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宿敌绑定系统(穿书)+番外 年华转生(上)

时间: 2017-10-18 19:38:57 分类: 穿越重生

【宿敌绑定系统(穿书)+番外 年华转生(上)】
文案
种马修真文里的主角,总是会有一个宿敌。
表面上看,他仪表上佳、天资不凡、神通众多,足以让主角饮恨陨落,但实际上,他就是个运输大队长。
没有灵石、没有法宝、没有妹子……刷宿敌啊!
 
邵羽如今就穿成了这样一个角色。
他默默地注视着镜子里妖孽的脸,擦了擦眼角并不存在的泪水:年少无知时,为什么要写这篇文,还把自己的名字写进去?
 
古风架空修真,苏苏苏。
烧(邵羽)X鱼(于歌),主攻。
 
内容标签:强强 天作之合 穿越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邵羽 ┃ 配角:于歌 ┃ 其它:修真,主角与宿敌
==================
 
  ☆、第1章 穿越
 
  邵羽自认为是个很平凡的人。
  除了脸。
  这是张很漂亮的脸,是的,虽然他是个男人,但并不帅气,那对本来很有威严的丹凤眼,被他的脸型和其余五官一衬,却无端端多出种欲诉还休的味道来,在没有表情的时候还不明显,而只要他做出任何表情,无论是鄙夷还是微笑,眸子便灵动起来,叫人移不开眼。
  理所当然的,他很招桃花。
  烂桃花居多。
  工作显然是不能和上学一样整天面无表情的,于是在邵羽大学毕业在某个公司里蹲了近三个月,眼看部门中硝烟滚滚俨然一副修罗场来临前的平静,他趁着试用期还没完,快快地、快快地辞职走人了。
  邵羽:“……”
  上天给的选择实在太少,他痛定思痛,成为了一名宅属性的网络写手。
  《炎帝》是邵羽的第三本小说,他的前两本小说收益普普通通堪堪温饱,但好歹更新稳定顺利完结,然而这一本,他却打算坑了。——不逃课的大学算的上大学吗?不太监的作者算的上作者吗?
  愉快地说服了自己,在坑底丢下一群嗷嗷待哺的读者,邵羽留下一句“没灵感了出门采风”便轻松地遁了。
  俗成采风遁。
  其实这本小说之所以会太监,和文中一个角色有重大关系。
  这个角色,也叫‘邵羽’。
  《炎帝》是本顺应潮流的种马修真升级流小说,男主于歌是个三流修真世家的少爷,排行第三,上有一兄一姐,下有两个妹妹,生母只是个家仆,在他六岁那年便早早死去,但就在这一年测灵根时,发现其为单系火灵根,品相完满,为家族同辈中天赋最佳,自此受尽宠爱。于歌在九岁时便达到寻常人或许一生都无法求得的练气十二层大圆满,离筑基仅仅一步之遥,可谓前途无量。
  但世事无常,在其十岁生日时,骤失修为。
  一开始,家族中人还忙着找寻此中缘由,耗费天才地宝为其恢复,时日长久无能为力后,家族便隐隐放弃了他。
  于歌几年来养尊处优,过的是人上人的生活,纵然生母地位低微,却得到了许多资源和感情的倾斜,碍了不少人的眼,如今地位大不如前,便有许多人落井下石。
  ‘邵羽’便是其中之一。
  这位和于家同在小城之中的邵家少爷,自幼便因容貌出众受到小伙伴们的追捧,脾气骄横,看于歌不顺眼很久了,不管对方受不受宠,逮着机会总要狠狠欺负,乐此不疲,在对方家族的庇佑大不如前后,更是变本加厉。
  往后于歌回复修为更上一层楼、拜入超级大派平步青云,深陷秘境屡有奇遇、遇见妹子一二三四五……无论男主成就如何境遇如何,‘邵羽’都坚定不移地和他作对,在某些情况下两人又会被逼合作——
  种马修真文里的主角,总会有一个宿敌。
  表面上看,他仪表上佳、天资不凡、神通众多,足以让男主饮恨陨落,但实际上,他就是个运输大队长。
  没有灵石、没有法宝、没有妹子……刷宿敌啊!
  是的,‘邵羽’就是这样一个宿敌。
  由于其颜值不凡,总是和主角各种作对又各种运输,再加上作者手贱取了这名字以后,对这个和自己同名的角色有点下不了手,造成奇异的现象“每次主角/宿敌在还差一点就能够干掉对方的时候总是因为发生意外/心软/被其花言巧语所蒙蔽等等原因让他逃了”,如此行文一段时间之后,邵羽极其惊讶地发现——
  文下什么时候被妹子占领了?
  即使是一群大喊着“相爱相杀萌得我肝颤”“放开那个傲娇让我来”“女一号去死”“主角和宿敌君太配了!cp吧作者大大你看我纯洁的眼神o-0”这样的妹子,但也是妹子啊!好吧,事实上邵羽并没有什么绅士风度,关键在于这群妹子十分土豪,给的打赏足以让没有其他收入的作者抛弃节操了。
  事实上,在妹子们的影响下,这篇种马文愈发诡异地偏离了最初的大纲,愈来愈有电视剧版《逆水寒》两个男主迷の羁绊的神韵,邵羽在某一日迷途知返的时候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往下写了,抹了把脸,收拾行李决定潇洒走一回。
  来到h市火车站候车室里等候,邵羽接到了一个电话。
  对面是熟悉的中年女声,带着些哽咽:“小羽,妈看到你的交通记录了,你总算想通了,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啊……”
  絮叨之下是种卑微的期待,为人母,是否总会矮一头?像是先爱先输。邵羽静静地听着,偶尔说上一两句,最后轻轻道:“对不起妈,我还是喜欢男人。”
  尴尬的沉默后,电话那头响起一个暴怒的中年男声:“别管他了!就当我从来没生这个儿子!”还有一个年轻的男声在一旁劝:“爸,你消消气,同性恋这是天生的,真不是病,不怪小羽的……”紧接着是尖锐的女声:“那怪我了?”
  电话挂断。
  故地重游,只是去看几个朋友,他可没奢望回家。这样也挺好的,哥哥是个符合主流的异性恋,和父母组成幸福的一家三口,再合适不过了。邵羽抿了抿嘴唇,按灭了手机屏幕,走回自己的行李箱边。
  邻座一个瞧上去五六岁的小男孩正双眼亮晶晶地瞧着他行李箱上的毛绒熊挂件,见他回来,仰起头来问道:“大哥哥,这只小熊我很喜欢,送给我行吗?”
  小家伙的五官普普通通,不过小孩的眼睛总是显大,瞧上去也有几分可爱了。邵羽想了想,斩钉截铁道:“不行。”
  男孩却没有放弃,干脆直接伸手去拿,被邵羽狠狠瞪了一眼,惧怕地缩了缩。
  和男孩坐在一起的女人立刻扯着嗓子道:“你这人怎么这样?这点小玩意值几个钱?我儿子喜欢,你送他不就是了?一点爱心都没有!你家里没有小孩没有老人啊,尊老爱幼懂不懂?你这样的人以后是生不出孩子来的!……”
  邵羽轻声喃喃:“我的确生不出孩子呢。”
  女人显然没有听见这句话,她一边滔滔不绝一边伸手去拿那个挂件,却被另一只手阻住。
  这双手修长、有力、指节根根分明,如同艺术品一般。抬起头,是青年令人目眩的笑容,那双丹凤眼中盛满了醉人的蜜糖,甜的让她精神恍惚。
  邵羽却取下挂件,亲手递给了小男孩。
  每一个熊孩子,都有至少一个熊家长。他唇角微扬,语声柔和下来:“拿到了喜欢的东西,开心吗?”
  小男孩笑着点头。
  邵羽的声音愈加温柔,充满了蛊惑的气息:“记住这种感觉。以后遇到你喜欢的东西,要像今天一样去争取,学习妈妈的榜样,明白吗?说那个不肯给你东西的人断子绝孙,说他祖上无德,说他天煞孤星……然后,你的愿望就会实现了。”溺爱是毒,他只不过让这毒发作得快一点儿罢了。而后,是越陷越深或拔除根源,随缘。
  小男孩还没反应过来,那女人先回过神来,嗓子又高了一个八度:“你怎么说话的?!你——”
  她的声音戛然而止。
  眼前的青年仍然在笑,整张脸都好像发出光来,眉梢眼角邪气四溢。
  ——艳丽如罂粟,带着甜香,却令人莫名的恐惧。
  女人只觉浑身的毛都竖了起来,再不敢说一句话,提起行李,飞快地带着儿子换了个位置。
  电话又响了。周围人的眼神带着异样,邵羽叹了口气,提上行李,一边接起电话一边往外走去。
  “羽毛,你要回家了?”
  “没戏。只是见见你们几个罢了。”
  “太好了,总算可以跟着你出去玩几天,家里那么多规矩烦死了,你喜欢哪栋酒楼接风?”
  “你们自己想吧,我等着惊喜。”
  “如果不满意,可不许直接拆台啊你这家伙。”
  “当然——兹——”
  “喂?喂!出什么事了?羽毛你说话啊?!……”
  邵羽永远没法再回答他了。
  ——有些人,以为还会相见,有些事,以为还会继续,然而太阳升起,再落下,有些人,有些事,就再不会遇见。
  邵羽在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听到一个奇怪的声音:【宿敌系统激活!本系统秉持着“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理念,将协助宿主完善《炎帝》世界,共同缔造美好明天。】
  【叮!请接收新手大礼包(‘邵羽’的记忆*1,储物手镯*1)。】
  邵羽:“……”突然好有求生意志呢_(:3」∠)_
 
  ☆、第2章 坑底
 
  然并卵。
  不管邵羽的求生意志多强烈,他还是挂了。
  从大好青年变成九岁稚童是种什么样的体验?
  邵羽瞧着自己的短手短脚,心中五味杂陈。谁能在生命最后时刻看着一架翅膀冒烟的飞机直撞过来?谁能穿越时空得以幸存?谁又能被个莫名其妙的系统穿搞到自己写的书里?
  唔,这样想想,如果不是太监了这篇文,可能就真的魂飞魄散了呢。
  幸好太监了=v=
  转动着这个渣念头,邵羽默默吸收了原主的记忆,就像是快进看了一部电影,对影片的内容有了全面的了解,但却无法继承影片中人的感情。好在‘邵羽’这个角色写出来的时候本就是模仿了自己的,如今邵羽穿越过来,上手原主的壳子也很容易。
  也许不该叫原主的壳子。
  按照系统的说法,‘邵羽’魂魄不全,情感表达过于强烈,容易滋生负面情绪,如今他来了,才算是补全了这个人。而他要做的,就是按照《炎帝》已发表的部分完成自己的戏份,之后就自由了。
  不去管没什么存在感的系统,邵羽觉得目前最紧要的是摆脱困境。
  是的,困境。
  他在坑底。
  这个坑目测……目测不出来。反正‘邵羽’手脚并用也爬不出去,还弄了一身泥。
  四周静悄悄的,凝神细听,有风吹过树叶的沙沙响声,间或几声模模糊糊的虫鸣。过一会儿,近处有只蛐蛐响亮地叫了起来,其他声音都被盖了下去。
  邵羽一瞬间联想到被他抛弃在坑底的读者,觉得这真是大宇宙的恶意。好吧,既然穿进了修真文,应该入乡随俗叫天道的恶意?
  抬头看看天,月亮在笑……打住,暴露年龄了。蛐蛐的歌声停了,有脚步声,一个小脑袋在坑外探出,小脸有些脏,笑出一口白牙:“身娇肉贵的邵小少爷,掉土坑的滋味怎么样?”
  修真果然是有福利的。
  相距这么远的距离,他竟然连这小孩的头发丝都能看得清清楚楚。探出脑袋的男孩长得是种很拉同性仇恨的帅气,低头的动作让他系在脖颈上的链子划了出来,链子上串着的银戒指环绕着同色花纹,组成种奇异的火焰图案。

  这正是男主于歌。
  主角和宿敌小小年纪就俨然一副死对头的架势,今天你坑我明天我坑你都成了习惯,这次‘邵羽’会栽是因为接到了于歌“放学别走天台见”——好吧,是“天黑小树林斗法”的条子,这小少爷惯是个不服输的性子,一向认为自己比于歌要强,跟家里说了一声就出来了。
  嗯,接下来的事情大家都猜到了,他到了地方就掉坑了,就是电视剧里常常演的那种挖好一个坑上面弄点交错的树枝然后洒土洒落叶的陷阱土坑。
  ——如果在游戏里,这大概是盗贼陷阱术的初级技能吧。
  邵羽有点不想承认这个和自己同名的人物智商如此简单粗暴。
  然而这却是必须的设定。
  宿敌的强弱代表了主角的档次,‘邵羽’自然是得天独厚的——这壳子是水系单灵根,品相完满,这样的灵根在修真界也被称为“天灵根”,即使是大门派的真传弟子,也不一定有这样的资质,可谓珍贵无比。
  和于家子孙众多不同,邵家嫡系只有这么一个少爷,家里的资源自然全部供他挑选,丹药堆积之下,如今也是练气十层的修为,水系法术使得纯熟无比,衍生变化也小有气候。
  家世长相资质天赋样样不比男主差,如果不在智商情商上下调的话,男主独一无二的人气地位何在?
  可就是这样,文下还有一堆妹子表示“颜即是正义”“口不对心大萌”“嘴笨的傲娇受……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其实还蛮带感的嘛”,介于这些打赏的妹子一遇到两人的对手戏就纷纷鸡血,主角的种马之路展开得异常不顺利,后来发生了什么,大家都懂的。
  虽然喜欢汉子,但邵羽无意暴露这一点让更多人知道,性取向如同一道鲜血淋淋的伤口,前世的大环境下,他只能在阴暗的角落中默默舔舐。
  邵羽有些出神。
  一个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喂,你干嘛不说话?”按照以往的经验,这时候邵小少爷早就该跳脚大骂他卑鄙无耻了啊?
  穿越过来的某人木着脸,抬头:“你怎么还在?”
  于歌:“……”他无语了一会儿,眼神闪烁道:“喂,你没事吧?”反应不太正常啊,难打是摔到脑袋了?练气期的修士也会这么容易受伤?也说不定啊,毕竟脑袋比较脆弱吧?于歌感到一阵莫名的心虚。嗯,这个坑,好像是有点深呢。
  自己笔下的主角自己知道,只看他的神色,邵羽就知道他在想什么了,指着自己的脸:“你看。”
  于歌仔细看了一会儿,再一次觉得邵小少爷比他的姐姐妹妹都要漂亮:“怎么了?”
  邵羽认真道:“没有泥,所以我不是脸朝下摔的。”
  于歌:“……”他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不对,水灵根可以洗脸!不对!于歌惊悚了:“你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明明没有说出口的啊?
  邵羽微微一笑,整张脸都明媚起来:“我就是知道。”
  于歌:呵呵。
  然而即使再怎么不爽,人还是要救的,如果因为邵羽夜不归宿惊动邵家来寻,他的乐子就大了。于歌取了绳子,没好气道:“等着,我拉你上来。”
  邵羽忍不住嘴贱了:“这么好心?”
  “是了,轻易得来的总不会珍惜,”于歌眼珠子一转,笑嘻嘻道:“你求我,我就拉你上来。”
  邵羽从善如流:“求你了。”
  于歌:“……”
  那语气,平淡的,还带点懒散的感觉,一点也没有愤怒或是勉强,仿佛在说一件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为了打赏差点把种马文写成耽美的作者,你期望他有什么样的节操?=v=
  但是于歌并不知道这一点。他愈发肯定邵小少爷是撞到脑袋了,赶忙把带来的绳子放了下去,一边嘱咐道:“你先别使劲,我找棵结实点的树捆好。”
  “不用。”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而后手上的麻绳上传来一股大力,本就站在坑边的于歌手边并没有什么可抓的东西,猝不及防之下,一脚踩空,摔进了坑底!
  “兹——”邵羽为自己的肉垫命运愤怒三秒,这该死的重力加速度!
  比他更愤怒的是小男孩于歌:“死烧鱼,这下我们怎么上去?!”
  ……我为什么要写这个外号?_(:3」∠)_
  “扯平了而已,”邵羽无辜地眨了眨眼,慢悠悠道:“想要上去?求我啊。”
  见他似是胸有成竹,于歌很快平复了情绪,没有立刻从他身上爬起来,反而整个人趴在这触感良好的肉垫上,还报复性得压了压,露出一口白牙:“求你了。”
  ——作者和其笔下的主角,总是有一定共性的。
  邵羽:“……”
 
  ☆、第3章 天纵
 
  不知道于歌用了多少时间挖成这个坑,坑底并不窄,但或许是‘缘分’吧,于歌掉下来,偏偏就撞到了邵羽,还是脸对脸的那种。
  月光倾泻而下,温柔地抚慰万物,不知多少动物植物舒展着身躯吸收这月的精华,在无数岁月后,它们或许都化为泥土,又或许会有极其稀少的一些开窍入道。
  于歌压在邵羽身上,难得有机会近距离瞧一瞧这老是找自己麻烦的臭小子。
  他一直知道,这骄横的小少爷长得很好看,却是第一次离他这么近。手底下是精致布料包裹着的滑嫩皮肤,眼前是那双有着莫名吸引力的丹凤眼,挑起的眼尾似是含情,不经意间便带出蛊惑的意味。
  以往,这张脸上总是带着傲慢,眼底也透出种厌恶,而如今,身下人的表情是平和的,眼中还有着被他将了一军的懊恼之色,于歌一时之间,竟怔住了。
  良久没有声音,蛐蛐遵从自身的习性再次唱起歌来,于歌如梦初醒,连滚带爬的站起来,语气不知不觉好了很多:“要怎么上去?”
  邵羽慢腾腾站起来,理了理衣服,不说话。在不久前接收到的记忆中,今日被于歌暗算跌进这陷阱的时候的确没有弄脏脸,但对自己这张脸到底长成什么样子,他并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
  是什么样的容貌,让男主于歌露出了惊艳之色?
  邵羽伸手,感受着灵气的流动。初时生涩,很快纯熟,他简单地凝聚了一面水镜,就着月光瞧起自己的容貌来。
  世上令人销魂蚀骨之最,不是美酒,不是佳肴,而是绝色美人。
  邵羽瞧着镜子里那张稚嫩的脸,虽还未长成,却比起前世幼时的照片要美丽许多,已隐约可见日后妖孽之姿。他想起自己在写这篇文的时候一时兴起将宿敌这个角色的容貌设定地足以和第一女主相比,顿时悲从中来。
  ——当初写文的时候为什么要设定这样一个角色,还把他写成这副模样,最坑的是还用了自己的名字?_(:3」∠)_
  小正太于歌显然无法理解坑友的心情,他纳闷地伸手在邵羽面前晃了晃:“你很喜欢照镜子吗?”听丫鬟们说,这叫顾影自怜?于歌凑过去瞧了瞧镜子,发现自己一张脸脏成了花猫,心情不太好:“邵小少爷,到底怎么上去?”
  水镜融化,有水从邵羽的手掌滴落,绵延不绝,自脚底开始漫卷。
  于歌怔了一下,水便已涨到腰部,他忙大喊:“我不会游泳啊!”
  心情更不好的邵羽抬了抬眼皮,不以为然道:“垂头抱膝,全身放松,跟着水浮上去。”
  然而他低估了菜鸟的笨拙。
  如今的于歌,还没有经历过修为全失后从受尽宠爱到遭人鄙夷的大起大落,六岁前虽不被重视,但有母亲疼爱,六岁时母亲离世,却被测出天灵根资质,出生到此时九年,算得上一帆风顺。这样的男主即使聪慧,也不过是个自小没怎么出过城的豆丁而已。
  于是在小型游泳池逐渐成形的时候,他抱住了另一个人。
  邵羽:“……”
  主角和宿敌果然八字不合!
  前世听过的n个下水救人反遭被殉情的新闻在脑海中闪现,邵羽当机立断往水里沉,冷静地看着于歌因呼吸不畅而手脚无力的虚弱样子,再一手从其背后穿过腋窝扣住他,防止他翻身再抱,带着人出了坑。
【宿敌绑定系统(穿书)+番外 年华转生(上)】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