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红颜情泪 月下箫声

时间: 2017-01-13 19:43:20 分类: 古代架空

【红颜情泪 月下箫声】

   《红颜情泪》作者:月下箫声【完结】

  风起

  人的记性总是健忘的,事情过去了,久了,也就抛到脑后,渐渐淡忘了,但是,奇怪的就是,那天发生的事情,即使是过了许多年,即使是当年的风华正貌变成了如今的鹤发鸡皮,却仍然长久的留存在许多人的记忆中,不曾随着时间淡去。

  那一天,是雨季里,难得一见的大晴天,太阳早早的就挂在了天上,照得整个世界,明晃晃的,也暖洋洋的。

  风不急不徐的一阵阵吹来,吹起了系得满树的红绸,上下翻飞。

  街道的两侧,到处是人,连带路边的茶馆酒肆,只要是临窗的位置,都挤满了早起的人。

  是什么重要的日子吗?是城里来了什么重要的人物吗?

  答案都不是。

  那一天,仅仅是一年中一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日子,如果一定要说出一点不同之处,那么,就是黄历上写着:宜嫁娶。

  一个适合办喜事的黄道吉日,而江南最古老的世家——慕容世家,在这一天,为这一代的当家慕容长风,迎娶新娘。

  新娘是何许人也?竟然能嫁进江南慕容家,这个不知是多少少女盼望了多少年的富贵繁华地,嫁给如今江湖最鼎鼎有名的少年英雄,而且,事前,没有一丝的征兆。

  善于打探的人,在人群中小声的传播着自己的信息,不过多听几个人的说法之后,就会发现,其实每个人的信息都是千奇百怪的,竟然没有哪两个人,说的是同样的。

  有人说,新娘是个大家闺秀,曾经在一次庙会上,被慕容长风从一群无赖手中拯救,两个人郎才女貌,一见钟情,风流天下知的慕容公子,更决定为了一个大树舍弃一片森林,从此弱水千瓢,只取一瓢饮。

  有人说,新娘也是个江湖中人,武功高强,曾经女扮男装,和慕容长风比试了三天三夜,不分高下,慕容世家一贯喜欢“引进”武功的媳妇,所以百余年来,才能保证自己的江湖地位,始终毅然不动,这次意外的发现,当然不能放过,所以几天的比试结束,慕容家的聘礼也就接踵而至。

  当然,更有甚者,说新娘其实既不是大家闺秀,也不是武林高手,而是一名落入风尘却又出淤泥而不染的名妓,色艺双全,倾国倾城,使得慕容公子甚至不惜和家人反目,抛弃多年的恋人,执意迎娶她为正室夫人。

  当然也有人说……

  其实关于新娘的来历,之所以有着这种种希奇古怪的说法,原因也不外乎是两点。

  一是这场婚礼是如此的突如其来,昨天慕容世家开始在迎亲的路上铺地毯、挂彩带,而在昨天之前,江南的名门望族,慕容家的亲朋好友,都还全然不知,这场婚礼的存在。

  二是这场婚礼的另一个主角——新娘,也确实奇怪,花轿迎亲,目的地却不是新娘的娘家,而是慕容家在城东的别苑,在夫家待嫁,这种情况,可是礼俗上非常不可思异的,通常,即使新娘是从小养在夫家的,结婚之时,也要特意央求相熟的人家,权且当作新娘的娘家,完了迎亲的古礼。平常的小户人家尚且如此,更何况慕容世家这样的豪门大户了。

  有了这两桩的与众不同,这一天的婚礼,当然就格外的受到关注了,城里这一天,凡是可以放下手中活计的人,几乎都聚到了这迎亲的路上,要看看今天的新娘,究竟是怎样的风华绝代,又是怎样的神秘莫测。

  当然,更重要的,也是要看看慕容世家办喜事的盛大排场。

  江南的老人家都知道,慕容世家已经有二十多年没有办这样的喜事了,从上一代当家,也就是慕容长风的父亲,慕容震迎娶了沈家大小姐之后,已经有整整二十二年,没有这样的喜事了。

  又足足的等了一个时辰,鼓乐声由远及近,穿着簇新的大红衣裳的几十个乐手,彩绣辉煌的八抬花轿,容貌俏丽的十六个丫鬟,十八抬的各色嫁妆,逐一缓缓从众人面前经过,迎来了一片惊叹之声,即使是准备的如此匆忙,慕容世家依旧是慕容世家,该有的奢华,竟一样不曾缺少。

  更不用说,领头前行的,那骑在雪白得没有一丝杂毛的照夜狮子马上的翩翩少年了,大红的喜服,越发衬托得马上的人物,潇洒出尘,端是俊美风流,玉树临风。只是无意间的顾盼,便不知让多少妙龄少女,为之心动,既而心碎,这样的人物,竟然娶了个来历不明、身份未知的女子,怎么能不让人叹惋,又为自己没有这样的运气而神伤呢?

  转眼间,就到了慕容世家的门外,早有人点燃了门口放好的长串鞭炮,华服美婢将花篮里早收集好的花瓣迎风散出,一时间,好多围观的人都恍惚了,竟分不清这一刻,究竟是天上或是人间。

  轿帘轻轻掀起,媒婆凑了过去,伸出手来,等着搀扶新娘。

  于是围观的人都看到了,一只细白的小手,轻轻搭在了媒婆伸出的大手上,那是怎样的情形呢?

  纤手莹润,柔若无骨,却美得让人移不开自己的目光。

  还从来没有发现,一个人,只用一只手,便轻易的征服了周遭的所有人,但是,这位新娘明显就做到了,她只这样,在大红的礼服中,轻巧的露出了一只柔弱的手,便让周遭纷乱的议论至此终止。

  还没有人真正看到她的模样,但是,几乎没有人再怀疑,这大红的盖头下,是怎样的倾城风华了。

  【陌香文库将分享完结好看的言情小说以及耽美小说等,找好看的小说就来陌香文库http://www.moxiangwenku.com/】

  玲珑

  慕容世家的喜事,尽管是不被期待的一场喜事,依旧被办得华丽热闹无比,几乎来得及赶来的江南有头有脸的富商和武林中人,都赶来了。

  被人簇拥着,穿过一个又一个的庭院,然后在一处停下,周围站满了人,火红的盖头下,看不到众人的面孔,只能看到好多的鞋子,男式的、女式的,在眼前穿梭晃动,我低着头,任人扶着,走走停停、停停走走,耳边是各种谄媚的奉承,什么男才女貌、天造地设,什么才子佳人、百年好合……

  一抹冷笑始终浮在我的唇边,这些人说话可真是有趣,明明没有见过我的样子,却在那里自顾自的说着这些,有的没的,竟然也能说得如此的坦然。

  婚礼上究竟该做些什么,没有人告诉过我,反正今天,我也不过是一个傀儡,任人摆布就是了,媒婆始终站在我的身边,该走的时候,她挽着我走,该停的时候,我跟着她停,当耳边穿来“一拜天地”的喝声时,我随着媒婆的手臂的力道,跪下、叩拜。

  虽然我的视线只在一片火红当中,看不到脚下半尺之外的情形,但是,我的耳朵还在,我跪下的同时,我听到了周遭发出的几个不和谐的音符。

  站在我身边的,今天的另外一个主角,或者我该说,我的夫君,他站在那里,没有动,这样一个不合作的举动,出现在满堂金碧辉煌造就的喜气洋洋当中,显得实在是太突兀了,而这个突兀,让高坐在堂上的,他的父母,我的公婆,坐立不安起来。

  笑容在我的脸上扩大,我安然的跪在地上,用只有我们两个人可以听到的声音说:“别忘记了我的条件。”

  是的,别忘记了我的条件,这场豪华的婚礼是我的条件,而合作的完成它,是条件中很重要的一部分。

  只有先满足了我的条件,他才能得到他需要的东西,一颗解药,一颗可以解除他心爱的女子渐渐腐入骨髓的巨毒的解药。

  我知道,最后屈服的人一定不是我,因为我无须如此,果然,我的话音一落,他已经重重的跪在了我的身边,视死如归,嘻……大概所谓的视死如归,就是这样的情形了,我唇边的笑容更加的扩大了。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交拜!”

  “送入洞房!”

  ……

  七拐八折,我跟着媒婆的脚步,在偌大的花园里绕着,到处是热闹的人群,竟然找不到一刻的安静,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乐衷于凑这样的热闹呢?我始终还是不懂呀,他们在高兴什么?

  说白了,人生不过是一场闹剧罢了,你方唱罢我登场,这出戏,如今是我在唱,又怎知道,明天的主角,会是谁呢?

  当周遭骤然恢复了宁静的时候,我笑着一把掀起了让我一天看不到周遭情形的大红盖头,任那耀眼的红艳在手中飘落,没有丝毫的怜惜,是的,没有怜惜,因为我早就成百上千次的告诉过我自己,这,不过是一场交易。

  我的婚姻,只是一场交易,注定了没有情亦没有爱,只是交易一场,我如愿的嫁给江湖上如今声势如日中天的慕容世家新的当家,而他,从我的手中取走,这世上只有我才懂得配置的解药,去救那个他爱若生命,甚至愿意牺牲一辈子的自由和幸福,去交换她的活着的女子。

  门外急促的脚步声,昭示着他的主人如今的心急如焚,我好整以暇,仔细整理了一下身上的红裳,上好的绸缎,流动在指间的,是无比的柔顺,锦绣坊的手工,上面的彩凤和牡丹,是如此的栩栩如生,仿佛随时可以挣脱束缚,展翅高飞。

  展翅高飞,曾经是我的梦想,但是,如今,我却甘愿束缚我的双翅,留在这黄金织就的笼中,离开的那天,师兄说我会后悔自己的决定,也许吧,终究,我会后悔。不过,却不是后悔自己的选择,而是后悔,我没有更多的时间去争取自己的幸福,只能用这样的方法,在最短的时间内,得到他,我今生的爱人。

  在错误的时间相遇,注定了我们之间,永远只能是一场交易,那就是交易好了,我不介意,只要可以留在他的身边,只要他能记住我,就足够了,真的足够了。

  记得很多年前,就有人说过,恨和爱一样,是可以刻骨铭心的,所以,既然不能让他爱我,那么,就让他恨我吧,恨我一辈子好了。

  房门,被人大力的推开了,可怜那两扇木头,毫无反抗能力的发出吱呀的惨叫。

  我适时的抬头,眼里的忧伤,已经在那一刻被压在了心中,我笑着看他,用讥讽掩饰着自己的所有情绪,他果然没有察觉什么,只是恼怒的看着我,然后说:“闹够了吗?你想要的一切,我都按照要求办妥了,现在,把解药给我。”

  我依然是笑,因为任何一点的表情变化,都足以让我心底早已贮满的泪倾巢而出,但是,我现在惟一不需要的,就是眼泪这种证明着自己的懦弱的东西。

  手轻轻一扬,一只羊脂白玉瓶脱手飞出,稳稳的落在他的手上,“拿去吧,这就是你一直想要的。”

  慕容长风没有说话,他只是迅速的拔开瓶塞,看了一眼,脸色随之变得非常的难看。

  “怎么只有一颗?”他的声音里,散发着一股凌厉的杀气,“你骗我?”

  “怎么会,这是一颗解药,足以让她醒来,和常人一样的生活,不过,一年之内,她还需要另外的一颗,否则,还是会死,而且死得很难看。”我笑得邪恶。

  下一秒,我的喉间猛的一紧,紧到我几乎没有办法呼吸,他的声音是那么低沉而危险的在我有点恍惚的时候传来,“你敢骗我,不怕我杀了你吗?”

  我透不过气,但是,脸上的笑容依旧,用尽了自己还能控制的全部力量,我猛的拉下他的大手。

  缺氧让我有点眩晕,但是,我还是说了:“另一颗解药,当然,我留着也没什么用处,不过,要不要拿出来,还是得看我的心情,看你未来一年的表现,如果,如果,如果我还满意的话,当然会给你,你急什么。”

  他沉默了半晌,终于说:“,我,小看你了,不过,请你不要做会让大家都后悔的事情。”

  “哈……”我放声大笑,声音是说不出的娇媚与邪气,这是我惯常的笑声,却让他在笑声里不停的皱眉。

  “放心,我从来不做会让自己后悔的事情,不过,我不得不提醒你,如果你不快点把解药给依依姑娘服下的话,我还真怕她从此醒不过来呢,哈……”说罢,我继续大笑,不意外,在我的笑声中,他摔门而去。

  等到他的脚步声终于不见之后,笑容才从我的嘴边敛去,如果上天肯多给我些时间,我是不是可以期待,得到的是他的爱而不是恨?

  慕容长风

  今天是雨季里,难得的晴天,清早起床,我茫然的看着身边忙碌的下人,他们在四处张贴着大红的喜字,在用上好的红绸装饰着庄里的每处,我忽然觉得恍惚,这些人在忙碌些什么?

  许久,书童歆儿捧着大大的托盘走了进来,托盘里是一件火红的衣裳,他服侍我更衣,我才猛然记起,今天,原来是我娶亲的日子。

  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都该是人生,特别是男人的人生里,重要的喜事和大事,我曾经也这么认为过。

  在过去的很多年里,我曾经是如何的期待着这样的一天呢?可以和依依共偕白首,是我很多年里,最大的梦想。

  我和依依从小相识,算得上是青梅竹马了,依依是一个水一般的女子,温婉秀丽,清雅宜人,待在她的身边,总是可以让我变得平静舒适,虽然,一年的大半时间里,我不得不离开她,四海为家。

  我是一个江湖人,因为我生来就是慕容山庄里,惟一的继承人,慕容世家,纵横江湖几百年,他的声名并不能因为我而陨落,看惯了刀光剑影、看惯了所谓正人君子的嘴脸,每一天,我都过得无比厌恶,只想能够快点回家,回到我的依依身边。

  依依是个孤女,我八岁那年的冬天,清早出门,就看到她蜷缩在我家的门前,身上的衣服和自己的小脸蛋,都肮脏的看不出本来的颜色,只有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是那样的清澈,只一眼,就牢牢的抓住了我的心,是的,我的心。

  也因为依依是个孤女,父母一直不肯松口成全我们的婚事,也许在他们的眼中,慕容世家未来的主母,即便不是出身名门的大家闺秀,至少也该拥有不同凡响的江湖背景,只有这样的女子,才能帮助慕容世家,走向更高处。

  可笑的是,我的婚事,我自己竟然不能参与意见。

  不过我是,很多年前,爷爷就曾经说过,我会是一个让慕容世家骄傲的孩子,我会带领着慕容世家创造从来没有过的辉煌。在改变别人命运的同时,我首先要改变的,当然是自己的命运,如果我自己的未来,尚且不能自己掌握,那么,还谈什么整个慕容世家的未来呢?

  那一天,我向天下第一剑客青云居士挑战,我知道,这一仗,赢了,我便将从此掌握自己的未来,不仅是树立自己在江湖上的地位,更重要的是,父母终于答应我,这一战之后,我将可以用正妻的礼仪,迎娶我的依依。

  依依,你知道吗?这是我八岁的时候在心底悄悄答应你的,如果要拥有你,就一定给你我的一切,现在,我终于可以实现自己的诺言了。只是,依依,你为什么会这么傻?当我带着胜利的喜悦匆匆赶回家的时候,得到的却是你出走的消息。

  你真是天真,以为这样,我就可以不必面对那无比凶险的一战吗?你知道,你的毫无音讯对我来说,是怎样毁灭的打击吗?

  我不顾身上的伤痛,出动了慕容世家所能动用的全部力量,疯狂的找寻了你一个月,当你终于重新回到我的怀中时,竟然中了奇毒,昏迷不醒。

  谁能告诉我,这些日子里,你究竟遭遇到了什么?是谁害得你变成了这个样子。

  看着你不吃不动躺在床上,日复一日的憔悴,我知道不能再拖了,既然江南的名医都不清楚你究竟中的是什么毒,我就带你去万毒谷,带你去向毒王求救。

  万毒谷是一个让江湖中人胆颤心寒的地方,那里终年云雾缭绕,谷中毒草丛生,瘴气弥漫,据说,还没有什么人能够在不被毒王允许的情况下,活着在谷中来去。不过,我顾不了这些了,我只要你活着,哪怕用我的生命去交换。

  我在万毒谷前跪了三个昼夜,谷中的瘴气散开,一个纤细的身影出现在我的面前,那是一个皮肤白得透明的少女,很美也很冷,难道毒王,竟然是个少女?

  “你要给这个姑娘解毒?”她冷冷的发问。

  “是的。”我坚定的点头。

  “你知道万毒谷救人的规矩吗?”清冷的声音在空中响起。

  万毒谷的规矩,救人杀人,全凭兴致,救人的条件可能很多也可能很少,可能很简单,当然,也可能很复杂,全看毒王的心情。我不知道眼前这个美艳清冷的少女会提出什么样古怪的要求,但是,我别无选择不是吗?

  于是我点头,“在下愿意任凭吩咐。”

  不知是不是我的错觉,在我点头的同时,那少女冷冰冰的脸上,竟然浮起了一抹笑容,动人心魄的笑容。这笑容,忽然让我有了一种说不出的熟悉,好熟悉的感觉。

  接着她说:“既然答应了,就不能后悔。”

  “生死无悔。”这是我的声音。

  “好,其实我的条件很简单,我要你去死。”她的声音里含着笑意,说出来的却是这样嗜血的话语。

  “只要你能救依依。”我说着,手中的剑已经直接抹向了颈项间,没有一丝的迟疑。

  下一秒,宝剑却脱手飞出,我这时才发觉,自己竟然没有了一丝气力,神智渐渐昏沉,失去意识前的一刻,我隐约听见她说:“死那有这么容易。”

  再清醒过来,人已经躺在了一间小小的竹舍里,四周弥散着药物的混合气息,看来,我竟然在昏迷中,来到了这个武林中,人人畏惧的禁地。

  刚才的少女还站在屋中,看到我清醒,她带着一种讥讽的神情说:“你很想死吗?可以,我要你办的事情,却不是死这么简单的。”

  难怪人们常说,万毒谷里住的人都是视人命如草芥的魔头,看来果然是真的,不过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我除了忍,似乎也没有其他的办法了。

  “那么请问姑娘究竟要在下做什么?”我压下心中的怒火,尽量平静的发问。

  “我……我要你回到慕容世家,在三天之内给我准备一场最豪华郑重的婚礼,迎娶我做你的妻子,今生你唯一的妻子。”她看着我说这些的时候,没有丝毫少女该有的羞却的表情,有的,只是谈交易的神态。

  我从来没有想过,有一天,会有一个女孩对我这样说起我们的婚事,说的如同付钱买东西一样轻松。

  “你怎么知道我会答应,你不觉得这有些荒谬吗?”我冷冷的问,心里却觉得她不知廉耻。

  “荒谬?我不觉得呀,你不是承诺过,会按照我说的去做吗?”她说得理所当然。

  “是,我会按你说的做,但是,前提是,你能够救我带来的人,她中毒的日子不短了,你肯定自己能解吗?”我问出心里的疑问。

  “哈……”眼前的女孩大笑起来,声音很动听,却,说不出的邪恶。

  “普天之下,除了我,恐怕真没有人能解这个毒了。”她说得笃定,但是,接着的一句话,却让我从此恨她入骨,“因为,这毒,本来就是我下的。”

  “为什么?”我咬牙切齿的问,依依是这样一个单纯善良的女孩,为什么她会下这样的毒手,为什么她的心这样的狠毒无情。

  “为什么?等她醒来,你倒是可以问问看,不过,现在的问题是,她能不能醒来。”她依旧说得云淡风轻,仿佛我们现在在讨论的,不是一条鲜活的人命,而是今天晚上的菜色如何一般。

  “你先给她解毒。”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住了心头的厌恶,“你先解毒,然后,我准备婚礼。”

  “你还真是个有趣的人,不过,在万毒谷,从来没有人可以和我讲条件,你的依依姑娘可撑不了几天了,如果你不想她死,最好还是按我说的去办。”她还是不变的神情,讥讽的看着我。

  “为什么是依依?”我问,这是我不明白的。

  “因为你呀,天下人人称颂的少年侠士,做你的妻子,当然会很有面子了,”她回答的倒是老实。

  “你给依依下毒,你怎么会那么肯定我会来求你,如果我不来,你的如意算盘不就打空了?”我抬头盯着她一字一句的问。

  “你的问题还真是很多,好吧,其实我并不肯定你会来求我,不过好在,慕容世家的人口众多,一个依依不行,我自然还会找第二、第三个目标,直到你来求我,怎么样,满意了吧。”

  是的,我满意了,我在江湖闯荡的日子不短了,还没有真正的恨一个人恨到想杀之而后快的,眼前这个女子,无疑就是第一个。

  “我会如你所愿。”尽管我宁愿死也不愿去娶这样一个恶毒的女子,但是,现在要牺牲生命的,并不是我,而是我重视和要保护的人,“我别无选择,不是吗?”
【红颜情泪 月下箫声】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