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七夜侍寝 浅笑梨涡

时间: 2017-01-27 20:44:42 分类: 古代架空

【七夜侍寝 浅笑梨涡】

   七夜侍寝 001 【大婚之夜】

  冥夜皇朝六年六月十六日,是个非常适宜婚嫁的黄道吉日。

  一大早,皇城中最繁华的几条大街,已经被汹涌的人潮挤得水泄不通,因为今天,是轩王萧宸轩和丞相三女轻云染,举行大婚的日子。

  整个婚礼由皇室一手精心操办,隆重盛大且热闹非凡。

  皇城至轩王府一路的大街小巷,处处张灯结彩,震耳欲聋的鞭炮声,响彻云霄,好一派热闹的景象。

  大婚之日,轩王府的大门上,早已挂满了红绸鲜花,王府内,梁柱皆刷了朱红的新漆,到处张灯结彩、锣鼓喧天、婢女仆人来来往往,忙得不亦乐乎。

  楼台亭阁和树枝上都挂满了红绸、鲜花和灯笼,到处都是一片喜气洋洋的气氛,将往日幽静雅致的轩王府变得热闹非凡。

  布置得花团锦簇、喜气洋洋的新房里,身穿大红锦袍、凤冠霞帔的新嫁娘轻云染安静地坐在喜床上,听到服侍的婢女走出了房门的声音,她轻轻舒了一口气。

  片刻后,轻云染倏地站起来,掀开绣有龙凤呈祥的红盖头,大红喜烛跳跃的火焰,映照出她清雅秀美的小脸。

  鬓发如云,星眸如水,鼻若琼瑶,樱唇皓齿,颊生微涡,手如柔荑,冰肌胜雪,浑身透出一股清新淡雅的气息。

  化着精致浓妆的脸上,却没有一丝新嫁娘该有的喜悦,眉宇间,反倒有抹像是准备迎接一场大战的凝重。

  她乌黑如泉的长发,一络络的盘成发髻,由华贵夺目的凤冠高高束起,发顶上插着一枝金步摇,长长的珠饰颤颤垂下,在鬓间摇曳。行走之际,环佩叮当作响。

  她走向窗户,支起窗架,窗外吹进一阵阵夜风,伸出手,任指尖在微风中轻渗,嗅着清淡缈远的花香,天幕上,月牙弯弯,欲隐欲现的星光,一切都如此美好。

  倘若现在逃走,是否,这一切也将随之消殆。

  罢了!不是早已做了决定,不管未来怎样,她都不想让自己重视的人受到伤害,尽管要做出的牺牲,可能会让她将来后悔,她亦无怨。

  突然,一阵清脆悦耳的铜铃声响起,她蓦然回头,见喜床上悬挂的风铃,发出的叮咚声,像天籁之音一样动听。

  下一瞬,房门被推开,一身新郎喜服,从容尊贵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萧宸轩冰冷的视线淡扫轻云染一眼,弧形优美的薄唇动了动,冷声挖苦道:“没想到本王的王妃如此不甘寂寞!”

  轻云染微微一愣,不知是哪里惹他生气,强忍住心中生起的恼意,微微俯身道:“夫君言重了!我不过是想吹吹风而已。”

  这个男人,是她的夫君,是掌握她轻家生死大权的男人,同时,也是真正的轻云染深爱至骨髓的男人。

  “王妃竟然还有闲情逸致吹风……”萧宸轩嘴角擒起一抹冷笑,走到床边,沉声命令道:“过来!”他的影子被烛光映照在地上,拉得很长,俊美的脸庞如大理石般冰冷肃然,黑色的双眸里隐隐有冰焰在跳动。

  轻云染震慑于他周身散发出来噬骨冷意,缓缓地走到床边,站在床侧一动也不动。

  “忤着干嘛,把衣裳脱掉!”他侧过脸颊,一字一句冷冷说道,眼神冷漠残忍,迅速将视线转向别处,厌恶不屑于看她一眼。

  轻云染眉头紧蹙,仅剩的自尊,让她无法抑制心中的冉冉升起的羞辱感。

  他薄唇抿唇,狠狠捉住她纤细的手腕,其力道,足以将她的骨头捏碎,“要是不肯动手,让本王代劳好了!”

  “啊!”轻云染忍痛叫道,拧眉抬眸,意外对上他的视线,他的眼眸像一个无底的黑洞,里面藏着刻骨的恨意,幽沉阴晦,一不小心,就可让人万劫不复。

  “哧啦!”一阵衣料被撕裂的声响,衣裳在他掌中,已化成碎片四处洒落,他毫不怜惜的将她压在身下,没有任何前戏。

  “张开!”他的声音冰冷无比,眼中没有一丝温度,即使现在是炎炎夏日,她也感受不到一丝暖意,仿佛自己置身于冰天雪地之中。

  失神片刻,一阵撕裂的痛楚袭来。

  “啊……”剧痛让轻云染忍不住尖叫,粉片指甲掐进他手臂的肉中,深刻见血。

  “闭嘴!”他粗暴的动作,并没有因为她的惨叫而停止,反而越发猛烈起来,她承受剧痛而扭曲的小脸,苍白如纸,摇摇欲坠,散乱的发丝,在摇晃的床榻中摆荡。

  一阵阵噬骨的痛意,让云染的头脑变得混沌起来,她安慰自己,忍一忍就好了,眼睛快合上的那一会儿,头顶冷冷的声音响起:“谁准许你闭上眼的!”

  “宸轩,好痛……”轻云染眼中噙着泪水,忍不住哀求,她不知道为何,会突然这样唤他,一瞬间,身体寒冷得直打哆嗦,下一秒,五脏六腑仿佛在被火焚烧,在冰与火的煎熬中,无法逃脱。

  “觉得痛,是吗?别急,我会让你更痛!”他俯下身子冷笑,凶狠的神情令人不寒而栗,阴冷的眼神,像根毒针似的钉住她,让她动弹不得。

  “不,求你……”撕裂的剧痛让轻云染感到自己即刻便将死去,他冰冷无情的盯着她,冷漠的眼中没有一丝波动,亦没有一丝沉沦情欲之色。

  “往后你跟府中的侍妾一样,只准叫我王爷。”说完,他抬高她的身子,毫不怜惜地发泄兽性。

  一整夜,他不顾她才经人事,换着花样折腾,害她差点死在床上。

  七夜侍寝 002 【午膳相见】

  翌日,轻云染直到晌午时分,才悠悠的从梦中醒来。

  身下受伤的地方灼痛万分,像是有一把火在炽烤,撕裂的绞痛仍在,又添了一种灼热的抽痛,一波又一波,让人难以忍受,不一会儿,身上就出了一层汗。

  她感觉自己好像浮在半空中,身体软棉棉的使不上一点力气,小手费力往前探去,滑过身下红艳欲滴、柔软滑溜的锦缎。

  很凉,她忍痛拧眉,强撑起身子,发现身旁已经空无一人,长发如丝缎般垂落,柔如轻雾的的双眸,注视着床头的鸳鸯双枕。

  他的新婚丈夫,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醒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离开,如今枕褥已凉,他留下的体温早已不复存在。

  瞧见散落一地的衣物,她脑子里,立刻闪过昨晚如同恶梦一般的情景,粉嫩的娇靥变得惨白无比。

  云染躺在床上好一会,渐渐的,身体有了些许知觉,她动动手指,想到现下的处境,不禁冷然一笑。

  轻云染一手揪紧被褥,护住胸口,端坐起来,白晳粉嫩却淤痕累累的后背裸露在外,仿佛有阵冷洌的寒气袭来,让她不禁一阵瑟缩。

  许是外面有人听到了里面的声响,没过多久,门推开了,一个约莫十五六岁的丫鬟,一脸忧色的走了进来,轻声唤道:“小姐,你醒了吗?”

  “兰儿,现在什么时辰了?”轻云染羞赧的缩进被子里,粉白的脸颊失了往日的红润,突然想到,按照惯例,府中的众位侍妾都得为新王妃请安,要是错过了,只怕会招人话柄,传出什么“恃宠生娇”的谣言出现。

  “现在已经午时三刻了!”兰儿快步走上前,见到一地的碎布,小姐又睡到午时三杆,想是,昨夜王爷一定很疯狂,她清秀的脸庞,不禁泛起一片红晕。

  “都这么晚了!”轻云染叹了口气,兰儿见到她的表情不对,不禁担忧道:“小姐,你没事吧!要是觉得累,再歇一会也无防。”

  “我没事,兰儿,替我准备一下,我想沐浴。”轻云染忍住酸涩,微笑摇摇头,她不是真正的千金大小姐,只是代替这个小姐度过余生的一缕幽魂,不过,这俱身体的确是千金之躯,经过昨夜一番折磨,想要今天起身走路,怕是十分困难。

  “兰儿早就为小姐准备好了!”兰儿贴心笑道,从衣柜里拿出一件裹身的衣裳,披在了轻云染身上,意外瞧到她身上大大小小的伤痕无数,思绪在脑中千回百转,不禁怒从心起,“小姐,王爷昨夜是不是……”

  “不碍事,爹爹不是交代过吗,能忍则忍!”轻云染打断兰儿的话,这里毕竟不比相府,凡事都要小心,况且,六王爷一早就表明了自己的态度,她不过,是他府中的一个摆设罢了。

  “可是,王爷也太欺负人了!”兰儿愤愤不平的嘟囔道,乖巧的扶起穿好衣裳的轻云染走向浴室。

  浴室内飘着淡淡的龙涎香,屏风后,放着一个大大的木桶,里面热气氤氲,清澈温热的水中还漂浮着许多花瓣,显然是早就预备好了的!

  兰儿探探水温,柔声笑道:“先前怕小姐醒来时,没有热水沐浴,兰儿过一会就添上一桶热水,这下,水温刚刚好。”

  “兰儿,麻烦你了!这里,我一个人就可以了,你出去休息吧!”轻云染感激一笑,想来,这里的热水,全是兰儿一个人提过来的。

  陪嫁的丫鬟,她只挑了兰儿一个,不光是因为兰儿细心胆大,不谄媚造作,不卑不亢,而且,她们在相处的过程中,产生了深厚的友谊。

  “好的!兰儿守在外边,要是有事,小姐叫兰儿便是!”兰儿点头,顺从的退了出去,体贴的将浴室的门关上。

  侍兰儿走后,轻云染将薄透的衣裳缓缓脱了下来,露出她绝美的酮体,像一尊精致绝美的玉质雕塑,散发出令人心颤神动的美丽,身上有抹永远也不会消散的孤傲。

  她只有在一个人的时候,才会露出如此冷漠疏离却令人心旌神摇的一面,她踩在凳子上,抬脚踏入木桶之中,将身体完全浸泡在桶中,温热的水缓解她下体的疼痛。

  她轻轻解开了头顶盘绕的发髻,让如瀑布般的黑发都散落在水里,如葱白的手指将那些发丝梳成一缕缕,然后,细细的揉搓起来,洗净后,她半闭上了眼睛,惬意地享受着这片刻的宁静,让身躯在水中完全地舒展开来……

  沐浴完毕,轻云染换上了一件软银轻罗百合裙,手挽薄雾色拖地烟纱,清雅之中平添一份飘逸的气息。

  待发干之后,兰儿帮轻云染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头顶的发丝微微绾起于脑后,用粉色的发带轻轻束起,两颊旁分别垂着一缕青丝,余下的黑发顺滑的披在身后。

  髻中斜插一枚小巧精致的宝蓝吐翠孔雀吊钗,玲珑剔透,细密珍珠的流苏随着她的步子,轻轻的摇晃着,望着镜子中的人儿,星眸顾盼生辉,十分撩人心魂。

  然而,纵使她有绝世美貌,深深憎恨厌恶她的男人,还是会对他不屑一顾。

  “小姐,这身月白色的衣裙会不会太素净了,小姐你才新婚,穿红色比较吉利!”兰儿的声音响起,轻云染转头,淡笑道:“可是,我带过来的衣裳,大部分都是浅色,白色挺好,清清爽爽的,夏天穿得太艳,会显热。”

  “可是,王爷他……”兰儿讷讷道。

  “倘若王爷是为了一件衣服与我计较,那他就太没格调了!”轻云染轻笑,正当她准备起身之时,门外来了仆人通传,说六王爷叫她去大厅午膳。

  轻云染和兰儿互看了一眼,尽管王爷讨厌她,可表面功夫还是会做一做,毕竟,要拔出他爹爹的势力,还得花上一些时日。

  打开门,门外等候的仆人将轿子停在院里子,见到她之后,躬身说道:“王妃,请上轿!”

  王府很大,怪不得要用上轿子,回旋的明廊暗弄、亭台楼阁、庭院天井、峭壁假山、小桥流水、花园池塘,朱扉紫牖、精雕门楼,富丽堂皇,美仑美奂,让人觉得,仿佛进入一个大大的迷宫。

  约莫十分钟,终于到了目的地,轻云染缓缓下轿,迈着优雅的步伐,步入春色无边的大厅之中。

  要不是知道她们是府中的姬妾,轻云染还以为自己到了选美现场,各色各样的美人,真真是堪比花娇。

  “王妃姐姐真是美艳动人啊!”一记如黄莺般妙语嫣然的声音响起,是名腻在萧宸轩怀中的美丽女子。

  紧接着,她对他暧昧一笑,“难怪,王爷让姐姐如此劳累,睡到晌午才……”

  七夜侍寝 003 【旁人开刀】

  闻言,轻云染一脸平静,忽视众位姬妾略带挑衅的目光,莲步款款,摇曳生姿,迳自来到萧宸轩跟前,俯身淡淡道:“妾身给王爷请安!”

  萧宸轩看都没看她一眼,对着怀中的女子一笑,“霓裳,王妃在床上的表现,又岂是你能相比的?”转眸,眼角悄悄投下一瞥,勾嘴冷笑。

  轻云染还未做反应,身旁的兰儿心中却是十分义愤填膺,六王爷的话,不是暗喻她家小姐,比青楼里的妓女还浪荡么?

  “王……”兰儿正要出声,轻云染则轻轻扯一下她的衣袖,对她摇摇头。

  “王爷偏心,只疼惜霓裳一个,连怡香正眼都不瞧上一眼。”名叫怡香的柔美女子,只见她轻轻抽出丝娟妩媚一捂嘴,满堂顿时香飘四溢。

  “怡香吃味了?”萧宸轩邪佞一笑,大手勾住怡香的细腰,在她颊边送上一记香吻。

  “王爷就不疼可馨了吗?”可馨娇俏的鹅蛋脸上,泛起一抹红晕,微嘟的红唇娇艳欲滴,水汪汪的眸子泛起秋波。

  “可馨如此娇俏可爱,本王怎会不疼,不过,还是雅芙最为乖巧……”萧宸宇睨了一眼末座的清冷女子,女子闻言,也仅是淡淡一笑。

  三名容姿美貌,娇滴滴,水嫩嫩的姬妾竞相求宠,生怕被俊美的王爷冷落,再加上那个清冷女子,四人正好凑成一桌麻将。

  一大早,就上演这种消化不量的戏,轻云染不禁吁了一口气。

  看来,这群姬妾是不打算跟她请安了,她也免了那生硬的僵笑,自动屏蔽他们打情骂俏的声音,轻声问道:“王爷打算何时用膳?”

  萧宸轩的俊美无瑕的脸庞转过来,黑眸泛起一丝讥笑,冰寒的眼神里,流转着璨璨的霜冷邪魅,薄唇一掀,道:“哦,王妃不打算给本王敬茶吗?”

  轻云染轻轻抿嘴,招呼兰儿端茶过来。

  兰儿先是一愣,许是刚才太气愤,都忘了提醒小姐此事,本该是一早敬茶给王爷,但小姐一觉睡到晌午,虽错过了时辰,但奉茶的规距,还是要照做的,她麻利的泡好一杯热茶,放在茶盘上,将盘递到小姐身侧。

  轻云染她双手接过,端起茶杯,递到萧宸轩面前,柔声道:“王爷,请用茶。”

  萧宸轩淡笑抬眸,将手从怡香的腰侧抽回,缓缓伸出手,在快触到茶杯的瞬间,啪的一声,茶杯蓦然碎裂,瓷片纷飞,有些扎进了轻云染的手中,滚烫的茶与血顺着她的指缝,滴滴哒哒落到大厅上。

  这一突发状况,震惊了所有人,也让轻云染的心骤然一紧,鸦雀无声之际,萧宸轩冷眉轻蹙,眸波冷洌,一声怒呵:“来人啊!将这个丫鬟拖下去,仗责四十大板!”

  闻言,轻云染强忍住手中的灼痛,眼看兰儿被一干下人拖出门外,不禁星眸泛雾,转头,大声叫道:“慢着!王爷何故要罚兰儿?”

  “她伤了本王的王妃!这罪名还不够大吗?”萧宸轩冷哼一声,眼神阴冷凛厉之极。

  “这……许是茶杯的原因,意外发生的事,错不在兰儿!况且,这只是一点小伤,妾身不在意,恳请王爷饶她这一回,免去她的责罚!”轻云染秀眉紧蹙,脸上忧色尽显。

  “如果照王妃的意思,倘若,事情只要不是故意为之,就算铸成大错,也不需要责罚喽?”萧宸轩冷笑,眸子泛霜,“拖下去!”

  “你蛮不讲理!”轻云染不禁气结,脸色一阵青一阵白,咬牙切齿之余,心中激烈交战,这四十板子下去,兰儿铁定没命。

  “王妃,才是胡搅蛮缠!”萧宸轩反唇相讥,擒起冷笑,眼神如火似火的凌迟着她,缓缓的将手中几块茶杯碎片拂掉。

  轻云染咬唇,转身,忍着行走时的酸痛,徒步向外跑去,不顾还在淌血的双手,拉住准备对兰儿施仗刑的人,厉声叫道:“不许打!”

  行刑的下人自是知道,这王府当中王爷最大,他的命令,定是不能违抗,就算是王妃阻挠,他也没有办法,“王妃,请不要为难小的,奴才也只是按王爷命令行事。”

  这时,被棍夹躺在地上的兰儿,抬起头来,对轻云染微微一笑,“小姐,不用为兰儿担心,兰儿不会有事!四十板子,兰儿挨得起!”

  轻云染明知刚才那茶杯爆开,一定是他做了手脚,就算如此,府中,不可能有人替她们说话,她越是不受王爷待见,府中的姬妾越是得意。

  如今的情形,只能让她眼睁睁的看着兰儿受重罚,清冷的身影伫立在院中,泛起水雾的含恨黑眸,转向大厅,投到左拥右抱的男子身上。

  耳边响起兰儿不能自抑的惨叫声,这时,管家吴叔走到他身后,低头沉声道:“王妃,王爷说,如果您再不回厅中,他就不等您用膳了!”

  轻云染冷笑,好个无情之人,视人命如草芥,这边正在见血,那厢,却在吃饭,他也吃得下,就算他不喜欢她,全冲她来就好了,何必拿旁人开刀。

  大厅中。

  霓裳,怡香,可馨几人脸露讨好,妖娆的身躯紧贴着萧宸轩,一边殷勤替他夹菜,一边香艳的以嘴渡食。

  七夜侍寝 004 一天一夜

  萧宸轩长眉微挑,斜着眼眸,暗中注意院中发生的事,见轻云染不顾自己安危,扑到婢女兰儿身上,替她挨下一仗。

  黑眸不禁一眯,神色骤变,危险的光芒在瞳仁中闪动,似灼热如火,似冷峻如冰,一触即发的怒气,不可抑制,周遭的空气,也仿佛变得冷洌起来。

  “王爷,尝尝这块西湖糖醋鱼……”离萧宸轩最近的霓裳,感觉一道寒气袭来,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萧宸轩突然沉下脸,怡香也察觉到不对尽,不禁柔声问道:“王爷,怎么了?是饭菜不合味口么?”

  萧宸轩英眉微蹙,薄唇紧抿,对问话置若罔闻,冷不防推开缠绕在他身上的三人,未能察觉气氛巨变的可馨,则是一脸茫然,愣愣的看着他,不知何故。

  萧宸轩站起来,淡扫一眼身旁的几名美妾,冷声下令:“都给我滚下去!”

  闻言,雅芙微微抬眸,安静的放下碗筷,用丝娟拭找嘴角,款款起身,安静的跟着贴身丫鬟离开了厅堂。

  霓裳和怡香二人皆是心有不满,但看到萧宸轩的神情之后,不得不退下。

  可馨本想说什么,见霓裳和怡香都柔顺的退下,便跟着她们身后,一同出了厅堂,她平时,就没有两位姐姐懂得察言观色,要是说了多余的话,惹恼了王爷,岂不是得不偿失。

  萧宸轩大步流星的走出大厅,迳自向轻云染的方向走去。

  行刑的下人见王爷亲临此处,纷纷俯身下跪,诚惶诚恐的叫道:“奴才见过王爷!”

  他冷漠的眼神未做停留,蛮力将身子虚软的轻云染拽了起来,英眉怒挑,一声令下:“把这丫头关进柴房,三天不准给水和食物,其余的人退下!”

  一时间,偌大的院子里,只剩下萧宸轩和轻云染二人。

  萧宸轩狭长的眼眸里乌云密布,冷声怒斥:“你好大的胆子?!竟敢违抗本王,无视本王的命令?谁给你的权力!你真当自己是王府的女主人?!”

  轻云染垂着头,一语不发,刚才所承受的疼痛,还在折磨着她。

  萧宸轩见她如此反应,额际青筋浮现,单手钳制住她的下巴,抬起,略一用力,满意看到她的小脸,因疼痛而变得扭曲,他口中逸出一声冷笑,极尽嘲弄道:“在本王眼里,你不过是个玩物!”

  轻云染感觉下巴快要被他捏碎了,剧痛难忍,她嘴含轻笑,淡淡讥讽:“王爷怎么像个无知妇孺,气极败坏的口出恶言?”

  萧宸轩冷眉染上寒霜,怒极反笑,“好个巧舌如簧的贱人!”

  轻云染反唇相讥,“和王爷比起来,我甘拜下风!”她抬眸,毫不畏惧直视他的眼睛,“王爷是看我不顺眼,何必拐弯抹角,找旁人的麻烦?直接冲我来不就好了!”

  “打蛇打七寸的道理,王妃懂吧!”萧宸轩凌厉的眉峰微微挑起,骨节分明的手指向下,蓦然,他掐住她纤细的颈项,稍加施力,见她的脸色渐渐惨白,他冷笑一声:“如果不拿重视的人开刀,王妃又怎会感到心疼?”

  轻云染黛眉轻蹙,清澈的明眸,泛起一层薄雾,她感觉呼吸十分不畅,将心中生起的恐惧压下,大声质问道:“王爷要如何才肯放过兰儿?”
【七夜侍寝 浅笑梨涡】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