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一只狗引发的血案 輕薄的假象

时间: 2017-10-18 17:37:45 分类: 穿越重生

【一只狗引发的血案 輕薄的假象】
 
文案
 
施清一开车时不慎撞死了一条流浪狗,此后,他的厄运降临了。狗神惩罚施清一到各个世界中去寻找狗血,只有凑齐足够的狗血救回流浪狗一条命,他才能摆脱这可怕的命运。
为了狗血,他拼了!
 
作天作地攻X□□豪放受
 
QQ交流群:210564309 敲门砖任意角色名^_^
 
注:此文纯属虚构,一切内容都是胡扯,经不起任何推敲。
 
内容标签:欢喜冤家 甜文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施清一,童慕 ┃ 配角:很多 ┃ 其它:HE,快穿,狗血,主攻
 
 
 
 
    第1章 第一盆狗血
    
    施清一醒来时昏昏沉沉的,整个脑子都在嗡嗡嗡地响。他揉了揉太阳穴,勉力把眼睛睁到最大,观察周围的环境。
    这是一间欧式风格装修的卧室,连接着独立卫浴,挨着墙的大衣柜像是一个膀大腰粗的巨人,飘窗上放着的田园风枕头很有几分小清新的味道。嗯,这里不是他家,施清一得出结论。
    他现在在一张双人床上,盖着被子,被子应该是才晒过,有着阳光的芳香,他侧过头,赫然发现床的另一边躺着一个人,一个长相精致的男人!
    男人睡得很熟,呼吸平缓,表情平和,许是梦到了什么美好的事,嘴角有翘起的弧度,是一个合格的睡美男。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他为什么会到一个陌生的房间睡了一张陌生的床旁边还躺了一个陌生的男人呢?!
    施清一重新闭上眼,开始回忆。当他的视野一片黑暗时,纷乱的画面接踵而来。
    施清一今年二十六岁,是个自由工作者,他有时候给杂志社写写文章拍拍照,有时候在微博上接点小广告,钱够用,生活也自由,对他而言是很理想的生活状态。
    有一天施清一的杂志编辑到了他的城市,想约他见个面,施清一想也没想就答应了。路上遇到堵车,眼瞅着离约定时间已经晚了十分钟,这让施清一挺着急,别人到你的城市来你没尽地主之谊就算了还让别人等这可说不过去。于是,当道路一疏通施清一就把车速提到限定下的最高,一路超了好几辆车,即使被别的驾驶员骂了神经病他也充耳不闻。在主城区开快车的结果就是,当一条流浪狗跑到马路中央并傻乎乎地停在他的车前时他已来不及刹车,“砰”地就撞上了!
    其实施清一是个动物爱好者,他曾经还养过一条狗,不过他搬出来后那条狗就留给父母解闷了,这撞到一条狗他一边是吓到了一边是心疼坏了,也不管是不是堵塞交通,停了车就下来检查。流浪狗是一只串串,毛色灰扑扑的,以施清一的眼光来看这条狗若是洗干净打扮好了会是一个挺讨人喜欢的小家伙,可是,狗躺在触目惊心的血泊中,呼吸微弱,施清一忙蹲下身,狗用湿漉漉的眼睛看了他一眼,就断了气。
    撞死的是一条流浪狗又不是一个人,大家看看热闹也就散了,交警叫人来把狗的尸体搬走,口头教育了施清一几句这事儿就了了。施清一心情低落,但还是去赴了编辑的约,本来他是打算吃了饭后带编辑到处玩玩,但这会儿他实在没有闲心,匆匆把饭一吃就跟编辑道别,回家窝着了。
    施清一难受到晚上,洗澡睡觉时才稍微有了好转,可等他一睡着,他的世界就变了!
    一个闪着金光面目模糊的身影降临在施清一的梦中,摆了个如来佛祖的造型。
    施清一被金光晃得睁不开眼,他用手挡住眼睛,“什么玩意儿啊!”
    “真没礼貌,我才不是什么玩意儿汪。”金光说,“我是狗神啊汪。”
    “汪汪叫那个狗神?”施清一心想这个梦够奇葩的,看来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白天撞死了狗晚上就梦到狗神了,不过真的有狗神这么个神吗?
    狗神说:“你记得自己的罪孽吗汪?”
    “我撞死了一条狗。”一提起这事施清一就满心愧疚,“我不是故意的,谁能想到公路上会突然跑出来一条狗啊。”
    “既然你诚心悔过,本神就给你一次机会汪。”
    “呃……你能别加后缀那个汪吗?”这样显得一点都没神性啊,而且总感觉是在跟一条狗说话!
    “这是我的特点汪。”狗神为自己辩解了一句回归正题,“你要这个机会吗?”
    “什么机会?”
    “让你救活那条狗的机会!”
    这个所谓的机会是什么?施清一压根儿没听清,他只捕捉到两个关键词“狗血”和“剧本”。
    当时施清一想这个梦真够颠三倒四,现在他明白了颠三倒四的不是梦,是他坑爹的人生。
    狗神居然是真的存在的!
    睡美男从鼻子里“嗯”了声,声音黏黏的像是某种可爱的小动物,他迷迷糊糊地在床上摸啊摸,摸到施清一的手,就轻轻地握住,十指相扣,“清一,你醒了吗?”
    施清一不着痕迹地收回手,从床上弹起来,“醒了。”他下了床,风一样地冲进厕所,关上门,拧开水龙头疯狂洗脸,然后和镜子中的自己面面相觑。
    镜子中的人仍是他的那张脸,身材也没有变化,确定了自己是连灵魂带身体一起穿的后施清一松了口气,他对自己的外形可是很满意的。
    “笃笃笃”的敲门声响起,“清一你干嘛锁门啊?我要洗漱哦,上班快迟到了。”
    施清一双手撑在洗手台上理清自己的思路,他撞死了一条狗,受到了狗神的惩罚,惩罚的要点是“狗血”和“剧本。”这两个词的关联是什么呢?
    他猛地把门拉开,靠在门上的睡美男没防备,往前一栽就栽施清一怀里了。睡美男顺势抱住施清一的腰,用脸蹭了蹭施清一,“你今天起得真早。”
    施清一低头看睡美男的发旋,半晌后,问:“你是谁?”
    睡美男像是听到什么好笑的笑话,“我是童慕啊,清一你大清早的想玩角色扮演吗?”他有点为难的哼哼道,“可是我要去上班,你每次都那么……嗯,久,我们时间不够了。”
    施清一按住童慕的肩膀,坚定而缓慢地把人推开,他与童慕对视,好让对方看出自己不是在开玩笑,一字一顿地说:“我、真、的、不、认、识、你。”
    童慕太熟悉施清一了,他能从施清一的每一个表情中判断出他的心情是好是坏,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此刻他清晰地意识到,施清一说的是真话。
    客厅里,施清一和童慕一人坐在沙发的一边,仿佛中间隔着不可侵犯的楚河界限。
    童慕凝视着施清一,眼底的忧伤和不解一目了然,明明昨晚他们还共享鱼水之欢,怎么一到了白天施清一就不认识自己了呢?自家男朋友的演技可还没出神入化到能骗过自己啊。
    “清一,你怎么了?”童慕问,“你是睡迷糊了吗?”
    施清一想了想,说:“哦,我失忆了。”
    当说出“我怕失忆了”几个字时施清一福至心灵,“狗血”和“剧本”两个词连接一起时不就成了人们所喜闻乐见的狗血故事吗?狗神说的“狗血”定然不是让他杀狗取血,而是让他从狗神安排的“剧本”中获得“狗血”。他虽从没写过狗血文,但对狗血桥段也是知晓一二的,比如说失忆,这都是狗血文用烂的桥段了!
    “你失忆了?”童慕惊讶极了,“好端端的为什么会失忆?电视里演的失忆不都是车祸撞到头之类的吗?难道和我做爱附带失忆的buff吗?可我们做了这么多年你也没失过忆啊?”
    “做了这么多年?”施清一打量童慕,这个男人无论是脸蛋还是身材都无可挑剔,非常符合他的审美观,但这也并不代表他就能接受一个突然冒出来睡了很多年的男友啊!“咱们认识几年了?”
    童慕说:“有十年了。”
    施清一和童慕是高中同学,大学时正式走到一起,毕业后同居了,掐指一算,两人从相识相知相恋可不就十年了嘛。两人感情一直很好,这么多年的相处几乎没怎么红过脸,有了小争执也很快会化解,过得平淡而幸福。
    童慕以为他和施清一就会这么细水长流地过完一生,却没想到施清一会在某一天一觉醒来莫名其妙就失忆了!
    “你真的失忆了吗?”童慕再一次问道。
    “当然,你看我像是骗你的吗?”施清一如此理直气壮的原因在于他虽有完整的记忆,但的确没有和童慕在一起的记忆,毕竟这是狗神给安排的剧本不是他自己的人生,对童慕而言一个没有两人甜蜜记忆的施清一可不就是失忆了吗?自己可不是在说谎。
    “我们去医院看看吧。”童慕站起身,拿起手机拨电话,“我跟公司请个假。”
    “我不去医院。”施清一说,“我又没有哪里不舒服。”
    “你失忆了。”童慕不由分说地就跟老板请好假,进卧室换好衣服,并强迫施清一也去把衣服给换了,两人一起出门。
    施清一体格比童慕健壮,若他执意反抗童慕绝对拿他没办法,可童慕着急得眼圈都泛红的样子让他挺不落忍,也就从了。
    医院检查自然是检查不出什么问题,医生对施清一的情况啧啧称奇,称是医学史上的一个难题。医生悄悄跟童慕说“你这个朋友是有八九是装的”,但童慕摇摇头,他知道施清一说的都是实话。
    两人一无所获地回到家。
    施清一伸了个懒腰,“那个小慕,你家有吃的吗?咱俩早饭都没吃,我快饿死了。”
    “你家”两字一出口,童慕都快哭了,他低声说:“这不是我家,是咱们家。”
    “呃……”施清一说,“我没记忆了,所以到底有没有吃的啊?”
    童慕说:“你休息吧,我去做。”
    童慕围上围裙,到厨房捣鼓早午饭去。厨房的门没关,施清一盯着童慕的背影,见他时不时抬手抹下脸,猜到童慕肯定是在掉眼泪。
    施清一想象了下如果自己相恋十年的恋人某天一起床把自己忘得一干二净,这个情景光是想想都是一个大写的惨,他不由感慨,真可怜,真狗血啊!
    
    第2章 第一盆狗血
    
    经过深一步的了解,施清一了解到他现在所扮演的这个角色是种马文写手,且是大神级别,出过几本畅销书,稿费在业内是top3,因着俊美的外貌他的粉丝数量和疯狂程度秒杀同级别作者,每次他到外地去签售总有狂蜂浪蝶往身边涌。为了以绝后患,施清一在两年前出柜,高调宣布他和童慕的恋情,自此后扑向他的人少了很多,而粉丝中又衍生出了CP粉,对他们两人的恋情动态十分关注。
    施清一向童慕要了电脑,虽然他初步怀疑自己是穿越到狗神设定的剧本中,但是这件事太过荒谬他也没法彻底相信。有没有可能他在无意中得罪了什么人被绑架了呢?抱着这样的想法施清一在网上搜索有关他的消息,可这一搜索了才发现,不仅有关他的消息全是剧本“施清一”的,甚至连这个世界的城市名字都跟他自己的世界对不上号。剧本世界的城市名字全是A市、B市、C市这种一看就很敷衍的名字,字母用完了就用甲乙丙丁,子丑寅卯,可见狗神在安排剧本时对世界背景的设定有多么的不走心。

    不是绑架,是穿越。施清一终于确认了自己的处境。
    既来之,则安之。他目前没有回到自己世界的办法,唯有狗神提供的零星线索,而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了解在这个世界的自己是个什么样的人设,这样才好想之后的对策。
    施清一问了童慕他所用的微博账号和密码,然后登陆。
    施清一发微博的频率挺高,统共几千条微博要么是小说相关,要么就是和童慕的生活点滴,偶尔会放上几张两人的合照,隔着电脑屏幕都能感受到两人之间的浓情蜜意。
    “施清一”和童慕的感情是真好啊,他这么感慨着,有了几分罪恶感。可想到那条冤死路边的狗和狗神的惩罚,他就努力把罪恶感给压下去。不相互虐一虐,哪儿里称得上狗血呢?
    “来吃饭吧。”童慕把饭菜端上桌。
    施清一合上电脑,到餐桌旁还没坐下就先用筷子夹菜吃了一口,“哟,你手艺不错嘛。”
    童慕端汤的手一抖,险些把汤给打翻了,“我第一次给你做饭时你就是这么说的。”
    “那看来我大脑记忆没了但身体记忆还在。”施清一笑着说,“哎,你也别太难过,命运这玩意儿总喜欢在不经意间玩弄你一把,咱先祭了五脏庙再说吧。”
    “嗯。”
    两人安安静静地用了饭,席间没有交谈,等吃完了童慕又端了碗盘去洗。施清一摸着饱饱的肚皮满足地想,这个剧本里的自己真是好运,事业有成就不说了,男朋友又帅又听话标准人妻,根本就是人生赢家啊。
    人生赢家的施清一兀自得瑟了会儿,又犯了愁,他要如何脱离剧本呢?脱离剧本的标准是什么呢?这个剧本有时限吗?狗血要撒到什么地步呢?是点到即止还是要狗血淋头呢?他要如何再见到狗神呢?他叹了口气,狗神什么都没说清楚就把他送进了剧本而他现在所得的线索全是靠自己无与伦比的想象力推敲出来的,总感觉前路艰难啊。
    童慕洗好碗,在施清一前面站定。
    施清一疑惑地问:“你有什么事?又想确定我是不是失忆了?”
    童慕没吭声,他单膝跪下,在施清一的注视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解开了施清一的皮带,并往下一拉就把施清一的裤子给脱了,连内裤都扯下来一半。
    “卧槽!”施清一惊呆了,“你想干……”
    “嘛”字还没出口他就傻了,因为童慕往前一凑,就把他下面给含住了。
    施清一:“……”这是什么情况?
    施清一有心推开童慕,但男人都是寻求快感的生物,当童慕熟练地为他咬并让他欲仙欲死时,他的意志力就土崩瓦解。直到他爽完了,童慕毫不犹豫把他的东西给吞下后,他才慢半拍地反应过来赶紧把裤子给提上。
    “你什意思?”施清一纠结地说,“我是失忆了又不是不行了,你要验证也不是往这方面验证吧。”
    童慕用手背擦了下嘴,委屈地说:“是你说头脑记忆没了身体记忆还在的啊,你不是在暗示……嗯嗯……没准就能想起来吗?”
    “我从来没给过这种暗示!”施清一哭笑不得,这个完美男友的脑回路也是够清奇的。
    “对不起。”童慕道歉。
    “呃……也没什么好道歉的。”施清一有点囧,虽然童慕的举动让他始料未及,但也真的让他爽到了,他要是还对童慕发火什么的未免太矫情。男人嘛,不就那么回事儿,何况理论上来说童慕是他的十年恋人,两人做些亲密的事太天经地义了。
    “那你有想起什么来吗?”童慕期待地问。
    “没有。”
    “哦。”
    那之后童慕不再讲话,开了电视一个台一个台地换,施清一则抱着电脑进了书房。
    施清一打开百度,在搜索栏中输入“狗神”,可得出的结果除了相关的电影和小说外便一无所获了。
    百无聊赖,施清一登陆了企鹅,“滴滴滴”的提示音如同催命符响个不停。施清一挨个儿点开,有的是来表达仰慕之情的读者、有的是想约炮的粉丝、有的是跟“施清一”关系好的作者找他聊天,有的是编辑提醒他尽快更新。
    施清一直接点了“取消全部”,一瞬间,世界安静了。
    剧本里的“施清一”和真正的施清一有很多相似之处,比如他们电脑桌面都是尽可能简洁,比如企鹅的分组模式一模一样,比如他们存文稿的方式都是一式两份预防丢失……这个剧本的“施清一”压根就是按照我的模子塑造的,施清一得出了结论。
    企鹅对话框抖动,发消息的人是“作者”组的“骤雨”。
    骤雨:你今天几点更新?
    一清:?
    骤雨:说好了今天更新时要帮我推荐的你别忘了啊。
    一清:你谁啊?
    骤雨:……艹,你给我玩这套?
    一清:真不认识你。
    骤雨:不想帮忙就明说啊大神了不起啊,拽个屁!老子还不稀罕呢滚你X的!
    一清:有毛病。
    施清一把“骤雨”拉黑。
    作者圈的事施清一可说是门清儿,像是他这样的大神作者肯定会有小透明小粉红来抱大腿,想要依靠他的推荐获得人气和订阅,不过求人不成就翻脸恶语相向的奇葩也是少见。
    又有人Q施清一,昵称是“大地飞歌”。施清一对这个ID有印象,在微博上互相关注的好友,也是一名人气作者。
    大地飞歌:一清,怎么了?
    一清:?
    大地飞歌:你这个万年静音企鹅群的家伙,骤雨在群里刷屏骂你呢,说你不讲义气blablabla。
    一清:我不认识他。
    大地飞歌:这人是挺烦的,才进群没两天群里有点人气的作者全被他骚扰了个遍,让人帮他推荐。要说真是关系好的哥们互相帮忙推荐都是顺手的事儿,根本不用对方特意来讲,骤雨这种挺烦人。
    一清:不想推就别推呗,多大事儿。
    大地飞歌:被骚扰得烦,行了,你别看群了,省心,更新去吧。
    一清:嗯。
    施清一可没心情去帮剧本“施清一”更新,他都不知道“施清一”写的是什么内容,他要更新的话还得重头把小说读一遍再来续。他瞅了瞅,“施清一”这本连载小说有100W字了,以他的阅读速度得四五天才看得完,万一在这个期间狗神宣布他已经成功利用了机会放他回自己的世界了呢?
    施清一扭扭脖子,抬头,就见童慕双手抱臂靠着门框,一脸隐忍的样子。
    施清一问:“怎么了?”
    “你在和谁聊天?”
    “一个叫大地飞歌的。”
    “那是你的好基友。”
    “哦。”
    童慕咬住下唇,闷闷地说:“你不是失忆了吗跟我都无话可说为什么还跟大地飞歌有得聊?”
【一只狗引发的血案 輕薄的假象】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