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桃源农家日常 络缤(下)

时间: 2017-10-18 21:44:00 分类: 穿越重生

【桃源农家日常 络缤(下)】
 
  第56章 回乡
  
  比赛结果虽令人十分意外——从前从不曾有平局,虽然每次都旗鼓相当,可最后都硬是会选出一个做为冠军。甚至还出现过谁也不说服不了谁,最后用骰子猜大小的情况定结果,也曾出现自行挑选几名女子,看谁家吃得快谁就赢,只因女子饭量小,能吃得多说明东西是真好吃,等等花样。
  总之大家猜到开头,总是猜不到结尾,又占了一个新鲜二字。
  每次斗完之后,因为结果定得太过荒唐,还能炒很长时间的话题。而不少人也因此想要来尝一尝,到底哪家强。
  明眼人早就看出沈裴两家伎俩,所以大家也没真把这赛事当一回事,完全就是看戏状态。也有人瞧不顺眼的,可实在是弄得太有趣,被埋没在人民群众的呼声之中。所以结果如何还真不怎么在意,怎么撕、出什么新花样才是重点。
  就连前来当评委的人,也是一副态度松散的模样,绝对不会因为这种赛事撕破脸。而是努力秀一下自己的魅力,让自己美名远扬。
  没有想到这次竟然弄出个平局,大家虽然意外,却忍不住感叹,这沈裴两家又闹出新花样了!
  而对于常喜乐一行人来说,结局更是不重要了。
  因为他们的桃源村茱萸酱和辣米油因为这斗菜打出了名声,他们原本还想在府里多留几天,沈百里却着急着赶人,因为他们带的太少了,压根不够几天,别惹他们食为天断了货,甚至还把常喜乐剩下的货物都给包圆了。
  而裴清云也来凑热闹,死活也要参一脚。
  常喜乐拒绝了,他们存货已经应付不来那么多,虽然之前拼命的收,可终究因为不知销路没有下非常大的力度,存货非常有限。
  不过最后拟定,等两年后产量更多的时候,再详谈合作之事。
  如此一来既履行之前诺言,又能给常家准备的时间。
  裴清云知道茱萸这边没法沾染,就把目光放在茶籽油和粉丝上。
  沈百里本来不想将粉丝让出去,奈何裴清云霸道,一副你不给我我能死你的态度,只能罢手。
  裴清云虽说之前也有茶籽油进货渠道,可粮油不嫌多,随着府里人口暴涨,只会供不应求。
  所以,常喜盛和常喜乐顺道还把米粮给推销了出去。他们拟定好,常家只管收米,有多少他们收多少,价格给的也十分厚道。
  裴家米铺在府里也是非常有名,裴家门路广,还把生意做到了其他地方。从来只怕货源不足,不曾担心销售不出去压在手里。
  这对于裴家来说这也是好事,他们平常收米粮不少是从二道贩子那收的,中间肯定又提了价。而现在直接从农民这收,常家虽然也算是二道贩子,但是可比那些商人厚道得多,相当于中间这道关卡,进货成本就低了不少。
  生意做得如此顺利,常喜乐几人不敢耽搁,准备后天就跟着沈家的商队一同回稻香村。
  如今已经签订合约,至少两年内不用担忧自家农产品的销路,而且还给他们触碰市场的机会。这些日子的简单接触,就发现仅凭他们农家人,想要在这里立足是非常难的,必须得依靠当地某一方势力。
  他们本就以生产为主,掌握流通销售渠道也是避免被人掐住脖子处于被动状态而已。至少目前,不需要花费太多力气在这上头,沈裴两家还是值得信任的。
  而临走之前,常喜乐、常喜盛以及常昱又一次来到高元家。
  高元看脸色似乎比之前还要苍白,说两句话就会咳嗽,一副弱不禁风的模样。
  “高叔,您这是怎么了?怎么几日未见,竟是变得如此憔悴?”常喜盛问道。
  高元摆摆手,“无妨,每年到这时候我都这副模样,你们后天就要离开?”
  常喜盛和常喜乐见他不愿意多说,也就不好继续追问,只让他保重身体。
  “是的,沈家急着提货,我们跟商队一起回家。”
  高元道:“我与你们的父亲从前是极好的兄弟,上次没有来得及准备,这些是我备的见面礼,有你们的还有家里其他兄弟的。”
  说完,安兴将两个非常大的包裹拿了出来。
  常喜盛连忙道:“这怎么成……”
  高元直接摆手打断,“长辈赐不可辞,不是什么值钱东西,都拿着吧。”
  常喜盛和常喜乐听这话也就不好拒绝。
  高元望向常喜乐,“里头的书籍和卷子都与科考有关,还有历年的题目,你回去仔细研读,莫要荒废了功课。农家子弟能考取功名十分不易,你小小年纪就能得到秀才功名,可见是天资聪慧的,莫要被埋没了。”
  这下常喜乐和常喜盛眼睛瞪得更圆了,完全没有想到之前高元那么冷淡,结果竟是会如此贴心的为常喜乐寻来如此重要之物。
  “多谢高叔,这礼物实在太称心!”
  “你若争气便不枉我费心,咳咳——”高元喝了安兴递过来的茶水,才又道:“你们回去告诉你爹,我一切都好,无需他挂念。”
  “是,我们会转达的。”
  高元点了点头,不再多说什么,便是挥手送客。
  常喜乐和常喜盛出门,看着两大包东西不由深深叹了一口气。
  高元明明在乎他们,为何态度弄得这般冷淡,弄得他们差点误会了他。
  可没有走两步,常喜乐就发现什么地方不对劲了,“哥,我记得上次我们没有说我考中秀才吧?而且我破了相,高叔并非不知事的,怎么会认定我还能继续科考?我因为钦差能继续科考也没有跟他提起。”
  常喜盛也反应过来了,方才他们被巨大惊喜砸下来都忘了思考,只是觉得哪里不对,常喜乐这么已提醒,就发现哪里不对劲了。
  “是啊,高叔怎么会知道!还知道咱们来府里目的,竟是什么都准备好了。”
  常喜乐微微皱眉,“你猜会不会是……”
  两兄弟未言语便明白对方心意,久久没有回过神来。就连常昱都未做声,皱着眉头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常喜盛深深叹了一口气,“高叔这些年一直关系我们家的境况啊。”
  府里消息虽然灵通,可是想查出他们家的事一时半会儿是没法完成的,就算快马加鞭来回也得五日,根本赶不及。
  那只有一个解释,高元之前就已经关注他们家的状况了。
  常喜盛不解道:“既然如此,他为何不与爹联系?爹之前不是说过刚开始他还到县里让人帮忙书信递到府里,刚开始一年还有几次,后来不知为何高叔这边就断了。若高叔能调查咱们家的事,怎不知顺道给爹递消息呢。”
  常喜乐也摇了摇头,他们跟高元根本没有说过几句话,而常老爹对高元的描述和实际看到也完全不是一回事,也就猜不出高元到底是何想法态度。
  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一个意气风发的青年变成了如今暮气沉沉,好像随时会死去的病秧子?
  常喜盛也不指望常喜乐能给出答案,只不过唏嘘一番而已。
  “回去咱们把这些事原原本本告诉爹,爹兴许能知道些什么也不一定。”
  常喜盛点了点头,“也只能如此了。”
  事情已经过去太久远,很多事已经查不到了。而且那富家子弟很有权势,当时外头的人就不清不楚的,如今想查更是不易。
  有沈家商队作伴,回去的时候比来时轻松许多,至少不用担忧大半夜被人打劫。
  洋洋洒洒一群人还带着这么多马车回到桃源村,在村口玩耍的孩子们看到这场景,连忙又蹦又跳的叫嚷起来。
  等常喜乐一行人进村,已经有不少人围在那里,而为首的正是里正。
  闹出这么大动静,里正肯定会出现。
  里正一看到是常喜乐一行人,连忙上前问道:“这是咋了?”
  常喜乐笑道:“里正,他们是府里沈家的商队,是专门过来运走茱萸酱、辣米油、茶籽油还有粉丝的。”
  里正早就得知常喜乐一行人去府里的消息,也知道是为了什么。他虽然对常家生产的东西很有信心,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竟然顺利到这地步。
  府里到桃源村这么远,对方竟然亲自过来运,这也忒有诚意了。而且必定数量不小,所以才愿意分这个神。
  里正大手一挥,连忙让人去准备饭菜,这已经不仅仅是常家一家子的事,而是整个桃源村的事!
  经过前一阵的事,里正很是明白,常家的生意若是兴起来,造福的就是整个桃源村。
  更别提常喜盛告诉他,以后米粮有出路之事,他乐得都快合不拢嘴了。
  得了消息的常家人也纷纷赶过来了,孙婆子一看到常喜乐忍不住就哭了起来,“我的娃哟,出去这么长时间竟是瘦了这么多,一路上不知道吃了多少苦。”
  常喜乐笑着安慰道:“娘,我们都好着呢,是你心疼我和二哥,所以才觉得瘦了。”
  孙婆子这才反应旁边有个常喜盛,她虽然这段日子对常喜盛态度比从前好许多,可到底忽视了这么多年,习惯性的眼里只有常喜乐了。便是连忙补救道:“你们两兄弟辛苦了,杉子,杏儿还不去叫爹,瞧你爹这累的,都是为了咱们家啊。”
  杉子和杏儿早就想扑过来,一听这话连忙冲到常喜盛的怀里。
  常喜盛一手抱着一个,笑得合不拢嘴。
  而等大家知道常喜盛一行人的‘战果’的时候,则是所有人都笑得合不拢嘴。
  招待沈家商队压根就用不着常家,村里人就帮忙去办了,让他们好好给奔波一路的常喜乐几个人补一补,不用担忧这边。
  沈家商队的人那天晚上几乎全都被灌醉了,被安置在各个老乡家里休息。不过杯酒工夫,就让他们深刻的体会到桃源村人的热情。
  沈家商队第二天就把所需要的货物全都运走,常家的仓库顿时空了大半。
  桃源村的人看到常家仓库里的东西被源源不断的带走,都十分眼热得很,都恨不得立马到丰收的季节。大家纷纷暗暗下决心,这次定是要比之前还要努力。
  不少脑子灵活的人已经把茱萸和油茶树移植到自家空地里,只要有销路,就不愁常家不一直做这生意,那等几年后结果,坐在家里都有钱拿!
  常喜乐并没有明面上鼓励大家去种植,可态度是非常鼓励的。
  这也是避免有些人为了眼前利益,将耕田拿去种植这些东西。经济作物虽然挣钱,可是粮食还是最基本的,必须先保证粮食的充足才可以想其他。
  桃源村人多耕地少,目前还无法鼓励大面积的种植,而开荒并非容易之事,需要耗费大量人力物力,得一步步来。
  常喜乐之前种植的油菜花已经成熟,可以采摘油菜籽进行榨油。这些油菜花因为肥料足,长得非常的好,油菜籽也非常的多。
  常喜兴道:“你之前教我们沤的肥特别的好使,瞧着油菜花就知道了。地力肥,这些玩意种得就好。”
  常老爹也道:“村里有经验的把式都说这肥料好,如今村子里都用起来了。而且今年因为运河那边,咱们村的人今年都不用愁。村子里几个老把式估计,今年咱们村的稻谷产量会比去年至少高个一两成!”
  一两成听着好像不怎么起眼,可对于农家人来说已经非常了不得了。因为之前肥力不够,别说产量提高,不下降都是不容易。
  常喜乐心底也很高兴,他之前也不过是知道理论,如今能肯定那些东西是好的,那就再好不过了。
  “等这些油菜籽都收了之后,就用那亩田种棉花吧。”
  常家人不解,“棉花?那是何物?”
  常喜乐道:“这是刚从外头传来的,这东西种出来可以想麻一样纺织成布,还可以做出被子,非常的暖和。棉花可是好玩意,比麻更柔软温暖,比丝产量更大,以后必是会风靡整个良国的。咱们快人一步,到时候不仅能满足自家需要,还能卖出去换钱。”
  所有人纷纷惊叹,虽然不曾听过此物,可见常喜乐这么说话就完全的信任。

  常喜兴直接道:“那到时候你教我怎么种,这玩意我没有伺候过,不知道怎么下手。”
  常老爹则直接宣布,“以后那亩地你就随便捣鼓去,想种什么都成,让你大哥给你搭把手。”
  常喜乐见大家无条件的支持,心里也极为高兴。若大家意见不统一,很多事就得耽搁了。
  私底下,常喜盛和常喜乐找常老爹说话,将高元的境况一一告诉给常老爹。
  常老爹听到他们猜测高元一直关注他们家,兴许因为从前受到磨难而不愿相见,顿时眼睛通红,深深叹了一口气,“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还是这么倔强固执。”
  “爹,您真不打算去府里瞧瞧?我瞧高叔有些不好了。”常喜盛道。
  常老爹皱起眉头,并未发话。
  常喜乐道:“以前那事已经过去那么多年了,如今府里已经大变样,爹你不用顾忌过去。我总觉得他是想要见你的,否则不会故意透露出这些年关注我们的事。”
  常老爹还是久久未发话,半响才开口道:“他还是跟从前一样,有什么心思都藏在心底,就是不痛快说出来。等到运河通了的时候,我进府里瞧瞧吧。我那时候实在生气,发了毒誓才离开,总得寻人解了,才能踏入那里。”
  到底是常老爹真的迷信而担忧,还是心中有顾虑故意拖延时间,常喜乐和常喜盛都不会去琢磨,说到底高元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个不太熟悉的人而已。
  常喜乐回家修整了两天,就带着常昱一起到常老爹之前说过的种不出东西的荒地。他一直说抽空去看看,可一直忙得团团转,直到现在把茱萸茶油的事解决了,才有些空闲来瞧瞧。
  这片荒地距离桃源村比较远,得走半个多时辰,但是面积却非常的宽广。不仅如此,还非常的平整,这对于桃源村甚至整个稻香县来说都是非常的难得。
  稻香县属于典型的山陵地区,想要找个像足球场那么大的平地非常的困难,田地往往只有半个篮球场那么大小,甚至更小。
  而眼前却是一望无际的平地,常喜乐没有去丈量,只这么一看至少有上千亩以上。
  怪不得常老爹如此遗憾,这么好的地竟是没法种出东西,如何让人不懊恼。若是能利用上,整个稻香村也就不愁没有田地了。哪怕不是用来种稻谷粮食,用做种植其他,那也是好的。
  常喜乐现在得到棉花的种子,非常想要好好利用。若他能种植出来,根本就不愁没有销路。
  村子里产的东西花样越多,越不怕被制衡。
  虽说这么一来就难以达到规模化,可另一程度上也就不用担忧某一种产品过多而导致没有销路只能贱卖。花样一多这个不行那个行,总归饿不死。
  这个世界变化莫测,常喜乐的打算也就与前世不同,更注重的是稳定,不能把所有东西都放在一个碗里。虽说难免吃亏,也总比一样不成就闹得家破人亡的好。
  常昱看到这个地方也非常高兴,因为这里非常的宽广,他可以自由的练箭。
  稻香村太过拥挤,平时想要练箭很容易误伤到人,所以常喜乐都不让他在村子里练习。可是若到林子里,到处是屏障,箭射出去很容易找不到。
  而这里却完全不用担忧了,不仅宽广还没有人,简直最适合不过。
  “小喵很喜欢这里?”
  常昱重重的点头,“喜欢!”
  常喜乐笑了笑,知道常昱心里早就痒痒,一直想要练箭。可偏偏条件不允许,只能在家中练习动作,而无法真的箭上弦射击。虽然可以制作没有头的箭,可是这弓的力道太大了,哪怕用布包头,射到人那也是十分危险的。
  “那以后我们常来,我们小喵以后是要做大将军的人。”常喜乐摸着他的头道,如今常昱的头发已经可以像普通人一样扎起来了,可常喜乐依然喜欢揉他的头发,而常昱也并不介意。
  常昱眼睛亮亮的,和其他男孩子一样,对将军这个词有着天生的憧憬。
  “乐乐。”
  “嗯?”
  “我,想,买马。”
  常喜乐愣了愣,随即立马反应过来。
  沈家商队里头的领队骑的是高头大马,他之前就发现常昱对此非常感兴趣,现在想要一匹马也不足为奇。
  他其实本来也有想要给常昱买马的打算,虽说第一次武考花样不多,可骑术为很基础的技能,一个武官若是连骑马都不会必是会被人笑死,到时候很有可能也会开设这一门项目。
  常喜乐一直没有吭声,就是希望常昱自己跟他说。原本他也暗示了几次,常昱都没有吭气,好像并不感兴趣的样子,没有想到这时候突然提了起来。
  “小喵想坐马车?”常喜乐故意道。
  常昱摇头,“我,想,骑,马。威,风!”
  常喜乐听到这话心里乐得不行,常昱越来越能用语言表达自己的意思了,竟是连‘威风’两个字都会说。
  “好,我让人捎信到城里,让沈公子帮你找一找。小喵希望要什么样的马?小马还是成年马?”
  常昱认真的思考了一会,“小马。”
  “为什么?小喵是怕会摔下马吗?”
  常昱摇头,“从,小,养,听,话。”
  常喜乐一脸惊喜,“小喵还知道这些啊。”
  常昱微微皱眉,显得有些不高兴,“我,是,大,人。”
  常喜乐这时候再也绷不住笑了起来,记得不久之前某人还说不要长大呢,才过几天就说自己是大人了。小孩子的心果然跟夏天的天气一样,说变就变。
  见常昱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他,明显透出自己的不满,这才正色道:“我们小喵确实长大了,会变得越来越厉害的。”
  常昱挺起小胸脯,无比顺畅不带一点卡壳道:“我要保护乐乐。”
  
  第57章 盐碱地 
  
  荒地面积虽然很宽广,好像望不到头似的,却十分荒芜。不少地方白花花一片,那些白色地方好像斑块一样出现在大地上,让人无法产生好感。
  常喜乐一瞧这状况就明白为什么这么大一片地方会种不出东西,这是一片被称为土地癌症的盐碱地。
  盐碱地的出现原因有很多,而大致分为天然地理因素、耕作管理不当以及海水的影响。
  桃源村距离海边很远,所以与海水无关,且这附近的河流也都是淡水,所以只有可能是剩下两种。
  这里地方虽然相对丘陵很平坦,可依然高低不平,很多地方坑坑洼洼。这样的地理面貌也容易导致地表水和地下水的运动,影响了盐分的移动和积聚,而致使盐碱地的产生。
  至于是否是耕作管理不当就不清楚了,在第一拨人出现在桃源村的时候,这一大片荒地已经存在。只不过当时并有这么严重,还能种植一些农作物,只是产量非常的低。
  而没有多久,这里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严重影响农作物的生长,桃源村的先辈只能放弃了这一块土地。
  桃源村先辈一直想要把这片土地利用起来,只可惜毫无办法。
  治理盐碱地在后世也是一项大工程,非常耗人力物力财力,并非一时之功而且需要长久的治理。即便是治理好,也得维护,否则若干年之后又会重蹈覆辙。
  治理这么一大片土地,所需要耗费的钱财指不定已经可以在外头买不少田地了。
  常喜乐不由皱紧眉头,又跟常昱一起往深里走,他发现这一片地方比他之前想象的还宽广。不仅如此附近还有河流,只是地势比较低,水难以灌溉上来。
  这么一大片平地在整个稻香县都是非常罕见的,若是没法利用,实在令人惋惜。
  若这里变成一亩亩良田,整个桃源村的日子会比现在好许多。
  不管现在生意做得多红火,在这世界里手里有粮心里才不慌。而这一片地方就在桃源村附近,外面的人无法觊觎,哪怕前期投入过大,常喜乐也愿意去尝试。
  所幸的是至少入目的盐碱地情况并不十分严重,若是已经结成了白色硬壳,难以挖开,那就是重度盐碱地了,根本无法种植。
  因为重度盐碱地干旱时结壳,一浇水就会变成沼泽,只能任由其荒芜。
  “乐乐?”
  常昱看到常喜乐一副愁眉苦脸的模样,扯着他的袖子,一脸担忧。
  常喜乐这才收回神,微微一笑:“我刚才在想事情,咱们的钱怕是又存不住了,治理这盐碱地可是得花不少钱呢。”
【桃源农家日常 络缤(下)】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