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香文库,分享好文。

怂包[重生]+番外 青青呐

时间: 2017-10-18 17:14:33 分类: 穿越重生

【怂包[重生]+番外 青青呐】
 
文案
陆邵清就是个怂包。
上辈子暗恋洛嘉恩却碍于门不当户不对宁可当个怂包;
这辈子给了他豪门背景他却依然躲在背后继续做着他的怂包。
洛嘉恩昂着头问道:“陆邵清,你是个死人吗?”说着话,他手下的动作并没有停,反而刻意地想要将陆邵清的那把火燃得越来越旺。
陆邵清终于不怂了一回,一把把洛嘉恩推倒了。
 
 
CP列表:
1.怂包逆袭高富帅攻 X 作死渣贱集合小明星受
2.忠犬自强不息演员攻 X 温柔善良导演受
3.霸道总裁型天才导演攻 X 软弱常年吃瘪编剧受
 
内容标签:重生 情有独钟 娱乐圈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邵清,洛嘉恩 ┃ 配角:周颖然,李延恩,林沛,江珺,周靖铭 ┃ 其它:重生,娱乐圈,都市情缘
==================
 
☆、坑深一米
 
作者有话要说:  为了避免会有小天使没注意文案信息再次排雷!
本文攻重生!
攻前期跟那些霸道总裁们比起来显得很怂!很怂!
受前期很渣!很渣!很作!很作!
  又是一年冷冬。
  鹅毛般的大雪漫天飞舞,纷纷扬扬地从空中飘下,很快就在地上积起了厚厚的一层。
  汽车无情地从白毯上碾过,留下两行长长的车轱辘的痕迹。
  陆邵清在路口堵上了好一会儿才能隐约地看到B影的大门。
  各式各样的中高档轿车在B影门口排起了长龙,“嘀嘀嘀”的喇叭声此起彼伏,一声一声地冲击着连接着耳蜗的神经。
  他不时地将目光瞥向放在一旁的手机,每往前行驶一小段路,他就摁开看看时间,生怕没能在说好的时间前到B影门口会让那人生气。
  时间一点点地接近约好的五点,可是路况还是糟糕至极,堵得一塌糊涂!
  他有些着急,焦急地从窗外探去,要等到路况通了,指不定要到什么时候呢。这样想着,他索性打开车门,直接向着B影门口走去。
  B市的气温一到冬天就常常处于零下十几度的状态,还好是干冷,穿得厚实些就能抵抗得住。
  B影是国内首屈一指的影视学院,说是国内最大的造星工厂也不为过。一路上走来,与形形□□的俊男美女擦肩而过。
  陆邵清四处张望着,想要在人群中找到那个熟悉的身影。
  可这会儿正是下课时间,又赶上了晚高峰,人潮拥挤,想要在几百来号人里一下子就找到一个人谈何容易?
  他只好拿出手机来给洛嘉恩打电话。
  洛嘉恩向来不喜欢他给他打电话,先不说会不会接了,等会儿回去估计他又得耍小性子。
  洛嘉恩的铃声是欧美一个很有名的摇滚乐队今年的主打歌,因为两人距离并不太远,陆邵清这边电话刚拨通,就从人群中辨别出洛嘉恩的手机铃声来,他顺着声音过去,一抬头就看到前方十来米处相拥激吻的二人。
  脸上因为先前找到了洛嘉恩的欣喜在看到这一幕的时候渐渐僵却,再慢慢褪去。
  陆邵清摁掉了通话键,像极了电影中的慢动作,手缓缓地从耳边放下,手中的手机差点没握住掉下去。
  洛嘉恩正和对面体院不知道哪个专业的男生吻得如火如荼,突然间手机响了起来。
  他懒得理会,愈发抱紧了那个男生,继续忘情地吻着。
  倒是体院的那个男生不堪铃声的干扰,挪开了唇,示意洛嘉恩赶紧接电话。
  洛嘉恩觉得挺扫兴的,更扫兴的是刚摸出手机来,对方就挂断了电话。
  洛嘉恩不耐烦地翻了个白眼,在看到手机屏幕上亮着的“陆邵清”三个字时,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猛一抬头正好撞见了不知什么时候就站在了这里的陆邵清。
  陆邵清的脸色很不好,由大雪衬着还显得苍白。
  围在洛嘉恩边上的同学大多都看懂了眼下的情况,各自低语着。
  洛嘉恩努努嘴,有些不太甘愿地推开体院的男生,朝着陆邵清走去。
  男生看看陆邵清,再看看洛嘉恩,笑容暧昧:“你男朋友?”
  洛嘉恩想都没想脱口而出,“不,是金主。”
  洛嘉恩脸上的笑容璀璨,他本来就长得极好看,在一众学生里模样都显得出众,这一笑起来别提有多摄人心魂了。
  换做平常,陆邵清特别喜欢看洛嘉恩笑,洛嘉恩一笑,他的心窝也跟着暖和起来。
  但此时此刻,那灿烂的笑容落入他的眼中分外刺眼。
  可洛嘉恩也没说错啊,他和他确确实实就是包|养与被包|养的关系。
  也就只是他太认真罢了。
  男生被洛嘉恩的回答一哽,扯扯嘴角竖起了个大拇指给洛嘉恩。
  这可真能,被自家金主捉女干到现场还不慌不忙。
  洛嘉恩挽住陆邵清的胳膊,就往回走,走之前还不忘和身后的那帮子同学以及那个不知名的男生say goodbye。
  “你把车停哪儿呢?”洛嘉恩仰着头问道。
  陆邵清没吭声,但脚下的步子可没停。
  两分钟不到,他就看到了陆邵清那辆黑色的宾利。
  他“啧”了一声,有些不满,“你的品味怎么还是这么老气?”嘴里数落着,这才开始打量着陆邵清今天的穿着。
  他总是嫌陆邵清品味太差,穿衣服也好,开车也好总是老气横秋得跟个老干部似的。也得亏和他同居一年多来,被他硬改掉了风格,才让他顺眼些。
  陆邵清今天显然是真的生气了,他都说了这么多句话了竟然一句都不回!
  洛嘉恩知道自己理亏在先,但还是硬撑着不肯软下来道歉,嘟着嘴也不去理会陆邵清。
  呵,看谁撑得到最后。
  洛嘉恩从不知道陆邵清也有这么能的时候,从B影开回到陆邵清在春江苑的别墅少说也有半个小时,陆邵清竟然真的憋住一句话都不跟他说!
  洛嘉恩这下有点慌了。
  他和陆邵清的关系协议一年多来,他没少挑战过陆邵清的底线,哪回不是陆邵清最后腆着脸把他哄回去的?
  他敢这样一次次地触碰陆邵清的底线,无外乎就因为一点——陆邵清他怂啊。
  可脾气向来好的人发起火来威慑力也是惊人的,故而洛嘉恩在看到陆邵清绷紧的脸时心一惊,他怂归怂,要是哪天他不怂了他洛嘉恩的日子也就没那么快活了。
  于是他只好笑着戳戳陆邵清绷得紧紧的脸,“喂,你不会真的生气了吧?”
  陆邵清熄了火,坐在驾驶座上任由洛嘉恩戳他脸。
  洛嘉恩撇撇嘴,只好难得主动地跨坐在陆邵清的身上,“我跟我同学玩真心话大冒险玩输了,谁知道你突然就杀了过来啊。”他的双手没得空,蹂|躏着陆邵清的双颊,“喂,快笑一个嘛,不要生气了啊。”
  陆邵清被洛嘉恩孩子气的举动惹得气消了大半,但还是气着。
  他能够容许洛嘉恩拿着他的卡到处乱刷,能够默许洛嘉恩经常在外头玩到半夜才想得到要回家打电话把他闹醒让他来接他,也能够忍得下这一年多来洛嘉恩在床上的不配合。
  独独,独独不能接受洛嘉恩背着他和别人做这样过分亲密的事!
  可即使这样,他也只能生着闷气,不敢真的朝洛嘉恩开嗓子。
  谁让他喜欢他呢?
  谁让哪怕命他在这段感情中始终处于卑微的位置他也依旧死心塌地地喜欢着洛嘉恩呢?
  上一辈子是这样,这一辈子他已经重生过重头来过,依旧是这样。
  洛嘉恩一个人玩儿累了,见陆邵清还是不理他,真的快要没辙了,却突然灵机一动环着陆邵清的脖子,俯下身吻住陆邵清。
  洛嘉恩灵巧的小舌头在陆邵清的唇畔打了好几个弯儿,像是挑逗般,就是不再多做一些探入到陆邵清的口腔。
  他那双滴溜溜的大眼睛一直注视着陆邵清,看看他有没有什么反应。
  可是陆邵清连回吻都没有,洛嘉恩心情差极了,心想他的金主可真难伺候,只好自己主动加深了这个吻,用舌尖撬开陆邵清的唇齿,进去后也不停留,目的性极强地勾住陆邵清的舌头,与之缠绵着。
  陆邵清推开洛嘉恩,久久地凝视着眼前这个让他爱了两辈子的人,无奈地叹了口气。
  没办法,他真的拿洛嘉恩没办法。
  他伸手固定住洛嘉恩的脑袋,带着侵略性的气息吻了过去。
  洛嘉恩总算是松了口气,可算是把这位爷给哄好了。
  他像只吃饱后慵懒地躺着休息的猫,仰着头任由陆邵清的动作。
  陆邵清心中还带着先前在B影门口看到的景象的不快,与以往温柔的吻法相比,今天的他显得有那么些野蛮。
  洛嘉恩不时发出两声应景的呻|吟,勾得陆邵清心间直发痒。
  陆邵清的呼吸渐渐紊乱,喘息声也加重了些许,洛嘉恩跨坐在陆邵清的腿上,轻而易举地就感受到陆邵清身上起了的变化,心想点到为止,可不能再往下了,就赶忙挣开了陆邵清的怀抱,撅着被吻得有那么些红|肿的小嘴,打住了这个吻。
  陆邵清的眸中还带着迷离的情|欲,有些不舍洛嘉恩突然地脱离,咬咬下唇委屈道:“嘉恩……”
  说着,还刻意地用下|身往上顶了顶,好让洛嘉恩感受到此刻的他有多难受。
  可洛嘉恩怎么可能会管陆邵清怎么想?哪怕明明是他点的火,他也会撒手不顾,他翻身回到副驾驶座,打开车门逃也似的下了车,走之前还不忘无辜地眨巴着眼睛,“我饿了。”
  陆邵清只好憋着把心头那阵邪火压下去,忍着起了反应的不适下了车。
 
☆、坑深二米
 
  陆邵清回忆起自己年少时读过的那些个重生的小说,看着主角们一个个回到了过去,然后大开金手指,回到校园的成为了学霸、踏入了娱乐圈的成为了影帝,总之无论投身于何种事业,最后都能走上人生巅峰。
  可是画风到了自己身上好像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陆邵清前世死于一场车祸,按照小说的套路他应该追寻蛛丝马迹找到真凶为自己报仇雪恨,但很可惜,陆邵清根本就没这个脑子。
  甚至在一梦惊醒发现自己变成了初中生后还操心了好久各科的考试应该怎么办。
  上辈子他喜欢洛嘉恩,可却碍着自己是个私生子的身份,只敢远远地站在洛嘉恩的背后,一次次地与他错过,直到上了大学再也不见。
  可这辈子明明就不一样了,这辈子他那个优秀得让陆家上下都骄傲无比以至于根本不会让人记起有陆邵清的存在的大哥死了,他被认回了陆家,还上了族谱。但他在面对洛嘉恩时,还是禁不住地会怂,依旧只敢玩儿暗恋。
  确实,和他那优秀得宛若天人下凡的大哥相比,陆邵清就是个十足的废柴,故而无外乎前一世的他从小被人嘲笑到大。
  也只有洛嘉恩是不一样的。
  只有洛嘉恩会丝毫不顾忌他人的讥讽,愿意和他坐同桌,帮他补功课。
  所以往后无论洛嘉恩变成了什么模样,他始终是陆邵清心间上的白月光。
  他惦记他的白月光惦记到重生后还念念不忘,只可惜,他的白月光肯施舍点光亮给他也仅仅是因为他和他大哥长得有七、八成像。
  那还是初三的时候了。
  洛嘉恩画得一手好画,这一世与前一世的他都喜欢拉着陆邵清翘掉体育课,在教学楼顶楼的空教室里,让陆邵清给他做模特。
  陆邵清每次都紧张得动都不敢动,眼睛想看向洛嘉恩,却又不敢直勾勾地看,怕被洛嘉恩看穿自己心中略有些肮脏的小心思。
  洛嘉恩长得好看,举手投足落入陆邵清的眼中都恍若一幅画一样。
  可现在这个像是从画里走出来的人,正在执笔给他作画。

  他喜欢极了体育课的时光,有足足四十五分钟的时间让他们单独相处在一间教室里。
  他偷偷看着洛嘉恩,心里好像住进了一头活泼爱跳的小鹿,小心脏砰砰砰地加速着跳动,也在不知觉间翻红了脸。
  “你脸红什么?”洛嘉恩怎么会看不到陆邵清红得跟涂了腮红是的脸?他觉得这人可真容易害羞,不禁打趣道。
  不问还好,一问就更加,陆邵清的脸上此刻顿时一阵火烧云,好半天都褪不下去。
  “行了行了,你赶紧坐好,别乱动。”洛嘉恩坐在画板前面,指挥着陆邵清,“头抬起来一些,眼睛看着我。”
  陆邵清听话的抬头看向洛嘉恩,却在目光与洛嘉恩的相触时,心慌得只想着闪躲。
  洛嘉恩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干嘛这么怕我?”
  这个时候是他刚刚觉察出自己心中有对洛嘉恩畸形的欲|望的时候,可这样的话又怎能说得出口?只会让他自责这样肮脏的浊念会玷污了他心中最美好的白月光。
  一幅画要作很久,一节体育课短短的四十五分钟根本就不足够,况且他们也不是每节体育课都能够翘得掉的,所以有几个双休日,陆邵清也被洛嘉恩拖出来画画。
  那幅画画了将近一个月才画完,大功告成的那一天,洛嘉恩主动给了他一个拥抱,谢谢他愿意浪费那么多时间给他做模特。
  他搔搔头,向来嘴笨的他不知道说些什么好,只能看着洛嘉恩的笑颜一个劲儿地傻笑。
  他也对洛嘉恩的画起过好奇心,提出想要看看的想法,却被洛嘉恩娇嗔一瞪,他就没了辙,放弃了这个想法。
  反正直到他过完了第一世,他也没能见过洛嘉恩给他画的画像。
  也许是天意弄人,这一世的他看到了画中的秘密。
  画中人剑眉星目,轮廓与陆邵清有个七、八分相似,却有着陆邵清所没有的英气挺拔。
  只要仔细一看,就能看出洛嘉恩画得根本就不是陆邵清!
  陆邵清说不出来心上是什么滋味,好一阵子回不过神来,回神后只觉得心底翻上来一阵阵的苦涩与酸意。
  那是他第一次嫉妒起了他的大哥。
  打那起他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仔细着回忆着自己大哥的样子,学着他说话的样子、穿衣服的方式,就连在读书上都用功了不少。
  中考结束后还发挥超常地和洛嘉恩一起考上了本部的高中。
  可是他的改变并不能够得到洛嘉恩的青眼相看。
  十五六岁的洛嘉恩,把所有的崇拜所有的迷恋都投掷在了他大哥陆渊身上。
  一如他把洛嘉恩捧在心尖上。
  原先的人生轨道第一次偏离也许是在陆邵清偷偷揭开画布的时候,再一次偏离就是陆渊乘坐飞往D国的飞机失事。
  也只有在这个时候陆父才记起自己在外边还有个私生子,要把他接回家来继承家业。
  陆邵清从回忆中挣脱出来,看着坐在自己面前大口吃饭的洛嘉恩才长吁一口气。
  幸好,不管过程如何,至少现在,洛嘉恩眼里总算是真真正正的有了他陆邵清的影子。
  “喂,陆邵清。”洛嘉恩叫了他一声。
  “嗯?”
  洛嘉恩咬着筷子,看着陆邵清好一会儿才说,“过两天我想去看看我爸。”
  陆邵清扒了两口饭,点点头示意他会安排人去监狱联系一下。
  这一世要说还有什么大的变故,那就是洛嘉恩的父亲被匿名举报贪|污|受|贿,判刑十六年。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还赶上洛嘉恩要开学的时候。
  洛嘉恩的母亲走得早,眼下父亲还被关进了监狱,学费、生活费都没有了来源,洛嘉恩四处求助未果濒临绝望,最后还是陆邵清背着家里人偷偷拿钱资助他的。
  也是那个时候陆邵清鼓足勇气跟洛嘉恩签订了一份类似于包|养准则的协议,也因此洛嘉恩对外会说陆邵清是他的金主。
  饭后陆邵清去厨房间里洗碗,洛嘉恩则在沙发上看着H国的某知名综艺节目。
  陆邵清洗完碗后也跟着洛嘉恩坐在沙发上看。
  电视里的面孔他并不太能认得出,他对H国的娱乐圈并不是很熟,倒是有张脸熟悉得很。
  让陆邵清觉得眼熟的那个明星叫江珺。
  他记得住还是因为上一世的时候,这个明星和他在H国的经纪公司解约了,当时还引发了一阵轩然大波。
  那个组合有十来个人,曾经火遍了整个亚洲。
  现在算来,这会儿还是他们刚出道没多久的时候。
  “欸,说起来江珺还是我的学长呢。”洛嘉恩边啃着薯片边对陆邵清说道。
  尽管陆家就是开娱乐公司的,但因为上辈子他基本无缘继承家业,加上也没太多关注娱乐圈,以至于陆邵清对娱乐圈的事儿半懂不懂的。
  “他,很有潜力。”想着洛嘉恩大概是很喜欢这个明星吧,陆邵清半带夸半带属实的评点了两句。
  洛嘉恩嘎吱嘎吱啃薯片地动作一点儿都没停,眼睛到底难得在陆邵清身上多停留了片刻,“看不出来你还挺懂啊?要不以后他合约满期了,你就把他给签了?”
  陆邵清凭借着记忆,江珺当年解约后新找的东家确实就是他们家的寰亚公司。
  于是他笑着点点头。
  不知觉间节目到了尾声,洛嘉恩伸了个懒腰,又端过来一盆草莓,边吃边看电视剧。
  陆邵清宠溺地看着洛嘉恩,“你再这样吃下去早晚得胖。”
  洛嘉恩笑嘻嘻地看着陆邵清,“那我胖了你以后还捧我吗?”
  陆邵清揉揉洛嘉恩的脑袋,“我能捧你一辈子。”只要你的眼睛里能够看得见我,你要我做什么我都愿意。
  转眼都到了十一点,在陆邵清的催促下洛嘉恩迫不得已地去洗手间洗漱。
  “你怎么跟我爸似的?”洛嘉恩有些不满,“这都放假了还让我这么早就上床睡觉!”
  “那不睡我们来做些别的事情?”陆邵清笑得不怀好意。
  本来只是单纯地开个玩笑,却不知怎的,在看着洛嘉恩那张纯真无邪的脸,心下还真燃起了一阵欲|望,小腹处如有火在烧着,越燃越烈。
  算起来,他和洛嘉恩快三个月没做过了。
  洛嘉恩逃也似的躲进了洗手间,“我明天和同学约好了要去学长那里试镜的!”
  也自然没看见陆邵清脸上的那抹苦笑。
  他有些自嘲,现在想来,当初洛嘉恩敢大着胆子跟他签包|养协议,大概就是看透了陆邵清是个怂包,不会拿他怎么样吧。                        
作者有话要说:  第二更(*  ̄3)(ε ̄ *)
希望小天使们阅文愉快~
 
☆、坑深三米
 
  “陆邵清,你接过吻吗?”
  刚结束高考,陆邵清班上的同学组织了一场散伙饭,吃过饭后大伙儿又去了KTV包了个VVIP的包厢续场。
  重生后的陆邵清因为比以往努力,再加上被认回了陆家学习条件也比原来好,不仅和洛嘉恩考上了本部的高中,还追逐着他的脚步进了理科重点班。
  这和上一世是大大不同的。
  洛嘉恩的成绩向来很好,换做从前,陆邵清只能远远观望,不同班的两个人只能在出操的时候互相打个照面。
  那会儿洛家还没出事,洛嘉恩还是个什么都不需要担忧的小少爷。
  洛嘉恩高三的时候去学了表演,拿到了B影的文考通知,大家都拿洛嘉恩开玩笑,说要是以后洛嘉恩走红了可别忘了这帮老同学。
  洛嘉恩笑嘻嘻的,一个劲儿地说好,同时不忘冲人群中的陆邵清眨巴了下眼睛,“那也要陆老板以后多多提拔呀。”
  向来在班上除了考试成绩外都默默无闻的陆邵清毫无防备,被洛嘉恩冷不防地一提,众人的目光都聚焦在了他的身上,他一时有那么些心慌。
  陆邵清干笑了几声,直说:“那是肯定的。”
  陆渊出事是在他们高二的时候,洛嘉恩整个人遭受了巨大的打击,好长一段时间都把自己封闭了起来。
  陆邵清眼看着洛嘉恩这样万分心疼,可又没有胆子主动上前去安慰他。
  偏偏在这样敏感的时间,陆家派人把这个遗落在外十几年从未想起的私生子找了回去。
  所有人都说这是陆邵清翻身的机会到了,曾经那些嘲笑陆邵清没有爸爸或者讥讽他是私生子的人都开始巴结他了。
  陆邵清受宠若惊,甚至天真地幻想没了哥哥的阻碍,洛嘉恩以后是不是可以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身上。
【怂包[重生]+番外 青青呐】
Copyright 陌香文库. Some Rights Reserved.