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炼器大师[重生] 荆寒

时间: 2017-10-18 22:42:37 分类: 穿越重生

【炼器大师[重生] 荆寒】
 
文案
一场赌局,将刚封获影帝头衔的鹿鸣带入一本种马小说中,一个以炼器为尊的仙侠世界。
身边还跟着一只系统赠送的二货萌(蠢)宠相依为命。
悲剧的是,自己竟然穿成了书中那位童年不幸导致内心极度变态的第一大反派贺青辞。
此人的结局想都不用想——死,而且是魂飞魄散,神形俱灭。
鹿鸣打定主意,除了端掉这群极品宗亲,当个炼器大师发家致富以外,首要任务还是拯救这位不定时黑化病复发的男主桑无笙。
鹿鸣(尔康手):师弟,脑补要不得,黑化是种病!等师兄变成大神,就来拯救你脱离苦海,携手奔小康!
桑无笙:师兄,最近心好累,求抱抱QAQ
 
一句话文案:带着萌宠拯救黑化男主,顺带倒卖神器,反派洗白,再修个仙。
 
修仙等级:练气→筑基→金丹→元婴→分神→大乘→飞升
炼器等级:凡品→宝器→灵器→圣器→仙器→神器
 
食用手册:
1、QD风金手指爽文,主角开启升级流模式,专职霸气侧漏,副职圣光普照;
2、非正统修仙,私设颇多,请勿深究;
3、本文只有一对CP,非全民搞基向,其余野生CP全靠自动脑补;
4、后期小攻黑化严重,病娇向,请自带避雷针_(:з」∠)_
 
CP属性:禁欲系高♂冷 X 暗黑系病♂娇
 
内容标签:仙侠修真 相爱相杀 强强
 
搜索关键字:主角:鹿鸣(贺青辞),桑无笙 ┃ 配角:233 ┃ 其它:年下,病娇,黑化,1v1,He
==================
第一卷 弱水潜蛟
 
  ☆、第一章 缘起赌约
 
  洛川之上,有座奇山名曰“无眠”。层峦叠嶂,万壑千岩,妖气缭绕,妖怪异兽时常出没。方圆百里内皆无人敢居住,世人亦常用“邪山”二字来称呼。
  而在此时,无眠山顶部的位置忽然爆发出一声巨响,整座山体仿佛都在摇晃,万道金光夹杂在隐约可见的黑色雾气之中,迅速向四周喷涌散开,光芒照亮了整个夜空。持续了许久才逐渐暗淡了下来,巨响也随之平息,无眠山上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贺青辞,你可认输?”冰冷且不带半点情绪的声音忽然从山顶的位置传来。
  说话的是一名男子。他站在无眠山顶,迎风而立。他身着一袭墨色长袍,修长挺拔,鬓若刀裁,眉如墨化,俊逸的脸颊寒若霜雪,头戴金边黑玉发冠,将黑色长发一丝不苟地束至脑后,随着微风轻轻飘动,整个人透着一股干练冷漠的气质。
  较为奇特的是,男子的周身竟盘旋着几丝黑气,缓缓缭绕而上,配上他那一双诡异的赤色瞳眸,看上去如妖似魔,不辨正邪。
  在离男子约莫十米的地方,一青衣男子此时正单膝跪倒在地,一只手杵在地上,勉强撑住摇摇欲坠的身体,另一只手则擦去嘴角不断滴落的鲜血。
  许久后,青衣男子方才勾起嘴角,冷笑答道:“桑无笙,你既有心取我性命,又何必再多说废话?我贺青辞今日败在你手里,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那被唤作桑无笙的男子伸出手中长剑,直指贺青辞,眼眸依旧冷冽无情:“我只问你一件事,十三年前,褪儿被你害死那日,她身上有我赠予的锁魂幡,按理说来并不该魂飞魄散才对,为何寻到的时候却只剩一具尸体?”
  贺青辞闻言哈哈大笑一声,眼中闪过一丝狠毒,冷冷看着桑无笙,恶毒地开口道:“那锁魂幡早已被我扔到无尽深渊之中,你想找到锁魂幡复活花褪?简直是做梦!”
  桑无笙眼中寒光一闪,滔天怒气顿时化作强大的气压直直的朝贺青辞奔涌而去。几乎是在一瞬之间,贺青辞便被弹到了五米开外的巨大岩石上,剧烈的撞击加之强大的杀气,让贺青辞受了严重的内伤,忍不住张口吐出一口血来。
  桑无笙冷声道:“到底在哪里?说出来便饶你不死。”
  贺青辞从地上爬起,撑着摇摇欲坠的身体,却还是冷声道:“无尽深渊,去而无返。怎么,难道是你怕了,不敢下去将锁魂幡取回来?”
  桑无笙的耐心似乎已经到了极限,他抬起手来,将充盈澎湃的灵气注入到手中那把上古兵器——青离神剑,冷冷一笑道:“既然你那么想死,我便成全你。”
  说罢,手中长剑便“簌”地一声直冲天际,瞬间变成了数百把一模一样的长剑。这些长剑在上空中高速旋转,点点金光照亮了整个夜空,远远望去竟犹如道道极光。
  无眠山上的百兽妖怪们争相从密林中跑了出来,却又不敢靠得太近,只敢远远观望着这难得一见的旷世奇观。
  贺青辞见状,深知自己今日必定是要魂飞魄散了,苦笑一声,随即闭上了双眼,等待青离剑刺穿身体的那一刻。
  “青离出窍,必伏尸万里,神魂俱散。”
  依稀之中,贺青辞曾记得桑无笙这样对他说起过。只不过两人那时还是同门师兄弟,今日却已变成仇人,果真是命运弄人。
  桑无笙伸手轻轻一抬,无数青离剑便朝贺青辞快速飞去,眨眼之间,贺青辞便被光芒覆盖,许久之后才渐渐散去。而方才贺青辞所在的位置,此时竟空无一物,只有几丝黑气正随风摇曳,仿佛就这样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桑无笙看着眼前消失了的人久久不语,一双赤瞳此时也恢复了墨玉般的色泽。
  此时,身后一红衣貌美女子走上前来盈盈一拜,柔声道:“魔君,那贺青辞现已伏诛,何时返回仙界?”
  桑无笙收回目光,眼眸平静如水,开口答道:“这便走吧。”
  红女女子答了声是,毕恭毕敬地跟在桑无笙身后。两人便朝西面御剑而行,很快就消失在了夜色里。
  ◆◆◆
  然而,让桑无笙无法预料到的是,在另外一个空间内,原本应该已经死在青离剑下的贺青辞,此刻却忽然睁开了双眼。
  贺青辞有些茫然地环顾着四周,一时间竟有些疑惑。他不是早就死在桑无笙手中了吗?为何现如今竟然置身于一个寒潭之中?
  这寒潭里的水泛着蓝色幽光,冰冷刺骨,潺潺的水声从一侧传来。贺青辞抬眼一看,原来是一条自西而来的小溪,正不断将水注入寒潭之中。这水虽有些奇怪,但却意外地能缓解了身上被青离剑刺中的剑伤,更能抑制住体内不断乱窜的魔气,比灵丹妙药还强上几分。
  “你醒了。”一个温润的声音忽而从身后响起。
  贺青辞瞳孔一紧,警觉地向身后望去。
  只见一身着淡蓝色长袍的男子,嘴角噙着一丝浅笑,眉眼温润如玉,此刻正笑吟吟的望着他。
  贺青辞警惕道:“你是何人?因何救我?”
  男子依旧是那副波澜不惊的模样,嘴唇微启,开口道:“你可以叫我泽禹。”
  贺青辞沉思片刻,心底有些吃惊,试探地开口问道:“你……莫非是上一任仙帝?”
  男子微微点头,继而笑道:“许久不曾有人这样叫我了。”
  贺青辞迟疑道:“不知仙帝为何要救我?”
  泽禹向前走了两步,在一旁光滑的石凳坐下,开口道:“你原先慧根极佳,颇有仙缘,在你年幼之时却遭后母所害,毁去灵根,久而久之心魔深重,这才渐渐误入歧途。后来虽得了机缘,却拜得魔修为师,常年杀人夺命,只为重筑灵根,是也不是?”
  贺青辞平静地望向泽禹,开口道:“是。”
  泽禹轻叹一声,开口道:“虽然你积下诸多恶债,却因你年少之时曾动过一时善念,救下了人界数万百姓,而正在人界渡劫的下任仙帝也恰巧在其中。百姓纷纷为你立下功德碑,称你为救世圣君,常年受俸香火跪拜。仙帝也因此而顺利渡了劫,得以早日飞身仙界。所造之功远大于过,因此,你的神魂如今还未到灭亡之时。若你能就此放下心魔,潜心修行,多积善业,他日还能飞身仙界,做个逍遥神仙。”
  贺青辞闻言,忍不住冷笑道:“数百年来,我所遭受的一切苦楚,早已让心魔深重。在最绝望的时候,也没有一个人能将我拉出苦海,此间种种怎能轻易释怀?此生应是再也没有飞升那日了。”
  泽禹微微一笑,开口道:“过往皆是云烟,你又何必置身黑暗,却不见万丈阳光?一切源于心境不同罢了。”
  贺青辞冷笑道:“若真像你说得那样简单,何不换个人来试试看,倘若自幼便同我一般承受诸多苦难,他日却还能傲然于世,那便全是我错了。贺青辞定然从此潜心修行,一心向善。你敢不敢与我赌上一赌?”
  泽禹沉默片刻,眉眼带上温润的笑意:“既然如此,那便与你赌一把又何妨?”
  说罢便伸出手来,手指轻掐卜算,片刻后才道:“你命格奇特,乃世间罕有,此大千世界竟只有一人与你相匹配。“
  贺青辞有些感兴趣道:“他是何人?”
  泽禹道:“此人名叫鹿鸣,乃华国人士,来自人界。七月初七那日,鹿鸣会有一大劫,且在劫难逃。就由他来替你我二人完成赌局罢。”
  泽禹顿了顿,朝身后一黑衣男子吩咐道:“楚寂,此事就交由你来办妥,可以让他知晓贺青辞本人的一切,但却不能让他知道我们打赌的事。”
  黑衣男子点头称是,从乾坤袋中取出一面镜子来。那神镜上镌刻着太乙玄纹,镜身则用黑色檀木制成。黑衣男子念了一串口诀,那神镜便发出强烈的金色光泽,待光芒缓缓熄灭后,黑衣男子便消失在了原地。
  贺青辞忍不住询问道:“此物莫非就是上古十大神器之一,昆仑镜?”
  泽禹点点头,开口道:“正是昆仑镜。能查看大千世界中任何一人,任何一物,更能沟通天人两界,有破开时间缝隙之神力。”
  贺青辞了然,不知为何,原本应心如死灰的内心竟隐隐有些期待。若此人真能改变原有的轨迹,避开魂飞魄散的命运,反而潇洒于世,最终得以飞升仙界,对于自己来说,又何尝不是一种救赎?
  若是仍旧无法避开这个结局,反而同他一样,陷入永世无法逃离的黑暗深渊,任由心魔操控一切,做出诸多恶事,那么,他又该何去何从?
  泽禹在一旁看到贺青辞蹙额颦眉,眼眸晦涩莫名,忍不住轻声叹息。
  而就在此时,遥远的另一个时空,一名身材修长的俊美男子,此刻正站在巨大的落地窗前,摇晃着酒杯中的葡萄酒,望着窗外霓虹微微有些出神,丝毫没有感觉到危险即将逼近,也并不知道,未来迎接他的将会是怎样一番难以想象的境遇。
 
  ☆、第二章 前尘之事
 
  二十一世纪。华国。某剧组拍摄现场。
  一位眉眼清俊,身材修长的青年,此刻正身穿一袭月牙白古装,黑色长发用一根墨绿色的发带固定在后,手里拿着剧本,如墨般的眉微微蹙起,单手杵着下巴,仿佛在思索着什么。
  “鹿哥,找到感觉了吗?”站在一旁的助理小李低声问道。
  鹿鸣抬起头来,微微摇头,眉头依旧紧缩,许久后才叹了口气道:“先试试看再说吧。”
  助理点了点头,扯着嗓子朝对面的导演喊道:“王导,好了!”
  王导站起身来,有些无力地朝众人挥了挥手,喊道:“各就各位——!”
  ==========================
  鹿鸣从木屋中悠然走出,手中的青离剑沾满了鲜血,此刻正从刀尖上不断滴落在地,他双目赤红,嘴角勾起一个冷酷的笑容,伸出手指微微一点,瞬间,大火便吞噬了整个木屋。
  他冷冷看着眼前的一幕,丝毫不为所动。现在一旁做书生打扮的少年单膝跪在地上,抱拳一板一眼道:“魔君,这叛徒家中尚有十八名血缘宗亲,此刻正往西面逃窜而去,是否派人去追?”

  鹿鸣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丝狠毒,冷冷吩咐道:“斩草除根便可,若是有任何一个漏网之鱼,你也不必再来见我了。”
  说罢,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木屋,那少年颤抖着身体缓缓站了起来,看着眼前消失的男子,眼中划过一丝恐惧。
  ==========================
  “卡!”导演的声音忽然响起。
  鹿鸣微微皱眉,顿住脚步,有些疑惑地望向王导。
  “感觉不对!气场不对!整个人都不对!”导演揉了揉发痛的太阳穴,拖着有些虚浮的步伐走向鹿鸣,脸上的神色看上去苦不堪言。
  他苦笑一声开口道:“鹿哥,不,鹿爷!您这条拍了都快几十遍了,还是没能抓住桑无笙的灵魂!您要设身处地的想想看,桑无笙因为预见了未来,提前知道了即将发生的惨剧,最终却还是无力阻止,反而被贺青辞尽数毁去,他的不甘和无力,痛楚和矛盾,不断摧毁着他脆弱的内心,这才让他有了一种想要毁灭世界的冲动……”
  鹿鸣奇怪地看了王导一眼,打断道:“他自己的痛苦,为何非要加注在别人身上?”
  王导一脸挫败的看着鹿鸣,幽幽叹口气道:“鹿大影帝,这是小说,并不是现实世界,我看您还是耐下性子去读一下原著,好好揣摩桑无笙的内心世界比较好,不然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今天大家都累了,就先散了吧。”
  鹿鸣只得点了点头,有些歉意地向众人打了个招呼,走向保姆车内离开了片场。
  鹿鸣坐在后排座位上闭目养神。助理小李从后视镜看了鹿鸣一眼,忍不住开口道:“鹿哥,您就抽个时间好好看一下这部小说吧,我之前也看过,写的真挺不错,特别是桑无笙和贺青辞的终结之战,简直太过瘾了!”
  鹿鸣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有些疲惫地开口道:“鹿悠不是今天从国外回来吗?怎么这么晚也没来个电话。”
  小李有些不高兴地开口答道:“估计又召集他那群狐朋狗友出去鬼混了呗,哪里会有时间打电话。”
  鹿鸣没有接口,一想到这个弟弟他就有些头痛。鹿鸣十五岁时,父母就因车祸死亡,只剩下弟弟鹿悠与他相依为命。
  鹿鸣十八岁就踏入娱乐圈,早些年为了赚钱养家,工作十分辛苦,为了钱几乎什么脏活累活都接,常年奔波在外,对这个弟弟也就有些疏于管教,这才养成了鹿悠不可一世的骄横模样。
  鹿鸣回到家中已经是深夜一点,他有些不放心地给弟弟拨了两个电话,无一例外都是在通话中。鹿鸣无奈,只好先洗了个澡,打开电脑,在网上搜索这篇红到发紫的文章。
  这部小说名叫《仙帝魔君》,是一部典型的终点种马小说,鹿鸣刚接拍的这部电影便是由这部小说改编而成,并由他来出演主角桑无笙这一角色。
  小说依旧走的是男主金手臂狂开一路,顺带收服各类妹子,最终飞升仙界,傲视群雄的老套路线。不过,这篇文却也有些不一样的地方,因为作者另辟曲径,男主走的是毁三观的暗黑路线。
  主角桑无笙原本也是一位积极向上的乐观少年,若说他为何会摇身一变,成为暗黑系*oss,究其原因,皆在于桑无笙少年时曾在机缘巧合下得到的一本炼器奇书。
  这本书中不仅记载了关于修仙炼器的方法,还夹带有许多早已失传多年的炼器图纸,其中便有一物——名为“天琊”的上古神器。
  此物十分神奇,只需将灵力注入其中,便能按照个人灵力值的大小,不同程度地预知到自己的未来。
  桑无笙在好奇心的驱使之下,花了整整一年才将“天琊”神器炼制而成。当他满含激动地将灵力灌入神器中时,竟让他看到多年以后母亲病故,好友背叛,爱人惨死的凄惨景象,虽说自己后来位高权重,身边莺燕环绕,他却始终感到愧疚难安,甚至一辈子都活在自责之中。
  而造成这一切噩梦的根源,便是自己一直视为好兄弟的同门师兄,贺青辞。
  从那以后,桑无笙便像换了个人一样,从散发着圣母光辉的男主角,彻底黑化成了一个杀人如麻,心狠手辣的暗黑系大魔头,一路朝着毁灭之路狂奔而去,三观全毁,节操尽碎,简直到了不忍直视的地步。
  鹿鸣深呼吸一口气,啪的一声用力合上电脑,勾起嘴角冷冷一笑。心中却已经打定了主意,明日便向公司申请推了桑无笙这个角色。
  正在这时,放在桌上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鹿鸣伸手拿起来一看,竟然是弟弟鹿悠打来的电话。
  鹿鸣按下接听键,电话那头果然是鹿悠的声音。
  “哥……你能来接我一下吗?我打不到车。”鹿悠的声音不知为何听上去有些颤抖。
  鹿鸣心底有些疑惑,只当是大清早天气有些冷的缘故。开口便问:“你在哪里?我这就开车过来接你。”
  鹿悠犹豫了片刻,这才开口道:“南沁花园。”
  鹿鸣嗯了一声,然后道:“二十分钟后就到。”
  鹿悠声音忽然变得有些慌张,他急忙开口道:“算了哥,你还是别来了,我让朋友送我就行。”
  鹿鸣皱了皱眉,开口道:“你好好呆着,我马上就过来,你那群朋友我不放心。”
  说罢,鹿鸣便挂断了电话,拿上车钥匙便往车库走去。
  凌晨五点半,天刚刚有些蒙亮,街道上很是冷清,只有三两个正在跑步锻炼身体的人,还有清扫街道的环卫工。鹿鸣虽一整夜都没入睡,但精神却很清醒,长时间的作息颠倒已经让他适应了熬夜的生活。
  就在这时,一辆闪着远光灯的卡车忽然闯入了鹿鸣的视线。那卡车行驶的速度异常飞快,很快便冲到了离鹿鸣仅几十米远的公路上。
  鹿鸣不知为何,心底忽然有些不安。仿佛动物般敏锐的直觉让他迅速做出了判断,他猛地一打方向盘,向一旁的马路飞快行驶了过去。
  那辆卡车显然是有备而来,正当鹿鸣转向马路准备抄近道去往南沁公园方向的时候,就在那一刹那,卡车忽然加快了速度,一瞬之间便猛地撞向了鹿鸣。
  鹿鸣瞳孔紧缩,大脑一瞬间变得空白。当他反应过来的时候,整辆车已经被巨大的力量冲得老远,发出剧烈摩擦时才会有的尖锐声响。他甚至还没有感受到疼痛,就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然而,就在闭上眼的那一刻,他仿佛看到了坐在副驾驶位上那张异常熟悉的脸,还有小兔子般惊慌失措的双眼。
  ◆◆◆
  鹿鸣再次醒来之时,已是黄昏时分。
  他睁大有些模糊的双眼,透过破旧的窗户向外望去,落叶被凉风扫来卷去,一颗枯木旁还有有一口井。视线收回,屋内布置十分陈简,一张小小的四方桌,两条木凳分在两侧,床铺上的被子破了两个洞,隐约还散发着霉味。
  鹿鸣微微皱眉,心中疑惑万分。他只记得自己似乎被卡车撞飞,醒来时便到了这里。不过,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正在鹿鸣低头沉思之时,门吱呀一声忽然被推开了。一位梳着双髻、长相清丽的少女蹑手蹑脚走了进来,表情有些惊慌,探头朝屋子外面张望了片刻,这才松了口气,轻轻合上房门,手里还拿着两个正冒着热气的白馒头。
  那少女见到鹿鸣醒来,眼中闪过一丝惊喜,快步走上前来,将馒头往他怀里一放,激动地开口道:“大少爷,您终于醒了。”
  鹿鸣蹙眉,开口询问道:“你是……”
  话还没说完,鹿鸣正欲脱口而出的话忽然顿住。
  方才他分明听到从自己喉咙里发出的是一个稚嫩的少年声音,想他自己已经二十八岁了,为何开口却是个陌生少年?
  鹿鸣沉默着没有说话,眼神晦暗莫名。他抬手一看,两双手臂竟布满了纵横交错的血痕,显然是被皮鞭狠狠抽打所致。
  少女见鹿鸣迟迟不言,便有些怯怯道:“少爷,您……莫要再同大夫人置气了,现如今整个贺家皆是她一人说了算,您再怎么反抗都是无用的,况且……”
  鹿鸣抬起头来,眉毛微挑,示意少女继续说下去。少女壮了壮胆子,有些恼怒地继续说道:“况且,二夫人她向来惧怕大夫人,您被关在这柴房数日,她连见都不敢来见您,这哪里是当娘亲的样子!”
  少女越说越激动,最后也开始有些口不择言起来。她眼眶泛着微红,将馒头拿来递到鹿鸣手里,然后道:“少爷也不要过于伤心了,虽然您现在灵根被毁,但好在还能修习仙术。再过几日,昆莱山上的道人便要来贺家收亲传弟子,您万万不可怠慢了。若有幸被选中,指不定他日还能成仙得道呢,到时定要将那群欺负你的人统统给欺负回去!”
【炼器大师[重生] 荆寒】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