自己的口袋。然后又小心的将剩下的几个果子上面的水擦干净,然后放到自己的口袋。

  寒雨惜突然想起来,他好像从昨天自己接他回来到现在还没有吃饭,这次自己接他回来,他妈妈那边的老保姆肯定不知道,那么就是不可能给他送饭来吃了。他肯定是饿狠了出来找吃的了,想到这里寒雨惜虽然痛恨林云,但是心里的确是有点内疚了。

  不管他以前如何的欺负自己,现在他毕竟是个精神病人。就是养了一条狗,也会给点吃的给他啊。忽然寒雨惜伏在大楼门口失声痛哭,不知道是为自己悲惨的命运,还是为别的什么。

  伤心完之后,决定还是先将他带回去再说。可是抬起头居然没有看见林云,看看周围,只有一些议论纷纷的人,和一些哈哈的笑声,林云早已经走的不见了踪影。

  “雨惜?你怎么了?”一个长相英俊不凡的年轻人夹着一个公文包走进大楼,看见寒雨惜站在门口东张西望于是问道。

  “哦,没什么。”说完寒雨惜低着头就上了楼梯,没有再继续和这个年轻人说什么。

  这个和寒雨惜说话的人叫沈军,是公司的业务经理,非常的能干,据说薪水也是公司除了总经理最多的一位了。他对寒雨惜抱着的心思是司马昭之心,全公司的人都知道。但是寒雨惜虽然有个精神病老公,对这位沈军依然是没有任何的颜色。

  寒雨惜犹如行尸走肉一般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心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雨惜姐,你没事吧。”美娜看见寒雨惜的样子不对,急忙过来安慰。
【纨绔疯子 鹅是老五】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