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宿敌绑定系统(穿书)+番外 年华转生(中)

时间: 2017-10-18 20:07:28 分类: 穿越重生

【宿敌绑定系统(穿书)+番外 年华转生(中)】
☆、第80章 羽族
 
  金翅鸟禁足中。
  他化成原形在城主府后院飞了一圈又一圈,换各种姿势斜飞横飞自由飞,甚至已经把院子里这株老树的叶子片数都数清了,终于哀怨地停下来,落在一个花盆旁边。
  盆里,是一株漂亮的植物,绿叶中包裹着娇弱的紫色花苞,好像下一刻就要开放,叶芳时却知道,下一次开花得是三十年后了。
  这正是天穹宗掌门兰陵的心头爱,紫炎牡丹。
  《登州小报》上的消息,天穹宗现在一团乱麻,射日遗址中他们的损失不大不小,关键是那之后天穹宗真传弟子问柳和问阳开始了旷日持久的撕逼,连兰陵也没办法调解。
  关于两人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众说纷纭,没个准话,但似乎很多男修和部分女修都倾向于柳依依受了委屈,毕竟她平日的形象更好,何况柔弱的美丽少女总是让人心疼的。
  金翅鸟伸爪子,拨了一下小花苞。
  怎么都在说天穹宗,没有小伙伴邵羽和于歌的消息呢?可惜那天抢了牡丹走了,就被不知道为什么在附近的孔雀逮住了,然后就来了登州城,说什么行事鲁莽思过半年的……太狠了。
  金翅鸟郁郁不乐地垂下头。
  孔蔚然处理完公务来到卧室,就见到一只不开心的弟弟。
  他也化成原形,体型比小金翅要大得多,轻盈地落在旁边,翅膀一伸一拨,把弟弟拢进了羽翼下。←嗯,就是母鸡藏小鸡那样。
  这是只蓝孔雀。
  头顶直立的冠羽下,是覆盖颈部胸部的灿烂蓝色,拖在体后的尾羽则是蓝绿色,有眼状斑纹,在阳光下,闪烁着美妙的色泽。平心而论,这是只很美的鸟儿。
  小金翅从哥哥翅膀下挣脱出来,却是瞄了一眼就赶紧闭上眼睛晃了晃脑袋:“花花绿绿的,难看死了!”
  孔雀一翅膀把它扇了个踉跄:“你的金色才是,又刺眼又难看!”
  “胡说!你一定是嫉妒我!”
  “不如我们随便找只鸟问问?”
  “哼!这的鸟都是你城里的,说的不算!”小金翅眼珠一转,计上心来:“我们出城吧出城吗!”已经快闲的长草了啦!
  见弟弟的翅膀都开始小幅度扇动,孔雀哪能不知道小金翅在想什么?它冷笑道:“是啊,就该让你被人修抓走,羽毛用来炼器,肉用来吃,没准还能炼成傀儡,顺便把我陷进去,嗯?”
  金翅鸟垂下脑袋,似乎有点理亏,弱弱嘟囔:“不是没事吗……我想去找邵羽和于歌。”
  对于弟弟的这两个人类朋友,孔雀早在清岚身边就见过了,这些天更是听得耳朵都要生茧,它轻轻地啄了小金翅一下:“我已经叫贺望去打听了。”
  金翅鸟顿了顿,主动迈着小步子走到孔雀旁边,讨好地蹭了蹭,双眼亮晶晶的,仰头恳求:“哥,我能不能出去玩?”
  “《风行诀》练到几重?”
  “《羽族族谱》都背下来了?”
  “我总结的那些不能招惹的人物记住了吗?”
  金翅鸟的脑袋越垂越低,快垂到翅膀下面了,孔雀犹豫了一下:“在城里转转吧,不许出城!”
  “哥你真好!”
  孔雀觉得脸上有点烧。
  叶芳时瞅准了一只灰鸽子。
  城主府里,专门有个地方用来养信鸽,这些鸽子只是普通的飞禽,并没有开窍。孔雀养这些当然不是用来吃的,而是用来送信的。和妖族的地盘上几乎全是妖不同,人族生活的地盘上除了修士还有很多没有修为的百姓,他们不会飞行也没有法宝,距离远的人要联系,许多都用信鸽。
  一只纸鹤或是别的什么送信的法宝飞在空中,可能会被路过的手贱的打落,但一只信鸽飞在空中,却没有修士会动手的。
  想想说不定这是封相隔千里的家书,或者决定某地存亡的关键,道修佛修都受不了这罪恶感。至于魔修,打普通人养来送信的鸽子,被人瞧见传出去,还要不要脸了?
  逼格狂降到负啊!
  以后还怎么和小伙伴愉快地玩耍?
  据说这是王的主意,自从他提了一句以后,和人类接触比较多的羽族就兴起了养信鸽的热潮,孔雀刚刚提到的在明镜城的贺望,也养了一小群。
  哦,顺便说一下,贺望是只仙鹤,和在登州城养信鸽的贺岭是同类。
  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仙鹤妖就是比其他羽族更擅长养鸽子……叶芳时走到鸽棚,瞧着眼前一只仙鹤带着一群鸽子飞的景象,再瞧了瞧一地的玉米粒和乱七八糟的羽毛,皱了皱眉。
  大概是仙鹤们不怕苦不怕累不怕脏?←叶少年,凡人的鸽子棚更脏呢,起码一地鸟粪少不了的,还会有股难闻的气味==
  “咕咕!”
  “咕——”
  “咕咕咕!”
  仙鹤停下他身前,化成个白袍青年:“叶少爷,你怎么来了?”
  金灿灿的叶芳时精准地找出了那只灰鸽子:“我想找它,问问它在干什么。”
  贺岭也转向那只鸽子。
  在人类眼中,鸽子除了颜色不同也没什么区别,几只一样色彩的在一起便分不出了,在羽族瞧来,不同鸟儿的特征却是很明显的。反过来说,开窍了的羽族还好,在还没开窍的飞禽眼中,人类长得和没什么分别,所以叶芳时很好奇这只几天来都往同一个方向飞出城主府的鸽子在干嘛。
  这登州城中有什么这样吸引一只信鸽?
  以前不能跟上去,问了也是找虐白问,现在可以了=w=
  仙鹤妖柔声和那鸽子说了几句,鸽子细细声回他,声音小的都快听不见,一幅春心萌动的样子,还张开翅膀转了个圈给他看,贺岭摸了摸它的脑袋,笑着从它翅膀下选了根最漂亮的羽毛轻轻拔下来,找了个竹筒放进去,绑在它爪子上。
  “咕——”灰鸽子开心极了。
  叶芳时瞧出端倪,伸手去逗鸽子,调侃道:“哟,要追媳妇了?”
  灰鸽子蹦开,小眼睛警惕地打量着他,离远了些,赶紧展翅飞走了。
  叶少年:“……”
  贺岭强忍笑意,一本正经地恭维道:“大概是叶少爷太俊俏,小灰怕你和它抢吧。”
  叶芳时一跺脚,化为原形,金光一闪便消失了。
  他倒要看看,连他都会抢的鸟长什么样!
  金翅鸟:“……”
  在叶芳时的想象中,灰鸽子喜欢上的多半也是一只鸽子,就算不是,那也应该是只会下蛋的雌鸟。可现实给了他当头一棒。只见那只在人类肩膀上蹦跶的鸟,是只黑色的雄性,而且体型完全不对!
  也就比麻雀大一点点,鸽子怎么下得了手?
  禽兽啊!
  呸呸,这不是把羽族全骂进去了?
  走兽啊!
  嗯,这样就好了。
  金翅鸟给自己点了个赞,又继续去瞧。由于天生丽质难以泯灭于众人,咳,其实就是太闪了金灿灿容易被发现,他所在的位置比较远,只能瞧见鸽子心仪的小黑鸟大概的轮廓,而且是背部的大概轮廓。
  他能瞧见正面的,是鸽子和带着小黑鸟的人类对面坐着的那个修士。
  等等,有点眼熟?
  被孔雀抓回来后,叶芳时被摁着狂背了一堆手札,再加上在城主府实在无聊,他也翻了一些玉简之类的,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修士的脸?等到鸽子飞走,他也跟着飞回去找了一通资料,还是没找着。
  唔,明天去提醒一下那个养小鸟的人修吧,孔雀这边的资料里记载的,都是难缠的人物。
  翌日。
  一脸喜洋洋的叶芳时向孔蔚然报喜:“我找到于歌和邵羽了!”
  孔雀挑了挑眉:“这么巧?”竟然刚好在登州城。
  叶芳时道:“邵羽变成了鸟,于歌是特地带着他来这里的。”
  “半妖?”
  “昨天在被屋顶挡了阳光的地方看是黑色,今天才发现……”叶芳时神秘地压低了嗓音,凑到哥哥耳边:“他的羽毛是墨绿色的,很光滑,我觉得,有点像王。”
  孔雀脸上神色变幻不定,半晌才道:“你确定?”
  “当然!”
  他们都知道这是个怎样的消息。
  羽族和水族共同的王是鲲鹏,入水为鲲,出而为鹏,天生地养,此世无双。问题就出在这个此世无双上,越是强大的存在越难以有后代,世上仅有一只鲲鹏,就如同世上仅有一只孔雀、一只大鹏一样。
  鲲鹏存在的时间太长久,没有谁能真正和他相伴,长久的岁月中王总在睡觉,无数羽族的姑娘恋慕王,做梦都想和王春风一度,她们有的成功了,但没有谁能产下王的孩子。
  若是让王空欢喜一场……
  孔雀打了个寒颤,盯着弟弟:“小鸟长什么样?”
  “大小和麻雀差不多,脖子挺细的,腿也长,听于歌说刚换好毛,摸起来还很软……”
  孔蔚然:“……”根据你的描述完全想象不出来好吗!
  他想了个新办法:“画给我看吧。”
  一炷香后。
  孔雀看着宣纸上那糊成一团的小鸡啄米图,再看看自我感觉良好,化成了原形哼着歌在用爪子蘸墨水作画的弟弟,变成原形飞过去,一翅膀把它扇了个倒仰。
 
  ☆、第81章 父子(加更)
 
  天朗气清,惠风和畅。
  小楼后的院子里,三只鸟收拢翅膀立在树上,叶芳时在和于歌兴奋地说着什么,正中央,王在教小鸟如何飞行,表情又是慈爱又是宠溺,话语柔和极了。
  孔蔚然觉得像做梦一样。
  弟弟实在太不靠谱,这件事又是越少人知道越好,孔雀痛心把自己美丽的羽毛掩住,装扮得像是只普通的鸽子,混进百阅客栈瞧了瞧,觉得有几分把握,才又是激动又是忐忑地通知了王。
  他没想到的是,王这么快就来了。
  虽然身后还跟着那三个阴魂不散的家伙,但能够跟王近距离接触,还能瞧见王这样温柔的一面,真的好幸福o(*////▽////*)q
  鲲鹏脑残粉·孔雀捧脸想。
  “嘻嘻,小蔚然又在对着王发呆了,羞羞脸。”
  “好像你没做过一样。”
  “唉,可惜王不喜欢人家,小少主还要多久还长大呢?”
  “反正你是奶奶级别的。”
  “呵呵,爷爷~”
  “少主好棒!差点就飞起来了!”
  小鸟扑腾着翅膀,跌了一跤。
  “少主努力!”
  小鸟从椅子上跳下来,摔了个嘴啃泥。
  “少主翅膀用力,顺着风飞就好了!”
  小鸟起飞,风转了个向。
  邵羽心塞塞。
  乌鸦嘴能闭上吗!
  学飞就学飞,为什么要有这么多人和鸟围观啊?那两只在树上斗嘴的百灵和夜莺就算了,还有一只无论它摔成什么样都叫个不停的乌鸦,能消停点吗?
  “啾!啾啾!”吵死了!抗议!
  示范了一个滑翔的大鸟优雅地停下来,安抚道:“乖,爹这就叫他们走开。”
  它纯黑色的眸子在院子里扫视一圈,有种无声的威严弥漫开来,孔雀立刻拉着喋喋不休的弟弟和于歌走了,那三只鸟不舍得望了一眼,也飞走了。
  小楼里,于歌心里的好奇简直要溢出来:“怎么了?”难道是有什么本族机密要传授不能外人看?

  叶芳时道:“它不想我们打扰。”
  或许是出身的原因,金翅鸟是不驯的,从来都是一副天老大我老二的样子,就连面对孔雀的时候气势也没下去半分,于歌还是第一次瞧见他这种心甘情愿的、臣服的表情。
  孔雀站在一边,无疑也默认了这说法。
  这只到底是什么鸟?
  连孔雀都要听它的话,那么它的身份,那么邵羽的身份……勉强压下心中翻涌的猜测,于歌抚上了小碧。
  {邵媛应该是邵羽的亲娘没错,也就是说她出轨了?
  1l:1
  2l:我去什么时候的事!
  3l:当然是怀孕之前啊,愚蠢的二楼
  4l:我觉得也有可能是隔代遗传啊,不造这边是不是这个设定,你们看过幽游白书吗,里面那个浦饭幽助爹妈都是人,但他是魔
  5l:藏马我男神!}
  {我百度了墨绿色羽毛的鸟,出来了绣眼?从没听说过这种鸟
  1l:妹子,这是修真文啊!}
  {烧鱼、玄鱼、吃鱼,又招猫的喜欢,我一直以为我鱼就算是妖也是一条鱼妖的_(:3ゝ∠)_
  1l:鲸鱼吗
  2l:23333鲸鱼什么鬼啦
  3l:锦鲤!转发好运~
  4l:等等怎么能吃同类?
  5l:大鱼吃小鱼,多么正常啊}
  {其实我觉得烧鱼是木天蓼会更萌的qaq
  1l:你咋不说逗猫棒呢
  2l:你咋不说毛线团呢
  3l:保持队形!
  4l:你咋不说米老鼠呢。破坏队形的好像是你吧楼上
  5l:哈哈哈哈米老鼠,你咋不说杰瑞呢}
  {在孔雀之上的鸟,是凤凰吧?就是水灵根有点不对,水凤凰?
  1l:那是啥→_→
  2l:就决定是你了,皮(水)卡(凤)丘(凰)!hhhhhh}
  {水鸟的话,海鸥?军舰鸟?火烈鸟?}
  {朱雀!毕方!鲲鹏!}
  {我觉得鲲鹏比较像,又是鸟又是鱼,都是猫爱吃的东西,而且还带上了水灵根,然后现在大概是激活了血统风灵根也要出来的样子?
  1l:好有道理!
  2l:对哦你们还记得吗,冰城雪狼事件那里说过鲲鹏是鱼和鸟的王啊!烧鱼小王子233333
  3l:能叫水族和羽族吗,你这么一说我有点饿,实话说,每次有人说烧鱼的时候我都有点饿,能好好叫邵羽吗otz}
  ……
  于歌觉得心情有点复杂,还有点肚子饿。他一边吃鱼干一边想:邵羽真的是鲲鹏的幼崽吗?
  #我的小伙伴突然大变身肿么破#
  在一旁看着他皱眉苦大仇深脸吃鱼干的孔雀和大鹏:“……”真的很难吃吗?
  邵羽和男主想的是同一个问题:“我们是什么鸟?”
  “叫爹就告诉你。”
  “算了。”
  大鸟也不生气,很高兴的样子:“我的小崽。”它展开双翅,将小鸟困在怀里,似乎是因为没人瞧着,它放开了些,低头使劲蹭了一通,即使动作还是带着优雅的韵律,但心情无疑是激动的,从小鸟头顶的竖起的n根呆毛可以瞧出来=w=
  “痛!”
  鲲鹏有点心虚。
  趁儿子瞧不见头上,又细细将它的毛理顺,鲲鹏漆黑的眼睛凝视着它:“我名素吾,你是我唯一的儿子。”
  邵羽问:“怎么认出来的?”
  素吾笑道:“血脉之间自有吸引,何况天底下仅有我一只鲲鹏,你不是我的儿子,还能是谁的?”
  不等被这信息量巨大的消息砸得晕头转向的小鸟回神,素吾盘算起来:“你母亲姓邵?我们可以接她回羽族住,你在羽族的名字就叫素羽吧。”
  #为何听起来和素贞这么像#
  #如果天底下就一只鲲鹏我是啥,鲲鹏人?#
  #娘亲好厉害,居然能拯救天上地下仅此一只的鲲鹏的不孕不育,为物种传承生态保护做出了巨大贡献#
  邵羽木着脸:“母亲出走了。”
  “哦,”露水姻缘,其实已经对某个人类女子没有印象的素吾可有可无应了一声,瞧了瞧眼前的幼崽,觉得怎么看怎么可爱,又忍不住给它理了理毛:“跟我回去吗,儿子?”
  会秃的!
  除了理毛,你已经不会做别的了吗?
  上辈子的时候,邵小羽曾经闲的长青苔,搬了把椅子坐在外婆家养的几只鸭旁边,坐了一个小时。这一个小时中,鸭子们重复着啄啄脖子、理理翅膀、抬翅膀换个姿势啄……这样不断重复的理毛过程,完全没有停顿呢。
  哪怕打个盹也好啊!←所以说你为什么要看鸭子看一个小时这么执着?哪怕打个盹也好啊少年=v=
  从此他觉得不会再懂鸭子了[手动拜拜。
  没想到的是,即使是站在生物链顶端的鲲鹏,也逃不掉这种奇怪的习惯==
  邵羽抬头:“我想跟着于歌。”
  素吾咦了一声,明显想了一下,才道:“你说那个人类幼崽?”它的眼中流露出奇异的光:“我听说你们是很好的朋友,从小一起长大,很少分开。”
  他又一次亲昵地理了理儿子软软的羽毛,怅然道:“以后你会明白的,没有人类能永远陪着你!
  “于歌可以的。”
  素吾摇了摇头,低低劝道:“素羽,你是我的孩子,你代表的东西太多了,怎么保证他眼里看到的还是你本身?人心易变。何况,即使初心未改,人类的寿命也太短了。”
  鲲鹏的目光中浸透了恒久的睿智,沧海桑田,云谲波诡,从时光的那一端,到这一端,它是记录者,也是见证者。
  它知道有些东西,早些斩断,会更好些。
  此时的鲲鹏还是羽族的形态,邵羽却仿佛瞧见一个男子站立在时光的海岸,脚下是未曾间断的波涛,头顶是变幻莫测的白云,他的面孔隐没在亘古的迷雾之中,神情却如此忧郁。
  邵羽主动蹭了蹭它表示安慰,却是信心十足:“于歌可以的!”毕竟,他可是我笔下的主角啊!
  见到儿子闪闪发亮的眼睛,鲲鹏失笑,又忍不住理了理它的小翅膀。
  素吾:“……”
  它僵住了。
  “啾?”
  素吾飞快地试图藏起来什么,邵羽翅膀一阵乱扇,只见一根墨绿色的、短小的、明显不是大鸟身上的羽毛,在阳光下闪着金绿色光芒,从鲲鹏脖子上幽幽落下,在空中自由的舞出曼妙的姿态。
  哦,掉毛了。
  掉毛了?
  掉!毛!了!
  Σ(°△°|||)︴
  好不容易换好的一身漂亮羽毛!
  邵羽瞧了瞧小翅膀上那明显的缺失,如遭雷劈,整只鸟都不好了。
  它缓缓转过身去,屁屁对着鲲鹏,慢慢缩成一个团子,不动了。
  心已碎,泪已干。
  缘尽于此。←此处应有bgm。
  “爹爹不小心啄掉了,对不起……我儿还这么小,会长出来的,乖,不生气了啊,真的会长出来的!等你到成年还要换毛的!现在的毛有点软,不好飞!”
  “乖,儿子你喜欢什么,爹去给你找好不好?”
  “你要跟着人类就跟吧,开心就好了。”
  “别不理我啊!”
  “邵羽?素羽?小羽毛?崽崽?”
  鲲鹏急得围着团子转圈圈。
  听见院子里急促的鸟鸣声,于歌走过去想打开窗子,就被孔雀拦住了。
  孔蔚然的脸色古怪,显然在转移话题:“这里不太安全了,跟我们去城主府住吧。”他补上一句:“不要灵石!”
  囊中羞涩·于歌带着满脑袋问号,点了点头。
 
  ☆、第82章 观影
 
  “你是怎么了?”于歌瞧着小鸟那被整个包裹起来的右翅膀,小心翼翼地伸出手,到底还是没敢碰小翅膀一下,而是把它整只捧了起来,柔声道:“学飞的时候受伤了吗?疼吗?”
  “啾!”
  “可怜的小羽毛。”
  “啾!”
  “明天去吃鱼好不好?”
  “啾啾!”
  好丢脸,还是继续失忆吧_(:3ゝ∠)_
  白星显出身形,努力憋笑让她的表情变得格外奇怪:“哟,独翅小鲲鹏你好呀,还认识我吗?”
【宿敌绑定系统(穿书)+番外 年华转生(中)】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